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41129活跃度
  • 17998发帖
  • 16734主题
  • 0关注
  • 241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5月试阅 ✿] 四方宇《谁为妻2-颠鸾倒凤》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4-6-15 22: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谁为妻2-颠鸾倒凤》
作者:四方宇
出版社:四方境界
出版日期:2024年05月28日

【内容简介】

「三从四德我不懂,寻欢作乐我擅常,端庄贤淑更不行,上不了厅堂进不了厨房,更守不住寂寞。」程喵努力表达彼此间的差异。「人生最了无生趣的就是没有俏郎君和佳人在侧,一杯杯的美酒还有醉生梦死的歌舞相伴。」
「你想说什么?」沈云希眸色沉了沉。
「我们的结合会让你的生活成为恶梦。」
「那会让你的生活成为什么?」
「地狱呀。」那还用说。
「这就行了。」沈云希点点头,一派淡然。「人的一生总会有几个艰难的选择。」
什么意思?!他想玉石俱焚吗?
「敢对本少主下手,就该知道地狱不远,恶梦相随。」
不让她付出惨重代价,他怎会罢休。

  第一章

  初冬已临,寒意渐浓,斜阳古城下的一座大庄园内,随着季节更迭,曲桥幽径铺满了飘落的花叶,小湖岸边的水榭里,两道颀长拔挺的身形对望而坐,桌边炉火上烫着一壶酒,淡淡的酒香和炉火暖化了寒意。

  月泉门少主沈云希和古城城主任灿玥,从绝不互动的尖锐对峙,到如今平静对饮,虽不到把酒言欢,但说说话、客气一下总还行。

  「程堂主……伤势可要紧?」沈云希直接说明来意。

  「虽伤及功体,但非难愈之疾,费心照养应可无碍。」

  「她在何处养伤?」沈云希曾数次托人表达要探望程喵伤势的意愿,却皆被婉拒,最后连她的行踪都掌握不到。

  任灿玥浅淡一笑,没正面回应,只道:「看来少门主今日专为程堂主而来?」

  「我和她之间发生的事,任城主应该也清楚,我希望能和程堂主好好聊聊。」

  「若是为个把月前,莲日所下的无欢掌导致少门主和程堂主在谷底乱性一事,我想少门主可放下,毕竟是歹人下作手段,非双方所愿,你们二人各有身分,何须再拘泥及挂怀?」深知沈云希禀性,无论是何原因酿成乱性之事,定然会将一切的责任、道义扛上肩。

  「这是程堂主的意思?」沈云希眉目深凛。

  「程堂主希望此事无须烙痕于心,更盼与少门主各自回到原本日常便好。」任灿玥端起酒碗,喝上一口,悠缓道:「既非情意而生的乱情,又何必被无用的道义责任束缚?感情一旦用上道义责任,那荒谬的悲剧就是一生。」

  水榭边的小厢房内,袁小倪、韩水、韩玉青和江织语都拉长耳,认真听着另一头隐隐传来的谈话声。

  虽说北境一行后,任灿玥和沈云希的关系缓和不少,但两人单独见面,还是让袁小倪放心不下,坚持跟来。

  「听说莲日这厮混蛋下了无欢掌,搞得少门主牺牲肉体和喵喵这样那样才能得救。」韩水吃着抛嘴的花生米道。

  程贺月已将当时的情况传信给古城,目前这事仅城主和几个堂主清楚。

  「什么叫少门主牺牲肉体!喵喵只是感情奔放、不羁了点,可不玩肉体纵欲。发生这种事,怎么看也是身为女子的她比较吃亏吧!」身为女孩的江织语听了极度不爽。

  「喵喵早说过,双十年华要吃个大人物来补气强身,这不,老天给的机会,还不把握?」拜托,他很了解程喵,锁定猎物后必用尽手段,绝不手软。

  「少胡说八道,喵喵行事懂分寸。」

  「你这是盲目的袒护!」韩水自认可比她更知道程喵。

  江织语要再回击,韩玉青已出声制止。

  「好了,这种事没人想发生,我们都清楚喵喵对此看得开,但少门主为人正直,今日一会,想必是要提出一个解决之道。」

  「解决之道……」袁小倪蹙紧双眉。「若是其他女子还好说,但对象是程喵,这就无法用一般方式去推想了。」

  从知道兄长和程喵因莲日的无欢掌而有了关系后,袁小倪震惊又苦恼,因为双方南辕北辙的个性。先不说程喵尊月族月主的身分,以她纵情玩乐的性格,就不可能会走婚生嫁娶的路,但依兄长的个性,又定要给出交待的。

  「总觉得这事发展的有些古怪。之前沈伯告诉我,哥哥从北境回来后,样子、心情都不对,还拼命调查还心谷的事,怎么才没多久,程喵和我哥就忽然发生这种事了?」

  副门主沈心伯对沈云希的异样十分担心,还特别来信询问她在还心谷疗伤的大小状况。

  「若说我对程堂主不仅是道义责任呢?」沈云希淡扯唇角,直视任灿玥。「还有,程堂主诸多言行向来充满争议,有些事我想知道任城主的立场。」

  任灿玥挑眉。「相信少门主也知道,程堂主虽为古城堂主,也是尊月族的月主,若有任何冒犯少门主的行为,古城仅能约束,若要惩处……需得看机缘。」

  「怎样的机缘?」对这么玄的回应,沈云希忍不住讽道:「开坛做法问天意,何时可降惩处吗?」在他心中,是非对错很清楚。

  「这种方法若能宽慰少门主,古城也可不问荒谬与否进行到底。」呵呵,酸人这种事,他任灿玥会输人吗?「不过少门主理应清楚,当初在北境,可是靠尊月族的情面,才能得到还心谷谷主紫柔莘为你解『腐莲心』的毒;还有无欢掌,怎么说,程堂主也以女子之身承受了……不当的乱性。」

  正是提醒他,别因程喵几个充满争议的言行看不过眼,就忘了这些恩情。

  「今日请城主一晤,信中内容可详阅?」沈云希冷笑环胸。

  「少门主信中说,在还心谷养伤时,遭程堂主趁人之危,强占清白?」看到沈云希面不改色的颔首,任灿玥感到好笑。真敢呀。「少门主的这个指控很严重,若没记错,当时身为月主的程喵因母族的仪式在『弦月峰』闭关净身,可你从头到尾都待在还心谷,由谷主紫柔莘为你治疗,这远在弦月峰上的程堂主究竟该如何辱你?」

  「因为还心谷主,人称红衣绣妆的紫柔莘就是程喵!」一旁厢房的门被大力拉开,袁小倪大步走出。「常年雾岚笼罩的『弦月峰』后山就是还心谷。」

  任灿玥一怔。他并不知道程喵还有这层身分。

  「你怎么会知道还心谷谷主的身分?」沈云希讶异,因为这个秘密连跟在程喵身边的三名美人都不知道。

  「北境一行后,我担心兄长的情况,程伯母私下跟我说的。」袁小倪来到沈云希跟前,深吸一口气后问:「哥,你刚说的……是真的吗?喵喵对你……」她知道以兄长的个性,这种事绝对重伤他的身心与尊严。

  沈云希怔了怔,长叹口气后,伸手拍拍她的头,轻声道:「你别多想,哥哥会处理这件事。」

  「程喵――我劈了你――」袁小倪却是怒火迸发,大喝着转身冲出去。

  「小倪――」正要追上的沈云希,被一个大掌按上肩而停下。

  「你们去制止城主夫人冲动行事。」任灿玥示意从厢房内走出来的三人追上去。

  「是。」韩玉青和江织语颔首正要离去,却发现韩水不动如山的候在一旁,一脸兴致勃勃的要听后续发展。

  「城主、少门主――我很有用的――以我对喵喵的了解可以贡献计策――留下我呀――」被韩玉青和江织语一人一边架住手臂拖离的韩水大喊。

  「看不懂城主不要闲杂人等在场吗?」嗟,蠢蛋。江织语趁机揍了他一拳。

  「没想到你与程喵会演变至此,以你的个性要讲出这些,想必有过一番挣扎。」任灿玥舀一杓热好的酒到沈云希的酒碗内。

  一个男人被女子强索侵犯本就难堪伤尊严,更何况还是以沈云希这样的身分和个性。

  「她在哪?」这是沈云希最想知道的。

  「不在中原,也不在尊月族,月珀雪针反噬的威力很大,她的功体独特,目前在族人的保护下养伤。」

  「月泉门珍稀的灵药很多,我能尽一份力。」沈云希的眼神藏不住的关切。

  任灿玥看着他,挑明问:「少门主是对她动心了?或者只是为着道义责任和歉疚想尽一份力?」

  沈云希一默,似乎自己也在思考这个答案。

  『少门主不可能到尊月族当我的正妻吧?』

  『而我也不适合成为月泉门的女主人,应该说,少门主也没办法让我成为你的女人。』

  这些话再想起,每每都让沈云希握紧拳,程喵彻底颠覆他太多认知。

  「程喵的出生对尊月族和程家来说实属不易,程夫人原为尊月族准月主,却为爱而放弃月主之位,更立下承诺,生下的第一个女儿将是尊月族月主。」

  为了一个男人放弃族人,这对女尊男卑的尊月族而言十分震怒,更是耻辱,但幽月公主的身分摆在那,尊月族向来遵守幽月一族承接月主的传统,对一个心不在族人身上的『月主』,也只能放手接受这样的契约。

  「没想到程夫人婚后数年连得男丁,曾经一度以为求女无望,进而让尊月族的愤怒也逐年高涨,族中长老乃至逼程夫人干脆携儿回归尊月族,换儿子们改和尊月族女子婚配,直至诞下下一任月主。」

  沈云希惊讶尊月族竟这么坚守幽月公主承接月主的传统。

  「程喵的出生是双方千求万盼得来的,因而自幼便以尊月族准月主之态照拂成长,虽是古城堂主,但身分贵重,又身负四族长老的寄望,尊月族是绝不可能再让月主为一个男人弃族人远去的事上演。」今日这一发展,任灿玥知道,沈云希定然会与程喵有数不清的纠葛了,他必须说明利害关系。「四族长老若决定制裁这件事,程喵受不住。」

  「古城也有保不住的人?」沈云希挑眉。以古城的能力和声势,何惧一个尊月族?

  「古城没介入的立场,这是当初与四族长老商议定下的规矩。在北境,古城若有需要,尊月族倾力相助,让古城在异地也能顺风顺水;在中原,程喵所获得的利益和资源,大半属于尊月族,这也是她能如鱼得水游走古城和尊月族的原因。」

  「说这些,只是想让少门主清楚,若是抱着道义责任,那请你放下吧;若真是动心、动情,要面对的关卡……不轻松。再者,程喵对婚姻大事和男女感情的性格,少门主与她交手这么多回,也该心中有数。」

  『嫁人生子我没兴趣,娶妻生子我可以考虑。』

  想起程喵的回应,沈云希扯唇。「确实。」

  「程喵无论做出什么事,大概也不让人讶异,她热爱颠覆世俗的认定。」任灿玥看着这几个年轻一辈的堂主长大,对他们的言行,心中很清楚。

  「沈某只想知道古城对此事的立场?」

  「古城没有立场。」任灿玥放下酒碗,别有深意看着他。「该说,少门主希望古城秉持怎样的立场?还心谷程喵虽辱你,但也确实救了少门主一命,若少门主觉得功过难相抵,要记她一个趁人之危也行,只是严惩、重罚应该都不是少门主此行的目的。」

  沈云希沉思片刻后,双目炯亮的迎视眼前人,道:「我的心很清楚,希望在此事上,古城别成为她的后盾。」

  ◎ 腐喵言情站 独家制作 禁止 转载 ◎ 更多最新台言请访问 https://www.fumiaotxt.com

  郁郁葱葱的林海里,隐藏着一座小山峰,峰上一处山坳汇聚满满的云流涌动,入夜后,月光洒落衬得云流像梦境般的存在。

  程喵盘腿安坐在云流中的一处高岩,闭目调息。有别于平时的招摇,此刻她一身素净贴身白衣,散撒的黑发随风扬逸,沐浴在月光下,别有一股出尘清雅。

  四周环绕着五株不属于这个季节会有的含苞荷莲,当山壁漾出浅浅水流清光时,云流岸边一位双鬓带着艳红发丝的妇人,领着数名手持奇异明珠的侍女,以内力催发明珠的光芒,顿时,华光满谷。

  璀璨又奇特的异芒注入五株荷莲内,催化荷莲盛开,莲心灿耀白色漩光,随即五道银白锐光,交错射入程喵体内,她的身形一颤后,才深深长吐口气。

  「月主。」

  程喵跃起,飞身步出云流池畔,候在一旁的侍女连忙为她覆上披风。

  「五道荷莲真气化成锋针入体,月主百日之内不宜妄动真气。」红鬓发丝的妇人朝她叮嘱着。

  「不能动真气,还有吗?」程喵斜睇妇人。

  「不忌酒色财气。」对方一笑,恭敬再道。

  「窈姨真懂我,那没事了。」她伸个懒腰,开始盘算这百日的养伤行程。「到翠满楼养个百日,要月姐安排几个贴心美人……不,这次要可爱俊俏的美少年,十五到十八岁左右的,带点血气方刚又执拗的年纪,逗起来特别迷人。」这下可以名正言顺靡烂个百来天。

  「做你的春秋大梦,没死就滚过来。」一道高昂的女子声打断了她的想像。

  岸边入口一个蓝粉色衣裙的美丽妇人,眉目与程喵有几分神似,透出女子身上少见的英朗俊气,没好气的环胸看着她。

  「娘,您怎么会来?」看到她的到来,程喵惊讶。此地虽不在北境,可也属尊月族掌握的隐秘之地,母亲自觉愧对尊月族,已少再踏入族人所属之地。

  「阴姥出事,红母失踪,身为月主的你又给我搞成这副残废样,老娘我只好来了。」

  程喵震惊。她才闭关养伤几日,竟发生这样的大事!

  阴姥,她的外婆,尊月族的前任月主,和红月一族的前任公主,红母,二人皆是族中地位崇高的长老,武力更不容小觑,在北境能伤到她们的人有限。

  「族里没事吧?」阴姥向来冷静睿智,甚少离开尊月族,她若有事,难道尊月族也有状况?

  「尊月族没事,阴姥收到红母失踪的消息,想前往救援却半途遇袭,幸好随行的是族内高手,拼死护住阴姥才脱身。」程夫人道。「阴姥目前伤势沉重,在一个受古城保护的地方养伤。」

  「可知哪路人马所为?」以阴姥的能力加上族内高手的相护,居然还无法全身而退?

  程夫人没有回应,忽看着她,随即抚上她这段时间因养伤而憔悴的脸庞。

  「上回看你活蹦乱跳,气色好得像四族高手轮番围攻都不成问题,现今……弄成这模样?」

  「娘,我没事,您别担心,不过就算我没受伤,女儿的能耐也没强大到可以承受四族高手轮番围攻。」

  程夫人将她鬓边的乱发梳理到耳后,忍不住长叹一声。「让你成为尊月族的月主,真不知对尊月族是福是祸?」

  「就看尊月族和女儿谁先完结,娘就知道是福是祸了。」程喵半开玩笑的拉着母亲的手,一派撒娇模样,面庞蹭了蹭那温暖的掌心。「在娘的心里,希望是谁呢?」

  「这几年倒是把你那恣意妄为磨得更嚣张了。身为月主,却为一个男人把自己搞成这样,娘该说你什么好呢?」

  「娘不觉得女儿做得好吗?我可是得到最想要的生辰大礼。」程喵扬眉。「要得到最心悦的东西总是要付出代价,越特别独有的,代价越高。娘从小告诉女儿的教诲,女儿都记着呢!」

  「娘也告诉过你,任何事都别超过自身能力,你确定这个代价你能承受?」程夫人上下打量她。

  「女儿敢出手,就没什么不能承受。」程喵坚定回应。

  「你不会觉得这事已经过去了吧?」

  「差不多吧。」她耸耸肩,一派云淡风轻。

  以沈云希那个老古板的正经性格,应该也不会想张扬此事,更清楚他们之间从性格到身分都不适合,太过较真执着什么的,对谁都没益处。

  程夫人颇有深意的一笑,点了点她的额头。「也罢,你的路向来不许他人插手,你自己决定吧。这段时间我会照顾阴姥的伤势,稳定后再护送她回尊月族,红母的事就让你兄长跟你说吧。」

  「兄长?三哥也来了吗?」她的大小事大多交给三哥程贺月照看。

  程夫人转身离开,朝她摆摆手,要她自己去看。

  「月主,请移驾『洛烟阁』,古城的二位堂主等候多时了。」窈姨来到她身边道。

  『洛烟阁』是座豪华酒楼,程喵手中的一处产业,平日大多交由程贺月代为打理。

  「三哥――二、二哥?!」

  走进顶楼包厢的程喵,发现除了自家三哥程贺月外,还有一个经年都难得见上一面的二哥程千金。

  「坐。」相较一身秀雅修长貌如冠玉般的程贺月,程千金身形魁伟,浓眉大眼,神态沉稳内敛,眉宇间颇俱威势。

  「二哥向来负责城主和大总管亲下的任务,今日是为着任务而来,还是为着关心妹妹的伤而来?」程千金处理的对象大部份是棘手的人。

  「都是。」程千金看着自家小妹,关切询问:「伤势都好吗?」

  「谢二哥关心,妹妹一切稳定。」看着桌上的两位兄长,一位悠闲饮酒,一位端正品茗。「来酒楼喝茶,二哥还真是……养身呀。」

  程千金外形虽豪迈,但他不爱酒,只爱茶,行走江湖更不兴大碗酒论交情的作风,总爱以茶代酒,谁都不能让他破例。

  程千金的「千金」二字让初闻者总是好奇,为何一个魁梧有型的男人会有似女子般的名字?多数人的推想认定,是长辈盼孩子未来飞黄腾达,赚得千金万金的寓意,可这名字的实际由来只有自家人知道。

  当年程夫人接连生了两个儿子,为盼女儿的到来,就将老二取名「千金」,希望第三胎能喜得一个货真价实的千金。结果,程夫人仍旧是弄璋之喜,只能请求神灵保佑,下一胎可以迎接一个属于尊月族的「月」,这第三胎便叫「贺月」,万万没想到第四胎又是一个儿子。

  「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程千金拿起茶碗敬她一杯。「小妹真该效法,戒酒、品茶,涵养心性,如此,什么乱性、祸事都将远离。」

  程喵干笑几声,拿起酒盏回敬他。「二哥的美意妹妹向来只能心领,还是告诉我阴姥和红母的事吧。」

  「外婆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养伤,有古城的力量保护,这是感谢城主到北境时,尊月族多有援手。至于红母的下落,贺月已经掌握。」说完他又品饮一口好茶,才缓缓道:「此行主要是对你传达城主的话。」

  「城主的话?」什么话竟要二哥亲自来?

  程喵看向一旁始终沉默独饮的程贺月,对方却给了一个带着痛心的眼神便不理她,就在程喵困惑不解时,程千金再开了口。

  「月泉门少主沈云希找上城主,揭你在还心谷趁人之危、强压凌辱,对这事你有什么话说?」

  程喵倒吸一口气,随即缓缓闭上目瞪口呆的嘴。她没想到沈云希真是……豁出去了,竟会找上城主说出此事!

  面对二位兄长严肃的目光,这下……麻烦呀。

  「程诗璇,奸淫月泉门少主,你胃口挺大的呀!」程贺月终于开口,冷嘲道:「什么人不好找,找一个把正经和名誉刻在骨子里的人,做了这种事就算了,竟还让人发现身分,可真够出息呀!」

  程喵润了润唇,努力转动全身的心眼,挤出一个说法:「他当时身中奇毒,需得……」

  「阴阳交合吗?」程贺月嗤声打断。「小妹真感人,不惜付出肉体来帮月泉门少主解毒,这么伟大的情操,兄长我感动得都鼻酸了。」

  「哪里,得益于三哥的教导,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罗。」揭穿就揭穿吧,她这身被毁了半成的功体,也算还了沈云希。

  「沈云希的性格和肉体十分符合小妹的喜好,馋他多年,终于等到时机,趁他虚弱,直接下手满足私欲,确实是我妹妹程喵会干下的事。」程千金一派平和的讲出他对妹妹的认知。

  不是吧,把她讲得很无良。「二哥对妹妹的认知,真是让妹妹……内心充满感慨呀。」事已至此,程喵只能努力为自己开脱。「在崖底为沈云希解了莲日的无欢掌是真,要不一人一回,就当功过相抵了。」

  「是功是过得由城主说了算。你的身分特别,古城对你一向纵容,城主也对你多有维护,但如今月泉门和古城关系不同,你的行为将损及古城的利益。」程千金公事公办的道。

  「二哥是说,如果小倪不是月泉门的大小姐,不是城主夫人,搁以前,我的行为就是干得好吗?」呿,早先的斜阳古城和月泉门可是不对头。

  「小妹别多想,城主依旧护你,给了你三个选择。」程千金安抚自家妹子,再次传达城主的话。「沈云希中了腐莲心,还心谷内你借治疗下手的行为实属过份,因此联姻、利益、你对他负责。」

  「不可能!」程喵感到可笑。「就算我能办到,沈云希也办不到。」她不相信城主不知道,要沈云希这种传统大男人「嫁」到尊月族,比要他的命还严重,不如杀了他。

  「此次崖底他中了无欢掌,重创你的功体,你也付出代价救了他,那就联姻、利益、他对你负责。」

  「说到底,联姻、利益才是城主看中的吧,无论他嫁或我嫁,差别是什么?」程喵暗自咬牙。她长期算计人,如今换她踩坑了吗?没弄好,还是无底深坑。「第三个选择呢?」

  程千金淡横她一眼,道:「一别两宽,各自安好,从此你就只是北境尊月族的月主,他也只是中原月泉门的少主。」

  「这不和现在一样吗?所以前二个是说来吓人的?」城主有这么好说话?她不信!

  程千金看着她,正色的将话再重新详述。「是从此,你就只是北境尊月族的月主,不再有古城堂主的身分,永生不得再踏入中原;同样的,沈云希也将不能再踏入尊月族。」

  「有必要到这种程度吗?」程喵重重放下酒盏。「这三个选择怎么看都对我不公平!如非有状况,沈云希一辈子不踏入尊月族都行,但我不踏入中原,等于放弃在中原的一切,分明折我双翼!」可恶!

  「你做好选择后,古城会以执行者的身分监督你完成。」程千金只是再拿起茶碗继续品饮。

  「相煎何太急呀,二哥!」若是其他人敢来对她传达这种命令,她会出手将对方绑到万里之外,当作自己没收到。但城主命自家兄长来,玩的就是血脉压制,让她不敢造次。

  「城主体谅你当下的情况,等红母的事解决,再说你的选择即可。」程千金继续公事公办道,并拿起茶碗朝她一敬。「若小妹在还心谷不作死,就不会有今日的手足相煎大戏。」

  「作死吗?」程喵自嘲一笑,为自己斟上一杯酒,回敬自家兄长。「一盘棋不到最后一步,怎么知道作死的是谁呢?」

  只见程喵一杯酒下肚后,笑得别有心机,一扫方才的郁闷。

  「看来,她心中已经有选择了。」了解她的程贺月横睨一眼道。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可爱的狗狗 发表于 2024-6-17 15: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