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会员登陆
已有账号?登陆账号 还未注册?注册

快捷登陆

热门视频
N
更多...

[✿ 1月试阅 ✿] 安祖缇《重生千金》

0
回复
358
查看
[复制链接]

2914

主题

3150

帖子

7万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 滴
8514
珍 珠
79274
功 勋
0
威 望
0
发表于 2019-1-1 15: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名:《重生千金》
作者:安祖缇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1月4日
女主角:董蕙宇
男主角:曹惟筌

【内容简介】

董蕙宇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父母感情和睦,对她这个掌上明珠宠爱有加
她还有个让全城未婚女子羡慕又嫉妒的地方──
令城鼎鼎有名的美男子曹惟筌正是她的未婚夫!
没想到看似顺风顺水的人生一朝变了调
娘亲遭人诬陷与人私通,被她爹沉塘冤死
而她的婢女敌不过贪婪的慾望,和人联手绝她的命
奇怪的是她被害死了之後竟能一再重生
最後她经历数次重生与各式磨难才终於逃出生天……
就在她狼狈的流落街头时遇到了她的未婚夫
可是她不敢开口求援,因为他是敌是友难以判定
想当初是她爹当众逼婚,他才不得不答应这桩婚事
又怎能指望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未婚夫会出手帮她?
她只好跟他谈判,以解除婚约来求得一线生机──
在她提出解除婚约後,他对她的态度果然变了
待她温柔又体贴,让她有种陷入梦中的虚幻感
以为他是温暖的依靠,不料他却暗中监视跟踪她……




    第一章

    小姐,既然你都要死了,我就好心告诉你,这害死了夫人的正是宋姨娘,谁叫老爷违反承诺一直不让宋姨娘扶正,她为了大少爷着想,只好把夫人给害了……

    「哈啊!」

    董蕙宇倏地坐起身,小手紧抓着胸口的衣服,鼻腔内还残留着堵满了水、难以呼吸的痛苦紧绷感。

    她喘着气惊惶的张望四周,是她住了三天的偏院小屋。

    她没死?

    她惊诧的抬起手,仔细端详,十指动了动,透窗而入的光线在地上制造出双手晃动的影子,包括自己的身影也是在地上拉得长长的。

    鬼是没有影子的,所以,她……是获救了吗?

    瘫坐在地板上,她余悸犹存的回想摔落井前的痛苦回忆。

    那一天,也就是四天前的晚上,母亲与长工有染,被父亲当场抓奸在床,盛怒的父亲动了私刑,打死了长工,还把母亲沉塘。她不相信母亲会做出不守妇道、背叛父亲的荒淫错事,直觉告诉她这其中一定有鬼,苦苦哀求父亲,仔细调查再做决断,但父亲还是毅然决然的灭了母亲的命。

    她当场哭晕了过去,醒来时,人就躺在这间偏院小屋的冰冷地板上。

    送饭过来的下人曾以鄙视的口吻说,父亲怀疑她的出身,可能早在十七年前,母亲就让他戴了一顶绿帽。

    刚被妻子背叛,现在又有人搧耳边风,质疑她的出身,董老爷怒不可遏,下令把她关到偏院小屋,待他查清楚再做定夺。

    然而三天过去了,一直没有消息。

    不管她再怎麽愤怒地敲门抗议父亲的做法,大声替母亲抱不平,都没有人理会她。

    送饭的奴仆除了第一天有回答她为何被关在此处的疑问,後来两天皆是开门把饭菜拿进来放下,就匆忙的走了。

    而她的贴身丫鬟婉儿,一直到今天才出现。

    婉儿在她身边服侍约莫已有五年时间,大了她两岁,主仆俩感情一直不错,她一看到婉儿,眼泪立刻滚了下来,拜托她帮她把父亲找过来,她一定要跟他好好谈谈,求他不要错怪母亲,把事情真相查清楚。

    「小姐,」婉儿为难无措道,「奴婢身分低微,恐怕无法叫动老爷。」

    「那……」她立刻想出了主意,「你帮我弄份笔墨来,我写封信,你帮我带给我爹。」

    「这……」婉儿脸上仍是布满犹豫之色,「我怕老爷现在气头上,你就算写信,他也不会看的。」

    一股气涌上,董蕙宇控制不住情绪怒道:「什麽都不做,难道要我在这等死吗?」

    她被关在这里三天,时序已经是仲秋了,入夜便凉意深重,但这破屋里连床被子都没有,冷风不断自墙上裂缝钻入,她一到晚上只能缩着身子,窝在床角不断发抖。

    仆人送来的饭菜只有两颗难以下咽的硬馒头,渴了也只能到後院的小井边打水喝。

    她一直忍到今天,实在饿到受不了才勉强吃了几口,馒头嚼在嘴里的口感像含着沙砾,没煮过的水有种混着土味跟草腥味的怪味道,可为了活下去为母亲申冤,平日养尊处优的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喝了。

    长时间的饥饿、丧母的痛、被冤枉的恨让她的情绪整个爆炸开来。

    婉儿连忙安抚,「小姐,你别气……」

    「你帮我拿笔墨,我每天写、天天写,就不信爹真的能无动於衷!」

    她昔日可是爹爹最疼爱的女儿啊!

    「好吧。」婉儿有些无奈地答应,「那奴婢明天带过来。」

    「太好了!」董蕙宇激动的握着她的手,「谢谢你了,婉儿。」

    「小姐别这麽说。」婉儿从袖子里拿出了一颗肉包子,「小姐在这儿恐怕吃不好,奴婢偷偷拿了包子过来给你。」

    还冒着热气的包子立刻唤醒了强烈的饥饿感,伸手就要抢的董蕙宇忽尔想起娘亲的教养,强忍着饥饿,姿态优雅的接过包子,转过身背对着婉儿,小口而快的送进肚子里,可因吃得太急,竟噎着了。

    「唔……唔唔……」她敲着胸口,神色痛苦。

    「小姐,你怎麽吃得这麽急呢?」婉儿拍拍她的背,「水在哪?」

    董蕙宇指向後院。

    这连被子都没有的屋子,更别说有什麽茶壶杯子了,提起来的水只能就着水桶喝下。

    「小姐可否带婉儿过去?」

    「好……咳咳……」

    不直接去井边喝水也没容器装啊。

    来到井边,婉儿将水桶丢下去後,忽然指着井里,大声喊道:「小姐,那是什麽?」

    「啊?」董蕙宇纳闷的照着她指示的方向低头看去。「什麽?」

    「那里啊,有个好奇怪的东西。」婉儿密切注意着她的动作。

    「在哪啊?」董蕙宇身子伏得更深。

    她没瞧见有什麽奇怪的东西啊。

    突然,一个沉沉的凶猛之力落到她的背上,董蕙宇一时天旋地转,眼前景象一片模糊,头下脚上,「扑通」一声摔进了井里。

    「婉儿……救命……」水很快的淹没了她的身子,不谙水性的她惊慌的拍水挣扎。

    可是婉儿完全没有要叫人的意思,而是趴在井缘,双手托腮,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婉儿……呜……」婉儿为什麽不救她?

    而且她的四肢为何感觉如此无力?

    「看在你快死的份上,我就好心告诉你吧……」

    於是,婉儿在她临死之前告诉了她,这一切都是宋姨娘的阴谋。

    宋姨娘是三年前,董老爷纳的妾室,在那之前,情深义重的董老爷只娶了她的母亲姜氏为妻,没纳过半名妾室。

    但是因为姜氏只生了董蕙宇一个女儿,肚皮就再也没有消息,拗不过宗亲的压力,从董蕙宇十岁开始,两年纳一妾,如今也有三名妾室了。

    不过那些妾室也都只生了女儿,一直到宋姨娘入门,总算盼到了一个儿子,董老爷开心的为独子取了「董齐望」这个名字,表示他是董家的希望。

    宋姨娘自从生了儿子後,一直吵着要董老爷将她抬为正室,最好将姜氏贬为妾,不然至少也该给她一个平妻的位置,否则董家唯一的长子竟是庶子,也太不好听。

    董老爷嘴上应好,却迟迟没有动作。

    毕竟他当初娶了姜氏的时候曾经承诺过,不纳妾,如今他毁了诺言在先,又怎麽能让妾室骑到她头上去呢。

    转眼两年过去了,董齐望都会说话走路了,宋姨娘依然还是姨娘,她见董老爷根本没打算抬她了,怒从中来,心生毒计,决定毁了姜氏的清白。

    董蕙宇拍打的双手感觉越来越沉重,脚也动不了了,无助愤怒的泪水混合在浅绿色的井水里。

    在整个人缓缓沉入水底时,她看到婉儿得意的笑,嘴里吐出的话语恶毒无比,「白痴,你就死一死吧,别阻了宋姨娘还有我的路啊。」

    她这才知道,原来,她最信任的心腹,也是帮凶。

    在她眼睛沉痛闭上,五感逐渐消失之际,她隐约听到婉儿大喊着,「不得了啦……小姐投水啦……来人啊……救命啊……」

    接着她的意识就陷入一片黑暗。

    可她此刻竟还活着。

    莫非她只是做了场恶梦?

    要不,她身上的衣服不会还是原来那套,没有落过水的痕迹。

    撑着身子站起来,肚子依然饿得难受,出了屋子,入目依旧是破落庭院,院门深锁。

    她坐在门槛上,秋风袭来,她畏寒的抚了抚双臂。

    她不能在此坐以待毙,不晓得爹什麽时候才会醒悟自己犯了大错,她一定要想办法跟爹见着面才行。

    过了一会儿,有人开了锁,推开破旧的大门,生锈的合叶发出刺耳的声响。

    是婉儿。

    她惊喜起身,快步上前,「婉儿。」

    「小姐,婉儿来看你了。」婉儿朝她微笑。

    「婉儿,你帮我叫爹过来,我有话要跟他说。」

    「这……」婉儿露出为难的表情,「婉儿只是一介奴仆,恐怕叫不动老爷。」

    「那你帮我拿笔墨过来,我要写信给我爹,你帮我送给他,我娘绝对不可能做出背叛爹爹的事情,我一定要告诉他。」董蕙宇激动的说。

    「小姐,」婉儿面带犹豫,「老爷现在正在气头上,我怕他不会理你,写信给他也不会看的。」

    婉儿百般找藉口拒绝,一股怒气顿时涌上董蕙宇心口,满腹怨怒冲口而出,「难道你要我什麽都不做,就在这里等死吗……」

    董蕙宇蓦地一顿。

    怎麽这对话……感觉好熟悉?

    「小姐,你别气。」婉儿赶忙安抚。

    董蕙宇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眼底眉梢并不见任何阴狠之色。

    婉儿有可能杀了她吗?

    「婉儿……」

    「嗯?」

    「你……有带包子过来给我吗?」董蕙宇试探的问。

    「小姐是闻到味道了吧?」婉儿笑着从袖子里拿出一颗香喷喷的肉包子,「我怕小姐吃得不好,所以偷带了颗包子给你。」

    怎麽会……

    怎麽会跟梦境里一模一样?

    董蕙宇迟疑的接过那颗包子,面体还温热,但她却觉得烫手。

    接下来,婉儿是不是会将她推落井底?

    她心有质疑,但不敢妄动。

    「谢谢……」

    「小姐快吃吧。」

    「嗯……」她拿起包子咬了一小口。

    「小姐不是饿了吗?怎不快点吃。」婉儿催促着。

    为什麽要催她吃包子?

    莫非这包子也有问题?

    「我待会再吃。」

    「好吧。」婉儿也没逼她,东张西望,「这儿看起来好荒凉啊……欸,是不是还有後院?」

    「对。」

    「後院有放什麽东西吗?」

    「一口……井。」

    「这儿既然有井?小姐,你带我去看看好不?」

    不!

    她不要!

    她害怕婉儿会跟梦里一样把她推落井底。

    「婉儿,我有点累了,我想歇息,你先走吧。」董蕙宇找了藉口要她离开。

    「小姐累了?」

    「嗯。」董蕙宇笑得有些勉强。

    「好吧,那记得把包子吃掉喔。」

    「我会。」

    婉儿微微一笑,走出小院。

    院门一关,董蕙宇立刻将包子扔了,手戳进喉咙里,想把刚吃下去的面皮吐出来,喉肉都被戳出血了,好不容易才吐出了那块白色的破碎面皮。

    她跪坐在地上不住的喘着气,脸上两道泪液横流。

    梦里的场景与现实太过相似了,让她无法不惊惧,毕竟母亲才刚死,凄厉的哭喊声彷佛还在耳畔萦绕不去。

    她不能冒险,她还要为母亲申冤……

    吱呀。

    未涂油的生锈合叶再次发出刺耳的声音,她诧异抬头,看到去而复返的婉儿。

    她怔怔的望着信步走来的女子,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全身,人如石块一样僵在原处。

    婉儿瞥了眼地上的包子。

    「小姐把包子给丢了呢,这样我怎麽完成姨娘的交代?」

    董蕙宇吃惊的看着她。

    姨娘?

    莫非是宋姨娘?

    「姨娘的……什麽交代……」受伤的喉咙让她无法一次完整说出话。

    「留着小姐有辱门风,只好让小姐急病去世,或是羞愤投井了。」

    董蕙宇错愕瞠目。

    宋姨娘竟然要杀她?

    婉儿捡起了那颗包子,逐步走近。

    那包子肯定有下药!

    莫非她被推落井里时,手脚会那麽快速就感觉无力,是因为掺有迷药的关系?

    婉儿本想依董蕙宇挑食的个性,绝不会吃奴仆送来的硬馒头,饿她个三天,就可让她身体虚弱,加上这三天她不断地吵吵嚷嚷,在没人理的情况下,绝望投井,或患急病便说得过去,包子是为了预防万一,毕竟董蕙宇人长得比她高,婉儿可不想在她抵抗的时候伤了自己。

    可谁知,董蕙宇竟然识破了她的意图,连包子都不肯吃。

    婉儿不知道她是怎麽晓得的,但看她饿得手脚发抖,就算没吃包子,也不足为惧。

    董蕙宇慌乱的爬起来,踉踉跄跄地往後院跑。

    可她哪跑得过身强力壮的婉儿。

    就在井前,她把她抓着了,并乾脆的将她推了下去。

    「救命……」她仓皇的拍水。

    「既然小姐要死了,就让你做个明白鬼……」

    董蕙宇惊坐而起。

    她重喘着气张望四周。

    她活着……

    刚刚是……梦……

    不,不是梦!

    喉咙的痛,溺水的苦,还残留在身体里,就连吞咽口水她都可以感觉到喉头不适。

    是婉儿……婉儿杀了她两次!

    但她为什麽还活着?

    莫非是……重生?

    外头突然传来乌鸦的「嘎嘎」叫声将她吓了一跳。

    她不能继续坐着发呆了,等等婉儿就要过来杀她了!

    她得逃!

    可她要怎麽逃?

    这间偏院小屋的院门自从将她关进来後,就一直深锁,她根本出不去啊!

    她焦急的踏出屋子,张望四周。

    「嘎嘎。」乌鸦在一棵树上整理着羽毛。

    树!

    树的枝桠往天空横生,有的还长出了墙外,她想,她可以靠这树逃出去。

    脱掉了鞋袜,赤着脚的她抱着树身,却怎麽也爬不上去。

    她急得额冒冷汗,掌心都被粗糙的树皮磨得流血了,好不容易脚能够离地一尺,院门开启了,她看见婉儿走了进来……

    ☆☆☆   ☆☆☆   ☆☆☆

    董蕙宇又死了两次才顺利逃出偏院小屋。

    一逃出去她立刻去主屋找董老爷,想告诉他宋姨娘要杀她一事,没想到半途就被宋姨娘的人抓着了,还冷笑告诉她,老爷在她第一天被关的下午就出发去邻县忙拓展商舖的事了,预计半个月後才会回来。

    原来是因为父亲不在,宋姨娘才敢下毒手!

    故再一次重生逃出之後,她不敢继续在董家大宅逗留,幸亏紧临着偏院的後门无人看守,她便从那儿逃了出去。

    离开了生活十七年的家,她一时之间茫然不知该往何处去。

    她没注意到自己的衣服染上脏污,袖口磨破,发髻也乱了,漫无目标的走在路上。

    她平常虽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贵小姐,鲜少出门,但她其实是好奇心旺盛,出门坐轿或搭乘马车时,常偷偷掀起窗帘一角,觑瞧外头景象,看得津津有味,只有母亲与她同坐时,才会正襟危坐,连头都不敢乱转。

    所以外头的街道对她来说并不陌生。

    她心神恍惚的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集市,食物的香味立刻吸引了她。

    她看见了一间饭馆,里头有几桌客人正在吃饭,她饿得胃都要疼了,立刻跨脚踏进去。

    小二过来招呼。

    「客官,想吃什麽?」

    「呃……」她搜寻了四周,才在东边墙上看到菜牌,望着琳琅满目的菜色,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乾脆把左边的三道菜一块儿喊了,「东坡肉、木耳煨排骨、概不赊帐。」

    「噗。」小二忍俊不住,「客官,『概不赊帐』不是菜名,是说咱这儿不给欠帐的。」

    「噢……」董蕙宇难为情地低下头,双颊泛着窘迫的红,「那……那就那两道菜。」

    「要白米饭吗?」

    「来、来一碗。」

    「要酒吗?」

    「不用了……再给我一壶茶。」她口也渴了。

    「好咧。」小二笑道,「不好意思,得请客官先结帐。」

    小二看她身上的衣着虽然使用的是上好的绸缎,可人怎麽瞧就是不对劲,为防是个来吃霸王餐的,决定先收钱。

    「结……帐吗?」

    「是的。」小二皮笑肉不笑,「客官有带钱吧?」

    「我……」虽然早知道自己身上没钱,还是下意识摸了摸腰间,那儿空无一物,未别钱袋,还好她还记得头上插有两支玉石打磨镶上琉璃石的牡丹玉簪,连忙拔了下来。

    簪子一拔下,头发就散落了,但她此刻也没精神管顾了。

    「我这两把簪子颇为贵重,可以换食饭吗?」

    「我怎知你这真货还假货啊。」面上不悦的小二一把将她推出去,「你不如去当舖换了钱再过来吧。」

    「可以拿去当舖换钱吗?」没想有这招的董蕙宇惊喜道,「请问当舖往何处去?」

    「你出门左拐,进了第一条巷子,左边数来第二间就是了。」

    「谢谢。」

    董蕙宇手握着簪子,照着小二指示,果然找着了当舖。

    她欣喜的将簪子往柜台弧形小窗放,「我要当钱。」

    夥计拿了簪子,狐疑的望了她一眼,仔细端详玉簪。

    「蕙宇……?」

    突然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她惊慌的转过头,就怕不幸遇着了宋姨娘的人。

    叫她的人就站在通往二楼的楼梯口,高大的身材玉树临风,深邃狭长的凤眼难掩精明气,一管鼻梁高挺俊秀,上唇薄下唇丰,正是令城鼎鼎有名的美男子,也是她的未婚夫──

    曹惟筌。

    第二章

    曹惟筌与董蕙宇是上个月订的亲,预计来年春天成亲。

    曹家与董家一直有着生意上的往来,身为继承人的曹惟筌曾至董家做过几次客。

    董蕙宇每次见着他,就因他俊美无俦的外型而少女心怦然,止不住的脸红心跳。

    女孩家的心思很快的就被疼爱她的父亲识穿了,旁敲侧击,她每一次都是娇羞佯嗔要父亲别笑话她,可当董老爷直接问她想不想嫁给曹惟筌为妻时,她害羞的静默,也等於是默认了。

    在暑热的八月,董老爷的四十寿宴上,董老爷直接问了曹惟筌,有无意思跟董蕙宇成亲。

    董蕙宇没想到父亲竟然会当众这麽一问,顿时羞得恨不得找个洞钻。

    但她想知道曹惟筌的反应,是否跟她同心思,故抬起袖,自袖缘偷觑。

    曹惟筌面色也是一诧,须臾,淡定的回,「婚姻大事,全由父母作主。」

    他面无波澜,美眸无温,唇角毫无笑意,直觉告诉董蕙宇,他心不喜,只是父亲当众与逼亲无异的举动让他骑虎难下,只好推托到父母身上。

    两家本有密切的往来,曹家父母乐见其成,这亲事就这麽定了。

    之後,两人即使有独处的时间,也是谨守礼节,保持着礼貌的距离。

    他常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远方,好像遗忘了她的存在,半天也不吭一声,而他不说话,董蕙宇也不敢擅自开口,怕被认为不够庄重,但那滞闷的气氛却总让她坐立难安。

    乍见到他,董蕙宇顿时像溺水之人寻着了浮木,迅速上前一步,正想告知自身目前的处境,寻求他的帮助,脚刚踏出落了地,倏忽想到,曹惟筌并不想与她成亲。

    而此时的她,谁是敌谁是友,难以判定,谁晓得曹惟筌会不会把她带回董家,交给宋姨娘发落。

    她自认待婉儿不薄,两人交情甚笃,但婉儿不也为了自己的利益杀了她。

    若服侍她多年的丫鬟都能这麽绝情无义,又怎麽能指望一个被逼亲,心不甘情不愿的未婚夫会出手帮助她?

    说不定,他会趁此机会与宋姨娘联手绝她的命,那就无须娶她进门了。

    她不想再死一次。

    死亡的记忆太痛苦,每一次经历过的折磨皆深深镂刻在体内,她不想再承受。

    於是,她警戒的望着那双微眯,带着探究审度之意的乌眸,缓缓往後退了一步、两步……一对上大门,迅速转身就跑。

    「蕙……」曹惟筌错愕她的突然跑走。

    她是怎麽搞的,一身狼狈,连头发都未系好,脸颊还有淡淡的一片脏污。

    他走到柜台前问夥计,「刚那位姑娘要做什麽?」

    「她要当这两支玉簪。」夥计将手上的玉簪放上柜台。

    堂堂董家大小姐,竟然欲当贴身饰物?

    他可不记得董家何时没落了。

    这是怎回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_言情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