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会员登陆
已有账号?登陆账号 还未注册?注册

快捷登陆

热门视频
N
更多...

[✿ 2月试阅 ✿] 桔子《胁迫的欠债同居》

0
回复
453
查看
[复制链接]

2947

主题

3184

帖子

8万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 滴
8684
珍 珠
86650
功 勋
0
威 望
0
发表于 2019-1-24 17: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 d0 B  A9 {6 i$ D9 D& B! [- x
书名:《胁迫的欠债同居》
- O3 L; H  f' z- i/ c3 P 作者:桔子
7 u* B* E& U, `) q2 y 出版社:喵喵屋
+ J: w+ H) j% @/ F; A( T( u, B 出版日期:2019年2月21日
) [5 ^! o1 a1 y 女主角:田恬$ _+ \9 `# g9 r7 b" a
男主角:应崇宁
3 V  I* n  l, k6 b% j
: K5 |: b# T1 C& f0 E+ F- S6 N  v$ ` 【内容简介】  `! ~, f/ _; {; b, @' p! U! S- j
0 b. y% r( r7 C
捧在手心的她,不用些手段,怎麽娶回家;
, d- K3 G7 k" A 藏在心里的他,不想要高攀,却被迫同居。
6 \- [  a, V3 g, V" p& `
6 r. x% y& e2 m2 c5 v9 I& h 公司的员工都知道田恬是应家女佣的女儿,
* q3 [8 t/ k$ Q. A' H 从小和总裁一起长大,关系非浅。
2 T& C: F7 Y$ y- S 不过有钱人家的少爷和女佣的女儿,- U3 o) L. ~" f' z* y' J
在外人眼中,大抵也就是床伴关系罢了,
- T& s9 e% i5 O) H( b  r/ K4 n2 V2 _ 毕竟家世摆在那里,田恬高攀不起。/ N3 n( F* p( m. q# s5 e
都说被爱的一方总是霸道,应崇宁享受田恬的爱情,
8 s8 v  t5 P4 D- i 醋劲特大的他,却很怕自家甜美傻气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追走。( ~! e* K, x' |+ L# t3 w- h
因为没人知道,人前霸气的大总裁,人後可是个醋醰子。! u% ?3 X! W! ~, k5 L; l* W
明明都招惹他了,床都不知爬了多少次,还敢说不想高攀。7 M4 P+ P5 o) T/ J3 }7 Y
应崇宁这人一向随心惯了,从不知什麽叫放手,
# g* X" v! K5 h& X 他一旦想要,就非要到手不可。8 _0 J0 s! N/ g& J# H1 h; T5 m% b% l; f1 ~
田恬这女人,可是从小教他捧在手心哄着要当老婆的,
( S' U& F+ i, H1 G+ M 想跟他一刀两断,他倒要看看,在他眼皮底下,她还能怎麽逃!
& Y# v  U8 b# ]. ?; F3 ~  i
6 w( B9 {' \7 d3 ~! W/ P/ [2 d1 E
" X8 ]+ g5 ~+ r+ q+ F1 |; s
+ Y  R$ o6 @# K  J, |! V& _
- G; n2 {/ S$ H& O8 r. T6 R5 k3 M" n    第一章9 G& _! G8 m; k. k3 s6 `
) R0 D# W$ x5 J+ y% H
    初夏的天气,空气里还带着薄薄的凉意,田恬穿了一条田园风的长裙,外面套了一件针织衫,守在机场的出境大门。2 j0 f( E* ]- V, m6 F# l) i2 M8 T

. K$ U& q+ x, a, w    没过多久,拥挤的人群中出现一抹修长削瘦的身影,掩饰不住他周身的高贵。田恬眼睛一亮,立刻兴奋的招手,「崇宁少爷,这里这里。」
0 }3 G2 m3 g, N) B2 P
& S+ M6 m0 J, y+ O1 l! q    应崇宁的视线在喧闹的人群中转了一圈,落到田恬身上,眼底闪过一抹得意,将随性的几名助理甩在身後,大步走到田恬面前,低着头,在她脑袋上揉了揉,满足於手心传来的柔软触感,彷佛心底那股因为长时间出差而带来的焦躁感都消失无踪了,「特意来接我,想我了,嗯?」
+ _5 a2 Z* T0 m) U  v$ _  [$ D4 N8 p( B5 @+ s
    田恬抿了抿唇,只笑咪咪的望着应崇宁,丝毫不提某人在回国前曾打电话殷殷多次提醒她航班时间,不就是明里暗里都让她一定要来接机的意思吗?
) J& j. S! q9 |; ^9 m. h
1 h0 R( y# u: G5 B* P    「有没有想我?」应崇宁弯下腰,双眸认真的注视着田恬。! i) K" g6 X5 u9 ~0 d3 f. }0 l3 |
" a; Z9 O, {! l7 t
    田恬的眼睛亮晶晶的,只是笑,也不说话。) [1 _  ^6 S, ]! h5 Z: E9 B

" X( p& n) J9 B7 |2 ]/ k1 n    「小哑巴。」应崇宁心情很好,也就不计较田恬的沉默了,「喏,帮我拿外套。」; ?2 j6 Z9 M& n

- k9 n+ ^. t" d, O; F3 G- A# W( t    「你要先去公司吗?」田恬抱着应崇宁的外套,视线落在他身後的几名助理身上。
# `2 @7 q) b& @, c! T0 y
' Q- Y, `8 o5 W' f: z    应崇宁有轻微洁癖,很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私人物品,所以电脑包啊外套啊什麽的都是他自己拿。不过这些所有的小毛病在田恬面前都会自动痊癒,应崇宁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到田恬为自己忙前忙後了。# P! M( o9 J, `  {* ^

% t. g5 x7 O% o    「公司还有个会议要开,你陪我一起去公司,在我办公室等我。」应崇宁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田恬立刻关切的开口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在国外的时候感冒了吗?是不是太累了?我听应叔叔说你这次出差至少要十天的,可是才一个星期……」
5 y2 F2 ~/ a: \$ t$ R& v2 e8 ~
% B6 e% t$ V- s, I& S9 g4 d    「嗯,我一个星期就回来了,你很失望?」应崇宁眯起了眼睛。& M; P; t+ ]0 y  K" g" H9 G( q

+ x2 X5 u$ r* N    「没有没有,我怎麽会失望,我高兴都来不及……」田恬急忙忙的解释。不过应崇宁本来也没有把她的话当真,所以只是故作高冷的拍拍田恬的脑袋,在外人面前维持住自己高冷的形象。
  r" f+ [- a- i8 c0 k9 Y9 U( g% b' O' i0 z% e
    身後的几名助理见应崇宁终於肯勉强给他们一个眼神了,连忙跟上应崇宁的脚步。7 _1 L/ g' L  \! v
5 ~4 F+ o) F8 W5 |
    公司里的员工都知道田恬是应家女佣的孩子,从小和执行长一起长大,关系很是亲昵。
( k0 B5 a! o  _
# Q0 g4 `4 ]+ o, |: p7 F/ d    不过要说是男女朋友吧……好像执行长也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这种问题。+ @. T# ]3 a! X/ S  b

: o1 J+ U- E! o    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和女佣的女儿……不管怎麽想都不太可能,所以果然还是床伴的可能性居多?9 e- _8 ~( G: {0 }& a# z/ r% ~

% i" v- S' b0 D# I: A    ◎             ◎             ◎4 b2 E& d( T( W

* D+ T3 k9 e& ^) ~9 W     应崇宁刚到公司,就有秘书拿着好几分合约迎上来,都是需要他签字的。距离开会的时间不到二十分钟,他连坐下来休息一会的时间都没有。
5 o( ~. [2 {7 `3 ^" f4 D( I3 Y! J% T. n  Z6 Q
    田恬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公司,但是她每次来都是被应崇宁带在身边,别人看她的眼光也就难免带着好奇和打量,让她十分不习惯。
9 _6 n: t! {( I1 q! [+ X/ S% W  o% c, [' s' v% f: y' d' B  G
    因此应崇宁去开会之後,田恬就躲进应崇宁办公室配套的小休息室里面。" F8 ~. X! }& h6 \
- j/ R) Y1 z" Z6 [
    「叩叩。」, P8 a3 k0 h% R8 m/ H
& Z; N9 I8 [0 {
    敲门声响起,应崇宁的助理推门进来,「田小姐,你在吗?」7 d* c, [6 h6 ^& ^: n& E7 y! F

" v1 u4 b9 q; S    田恬听到有人叫自己连忙跑出去,「找我有事?」' L3 T& E9 N5 z) T6 R" v! Z4 G1 R% P

! d9 j5 j) a$ E" p: s; b) i: ^    「这个是执行长的行李箱,执行长说让你收着。」助理笑了笑,将手中的黑色行李箱推到田恬面前。
0 \: B; R  R+ u0 h' m7 I5 G) G& V2 ^. w
    田恬不明所以,一个行李箱,办公室那麽大,随便放在哪里就好了,反正又没人敢拿,为什麽非得要交给她?8 t" |" ^+ \' F
. p- M1 D0 G0 L/ G' }4 |& K. a
    不过田恬还是点点头,「好,谢谢你。」
0 K& B! d9 r. J( K5 l, V0 F$ j. V" \# }6 G0 F8 n  I1 G; M$ b
    她在办公室坐了好一会,因为临近大学毕业,学校有好多课题要完成,还要写论文写报告,起先还觉得待在这里有点拘束,後来忙起来了,便也没有管太多了。
' n* F0 |- I1 N, {/ M' G1 `( V( Y; D, G7 _" c  b
    应崇宁一回到办公室,听到的就是田恬和其他人语音通话的声音,有男有女,讨论得很是热闹,应该都是同一个课题小组的成员。
3 X, n* I5 i+ c! m$ g8 @/ F5 X/ x2 F' |: k" W9 Z
    「……那麽我们暂时就先这麽定下来,详细的东西还是需要查资料才行。」田恬听到开门声,见应崇宁回来了,立刻下了结束语。
! C( _8 ^  i+ m& [( P  S0 ?, T/ H0 R0 ?+ D# E/ k& r) `
    「好。」手机那头一道男声响起,「放心吧,交给我们。对了田恬,这周末有没有空?我们也辛苦好长一段时间了,出来聚个餐吧?」) Y+ |" _' a" k# O- S

* q! S9 d/ e5 r    「是啊是啊。」0 S* X& F0 o) S* @; W8 }4 T

* d- [# n3 `% d0 }6 h: \    「我也赞成。」
/ s& s5 U- Q0 Z: }- ?
. W2 |( Q8 |# Z5 A    田恬徵求的看向应崇宁。
! }1 m  I7 B- ]. y; W+ T1 ?) k
4 ?  `$ ~: b; w2 G( J5 |# T' s0 m    因为应崇宁平时公事很忙碌,所以和田恬相处的时间不多,之前田恬刚上大学时,有一段时间每个周末都很努力打工,因此导致两人好长一段时间连坐下来一起吃个饭的机会都没有。
2 J  A1 k6 t8 d) n( H
7 H9 ^  o) K0 R( T! M0 g! _    那次应崇宁憋了很久,生了好大的气,之後就硬性规定田恬周末的时候不准出去打工,要把时间留给他。
9 F  X( @  X% l0 y
1 }7 v+ b! P3 P* |) ?5 u    应崇宁皱了皱眉头,第一反应是摇头。
6 O9 l3 Q6 I" K# ^  l7 u! f
  n: l" Z7 Z- d    田恬立刻就开口道:「实在很抱歉,这周末我刚好有点事。」/ [% C1 o# P# a  m/ x  E4 D# o  a- r
$ S% R3 ?" \' \! A! D/ a! C, H
    「田恬你怎麽每个周末都有事,好歹也参加一下我们团体活动啊。真是的,明明是大学生,生活却比高中生还要乏味!」
4 j- o, V+ T+ h) e0 t( r  V  X7 `8 V6 d% M
    应崇宁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1 g; \6 c1 m$ z: w8 A2 m

% w$ _0 u4 X3 I; m7 \' U    田恬笑着打趣了几句,就挂了语音。& H& j1 {6 a/ z' U+ q& }

9 F; ]7 [0 B, H( ]    「我也不是那麽小气的人。」应崇宁觉得自己还是很好商量的,「如果是下周末的话,你也不是不可以出去玩……」  B: z, N3 \' U. R* ^8 H, `

4 Z, T( i: o6 u8 [8 h2 A    他只是觉得……他都和田恬好几天没见面了,所以这个周末想要好好温存一下。+ b/ Z" {& i& W; [, D
" z2 |3 k. m9 ]! X- f( e! x% Y
    他真的不是那种小气到连田恬的交友都要干涉的人……虽然好吧,他私心里是觉得,田恬有他就行了,别人都可以忽略。. T" B, U4 z$ s( _3 \: U

+ P+ ?2 G2 B( K' p# g     「没关系,我知道。」田恬笑咪咪的回答道。. l8 F5 m4 l' u8 C9 b3 c

& R: d! K  ]4 i    因为私心里,比起和同学们出去玩,她还是更愿意待在家里,花一整个上午的时间,为应崇宁精心准备一顿午餐。
3 f( k. n( G' d! x+ p1 C$ ?
+ ~  a7 c! h9 b- K1 K    「对了,我的箱子呢?」应崇宁假装不经意的开口问道。
! P# j$ W3 H& `; V" x. b8 x5 w1 q# m) p4 z: s
    「在这儿。」田恬指了指放在沙发角落的黑色行李箱。
  j6 k5 M: q& w+ K0 J) m. W- \- P/ ~" Z6 ~
    「你没打开?」
( n* S) P# T2 k& w( R7 j2 i3 b# A% q& c0 g; c3 `% n# o
    「没有。」; }; q2 C1 |) H6 m' ?
- ?# o& Q$ H3 a& Y" d( L% A
    「那你现在打开。」应崇宁漫不经心的朝办公桌走去。! j, `7 T" ~8 V$ N9 _1 N
- @$ q  r/ q! j3 X5 M/ Q
    田恬看了看应崇宁的背影,将行李箱拉到面前,输入密码,打开。( Q/ W; h" S+ x+ c
# }# x8 Z* D+ c& _0 T
    应崇宁所有物品的密码,她都知道。; H+ F: `8 ]: W) p3 O
# y$ k" ^" N" Y  l
    箱子里其实没什麽东西,应崇宁的衣服就两三套,倒是一个很大的礼盒,占了行李箱大半空间。
* Z2 b0 D9 z* P  L0 M* O2 ~5 R) L6 V
    「这是……」田恬心中已经有了预感。! {& H3 [/ f3 q1 t: ]- s
. m: G/ O' C; s0 N8 E3 }; x% e
    「是合作方送的小礼品,我拿那些东西没什麽用,所以就顺便带回来,你要是喜欢就留着,不喜欢就扔掉也没关系。」
# A2 j0 P, ]& \, p+ U+ @* D
5 d% P& A8 l: a( I% I( L. @+ f    田恬抬眸瞥了应崇宁一眼,然後打开礼品盒。- k9 J' K1 R5 Z+ u' k
+ N% m8 Z2 H& X
    是一整套的口红,几乎囊括了这个品牌的所有口红系列,雾面的消光的滋润的……全部都有。  M5 |' Y# ~, z' i: j; }& q

& M! V' W/ ]! X    「这个,真的是合作方送的?」田恬轻声问道。: E. P6 _7 I3 N- d) B/ W3 Y
2 m$ Y# S" _2 k$ S2 e
    「是的。」应崇宁回答得一点都不心虚。
. O. U# X1 M( a- O. }4 ?
' d& g2 @! r6 p2 L! B5 _    但是田恬又不傻。
% U, i# h1 W5 ?$ o' O
0 ]$ P7 d& t6 n; h    应崇宁是男人,而且是一名很优秀的男人,试问哪个合作方的公关经理会不长眼到这种地步送一名男子一整套的口红!
) S' p1 ~* r8 B9 J+ \! }# F3 }9 J- F( C0 H% n! K8 g  J, K& U
    「我很喜欢。」田恬抿着唇,脸颊边上出现一个小小的酒窝。
+ e- c7 `4 B0 S% Y$ P$ ^
$ \# o+ E+ e  f0 ]9 }3 l    没有女人能抗拒一整套口红带来的诱惑,尤其是这个牌子的口红是出了名的美!/ g& U  M) N. Z7 j2 L# S- {1 {

; ]9 {# P. p, r( A    「那你就收着吧。」应崇宁回答得很随意。. |. O4 Z2 v$ Y8 K7 G3 c1 C! m
' p4 L9 r( C; Y: u) m' F
    虽然他内心的想法是,助理说的果然没错,女孩子都喜欢口红!5 ]& i3 w7 r5 P% m. S

& {0 c3 A' [8 m" k; A    下次出差改换成香水?还是包包?还是鞋子?+ G# O1 W& N9 L$ _- P( ?# M
; S+ y' C& T3 a. d: c0 L. ?: m- d
    鞋子不好,听说男人不能送女人鞋子,不然女人会离开他的。' ]' u- l/ w6 F7 @/ C' F
" f, m  H+ I2 ?0 U5 G( _
    那就换成别的好了……* m5 y! x: f6 }9 t) B2 V) `

; Q8 n( d, K9 f* R. j) Z    「谢谢你。」田恬笑得很甜。
& O2 m: U9 O+ u5 M+ P, U" F! o: s' J  l. ~9 P9 h
    「谢谢这种事情怎麽能口头上说一句这麽敷衍?」应崇宁皱眉,不满。* j( Z5 j0 n  f# |: d$ a9 S; Q( g0 _0 j

$ y' n8 R0 }: `4 i, q    田恬起身,朝应崇宁走过去,微笑的注视着他。$ Z2 {9 }% z) P* v% n' l9 ?
. {2 Y- R  o' I, c
    应崇宁盯着田恬,很严肃高冷的模样,许久才指了指自己的唇,「感谢这种事情也是需要诚心的,你轻飘飘的一句谢谢你,我怎麽知道你是不是出自真心?」
6 z; }' B4 _+ B) M0 j$ [3 O# a
3 P) b1 N. i, E+ O, _% {" x    田恬含笑低头,吻上应崇宁的唇瓣。8 V2 k6 f" D4 {+ G% ~

. }) e9 t" t3 E8 g+ n- p3 \    原本只是打算沾一下就放开,不想在她直腰之前,应崇宁已经伸手紧紧搂住她的腰,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舌尖伸出,轻易的撬开她的唇瓣,勾着她毫无防备的舌尖抵死交缠。
2 j% V1 m" Y: T% j
# G6 R2 `" Q; c$ y( l. Q    唾液交融的细微声音在安静的办公室响起,田恬耳朵通红,双手无意识的抵着应崇宁的胸口,几乎要喘不过气来。8 K* t3 C7 e5 E  c
$ P4 D+ s, c# ~
    田恬的身子对於应崇宁具有巨大的诱惑力,不过是简简单单一个吻,就让应崇宁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手掌从她的衣摆下方探进去,抚上了田恬细腻的後背,甚至在她的内衣暗扣滑动,蠢蠢欲动的想要解开内衣的暗扣。
, t6 ~  ?5 f) W9 D
5 x  a3 ?$ D- ^' ?    「叩叩。」
; r7 b& C( P* d, Z$ K* p0 R. W: }' ?- S; e- x: d
    敲门声惊醒了沉迷在亲吻中的两人,田恬害羞的睁大了眼睛,瞬间推开应崇宁,跑进他的休息室去了。6 K" d8 X, L( w# i# t: r( a! j

# R9 Z9 }& k0 B: e  j* z- O    应崇宁低咒一声,看了看自己身下起反应的地方,皱了皱眉头,将有点凌乱的西装整理了一下,才开口道:「进来。」4 `$ I  n+ k. H; ^) K; [

* L! x. H9 T0 i    ◎             ◎             ◎
" O0 U0 a8 \0 L
2 s! t9 x& h6 V' `- H* H; f# u     公司等着应崇宁处理的事情实在很多,田恬生怕自己一出现又控制不住和应崇宁搂搂抱抱影响他的工作,於是老老实实待在休息室,直到下午五点下班时间,她才打开休息室的大门走了出来。' X5 q' A( l* w

8 J; l& L6 F% M# u* H7 a    「终於舍得出来了?」应崇宁眯眼瞪着田恬,「难道是怕我会吃了你吗?」
! V( Q7 x$ W6 c% e2 \& a2 Z  C5 _+ m/ b/ F9 ^
    「我是怕影响你的工作。」田恬好脾气的回答道。
( W* [$ b' C" \+ O  L
+ \& h" R( C4 _) e$ s3 s) D    应崇宁一时语塞。9 ?' F* w7 I  S/ `; A

3 J3 _' ]$ s' v9 m    好吧,田恬这话确实说得没错,有她在的时候,他确实不容易专心工作。& L" R- @' \( |7 X1 o

% M- _; {4 u# ]; M0 E; Q    「好了,一起回家,我饿了,想吃你做的热乎乎食物。」应崇宁起身,关了电脑,自然的走过去拉起田恬的手。
3 p& d! P: `& |+ w$ w9 I2 ?. p& E# P$ m# F
    「好啊,你想吃什麽我都做。」田恬笑咪咪的点头。" E" ?$ h' S# W' |" H8 z  h
: d% M9 _" T5 I- i7 E
    ◎             ◎             ◎
# X4 S6 c6 P# m
. w# s: K9 e& B: s     晚餐的时候应父应母也在。# I' b) x- y/ a1 V
5 ?& V  J0 j2 ]& [; G
    田母在应家做佣人,因为是单亲妈妈,照顾孩子很不方便,应家心善,允许田母带着田恬住在应家,所以田恬自从懂事之後也会帮家里做很多事,学会做饭之後,更是经常下厨兼职厨师。
" V, N, ]0 n! L' S, x  e8 E6 R" z( m/ ?% v$ ?
    她的厨艺很棒,应崇宁觉得比家里那些考了一级厨师执照的厨师都还要好!
6 C4 m3 z/ \* n" y& k% {
2 T5 i% S/ {" v. y9 Z    「说起来田恬也马上要大学毕业了吧?」应母笑咪咪的喝了一口汤,抬头看着正好端了一盘菜上桌的田恬问道:「就是今年吧?」6 T  R) W/ \% o8 J" Q. _/ X3 V
2 k3 k* T! R6 v! B4 N' }2 R
    「是的,最近已经在做课题,写答辩论文了。」田恬笑着回答。
) E( X5 H$ }2 y7 v* C) l+ f; |+ I0 c! l: g
    「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了吗?要不要去应家的公司,让崇宁帮你安排一个职位怎麽样?」应母热心的问道。
# H! y8 x1 s, P  I1 q# P; Z* L9 ?8 p
    田恬从小就品学兼优,又懂事又贴心,应母很喜欢她,也不看轻田恬的身世,几乎算是把田恬当半个女儿在养,「我记得剿大学实习的时候成绩也很优秀?崇宁,公司最近有招聘吗,以田恬的能力,肯定够资格吧?」
: V: I) d0 I" Z8 B2 {' F7 I' ^8 p, C+ w' u, F
    「招聘是人事那边在管,我不太清楚。」应崇宁将嘴里的食物咀嚼完,才慢条斯理的开口道:「不过如果田恬想来公司的话,我可以跟秘书办打个招呼,帮你安排一个秘书助理的职位。」8 w, W6 ]& G2 h) b( s. Q2 M; [7 e
4 k, O; ~% P4 C  r
    田恬顿时闪过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自己要是真的成了秘书助理,估计就是名正言顺打着工作的幌子和应崇宁亲亲我我了。& I6 [1 m) U0 V8 _9 t3 ^, u" ]
) j) N( O+ R8 ~1 q  g5 Z
    这样不好,她还是想靠自己的实力找一份合适的工作,认真上班,搬出应家,以一个平等的身分和应崇宁相处。, u0 e* ^& x9 Z8 r# G
' n# O% s$ I7 o( [: w
    所以她温柔而坚定的拒绝了应母的提议,「谢谢夫人,但是我离毕业还有一段时间,之前也有很多公司来学校招聘,我看了几家比较适合的,最近也有在洽谈。」8 V8 v3 ~, t* p% T% e; s6 N8 T

4 I- w8 d3 S  F1 o: T    「也好,不过如果你想来自家公司,一定要说。」应母也不强求,「你是应届毕业生,刚出社会肯定容易被欺负,要是来自家公司,就没有那些顾虑了。」
$ \$ ]+ l- @, z, `1 D$ [$ b+ R3 Z* L6 v* L2 r
    「我也这麽觉得。」应崇宁淡定的点点头,手却在父母看不到的地方轻轻捏了一下田恬的大腿表示不满。
# I. N. B4 W+ I: O/ q7 T; l. m- Y: ~+ f; R: O, b
    来做我的秘书助理是亏待了你吗?还是说你不想跟我随时随地待在一起?不然干嘛要拒绝我妈的提议?应崇宁看着田恬的视线,很清楚的表达出了这个讯息。3 C: p2 |# `5 W+ E

6 `1 Q$ I  g  G& y$ K    田恬有点无奈,只是现在又不是解释的时机,只好暂时按下心中的话,正要退下回厨房,就听到应母又笑着开口道:「不过田恬也确实是大女孩了,我前几天出门逛街的时候,好像看到你和一个男生在约会。」2 t4 \4 G) H! d1 d
- K# a$ Y7 V& S4 ^  C' X1 u' r9 `
    应崇宁捏着筷子的手瞬间收紧了。
3 I" i5 p4 u: T3 [  H
$ r; R& Q" f) b; k' |. X% w    田恬也有点茫然,「嗯?」
% b" U4 V: D3 Z# c3 s/ g( f$ w% O6 P5 R3 Y4 a, x5 V0 }# s6 \
    「怎麽?你自己都不记得了?」应母看着田恬呆萌的样子有点好笑,「就是那天……对对对!就是崇宁出差的第二天,我去某家百货公司逛街时,正好在附近看到你和那个男孩子在星巴克橱窗边喝咖啡,你们两个当时也不知道在说什麽,笑得很开心。」: x7 n1 ?6 S) P2 ^2 f$ k& K

. _- u7 E( H6 b$ ~9 ~    田恬瞬间回忆起了当时的场景,顿时好笑的解释道:「夫人误会了,他只是我的同学,那天我和同学约了去星巴克讨论论文资料,还有其他好几个人,但是我和他最早到,所以就说了一会话,不是在约会。」
6 `5 [/ s! D0 g+ U0 Y
, W, R6 \% a% _7 O    「哎哟,你就不要骗我了,当时那个男生看你的眼神,爱慕都要从眼睛里溢出来了。」应母是过来人,为了证明自己话中的可信度,还指着身边一直在默默吃饭的应父道:「就和我老公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样呢!」, M( p  ]9 r7 i9 Q; u

3 S) }1 v& z$ n$ Z1 w; a# F, P) ]" \    「关我什麽事。」应父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 D- V& r: Y& ^& m, M. S& B" `7 b5 ?. t
    应崇宁突然想起了今天下午他回办公室的时候,听到的那道约田恬周末聚会的男声。
6 C5 L. K$ O& n  i+ s1 I; R
5 p& i! `) x- R/ C/ [& M" X    心中莫名就是有一种直觉,就是那个人!
; U2 c( h5 V* D$ }# C' u0 `7 |2 S1 d5 x+ e8 c. [# x  J
    他对田恬有企图!2 s, r$ E& @& e. t* E4 N; u
* |- X' r7 H. j% J8 Q, R6 s, W
    「夫人您就别开我玩笑了。」田恬明显感觉到应崇宁身上的气势变了,连忙解释道:「他也不是我的追求者,我和他就是普通的同学关系。」
% j' ]' w/ _- ]- ?
/ W0 |( r9 m; s2 c5 l4 d8 _( s8 r    「我们家田恬也是大女孩了,年纪到了也该谈恋爱了。」应母笑着说道:「对吧,崇宁?」* m3 D8 Y) s; Y/ ?' E% _  z6 S

( M! }- m6 {# z    「是啊,如果有合适的,就交往试试!」试试看我会不会打断那个男人的狗腿!应崇宁恶毒的想着。/ ]9 P2 x2 M% C+ I: n% D4 `
2 P0 P8 |/ ?6 N- j) }! [1 @
    「我吃饱了。」田恬觉得再待下去情况会失控也不一定。所以很明智的选择了退下。
) I8 ]# J; S+ S7 N. v8 Z/ l3 M. S8 h  C4 u
    应家人并不知道她和应崇宁的关系已经亲密到了肉体交融的地步,平时她和应崇宁在家中的时候也是亲近而不亲密,应父应母也只是觉得他两从小一起长大所以关系还不错,也没多想。/ M) h- w1 A( q* Z/ Q6 @

( ]1 u9 r, S3 t- Y! O( l5 g( Q6 y    田恬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和应崇宁的关系。! P& i2 @! b% J! U

9 @; c) r$ t7 L0 x! b    因为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和应崇宁到底是什麽样的关系。( \  w6 I) X/ }
" g: Q/ f4 @  _1 j
    恋人?好像算不上;床伴?好像比那关系有多了几分亲昵。
6 [3 {- n( X1 ?" w4 |* m; m" X, ~- \4 I
    太复杂了。6 p6 C  S) Q2 F. S! y
9 M7 N( V% e0 {
    ◎             ◎             ◎
5 D# r$ n% ^. U. t# u; m9 d, e1 m4 N* G3 a) _
     应崇宁这顿饭吃得很不爽,很不开心,连一向神经比较迟钝的应母都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崇宁,你怎麽了?没胃口吗?身体不舒服吗?」
2 ?4 ?( {0 K* V, q6 a; l6 [9 C+ A0 g  p+ r# F, C
    「没有,大概是时差还没调过来,所以有点不适应。」应崇宁淡漠的放下碗筷,「爸妈,你们慢用。」" G% b- g$ t4 w, p$ h8 e

+ A5 V0 X: f! t4 X; N. H+ N& o    「要不要请医生来看看?」应母一脸担忧。
2 p2 e5 Z8 ?+ |1 z8 ^0 h: q; t
0 r, I" p+ P5 F' i, S    「不用。」应崇宁摇头。- O+ p5 l$ W$ \' {! }
3 O) {3 s8 {7 Y
    「他又不是小孩子了,自己会照顾自己。」应父给应母挟了一块里肌肉,「快点吃,这道菜你最喜欢了。」
. P! k/ J. B' b2 O, q& Z9 N$ \  N* S" |$ C5 h
    「老爷,夫人。」) I0 X' V4 a3 q; ^" L% @

7 s; k/ y: J3 A( q1 u9 U( P    应崇宁本来是打算转身上楼进书房了,见田母居然走过来了,像是要说什麽事的模样,立刻就顿住了脚步。) s7 k) u- M) v3 s) u

  _$ [5 f& x% @4 h4 P5 y& C/ Q+ n    「什麽事,田姨?」应母温和的开口。
8 r7 c2 w0 Z+ [" {% Y+ O+ W3 g! ~/ C0 T/ J0 q
    「说起来也不是什麽大事,恬恬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之後她出社会工作再住在这里不太适合,所以我想等她工作定下来了,就让她出去找房子住……」田母笑着说道。+ P9 K: ^( B; ?1 p+ \! D; v/ U
  _8 l5 j0 Q* L1 U: F
    「为什麽?」应母顿时不肯了,「恬恬在家里住得好好的,干嘛要搬走,工作了又怎麽样,工作了就不能住这里?再说了,恬恬做的饭菜崇宁最喜欢吃了,要是恬恬走了,崇宁上哪儿吃她做的饭菜去?」
. x( ?: U4 K0 r" u- b0 d) _
: e2 }' G0 t- z% b2 K5 {    「我无所谓。」应崇宁突然出声,「其实这个决定挺不错的。」6 b% j5 N: t1 o# O6 _
9 p6 K. _+ |1 z7 s
    应母顿时不满,「你这是在赶恬恬走?我真没看出来我儿子是这种人!」
( k. T' |- k: `/ Q6 s" H
8 Y' s0 |' ]( ?/ S2 J; _    「妈,你误会了。」应崇宁有点无奈,「恬恬她不愿意来我公司想找另外的工作,那万一她的工作找到,公司离家很远怎麽办?她上下班会很辛苦,所以不如搬出去,找个离公司近一点的住处,再说了我和恬恬关系这麽好,随时都可以找她蹭饭吃。」
) H. G9 G7 R/ o0 [# j2 a) f! E/ L/ y2 X0 H2 i# z. n  t
    说完,他还特地加了一句,「不过田姨你不要误会了,我不是在赶恬恬走。那个房间会一直帮恬恬留着,什麽时候她想回来住几天,随时都可以,这就是她的家。」/ G4 P1 g6 L' ~: a4 s( S

6 S. ^$ A0 _7 n5 h    「少爷您多虑了,我知道您的心。」田母笑着说道。2 \0 M% [$ D2 y( F( u

3 V9 I$ S! Y0 u% s! ]% g1 @# J    应崇宁巴不得田恬现在就搬出去住!
8 C5 e! K5 J9 |6 |
! }4 k' u, D3 t9 R) _; i    他也可以找个机会搬出去,和田恬一起住,这样就用不着在家里还要避人耳目了,随时随地都可以腻在一起!9 W2 k  D* z* R- B3 k: ]" B8 `9 E

5 a; T" L* _! Z4 F    「可是……」应母还是有点犹豫。3 d6 Y- O4 f4 h+ {( E! u- s

) e" O7 b- E5 g4 \. E    「夫人,就像您说的,恬恬她也是大女孩了。这万一以後找个对象什麽的,总不能还把她的对象带到家里来,这样不方便,我也怕会影响你们……」田母轻声安抚应母。
* {* p+ s9 R) e) ~( S
! D: J& [9 m, W6 |9 m& s    「哦,对!」应母恍然大悟,「对对对,家里人多,肯定会影响小俩口谈恋爱。我跟你说,田姨,那天我看到的那个男孩子肯定对恬恬有企图想追恬恬……」
4 t& N' U+ |+ H) W9 N
+ E- T- ^3 D# c: G# Z0 u1 ^2 D4 S    应崇宁刚刚的好心情,在听到应母说的这句话之後,再次荡然无存。$ V$ L# X$ E! x% D% M

7 h  @) b" ?& {    搬出去然後找一个对象?是把他应崇宁当死人了是吧?
$ U( W; k: _: @4 i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_言情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