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已有账号?登陆账号 还未注册?注册

快捷登陆

热门视频
N
更多...

[✿ 12月试阅 ✿] 七季《与上司的一夜情》

[复制链接]
喵喵 发表于 2018-12-20 13: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與上司的一夜情.jpg
书名:《与上司的一夜情》
作者:七季
出版社:喵喵屋
出版日期:2018年12月21日
女主角:徐孝宜
男主角:凌岳

【内容简介】

她的爱情中,男人的钱不重要,爱不爱有关系;
他的情爱中,女人不爱没关系,只要他爱就好。

债台高筑,银行没钱,还不小心丢了工作,老天爷却砸了一个工作给她。
徐孝宜没见过比老板还嚣张难搞的男人,可为了钱,老板再难搞,她都认了。
身为小助理,从早忙到晚,光要搞定老板,老是顶着黑眼圈上班。
谁知漂亮的男人心眼小,这男人不但把私仇给记上了,还把她当奴才使唤,
最後更厚着脸皮似笑非笑地说,他看上她了。
笑话,她是不小心被老板的美颜给骗上床,但那又如何,
不过就是一夜情,她都没翻脸他体力太好,
一整夜把她折腾得腰酸腿软,差点下不床,
怎知,老板大人竟然开始追她。
徐孝宜从没想过,一向被女人巴结讨好的老板,为了她,
可以放下男人的颜面,一声哄一声宠,教不识情滋味的她,
第一次被捧在手心,傻得教他勾上,乖乖牵回家当小女人了。




  第一章

  三更半夜,位於市区的老旧简易式公寓,此刻只剩四户人家里还透着光,其中一扇窗就是徐孝宜的卧室。

  卧室里床头灯橙色的光线营造出一种昏昏欲睡的慵懒气氛,而床上的人裹着被子,膝盖上放着电脑正在聚精会神,一点也没有要睡的意思。

  她那双烁烁放光的眼快要钻进电脑萤幕里了。

  萤幕上白茫茫一片,是电子信箱的页面,乱七八糟的垃圾邮件占了大部份,徐孝宜的手还是仔细地看着,生怕漏看了什麽。

  她的手机震了下,拿起来瞧了眼,连回复的心情都没有了,将其随便往旁边一丢,捂住额头大声叹气。

  这下真的完蛋了。

  债台高筑,银行没钱,丢了工作,不是一般的完蛋,根本是要她的命。

  「啊,我为什麽总是要多管闲事?」徐孝宜手攥成拳,狠狠地给了自己脑袋一下。

  明明做得很好的工作,眼见着就要加薪了,却偏在节骨眼见到和自己关系很好的同事在路上被人骚扰,那同事平时就是柔柔弱弱胆子小不会反抗的类型,眼见她要吃亏自己当然看不下去。

  冲过去赶走了那个骚扰她的男人,才知道她被那男人骚扰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关键是对方除了是个流氓外,还是公司专案经理的二儿子。

  难怪她就瞧着有点眼熟!仗着自己爸爸的权力在公司混个不上不下的闲职,所有时间都拿去骚扰女职员,那个二世祖的恶名她早听说过,只是没想到自己好友也是他的目标之一。

  这种事她不知道也就算了,一旦知道了,平时在公司见到这样的苗头哪能不管,於是她就自发地成了妹子的贴身保镖,几次坏了那二世祖的好事。

  最後他做的事终於传到了他爸耳朵里,也传到了其他高层的耳朵里,二世祖迫於压力暂时离职,而她则直接被专案经理找个名目辞退了。

  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本来她还觉得这样蛮值得的,直到接到她爸打来的电话前,她都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

  谁知,她爸帮人作保,那人连夜跑路,他们家一夜间背负巨额债务。其实倒也不是巨额到要跳楼的地步,可关键是她刚丢了工作,交完房租,剩下一点钱也就够还一个月利息。

  仔细想想那二世祖不过是回他那个豪宅换个地方挥霍,等风头过去他爸再找个名目把他安插回公司。而自己呢?履历投了无数份,回复的寥寥无几,哪个公司会在下半年招人!

  其实类似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但她却是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即使心里告诉自己做的没错,可最终她又图得什麽?都几岁的人了,总不能像漫画里一样靠着热血的正义感活着,在现实社会里强当出头鸟的下场就是连明天的早餐都没着落。

  徐孝宜合上电脑,选择逃避这个残酷的世界。

  但无济於事,手机又响了。

  又是她爸传来的吧,不然这个时间了,还会有谁和她一样睡不着。

  拿过手机,萎靡的蜷在被子里的徐孝宜顿时精神一抖,来资讯的是她的那个同事好友,弱弱小小在她离职时抱着她哭的软妹子。

  留言内容十分简单,孝宜,抱歉这麽晚打扰你,不知你睡了没有。我朋友的公司最近在招一个经理助理的职务,我觉得条件和你非常吻合,如果有兴趣的话你可以参考下。

  後面的客套话徐孝宜全部略过,直接跳到招聘内容的部份,并不可思议的张开了嘴。

  公司是正经公司,职务是正经职务,薪资待遇也太好了吧!一个助理而已,比她原先坐办公室的薪水还高,而且对应职者要求又低的可怕,怎麽看都像是诈骗那种。

  也就因为如此,这个招聘并没有对外发布,但登陆公司网站还是查的到的。

  徐孝宜一经确认,飞速地就把履历递了过去,心里美滋滋,是福不是祸,看来人还是得平时积德行善呢!

  她的这封履历隔天就得到了回复,看来对方也很急。

  可再急也没有她急啊!

  ◎             ◎             ◎

  再隔天一大清早,徐孝宜背上背包骑着她的脚踏车出门了。

  一路迎着风和上班的人潮,她在脑袋里仔细地盘算提醒着自己,这次如果应聘成功,她绝对要改掉自己爱替人出风头的毛病,不看不听不想,低调做人夹着尾巴度日。

  最好也给人畏缩怕事的印象,这样事情就不会再找上她,她就只要专心於工作就好啦!

  因为想的很完美,想到不自觉地笑了出来,却在一个抬头间脸色突变,连忙刹车。

  自己身边车流未变,好像都瞧不见马路边上捂着肚子痛苦低头扶墙的女人。

  徐孝宜把脚踏车停好跑了过去,近了更能看出那女人肚子已经很大了,她是瞧不出来几个月了,可对方是个孕妇的事确是很明显。

  「你怎麽了?」她紧张,又不敢贸然地碰人家。

  「我肚子疼。」那孕妇一头冷汗,瞧得人揪心。

  「是不是要生了?」徐孝宜问。

  对方拧着眉,艰难地摇头。

  啊,不是?那感觉比要生了还严重!徐孝宜神经紧绷,半天才问人家,「需不需要去医院?」

  这次对方很坚定地点头,接收到讯号的徐孝宜二话不说赶紧去拦计程车,然後她就知道为什麽这个孕妇只能扶墙这样站着了。

  上班时间的计程车几乎全是满的,好不容易有空车,见到她身後的孕妇後本来降低的速度,又一个油门从她面前飞驰而过。

  这什麽意思?徐孝宜脸色越来越差,社会新闻上那些暖心事都是假的吗?

  在拦了数辆车无果後,眼见着孕妇都快站不住了,徐孝宜心一横,当机立断,不管是不是计程车,见什麽拦什麽!

  於是在下辆车经过时,她把脚踏车横在路前,自己站在车後,像个等待敌军进攻的战士。

  那辆车惊险地停在离脚踏车只剩两掌的距离。

  怎麽是辆跑车?这空间也太小了吧,对着这个随机捕获到的猎物,她不太满意。

  绕过去时,车窗同时降了下来,两人对视,她低着头,而车内的人抬高了视线。

  她看到了一张怎麽样的脸?白玉一样的肌肤,一双乌溜溜的大眼,高耸的鼻梁,好像涂过唇膏然而并没有的唇,还有那尖尖的小下巴,在略长的头发遮盖下,整张脸显得更加精致。

  虽然长成这样,还是能一眼瞧出来这是个男人。应该说明明是个男人,竟然长成这个样子,徐孝宜只纠结於这个外貌一两秒,就着重确认了下他车里并没有其他人。

  「你这个以命搭讪的方法真是新颖。」凌岳的脸上带着优雅,并没有差点撞到人的慌乱。

  他穿了一件样式简单的白衬衫,头两个扣子未扣,自有一番潇洒的味道。

  徐孝宜根本没空管这些,扒着车窗就差把脑袋伸进去了,以最快的速度述说前因後果,最後落下一句,「麻烦你开下车门送我们去医院。」

  凌岳半张着嘴,要不是旁边真的有个孕妇,他铁定认为这是某种新型诈骗。

  「小姐,我今天有个很重要的面试,你这朋友我又不认识。」

  「我也有个很重要的面试,这年头谁没急事?」徐孝宜只在心里稍微吐槽了一下,开这麽好的车的人也找不到工作,「再急急得过人命吗,人一生中能有几次救别人的机会,你上辈子造的孽也许都指着这次偿还。你知道轮回吗?现在你不认识她,保不准上辈子是她救过你,才让你如今能开跑车喷香水,认不认识很重要吗?」

  「你信教啊?」他盯着她一会,没头没尾地来了句。

  「不信。」徐孝宜答的斩钉截铁。

  「我没有喷香水。」他说。

  啥?徐孝宜没听懂,但嘴巴自动接了句,「可是你很香啊,不对……这很重要吗?」

  「反正都没有人命重要就是了。」凌岳开了车门锁,跟她说:「上来吧。」

  待徐孝宜把孕妇扶上车子,又让凌岳打开後备箱放她的脚踏车。可有个问题,脚踏车放进去後备箱盖子根本盖不上。

  於是就不盖了,路上只见一辆高级跑车大敞着後备箱,里面冒出两个轮子,一路狂飙去了医院,路上还闯了个红灯。

  ◎             ◎             ◎

  到了医院孕妇直接被推进待产室,徐孝宜和凌岳在门口等了一会,见并没人理他们,凌岳看了眼时间,急着要走。

  「你去哪里?」徐孝宜一把拉住他,「我还没谢谢你,交换个电话吧,回头请你吃饭。」

  其实这种套路凌岳遇得多了,无论是拉住他的女人,还是各种理由要他手机号码的女人,想要跟他约吃饭的女人,躲避这些女人简直就是他人生的必修课。

  但是同样的话,同样的行为被徐孝宜做出来,他却相信她一丁点歪心思都没有。如果她也是想借机和自己套近乎,那就不会用那麽大力,把他胳膊拉得要脱臼的疼。

  凌岳做出一个今日份耐心已用光的笑容,甩开了她的手道:「不必了,反正又不是我自己愿意当这个好人的,你真的完全不必放在心上。」

  他特地加重了完全不必四个字,这让本来心存感激的徐孝宜脸沉了下来。

  「当好人是什麽丢脸的事吗?和其他人一样视而不见才心安理得?这种冷漠并不能显得你很酷。」

  「你真的很爱说教,可这样也不能显得你很酷,如果有人被你说服过,一定是受不了你的罗嗦。」凌岳全当没听见,指了指自己的手表,「热心市民我也做了,电视采访就不必了,我不想因为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错过重要应聘,你觉得这逻辑合理吗?」

  应聘两个字在徐孝宜心口重击了下,她一把拉过他的手腕,让本来刚被暴力拉疼过的手再次遭受摧残,从此凌岳刷新了对女性力气的认知。

  真的迟到了!徐孝宜暗自叫苦,她的面试要错过了。

  她脸色霎时白了几分,凌岳没打算管她,转身要走,这次却被正出来的护士叫住了。

  那小护士拿出一张纸很是自然地递到他面前说:「患者有早产可能,需要马上剖腹生产,请家属在这里签名缴费。」

  徐孝宜自然地就开始翻钱包,而凌岳则是草草地扫了那张纸一眼说:「我不是家属。」

  这种话在这里可是听得多了呢!小护士一脸又是个渣男的表情,白了他一眼,然後又因为他那张超好看的脸不自觉地红了脸,羞涩地回避了视线,搞得像面部神经失调似的。

  她又把那张纸给了徐孝宜,重复了遍刚才的话。

  徐孝宜点头接过,拿着笔也草看了一遍,感叹道:「原来她也叫璐雅,跟我朋友同名,真是有缘。」说着就要在空白处签名。

  一只手从斜边插入,准确地抽走她手里的笔。

  徐孝宜有点生气,瞪凌岳,「你做什麽,不知道现在情况紧张吗?」

  「你认识她?」凌岳问,把玩着那支笔。

  「我刚不就说了,认不认识根本不重要,把笔还给我。」

  看她这副不识好歹的可恶嘴脸,凌岳还真的想让她自生自灭,多余管这闲事。他把笔递回去,在空中划了个弧线,最後敲在她头上。

  「你傻不傻,这种字是能随便签吗?」

  徐孝宜愣了会,小护士不耐烦了,催问她,「你到底是不是家属?」

  她摇头,才意识到自己是被这紧张的气氛冲坏了脑子。

  小护士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那两人都木头一样杵着不动瞧着彼此,不知在交换什麽不得了的情报。

  「那家属到底在哪里?」

  一语惊醒,最後还是通过孕妇的手机联络到她的家人,得知她先生正在赶来的路上,徐孝宜才算松了口气。

  她一直留在这等人到了才走,而凌岳则是早就离开了。

  徐孝宜在医院门口找到了她的脚踏车,从这里赶去面试地时间肯定已经过了,可她还是以最大马力冲了出去。

  一边奋力地飙车,一边心里骂自己,徐孝宜呀徐孝宜,你怎麽就不长记性,这次面试没有过,真的谁也怨不了,就怨你自己!

  ◎             ◎             ◎

  另一边异空间总部大楼十五层,等着面试的人排排坐了满一间屋,他们已经在这边乾坐了快两个小时,约定的时间早就到了,工作人员来回进出了好几次,就是没人叫他们进面试间。

  同样在十五楼的经理办公室外面,负责人事的唐詹也来这转了好几圈,每次问秘书得到的答案都一样,凌岳还没来,凌岳还没来。

  大家都觉得应该联络一下凌岳,可就是没人敢给他打电话。本来招助理这种小事也并不非要经理本人在场,可谁让这次招的是凌岳的助理,如果没得到他本人的肯定,谁也作不了主。

  来面试的人都有意见了,唐詹勉为其难地拿出电话,犹豫着要不要联络一下凌岳。正在纠结时,身边的秘书训练有素地站了起来欠身弯腰,他转头,果然是凌岳来了。

  唐詹松了口气,赶紧把手机收了回去。

  凌岳一如往常,走路带风,两条笔直修长的腿瞧得人眼晕,顺着腿一路爬上去,精瘦有力的躯干和那张盛世美颜的脸美得一塌糊涂,也幸得他们这些老员工看习惯了,透过这张脸看到的已经不再是春光无限。

  而是无尽的麻烦……

  那些每天不看一眼凌岳就觉得一天没真正开始的职员,是没有体会过凌岳的可怕。

  不过今天凌岳的样子有点古怪,虽然还是那副普天之下我最好看的得瑟脸,可总觉得得瑟的有点僵硬。

  「怎麽了,你晚到也太少见了。」唐詹很自然地过去跟在凌岳後面。

  「嗯,去洗车。」凌岳说着,行进中顺手接过秘书递上来的文件。他瞧了眼,不薄不厚,整理的很好,全是今天应聘者的资料。

  「洗车?大早上?」唐詹有点萌,就算凌岳总是特立独行,这理由也着实让人好奇。

  「是啊,後座沾了点血。」凌岳说得随意。

  「血?」唐詹哆嗦了下。

  「嗯,没多大事,已经处理完了。」凌岳云淡风轻的一句,成功加重了唐詹的心理负担。

  後者假意咳了声,告诉自己以後凌岳的事还是少问,「那面试开始吧,面试的人已经都到了,我这就叫他们。」

  「几点了,还一个一个叫麻不麻烦?」凌岳一把将那叠文件拍进他怀里,唐詹没有选择地抱住。

  凌岳一把推开了等候室的门,一屋子十几个人全都看了过来。

  凌岳早习惯初次见面的人落在自己脸上的那种视线,坦然地绕到众人面前与他们面对面。

  「感谢大家对我们异空间的信任,我是这次的面试官凌岳,现在面试开始,请大家坐正并把嘴巴闭上。」

  细碎的杂音顷刻间消失,每个人都是瞪着双眼,盯着凌岳。

  凌岳也在打量这些人,脸上总是挂着若有若无的笑,但让人并不觉得放松。

  这次他是想要个男助理,之前的三个女助理全是刚上班时面若桃花,一个月後便成了枯槁老木,未满半年全都哭着离职。

  真的,女人太娇弱,而他在工作时是不会哄女人的。男人不错,找个身强体壮,心理承受能力强,脑子灵活听话,长得顺眼的男性助理一直是他的理想。

  只是这样的人一般不会来应聘做助理,他的助理就成了流水线,到头来没一个用得顺手的。

  他的视线在每个人脸上停留不过一秒,这批人里也没有自己特别满意的,倒是让他发现了一张熟面孔。

  「你。」凌岳朝最後排角落扬了扬下巴,笑了下,「来得很快。」

  被点到的人全身僵硬,十分想哭,一番纠结後她还是选择咧出一个尴尬的笑。

  苍天啊!她是不是真的傻,为啥她会认为一个开豪车的贵公子是跟自己一样为生计奔波求职,人家根本是去选人的好吗?

  当她拼了命一路狂赶,大腿抽筋到了这里,发现面试竟然还没开始时,还在感叹自己运气真的超好,真的是好人有好报。

  现在想想,面试之所以延迟这麽久,原因不就是她自己造成的吗?

  虽然奇怪他一个开车的怎麽到的比自己还慢,但现在她可不敢再奢望自己会有什麽好运了,识相的人这会就应该抱着包包哈腰遛走。

  「你叫什麽?」凌岳读着她脸上变幻的表情,跟她心中所想分毫不差。

  徐孝宜呆了两秒跳起来,把椅子搞出很大声响,「徐孝宜!」她像个狗腿学生。

  「好土的名字。」凌岳自得其乐,不管面试的人开始交头接耳地吐槽他过分。他继续瞧着徐孝宜,明显在打量她,「你力气蛮大的。」他说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徐孝宜点头,对这点竟也充满自信。

  凌岳的食指在下巴上点了点,瞧她,「力气大是好事,还要能吃苦,有韧性。」

  徐孝宜疯狂点头,完全没去考虑所谓韧性是什麽鬼,全没了一小时前对这个人指手画脚的派头。

  「好吧,那就是你了。」凌岳兀自宣布了结果。

  所有人,包括抱着一叠履历的唐詹都是白痴相地愣在那里。

  凌岳继续宣布说:「明天来上班,不许再迟到。」

  那个再字用的很微妙,不过谁都没有察觉,大家的关注点都在另一件事上。

  「这就决定了?」唐詹都要为那些面试者抱不平了,「不看看履历问点问题什麽的?」而且你不是说想要个男人吗!

  「不是已经问完了吗?剩下的交给你了。」

  凌岳像个政务缠身的君王,三言两语交待完便自顾自离开,留下一个风中凌乱的人事部长。

  徐孝宜眨着眼睛,心情可说十分之复杂,美好的期待和不祥的预感同时涌上心头,就是不知道哪个会灵验了。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
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
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总排行榜
  • 日榜
  • 周榜
  • 月榜
最新上传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_言情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