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会员登陆
已有账号?登陆账号 还未注册?注册

快捷登陆

热门视频
N
更多...

[✿ 12月试阅 ✿] 糖菓《顾人怨的抓扒仔》(人见人不爱 番外篇)绝版

0
回复
253
查看
[复制链接]

2970

主题

3208

帖子

9万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 滴
8813
珍 珠
91702
功 勋
0
威 望
0
发表于 2019-3-14 14:3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N+ M; P! X& A8 L! d1 S出版日期:2010年12月31日
' U% {* [2 U7 n6 H  ^
2 U9 V, N, y( U2 ~  T【内容简介】8 I8 u5 x+ W; N

6 @" y- _& [: n% K" f他的外号是抓扒仔。2 ]! [3 L2 o4 a: Y, \5 |7 x
从小学开始,这三个字就一直跟着他+ u$ d! ^' ^) o5 S; ]
不管换了多少批同学、认识了多少新同事
% w) N# m3 k3 m- w* F9 j; O% g  Y2 F这三个字依然紧紧地黏在他的身上% I- y0 x+ }/ ?! ]; p
重点是,大家这样叫他并不是恶意中伤: }- n% d6 a. w* q1 j4 D
而是他真的是一个很爱告状的抓扒仔!
# C- U7 f0 w" q: E$ S9 P9 b以他这种个性,想当然人缘并不怎么样2 q" _1 y7 t1 d5 H( c3 |$ X
可这并不代表不会有女孩子喜欢上他$ E% l3 h" {; W7 T8 a: \; ]
最经典的例子就是他的高中同学赖英顺小姐/ _4 i8 l, G" ?1 g" u% B
她可以无视校园风云人物田径王子的追求* N/ V" o2 t! [; i' c# O
反而鼓起勇气向他这个「抓扒仔」告白!
+ o6 ~+ ^+ j, @他还没来得及决定到底要不要和她在一起
, s2 s. X: {$ ^就先被田径王子和他的「追随者」整得惨兮兮$ q; U' x6 P  |5 _
直到女主角出国念书,他才终于松了口气──# Q' y3 Y% c# j) F  s
这些年来,他很满意自己平凡但平静的生活
0 r  S+ \9 O% V6 V1 o8 i+ Q5 d' r3 B没想到赖英顺小姐竟然会再次出现在他身边
' l, x( f" I# g! a/ T$ }5 |而他们相逢的第一天,他就差点命丧黄泉……
, N; {: ~- k8 `9 @
- I& t. K2 \5 ?
  试阅(一)
! Y, Z. t1 E+ N$ Q, o1 z- e% L" C! U2 C, _0 P4 O$ v: }
  赵士杰的外号是抓扒仔。7 f* d( B' i% l) W% w

% K: Q- S3 u0 ]+ O: A/ K/ x  这三个字从国小的时候就一直跟着他。
- E; T7 O% l$ W0 t2 L% [( t* p
0 V2 t, |- f0 E' i7 |5 y8 O" M  到了国中、高中,大学,甚至是进入职场之后,不管换了多少批同学、认识了多少新的同事,这三个字依然紧紧地黏在他的身上。! N3 R. ]& I) n! `# Z, r
) i3 R3 ~0 U$ s+ y, a5 K
  并非有人持续不断地恶意中伤他,而是他真的是一个很爱告状的抓扒仔。+ i/ E5 n( E2 G3 `$ C5 z

2 a6 V" o: p, x  P  i: `+ m& r  没错,赵士杰并不否认这一点。  x* F) g) `0 P8 B$ A- ?( m

* W1 ?# o! Z; @  r  他的个性就是这样,见不得一丁点儿不符常规的事情在自己的面前发生,一经发现,他就会尽速找寻管道去申诉解决。' G! W; _, q, }
4 h# s- W& H% F
  举凡有人考试作弊、跷课偷溜,或者是携带不该带的物品到学校里来……只要是不符合规定的事情,赵士杰都会直接去跟老师报告,因此,班上一些不太守规矩的同学都很讨厌他。" @: i4 x$ w. G9 y) f- ^- z" o1 V

0 ?" z1 B% N  e5 O5 N: H; i  当然,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是守规矩的,不过他们也不见得会支持他,因为他这种爱打小报告的抓扒仔行为在同侪眼中等于就是一种背叛,没有人受得了同学里面有人充当师长的耳目,随时随地在监视着大家。# A: R$ d8 b- B& P# L; b

3 q5 U) W2 U$ T  赵士杰的这种性格在进入职场之后,还是一样没有改变,于是从学生时期的人缘差,变本加厉地变成了一个顾人怨的存在。5 V+ c' }. C4 s2 p! o6 r/ F

- X# D2 N$ L* Q+ x8 ?0 N/ D6 P  职场的人际关系要比学生时代复杂许多,同事们会因为他的爱告状而造成一些绩效上或是个人观感上的损失,这可是件不得了的事情啊!
' ?5 M- H9 b5 J& Z. ]" y
7 u% s; q- V9 n  赵士杰两年前以约聘雇员的身分进入区图书馆服务,由于他只是临时员工,那些通过高、普考试进来的同事通常不太把临时员工当一回事,偏偏赵士杰一天到晚白目地向主管打小报告,被纠举的同事们实在是恨死他了,于是纷纷联合起来孤立他,有些人甚至会藉着职务之便故意欺负他。
0 ]6 D- m: J; b2 R) W2 j
9 {+ Q, o7 J2 |8 C1 K! ~  赵士杰并不是那种愿意吃闷亏的人,要是有人故意将工作全推到他这边来,或是对他有任何不合理的要求,他会当面跟对方据理力争,于是经常和同事们闹得很不愉快。2 t4 v. Y3 _5 z2 M+ ]
. m; O% [$ {/ C4 m9 t1 s
  不过上头的主管却很欣赏赵士杰这一点,由于他对任何事、任何人都敢怒敢言,自从他到图书馆来工作之后,许多老资格馆员的闲散工作态度以及一些恶习都被他给整肃了出来。
3 c* m  H* T. v  [$ A" b& K% G$ ~4 I) _* X
  图书馆是面向社区大众做公众服务的,之前他们这一区的服务绩效一直都是市内倒数有名的,那些以为自己捧了铁饭碗的馆员们经过赵士杰这名雇员持续不断地纠举,工作时的恶劣态度及喜欢推卸责任的心态逐渐地改正,变得笑容可掬兼积极有礼,渐渐地就获得了市民的一致好评,在年末的评监里跃升为市内排名第二的人气区图书馆。( K5 @* z' s7 L+ G
, k0 \+ ?9 X* \: Q7 L8 E$ v: J
  因此,赵士杰顺利获得了第三年的聘用合约。
- |! S+ Z: }* J& ?7 T# `8 ?3 k2 O0 f
  纵使自己在这个职场里的人际关系真的很糟糕,同事们都非常地讨厌他,可是赵士杰是打从心底喜欢着这个工作环境,如果可以的话,他很希望能够在这间图书馆里工作一辈子。
& k# G) w6 }) m4 U: }3 a7 t) |+ l7 R* C( F; j8 ^
  不过雇员的身分是没有保障的,很有可能下一个年度市府文化局就会砍掉雇员的预算也说不定,于是赵士杰开始潜心读书准备高、普考和初等考试。
- n& b; {3 g6 D4 y) e# L4 n2 h) a; y6 o) W0 ~) Z
  今年考不上就明年,明年再考不上就后年,他立定了目标,决心非考上正职的图书馆员不可。" T; ^6 z0 ]) D& i
1 n& n. x( m5 Z6 [; j5 a9 t
  这天傍晚五点,赵士杰到总务课去打卡下班,由于他只是约聘雇员,并没有特别制作他的员工出入刷卡证,每天上下班的时候他都得到一楼的总务课去,那里的墙上有馆内所有临时员工的卡片,取下来刷过打卡钟之后,今天的工作才算是正式画下句点。, A/ e$ ]. m$ |" Q; T7 ]

" d/ i" ?2 R: }  {) k  「士杰,过来一下。」0 i' @2 \  A' u3 z: d

5 J8 H( A; y/ b! _6 X% \4 h  听闻总干事的呼唤,赵士杰刷完卡之后,走到总干事的办公桌前面去。
: C' h. }/ s& i# N: N1 Q
. a% G" i8 l' M7 H9 w7 r/ k/ W  「这位赖小姐是新来的雇员,听说你们曾经是同班同学,那么,明天开始就麻烦你来负责带她熟悉我们馆内的环境吧!」  F- }% m1 `: Z. K8 M3 g
9 ~" j2 e1 k3 T) N) t
  「新来的雇员?」+ M  U$ n! F  n0 s$ a
+ w# ]2 \+ M' w0 h0 C1 O; K
  赵士杰疑惑的眼神往旁边站着的女性脸上望去,这阵子馆内并没有职缺,至少他每天都在整理的公告栏上面并没有见过这样子的资讯。: ^! C6 S  {  a7 }# G6 W; n% C

* v( @# K, E. X6 R9 l) E3 N' d  视线一与她对上,赵士杰的背脊窜过一阵冷颤。7 |# m  \$ n+ x
" Y* }" @! M# Y
  靠……还真的是他的同学欸!
" @# w! _; }) x! Q" V6 q6 ?- i; Q0 D1 H, o, B& s
  那张微微笑着的腼覥的脸庞,赵士杰心想自己应该永远都不会忘记吧!
1 K$ j" v0 P7 @, N+ r* W* }) M; t% r5 w  e/ c* G8 A$ F) U
  见赖英顺微笑着不语,赵士杰则是一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的模样,总干事站起身──下班时间已经到了,她却偏偏要选在这个时间前来拜会,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权益了啦!可是他又不能随随便便敷衍了事,毕竟这位赖小姐可是副馆长「特别」介绍进来的,他身为总干事,不能不卖副馆长这个面子。3 b! _/ h4 M- L: a- a4 G
: y* D( _" a+ i* Y0 D
  「赖小姐,如果你对馆内的环境或规定有任何问题的话,请直接找赵士杰,他是老资格雇员了……士杰,那么赖小姐就交给你罗!不打扰你们俩叙旧,我得下班了,晚五分钟回家我老婆都要骂人的……」
- [* L3 U0 y: Z# [! |2 _; p3 t9 I8 A9 F+ v3 z* ^9 e( l
  然后,咕哝着自己家里有虎霸母的总干事,将那依然相对无言的两人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急急忙忙地挥了挥手离开总务室。" E- s. u/ s9 j7 `% |/ @: k: ~* G$ I
, Y/ a/ o4 ]0 n- ~; G
  瞪着总干事离开的背影,赵士杰因为太过诧异,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回应,总干事已然溜之大吉。5 b5 w/ j* D# j; O  O
" Z, L- L1 C* v$ W; _* n0 o0 M
  可恶!总干事也不事先通知一声,措手不及地就把一个烫手山芋丢给他。  f) D. ]5 n: a
3 Y: F( T' I4 P5 f: |, G* m
  此刻站着他身旁的那个人脸上一定还是同样那副腼覥笑意,赵士杰虽然没有看向她,却能百分之百确定赖英顺脸上的表情。  D8 c; [3 g) Z: \0 ?
# T% b1 b; D9 f% s5 ]
  还有她那道令他不禁起鸡皮疙瘩的热切凝视,赵士杰差点想尖叫了。
6 `0 t3 X& U+ V+ f- j
; f! `1 p/ s* I2 O  j& S. N; _  S  好不容易目光从门口处收回,赵士杰迅速望了赖英顺一眼,嗄声说道:「我下班了,有什么问题明天再说。」
& B4 y! s' m  a6 g* x. X- I7 d& W7 j6 `- y( ?1 i
  然后,也不管赖英顺有什么回应,赵士杰很没风度地逃走了。' ^" d. s! V. }& u( }7 |/ o5 X
) `& [3 z; y, B+ M
  快步离开图书馆,他的双脚一秒钟都没有停下来过。7 v( t* S3 x& C/ Y' w
% j. M# A3 [# m- x" p& k
  赵士杰当然知道这样一走了之跟小孬孬没什么两样,不过至少今天,在这个突然见到赖英顺的此刻,就让他孬一回吧!/ @7 h7 X" g/ S; z4 V
, Z# c- U9 T2 U2 Y5 A; G9 }/ T* ~* c
  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k4 h2 s# p# l  b

: R5 ~2 R) M: H! _+ _, T  如果不马上逃走的话,他觉得自己真的没办法看着赖英顺那张腼覥的笑脸,正常地与她对话。
7 |2 G* w. t/ I% t; F2 R9 D' Q8 Z  l0 S* |
  他需要一些时间来接受她再次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事实。8 q0 y5 m, f8 E5 a8 ]5 p3 X2 v4 y% m

) O% }  r+ `7 q

. Y0 s  I8 \# W5 G  试阅(二)
- ^) z) j/ y$ j3 z8 b. {6 y# u( o* Q$ S1 z
6 P4 D1 ]9 p8 C; Q' Z$ Y  ※※※* ]' o! _( f/ @1 c

& s0 m6 f1 H- G  回到家之后,赵士杰呆坐在沙发上发了好一会儿的呆。
7 M- {* X3 i$ s- u8 v8 Y' W4 h1 y  C% M* M
  如果是平常的话,他应该开始准备晚餐了。
2 f$ r/ S: N: n. B9 @8 _& _0 }+ D; O/ r
  去年妈妈再婚之后,他坚持搬到外面去过独立的生活。因为跟着妈妈一起嫁过去对方家里有点尴尬,而且看到妈妈和另外一个男人甜甜蜜蜜的样子,他总有种对不起死去的爸爸的感觉……
+ J2 D5 C0 S0 T& {7 F% Q6 o4 k# d3 j9 u$ \3 L0 w4 A
  目前他一个人住在图书馆附近一房一厅一卫的出租公寓里,图书馆雇员的薪水不多,所以三餐他都自己打理会比较省钱,偶尔妈妈会带一些家常菜过来给他打打牙祭,顺便替他整理整理屋子。" ^1 y6 k+ D4 E, x; H( \% @: t

7 e8 f" G: e: t  I0 H" Y& n  昨天妈妈刚来看过他,现在冰箱里面有一锅咖哩,还有一锅排骨汤,他只需要煮饭,然后把那些拿出来热一热就可以开饭了。' y) E1 J" t$ S% v3 B

( W& e0 t6 z. {0 O5 a; ]$ x  可是他一点食欲都没有。& B; n5 |9 j1 ^3 K
* A& R  y- ?$ T4 O# |' q: j0 t6 i
  原因当然是不久之前突然间见到的那个女人。/ _9 s0 y5 T* H# X; a% }7 d

- \# w6 ?0 \; b+ H4 r  赵士杰忍不住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有多少年没看到她了?
2 G' n' }6 G& q. [$ b
- y6 C  x$ ~& X; g6 ]6 ~! s: T  掐指算算,十八岁高中毕业后突然决定要出国念书的赖英顺,消失在他的世界里差不多七年了吧!$ O3 K! t& E1 f' I
7 J5 A2 S- E& c' j$ N' U  K
  脱去学生时代的青涩感觉,现在的赖英顺已然蜕变成一个漂亮的小女人了。( w7 w, V. `" s$ H8 F& C3 Q

# R# S: f$ W8 T+ V' }  以前的那些事情,他原本以为自己早就无动于衷了,哪知刚刚一看到她的脸,回忆在瞬间全部涌了上来……
) ]/ O( m2 E; E$ H; V
* F6 g2 j; c  l% l  赵士杰在班上的人缘虽然不太好,可是这并不代表不会有女孩子喜欢上他。
7 h1 T- t6 H) P. y: V, e$ l* {
. p' P& n. O! h: ]  赖英顺是高二时通过转学考从私立中学转到他们班的转学生,或许是她并不清楚赵士杰过去爱告状的抓扒仔纪录史,或许是他身上真的有什么特点让她给看上眼了,在高二刚开学之后不久的某天,趁着午休时间,赖英顺将他约到学校里那个最著名的告白圣地──侧校门旁的百年大榕树之下,用带着点娇羞的表情和语气向他告白。
1 w4 \8 x% A: m! o
  l( [2 v5 s8 e. I% u7 A/ ]1 S# M2 U  赵士杰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有站在这个地方的一天。
' B! |# A7 e2 F$ K
/ J, a( {0 [" v  传说在这棵百年大榕树之下接受告白,然后顺利交往的情侣,最后都会顺利修成正果,所以有很多以前的毕业生会专程回到这个地方来拍摄婚纱照,好纪念彼此恋情的最初萌芽之地。) b* h) ~  f/ D

) ^& l$ K, B9 q: i7 M, x  被女孩子约到这里来,是学校里每个男孩子的梦想。可是呢,直到真的站在这个地方,也真的听见了女孩子对自己说出「喜欢」这两个字之后,赵士杰才发现一个颇严重的问题。1 V. I' ~& k8 Q0 k) @8 v
! Q3 v+ R" A# Q7 L
  该不该答应跟她交往呢?5 ~/ ~- x: n% Z5 j, j! {4 Y# C
9 F6 ?! V( r8 e. Z4 x9 z
  关于赖英顺这个人,说实话他一点也不了解啊!
( i9 J) a  ~5 [5 u3 V: s- X8 e2 L- j8 }# B$ z% o
  他们才认识多久的时间,为什么她能够这么轻易地就对他说出「喜欢」这两个字?& Q4 V- ^; @1 w8 W# }8 ?
; a5 [! p  M! P: t$ |
  在大榕树下又惊又喜地呆站了好几分钟之后,最后赵士杰给了赖英顺一个不很肯定的答覆──他觉得自己需要时间考虑一下。' k- a, B8 b( P! X0 Y: w# @" B
6 f4 @+ a7 c# |, ?, T) m7 a8 E
  赖英顺是一个长得满可爱的女孩子,有点儿自然鬈的及肩半长发,绑成左右两束可爱的短马尾,一双大大黑黑亮亮的眼睛,眨着眨着看起来跟可爱的小狗狗一样,如果单纯看外表的话,赖英顺是他会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孩子。
: Z* s( X# A8 ?" h+ |& w0 w- `! J( `: U( s( K! N2 L% P6 y
  可是赵士杰却没有马上答应要跟她交往。
3 M4 G. o' d3 t
- x( C- d) J1 Z+ j$ S3 D6 s& |% R  毕竟赖英顺的告白真的是太突然了,他并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不管做什么事情总是理性大过于感性,所以他需要时间考虑。, r# [* Q  G: W" S; ?( B

$ u$ N: {) f8 i) U  m7 o  可是隔天他一到学校,竟然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拒绝了赖英顺的告白。
5 H( P9 J0 ~" Q1 d' t
6 ~1 w: c9 U; [( M1 b% l  m  对于这件事,他和赖英顺都没有做出任何的解释,反正这是他们之间的事,跟那些爱讲八卦的同学们一点关系也没有;而赖英顺彷佛在等待他的回覆般,每次见到他的时候就会露出浅浅的微笑,然后,静静地凝视着他。9 Q+ a$ E1 q& O* ]
7 g4 T2 E% C3 f1 a
  她不曾催促他,非要他给个答案不可,也不会因为同学在聊感情的话题,就把和他之间的事情搬出来讲。
. {$ ?3 U) E& }- o% G. b- e7 e7 X6 E
  原本赵士杰打算好好观察赖英顺一阵子,等跟她再熟悉一些之后,再答应跟她交往的事,可是那阵子他家里突然发生了变故,爸爸在建筑工地里不慎摔下楼,在被送到医院之前就已经断气了。
) k2 o. P# }  g5 f# [& [2 @0 I
  这突如其来的巨变,让赵士杰的心情整个荡到谷底,感情啊、交往啊这些事情,他统统都没有心情考虑了。; t* a) d- J6 S. a; i# d* b, f

/ \. z9 [  ?: ]" K: R* I  然后隔没多久,听说田径队的手帕王子对赖英顺极有兴趣,在校庆运动会的接力赛上,额头上绑了一条写着她的名字向她示爱的头巾,顺利地夺得四千公尺的接力赛总冠军。8 d" Q: h9 W  B% c
& g' {. {/ d) ~4 X
  跟那个外号是手帕王子的田径队快腿学长比较起来的话,任何女生都会选择舍他而就手帕王子吧!
* o/ \' e: Q5 W' z( R1 [  e; Y6 T. W# p" D% R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就连赵士杰也不例外。可是,赖英顺却拒绝了手帕王子的告白,然后,每次只要视线一跟他对上,赖英顺就会露出腼覥的笑容,静静地凝视着他。
; m: Y+ S4 ]6 u( M% R5 e3 p) x' V0 ?7 b( R) {# z
  她依然在等待他的回覆。
( I- L$ r- `! E3 [( M
: Z) _2 r; k5 e& W. L4 v  几个跟赖英顺比较要好的女同学曾经来找过他,希望他快点给赖英顺一个答案,如果他答应跟她交往那当然是最好,如果他对她没有意思的话,那就早点讲清楚,这样子她才能整顿好自己的心情去面对下一段恋情的到来。
+ D3 ~& b! E, v8 y1 {9 V+ I8 e2 e: ], U' a5 }. Z! U, p  ]
  想必她们一定很替赖英顺感到惋惜吧!
" \. j8 h- E9 A, j& {6 z- A( [8 h- }3 a, u
  那个手帕王子的女粉丝可是有一大箩筐的,没想到他第一次跟女孩子告白却被拒绝了,听闻这件事之后,赖英顺几乎成了手帕王子那群女粉丝的公敌呢!
; \' P2 P5 A% W
! Q3 I/ L2 u* d! x7 U" m* @  被女同学那样催促了几次之后,再加上耳闻手帕王子对赖英顺念念不忘,就算曾经被她拒绝过一次,不过并没有对她死心,依然不断地对她示好,赵士杰烦躁地想了又想,最后决定拒绝赖英顺的告白。
3 y8 f: b4 ?9 H6 i1 c" b5 K+ {# P: e; e5 I1 H9 S
  他暂时没有交女朋友的心情,而且,那个手帕王子应该比他更适合赖英顺,大家都这么认为,所以,就这样了吧!
& d% N2 O8 v0 T1 S
$ |+ b  X% W' g5 j$ n* V  于是,再一次的,他将赖英顺约到那棵百年大榕树下。
- ?+ Z: d( g4 k0 n) Z) P
! Y8 \$ q0 U" r5 z2 f, W( ?: y  然后,告诉她自己的决定。# t6 B+ e# ^3 b# X9 P

- ^2 r7 T$ [4 Y$ b8 Y7 j  「对不起。」* [3 N5 W" j  Y

+ ]5 C1 J! s) \+ n  他只说了这三个字而已,赖英顺就低下了头,然后开始掉眼泪。
& D7 Q2 R9 Y/ S0 f& m% E1 ^* g; I4 }/ ]; N2 r( h+ _, v! J' V5 g) K
  赵士杰并没有听见哭声,可是可以看见地上有一颗颗的水痕慢慢开始聚集。他想他应该是一个非常狠心的人吧!见她哭成这个样子,他都没有改变心意,甚至转身就走。. I6 p8 t% V  q- i; x, S
0 X/ l7 \1 [  a% y( G7 I
  他只是觉得赖英顺跟那个手帕王子在一起,会比跟他在一起好。% e& q2 U9 x1 n( i& M

8 F" ]4 o: K8 {) w# S  大家都这么认为,不是吗?+ e; V/ u/ `0 p  q' V* m0 s
8 E# j' ]+ L0 ]
  那么就这样子吧!他一点都不在乎。
  i( _' [  i6 ]1 v2 ?7 l( |& {- _4 I9 n! |. B* }% O; J
: ?2 Q9 t: j6 z& K$ v" a1 b
  试阅(三)+ l3 \' M. }$ _
$ P. e9 _. d* E5 K' X
  之后,那个手帕王子经常在一年级教室区出没。当然,他的目标还是赖英顺,只可惜赖英顺怎么样就是不肯接受他的追求。
+ D7 Y5 g, }3 g0 X! m& E0 x# _" O/ h
/ r8 L. H% k1 Y# D  发现赖英顺的视线总是不由自主地往他这边飘,手帕王子久久无法攻占美人心的郁闷逐渐转变成愤怒,赵士杰理所当然就变成手帕王子的头号敌人。
9 \+ [; N! H- H( y7 X4 S
) D. s( P0 V! n  后来,为了赖英顺的事情,赵士杰经常被一群二年级学长给围住,然后就被架到操场去,虽然只是被叫去警告,并没有被欺负或围殴什么的,但是这已经造成赵士杰极大的困扰。9 e8 F, }& W7 m6 n6 I' k! V) m8 w
+ I4 u6 \) J* l) m
  赵士杰不是那种愿意吃闷亏的人,他将这件事情报到教官室去,希望教官能够规劝田径队的那群学长别总是把他架到操场去训话。' \' M: n7 Q3 g' L

  |: l# ~4 t/ B) D  没想到那群学长被教官骂过一顿之后,竟然变本加厉地开始为难他,每次只要在校内见到他,就会故意踹他一屁股或是赏他一拐子,力道不轻不重的,动完他之后就马上说抱歉,用不小心撞到或是不小心碰到为理由企图蒙混过去。
/ f: Z7 M4 p1 f% n; K$ C! ]4 F
( d  z# i1 s- x# ?: F- i( V  要是赵士杰气不过跟他们打起来的话,反而将自己推进被围殴的危险之中,因为,是他先动手的,所以当被追究打架的责任时,反而变成赵士杰理亏。7 `' }  }% P  k: D

- o$ }. h, D) c' @7 C+ Y  他经常带着伤进教室,班上的同学们原本就不太喜欢他,根本不会站在他这边替他说话,而赖英顺则是对他感到愧疚不已。
# x9 q! `  ?+ H, B8 J% \' M) a9 o" b% @1 ~' h! T* p3 {
  她几次鼓起勇气过来想跟他道歉,但还没靠近,赵士杰就撇出冷笑,一副他会落到这么凄惨的下场还不都是她害的表情。- G6 D$ j, P' d) w7 {
. p8 T6 s2 |! h
  赖英顺更加严厉地拒绝手帕王子的追求,赵士杰被恶意欺凌的程度就愈惨,这逐渐变成一个恐怖的循环。% G9 I- a+ O( C# h. J9 t% p: ~

0 a, S7 A- Q3 C  不甘被人这样欺负的赵士杰,发现跟教官告状无效之后,只好想其他的办法解决。
& n8 X9 m( {& m' I
/ D* n) w- L* r" M  那群田径队的学长会这样对待他是在替手帕王子出气,赵士杰心知自己要是想脱困的话,只有在赖英顺答应手帕王子的追求之后,事情才会有结束的一天。
, Y2 K& J# z, p
/ `$ G9 k9 V8 S( S- T  可是,现在赵士杰已经不觉得那个人适合赖英顺了。$ B, [7 }' l0 H: Y3 T
; q8 |4 P, u6 E8 t& i; H
  不管手帕王子长得再怎么帅气,代替学校出去比赛获得再怎么多的奖章,他将追不到女友的闷气发泄到别人的身上,这样子的人根本不配得到爱。
5 Y+ \) X% l" M" g. S9 i& M
+ A: Z' Z0 t1 X9 R) N# f  基于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赵士杰决定去向手帕王子的家长告状,希望他们能好好管教一下自己的儿子。- h9 B: k+ ~1 S: m9 B/ {7 O0 y

" @3 p" |  \+ U: `% K6 i& X; ]4 g* v2 E  没想到就在去拜访手帕王子家的那天,赵士杰发现一个应该可以摧毁他名声的小道消息。3 Q2 v; C. E% x7 m

) A( ]- c5 k" ~) R8 A! M2 x0 |  手帕王子之所以被赐予这个称号,是因为他每次比赛完之后,都会拿出一条Burberry的格纹手帕来擦汗。擦拭过帅哥奋力奔驰之后流下的汗水的那条名牌手帕,是很多粉丝觊觎的目标。
+ O0 _/ m2 v7 J, |
- L3 ^0 b0 T% M2 ^# n4 [  R2 U" k  听说甚至有人开玩笑地出高价要跟手帕王子买他擦过汗的那条手帕,因此,手帕王子的手帕经常一不小心就会被有心人士给偷走。
5 _2 z7 c; B# s* p* f( G
. {1 }& R8 J- T- Q) T  自从获得手帕王子这个封号之后,手帕王子随身只携带那个牌子的高级手帕,但手帕经常遗失,他又不想在众人面前使用其他的普通手帕,于是只好将零用钱都挪去买手帕。
; A' t7 D! S9 [$ P4 ^# b- ?# l
( O! C0 I1 w8 @& @) v  可掉手帕的事件一直持续不断发生,偶尔他的零用钱也是会有不够用的时候,这时他没有别的选择,只好想办法「增加」自己的零用钱。
+ o" z7 Z- z9 L0 p2 y3 t1 F7 B4 D" E- k/ E$ M7 `1 C/ p* l
  赵士杰到手帕王子家去拜访的时候,正好听见他妈妈大着嗓门斥责儿子偷钱的事情,他爸爸则是不停埋怨老婆的教子无方。而他按了门铃进去之后所说的事情,更是让这对夫妻吵翻天了。( R% e$ o0 T' e9 N; q& r  _

- G* l7 C7 B7 s( N  赵士杰决定给手帕王子一个机会,如果他终止教唆队友欺凌他,那他就不会把听来的事情说出去。
  q7 J1 N  g" U+ l; u: l0 A6 }. s3 N8 j
  哪里晓得,隔天赵士杰却被欺负得更惨了。- {; S3 y6 Y  `  C% g/ G

2 Z, X/ G9 ]' h* U2 p$ k  他在厕所里被那群人给堵住,然后被强拉到顶楼的天台去,这一次手帕王子不再假他人之手欺负他,而是亲自动手揍了他一顿。7 _5 I* ~; H) I5 x( x8 Y* I
8 C% I7 S8 H- ^# q6 ~
  因为赵士杰跑去跟他父母告状的关系,害他被教训了一整晚。不仅如此,他爸爸还说下次要是他再敢偷家里的钱的话,干脆就报警抓他去关算了。
" r5 s2 F2 m% H* \" b! d; k
8 }/ r' W7 O3 d" b$ J* T% [4 G  被痛殴好几拳的赵士杰实在是忍无可忍,一开口就将手帕王子的秘密全抖了出来:原来手帕王子的名牌手帕是用偷来的钱买的!, D1 f9 F$ a' l) ^9 c
& v: v/ {8 b. ~' y1 T5 L' `1 L  [
  赵士杰发誓自己真的只说了这么一次而已,可是当天顶楼天台上有好多个田径队的队员,他们都听到这句话了,也不晓得到底是谁去散播的,隔没多久,学校里只要是有长耳朵的人,大抵都听过这个消息了。
, m* o7 O9 ^8 i  p, I6 H/ ?1 y- p( n" S! J" e
  手帕王子的粉丝瞬间锐减,平常那些以他马首是瞻的队员们也慢慢疏远他,当然,经他授意故意欺负赵士杰的把戏理所当然也停止了。8 s% O6 _4 ^2 H/ b  u0 y0 I$ I

- P# [6 f7 K, Y* k* ]% t4 ]! t  赵士杰得回自己平静的校园生活,而名声被摧毁的手帕王子,受不了大家对他的侧目,下学期就转到其他的学校去了。/ m" _# Z. |; _' t* o& y
: O3 {) V, c, g: n; [
  然后他们升上高二,因为分组的关系,赵士杰和赖英顺被分到不同的班级去,文理组的教室在不同栋大楼,赵士杰几乎很少在学校见到她,可每一次不小心在校内偶遇,他都会发现赖英顺眼里对他依然还是有感情的成分在。
2 u. V0 Y9 w* ]
# z3 [3 J- e; a, H4 m9 P  那个时候赵士杰的心情已经不再那样低潮了,爸爸不幸过世的伤痛随着时间的过去慢慢消褪,他大可接受赖英顺对他的感情跟她交往,但在手帕王子之后,陆续有许多男孩子对赖英顺感兴趣,放话说要将她追到手,就算他和她已经不在同一个班级里了,这样的消息却每一次都会被爱讲八卦的同学们故意传到赵士杰这边来。1 ]$ w' c/ P" U" {/ v1 O7 `
$ ]& P8 h) G5 K& R
  赵士杰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5 t! w5 L& v6 ]) V( b: U; O9 S+ ?; H0 l3 F7 \+ W6 S5 h
  因为想追求赖英顺的每一个男孩都比他好。
. g. z2 R8 G' \# I* j
4 D9 L, \) v& c& O8 B2 W8 c1 p, W! o  大家都说不管赖英顺选哪个男孩子都会比跟他在一起好,偏偏赖英顺谁都不选,眼神总是只眷恋地往赵士杰的身上飘。
1 f$ d% @8 w+ D) Q) S' R* f
, C9 Z) Y: e. R6 O* n2 m( F  赵士杰听多了同学们的冷言冷语,一直在自卑自叹的心情中浮沉不定,最后他真的气恼极了,为什么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因为被赖英顺喜欢上了,就要受到这些传言和烦恼的煎熬?3 W+ a6 V+ ~  ~8 A  @  d: l

( O+ V) e" d* w- u  他到底哪里好?为什么赖英顺偏偏就是要喜欢他?
/ h) G) M3 m8 I& M7 d" G& [, O4 V4 U9 K) p& b1 j) w" Y  [& w
  没问过她这一点,所以赵士杰无从得知赖英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大家愈是替赖英顺感到不值,赵士杰就愈不想接受她的感情。
: Y1 Z0 Z; m" p& t, J0 d* V0 e0 ?7 W1 D( S7 Y6 L2 ?8 U$ O: x! n" S5 e
  然后升上高三,一转眼毕业季马上就到来,就在这个时候,赖英顺不参加指考的消息传到赵士杰的耳里,原来家里准备送她出国念书。# X- h! r) p+ ^, w( K5 [& L( |

( Q2 l5 i0 ~# H1 C2 p9 v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赵士杰不知怎地总觉得烦躁不已,平常没见到她就算了,要是在校园里偶遇的话,相对于赖英顺一贯眷恋的视线,赵士杰总是恶狠狠地回瞪着她。
+ d# A  R: l* Z  W5 ~/ \( X
' x6 H5 q# V0 N$ T  走了也好,这样他的名字就不会再被大家硬是跟她的连结在一块儿了。
' N3 W# f$ [! F9 ^" U. U& m. s# \0 y5 Y1 q' F5 I8 B2 H* u3 U
  赵士杰心里明明是庆幸着这一切的,可他表现出来却是一天比一天更加烦躁,每天想到她的时间愈来愈多,而时间愈是逼近六月,他就愈是心烦意乱。' ]. x/ d" d8 |2 P
8 X6 M. I5 y6 [. p/ D
  他该不会喜欢上赖英顺了吧?# [) ?6 g0 ~5 f$ e

- u/ y) Q' |4 L, W( u. ]  每次看见她望向自己的眼神,他的心就不自觉地沦陷一分,直到他惊觉到这一点的时候,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3 v  x/ d) l$ I3 H  A0 M$ r
- k/ d3 Q% p, V* |' r  p5 _0 V
  人家都要走了,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心意,未免也太迟了吧?! S  R9 W  ~/ M, B& O( v, S4 y6 f
% Y: e) O9 l: s' H. A% M6 [! N) ]
  就在他烦躁得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毕业前夕,赖英顺竟然又约他到那棵大榕树下去。
) I9 c6 Q6 R7 K
/ f2 z8 R3 l6 Z6 e# W9 Q  那是她第二次跟他告白,可是赵士杰还是狠心拒绝了她。
/ t2 Q0 p3 \3 N4 D. k- s" m) r! l% [9 g, H
  她明明就要离开了,为什么又来跟他告白呢?$ d  O. J% b( s% n

& a5 q  E7 s. U# k: d. Q- j  这不是摆明了耍着他玩吗?1 R3 h, R) ~$ g9 D

% [- [9 u6 x5 k3 O  说什么她很快就会回来,说什么她绝对不会忘记他,这些事情光是用嘴巴说说有什么用?
, d) A: x2 f, I3 j9 P7 K* c% V+ J9 f. C+ L+ b
  时间一到,她还不是按照家里的安排就那样出国了?
3 j2 B  _' u6 c2 L$ c6 C/ _) Q! Q8 p6 i1 a5 \
  人若不在的话,漂亮的话说再多都是没有用的。
! ?: `/ h$ L) S" W: ^! R7 ]1 h, G: y/ q; O2 Q7 h/ `7 t

5 B8 o( o6 V/ H; w  试阅(四)
. {  T) v5 V% [' E- ]! E( [! \2 n8 U" @- N6 g/ L* n- v5 n
  ※※※
. M3 @6 {  {; H; r0 A8 G! _4 L4 U
  可是赖英顺真的回来了。% ^2 M4 u: N  j) W. W# X

8 D% ~4 e8 c0 Q- o3 n  而且,她望着他的眼神就跟以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 s! U+ L; k2 W  ?8 H; i5 P4 F% c2 w4 |' S, n2 D: a4 q( I
  她是为了他才到图书馆来工作的吗?还是碰巧而已?
) J& I; R" f& {  h* E
: g2 D, x* `! f* Z7 O. q  既然她都喝过洋墨水了,应该像镀了一身金装般,怎么可能会跟他这种三流大学毕业的人一样,找一个图书馆临时雇员的工作?7 m2 p+ S0 v, M0 c/ e, A
' {& w, Z! d/ T6 i0 J$ B9 X& {3 I( y
  让赵士杰从往昔的回忆中回过神来的,是门铃响起的声音。8 \; Y0 S3 R- g$ }

* `& N- y  t+ N* u  「谁啊?」' N  V; c2 m; Y' |2 f

, I8 P7 r4 @3 M" v  他起身前去开门,大门一打开,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脑袋瓜又当机了。
( ^7 d% g9 ~2 ~2 r3 {. M3 R8 M. A- {! W, E& ]3 p: [+ k
  赖英顺站在他家大门外,朝他微微笑着。2 n) N' R5 t6 N" u. x
& H4 C5 d! I) D& H& }/ A8 q! g, G
  见他似乎又被自己的出现给吓傻了,赖英顺只好扬高声音开心地说道:「嗨,我回来了。」- \0 M) X& G4 z/ i8 X6 w
4 e- z- N) ~5 w7 S2 ^
  刚刚在图书馆里,赵士杰根本没给她开口打招呼的机会,所以这一声问候显然来得有点迟,但是又不能不说。# N% p, ^- u: h  O

1 v8 a5 ?# G# ^) U; X# b% a2 G  接下来又是一阵无言的沉默。他们瞧着彼此,时间好像静止了般凝结停滞。) `6 N& A5 f. X
$ I  v& h& a0 \1 @) B
  过去那段见不到他的日子里,赖英顺不知道有多渴望能像现在这样和他面对着面,就算现在他什么话都不说也无所谓,只要能一直看着他,不管要她在这里罚站多久都没关系。  D* N6 ?+ |3 Z0 f* t2 K

& Q$ a8 D% m/ H$ R( i& B6 B& X& k  隔了好一会儿,赵士杰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 K; G8 M* L1 A5 U+ r

1 {* ~% z: w9 J7 x% V4 [: T. @  「你怎么会在这里?」该不会是一路跟踪他回来的吧?不然她怎么会知道他住在这里?
, M: e" k* y# y( h# l- X8 ?0 F0 d, `$ S7 u) C' X3 m6 i, t
  先是工作,接下来连住的地方都被她调查得一清二楚了?
: j, ^8 {1 O& C7 o9 _
# [6 k7 L0 @6 D0 J0 W) {2 e  赖英顺指着对面没有完全掩上的铁门,低声说道:「我刚搬来这里,想说应该跟你打声招呼……」
5 e* Z3 u0 u/ m  k) t  t6 u2 X6 E* ?+ M3 b
  「什么?!」赵士杰瞪着她,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 @$ J6 A3 ?4 j& k
  J3 a/ t) I5 m8 J" h. b& g
  如果只在图书馆见到她,或许可以推说是巧合,可是连在住处这里都能见到她的话,就代表她是故意接近他的。  @* r( V% U3 V/ c0 b9 e4 v5 Q8 a( i5 X6 w
* k. h; Q  s( _
  她表现得这么积极,害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了。$ I3 n8 [1 z6 _  ?) ^
. L6 c; Q/ [, B2 F
  这时隔壁房间突然传来了男女争执的声音,住在赵士杰隔壁的那对情侣,最近不晓得为了什么事情经常吵架,有时深夜里还会传出女孩子尖叫哀号的声音。为了深夜噪音的事情,赵士杰向管理员告状过很多次,可是管理员不想惹事,总是不太理睬他的埋怨。7 t1 H9 [, l# d9 l' N& t

. D2 h/ n1 n( ?9 H$ p  ^$ M  可有的时候隔壁那对情侣真的闹得太过分,赵士杰就曾经直接打电话报警,因为他怀疑那个男的正在殴打女友……
0 ?& f+ V0 A/ S* a  f& ?3 |" R7 }! |
" K& r/ r) j1 u5 z  ^$ ?, V  突然间隔壁房间的大门打了开来,披头散发的女孩一边尖叫一边往外面冲了出来,然后朝他们这个方向跑。" N2 [. d# o3 `% I# `  d$ u

# G( u2 z4 F* A9 `# i  a! ^5 p  因为赖英顺站在走道的正中央,赵士杰连忙用力拉了她一把。「小心!」, o: H+ _% R& [

  E6 x6 e' s/ T- a# q" H- G  赖英顺被拉到赵士杰身旁去,然后回过头望着刚刚从身边经过的女孩子。「她在喊救命欸……」
" E3 s5 Z! c0 y  o- v% f
" w6 k% c. [3 j. u; S  接下来发生的事,快得令人措手不及。7 F+ |' x7 a# z( H# O, I; P) V# _

# q* F3 Q/ a" t0 \8 ?& o  隔壁房间紧接着又走出来一个男人,他喝得醉醺醺的,走路的脚步不太稳当,甚至需要扶着墙壁才能前进。
! Q& f% c( [& T9 A
  M/ M8 S5 I* `+ s; X! ^  「好啊,你走,你要是真的敢跟我分手的话,我就自杀给你看!」; N5 n- a3 |3 f" h) w9 \0 ?+ Y; W
5 Z* V& F$ o* |9 f, Z
  赵士杰不禁皱起眉头。
6 l/ h( y; x- G; i" f) v% F0 y! P2 P! l9 V. p
  就是因为讲出这种话来,那个女孩子才会逃得更快吧!谁会想要待在这种随随便便就说要自杀的男人身边啊?
0 B& c, j7 I8 O" x( s
/ {& s; X$ k% S. b6 f- b  「看什么看……欠扁啊?」. i: }8 Q5 Z$ c/ F* P0 e2 [

8 z( L  x  H, M" G8 x  男人挑衅的目光朝他们俩这边瞥来,赖英顺感到有些害怕,所以躲到赵士杰的身后去。
- c* t0 f7 J& \9 Q6 d( A2 n5 h5 [! o2 Z8 V; g
  「别怕,别理他就行。」赵士杰将她护在自己身后。
6 i. a: e, p6 u- A
; y7 l' E# ?: ^- ?$ \. b9 ]  这种会大呼小叫说要自杀的人,通常都是很没胆量的,他大概只是讲讲然后将情绪发泄掉罢了,不会真的自杀的。! p) Z, n  ~. S) s3 `) \- P

5 z5 _3 k# S7 `+ ~& i1 b0 N" D! |- b  「你们不信对吧?」男人指着他们问道:「你们不相信我敢自杀,对不对?你们一定跟她一样,在背后偷偷嘲笑我是个胆小鬼,对不对?」
: E) _6 H  b( r' y( `: A( o2 d
  赵士杰故作镇定地瞪着那个男人。
( w; Y3 ]  {+ S; }. K
# H' U/ V# c8 L  说不害怕是假的,毕竟对方是个醉醺醺的男人,又是在情绪这么恶劣的状况下,万一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就糟了。) B$ Z# C) p8 S' U( s& K$ k( B  G
% z6 B9 E. I, c- l7 K, \
  「进来。」赵士杰想也没想就直接把赖英顺往自己家里拉进来。
( i' D+ j& q3 o& X; o' b) ?" s+ E. d  Q( c% N, ~
  门才刚关上,那个醉醺醺的男人竟然踉踉跄跄地走过来踹赵士杰家的大门:「喂,干嘛逃走?你们说看看啊,是不是瞧不起我?不相信我敢自杀?」
/ a7 R7 K4 H- _; m" T& y$ ]3 V: F4 T2 D; R- r- ^, u8 Q- f
  「怎么办?」赖英顺紧张地抓着赵士杰的衣角。她只不过想来跟他打声招呼而已,竟然碰到这样子的事情,这个地方真的好恐怖!
9 H  {( o; [- D+ z9 {% w: Q
6 x2 c+ N* J( T9 N, V; u! x0 q9 ?  要是被她爸妈知道的话,一定不会让她继续住在这里的。
* b) f  |4 h9 a, ]- Y
; r$ B+ T: q( q. V7 L  「我打电话给管理员,请他过来处理。」
; O8 I- r: D. G2 k/ O
4 r: r( b/ I9 S9 e. e  u  「可是……那个人喝醉了,管理员的年纪有点大,要他过来处理这种事情很危险吧?」  |# D2 G; A3 Q9 H3 M1 ~
* [" E. w, t. U+ \  d! u
  「那我直接打电话报警好了。」
. x5 u: _+ q8 @3 a; @/ ]/ y; p3 j. r8 c
  大概是听到屋子里面的对话,外面那个醉男更加用力地踹着门。
8 a- ]' L1 c' F1 z7 Q$ C* @+ s6 X3 Q: j5 N; Q1 M8 l) ]( V/ f
  「报警?你敢报警的话,我现在马上就回去开瓦斯,干脆把大家统统都炸死算了!」
  ~# w8 W2 H; ?% c3 e  Q$ Z" `
; o* w- z5 i( W$ u5 E  这话听起来就严重了,赵士杰连忙拿起电话报警,顺便也联络了一楼的管理员请他注意,毕竟这个醉汉是真的有可能这么做的……( ]( G  y' I6 r* j$ C* y; z

8 E9 {. y/ s: `; A5 H: d2 n! M  外面的踹门声响好像已经停止一段时间了,站在门旁的赖英顺心跳并没有平静下来,反而跳得更加厉害了。3 Q; J" i: k- d, t# y0 C

( d* `+ B5 U! a0 i6 m7 ]' R7 d( {% p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微妙感觉,她只觉得眼皮一直狂跳,彷佛有恐怖的事情就要发生般。" |3 p9 g' B* q( g4 r' ]

6 |5 g9 s8 r( G4 D0 V$ W  「赵士杰,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好不好?」/ y& ?4 @6 }( ~6 j- C9 j
  v* C  d& {, Z" s- ]
  「嗯?」赵士杰不解地望着她。「那个醉汉还在外面,现在出去的话不是很危险吗?. v6 }3 v) F3 A( \  L$ B& s/ X

, `  a! R6 I  m1 [  「快点!」他已经不在外面一段时间了。
1 b) C) o' u  d2 f
2 g( g% P" w* ]; M- ?  赖英顺走过去一把抓住赵士杰的手,然后打开大门就往楼梯间跑。3 n' i) s2 d5 y9 b8 r6 l
3 j5 c& `8 A- v6 I$ ~. U9 N# r
  赵士杰有些紧张地回头望着走廊,幸好那个男人已经不在那里,不过也因此,那醉汉嚷着要回去开瓦斯炸死大家的要胁似乎增加了一些可信度。. U9 s  R/ f% w/ X1 G1 b; R

  S3 Z  f8 o, o9 V4 O# K  就在他们冲进楼梯间准备下楼的那一刻,赵士杰听见了爆炸的声音。
8 o' P; s+ u+ e: j'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_言情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