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123-456-789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fumiao

    台言论坛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站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3 号会员,9109活跃度
  • 3272发帖
  • 3029主题
  • 0关注
  • 10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12月试阅 ✿] 乔湛《不择手段娶前妻》

[复制链接]
喵喵 发表于 2018-12-20 13: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不擇手段娶前妻.jpg 9 C' p2 I& j; Y
书名:《不择手段娶前妻》( u6 K4 o: c4 G
作者:乔湛! K0 T- K$ `! r
出版社:喵喵屋
2 w$ d8 U+ [0 \) a4 o出版日期:2018年12月21日" @% M( e/ n2 ^
女主角:俞幼薇( T! x, s6 x& H/ y0 f3 X, j( [, [
男主角:游历宸
6 V' N  W: l  f2 P2 H" o0 z. _" g3 s$ P' g4 o
【内容简介】. @4 W+ D/ ~5 C0 C
6 h, @0 l9 j* X2 v' |! U3 e% ]  F
老公的责任,除了甜言蜜语,还得哄老婆上床;
* h+ x. i% ^! n" l- M6 s' c老婆的无奈,不但青涩害臊,还得躲老公纠缠。& L2 f  M4 e9 q1 I$ W
# C7 w; d3 V9 }, B8 {. N
你以为,这个婚是你说结就结,说离就能离的吗?! [( s8 `. l- L
游历宸不曾为俞幼薇上过心,当初会结婚,是迫於联姻压力。) O" T- ]" n* A' Z1 D# j
而家道中落的她,却傻得爱他,
; ], H& ]9 {7 _0 @所以她高攀了他这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
% ]" b4 ]0 o& u她原以为,游历宸的老婆她会当上一辈子,
! s# n3 x6 q) p没想到,最後提出离婚的人却是她。
  U  x- L& y7 `. v游历宸一向高傲惯了,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他不要,没有他得不到的,: F" `  Y6 b8 Z( X7 P
结果却在前妻身上踢到铁板。5 t; Y  T% X! n  |) ?
他承认,与她的婚姻并非他所愿,
7 N3 O. ^1 H" A* T$ p1 M1 a5 V: @他也没有不爱她,床上床下都恪守丈夫责任,
; Q# e# l5 ?% A! A$ Q. |+ T他就想不明白了,这女人到底是什麽时候有了想要离婚的想法。) O+ s3 `, ^/ T
她要离是吗?他可以签字,她想要再找男人嫁,他不反对,
; g' Y4 `7 _. ?8 L3 }反正她嫁来嫁去,也只能嫁他。
! e4 d$ W* Y$ a& z" _* W: z% Q2 _# q& a; v
( }4 M2 {) G9 R2 p

/ G) w- \" \( `( `: ~5 u8 q0 b. `8 J
- C& [4 S  e3 |6 a7 E
  第一章( n* V5 b, n4 J/ O4 e2 ^+ R

% b, l3 m# G$ U) r! i- F  游氏作为一间家族企业,它的兴起与稳定发展让人们看到了家族企业走向世界的希望,尤其近几年在游家长子游历宸的配合下,游董事长更是如虎添翼,父子俩引领着游氏进入前所未有的鼎盛时代。
  k5 [! @" }* R& j4 A8 b% [. s0 @% n; e3 ~3 b% V- x$ E
  幸福村开发案是游历宸接管总裁之位以来,接手的第二个大企划,这一次依然不负众望,游大总裁大获全胜。
  `! q6 }5 E8 n- ]: I
8 K2 G, i6 N& j  然而他嘴角那抹得意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太久,就在他将合作方代表送到门口,回到办公室,看到梁秘书交给自己的文件,一份离婚协议书加上洋洋洒洒几大页的私人物品清单时,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凝结了。
& A# D; _1 o$ i; h2 U. L# u6 S: R! S
  「这是什麽时候的事?」游历宸攥紧手中的文件,一双剑眉不自觉蹙起。
+ M4 d8 S- ?/ I2 E; c/ h4 @5 D+ `5 I3 g0 V! d
  这些是不久前总机小姐送上来的,因为总裁办公室的文件一向是梁秘书在处理,梁秘书以为是工作文件,拿到文件的第一时间就拆开来看了,却……却没想到会是少奶奶送来的离婚协议书。8 g) m5 \, S2 b. B& t

( ?! C# Y- |( c  梁秘书深知开发案签约会议的重要性,怕干扰到老板的心思,他特地等到会议结束,老板心情愉快的时候才呈上文件,只是根据老板此时铁青的脸色可以判断,这似乎起不到什麽作用。
+ m  p  r/ ~4 E. _' {
% G) d5 {* z' C8 E& @/ M  得不到下属的回答,游历宸开口催促,声音冷得可以结成冰,「说话。」  e2 Z  R( j, W3 r6 y
% _) n5 y3 O# m3 U% e" Y& I. G7 r
  梁秘书头皮发麻,声音颤抖地答道:「您开会的时候,总机那边送上来的。」( w  d! q4 {0 y% Q

1 A/ P( V( |- H8 N  开会的时候?那女人有这麽大的胆子,怎麽就不敢亲自交给他?游历宸抿紧唇,看着离婚协议上娟秀的签名,只觉得胸膛有一股怒焰在燃烧。
5 `' f  Y/ J) l$ g+ g! P6 t  M! K- r, z, F2 c+ [
  他放下文件,拿出手机拨打妻子的号码,结果迟迟无人接听。很好,跟他耍性子是吧,那他就尽管等着,她能闹到什麽时候。
7 F+ d3 n! L+ O' u& b# D8 O4 U0 \: {
! ?7 l" _/ _0 g5 Z  游历宸将手机丢到桌子上,脸上闪过一道烦躁的表情,但他自己并没察觉,「下一个行程是什麽?」
9 G" [) N+ d1 R  d
( U% H8 m7 }" ~( P3 Y  「什麽?」以为自己听错了,梁秘书露出一个惊愕的表情。3 z; J) S; b( i: a5 t* L
8 [: n: M# W9 P! y  y" b; J3 [
  「梁秘书,你是第一天跟我吗?」他讨厌同一句话说第二遍。
& @3 W" ?% Z( t, C1 ~% u- W
. `' a: C7 P, q, i8 G9 x8 o# t  t  收起老板的警告,梁秘书连忙打起精神,向老板汇报工作,只是心里却在为温柔善良的少夫人感到不平,平时对人家不上心就算了,现在人家都送来离婚协议书了,老板居然还能若无其事的工作,唉,换他是这个女人,也会心灰意冷地跑掉。
7 o! |4 S3 Q  ^9 T; J8 h2 v
$ x" P: X. v1 c" @' z/ j  不是猜不到梁秘书心里的想法,游历宸只是觉得,俞幼薇不可能真的和自己离婚,她只是想用这种方式向自己传递某些讯息罢了,毕竟女人嘛,不都这样吗?
: e- `8 ?/ y& T" Z% X9 l. F) k, Z
9 }, v! o3 m" ~' U- i, Y" [  ◎             ◎             ◎1 Q( }+ M$ |- M9 M2 X  U

  D) U0 i, O. m  游历宸甩开脑中烦人的思绪,集中精神到工作中。
1 z6 d  \" }6 E) l# ^) ^* Y% M9 J% `" r+ T1 [. m
  下午六点,游历宸难得准时下班,只是当他回到家,却发现那个每天都会守在客厅等他下班的女人并不在,他走进屋子,一路沿着厨房、客房、书房、阳台寻找,都没有找到她的身影。
# M% g5 H4 M* n8 ^; G% b( i
, I0 q' n: K, a7 s( w& V  他来到主卧室,折叠整齐的床被也如过去的每一天一样,空气中仍然带着淡淡的女人味,那熟悉的花香是属於妻子的味道。' X% `: y1 B, u2 e
4 N" g% @7 M1 s5 `0 v" i8 N
  可她的人不在。! P1 D- Q, `/ f& X6 D

9 G% Q* v' s+ O  游历宸拿出手机再次拨打她的号码,可响了几声後转进语音信箱,还是不接他的电话?这女人是向天借了胆子吗?他眯起眼,胸膛充斥着一股熊熊的怒焰,那个女人是怎麽回事,难道离婚由她说了算,都不用面对面谈一谈?- w6 [- s& I) Q/ D/ T7 z
, {2 M, c. ~3 t
  还有原因呢,现在的女人吵着离婚都不用理由的吗?游历宸抿紧双唇,感觉自己越来越烦躁了。
( M/ G$ M+ U% l! O0 \# s/ t6 V7 P  R* t; E: u+ \/ N, [
  不多时,游历宸攥在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他迅速接起,正想开口,却被话筒另一端的人给抢了白,语气听起来很是着急,「阿宸,薇薇真的离家出走了吗?」
/ ?! L) X7 K3 ~+ R# A9 I( Y
8 t0 j2 c: H! t2 [+ a  「谁告诉您的?」游历宸直觉不会是俞幼薇告诉奶奶的,不然奶奶不会等到现在才打电话来质问,很快的,他在脑海中锁定了一个人,看来他的好秘书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居然敢背着他跟奶奶告状。6 ^, j5 Q% ]% {0 L' {
* Q% U7 z: a+ o
  「我问你,你到底做了什麽事,惹我孙媳妇伤心了?」游奶奶一心只想知道孙媳妇离家出走的原因是什麽。
9 X2 |9 E3 }7 p8 H! O5 E- b# n2 Z; l" J5 P5 F3 i3 J
  「我也很想知道我做了什麽事让她不告而别。」想到这,游历宸只觉得一股莫名的闷气卡在胸口。0 v* O$ o! Z2 L  N$ i1 l
' j* K9 K# s1 @) X1 ~3 r
  「我不管,你快点去把我孙媳妇带回来,不然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孙子。」气呼呼地说完这句话,老人家就挂了电话。
5 d7 H8 _# ^# P+ [+ h( w! `( l- a' Z2 ]1 z) I3 d5 X
  游历宸揉了揉正隐隐作痛的额角,顿时感到很疲惫,最近为了幸福村的企划,他每天睡眠不足六小时,好不容易一切尘埃落定,他该好好休息,却没想到向来温顺听话的妻子竟会给他闹这麽一出,这算什麽?离家出走?不告而别?呵,真是荒唐。7 K" ?8 T" K& r! W  D4 E

: o. a  F+ _9 V3 v. N* O  没有去想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游历宸拿出手机按下一组熟悉的号码,待对方一接通就强势地开口道:「查一下她的行踪。」" F* F& i+ Z- A  h% }9 f2 b& X
# ]3 H( y) c& d" d) C* H5 l) y5 i
  没头没尾的,他最好知道老板说的是谁,电话那头的梁秘书抱怨归抱怨,还是在老板挂断电话後,马上联络徵信社,打听少夫人的下落。
& }& ]9 R7 a7 B& Z" u% \3 G  \  {0 u/ s
  ◎             ◎             ◎+ y4 ?4 d$ e/ r% o$ V0 ~0 \
; V* Z( F4 r+ y( z' K8 d4 B
  次日下午,一辆低调奢华的黑色奔驰稳稳停靠在一家名叫转角爱的咖啡店门口前,游历宸从车上下来,抬头望着店名,素来严肃的唇角缓缓勾起抹嘲弄的弧度,转角爱?& l) _3 e$ ]# N" H# i7 O7 q1 E

- b. w- z; @( M" _/ x. `. e: B* n  这家店的老板想必是个浪漫主义者,只是游历宸不懂,爱情这种虚无渺的东西怎麽会有那麽多人为它赴汤蹈火。在他的认知里,只有权势和财富才是值得向往和追求的东西。而他这些年来,确实也朝着自己的目标在不断地前进着,带领着整个游氏不断地开拓更宽广的天空。
! ]& F7 t; _7 z3 W
$ K1 R! z0 S& \, L3 O" B0 H  ◎             ◎             ◎2 L2 y* @% x) W" Y6 j
3 t9 ~8 b7 K7 G" ]. O3 T! W
  此时,咖啡店内。
* G" R& I# d2 Y, L1 \( V* n; s# P' u* B- K7 B6 I
  俞幼薇收拾完桌子回到工作台,正要清洗手中的杯子,却不由自主地看着里面的黑色液体出了神,她记得,游历宸也很喜欢喝咖啡,而且是那种很浓很苦的黑咖啡。3 b9 e: |# P. Z+ H; N! A8 k

9 [2 T3 {$ y. Z/ N, n$ F  虽然她不懂那种像中药颜色的东西有什麽好喝,但因为他喜欢,她还是偷偷去学了煮咖啡的手艺。& S* {. m6 K/ c, D% L; l
+ B7 D' y% t- U0 o  ^' t2 g9 S& a+ z
  每天他在家里工作的时候都会默默为他准备好,她总是这样,努力地迎合他的喜好,她以为自己这麽做,他总有一天会看到她的付出,他会爱上她,一如她爱他那样。
! T; G1 X  w* w3 y0 Q
: o  w5 E3 c9 k+ N" Z7 U1 k3 |  可这样的期待却在某一天,被她不经意听到的一番通话澈底地打碎了。
9 f7 s8 G8 O3 J4 d4 ~) c1 G+ z/ h# [, Z; y; o* }$ _  T
  那天,俞幼薇跟往常一样送便当到公司给游历宸,正好碰上游历宸在跟人聊天,她无意打扰,想到外面等他,却在听到对方提到自己後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脚步……
/ Y* f! H% K& Y6 E& y/ H. L* D) f& g# Z+ G7 p- |, A
  「游大总裁,听说贵夫人每天都会给你送爱心便当,你现在是不是感觉特别幸福?」
9 ~0 I* S, X$ }% |3 O) \8 s$ w9 U7 v9 ?3 F3 h( X( Q
  「关你什麽事?」
% O; I1 B4 e4 [0 @- U4 B% o1 y6 m
% Q, u/ B2 ?. i! A2 ~; ]  「切,真是小气,好歹我们也认识二十几年了,跟我分享一下心情又会怎样?」' W) E$ k9 b' s0 T+ X, d

5 a1 N$ P9 D# G2 ~3 S* `/ b& X' `  「不怎麽样。」, Y* F6 m2 G8 S7 O! X

' t) d# u, Y: n  「什麽?」; G2 ~% y; o) E1 Y: @5 f
3 b  ~& t* R2 D; O- {
  「就我和她,平平淡淡的,不怎麽样。」$ O* |( `5 m2 m( x9 P* h. ~
$ ^9 ^, s' x# k( D
  「不是吧,我知道你们是因为家里的关系才会结婚的,但好歹都相处这麽久了,难道你们之间就没有一点火花吗?」! w3 c( v% h3 R4 L4 l* p4 g

0 Q+ V5 h( T7 z4 P  「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6 Q$ X% `* T* e) ~/ o

" w* C  G5 d# c- p0 l- y/ M  ^0 R  思绪转到这,俞幼薇感觉有人走到了工作台这边,她连忙调整心情,收起不该有的情绪,脸上扬起专业又礼物的笑,道:「欢迎光临,请问……」# o# _: L. b# ?- n3 M3 ?$ a
, z1 Y  e: X# ~. b- y
  「你闹够了吗?」不急不躁的低沉嗓音打断了她未完的话语。3 o! l3 t8 P: U% ?; N5 l
0 [2 \7 w* c& \" {2 R
  俞幼薇一愣,倏地抬起头,望着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好一会回不了神。- B  u/ v0 a1 a5 f" b

7 Z7 ?: R- v" R" j' }0 P: t  没听到她的回应,游历宸微蹙起眉,沉声又道:「闹够了可以跟我回家了?」2 n" O+ L$ A4 d6 f# t! K
) s* H$ ~, [* L$ n" P) K  h
  听了他的话,俞幼薇回过神来,正想问他怎麽知道她在这里,可转念一想,以这男人的身分地位而言,要想知道一个人的下落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P( y3 D1 d9 X$ L2 C* z0 ]9 e3 V0 g
; q) b: z4 j$ _5 H4 O
  她咽回未出口的疑问,回应道:「抱歉,我不会跟你回去了。」( ]) S1 j6 P) F- b- n% X/ ?

9 e5 K) H2 k4 b! ~  似没料到会从她口中得到这样的答案,游历宸原本微蹙的剑眉一下子收得更紧了,「你说什麽?」( U- K! i8 s9 c2 z
& ]$ z' `9 T  G& C- h8 T& v
  没有被他自然流露的强大气势吓到,俞幼薇的态度是连她自己也想不到的冷静与淡定,「我说我不会跟你回去。」
4 d  s7 Y, D( f; u9 H$ Q, d% R5 ~- c+ K# m* }3 y2 t
  「理由。」面对她难得的任性,游历宸的语气依旧是一贯的沉着,可如果细看的话,还是可以从他那双黑眸中找到一丝隐藏的恼怒,也对,游大总裁的专制霸道是出了名的,怎麽可能忍受得了有人挑衅他的权威?
# t5 d. l) E$ a: f! n5 E) D
2 W$ y  Y5 H. ?: \( {! Z& w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寄给你了,难道你没收到吗?」
# g/ [# ~6 O0 D* [9 s/ Y
1 E+ @3 C: ^4 t0 L' B! y& g+ e  「收到了。」他生硬的扯了下嘴唇,「然後呢?」
$ U. p& g* f4 i  t( k6 b+ |3 ]" q1 y
  「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老婆了。」这话还用她说得那麽清楚吗?# Y: R2 g& p/ n+ i% M, A

( A3 t5 X, u) `' u* B  闻言,游历宸笑了笑,笑意却丝毫不达眼眸,「俞幼薇。」这是他头一回连名带姓地叫她,「你以为,这个婚是你说结就结、说要离就能离的吗?」. q* Q9 r9 j/ Z8 J- p

2 ^1 t1 x# b* F9 y$ j3 Y  「我已经决定了。」4 J; x" K  ]& T6 K
, O7 h3 @5 m- C1 Y" q
  呵,愚蠢的决定。游历宸抿紧双唇,眼底的恼怒渐见锋芒,「那你知不知道,这个婚只要我不同意,你就离不了。」
/ v; I9 b; h2 W; G& m- T4 X! P
3 ^. i1 ^. i! s8 `, V, J' W  「游历宸,你为什麽要这样,反正你对我又不上心,何不爽快签字离了我。」
& k* m1 O) t* ]- s# M. V+ ~: y" B6 n
  「不上心又如何?」他冷笑,「我刚刚已经说了,这个婚不是你说结就结、说要离就能离的。」
$ S( v! P3 q9 v1 V, o
0 j2 g& D0 c  e3 e% y3 H  不上心又如何,不上心又如何……这几个字像一把利剑一般刺向俞幼薇的胸口,让她顿时疼痛难当。& J/ u& C. J# s* P; t, z

* b* Q7 u( W& z6 H8 C7 |/ _  「游历宸,你是不是觉得由我提出离婚,伤了你那高傲的自尊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大可以对外说是你想要离婚的。」  T" k) L- B2 j* I) d; C* j+ X5 R

. }7 F/ p6 W1 k. o" D2 n; ]5 W  「我没你那麽自私。」
4 g% C, _+ ^2 D+ k, O6 @% R) Q
/ @0 @- n9 p: K5 q  她自私?一个霸道、自私,做事从来不顾及别人感受的人居然说她自私?俞幼薇觉得可笑至极,「就算你觉得我自私,我也一定要离婚。」
% I: H0 C6 W- a; g
+ M$ s+ R/ P: H2 s7 m& Z' C  没有丝毫的犹豫,游历宸答道:「不可能。」
7 `7 C8 G7 X# }6 t
* P6 S9 Q# j6 e  「如果游先生非要这麽坚持的话,那我们只能法院见了。」
" [! `/ }9 r' h0 w1 p
7 i4 |8 U* N/ t  H# p% D  游先生?游历宸瞪着她,因她生分的称呼而烦躁起来,「你叫我什麽?」2 @6 |$ e5 w/ o! j* U

+ ^: B: K) B1 P) G6 U! M: F& h- q. `) `  「游先生,如果你没其他事的话,请不要打扰我工作好吗?」刚才看见他有些忘情了,才会在这种环境下跟他争论私人问题,现在冷静下来才发现已经有好几个客人正好奇的看向他们这边了,噢,还有一个原因当然是因为眼前的游先生太过迷人了,出色的外表和高大的身姿不管身处哪里都是那麽轻易的博取别人的眼球。2 b/ M3 f$ r0 Z6 o+ p5 _1 l; D/ I
3 u' H! }: \  X% u8 e
  「够了。」听她越叫越顺口,游历宸只觉得一股闷气堵在胸口,「你到底要闹到什麽时候?」她已经好些天不回家了,一开始,他以为那不会改变什麽,可天知道,他的生活早已天翻地覆了。+ m+ u; ~* j! b* Y

, u& T1 Y7 S, F& n' b  ~& y  早上起来没有热腾腾的早餐吃,出门前也没有人为他准备穿戴的衣服和领带,下班回到家也没有那盏暖黄的灯在等着自己。更糟糕的是,原本温馨的房子随着女主人的离开而到处充满了寂寥的气息。
. n$ P" t) O3 W' |+ \% q# h* B* c4 O, E
  他的工作已经很累了,只想下班的时候回家感受一下温馨的气氛,可她为什麽不能像以前那样乖乖的就好,为什麽要跟他耍性子。
" Y& p! k+ X% X" n7 H0 U, q  R/ W  s( q$ T0 A2 O6 c& Q' Q
  游宸宸烦躁得有种揉乱一团黑发的冲动,但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不允许他那麽做,他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脸上的神态更是一贯的冷静自若,「奶奶让我带你回家。」+ [$ F7 Y0 ~0 a; ?

  x' t8 m! W1 \0 t7 d: K; b$ j  听他搬出奶奶,俞幼薇顿时了然,不觉为自己刚一见到他时产生的期待情绪感到可笑,呵,她不是早该知道了吗,这个男人不爱她,更从来不懂她的心。
; k, |% n2 N* F5 f: q# U: S+ V+ z- I7 p' t
  当初他会跟她结婚,也是迫於家族的压力,而现在,如果不是因为奶奶,他又怎麽可能亲自来找她呢?
4 \" g4 ], O* H; y# r' S
9 {" |5 j3 N* Z* ~+ t) \6 V  只是,她还是没有自己想像得那麽坚强,得知这个答案,她的心竟比刚才还要痛上一分,真是没用啊。8 A" m$ w$ v0 b/ ~

, x: V  O2 e8 [5 J# }8 e  俞幼薇不自觉的攥紧置於身侧的小手,指甲掐入掌心的痛楚提醒她该清醒过来了,她扯了扯嘴唇,努力扬起一抹完美的弧度,落落大方的说道:「游先生,我现在很认真地告诉你,我没有在闹,也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真的想跟你离婚。」  R; ~6 K* Q" M3 e' `% F* Z" M- X
# Z" N8 u+ k1 x; }5 n3 K
  「为什麽?」他本不会问,可还是问出来了。$ \6 @0 I5 D6 T2 G
6 X: W9 C$ v- t# @( I1 Q/ u
  俞幼薇也惊讶,她以为高傲的游先生永远不会问她离婚的理由,她扯了扯双唇,嘴角泛出一抹不易察觉的苦涩笑容,答:「我想去寻找属於我自己的生活。」7 b! M/ `$ U# w& d# ~( v8 W
$ L; ^6 ]3 x8 @1 O/ J7 k: T
  属於自己的生活?这女人说的是什麽鬼话,难道和他结婚、和他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就不算她的生活吗?
3 D: q. G0 \3 n0 c
5 \+ B/ u7 _- p* }" D  游历宸双唇抿起,感觉胸膛内有一团火在四处乱撞着,他瞪着她,黑色的眼眸里同样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气,好似火山爆发般喷射出来,「俞幼薇,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麽?」9 C( i: t' C9 p% D* B) ?0 t* g$ G

  k: A. y8 k, f9 c0 I3 d  「我很清楚。」她很冷静,前所未有的冷静。% g& t0 L5 e& e) }2 X

$ g0 h5 W4 h4 c* m+ }# e5 _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选择收回刚才的那些话。」如果她那麽做,他或许还能原谅她这几天的任性行为。% k9 R) T' _4 G; {6 b! W2 O+ h/ [! s

! W) v* ?6 ?% Q  「这位先生……」忽然,一道温和的嗓音划破冷凝的空气。7 D0 F6 K  z2 ?5 i
% `4 S' f8 p) k) n) P. k! C* A
  游历宸倏地转头,瞪向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然後他看到的是一个斯文隽秀的男人,对方正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最後站到了俞幼薇身边,这个人是这家咖啡店的老板徐靖,同时也是俞幼薇的大学学长。' O9 u$ A& f! Z9 `7 N4 R
7 q& W+ G0 q9 ]
  徐靖今天出去外面办事,刚一回到店里就有店员跑来告诉他,说是有个气场强大的男人来找俞幼薇,两个人似乎谈得不是很愉快,让他赶快去救场。
  J7 L! \/ o- a2 ?4 m$ f' M
; U( I9 r- F9 E+ _) m' ?6 C  他没有片刻的停留,马上赶到这边,正好听见游历宸对俞幼薇说出的那句类似威胁的话语。" R% r  u4 |0 x& f( }9 I% x

# W# O: u( L% U: z1 N$ _$ i2 j  「有什麽是我可以服务你的吗?」
3 U; a/ [+ _- m- p! D0 k# p: B1 f' i) @" G* S. T
  游历宸望着他,浑身散发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狂妄与傲气,语气高傲地问道:「你是哪位?」
, N! r5 {9 [' v) P4 }: Z) }* G- I4 W5 ~, U+ Z
  「我是这里的店长徐靖。」无惧男人的强势,徐靖脸上的笑如沐春风。
9 w: D- F9 u( R" Q+ G. z& Q! a. K/ e) t* I5 ?) G/ |
  「我在跟我的老婆谈事情。」言下之意,他最好不要插手。+ @- J7 ^/ v0 E/ E
3 e5 t% G) l# i# o: e5 p9 o
  徐靖不是听不懂,却故作不懂,笑道:「薇薇是我的店员。」: X6 t. S5 ~3 w# r  X
% n$ ~, @5 O$ v2 e
  薇薇?游历宸眯了眯眼,因这亲昵的称呼感到不爽,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愤怒影响了错觉,游历宸竟觉得徐靖口中的我的两个字无比刺耳。0 _7 g5 A3 v0 p/ d* T
- U9 F1 E" i# u, }: b2 t
  尤其是他一副保护者的姿态站在自己老婆旁边,更是让游历宸觉得碍眼极了,说出口的话几乎能将人冻伤,「我在跟我老婆讲话,你能帮上什麽忙?」
0 y# s2 m# J! e/ q* T3 o9 F1 L4 R2 ^$ ]( n
  「游先生,我要工作了,麻烦你先离开。」察觉游历宸语气中的不快,俞幼薇连忙出声,不想将无辜的学长牵扯进自己和游历宸之间的纷争。/ M; ]/ ?) f9 ^8 [% U; ^0 T

& |. D0 j. e6 H5 x# r2 \  没想到她会开口赶人,这让习惯了被人追捧的游大总裁顿时感觉没面子,他有些气结地瞪了俞幼薇一眼,然後语气高傲地丢下一句,「我再说一遍,你刚才提的要求,我不同意。」接着转身走人。# n, Z) F8 \* O9 ]
, I1 K2 a1 B, m
  ◎             ◎             ◎8 q* u) J/ m( K' T; _9 ?8 F
, h% F& y- z( n& s  y4 R: o  m% J7 p4 J
  随着游历宸的离开,俞幼薇只觉得自己像是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般,整个人有种虚脱的感觉。! S9 r# w% }7 S1 o# h1 h
1 Y4 P# X9 k* g1 I
  察觉她的异样,徐靖伸手扶住她的肩膀,语带关心的问道:「还好吗?」
# |9 s* A+ X( I! g+ y! t/ _% Z0 q2 E3 a1 T5 Y
  「我没事。」俞幼薇感激的看着他,想到刚才游历宸傲慢的态度,她感到很抱歉,「对不起,学长。」& B* I8 Y% {& H. A6 q0 H  X
6 F* N! V( E/ X. F9 j3 {1 ^1 r
  「为什麽突然说对不起?」徐靖不解。, O- c7 u/ O8 z0 n) C  }0 z
  Q2 E/ l$ o+ l" M8 Q
  「因为我的关系,让你平白无故受了那个人的气。」那天俞幼薇从家里出来,正迷茫着不知该去哪里时,在街上偶遇多年不联系的徐靖。
1 W! b7 @- D" {# V1 B/ _  ?7 n
  得知她的遭遇,徐靖开口邀请她加入自己刚开业不久的咖啡店,基於自己的处境,俞幼薇接受了他的帮助。
4 T# r$ X: k' z* O
1 h" S6 s& D( L1 N  「我没关系的,不用觉得抱歉。」徐靖望着她,她脸上的落寞让他看了好心疼,「倒是你,真的没事吗?」/ r- B5 P, Y% A# O
: a: X, z. w& }* U6 J
  为了不让学长担心,俞幼薇硬是扯出一抹大大的笑容,安慰道:「嗯,我不会有事的,学长请放心。」
2 u$ W2 j' y2 d( \; h4 F7 c1 Q% w) i9 ?9 O0 q: `
  她越是这样,他越是放心不下,「薇薇……」
, R9 v6 A8 u* U' W. {: {  b$ W% D! ?4 t' I4 R: a/ G! j* x2 N
  「怎麽了?」
5 a$ K0 F0 p) ~3 Y; j: ]6 E
0 X: z+ m7 C, K/ y* q6 W0 g) c/ R5 W  「我……」徐靖张嘴想说些什麽,可刹那间又陷入了犹豫中。她才刚经历婚变,这时候向她表明心意的话,她一定不会接受自己,思及此,他咽回心中的话,朝她温柔一笑,道:「有什麽需要帮忙的,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 p& [! r8 |; s# f# W& w' t

) \+ |% C# ]$ b. W' m  「我知道了,谢谢学长。」" z0 Z0 w3 B, T9 [

3 d  f: z" H) r0 g7 O- k  另一端,梁秘书正坐在车子里,边等着老板边用手机操控工作,一看见老板从咖啡店里走出来,他马上结束通话,开门下车,心急地问:「老板,谈得怎麽样了?」9 K! U+ b  U/ O5 ^8 B

, z0 @" g. t- t1 C% h  p9 N  「有老板向下属汇报事情的吗?」游历宸霸道冷傲的语气中还夹杂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怒火。! x$ t& t4 Z* D

7 l; D5 {  i/ W7 y  心细如梁秘书听出来了,他摸了摸有些发凉的脖子,心里忍不住叹息,唉,看老板一副恼火的样子,想必是谈不拢了,但这事也怪不得大少奶奶,要怪就怪老板自己对人家不上心,还将人家当成摆设。
2 J; q& B& A7 @. B+ [9 \( X) _+ U: B
  ◎             ◎             ◎1 F5 h8 G% _5 F* {
7 }7 j! X& P: T% c6 J  ~
  从小,游历宸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再加上自身优越的条件造成了他狂妄骄傲的个性。在他的观念里,只有他不要,没有他得不到的,却没想到,如今他会在俞幼薇身上踢到了铁钉子。
9 O/ @: o3 a5 m6 H7 ?: e
! P, J0 B6 v7 a4 A: y+ v  他承认,这桩婚姻一开始并非他所愿,但婚後他亦恪守一个丈夫的责任,在物质上更没有亏待过她,他就不明白了,她到底是什麽时候产生了想要跟他离婚的想法。5 E  t. g$ y$ ~& |0 z, b

: B) G9 k, j7 w& `- _/ C+ q  游历宸仰头靠在椅背上,单手揉捏着疲惫的眉心,为了幸福村的开发案,他有好一阵子没能好好睡一觉。本想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後放松一下,没想到俞幼薇却给他闹了这麽一出。而且她那天说什麽来着,她说是为了寻找属於自己的生活才跟他离婚?这是什麽鬼理由。
& h: }  L! Q% x  k# O" S) ~6 Q+ m# T! K2 q
  下一秒,游历宸似想到了什麽,他倏地放下手,从办公椅上坐直起来,接着按下内线,吩咐道:「备车,我要出去。」5 \+ d* d9 S$ W0 X" v' q  u# E3 @
* _/ p0 e& ^( D% ^, t5 }
  办公室外面的梁秘书正忙得晕头转向,突然接到老板要外出的指令,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数秒前还在通话中的人已经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来,风尘仆仆的模样似要赴什麽重要的约会。5 o; h1 {0 i' N; J2 v, [, `
9 K2 y7 T8 x& [/ T- z( n
  「你还在这里做什麽?」  o- O0 G. n1 D0 F* O9 y
: T; a  ?; ]' [4 Y
  听了老板的催促,梁秘书不敢有误,连忙收拾东西,从座位上起身,边跟在老板身後,边问道:「总裁,您这是要去哪里?」+ _! a6 h/ V' H) w$ r
: E5 b0 _0 _" T% A$ W
  「转角爱。」* u: q2 A1 F5 J! \  m* r5 v8 M

2 d: ]% ?) Z' t. B/ w  有那麽一刹那的晃神,但梁秘书极快的反应过来,转角爱,这是大少奶奶目前任职的咖啡店。只是,老板为什麽要去那里?难道老板没有放弃挽回大少奶奶?/ o, o: q% D& U9 A& {" ?, g3 A! j7 b
" q: G9 {! @* z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不会浪费时间去揣测老板的心思。」, V, U1 K' ]* s# b( k* i
) l& v+ p5 F3 S7 s+ q
  听见老板的声音,梁秘书这才发现两人已经到达地下停车场了,所以刚才是老板亲自按的电梯?想到这,梁秘书悄悄的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希望老板一会和大少奶奶谈得顺利,不然他害怕自己会受池鱼之殃。
9 Q$ x0 `3 ^  ~! g& {- p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
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
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