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会员登陆
已有账号?登陆账号 还未注册?注册

快捷登陆

热门视频
N
更多...

[✿ 11月试阅 ✿] 石秀《野狼老公妖娇妻》

0
回复
506
查看
[复制链接]

2914

主题

3150

帖子

7万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 滴
8514
珍 珠
79274
功 勋
0
威 望
0
发表于 2018-11-21 12: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名:《野狼老公妖娇妻》
作者:石秀
出版社:喵喵屋
出版日期:2018年11月23日
女主角:丁香
男主角:宋嘉澍

【内容简介】

不给追的女人,被男人霸爱後,哪还有招架之力,
不懂爱的男人,对女人动心了,哪还能全身而退。

比起时下热情的女人,丁香是个保守又矜持的女人,
甚至可以说,她的两性关系十分无趣,尽管长相娇美,魔鬼身材,
围着她打转的男人很多,她却一个都不给机会。
这年头,想睡她的男人很多,但宋嘉澍却是个异类,
一夜情他不屑,想睡她又怕她跑了,追女人他一向拿手,
但追丁香这女人,他不给敷衍,不给拒绝,非追上手不可。
为了追上丁香,不择手段算什麽,把人给摸了、吻了,
痞痞的告诉她,被男人摸过怎麽可以不结婚,她这辈子逃不掉了。
情场老手碰上温室小花,为了想睡这朵清纯小花,
不但逼婚,还总爱把人压上床,夜夜啃个不停还不罢休。
宋嘉澍本以为这是不是爱,无所谓,丁香爱不爱他没关系,
可当妒火上心头,哪有什麽无所谓,那可是他要抱一辈子的女人!




    第一章

    连绵不绝的细雨淅淅沥沥地持续下了半个月,就连门前的台阶旁都长满了青苔,四下弥漫着潮湿的霉味。

    远处传来几声狗吠,晕黄的灯光下,路边一处两层楼的住宅前的院子里,有棵枝叶繁茂的枇杷树,树下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孩正手脚俐落地把裤管塞到雨鞋里,神色有些匆忙。

    「丁香,这麽晚了,你要去哪里?」门口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探出脑袋来,脸上有些担忧。

    「我去看看宋家奶奶,刚刚何伯打电话来说她刚刚有些不舒服。」女孩说话间,已经站起身来,手已经伸过去拿起放在脚边的黑色的雨伞。

    五官精致的女孩,眉眼清秀、身材高挑,乌黑秀发长及腰际,她整个人显得柔美动人。

    「晚上凉,你多穿件衣服。」那妇人走过来扯扯女儿身上薄薄的T恤,「你看,穿那麽少!」

    「妈,我不冷,你别担心,我很快回来,先走了。」女孩低头看一眼身上简单的白T恤,毫不在意。

    「你一个女孩子,这麽晚要小心点,还有手电筒要拿好。」妇人担心地叮嘱道,把一支手电筒放到女孩手中。

    「好。」女孩对妇人一笑,梨涡浅浅,很是甜美。

    「你别走太偏僻的路。」妇女又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

    「知道了。」声音传来,人已经消失在院子的铁闸门前。

    丁香沿着湿滑的暗巷快步走着,从小在这片住宅区长大,路况她熟悉得很,她要去的是小巷另一边的别墅区。因为这边环境清幽,空气好,这一带立刻被建商把房价炒得高涨,别墅区住进了很多有权势的人家,而且还是要有一定实力的有钱人才住得进来,因为听说很多有钱人想买都还没机会。

    而请她当看护的那户宋家自然是有权有势的人家,要不然,医院高层就不会因为她工作能力出色而特别指定派她去给这位已故老董事长的太太当看护。因那家老太太身体突感不适,管家何伯打电话来,让她无论如何都得去看看。

    巷子里,丁香撑着伞走得匆忙,偶尔遇见一两个认识的夜归人,礼貌地点点头打声招呼後,便各走各道。

    十几分钟的路程,丁香因为担心宋奶奶的情况,步伐有点快,不一会儿便气喘吁吁。因走得匆忙,她冷不防在转弯处一头撞入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这一撞,她觉得犹如撞上一堵结实的墙,雨伞跟手电筒因而都掉地下了,她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揉着胸,她不停地吸气,眼泪珠子都痛得快掉下来。

    「你走路不长眼睛啊?疼死我了!」丁香痛得声音都在打颤,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还贴在那人的怀抱里,连忙往後退,但她没料到脚下一滑,她一个重心不稳又扑回那人的怀抱,一时之间,她痛得呲牙裂嘴。

    「呵……」头顶传来低沉的笑声,那人似乎很开心。

    丁香抬眸怒瞪他一眼,狠狠跺了他一脚。

    「啊……你这凶女人!明明是你投怀送抱的好不好,还踩我的脚。」那道声音温润有磁性,很好听,偏偏它主人是个无赖。

    丁香狠狠的瞪着眼前人一眼,才注意到自己站的位置比那人高了一些,而此时自己的胸脯正抵在那人的结实胸膛上,她几乎能感受到对方灼热的体温透过笑得起伏的胸肌震入她胸腔里,而他的手,竟然还揽在她腰上……

    「你这无赖、色狼!」她又羞又恼,用力推他一把。

    「明明是你非礼我……」昏暗路灯光下,眼前的笑脸有点肆意张扬,只一眼,她不得不承认,那是张好看得不像话的脸,而且对方个子很高,身材笔挺,站在面前,就像一座山压下来一般,让人喘不过气。

    丁香红着脸去捡掉在地上的手电筒,还有落在不远处的雨伞。灯光下,如丝的雨雾早已经湿了她的发,乌黑发丝黏在她那张清丽的小脸上,有种朦胧的美。

    「身材不错,该有的地方都很有料,不该长肉的地方一点赘肉都没有,不过腰如果再细点就更好了,依我看,挺完美的……」对方似乎病得不轻,正痞里痞气的为她的身材打分数。

    「有病!」丁香狠狠地等瞪了他一眼,想着这麽晚,她一个单身女子,还是不要去招惹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比较好,於是一扭头便蹬蹬地往巷子尽头走去。

    ◎             ◎             ◎

    不知道为什麽,丁香感觉这条熟悉的路在今晚异常地难走,特别是她隐约感觉身後有人跟踪她的时候,她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她才想起前段时间有人在传这附近出现一个变态跟踪狂,喜欢跟在走夜路的人後面,想到这里,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晚上天气凉,她打了个冷颤,心里怕到不行,而且刚好现在她头顶是一盏坏了的路灯,灯光忽明忽暗,让人感觉随时会陷入无边黑暗当中。

    她哇地叫了一声拼命跑,跑了一下终於跑到没有力气,她扶着墙壁喘气,却听到细碎的脚步声尾随而来,她感觉自己快要崩溃。

    突然,她看到一个拉长的影子在她脚下,她知道躲不了,猛地回过头,竟然是刚刚那个无赖!

    「你……你神经病啊,干嘛跟着我?」丁香并不是很怕他,毕竟他那张倾倒众生的俊脸并不吓人,也跟跟踪狂挂不上钩。不过她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毕竟这年头人面兽心的人多了去。

    「你跑那麽快,我要是不跟紧点,岂不是跟丢了。」对方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跟丢又怎样?」丁香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对方挠挠头,脸上有些尴尬,「我迷路了,一整条巷子都没见着别人,就见了你,只好跟着你了。」

    丁香烦到不行,「你要去谁家?」

    对方告诉她一个住址,继而挠挠他的头,下巴帅气地抬起看着丁香,「那家姓宋,你知道往哪走吗?」

    丁香微微一怔,这也太凑巧了,不过她记得宋奶奶是有一个老挂在嘴边的孙子,她细细地打量身侧这男人,心想,难道就是他?

    可是宋奶奶雍容华贵,谈吐优雅,身边这个无赖虽然穿着一身有品味的运动服,配上一双帅气的慢跑鞋,不过也只是虚有其表,这样的无赖跟宋奶奶可一点都不像。

    「喂,别一直盯着我看好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看上我了。」对方戏谑的口吻说着。

    丁香的思绪被扯了回来,她撇撇嘴,「你叫什麽名字?」

    「怎麽,真的看上我了?」一张脸凑过来丁香眼前,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意味。

    丁香一咬粉唇,「不说拉倒。」就在她扭过头去继续赶路时,一只指节分明的大手握在她肩上。

    「喂,那麽小气干嘛?我叫宋嘉澍,是宋家奶奶的孙子,你住这一带,应该知道路怎麽走吧?」宋嘉澍有点无奈,他今天抽空回奶奶家看看她,因为车子送去修理了,所以没开车回来,坐的是朋友的顺风车,朋友赶时间又没把他送到奶奶家门口,在这片住宅区外的道路上就把他扔下车了。他想着沿着住宅区小巷子走应该很快就会找到,没想到绕来绕去的,他就迷路了。

    丁香看了宋嘉澍一眼,她越过宋嘉澍向前走去,而宋嘉澍也马上跟上她的步伐。

    原来他是迷路啊。丁香放下心来,虽然到宋奶奶家做看护的时间不长,才半个月,但她是听宋奶奶提起过宋嘉澍这名字的。

    「前面路口左转。」走了一小段路後,她看一眼身旁长腿大步随时会把自己抛在後面的宋嘉澍提醒道。

    「哦。」宋嘉澍应了一声,眼看她都跟不上自己的步伐了,便刻意放慢脚步。

    转弯处,丁香走了几步回过头,发现宋嘉澍向另一个方向迈开了几步,她纳闷不已,「喂,你走那边干嘛?」

    宋嘉澍才意识到自己搞错了方向,挠挠头发,有点不好意思地折回。

    「噗……」丁香忍不住掩嘴一笑,「你该不会是路痴吧?」

    宋嘉澍运动神经发达,但偏偏是个路痴,没想到轻易就被眼前这慧黠的女孩给发现了,他耸耸肩,不置可否。

    丁香一路走一路忍不住笑,嘴角下梨涡浅浅,显得非常可爱,宋嘉澍双手插在口袋跟着她走,不时地偷看她,有些着迷。

    终於,他们走到了会直达别墅区的宽敞大马路上。

    灯光下,路面湿漉漉的,泛着一层冷光,风夹着雨扑面而来,丁香见宋嘉澍淋着雨,但又不好意思帮他遮雨,片刻有些为难。

    突然一抹刺眼的强光从前方投射来,紧接着是一阵刺耳的喇叭声,一辆摩托车迎面而来,丁香吓傻了,来不及躲避。

    宋嘉澍眼疾手快一把搂住她,一个旋身往路边一闪,他弯着腰,身体前倾,将吓傻了的人儿整个拢入怀里。

    摩托车扬长而去,但路边的两人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宋嘉树闻到怀里人儿发间的清香,感受着她心脏在扑通扑通地跳着,他低下头,才察觉他的一只手臂箍在她腰上,另一只则环抱在她胸前,尽管隔着衣物,但手掌间软乎乎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把手移开。

    丁香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辆摩托车已经骑远了,但那呼啸而过的声响好似还在她耳边,让她心惊胆颤。但更让她害怕的事情在後头,她的背竟然紧贴一个结实的胸膛,她的腰被一只铁臂箍很紧,而她的胸前两团,也几乎被另一只铁臂压扁了。

    她一慌,连忙用力想要拉开那两只手臂,从身後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却不想身後人的臂力惊人,她一连拉了两下,他双臂都没松一下。

    「你……」她就知道,他是故意的。

    宋嘉澍从来没有这麽亲密地抱过一个女人,特别是他感觉到他怀抱里的身体软绵绵热乎乎的,像棉花一样又软又温暖,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这让他就更不舍得松手了。

    「你放开!」丁香恼羞成怒,几乎是用了吃奶的力气,终於甩开那个结实的怀抱,脚步却重心不稳,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她脸上越来越烫,却也察觉屁股越来越凉。

    「喂,你屁股要湿了!」宋嘉澍伸出手来,「快点,我拉你起来。」

    「不用你管!」丁香手撑在地上站了起来,拍拍屁股捡起散落的东西继续赶路。

    宋嘉澍看着走在前头那执拗的女孩,摇了摇头,双手抱胸跟着她,「刚刚我可是救了你一命耶,有没有想过要怎麽报答我,嗯?」

    丁香耳根都红了,这混蛋,他那哪里是救她命,明明是占她便宜好不好!她胸被他摸了,腰也被他抱了,亏死了,她压根不想再搭理他。

    「喂,你不回答问题的行为很没礼貌耶,你倒是讲一下,要怎麽报答我?」宋嘉澍看着面前女孩红了的耳根,忍不住笑了。他是连锁健身俱乐部的老板,平时围在身边的女生就多,可是眼前这个无疑是他见过的女生当中最好玩的一个,他都有点舍不得那麽快到终点了。

    丁香看别墅区就在前面了,她想把跟眼前这无赖的私人恩怨尽早解决,免得等一下到了宋奶奶面前,他如果提起刚刚的事情会很尴尬,於是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你想要怎麽报答?」她摸摸口袋里的钱包,能做的就是用钱还他一个人情。

    「嗯……」宋嘉澍上下打量眼前的女孩,「看你有几分姿色,那就以身相许好了。」

    丁香瞪大双眼,脸上沸腾起来,如果不是看到他比自己高一个头,长得又壮,她真的会狠狠地揍他几拳再踢他几脚,这无赖简直欺人太甚!

    宋嘉澍看到因为自己一句玩笑话,眼前女孩的脸就成了绦红色,他忍不住捧腹大笑,「哈哈,看看把你吓的,真是个胆小鬼!」

    丁香咬咬粉唇,她是胆小,特别是在医院当护士值夜班那段时间,那时听前辈讲了不少鬼故事,她胆子更小了,可是眼前这人老揭她短处,她好气!

    突然一阵凉风袭来,雨丝纷乱,路旁的大树被风吹得哗哗地响,沁凉的雨水落在脖子上,凉凉的。

    「你看树上那个是什麽?」宋嘉澍恶作剧的心理,指着丁香的背後喊道。

    丁香缓缓回头,见树下竟然吊着一个摇曳的人影,吓得惨叫一声,扑到了宋嘉澍的怀里瑟瑟发抖。

    宋嘉澍意想不到她会扑到自己怀里,她胸前那软软两团撞入他胸膛,倒是让他倒抽一口凉气,那一刻,他身体窜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双臂不由自主地抱紧了她。

    「好了,别怕,那只是一件衣服,可能是旁边住户晾晒在阳台,被风吹到了树上……」他轻拍她背柔声哄道。

    丁香反应过来,急急脚地从他怀里脱离出来,脸像火烧一样。

    「你够了,再这样,我就……我就不帮你带路了!」她又是羞又是恼,还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是她第一次那麽贴近一个男人。

    「你敢威胁我?」宋嘉澍板着脸说完,笑了,他摸摸下巴,说实话,眼前这女孩实在太可爱,他真有点舍不得跟她分开了,於是他很认真地说道:「没关系,那我就跟你回家好了。」

    丁香气得想吐血,她还从来没见过脸皮这麽厚的人。意识到警告无效,她转身就往宋奶奶家走,这一路上因为这无赖,她浪费了不少时间,也不知道宋奶奶情况怎麽样了,不免有些担忧。

    「喂,告诉我你的名字,改日我再找你玩。」宋嘉澍尾随她不放,谁教他看上这女孩了呢。

    丁香不作声,只想赶紧去看看宋奶奶的情况。其实这半个月的时间,她早把宋奶奶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因为宋奶奶跟她往生的奶奶一样,很慈祥,很疼爱她。

    可是宋奶奶身体不好,虽然手术很成功,但还需要疗养一段时间,她很担心。她总觉着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很神奇的事情,就像宋奶奶,以前她住市区,跟自己本就是平行线上的两个人,可是突然有一天,宋奶奶家里人觉得这一带空气清新,适合静养,对她老人家身体有好处,宋奶奶就搬了过来。

    後来宋奶奶做冠状动脉绕道手术,术後,宋奶奶要求回家疗养,因为某个契机,她就调特派过来当上了宋奶奶的看护,观察她术後的情况,直到她身体康复她才可以回医院上班。

    不过她想认识宋奶奶一个就够了,至於身边那个讨厌鬼,她一点都不想和他的人生有交集。

    「喂,我问你话耶,你哑巴了吗?」宋嘉澍长腿一迈,挡在丁香的面前,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丁香抬眸看着他,头顶灯光倾泻下来,她总算看清楚他那张轮廓分明的脸,特别是他那双看似不着痕迹,似笑非笑的桃花眼。这种男生一看就是身边异性特别多,如果不是因为他落单一个人,想必是挤破脑袋都挤不到他身边那种。不过帅归帅,但她没法对他产生好感。

    「废话那麽多干嘛?你跟着我走就是了。」丁香没好气地说完,绕过他继续往前走。

    「我说我想知道你个名字,又不会吃了你,你有必要这样吗?」宋嘉澍侧过身走着路,但仍然缠着丁香不放。

    「我的名字你不需要知道,还有,你要找的地方就在前面,你快走吧!」丁香只想在进宋奶奶家之前跟她孙子撇清关系。

    「想我走,就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宋嘉澍是打算赖上她了。

    丁香觉得头大,她在路上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如果眼前这无赖继续缠着她可就麻烦了,实在没有办法,她只好告诉他名字,「丁香。」

    「你家人给你取名字可真够省事的。」宋嘉澍笑得很得意。

    丁香翻了个白眼,她就知道他会取笑她。

    「丁香,留个电话吧,改天约一约。」宋嘉澍这还是第一次跟女生要电话,很迫切,他不想就此与她断掉联系。

    「不要!」丁香见他阴魂不散地跟着自己,没有办法,只好快步走向宋奶奶家。

    「你不告诉我,我就一直跟着你,直到知道你家在哪为止。」宋嘉澍很直白地说道。

    丁香真的很抓狂,只是她越逼近宋奶奶家,宋嘉澍就越无赖,「我奶奶是住这里,但你别以为她可以阻止我跟着你。」

    丁香不理会他,站在宋奶奶的别墅门外,因为指纹门禁系统有输入她的指纹资料,所以她手指一按门就很轻易地开启了,一切看起来十分的轻易简单,只是宋嘉澍在一旁目瞪口呆。

    「你……你怎麽能开我奶奶家的门?」宋嘉澍惊讶不已,连说话都有些结巴。

    「因为……我是宋奶奶的看护啊。」丁香皮笑肉不笑地扔给宋嘉澍这麽一句,便敛起笑容,闪身走进了大门。

    宋嘉澍无奈地笑了,随即也走进了家门,原来闹了半天,这女孩和他要去同一个地方,害他走了一路还那麽担心把她给弄丢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_言情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