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已有账号?登陆账号 还未注册?注册

快捷登陆

热门视频
N
更多...

[✿ 12月试阅 ✿] 石秀《高冷总裁很野蛮》

[复制链接]
喵喵 发表于 2018-12-20 13: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高冷總裁很野蠻.jpg
书名:《高冷总裁很野蛮》
作者:石秀
出版社:喵喵屋
出版日期:2018年12月21日
女主角:洛姗
男主角:钟驰

【内容简介】


被男人宠,落伍了;甩男人,又怕下不了床,
找女人爱,太麻烦,宠女人,非要买一送一。

钟驰名存实亡的婚姻,已经持续四年多了,
洛姗是他被强迫下不情不愿娶过门的妻子。
他要的是能够在事业上助他一臂之力的贤内助,
不是只能作摆设的花瓶,可洛姗偏非他不嫁。
婚前,她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
婚後,她还算乖,很听他的话,还给他生了儿子。
可这女人是被宠养长大的娇娇女,吃不得半点醋,
蛮不讲理时连他都不敢恭维,
每次教他压着折腾时,总闹着要跟他离婚。
她哭说,还要玩多少次才够,
可不可以一次玩够本,放她走。
她嫁给他近五年,该知道他不是纵慾无度的男人,
是她逼他娶,还让他不小心上了心,他怎麽舍得让她走呢?





  第一章

  晚上十一时许,由司机驾驶的黑色轿车稳稳地停在别墅门外,锺驰推开车门下了车,背靠着车门点燃一支香烟,修长的指节挟着香菸抽了两口,他抬头透过树影望向二楼的房间窗户,黑暗一片,没人给他留一盏灯。

  也罢,他现在住外面,已经半个月没踏足家门,如果不是因为要取一份重要的文件,他可能也不会回来。轻轻地按按眉心,刚刚的应酬他喝了不少酒,微微有些醉意,他让司机先把车开回去,明早再来接他,便走上门口的台阶,按下指纹锁推开门进屋。

  冷峻的眉宇间带着一丝讽刺的意味,邪魅的唇角浮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他这麽久没回来,想必家里那个女人很高兴吧,她哪里会管他的死活?

  他推开门进屋,颀长的身影显得落寞,家里人都睡了,偌大的客厅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冷冷清清的。

  他上楼进了书房,找到了他要的那份文件,准备离开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驻足房门外,轻轻推开了房门,他想看看那个只会跟他剑拔弩张,不讲一点道理的女人,哪怕是看一眼也好,他自虐地想。

  借着窗外照进来的月光看到叠得整齐的床被,他才回想起他那个可恶的妻子为了不跟他同房,早已经搬到儿子的房间去睡。

  他眼神冷了冷。就算他不回来住,她也防着他。

  这样名存实亡的婚姻,已经持续四年多了。

  自从她怀孕,就不愿意让他再碰她,後来儿子生下来,他碰过她几次,每次都是他用强的,到半年前那一次,她竟然喊出要离婚,他便再没碰她。

  他是一个生意人,难免要交际应酬,难免身边缠着一些女人,那些不过是为了应酬需要,可是他娶的女人偏是一个眼里揉不下沙子,感情不容半点杂质的女人,他有他的无可奈何,偏她纯粹的决绝,最後闹得不可开交。

  对洛姗,他可以无愧天地地说从未做过对不起她的事,可是她不相信,他也没办法。

  一开始,洛姗是他在爷爷的强迫之下不情不愿地娶过门的,他要的是一个能够在事业上助他一臂之力的贤内助,不是一个年轻貌美只能作摆设的花瓶。

  可两家是世交,早就已经安排好的联姻,如果不是因为洛家的衰落,他们两家也算得上是强强联手。只可惜,洛家在五年前一场商业战中不敌对手,整个商业帝国轰然倒塌,变卖产业也无法挽回一切,再难翻身。

  可洛姗偏是在那时候点头说要嫁给他,爷爷又是一个最讲义气最守承诺的,便有了他们这段婚姻。婚後她还算乖,很听他的话,慢慢他就习惯了她。他想着女人而已,就算她不能做他的贤内助,只要乖乖给他生孩子就好。

  可自打她怀孕後,就开始性情大变,或者可以说是现出了本性。的确,她毕竟是被宠养长大的,娇娇女一个,吃不得半点苦,又有大小姐脾气,倔强又任性,她家里落魄後倒是收敛起几分骄傲,但蛮不讲理的时候还是让人不敢恭维,以致於後来让她履行妻子的义务,就像要杀了她一样,闹着要离婚。

  闹得烦了,他也懒得回家和她吵,就乾脆搬到公司附近他的公寓去住,乐得个清静。想着这样也可以让彼此都可以冷静一下,没想到这一冷静,就冷静了四年。

  幸好,洛珊对他们唯一的儿子还是有点母性的,不至於决绝到真的做出抛夫又弃子的行为。

  他一声叹息,冷峻的眉眼透着无奈,没人在,也不怕光线刺眼,他开了灯,从衣柜里拿一件睡袍出来,走到浴室去。

  他并不是一个重慾的男人,身边的女人再多的诱惑,暗示,他都可以视而不见,拒绝得乾脆,就连他的第一次也是婚後给了洛姗那女人的。在房事上,他和洛姗很契合,婚後也曾有过一段相对愉快的婚姻生活,只是自从她怀孕以後,一切都变了。

  她总是抓住外面听来的那些不实传言刨根究底,磨掉彼此最後那点信任,加之她家人经常通过她来跟他要钱,金额多了,就引起他妈的不满,觉得她是为了钱嫁给他,他妈本就不喜欢娇生惯养的洛姗,这下对她更反感,他夹在中间也为难。

  他倒不在意要帮洛家,毕竟他很会赚钱,赚来的钱给自己的女人花没什麽,但他不希望他的女人只把他当摇钱树,只看到他的钱,心里没他。

  ◎             ◎             ◎

  沐浴完从浴室出来,锺驰擦拭着湿发,一脸冷峻的脸上是清晰的五官,结实的身体包裹在黑色的棉质睡袍里,看着冷清清的房间,他那血气方刚的身体找不到慰藉。

  突然想起他那已经满四岁的儿子,上次回来,听到儿子跟妻子对话,口齿伶俐,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小孩,可是儿子对他没什麽感情,也不愿意叫他爸爸。

  可再不亲,也是自己的种,他想看看那小家伙,想到这里,他扔下手里的毛巾,离开了房间……

  轻轻地推开房门,尽量不发出丁点声响,儿子的房间里亮着柔和的灯光,母子二人正挤在那跑车造型的儿童床上恬静地睡着……

  他双手叉腰,看着洛姗穿着米白色的睡袍,长发披在床畔,微卷的发尾都拖到地板上了,身体蜷着,一本童书落在她胸前,白皙修长的双腿露在了被子外面,她一个翻身都能掉到地板上。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明明有大床好好地不睡,偏要来跟儿子挤,这女人对他避之不及已经到了这分上。

  他步近,半蹲在床边,在儿子那可爱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又把他露出被子外面的小手小脚都放进被子里面,眼底是浓浓的父爱,做完这些动作,他又望一眼旁边的女人,他就搞不懂,这母子俩怎麽品性一模一样,睡相都一样差!

  看着洛姗那张连熟睡都明艳过人的小脸,目光落在她红润如花瓣般的唇上,往下,是白皙的美颈,精致的锁骨,睡袍的领口微微敞开,一抹如凝脂般雪白的乳沟很诱人……

  他别过脸去,免得目光会沉沦下去,但又舍不得,发红的双眼再次移回那处,灼热的眼神贪婪地在那里反复流连,他小腹处似有一团火,正熊熊燃起,说到底,他还是眷恋她身体,似乎只有她能够勾起他深处的慾望,对於这一点,他深信不疑,也不能理解。

  他想要她,想到失控,这也不过是要她履行做妻子的义务,正常不过。他走到床的另一边,将她怀里那本童书拿到一边,一只大手穿过她颈後,另一只大手从她膝盖底下探过去,稍加用力,便把睡得很沉的女人给抱了起来。

  她很轻,软绵绵地在怀里,脸还在他怀里蹭了一下,像一只撒娇的小猫,他多想她一直这样,醒了的她,就是一只会向他挥爪子的野猫,很难搞。

  离开儿子的房间,他抱着怀里的女人快步回房,将她轻放在床上。

  灯光调到最柔和,他看着仍在睡的女人,开始解身上的睡袍,可床上的女人一个翻身,秀气的眉头皱了皱,似乎是不适应环境一般,很快便睁开她那睡得迷糊的双眼,先是望着天花板怔了怔,然後一扭头就注意到了他。

  一双水眸从迷迷糊糊慢慢变得警惕认真,很快她意识到这不是梦,便挣扎坐了起来……

  「你……你怎麽会在这里?」刚醒来,她嗓音无比娇软,也诱人。

  「我是你男人,和自己的女人在一个房间里,有什麽奇怪?」锺驰看着眼前秒变刺蝟的女人,感觉好笑,唇角也带一丝似有若无的弧度。

  「你出去!」愤怒的声音还没落下,一只枕头便飞了过来。

  锺驰把枕头接住,血液里大概是有酒精起作用,他想征服眼前这个不乖的女人。

  「我说了,让你出去!」洛姗坐在床上,有点歇斯底里地喊道。

  锺驰走到床前,双手撑在床上,肌肉贲张的手臂充满力量,他挑挑眉头,「你的男人想和你睡,你让他到哪里去?」

  「你不走,我走!」洛姗翻身跳下床,光脚向门口走,她不要这个在外头有女人的男人碰她,她嫌他脏。

  锺驰快步追上她,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面前,将她拦腰抱起,她那秀美的长发一甩,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妖冶的弧线。

  他低沉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意灌入她耳中,「这麽晚了,你闹什麽?想把一家人都吵醒吗?」

  「你放开我!」洛姗手握拳,用力地捶打在锺驰结实的胸膛,像一只发怒的小兽般,毫无道理可讲。

  「我说了,我想要你!」锺驰抱她走到化妆台前,将她放在上面,用力地拉开她的双腿,他的身体压上去。

  「我不要!」洛姗双手撑在锺驰的胸口,用力地想要推开他。

  「这事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锺驰盯着他眼前的女人,她越是反抗,他身体里想要征服的慾望就更加强烈,用力地拉开她的衣领,她姣好的身体呈现在他眼前,他搂过她脑袋,迫不及待地吻住她的唇。

  「唔……」洛姗用力地扭动脖子,想要甩开他,她不知道他的唇吻过多少女人,反正她听来的那些关於他的花边新闻,他身边有太多的女主角,她宁愿不要他,也不愿委屈自己。

  锺驰一手抱住洛姗的後脑,近乎疯狂地吻她的唇,吮吸啃咬,另一只手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游移,太久没碰她,他身体带着一份几近狂暴的慾望,向她席卷而去。

  洛姗指尖在锺驰衬衫扣子松开的胸口划了几道红痕,她慌张失措,不想把自己给他,四年了,每次他回来,都没有哄过她半句,每一次都是不顾她意愿地要她,她以为她提出了离婚,他就不再碰她,没想到她还是低估了他,他在外面偷腥还不够,还非要霸着她不放。

  就在她颤抖着身体,试图将他的手从身上拉开,却力不从心时,他大手滑进她的内裤,探向那幽秘之处,她浑身一颤,夹紧双腿,坚守着最後的防线。

  「洛姗!你想害死我吗……」锺驰脸埋在她肩窝里,滚烫的呼吸气流灼痛彼此,他声音带着压抑的痛苦,想要她,势在必行。

  洛姗咬着红肿的唇,双眼潮湿,带着她的那份倔强,就是不要让眼前这男人碰。曾经,爱情懵懂,她是很喜欢他的,她折服於他的颜值,能力;曾经,新婚燕尔,她是很爱他的,把身体交给他,她也是满心欢喜。

  可是她怀孕後,他经常在外面应酬,一些不好的传闻就传到她耳朵里,一些不怀好意的女人就老在她落单的时候冒出来,阴阳怪气地打击她。

  她发脾气,他一开始会哄,会解释,可是那没用,他依然要交际,要应酬,还是免不了接触那些女人,不知道什麽时候起,她不想再听他的哄、他的解释,甚至连听他说话都懒。

  动动嘴皮子谁都会,可是给不了安全感就是给不了。她对他慢慢心淡,好想离开,可是娘家一团糟,她又不得不求助於他。如果说嫁他的时候她还很年轻,才十九岁,可现在已经过去四年多,爱情这童话在她眼里早就已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现在的她心如死水,只想好好把儿子带大。

  可他,为什麽还要来折磨她!他在外面有那麽多莺莺燕燕还不够吗?

  嘶地一声脆响,她的蕾丝内裤已经被撕破,从她腿上滑落,无力地勾在她脚踝上,她身体一阵紧绷,还没反应过来,锺驰已经抱着她臀部,拉近……

  「不……」她哭着,手抵在彼此之间。

  锺驰那一刻想要怜香惜玉,但慾望驱使他走向另一个方向。这世上唯一一个能让他产生感觉的女人,他如何能轻易放开?吻她,用力地啃咬她,从她的唇,到她的颈上,再到她胸前,紧裹她圆润双乳的胸罩被扯开,吊在她一侧肩膀,他埋首她胸前,闻着那诱人的甜香,一口咬住她一侧蓓蕾,舔咬着,不舍得松开。

  洛姗才抬手想推开他脑袋,他便拉开她双腿,解开裤头将下身抵住她腿间的柔软,一挺身,便长驱直入……

  「啊!」洛姗低叫一声,闭上了双眼,泪水沿着她眼角滑落。

  锺驰满足了征服的快感,但他还想要更多,抱着洛姗臀部,他疯狂地做着抽插的动作,脸上不带任何一丝表情,就是纯粹地想要她,要个够。

  洛姗已经无力去抗争,腿间的摩擦让她疲软无力,她背靠在化妆镜上,麻木地任由这个她已经讨厌至极的男人在她身体里驰骋,咬咬牙,她更加坚定离婚的念头,真的不再是说说而已。

  锺驰不知道面前这女人在想些什麽,但他很肯定,是不好的事。看着她眼角不停滑出的泪水,看她额上,身上沁出的汗,看她白嫩两团在胸前晃动,再低头看彼此相连处……

  他连衣服都没脱,一手托她的臀,一手抱她的腰,将她带到了床上,身体丝毫没有脱离彼此,他在床上又是一番疯狂索取。

  洛姗长发如瀑,披散在枕畔,有种凌乱的美感,一张如画般精致的脸上,五官细致美好,她的身体如有魔力,让他无限向往,他握着她光裸的肩头,就像按着一只猎物,下身起起伏伏,带动着她的身体步骤一致。

  她的脸上写着屈辱,写着不甘,可惜她就是一个小女人,只要他想做,轮不到她反抗。他以为她冷静了这麽长时间,起码会懂,会服个软,没想到她还是那麽倔强。

  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他喘息的停了下来,趴在她身上把体内的热浪激烈地射到她身体里,直到快感一点点消退,才抽离她的身体。

  啪地一声,随着清脆的一声响,洛姗的巴掌已经用力甩到他俊美的脸上,她连滚带爬地下地,整理好身上凌乱不堪的睡袍,又是惊恐又是慌乱地退到墙边。

  这是她第一次动手打他,她怕,怕他打回来。

  锺驰双眼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愤怒一跃而起,上前想捏住她下巴问她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麽,可是手还没伸到她下巴,她便吓得身子一缩。

  他看出了她的恐惧,她怕他打她,而事实上,这打他一巴掌的人换是任何一个人,他都会让那人死得很难看。但看到洛姗害怕的模样,他有些心疼,不舍得再伤害她半点。

  「锺驰,我们离婚!」洛姗见他的手迟迟没有还她一巴掌,鼓起勇气,把心里要说的话说了出来,眼神里带着坚决。

  锺驰冷冷一笑,刀刻般深刻有型的五官带着几分扭曲,眼神里更是透着跟那抹笑意完全不符合的冷漠,他捏住她下巴,「我还没玩腻呢,离婚?门都没有!」

  洛姗身体软软的,很不适,但还是强撑着,因为她有她的骄傲,「玩吗?你还要玩多少次才够?现在我就让你一次玩个够本,腻了烦了,放了我!」

  锺驰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跟他玩这一套,他大手松开她下巴,从她颈上一点点往下移,滑入她衣襟,用力地捏住她一团柔软,冷笑道:「一次玩个够本?洛姗,你嫁给我将近五年,我像是那种纵慾无度的人吗?既然要玩,当然是慢慢玩,才好玩。」

  「锺驰,你混蛋!」洛姗眼里像是要喷出火焰,他的意思她很清楚,他要吊着她慢慢玩。

  「我混蛋,可是我只对你一个人混蛋!怎麽样?後悔嫁我了?儿子都给我生了,你以为这辈子你还能逃得出我手掌心吗?你给我听清楚,这婚我是不可能会离的,除非我死了!」锺驰说完,狠狠地捏一把她胸前的柔软。

  洛姗痛得低吟一声,手抚上胸部,她扬手想再搧锺驰一巴掌,却被他握住了手腕,双方剑拔弩张,浓浓的火药味。

  ◎             ◎             ◎

  「妈妈……」一把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一时之间能让人的心都暖化。

  正在僵持的两个人都瞬间收了手,望向他们的儿子,萌萌的家伙头发凌乱地翘起,双手正揉着眼睛,揉好了,便看着似乎刚打完架的爸爸妈妈,脸上有些小委屈。

  「妈妈,为什麽你不陪我睡觉觉了?」儿子巴着一张小脸看着洛姗,委屈的口吻问道,眨巴着的双眼已经泛着泪光。

  洛姗眼里已经没有了锺驰这个人,忙向儿子走去,半蹲下把儿子搂入怀里,「乖,致一,不哭,妈妈这不是在这里吗,马上就回去和致一睡,好不好?」

  女人的声音没有了刚才的锋利决绝,变得轻轻软软的,锺驰瞬间以为自己耳朵听错。

  他自嘲地一笑,也对,这女人的温柔只给儿子,早就已经没他的分。

  「一定是坏爸爸欺负妈妈了!」锺致一气恼地瞪一眼他爸爸,小拳头握得紧紧的。

  锺驰看着他的儿子,这小兔崽子,从小就不亲自己。

  天知道他从小有多不好带,半夜老是哭,不知道他老爸半夜爬起来多少次哄他抱他,才养这麽大。

  「没事,致一,妈妈困了,一起回去睡好不好?」洛姗哄着儿子,她不想儿子敌视他的爸爸,再怎麽说,他们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父子,这点是斩不断的。

  「妈妈,我们走。」小致一牵着妈妈的手,将妈妈带走。

  而後锺驰走回床边,躺上了床上,头枕着双手,无聊地看着天花板,他的女人已经被他儿子占走了,但有一点值得欣慰的是,只要他们的儿子在,那女人就只能打消离婚的念头,他在想,如果他们再生一个孩子,他们的感情会不会有转机,但那女人,还愿意给他生吗?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
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
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总排行榜
  • 日榜
  • 周榜
  • 月榜
最新上传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_言情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