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腐喵_言情站 〗http://www.fumiaotxt.com/
搜索
查看: 309|回复: 0

[✿ 2月试阅 ✿] 安祖缇《替嫁》

[复制链接]

2758

主题

2975

帖子

6万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滴
8035
珍♥珠
63248
功♥勋
0
威♥望
0
发表于 2019-1-26 15: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名:《替嫁》
作者:安祖缇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2月1日
女主角:齐若安
男主角:韩沐秦

【内容简介】

她初次遇见他时,就被风度翩翩的他给吸引了
可是他锺情的人却是她同父异父的妹妹
就算她爱上他的时间比妹妹还要早,那又如何呢?
她已是一个二十岁的老姑娘,又是不受宠的庶女
若让人知道她喜欢上妹妹的未婚夫,她就不用活了
没想到一场意外,他的生命如风中之烛眼看就要熄灭
妹妹却拒绝为他冲喜,就怕成了寡妇要赔上一生幸福
她这个已逾婚龄未出嫁的庶姊,成了最佳的替嫁人选
其实她愿意用真心换此生,赌一个救他的机会
只要能救他,就算奉献出她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她很清楚父亲把最不得宠的女儿硬塞给他
对他来说是天大的侮辱,才会把她当丫鬟使唤
也很清楚这是一场必输的赌注,不管他活了或死了
他都不会多看她一眼,因为她不是他要的那个人──
果然,那个背弃他的女人一出现,他的心就倒戈了
而她这个冲喜媳妇完成任务,也该功成身退了……




    第一章

    「小姐,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跪在佛像前,转动手珠,默默祈祷的齐若安听到惊慌之声,抬头就看到丫鬟如意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她立刻起身,不慌不忙地倒了杯茶给她定定心。

    「什麽事不好了?」齐若安平静的语气与如意焦灼的脸色成了极大的反差。

    那从容的姿态好像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无须烦忧。

    如意一口气喝光杯内的茶水,顺了气後才道:「就是……就是老爷要把小姐嫁了。」

    平素性子冷静的齐若安闻言也不由得一愣。

    爹……终於想到还有她这个庶女云英未嫁了吗?

    但她很快发现不对劲之处。

    「你平时不是最爱叨念老爷对我这个老姑娘不管不顾,怎麽总算愿意帮我寻亲事了,反而说不好了?」齐若安调侃如意道。

    「小姐,你可知道你要嫁的是谁?」如意一脸气呼呼,好像要把她最亲爱的小姐嫁给豺狼虎豹似的忿忿不平。

    「莫不是街上的乞儿?」齐若安打趣道。

    「比乞儿更糟啊!」如意圆润的眸难掩不服,「乞儿好歹身体康健,能吃、能喝、能走、能动,老爷是要让你嫁给韩家少爷,韩沐秦!」

    听到父亲要将她嫁给韩沐秦,齐若安不由得怔忡了一会儿才回神。

    「你弄错了吧,沐秦少爷不是秋岚的未婚夫吗?而且他……」

    「他快死了!」如意插嘴。

    「如意!」齐若安轻斥,和煦的面容难得出现薄怒,不准她说出那个禁忌的字眼。

    如意扁了扁嘴,依旧恼愤,「就是因为他快不行了,韩家那边希望这两天秋岚小姐赶快嫁过去,提早成亲帮沐秦少爷冲喜,可秋岚小姐不愿意啊,就怕一个不好成了寡妇,算盘打啊打,竟想出由你替嫁的主意,实在太过分了。」

    「秋岚跟沐秦的感情挺好,怎麽可能不愿意,你一定是弄错了。」齐若安相信妹妹不会做出如此绝情的决定。

    谁不知道韩沐秦跟秋岚一见锺情,感情甚笃,现在韩沐秦正逢劫难,妹妹肯定亦急着想找出能救韩沐秦的方法,又怎可能拒绝冲喜的要求呢。

    齐若安平静的说完,跪回佛龛前的蔺草坐垫,拿起手珠,低声喃念「药师咒」默默为某个人祝祷。

    如意觑着齐若安专心念经的模样,她怎会不知道小姐这时心中挂念的是谁。

    小姐每日自清晨为韩家少爷念经回向到晚上,跪得膝盖都肿了,甚至还破皮,对韩少爷一片真心真意,老爷若开口要她替嫁冲喜,恐怕真会答应啊!

    如意越想越惊慌。

    韩少爷喜欢的是秋岚小姐,将来如果秋岚小姐嫁过去了,小姐肯定没好日子过的。

    最好的情况就是像现在,被冷落在偏院里,有麻烦事就拱她出去,好事绝对轮不到小姐头上,要是情况不好,她也不是没听说过主母打死妾室的恐怖传闻。

    唉,她实在是担忧得连呼吸都不顺了。

    如意跪来齐若安旁边另一块坐垫,打抱不平,「好又如何?小姐,我跟你说啊,秋岚小姐看起来善良无害,其实精明得很呢,这冲喜是否有用,谁晓得啊,万一一个不好,人过去了,可就当寡妇啦!秋岚小姐不想赌上一辈子的幸福,可这时退亲又太不道义怕落人口实,遭受议论,才把你拱出来,让你代嫁过去冲喜,要是人没醒,寡妇就你当,要真醒了,凭着她跟沐秦少爷的感情,再次议亲嫁过去,顺理成章成了你的主母。你说,这算盘打得精不精?」

    如意越说越气,火气大口就乾,自行再倒了杯茶解渴。

    她也是偷听到秋岚小姐房内丫头议论才知道有这回事,不敢耽搁,急忙奔回来通风报信,就怕小姐一个没想清楚,答应老爷蛮横无理的要求。

    自个儿夫婿不救,推到亲姊身上,还有天理吗?

    齐若安闻言,停止念佛经垂颈沉思。

    如意把秋岚的打算说得再清楚不过了,谁不知道齐老爷最疼秋岚,必舍不得她嫁过去受苦,而她这个已逾婚龄未出嫁,又不得宠的庶女,就是最佳的炮灰人选了。

    如意见她不作声,忙苦口婆心叮嘱,「小姐,待会老爷就要过来了,你可别答应。」

    齐若安不敢告诉如意,若真有机会能救韩沐秦,她不在乎以替嫁的身分嫁过去韩家。

    只要能救他,就算奉献出她的性命,她也在所不惜。

    韩沐秦与秋岚一见锺情,而她,也在第一次遇见韩沐秦时,被风度翩翩、卓尔不群的他给吸引了。

    甚至,她锺情的时间,还比秋岚早呢。

    可这又如何呢。

    她一个二十岁的老姑娘,模样没秋岚亮丽娇美,又不受宠,说不定人家连她是谁都不晓得。

    如意见齐若安没应声,更急了,就怕她真想替嫁过去。

    「老爷把你放到二十岁还不帮你寻门亲事,现在还要你顶替二小姐去当寡妇……」

    「如意,沐秦少爷人还活着,不要随便诅咒人家!」齐若安板起脸。

    「小姐,我晓得你喜欢沐秦少爷,一定会答……」

    「如意!」心事被说出来,齐若安难为情的脸红。

    「这儿只有我们两个人,有啥不敢说的。」如意一屁股坐上圆墩,双手托腮靠着桌,苦口婆心地想让齐若安认清现实。「同样都是小姐,你住的是最偏远最小的厢房,丫鬟就只有我一个,秋岚小姐住的是最大间的,房中大丫鬟三个,粗使丫鬟五个,月例还是你的五倍,好处都被她拿尽了,现在自己的未婚夫有难,竟然把主意打到你身上,而你还真的想嫁去冲喜啊?沐秦少爷就算好转,也不会待你好的。」

    齐若安的亲娘生前连个侍妾的名分都没有,产下孩子後没多久就死了,别说庇荫女儿了,齐若安在齐家的处境连个二小姐的大丫头都不如。

    瞧瞧这屋子,是个大小姐的住处吗?

    厢房位置紧邻厨房,一大清早就被吵醒,人来人往的,想图个清静都无法,院子小到晾个衣服都空间不足,因为没人手,家务还得小姐自己亲手做,屋内家具老旧,冬天冷风自墙缝灌入,都能冻死人了!

    加上小姐的月例少,没什麽钱添购首饰,缝制新衣时,拿到的布料都是被捡剩下的劣质品,如意实在替齐若安感到委屈。

    可小姐就是个老实人,不争不抢,之前老爷生病,是她衣不解带的尽心照顾,拍痰、解尿、擦澡样样来,但老爷身体一康复,其他小姐赶忙过去撒个娇、煲个汤,老爷就完全忘了是谁在病榻前照护的,一分赏赐都没有。

    现在被逼替嫁过去韩家,肯定又会旧事重演了。

    如意的抱怨每一句都是事实,齐若安连微弱的反驳都没办法。

    她捏紧了手珠,微微绽开笑,「若是能救人一命,也不坏啊。」

    「那你自己呢?难不成你一辈子都要过着被冷落的孤单日子?」

    齐若安握上如意气得发颤的手,轻拍了两下。

    这丫头护她,也就不遮掩了。

    「至少是自己喜欢的人,若能让他恢复健康,我心甘情愿。」不管最後的下场如何。

    上个月底,连续数日的大雨,造成运河水位迅猛大涨,韩沐秦在归家途中,被运河掀起的波涛卷入,冲到十里外,才在岸边被发现,当时的他已是气若游丝,命悬一线,直至今日都未清醒。

    齐若安挂忧他的身子,却又不敢明目张胆地替他祈祷,就怕被发现她竟然不知羞耻的喜欢妹妹的未婚夫,她藉厢房位置偏僻,偷偷为他诵《药师经》回向,除了知情的如意,其他人还以为她是在为过世的母亲祝祷。

    如意不以为然的翻白眼,还想苦劝,「小姐……」

    「若安!」齐老爷的声音突地从外头传入,如意惊跳起来,连忙把桌上的茶杯收好,站来齐若安身後,装出恭敬的样子。

    「爹。」望着这不知有多久未踏进她厢房的爹,齐若安起身施礼。

    齐秋岚与大娘并未过来,齐若安猜应该是决定了。

    「若安,爹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齐老爷笑着握上女儿的手,「爹为你安排了一份亲事,不过这亲事有点赶,明天啊,你穿秋岚的喜服,上花轿,嫁给沐秦。沐秦这孩子,长得好又聪明,家底丰厚远胜过咱家,能嫁给他是你的福气。」

    「可是沐秦少爷不是秋岚小姐的未婚夫吗?」一旁的如意明知故问。

    齐老爷瞪了多话的如意一眼,才又对齐若安道:「沐秦最近身体比较不好,所以想说办个喜事来化解,你八字好,能旺夫,必定能使沐秦身体康健,以後秋岚再嫁过去,你两姊妹共事一夫,也是佳话一桩啊。」说完,齐老爷自顾自地笑起来。

    为了能让若安代秋岚嫁过去韩家,根本不知道若安的八字为何的齐老爷也可以拿来胡诌了。

    昨晚,韩家的老爷夫人亲自过来,央求齐老爷让秋岚提早嫁过去,为韩沐秦冲喜,拯救他们命在旦夕的儿子。

    两家有生意上的往来,这情谊已有十来年之久,齐家有不少生意还是靠韩家得来的,对於准女婿的状况,齐老爷同样担心,当下立刻答应。

    当时他还庆幸因为婚礼预计三个月後举行,所以部分嫁妆已经购置,喜服也绣得差不多了,秋岚这一嫁过去,韩家可就欠了他人情,将来要韩家多让点利,肯定二话不说就答应。

    可谁知他的如意算盘到秋岚这,整个被打破。

    齐秋岚是个精明的,当初她会跟韩沐秦订亲,不仅是因为喜欢对方之故,也是考量两家的合作关系,她嫁过去当主母,同时拥有婆家跟娘家的资源,必定更能享尽富贵荣华。

    而现在韩沐秦命悬一线,将来是死是活谁晓得,她若真嫁过去冲喜,万一人挂了,这责任不会推到她头上吗?

    公婆说不定还会休了她,就算继续留在韩家,没有子嗣的她,恐怕连死後都无法入韩家祖坟。

    她可没傻到用自己的一辈子去赌。

    她打死不愿意,但第一齐老爷已经答应韩家了,再来,未婚夫婿命在旦夕,未婚妻却不肯出手帮忙,这传出去,齐家还有脸面吗?

    最後是齐夫人想出了主意──让齐若安替嫁过去。

    这个主意立刻得到齐秋岚的赞同,至於韩家那边,就诓称齐秋岚因为挂忧韩沐秦身子,病倒了,无法上花轿,只好让姊姊代嫁。

    齐老爷在妻女的威胁之下,不得不厚着脸皮去告诉韩家,由大女儿替嫁一事。

    韩家那儿自是千百个不愿意,但时间已是迫在眉睫,这时赌一口气不答应,是要上哪找适当的人冲喜?

    只好咬牙把这委屈给吞了。

    听到齐老爷的胡言,如意嘴角抽搐,忍不住又多话,「沐秦少爷既是秋岚小姐的未婚夫,她怎不自己嫁?不是都订亲了吗?」

    齐老爷被如意惹恼了,反手一巴掌过去,「这有你说话的份?」

    如意摀着脸颊,汪着泪,退到後面去。

    齐老爷转头装出温柔,对齐若安柔声劝说,「你妹妹当然想嫁,可是她生了重病,都自顾不暇了,要怎麽帮沐秦冲喜呢。」齐老爷假装伤心,「她刚才还哭着说,爬也要爬过去帮沐秦冲喜,是你大娘不忍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若安,你若愿嫁,肯定会有好报的。」

    藉口。

    齐若安跟如意心中皆有数,这就是应付她跟韩家的藉口。

    妹妹秋岚现在八成在她的住处,喝茶嗑瓜子,优闲得很呢。

    如意偷戳了戳齐若安的後背,希望小姐能拒绝,千万别嫁过去当寡妇。

    「女儿明白,有劳爹爹安排。」齐若安垂眉敛首道。

    如意气得双拳都握紧了。

    「好好好!」齐老爷喜逐颜开,「我会多准备嫁妆给你,比秋岚还要丰盛,绝对不会亏待你的!」齐老爷放开女儿的手,「那我去准备明日婚礼的事,等等就差人把喜服送过来,你也准备一下。」

    「好的。」

    齐老爷一走,齐若安立刻回头检视如意的脸。

    「你干啥跟老爷冲撞?」齐若安用帕子浸了冷水,摀在如意发烫疼痛的脸颊上头。

    「我不服啊,我……」

    「别再说了,木已成舟。」齐若安打断她。

    就算不论她的真心,她不过就是个地位卑微的庶女,如意难不成还真以为她有拒绝的权利吗?

    她走出前厅,站在廊下,望着眼前熟悉的一草一木,明日,她将嫁给恋慕多时,可眼中、心里始终没有她的男子。

    她微微一笑,毫无怨怼之意。

    总比同样受到父母安排,却嫁给一个不相识、未心动的男子好。

    若能助他恢复健康,这就够了。

    其他,不妄求。

    「唔……」韩沐秦难受的呻吟,浑身灼热似有火在烧,喉咙更是乾渴得彷佛要裂开来。「水……」

    坐在椅上,靠着床柱打盹的齐若安猛地惊醒过来,急扑到床前,竖耳倾听。

    「沐秦,你醒了吗?」

    谁?

    这是谁的声音?

    细润的少女声,不是母亲的,也不像是丫鬟的……

    「秋岚……」

    听见他重病中还想着妹妹,齐若安心口一紧,但没有任何不快,而是欣喜的流下泪。

    他醒了,真的醒了!

    她嫁过来韩家已经半旬,可韩沐秦的病情毫无起色,她不是没听过长辈私下的抱怨,认为是冲喜的人不对,如果今天嫁过来的是秋岚,韩沐秦一定新婚夜就为秋岚醒了。

    如意为此又发了一顿脾气,反倒她这个被指责的人还要去安抚她。

    她衣不解带的日夜陪在床侧,不假他人之手,殷勤照护,不曾躺床休息,就连汤药都是亲自下去熬,总算盼得他清醒。

    「水……」

    「要喝水吗?你等等。」

    齐若安急急忙忙倒了杯水过来,使用调羹,一口一口慢慢的喂入他乾哑的喉咙。

    乾裂的双唇获得滋润,韩沐秦的手指动了动,像是想抓住什麽东西。

    齐若安见状,试探的将手伸过去,长指弯勾,把她的小手握住了。

    这是两人第一次的碰触,齐若安很清楚他以为自己握的是谁,但她不以为意,因为这代表他有复原的可能了。

    她咬着下唇,欣喜的泪水直落。

    过一会儿,韩沐秦睡着了,呼吸不再是那麽浅显缓慢,气若游丝,而是趋於平和沉稳。

    她抹掉颊上的泪,小心翼翼的擦掉他嘴角的水液,盖上被子,快步走出寝房唤了如意。

    「少爷刚醒了,快去叫大夫过来。」

    ☆☆☆   ☆☆☆   ☆☆☆

    接下来的两天,韩沐秦依然醒醒睡睡,直到第三天傍晚,才完全清醒可以认人。

    「爹……娘……」

    韩老爷跟韩夫人听到儿子开口叫他们了,不约而同掉下了如释重负的泪。

    一旁的大夫上前把脉,微笑点头,「没事了,接下来只要好好调养病体,约莫一个月时间就可以如常生活了。」

    「沐儿!」韩夫人握着儿子的手,胸口大石落下,情绪就反弹上来,额心顶上,激动得痛哭失声。

    「娘,你怎哭成这样?」韩沐秦笑叹,嗓音仍虚,伸手抹掉娘亲颊上的泪水,「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齐若安站在床尾,看到韩沐秦已完全恢复神智,还能开口说上完整的一句话,好是欣慰。

    「秋岚呢?」

    听到这个名字,在场众人均是一愣。

    「我一直都有看到秋岚,是她在照顾我的,对吧?」

    韩家两老面面相觑,韩老爷转头望着床尾的齐若安,齐若安有些不知所措的回视。

    「不是的,」韩夫人轻声道,「是……是若安。」

    「若安?」韩沐秦纳闷蹙眉,「若安是谁?」

    「是……是秋岚的大姊。」韩夫人回得有些不安,就怕韩沐秦生气失望他的未婚妻竟弃他於不顾。

    对於齐秋岚,韩夫人表面未发作,心底到现在仍是十分气愤,发誓这辈子绝对不原谅那个女人!

    她的儿子危在旦夕,身为他的未婚妻竟然推托冲喜一事,假借生病避不见面,还提出替嫁的主意,这根本是羞辱了韩家!

    齐家的大女儿今年已经二十,却迟未成亲,说不定是有什麽隐疾,要不是因为时间急迫,临时要找人冲喜有所困难,才不会让齐家如愿,直接就退了亲了!

    还好这嫁过来的若安人长得也清秀端庄,而且照顾沐秦十分殷勤,只是嫁过来之後,沐秦的病体迟迟未有起色,她对齐家的气自是迁怒到若安身上,从不曾给予好脸色,动辄得咎。

    幸亏儿子醒了,否则她一定跟齐家没完!

    「秋岚的大姊为何要来照顾我?」韩沐秦不解的问。

    「若安她为了帮你冲喜,嫁过来了。」

    为了帮他冲喜而嫁过来?

    韩沐秦更是不解了。

    这若要嫁,也该是已与他订了亲的秋岚才是啊,怎麽会是他连模样都不清楚的大姊呢。

    「那秋岚呢?」韩沐秦急问。

    该不会是秋岚发生什麽事了吧?

    「秋岚她……她生病了,没有办法上花轿,所以才让若安嫁的。」为了不让儿子难过,齐家端出的荒唐理由,韩夫人只好拿来应付儿子了。

    「秋岚生病了?」韩沐秦着急地起身,「她还好吗?我要去看她。」

    「你病才刚好,怎麽去看她?」韩夫人连忙将欲起身的儿子压回床上,「我听说秋岚的病已经有起色了,你不用担心。」

    「秋岚小姐根本没生病。」站在齐若安身边的如意忍不住叨念。

    齐若安慌忙捂住如意那没分寸的嘴,快速摇头。

    如意一脸不满的挤眉弄眼,而齐若安只是以眼神指示要她别多话。

    如意不痛快极了。

    打嫁进来之後,小姐不眠不休的照顾沐秦少爷这麽多天,现在人醒了,却没有人感谢她,而沐秦少爷也只想着根本没病的秋岚小姐,让她大大不平。

    她早就料到,小姐一定会受到冷落,果然被她猜中了吧!

    就小姐笨,只想着救人!

    「真有起色了吗?」韩沐秦不放心的再问。

    「嗯。」韩夫人点头,眼神有着心虚。

    事实上,韩家根本没有齐秋岚的消息,而韩夫人死心眼的认定,齐秋岚重病一事八成是说谎!

    可她又怎敢让儿子知道这个可能性?

    万一儿子伤心过度,加重了病情可怎是好。

    「那就好。」韩沐秦这才松了口气。

    「你再多休息,把身体养好,」为了让儿子怀有希望,韩夫人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这样才能去看秋岚。」

    韩沐秦天生就是个聪明的,即便仍病着,脑子有些昏沉,还是发现母亲的语气有些不对劲。

    但他现在人虚弱,无暇细思,应好之後就沉沉睡去。

    韩夫人替儿子盖好棉被後,起身对齐若安面无表情道:「你好好照顾沐秦,若有任何闪失,我唯你是问。」

    说罢,充满恨意的手指往齐若安额上重重戳去。

    「是的,娘。」

    齐若安直到韩家两老与大夫走了,才敢揉揉发疼的额心。

    如意见齐若安被这麽一戳,心疼极了,「小姐这麽辛苦,竟然没有人道谢,而且夫人她还……」

    「如意!」齐若安不得不板起脸,就怕如意的叨念被床上的韩沐秦听了去,要受到责罚。「这是我应该做的,不需要道谢。」

    如意不满的噘起嘴。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齐若安拉起如意的手,温柔笑道,「别气了,我不在意,只要沐秦好就好了。」

    她心底比谁都清楚,韩沐秦身体康复之後,她就无用处了,日子会恢复得跟在家里一样,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存在。

    因为早有了这层心理准备,不管韩夫人如何对她不满,韩沐秦连看都未看她一眼,她都能装出不在乎的平静样。

    「大夫开了新药方,拜托你,帮我去抓药好吗?」齐若安央求仍气呼呼的如意。

    「就只有你会对下人说『拜托』二字。」如意白她一眼。

    「你不是下人,你是我的好姊妹。」齐若安将药方放进她手中,「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不需要道谢。」如意回敬。

    齐若安横了她一眼,笑了。

    「快去快回,路上小心。」

    「好啦。」如意把摺好的药方塞进袖口,走了出去。

    齐若安坐来床缘,凝望着沉睡的「丈夫」。

    再过不久,她就不能再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他了,所以她要趁现在,好好的端详,把他精致的五官,浓密的眼睫,高挺的鼻梁,长刃般的剑眉,厚薄适中的唇一一烙进心底,做为支撑未来的重要支柱。

    第二章

    韩沐秦在半夜醒来,惊觉床缘有人,转头细瞧。

    「秋……」不,不是秋岚。

    女子的眼帘虽然闭着,面容祥和,气质端雅,但还是可以看得出年岁比秋岚大了些,肌肤一样的白皙细致,五官虽是清秀,但没有秋岚的出色亮丽,某些角度的脸庞线条,看得出同父所出的血缘关系。

    他想起这是秋岚的大姊,长了秋岚四岁,好像也长了他几个月,她为什麽会在这儿……

    韩沐秦倏忽想起她是为了冲喜嫁了过来,但因为他当时仍心心念着秋岚,压根儿没在意。

    喉头突然一阵乾痒,他难受控制的咳起来,把齐若安给扰醒了。

    她几乎是他一咳就张了眼,反射性的迅速低头观看他的情况。

    「是不是要喝水?」她轻拍韩沐秦胸口两下,快步走到桌前,倒了杯水过来。

    她手上拿着小调羹,舀了一小口水,轻轻的放上他的唇,沿着唇细缝流进去,手上的手绢贴着他的唇角,预防流出的水液沾湿了枕头,害他受寒。

    她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任何慌乱,显见不知已做了几百回。

    「我……自己来。」他人醒了,不必要再让她这麽喂。

    这女人虽然是他的妻,感觉却与陌生人没两样,气氛有些尴尬。

    「那我扶你起来。」

    齐若安手搭上他的肩,韩沐秦轻轻推开。

    半空中的素手顿时有些窘迫,也意识到他已经不需要她殷勤的照护了。

    韩沐秦以手臂撑起身子靠墙而坐。

    「水。」

    齐若安连忙将水杯送上。

    韩沐秦的手还有些微颤,无法握稳杯子,齐若安小心翼翼的扶着杯底,帮着他把水喝完。

    喝掉了一杯水,喉咙舒适了,他松了口气。

    「想不想吃点东西?」齐若安柔声询问。

    他在床上躺这麽多天,只能喝流质的食物跟补汤,人瘦了一大圈不说,面色憔悴,俊美的脸颊都凹陷了。

    「好。」

    「那我去煮碗粥过来。」

    「叫丫鬟去煮吧,我有话跟你说。」

    听到他有话跟她说,齐若安心底浮起不祥的预感。

    「好,那你等等。」

    齐若安走出寝房,交代了一名丫鬟去厨房煮碗粥过来,回到寝室後,她坐在椅子上,双手相叠在并合的大腿上头,挺直了背。

    「想跟我说什麽?」

    「你……是被轿子抬进来的吗?」

    齐若安轻点了下头。

    韩沐秦轻叹了口气。

    这声叹气,让齐若安心头整个揪紧,难受得握着寒意遍生、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臂,咬紧了下唇。

    他不想娶她。

    她成了一个麻烦。

    这声叹气表露无遗。

    她一直以为自己已做好满满的心理准备,但这声叹气却击垮了她的自以为是。

    没关系。她告诉自己。

    他痊癒,就够了。

    将来只要能远远看着他就行了。

    不要有再多奢求了,若安。

    如此为自己打气,她方能再次将背脊挺直。

    「为什麽要替秋岚嫁过来?」韩沐秦问,黑眸隐含着一丝犀利。

    「秋岚……秋岚她病了,病得很重,她很想嫁来冲喜,但连下床都困难,你们两人有婚约,说什麽也该帮这个忙,所以就让我替她嫁了。」

    韩沐秦望着那张低垂的脸孔,在小小的脸蛋上看见了一闪而逝的慌乱紧张,即便她很快地恢复平和面容,但一开始有所迟疑的语气显见她正在思考着如何说谎。

    再想到母亲提及秋岚时,那隐含着气愤的咬牙切齿,八成秋岚的病重是个谎。

    秋岚不愿嫁来为他冲喜。

    他最爱的女孩不愿救他!

    这个可能的事实,让他胸口一阵强烈的滞闷,「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乌血。

    齐若安见他竟然吐血,慌忙冲上前,不顾脏的以手接住他持续呕出的残血,急急朝着外头大喊:「快叫大夫!快叫大夫!少爷吐血了!」

    ☆☆☆   ☆☆☆   ☆☆☆

    大夫过来诊脉,判断韩沐秦是急火攻心,肝胆积郁,开了几帖清火安神的药方,并叮嘱他人刚醒,身体尚未完全康复,别让他的情绪有太大的波动,四周环境以安静为佳,才能让他好好调养。

    看着好不容易醒来的儿子,这时虚弱的躺在床上,又是昏迷不醒,韩夫人气怒的将齐若安拽到房门外,质问,「发生了什麽事,为何沐儿会吐血?」

    「娘,媳妇不知……」

    「只有你在房里,怎会不知?」韩夫人火气越旺,「给我说!」

    「可能……可能是因为沐秦问到为何不是秋岚嫁进来而是我,我告知是秋岚生了重病,连下床都困难,他也许是担心过度才会呕血……」

    齐若安话未说完,韩夫人一巴掌就落了下来。

    眼看着第二掌又要挥上,韩老爷连忙阻止她。

    「好好说话,干啥打人?」

    「我怎不能打?」韩夫人怒气冲冲指着齐若安鼻尖,「你好样的!明知沐儿深爱秋岚,还故意说她病重,让他担心,是想要我儿子死吗?」

    「不,我没有那个意思。」齐若安急忙辩解。

    「我家小姐才不可能想害死少爷……」

    想替小姐辩护的如意被齐若安抬手阻止。

    「小姐!」如意不满跺脚。

    「是我的错,我思虑太浅,是我不好,爹,娘,对不住。」齐若安直接跪了下来。

    「我警告你,我儿子若有什麽不测,我唯你是问!」

    「好啦!」韩老爷摇了韩夫人肩膀一下,「大夫不是说没事吗?干啥说得这样严重?」

    虽然是替嫁过来的,但这媳妇如何殷勤的照顾儿子,韩老爷也是看在眼底的。

    听说她自成亲那日到现在,已经旬日了,床都未躺过,一直坐在床边照护儿子,周到尽责,这样乖巧懂事的媳妇,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呢!

    对比那个秋岚……齐老爷暗叹了口气。

    亏他对秋岚也不错,人都还没嫁进来,就送了不少礼物,全都是白费心思啊。

    「好啦,这里交给若安吧,夜深了,咱们去休息。」韩老爷作势推着韩夫人走。

    「我怎能放着沐儿不管,等等这贱人又不知要说啥话害沐儿……」

    「够了!」韩老爷端起当家的气势,「谁会害自己的丈夫?若安是怎麽照顾沐儿的,难道你没瞧见吗?不要再乱说话了,沐儿的清火安神汤,我看你也要来上一碗!」

    韩老爷性情温和,不容易发脾气,但只要一怒,众人皆噤若寒蝉,不敢再放肆。

    知道韩老爷动气了,韩夫人这才有所节制,听话的跟着韩老爷回主屋。

    两老一走,如意正要发难,就被齐若安阻止了。

    「什麽都不要再说了,我去熬药。」

    齐若安拿着药包走来厨房,在火炉上放上木炭,起了火後,将已经放了药材的煎药壶放上。

    她蹲在那儿双手抱膝,眼泪忍不住一颗一颗掉落。

    好痛。

    脸好痛。

    心更痛。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腐喵_言情站 〗  

GMT+8, 2019-4-24 00:09 , Processed in 0.05837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