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1 号会员,3520活跃度
  • 856发帖
  • 695主题
  • 0关注
  • 31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6月试阅 ✿] 金晶《掌夫》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24-6-26 19:3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掌夫》
作者:金晶

【内容简介】

出嫁之前,梁琦祯爱银子。
出嫁之后,她依旧爱银子。
夫君不乖可以换掉,可银子难挣啊。
江宴之没想过,洞房花烛夜,她就心存和离之意。
心中冷笑,好啊,看她能否甩开他!



    第一章

    屋外的天渐渐地暗下来,一个丫鬟往外探了探脑袋,「大小姐,要下雨了。」

    躺在贵妃榻上的人慢慢地晃了一下脑袋,「绿枝呢?」

    「绿枝去要银霜炭了,这十二月的天气,再不用炭,得冷坏你了。」

    梁琦祯坐了起来,眉眼垂下,「绿枝这一趟怕是白去了。」

    「不会吧,上回说是老爷书房要用,挪用了咱屋里的份例,你因此冷得没睡好觉,这月再不给……」

    「紫苏,无妨。」梁琦祯淡淡地摇了摇脑袋。

    紫苏气得跺了跺脚,最后又忍了下来,大小姐被苛待也不是第一回了,她偷偷低下头,避开大小姐的视线,悄悄地眨了眨红红的眼。

    大小姐怎么说也是府上的嫡长女,是夫人唯一的女儿,夫人却是极其不喜大小姐,这亲生的骨肉怎么能这般对待。

    「你又不是不知道,母亲待我一向冷漠,只怨我不是她期盼已久的儿子。」梁琦祯拿着丝绢擦了擦脸,语气轻飘飘的。

    这在府上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梁老爷子如今是礼部尚书,有陈氏一位正妻,以及两位纳的良妾,府中除了郑姨娘孕有一子,其余皆是姑娘。

    当初陈氏和两位妾室暗中较劲,做梦也想生个儿子,求神拜佛,终于怀上了,哪知生下的是个姑娘,这倒也没事,偏生陈氏生产时坏了身子,再也不能生育了,不仅恨那些给她添堵的妾室,更恨不是儿子的梁琦祯。

    是以,梁琦祯占了嫡长女的身分,却不得宠,陈氏如此,更别提梁老爷子了,梁老爷子更是把庶子当成了宝,若是在他面前说一句嫡庶不分,他能回一句陈氏身体坏了这哪能怪他。

    陈氏倒是起了将庶子接来自己养着的心思,可是梁老爷子不同意,这定然是姨娘在背后吹的风。

    于是,这错啊,只能全数压在了梁琦祯一人身上。

    紫苏回过神,倒了一杯茶,「大小姐,你喝一杯茶吧。」

    说着,忍不住地感叹大小姐是她见过最好看的姑娘家了。

    梁琦祯接过茶盏时衣袖滑落,露出一小截滑嫩的肌肤,尽管身子歪在榻上,可喝茶时动作娴静,丝毫不见轻浮,慢悠悠地喝了几口茶。

    紫苏看得两眼都快瞪出来了,自家大小姐这气度和仪态真真是难得,同样一起学规矩的府上几位小姐,没一个能比得过大小姐,老爷和夫人都是没眼光的,手里捧着珍珠不知,还让珍珠落了灰。

    一想到这,她又忍不住地叹气。

    梁琦祯瞟了她一眼,「小小年纪就一直叹气,怎么这般愁。」

    「奴婢是替你的婚事着急。」

    寻常下人哪里敢说这样的话,全赖紫苏和绿枝自小就服侍梁琦祯,她也知道她们是真心疼她才会如此愁绪绵绵。

    「表少爷和表小姐过段时日就要到家中了。」紫苏小声地说。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林嬷嬷掀开帘子,「大小姐,老奴回来了。」

    「嬷嬷快坐下歇息,这大冻天的还要你到处跑,辛苦你了。」梁琦祯坐直了身体,从榻上下来。

    「嬷嬷,喝茶。」紫苏端着茶。

    林嬷嬷满头大汗地喝了几口茶,散了散热,忙不迭地说,「老奴去打探过了,这位江公子出身商贾之家,幼时父母双亡,是靠宗族读了书,这小小年纪显露了天赋,于是一路被供读到中了解元,这不要参加明年的春闱,特意提前进京。」

    梁琦祯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桌沿,缓缓开口,「听着尚可。」

    林嬷嬷擦了擦汗,眼神怜惜地看着她,「不少人正在暗中拉拢这位江公子,他们都说江公子这一回春闱定能中。」

    闻言,紫苏眼中一喜,却没有说什么,只盯着大小姐看。

    「你也说了,若是!」梁琦祯动作轻柔地点了点紫苏的脑门,「不急,再看看。」

    「奴婢就是担心夫人煳涂,应下了你和表少爷的亲事。」紫苏眼眶红红的,想到那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表少爷,忍不住地切了一声。

    林嬷嬷倒是沉得住气,「大小姐心中的忧虑老奴知道,这婚事确实得小心,若是一个不小心,怕是从一个坑里跳到另一个坑里了。」

    梁琦祯微微一笑,「嬷嬷知我。」

    她也知道留给她的时间不多,最近京城不少才子云集,他们都是上京赴考的,如今尚且不知他们以后如何,可就是凭着这份不确定才趁热打铁,不少人戏称为榜下捉婿。

    高门女婿勾不着,就找一位潜力高的女婿,趁他还未展翅高飞之前拿下,许以他想要的名利或钱财,到时候他若是上榜了,那么两家皆大欢喜,若是不幸落榜,那就供其读书再考。

    大多数人都会在春闱之后这么做,若是能提前得了内幕的,还能在殿试前下手,这当然对学子来说也是有益的,若是攀上有势之辈,说不定还能从中斡旋,殿试时替其美言几句,总之都是互惠互助之事。

    照理说,梁琦祯倒不用心急,婚姻大事自有父母做主,可奈何他们靠不住,自幼被亏待,她早就看透了这一家人。

    陈氏如今还想拿她和自家外甥成好事,将两家的利益绑定,而梁老爷子则是想着给她找一门亲事,嫁谁都无所谓,主要得有益于她那庶弟。

    这两人打的算盘可响了,都彼此防备着对方,而她此时不趁早给自己找一门婚事,就只能被动地被他们卖掉。

    她轻声道,「之前家中的管事陈娘子懂不少的生意经,这婚姻大事就跟做生意一样,看准了就下手,若是做成功了,银子自会到口袋里来,若是做不成功,也得想着保本,可不能亏损,你说做生意都这般小心翼翼,那么嫁娶之事,更是要慎重了。」

    紫苏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林嬷嬷赞同地喝着茶。

    梁琦祯闭上眼,想了想,「但确实得会一会这一位江公子。」

    要说,她如何看上这一位江公子的,还得多亏了她那几位庶出妹妹们,她们时常跟着嫡母出去吃宴赏花,这不,能见到的人也多,上回去了一趟长公主的赏花宴,回来便说起了这位江公子。

    她们知道母亲待她冷淡,不乐意带她出门,最爱在她面前说这类话。

    只不过以前说的是谁家姑娘的衣裳和首饰华丽富贵,或者是哪一位姑娘的文采好,这回说的却是男子。

    而这位江公子,据她们所说,模样英俊,身形颀长,文质彬彬,很是出挑,更别说不少人看好他,只是还未到春闱,是以没被捉去当了贵婿。

    如果这位江公子当真如此,那么她就得趁着其他人都还在观望之际,提前拿下他。

    总归比被母亲许给那位表哥,或者是被父亲拿去给庶弟做垫脚石的好。

    「大小姐,奴婢回来了。」绿枝低着头走了进来,一脸的丧气。

    这一看便是没要到银霜炭,梁琦祯习以为常,倒没说什么,缓缓地又躺了回去,从窗户里往外看,看着乌黑的天,闭上了眼。

    ◎ 腐喵言情站 独家制作 禁止 转载 ◎ 更多最新台言请访问 www.fuaitxt.net

    梁府上下皆知,梁琦祯在家中不受重视,胆子也小,没有夫人领着,向来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绿枝领着一个小丫鬟出门,看门的婆子瞟了一眼,「绿枝啊,这是去哪儿?」

    「大小姐想吃桂花糕。」

    「啧,贪嘴。」说是这么说,婆子却是开了门,心中也是存了怜惜,好好的嫡长女却是连吃个桂花糕也得让丫鬟出门去买,明明府中厨娘极其擅长糕点,只不乐意给大小姐做。

    没爹娘撑腰的孩子,是真的苦啊。

    绿枝朝婆子抿嘴一笑,带着小丫鬟出门了。

    等走了一会儿,一开始走在前头的绿枝才缓下脚步,回头看着低着脑袋的小丫鬟,「大小姐。」

    梁琦祯缓缓抬头,露出一双明亮的水眸,「走吧。」

    作为不受宠的大小姐,她的月银也不多,但该有的还是有,梁老爷子很爱面子,这点没亏待她,陈氏又看不上这点银子,下人见风使舵,在一些小事上为难人,膳食要差些,布料是被挑剩的等等,倒不是最难的。

    又多亏了林嬷嬷一直替年幼的她攒钱,在她十二岁的时候攒了一小笔的银子,那时她就琢磨着要钱生钱。

    在梁府拮据生活了多年,能让书香门第出生的她染上了铜臭味,不仅仅是因为在梁府没安全感,更因为没银子,生病了都得生生熬着。

    这样的苦,梁琦祯是不愿再吃了。

    走了一会儿,便到了一条热闹的街上,各个小摊子支开,卖着各式各样的东西,有吃的有用的,也有赏玩的小玩意儿。

    她们走到一个卖馄饨的摊子上,摊主见有来客,热情地招待,「两位姑娘要吃什么?」

    「两碗馄饨。」绿枝说道。

    「行嘞。」

    梁琦祯坐下,视线落在斜对面的林家包子铺,「杨大娘的腰伤可好些了?」

    「好多了,有她儿媳帮着,不会有问题。」绿枝低声说。

    「那就好。」

    这间包子铺便是梁琦祯的,当时她看中了杨大娘的手艺,便和林嬷嬷商量了一番,由林嬷嬷出面租了铺子,请了杨大娘来包包子,一开始生意不稳定,后面慢慢好起来了,赚了银子后就存着,杨大娘涨了工钱,生活滋润了不少。

    梁琦祯点头,「不急,花了三四年做起了包子铺,再花三四年也能买得起田地。」做事最不能慌,一定得耐心。

    绿枝心里可是急的,大小姐的嫁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不得多攒一些私房钱嘛,可她知道大小姐做事有分寸,于是抿着嘴没说话,只心中求着各路神仙,可得保佑这包子铺生意蒸蒸日上。

    很快,摊主将两碗馄饨端上来,「这汤烫,两位慢用。」

    梁琦祯正要低头用馄饨,余光瞄到一道身影走近,耳边传来一句,「两位姑娘,这里可有人坐?」

    捏着调羹的指尖微顿,她眼神微闪,抬头看向对方,来人很高大,一身青色衣衫,笑起来脸上有两个酒窝,一双桃花眼正笑盈盈地注视着她。

    馄饨摊做的是小生意,只摆了两张可容四五人的桌子,一张已经被带两个孩子的夫妻占了,只剩下她们这张桌子还有余位,如今风气开放,倒也没有女子不能抛头露面的迂腐,甚至女子和离还能再嫁。

    「公子请。」

    男子含笑地坐下,倒也规矩,离她们都有些远,喊了一碗馄饨便坐着,安安静静的。

    梁琦祯又低下头,慢悠悠地吃了起来,诚如摊主所说,这馄饨刚出锅正是烫的很,她缓缓地吹了吹,凑到唇边,咬破皮,露出里面的馄饨肉,细嚼慢咽地吃着。

    「你的馄饨,小心烫。」摊主端上了馄饨。

    「有劳。」男子温文地说,接过后吃了起来。

    她扫了他一眼,他腰板挺直,吃相端正,即使在这小小的摊子里,也是怡然自得。

    他点的是一碗大馄饨,吃完之后便付了银钱离开了。

    绿枝悄声说,「大小姐,这人倒是生得俊朗。」

    她点了点头,「确实。」

    绿枝早已吃完了馄饨,支着脑袋,「也不知道那一位江公子什么时候来。」

    她轻轻地说,「已经来过了。」

    酒窝,桃花眼,斯文儒雅……

    绿枝慢一拍地捂着嘴,「是刚才那一位公子。」

    林嬷嬷打探的消息,是那位江公子早膳喜欢在这附近吃,她们便打算试试看,绿枝还以为很难碰上,这也太有缘分了。

    「太巧了,」绿枝激动地说,「大小姐,你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

    她缓缓地看向已经消失在街角的那抹身影,「长得确实好。」

    至于其他的,她焉能知晓。

    皮相尚可。

    「正好出门了,我们再逛一逛。」她轻声说。

    绿枝点头,仔细地打量她,却见她看那些小摊上的玩意儿比见到了那位江公子还有更有兴趣,一时间也不知道满意与否。

    「大小姐可满意?」

    「不知。」

    绿枝脑袋都大了,猜不透她的心思。

    但就外表的话,这位江公子确实配得上自家的大小姐。

    ◎ 腐喵言情站 独家制作 禁止 转载 ◎ 更多最新台言请访问 www.fuaitxt.net

    梁琦祯再见这一位江公子,是在五日之后。

    梁老爷子开了口,让陈氏多带她去外边走一走,恰巧将军府来了帖子,陈氏即使再不待见她,也不得不带她赴宴。

    陈氏一向不做表面功夫,带她到了将军府便不理她,只管自己和几位夫人聊天。

    「这位便是你的女儿吧,长得可真是俏丽。」一位夫人夸道。

    她刚说完,便被旁的夫人以手肘轻轻地顶了一下,她一脸的不知所措。

    陈氏已经转过头,和另一位夫人聊天了。

    那位好心的夫人偷偷地说了一句,「陈氏不喜她这嫡长女。」

    那人惊讶地捂嘴,「可我怎么听说她只一女。」

    「嗯,确实。」

    「这……」

    她们声音极轻,可梁琦祯耳朵好,听得一清二楚,但她眼观鼻鼻观心,当做没听见,专心地做一个木头人。

    中途,她去了一趟净房,等她出来,绿枝小声地说,「大小姐,奴婢又看到那一位江公子了。」

    「是吗?」

    「是啊,他刚从这儿走过,之后将军府的三小姐也路过,奴婢瞅着,怕是不对劲。」

    她淡淡地挑了一下眉,「若是连这点心机都看不透,便是个蠢人了。」

    「绿枝,快去喊人!」

    「是。」绿枝连忙去喊人。

    等绿枝跑去喊人,梁琦祯这才走过去,她本不想管闲事,这三小姐和江公子有什么爱恨纠葛都与她无关,可偏偏她瞧见了,要是不出声,怕是要落一个冷血无情的名号。

    她走到岸边,就听到一个老嬷嬷在喊,「救三小姐啊!三小姐落水了,江公子也落水了!」

    那声音喊得极其响亮,听得梁琦祯头皮都麻了,这真的是十分用心了,深怕别人不知道三小姐和江公子一起落水了。

    老嬷嬷看到她,仿佛是见到了救星,「哎哟,这位小姐,这下可怎么办啊!」

    她可不想成为捉婿的一环,挣了挣手,却没有挣开手,手腕被这位老嬷嬷抓得紧紧的,她眉眼一沉,正要呵斥,一群人已经从不远处赶来。

    「三小姐掉下去了?」

    「那可怎么办,三小姐不会水啊。」

    「听说江公子也掉下去了,这是怎么回事!」

    老嬷嬷扬声道,「他们掉下去了,快救人啊,这位小姐也亲眼看到了不是!」

    梁琦祯眼神微冷,随即捂着脸,声音弱弱的,「这位嬷嬷,你抓疼我了。」

    绿枝带着人赶来,见到这一幕,连忙推开老嬷嬷,「你做什么,我家小姐的手都被你抓红了。」

    「绿枝,别生气,这位老嬷嬷也不是故意的,也许是因为三小姐落水的缘故,她心急如焚才会如此。」梁琦祯温声说道。

    绿枝却气得不行,整张脸红红的,「那也不能抓着小姐你不放吧。」

    「无妨,我也不知道是三小姐掉进水里了,现下才知道,赶紧让人去救吧。」

    旁边有妇人听到这,多嘴问了一句,「你没瞧见?」

    「没有,只听到有人掉进水里的声音。」她摇摇头。

    绿枝站在一边,「知晓有人掉水里,我家小姐才让奴婢去喊人的。」

    「不是听说,还有江公子……」

    梁琦祯又是摇摇头,「不知道呢,都是这位嬷嬷说的,我什么都没看到。」

    在场的人哪一个不是人精,听到这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老嬷嬷顿时觉得周围看她的眼神如针扎一般。

    就是在这时,将军夫人赶了过来,身后带着不少人,已经有婆子下水救人了,人一被救上来就被衣衫包住,只那小脸吓得苍白,楚楚可怜。

    「我的儿啊,这可是怎么回事啊!」将军夫人用力地抱住女儿。

    「我……我……」三小姐冷得说不出话来。

    素来和将军夫人不对头的徐夫人笑着说,「这得赶紧看大夫了,可别继续待在这儿,这冬日的水哟,看着都冷,三小姐到底是姑娘家,身子不得受寒,她年纪小不懂事,你怎么不知道。」

    女子身子受寒还能是什么好事!将军夫人冷下脸,立马让人送女儿先回院子,又让人继续搜索。

    这不死心的样子,是一个明眼人都知道,老嬷嬷说江公子也掉水了,可这么久也没上来,要么是不会水死了,要么是压根没人。

    徐夫人捂着嘴偷偷说了一句,「可别什么脏水都往那位江公子身上泼。」

    这话一出,顿时令人醍醐灌顶,还真是,除了这位老嬷嬷,可没人看到江公子也掉水里了。

    梁琦祯淡淡地看了一眼这闹剧,这江公子还真是炙手可热,见没她什么事,规矩地行礼转身回去,至于最后会不会搜出那位江公子,她也没兴致知道了。

    将这些喧嚣抛到脑后,她和绿枝继续往回走。

    绿枝嘀咕着,「大小姐,看来这位江公子还是聪明的。」

    她扯了扯唇,「嗯。」就是桃花旺了些,她偏生最讨厌桃花了,太麻烦了。

    然而,刚一转弯,便看到一个人藏在假山里,不巧的是,那人的桃花眼正微扬,身上的衣衫湿漉漉的,黑色的头发贴着冷白的肌肤上,这若是鬼,那一定是艳鬼。

    仿佛是看不见她想装作看不见、不想惹是生非的样子,他喊住了她,「梁大小姐。」

    她的脚步顿住,缓缓地转过头,盯着他瞧,他的鼻尖上缀着一点水滴,顺着往下,拂过他的薄唇,突出的喉结,无声地没入在他的衣襟里。

    他的衣襟被扯乱了,隐约透出了几分坚硬的肌理,还有一块月牙形状的羊脂玉佩。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请勿PM此账号!
有问题请提问区发帖咨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cloverhins 发表于 2024-6-29 00: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