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喵喵
查看: 56|回复: 0
查看: 56|回复: 0

[✿ 11月试阅 ✿] 乔宁《独宠罪臣》

[复制链接]

2496

主题

2649

帖子

9791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滴
7142
珍♥珠
38976
功♥勋
0
威♥望
0
喵喵 发表于 2018-11-6 13: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56|回复: 0
书名:《独宠罪臣》
作者:乔宁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11月16日
女主角:南又宁
男主角:易承歆

【内容简介】

南又宁十五岁那年,在落虹林漫天飞舞的红枫中
从太子手中抢走了一只受了伤的火狐狸
十六岁这年,在满场高官贵族子弟的殿试里
南又宁对身为主审官的太子非但不惧,还一再出言顶撞
没想到他丝毫不生气,还大度的钦点为太子少师
人人以为攀上太子从此步步青云直上,一帆风顺
没有人知道南又宁身上隐藏了个天大的秘密──
其实她是个明明是女儿身却得穿着官袍的骗子!
她的宿命是为南家赎罪,注定到死都得当个假男人
原本她能安於身不由己的命运,却料想不到会遇到他
当她饮下那杯他亲手奉上的拜师茶
她一生的爱与恨,孤独与快乐,全从那一刻开始……
日日陪伴他左右的日子像是一场梦
梦醒即散,无影无踪,只剩下残酷的现实
人人都当她是媚主求荣的男宠,误国殃民的祸水
即使他豁出去要保住她,但皇权大过天,谁能抗衡?
她转身一别,从此便是海角天涯,再难相逢……




    第一章

    日光温煦,透过连绵不绝的鹤红色枫林,筛落而下一束束金色光芒。

    适巧前两日刮了场大风,打落了满地的枫红,此际置身於枫林间,抬头所见一片赤红,地上亦然,眼前美景,丝毫不愧「落虹林」这个称号。

    易承歆一身藏青色绣如意纹饰的猎衣,肩後背着黑色皮革箭袋,一手牵着马儿,一手握着弯月长弓,在两名青衣护从陪同之下,缓步行走於枫林中。

    蓦地,堆叠成小山状的枫红,传来了骚动。

    「殿下,在那儿!」护从指着不远处的一堆落枫高喊。

    易承歆松开了缰绳,扬高手中的长弓,从背後抽出一支箭,长眸微眯,瞄准了那一堆枫红,拉弓,放箭!

    长箭破风射出,将地上的枫红弹飞,红枫在空中旋转飞舞,与此同时,一道几乎与满地枫红融为一体的红色影子,撒腿狂奔。

    易承歆不假思索的追上前,追至中途,高大身影霍地一顿,随後在那抹红影最後停顿藏匿之处,重新拉弓瞄准。

    然而就在大手欲放弓的那一刻,他听见枫林另一头传来了脚步声,尚未细想,一道乾净清脆的声嗓已回荡在林间。

    「莫要放弓!」

    来不及了!几乎是那声嗓响起的同一瞬,易承歆便放开了手,让箭再一次破风射出。

    下一刻,在漫天飞舞的红枫中,一只被射中後腿,仰首嚎哭的火狐狸总算现身。

    易承歆放下弓,快步上前,正欲探手拎起那只火狐狸之时,一只白净的手却先他一步,抱起了那只火狐狸。

    「什麽人?」两名青衣护从抽剑相向。

    顺着长剑所指望去,易承歆的眸光落在一张秀气文弱的面容上。

    他敛了敛墨黑剑眉,深邃长眸端详起面前的男子来。

    此人身形单薄,不高,却也不矮,一身锦白色常服,黑发簪玉,白净脸孔上镶着一双清澈眼瞳,挺鼻,薄唇,皮肤甚白。

    易承歆估量此人约莫十三、四岁,不过西凉王朝的男子少有如此文弱,兴许此人是外表太过稚嫩,方会看上去这般年轻。

    被打量的稚秀少年,怀里抱着受伤的火狐狸,目光定定的回视着易承歆。

    他同样在端详与打量易承歆。

    见易承歆身形高大,散发一身华贵气质,眉宇之间且端着傲气,面貌俊丽非凡,身旁又跟着两名护从,不必揣想也知道此人肯定是贵族子弟,要不便是高官子弟。

    「究竟是什麽人?」护从拉高嗓子,尖声追问。

    南又宁目光不惧,面色淡定的回道:「同为西凉子民,此地亦非大内禁地,阁下为何不先报上名号?」

    这席话自然是冲着易承歆来的。

    闻声,易承歆再一次端详起面前的单薄少年,扬了扬唇,淡笑回道:「西凉太子,易承歆。」

    南又宁当下面色微变,抱紧了怀中的火狐狸蹲下身,眉目低掩,换上恭谨姿态。

    「草民南氏见过太子殿下。」

    「南氏?你与礼部侍郎南大人可有关系?」易承歆思绪转得极快,不一会儿便联想起朝中南姓官员,毕竟南这个姓氏在西凉并不常见。

    南又宁顿了下,回道:「草民南又宁,礼部侍郎正是家父。」

    「南大人是你父亲?」易承歆微微挑眉,端详眼前这个少年的目光,多了一丝玩味与寻思。

    他曾听其他人提及,礼部侍郎有个养在外地的独子,听说这个孩子出生时不足月,身子骨格外孱弱,加上礼部侍郎笃信佛门,找来了高僧为孩子论命,发觉这个孩子身怀前世宿缘,得先入佛门修行,方能安稳长大,因而这孩子只在京中养至三岁便送至南方的怀恩寺修行。

    「你便是南大人的独子?」易承歆瞄了一眼少年乌黑的发髻,问道:「你不是入佛门修行吗?怎麽没剃发?」

    「回殿下,在下只是带发修行,跟随在佛的身边,待到前世宿缘已解,方能回返俗世。」

    见少年始终低着脸,易承歆出声命令:「抬起脸来说话。」

    南又宁缓缓抬起脸,扬起那双碧澈沉稳的眼瞳,不染惧色,直挺挺的回视。

    「今年多大了?」易承歆下意识问道。

    「在下今年刚满十五。」南又宁态度沉着的回道。

    「十五?」易承歆的声嗓微地拔高,似是有些质疑。

    毕竟眼前这个少年实在太瘦、太单薄,而他的面容亦透着稚嫩,唯独那双眼是那样沉定,丝毫不符他的年纪。

    他的眼神,拥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穿透力,彷佛能看穿世间所有。

    兴许是自幼在佛门修行的缘故吧?易承歆不由得作此联想。

    「你为什麽要阻止我射下这只火狐狸?」易承歆的目光落在南又宁怀中的毛茸茸动物上。

    「这只火狐狸与我有缘,前两日我与家人来落虹林赏枫时,与牠有过几面之缘,心中便一直记挂着牠,所以便来此寻牠。」

    易承歆见那只受了伤的火狐狸,安静地偎靠在南又宁的怀里,一双深具灵性的赭红眼瞳,眨也不眨的直视前方,与他经常听说火狐狸性情暴躁的传闻大不相同。

    「你是怎麽知道,这只火狐狸便是前两日你遇见的那只?」易承歆心思缜密,不由得起了疑。

    「缘分。」南又宁语带神秘的说,同时扬起了唇角,荡起了浅浅的笑漪。

    那抹笑,莫名地使易承歆挪不开眼,更引起他对这个少年的好奇。

    「殿下或许无法理解,佛家所谓的因缘,可我就是知道,这只火狐狸与我有缘,我不能见死不救。」

    「你打算把牠带回去养下?」

    「倘若殿下允准的话。」

    南又宁这话听来并非请求,仅仅只是告知。

    易承歆性子不能说是平易近人,出身皇室的他,生母是西凉国后,外戚更是西凉开国望族之後,自幼便是被众人捧在手心上。

    禀性聪颖的他,更是深受帝王疼宠,五岁便被立为储君,六岁能作诗,七岁能上马射箭,八岁已饱读御国群书,十三岁曾随西凉枢密使一同出兵征战,种种过人事蹟传遍西凉国土各处,西凉子民早已认定太子将是未来明君,对他甚是爱戴景仰。

    眼前的少年,不过是寻常人,并非皇族,说起话来却是那般不卑不亢,可易承歆非但不怒,反而是对这个南又宁多留了几分心。

    放眼皇室之中,能敢这样同他说话的人亦不多,众人对他向来敬多於爱,先忌惮後簇拥,他早已习惯旁人的敬畏,难得有一个人不畏惧他,对他说话如平辈,他不禁对这个少年产生了几分好奇。

    「我允你把这只火狐狸带走。」易承歆瞥了一眼那只火狐狸,又望了一眼南又宁平静的面容,淡淡扬嗓。

    南又宁面上无喜,亦不感意外,只是低垂面容,朝易承歆行了个君臣之礼。

    而後,南又宁抱起火狐狸,在易承歆炯炯注视中,踩过满地枫红,跨上绑在不远处的马匹,缓缓离去。

    这是易承歆初见南又宁的情景。

    即便多年以後,时过境迁,人事已非,可那个少年,那双超乎常龄的眼,依然深深镌刻於他的脑海。

    这是南又宁第二次见到易承歆。

    距离上回在落虹林,已过了一年余,他上个月刚满十六足岁,透过礼部与国子监的重重审核,终於能进入西凉大内,来到惊鸿殿里随其他贵族子弟一同应试。

    西凉王朝的科举制度是这样的,寻常人若想求仕,得先通过全国性的考试,再层层往上考,最终合格者方能参加由皇室主考的殿试。

    然而西凉向来重视贵族更甚平民,但凡是贵族子弟,抑或高官子弟,只要具备才能,并通过礼部与国子监层层考核,便能参与殿试。

    西凉的科举制度素来如此,对待贵族与高官子弟格外宽厚,西凉重视一个人的出身更甚於才貌,因而高官爵位多是世袭,少有平民能破格出任。

    长此以往,朝廷内部风气甚是封闭,高官贵族各结党派,并以官阶及出身背景做划分,造成朝廷内部不谐,各种结党营私,或因阶级背景不同而起的攻讦斗争,谓为西凉内政一大诟病。

    为了在朝中争求一席之地,亦为了替家族争光,这些高官贵族子弟无不卯足了劲儿,只为在殿试大放异彩,好让皇室刮目相看,进而起用为仕。

    南又宁虽然不愿与这些人争,可他到底是高官子弟,南家在西凉算得上是贵族,虽已没落,比起平民总是要强得多,他又是南家唯一独苗,为了南氏的声望,亦为了不丢父亲的颜面,他总得出面应试。

    不知为何,父亲长年不得君王欢心,仕途走来不甚顺遂,礼部侍郎这个官衔听来威风,实则没有太多实权,受制於礼部尚书,且所管之事多是礼乐祭祀等等,与朝廷内政并无直接关系的小事。

    南又宁无意当官,他想,只要不在殿试上出风头,别让主审官注意到自己,就这麽默默地被其他人挤下,那便顺了他的心意。

    岂料,事与愿违─

    「南又宁?」

    听见那道沉醇浑厚的声嗓,在宽敞偌大的惊鸿殿回荡,被点名的南又宁心中一抽,低垂的面容自黑漆牡丹矮案前抬起。

    清澈如碧池的眼瞳,对上了另一双熠熠生辉的利眸,南又宁认出了今日的主审官,竟然便是一年前在落虹林巧遇的太子。

    易承歆一身淡金色绣青龙纹长袍,发簪白玉,俊容皎皎,星目朗眉,颀长身影高高伫立於殿堂之上,那一身与生俱来的自负傲气,教人无法轻易忽视。

    此际,大殿里的考生们齐齐低首,提笔应试,听见易承歆这一声低唤,全仰起头,顺着他目光所在望去。

    面对大殿上数百人的注视,南又宁白净的面容如同一汪清湖,不起半丝涟漪,只是静静地举目回视。

    易承歆双手负於身後,缓步行至位在殿中角落一隅的南又宁面前。

    他立定於矮案之前,居高临下的睥睨着盘坐於案後的单薄少年。

    「殿下。」在那双锐眸的注视下,南又宁不得不开口。

    「那日你带回去的火狐狸怎麽样了?」不理会殿上其他考生的侧目,易承歆兀自问起了南又宁,口吻好似两人已熟稔多时。

    南又宁不明白这样一件小事,何以值得高高在上的西凉太子挂心,更不明白,眼下可是气氛静肃的殿试,他身为主审官,又怎能无视规矩,在众目睽睽之下与自己攀谈。

    虽说皇室向来偏倚贵族子弟,这已是众人皆知的事实,可在殿堂之上,科举制度与规矩之前,谁都不得任意藐视王法。

    「殿下,在下正在应试,不便与殿下相谈闲杂之事,还请殿下宽恕。」

    此话一出,不仅殿上的考生暗暗惊愕,就连一侧协佐审考的礼部官员,亦是面露诧异。

    能得主审官的特别关注─且今日的主审官,还是西凉未来储君,这可是任谁都懂该牢牢紧抓的大好机会,可南又宁一开口便是回绝,这是何等愚蠢至极的反应。

    众人的目光或惊或诧,或嘲或讽,多是取笑南又宁不懂得审时度势,大殿之上,唯独一人扬笑以对。

    那人便是易承歆。

    他丝毫不介怀南又宁的冷淡回绝,反而对这个少年越发感兴趣。

    他能从南又宁的眼神看得出来,这个少年并不想取得他的关注。他复又垂眸睐向案上的试卷,只见雪白绢纸上,书写着数行端秀的字迹。

    「殿下─」南又宁平静的面容顿起波澜,只因易承歆探过大手,抽走了他案上的试卷。

    「胸怀慈悲,方能以仁心度天下苍生……」易承歆嘴角含笑,低声念出试卷上的端秀字迹,瞥向南又宁的目光颇有几分玩味。

    这个南又宁的字迹,就同他的人一般,纤细单薄,好似风一吹便会倒下。

    「殿下!」听见易承歆念出自己在试卷上的作答,南又宁面色波动更剧,那一双细眉拧绞,语气急切。

    这可是殿试,他怎能无视考场规矩,当着众人的面将他的作答念出来!哪怕他是西凉太子,也不该如此藐视法规。

    听出南又宁话里的不悦,易承歆倒也不怒,只是打住声嗓,放低了执高的试卷,墨扫似长眉微地一挑,目光含笑的回望。

    这个少年一身黑纱长袍,发髻饰以木簪,面色白净,五官秀挺,明明个头小,不起眼,可坐在这偌大的殿里,在一群黑压压的考生当中,那一身淡然闲适的气质,却是怎麽也掩盖不了。

    比起其他急於攀附的贵族子弟,眼前这个一点也不打算巴结主审官的南又宁,实在有趣多了。

    易承歆心念一起,卷起了试卷,弧度优美的下颚一沉,朝着那一脸不悦的单薄少年微笑启嗓。

    「南又宁,随我来。」

    话落,淡金色高大人影兀自转过身,朝着与大殿相通的侧殿走去。

    霎时,大殿里群声譁然。

    殿试一般而言分为三个阶段;一是笔试,在这个关卡便会剔除一半以上的考生,第二阶段则是由礼部官员予以口试,这个关卡只会留下不到一半的人,最後一个阶段则是剩下的考生被召至偏殿,由主审官逐一与之口试。

    通过殿试的考生,会按照主审官对他们的评价,依其出任五品以下的官职,或出任翰林院的院士等职,换言之,考生们日後的官途,全系於主审官之手。

    南又宁尚未通过殿试的第一阶段,甚至没有接受第二阶段的官员口试,便直接被召入偏殿,且还是身为主审官的太子殿下亲口下诏,这是前所未有之事。

    面对众人或羡或妒的注视,南又宁只是白着张秀净面容,站直了身,尾随易承歆进入偏殿。

    跨过了朱红门槛,辉煌烁金的偏殿里,两侧分列待命的宫人,殿门之外是带刀禁卫军,殿上摆着一架红木嵌玛瑙宝座,易承歆便落坐於上,手中还卷握着他的试卷。

    一见南又宁进到偏殿,随侍在侧的太监即刻搬来了一架黄花梨透靠背玫瑰椅。

    「赐坐。」易承歆美目一扬,含笑说道。

    南又宁却是直挺挺的站着,那双碧澈似水的眼眸,无惧地迎视,眼中凝着一束细不可察的怒气。

    偏偏易承歆就是看出了他眼中的怒气,心下更觉有趣,看来他是当真对当官这件事没兴趣。

    「殿下此举已是坏了规矩。」南又宁终是难忍怒气,扬嗓控诉。

    怎料,宝座上的易承歆却是嘴角一扬,姿态倨傲的说:「我说的话便是规矩。」

    南又宁一脸隐忍的回道:「殿下若是以此态度面对社稷大事,恐非西凉王朝之福。」

    「南又宁,你既然无意当官,又何必来参加殿试?」易承歆不再拐弯抹角,当下开门见山的质询起来。

    南又宁闻言怔住,心下更是一惊。他是从何发觉的?

    易承歆宽拔的肩往後一靠,一手搭在漆金扶把上,一手扬高了试卷,嘴角随之扬起一抹玩味的笑。

    「你的试卷作答,看起来有模有样,很像是一回事儿,可实际读来,却是答非所问,就像是在向审卷者念诵佛经一般,枯燥乏味,毫无建树。你既是出身书香世家的南氏,我不相信你会是个庸才,更不相信你会读不透试卷的题目。」

    说这话时,易承歆那双狭长深邃的凤目,始终灼灼凝视着殿下的单薄少年。

    南又宁这才晓得,眼前殿上被西凉人褒扬景仰的太子,原来并不是一个骄纵的草包,他观察入微,心思极细,一切出格的举动全是为了试探自己。

    「殿下既然已看透在下的心思,何不让在下就这麽被剔除应试资格?」

    「因为我就看不惯你那样子。」易承歆好笑地说。

    南又宁微微蹙起细眉,清秀面容满是不解。

    「你不愿当官,那又何必逼自己来参加殿试?」

    「生於官宦之家,不能愧对家门,纵有千般不愿,亦只能忍耐。」

    「说到底就是为了礼部侍郎。」易承歆一脸了悟的轻轻颔首。

    「既然殿下已知答案,能否放行?」

    南又宁恢复先前的沉静,语气犹是那般不卑不亢。

    「既然已经破格把你召进偏殿,你就坐下应试吧。」易承歆可不打算放人。

    「在下既无意当官,殿下又何必浪费口舌在我身上?」

    「是谁允你不当官的?」

    见殿上的易承歆俊容扬笑,笑得有几分戏谑与不怀好意,南又宁心中陡地一紧。

    他听父亲提及过,太子自幼在众人的褒赞声中成长,心性不免骄傲自负,可他天资过人,样样精擅,是皇室中少有的全才,自当一身傲气。

    这样的天之骄子,做起事来却无轨迹可循,更让人难以捉摸,是以父亲曾言,日後太子若继位,只怕朝廷内部将起一番风雨。

    「在下驽钝,不懂殿下用意。」南又宁明白,眼前的易承歆是对自己起了兴致,至於是捉弄,抑或是纯粹好奇,他尚且不知。

    「那日在落虹林里,我见你挺有胆识的,知道我的身分後也没急着巴结,跟那些贵族子弟见着我的模样很不同。」

    「在下只是惧怕殿下的威势,不敢与之攀谈,何来的胆识?殿下怕是误会了。」

    就凭他敢直着腰身,扬高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瞳,与自己这般讨价还价,他便比其他人有胆识得多。

    易承歆笑了笑,道:「南又宁,你这人真有趣。敢情你是过去在佛门待久了,不通人情世故,还是你天性如此?」

    南又宁是当真在佛寺待了太长的日子,以至於这两年回返皇京时,他始终无法习惯京中的繁文缛节,以及与贵族应对的各式礼仪。

    「还请殿下饶恕在下的驽钝。」南又宁不知该如何回应,只能如是说道。

    「你不驽钝,你聪明得很。」易承歆摊开手中的试卷,再一次细细浏览起上头端秀的字迹。

    一时之间,偏殿里静默无声,南又宁直挺挺地伫立,心下安然,无所畏惧。

    佛家教会他的,是平静与安宁,是无忧无惧,他从不害怕当下所面对的任何事物。

    易承歆缓缓拿开挡去那道人影的试卷,凤目烁烁,直盯着单薄少年。

    他从未见过这般沉着的少年,明明那样稚气,那样不谙世事,那双眼却好似已悟透真理,无惧亦无猜疑,彷佛世间万物不足已让他起心动念。

    那麽,什麽样的事物方能让他起心动念?

    易承歆对眼前的南又宁,兴起了一念,想把这个少年摆在身边,好好仔细观察一番,皇城里就缺少了如他那般有趣的人,如若有他在身边陪伴,日子兴许会有趣得多。

    此念一起,易承歆将手里的试卷往一旁的紫檀雕回纹小炕案搁去,将全副心神摆在殿下的少年身上。

    「南又宁,眼前我给你几个选择。」含笑的醇嗓慢悠悠地响落。

    南又宁面色沉静且冷然,没有太大的反应。

    「你不想当官,成,我让你自个儿选,你是要来当我的伴读,还是要当我的少师?」

    闻言,南又宁那张秀净的脸,总算起了变化,露出了易承歆意料之中的愤怒。

    南又宁能不怒吗?少师是什麽?少师可是教导皇太子习文的师傅!

    那可是从一品的官衔,虽说并无太大实权,不过是享有官衔与声誉,然而放眼西凉朝廷,多少才情优异、见多识广的高官,皇帝都没召他们来为太子讲述经文,更遑论是年方十六岁的他

    「殿下这是在寻我开心吗?」南又宁那双秀气的细眉,已深深拧成小结。

    「你觉着以我这样的身分,我会拿这种事寻开心吗?」易承歆好笑地反问。

    「朝中比我有资格当少师的重臣多得是,我既非位高望重,亦非天才神童,何德何能当殿下的少师。」

    「你长年念佛不是吗?」

    易承歆手肘撑在几案上,白皙手背托起下巴,俊雅容貌看上去有几分漫不经心的慵懒,然而那双眼却是烁烁如金,甚是专注。

    「我自幼寄住於佛寺,随高僧们一同参悟佛经,学习梵语修撰佛书。」南又宁淡淡地回道。

    「偏偏我什麽都懂,就是对佛经一窍不通,你来教我念佛经,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易承歆笑回。

    「殿下若真心想与佛结缘,京中灵山寺颇具盛名,寺里的圆通大师更是一代高僧,若能将大师请来为殿下讲述佛的真义,相信会远比我这个参过几年佛的带发修行者来得清透。」

    「我不要什麽高僧大师,我就要你来教我念佛。」易承歆语气淡淡,却是带着不容人拒绝的强悍。

    南又宁虽然耿直,却也不傻,他看得出来,眼下若是不照易承歆的心意走,不仅自己可能惹祸上身,说不准亦会替父亲招祸。

    他再怎麽不愿,再如何不甘,终究只能隐忍下来。

    「如何?考虑清楚了吗?」

    瞥见那单薄少年抿紧了淡粉色的唇瓣,易承歆不由得一笑,语气带有几分戏谑意味的扬嗓。

    「承蒙殿下厚爱,在下承了殿下的恩惠,叩谢皇恩。」

    说着,南又宁单膝触地而跪,双手抱拳高举过头,向宝座上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行君臣之礼。

    「起来吧。」易承歆犹然斜靠在宝座上,好整以暇的笑睨。

    南又宁的双眼缓缓自高举的拳头後方扬起,与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西凉太子相望。

    两双眸光,隔空交会,一者玩味,一者沉然。

    这是南又宁第二次见着易承歆的情景。他对这个西凉太子毫无一丝好感,只觉此人傲慢非常,我行我素,毫无章法规矩。

    这亦是易承歆第二次见着那个落虹林里的单薄少年。

    正因这个单薄少年一身超然出世的气质,竟教生性傲慢无情的西凉太子从此记上心头。

    然而谁又料想得到,这一记,便是一生一世。

    一生,难忘;一世,难灭。

    一尊鎏金文殊菩萨像,堪称鬼斧神工,细节精巧,等同於半个人高。

    那五髻文殊菩萨乘坐於金狮坐骑之上,右手持智慧剑,左手捧青莲花,花上置有《般若经》,乃是象徵智慧与慈悲。

    南又宁方踏入临华宫西院的书房,迎面便被矗立於前的文殊菩萨所震慑。

    他目光满是敬仰,带着崇畏之心,静静欣赏着这尊鎏金菩萨像,浑然不觉,有另一双眼同样在观察着他。

    「这是我十三岁随枢密使出兵南蛮,凯旋归来之时,太后命工匠在文殊菩萨成道之日雕成并赠予我的圣赐。」

    听见沉醇的声嗓响起,南又宁这才缓过神,侧身望去,对上易承歆那双美丽的狭长凤目。

    「给太子请安。」南又宁低垂眉眼,双手抱拳。

    「你是少师,应当是我给你请安才是。」易承歆不知是认真,抑或玩笑话的回道。

    「微臣受不起。」南又宁的腰身又低了些。

    易承歆盯着他黑压压的後脑勺,以及那一身簇新的紫红纱绸官袍,嘴角不禁翘起,颇有几分诡计得逞的奸笑。

    「少师请起。」易承歆笑道。

    南又宁缓缓放下双拳,站直了单薄的身子,昂起白净秀气的面庞,任由尊贵的西凉太子仔细端详。

    易承歆瞅着瞅着,剑眉却逐渐并拢,而後来到南又宁面前,陡然探手抚上他被玄黑腰带束紧的腰身。

    南又宁一愣,下意识往後退了一步,表情略僵地睁大双眸。「殿下这是做什麽?」

    「这官袍太大了,尚服局的人都干什麽吃了?」易承歆不悦地盯着他那一身过於宽大的官袍。

    一旁随侍的太监连忙凑上前,躬身道:「殿下,可要小的前去尚服局通报一声?」

    「去,去把人给我找来,给少师重新裁制一件。」易承歆不悦地命令道。

    小太监不敢怠慢,随即应命而去。

    南又宁怔了怔,道:「殿下,这衣袍不过是略宽了些,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易承歆扬起优美的下巴,道:「你要记住,往後你便是太子少师,是教导东宫的师傅,你可不能丢了东宫的颜面。」

    闻言,南又宁心头一沉。听着如是说法,彷佛往後他都与东宫扯不开关系……这恰恰是他最不乐见的事。

    不一会儿,尚服局的尚宫风风火火赶至,一来便给易承歆行礼赔罪。

    「南大人是朕的师傅,却穿着不符身形的衣袍,滑稽可笑,莫不是在耻笑东宫?」易承歆垂眸睨着趴跪於地的尚宫。

    「是小人的疏忽,请求殿下宽恕!」尚宫连声求饶。

    「还不给少师重新量制。」易承歆往书房正厅的红木太师椅落坐,等着尚宫亲自替南又宁重新量身。

    尚宫忙爬起身,正欲上前给南又宁量身,岂料,南又宁却是又退了一大步。

    见状,易承歆拧眉,不悦问道:「少师这是怎麽了?」

    南又宁抑下心底的慌乱,镇定沉着的回道:「殿下可知,尚服局为了赶制微臣这一身官袍,耗费了多少心神与力气,殿下若有慈悲之心,应当体谅宫人们的辛劳,莫要因为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事而降罪於人。」

    易承歆嘴角一扬,笑道:「少师这是拿佛来说教了?原来少师是体恤那些宫人才不愿重新裁制官袍。」

    「多谢南大人体恤。」尚宫面上一松,急忙给南又宁躬身行礼。

    易承歆站起身,双手负於腰後,缓步踱至南又宁面前,探手轻抚过他的腰带。

    南又宁低眸,忍住了想躲开的冲动,硬是逼自己挺直腰身面对。

    「那好,袍子就不必重裁了,那我便多赐少师几副腰带,好让少师能把袍子系紧些。」易承歆笑道。

    「小的遵命!」尚宫跪地接令。

    「微臣谢过殿下。」南又宁再次抱拳行礼,顺势躲开了抚在腰上的那只大手。

    易承歆不以为意,收回手负於腰後,转身步入内间。

    南又宁直起身,缓步尾随入内。

    内间是书房,红木雕祥兽写字台面南而放,後方立着一面红木石心龙凤呈祥大插屏,一侧墙上悬着一幅山水墨画,临窗边的大炕上,摆着一架琴几,几上小金兽炉薰着雅香。

    易承歆兀自在写字台後方落坐,顺手抄起案上一本经书,道:「不如少师帮我讲述一下这本《楞严经》的宗义吧?」

    南又宁快步走来,正欲探手接过那本《楞严经》,不想,易承歆忽尔长手一收,顿时让他扑了个空。

    尚未回过神,易承歆已探出另一只大手抓住他悬於半空中的那只手。

    南又宁一惊,下意识欲抽回,却被易承歆紧紧攫住。

    「少师的手这麽小,可握得住弓?」见南又宁一脸局促,易承歆只觉好玩,便故意抓着不放。

    「我不杀生。」南又宁果断回道。

    「喔,原来少师信佛家那套,所以不杀生,这样说来,少师对武器一窍不通。」

    「殿下若是想找人谈论武学,恐怕是找错人了。」

    「我就只是好奇,南大人看上去那样严肃威武,年少时亦曾随大将军一同出征,怎麽会养出这麽一个秀气白净的儿子。」

    见易承歆端着玩味儿的浅笑,目光灼灼地端详起自己,南又宁心头暗缩,连忙垂下眼,故作镇定。

    「少师的耳根子红了?」易承歆只觉得眼前这个少年明明一副老成模样,可为何每当他随手一碰,便这般毛毛躁躁,这样的反差可有趣极了。

    「微臣怕热。」南又宁如是解释。

    「不过四月天,春风仍寒,少师便觉着热?」

    「微臣身子燥。」南又宁忍住了想扬眸相瞪的冲动,只能继续敷衍。

    幸而易承歆总算松了手,并喊来了书房外的宫人,命令道:「去给少师端杯雪莲茶来。」

    宫人即刻便捧送了两盅雪莲茶上案,易承歆端起了雪莲茶,亲自起身奉向南又宁。

    南又宁一怔,却没立刻伸手去接,只是不知所措地瞪着这一幕。

    蓦地,他耳畔又响起了昨夜父亲对他耳提面命的那些话─

    「宁儿,你千万记住,殿下自幼聪颖过人,又是万千之上,众人簇拥,自是心性狂傲,喜怒难以捉摸,你得谨慎应对。」

    「殿下会看上你,钦点你当少师,肯定有他的原因,你莫要担心其他,只要记住别让殿下识穿,让殿下起疑心,那便是万幸。」

    「父亲,孩儿过去一直在佛寺里生活,不曾进过宫,更不曾侍奉过皇室,孩儿只怕会惹怒了殿下,惹殿下不快,若是一并连累了父亲……」

    「殿下既然如此看重你,肯定是喜爱你的,只是陛下不喜南家,就怕是宫中他人会刁难你,你切记得多拢络殿下,必要时方有个人能帮你。」

    父亲的话言犹在耳,面对眼前这个行事嚣张至极的西凉太子,南又宁尽管心底有诸多不满,仍是只能忍下。

    「少师不愿接受我亲手奉上的这杯拜师茶吗?」易承歆挑动墨眉。

    南又宁抑下满腔的无奈,探手接过那杯雪莲茶,而後在易承歆兴致盎然的注视中,将那杯雪莲茶一饮而尽。

    这时的他,又怎会料到,他漫漫一生的爱与恨,孤独与快乐,全从饮下这杯茶开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腐喵_言情站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