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腐喵_言情站 〗http://www.fumiaotxt.com/
搜索
查看: 177|回复: 0

[✿ 10月试阅 ✿] 安祖缇《一步一步勾引你》

[复制链接]

2552

主题

2709

帖子

1万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滴
7308
珍♥珠
42916
功♥勋
0
威♥望
0
发表于 2018-10-4 11: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名:《一步一步勾引你》
作者:安祖缇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10月5日
女主角:席雪乔
男主角:殷士宸

【内容简介】

十年前,她是同学眼中胸大无脑的怪咖、机车女
妄想跟班花抢男人,结果告白不成反倒变笑话
十年後,她凭着努力跻身人生胜利组
风光现身同学会,要让曾经嘲笑她的人都闭嘴
没想到酒醉误事,剧情往出乎意料的方向发展──
酒後失身的连续剧情节竟然发生在她身上?
恶狼还是同学中唯一肯帮她说话的好人!
明明他以前是个乖乖牌,为什麽现在变坏了?
还好真相很快大白,原来他扮演护花使者保护她……
说起这位同学跟过去书呆子的形象变化极大
整个人散发菁英气质,妥妥就是个优质的老公人选
不像她看似成功,骨子里仍是自卑的丑小鸭
他的温柔让她芳心悸动,渴望知道关於他的一切
真糟糕!她早打定主意要单身一辈子,现在却自打脸
而且还是比当年那个烂咖更菁英更抢手的高冷男
她不想单纯的同学关系变调,更不想重蹈覆辙
得在自己失心疯之前,彻底斩断不该有的心动……





    第一章

    「你别误会了,那只是老师叫我要多关照你,否则你的烂成绩会害我们班的平均分数下滑。你如果有点脑就知道,我怎麽可能喜欢像你这麽笨的女生……啊,我忘了你胸大无脑,哈哈……」

    外型俊美的大男孩扬着讥嘲的笑,站成了三七步,双手盘胸,态度轻佻的看着因被羞辱而满面通红的女孩。

    女孩身前的小手交握,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跟心仪的男孩子告白,她实在想不透为什麽会遭到这样的侮辱。

    明明……明明他平日教她功课时,态度不是这样的啊!

    「这、这样啊……」她不知道该说什麽,脑袋混乱不已。

    「不过……」

    女孩扬睫,等待下文的眼有着期待与害怕。

    期待的是,他也许会说出其他的好听话,害怕的是,也许会有更多伤害羞辱的言词出现。

    「如果只是上床的话,我是

    女孩张着难以置信的唇,傻愣愣地看着那张美丽的薄唇所吐出的恶毒话语。

    「毕竟你就胸部大这点可看了嘛。」

    男孩的视线毫无顾忌的直接落在她高耸的胸部上。

    他为什麽愿意顺老师的意思教她功课?不就是因为可以近距离偷看她的乳沟嘛,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内衣,不然谁想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女孩的脸更红了,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愤怒。

    从小到大,她因为这对比同龄女孩还要大上两个罩杯的胸部,不知道受到多少嘲笑与羞辱,害得她每次走路都会故意缩肩驼背,好让胸部不要这麽明显。

    这是她最忌讳的雷点,而他……她心仪的他,竟然说出这麽没水准的下流话语,彻底颠覆她的美好印象。

    他怎麽可以这麽冷酷无情、卑鄙无耻?

    女孩愤怒的张口,「你……」

    「你在胡说八道什麽?」一名提着垃圾桶,戴着眼镜,个子虽高,但是过瘦的身材使得外表看起来有点瘦弱的男生,生气的打抱不平。

    「啊?」男孩转过头去,看清来者,发现是班上只会读书的边缘人,嘴角不屑一撇,「关你屁事!」

    「你这是性骚扰!」眼镜男孩痛斥。

    「我这是性骚扰吗?」男孩笑着低首询问女孩,大手肆无忌惮的按上她的肩,指尖微动,随时会往下滑。

    女孩咬着唇扬睫,眸底闪着想要把这个世界在这瞬间毁灭的怒火。

    可男孩却未注意到。

    他以为这女孩当真蠢到喜欢他,就会义无反顾地将自己交给他。

    「别理他。」眼镜男孩抓起女孩的上臂,就想把人拉走。

    女孩挥掉眼镜男孩的手,再抓下俊美男孩的手,用力扭转手腕。

    「啊!」猝不及防的俊美男孩痛得大叫。

    「对,你就是性骚扰!」

    女孩火大的举起拳头,狠狠揍向男孩的鼻尖……

    躺在床上的席雪乔忽地张开眼,昨晚睡前忘了关窗帘,初夏炽热的阳光透了进来,直接洒落在她眼瞳,刺眼得让她迅速抓起被子遮盖。

    怎麽又做这个梦了?

    被窝里的她轻叹了口气。

    每次做这个梦时,可能因为梦中的她太过生气了,不仅没有补充到能量,反而一直消耗,故起床时,她还是觉得疲累,甚至头还有点昏沉,双眼酸涩不已。

    待眼睛比较适应光线後,她翻被下床,揉着眼睛走到长方形套房前端的小厨房,为自己倒了杯水,边走边喝,等她走到房间中央的圆形矮桌,一屁股坐下时,杯内的水仅剩一半了。

    她抓了一张坐垫塞到臀下,指尖捏起桌上的一张明信片。

    那是高中同学会通知函。

    这是第几次举办了?

    她不太清楚。

    每次接到同学会通知,她几乎都是看也不看就直接扔到垃圾桶去。

    而每一次,只要收到通知,她就一定会做那个讨人厌的梦。

    那梦大概会纠缠她约莫半个月时间,才会消失。

    可这一次,她没有马上把通知丢掉,大概是因为这次的明信片上头印了上回同学会合照的关系,让她忍不住想留下来,仔细看一下昔日的那些同学,现在都变成啥样子了。

    毕业已经十年了,许久不见的高中同学每个人的外貌都变得较为成熟了,除了几个变化比较大的,她几乎都猜得出来谁是谁。

    她盯着照片的一角,外型最为出众,名叫郭哲嘉的男人,孩子气的从笔筒里抽出原子笔,将那张俊颜画得面目全非,还在他的头上画了两只恶魔角。

    就是这个男人让她发现男生看待她的目光到底恶心到什麽地步,让她从童话故事中长大,再也不相信这世上有什麽王子、骑士,现实中存在的只有精虫冲脑的烂咖。

    她从此後讨厌死了所有男生,高中最後一年的时间,几乎都是在跟班上男生吵架中度过。

    也因为她跟男生吵得太凶了,所以有的女生很讨厌她。

    她其实不太懂她跟男生吵架,关那些女生屁事,沆瀣一气的跟着男生一起辱骂她,那种百般讨好的娇媚状,让她每每回想起都会感到恶心想吐。

    可恨台湾没有女子大学,所以她只能填女孩比较多的商业科系,毕业之後跑去化妆品公司上班,一样是离那些男生远远的,把他们当成仇敌在看。

    跟她在同间公司上班的同事好友高诗纹曾经如此开解,「不是每个男生都那麽差劲的,也是有好男生的。」

    好友的劝解只换得她一声冷笑。

    她没有跟她一起度过高中时期,不知道那些男生私底下是怎麽评论她,好像胸部大就一定要成为他们意淫的对象,席雪乔每每一想起就会忍不住打起寒颤,浑身冒鸡皮疙瘩。

    所以她就更不懂,干嘛寄同学会通知函给她?

    她跟同学的感情又不好,何必浪费邮资。

    将明信片撕碎,扔进垃圾桶里,她自冰箱拿出一罐啤酒大口大口喝着。

    忽尔,她想起了一个人。

    就是那个在梦中骂了郭哲嘉的眼镜男。

    他叫什麽名字啊……

    额头抵着冰凉的啤酒罐,攒眉思考。

    「殷……殷……殷什麽啊?」想了好久,她还是想不起来,只记得他姓殷,一个比较少见的姓氏。

    刚刚明信片上有他吗?

    她不太记得了。

    事实上,她连他的长相都记不清楚了,连在梦中也是模糊一片,只记得他有戴眼镜,彷佛眼镜变成了他的本体,就跟漫画《银魂》的新八一样。

    殷同学在班上是比较特别的存在,因为他是为了高额的奖学金才放弃第一志愿,来他们这所升学率普通的私立高中就读。

    他几乎是手不离书,下课时也是在念书,所以在班上好像也没什麽朋友,跟她一样的边缘,只是她成绩是倒数的,而他是把第二名甩了好几条街的那种资优生。

    通常这种学生还满容易受到欺负的,可是因为他是学校的希望,老师心中的爱徒,所以没有人敢动他……

    刚才明信片上的同学有他吗?

    为了确定,她把垃圾桶内的明信片碎片拿出来,在桌上铺平,开始拼图,还好她只撕成八张,一下子就拼好了。

    「殷同学……殷同学……」

    好像没有一个人长得像那个资优生耶!

    因为高中的回忆太差劲,所以她并没有买毕业纪念册,无法翻阅确定殷同学的长相,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可以把高中的时光抹去,或者乾脆让她失去这段记忆好了。

    但这是不可能的事。

    目光再扫过当年跟她吵得超凶的几个女生,她很快地就在郭哲嘉的旁边找着了其中一个。

    周新舒是班上的班花,两人在外貌上十分般配,好像是她告白失败後没多久,她才知道原来他们早就在一起了,她还因此被周新舒狠狠羞辱过。

    她单手支颐,手指在桌面上敲打,斜眼睨着明信片。

    她应该去参加同学会。

    她要让这些人知道,当年被他们瞧不起的女生,现在在事业上已经有自己的一番作为了。

    她可是她任职的化妆品公司里,年纪最轻的组长呢!

    他们公司的升迁很困难,光是要爬上组长,通常就得花上十来年的时间,所以公司的组长们几乎都是过了三十五岁才上了这个位置,而她是在去年升职的,那时她才二十七岁而已,当时还是董事长亲自表扬的。

    她瞪着明信片上,被涂成无脸男的那个浑蛋。

    得让他们知道她过得很好才是啊!

    当年那个大家口中的笨蛋、拖累者,只是在读书方面不上手而已,但是真正的战场,是在出社会的时候啊!

    她霍地起身,因为起得太急,贫血晕眩,只好手抓着桌缘,原地不动半蹲了好一会儿,待晕眩感过去,才快步来到床铺前,打开边桌的抽屉,从深处拿出一个白色绒盒子。

    里头装的是一个戒指,上头镶嵌的钻石有五十分,是她第一次拿到企划奖金时,买给自己的犒赏。

    不过这戒指她一次也没有戴过,总觉得那钻石太炫目了,怕引人注意,砍了她的手指头。

    她将戒指套上无名指,稍微有点松,应该是最近的母亲节活动太累了,瘦了一圈的关系。

    她举高手,看着闪闪发亮的钻戒。

    她也是人生胜利组。

    她已经不是高中时,那老是被戏称为胸大无脑的笨蛋了!

    席雪乔站在包场的日式料理店门口,里头隐约传出年轻男女的谈笑声。

    她自包包内拿出粉饼,检视了一下妆容,确定假睫毛稳固在眼皮上,没有翘起来,底妆完美,唇色鲜润欲滴,整张脸精致得像个瓷娃娃,这才满意的关上粉饼盒。

    拉整了一下略微宽松的连身洋装,虽然新买的高跟鞋磨得她的脚趾头痛,不过再走个几步就可以坐下来了,就再忍一忍吧……

    「借过。」背後突然传来一道淡淡的不悦,好像已等在她後头许久了。

    她心一跳,第一时间脑子里出现的就是那个「无脸男」郭哲嘉,因而紧张的全身都僵硬了。

    她盛装打扮就是要让他知道,她全身上下可不是只有胸部大而已,更不是无脑,她所带领的小组不仅是板桥组业绩第一名,也是整个新北区第一名,她现在可是年薪百万,去年光年终奖金就有二十万了!

    她徐徐转过身,以最优雅从容的姿态,没想到对方的高度出乎她意料之外,穿着高跟鞋的她竟然无法直接对视到对方的眼睛,还得仰首才能与之四目相对。

    她看着那感觉十分陌生的脸庞。

    对方有张五官深邃的脸,高挺的鼻梁特别突出,抿着唇角时,因为眼神的犀利,而使得人看起来有些严峻,不太好相处的感觉。

    她不记得高中时,有这号人物啊。

    该不会是因为被她挡住,所以没看到门口的告示吧?

    当她转过身来,殷士宸不由得一呆。

    他这个人只要一呆愣住,面色就会看起来很严肃,好像在思考着怎麽惩罚对方,但其实他只是脑袋放空而已。

    席雪乔目前的长相跟他印象中,几乎是两样,要不是她的眼尾有一颗小痣,他也没办法在第一时间认出她来。

    她变得……好漂亮。

    身上隐隐传来的淡淡花果香味,使她整个人像朵娇妍鲜丽的玫瑰,绽放的风姿令人神迷。

    「不好意思,这间餐厅我们包场了,我们要开高中同学会。」席雪乔习惯性地扬起职业笑容解释道。

    她一笑,殷士宸就觉得热血上涌,浑身燥热,心跳有些急促。

    这从来不曾有过的奇特反应让他有些无措,因而神色更加严肃地低声说了句,「我知道。」

    他在不爽吗?

    既然他知道,不就表示他也是同学?

    但他到底是谁啊?

    「你是……我们同班的吗?我是席雪乔。」

    「我知道。」

    他是电动玩具里的NPC吗?

    系统只给他写了一句「我知道」的台词吗?

    「那请问你是……」

    「殷士宸。」

    席雪乔吃惊瞠目。

    「殷士宸?」对啦,那个资优生就叫做殷士宸!原来他长这个样吗?

    她看起来很惊讶,让殷士宸啼笑皆非。

    他猜她应该忘了他是谁了吧。

    毕竟他们在学校几乎没交集,而家境贫困的他为了考上公立大学,就连上厕所都拿着单字卡在背诵,不仅是她,其他同学也鲜少往来。

    他只有一次主动跟她搭话,就是她的告白被郭哲嘉狠狠羞辱拒绝之後,他当时不知为何,冲动的告诉她,愿意指导她功课,却得到她激烈的反应。

    「干嘛?你也想跟我上床吗?」她因怒火而小脸涨红,「教我功课好偷看我的乳沟吗?你们男生都一样的烂!」

    他错愕的呆愣在当场,当下的感觉是非常差劲的。

    真是不知好歹!

    他下了这个定论。

    後来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白目。

    当初郭哲嘉就是藉由教功课来亲近她,造成她的误会,而他也用教功课的名义来跟她攀谈,她肯定觉得他别有居心啊。

    可等他想通时为时已晚,大家都毕业,四处散了。

    在他顺利的求学求职过程中,他偶尔会想到这件事,想到自己等於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的一个举动。

    他一直觉得他这一生不欠什麽人,就偏偏对她带有种难以言喻的歉意,在心口萦绕不去。

    如果有机会道歉的话……

    他也是因此在晓得她要参加同学会时,才决定过来的,要不在这之前他也不曾参加过。

    即便凝望着他好一会儿,席雪乔还是想不起来他高中的样子,她猜可能是因为他没戴眼镜的关系,毕竟就连在梦中,也只有那副眼镜是清晰的,其他都是模糊的。

    他没有戴眼镜的眼睛晶亮有神,头发全数用发蜡梳上去,露出平滑宽阔的额头,加上他本身个子高,这些年兴许是练壮了,一身西装,十分好看。

    想到他曾经帮她说话一事,是唯一曾为她抱不平的人,席雪乔收起那只要遇到男生就很难不竖起的锐刺与防备,微微笑着。

    「你的眼镜呢?」席雪乔好奇的问,「你戴隐形眼镜喔?」

    「动过手术,现在视力良好。」

    「是喔。」

    席雪乔不知道他现在有点紧张,还以为他讲话都面无表情,回话也很简短,是没什麽意思跟她攀谈。

    他当年以优异的成绩进入第一学府,是他们学校第一人,成了他们学校招生广告的看板人物,而她是很勉强才吊车尾进入一间名不见经传的三流大学,跟这种资优生比起来根本是云泥之别。

    即便在事业有成的现在,在校成绩仍是她的死穴,每次人家问她哪所学校毕业的,潜伏的自卑感让她打死不开口。

    而在殷士宸这种资优生面前,她怕多说会暴露自己的无知,想想还是不要随意跟人家闲聊了吧。

    殷士宸想着要不要现在跟她道歉,席雪乔已经推开大门,走进店内了。

    她与殷士宸一前一後踏入店内,身为料理店的店主,也是这次同学会发起人的马千媞看到他们两个,微笑歉然道:「不好意思,我们包场了,要开同学会。」

    「我是殷士宸。」殷士宸平声回道。

    「我是席雪乔。」

    「是你们啊!」马千媞惊喜放下手上的酒瓶,走出吧台,「之前的同学会你们两个都没来参加,都不知道你们变化这麽大了。」

    班上的女生有很多小圈圈,马千媞那个圈圈算是跟其他圈圈相处得比较好的,但也没有过於亲近,圈圈内非常的和平,其他圈圈都有吵架或分裂过,只有她那个圈圈一直无事,跟班上男生也不会太亲近,大概也是因为这样,才能成为同学会的发起人吧。

    「谁来了?」一个女同学自榻榻米铺成的和室探出头来问。

    马千媞将分隔和室的帘子全都卷起来,把桌子合并,就成了可以容纳二十人左右的空间。

    席雪乔一看到那个女子,眉头不由自主的微微一蹙。

    要说女同学她最记得谁,就是这个周新舒了。

    她是当时在班上骂她最凶的女孩,而她也是郭哲嘉的女朋友,长相艳丽,非常漂亮,有一对性感的厚唇跟大眼睛。

    她曾经公然说席雪乔那副德行也想追郭哲嘉,是癞虾蟆想吃天鹅肉,让她气得在被窝里痛哭了一夜,隔天眼睛肿痛到请假没去上学。

    「是席雪乔跟殷士宸啊!」马千媞忙介绍道。

    周新舒闻言迅速在两人身上打量。

    席雪乔觉得自己好像被周新舒摆在一个磅秤上,估量着价值似的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

    「你们怎麽跟以前都不一样了?」周新舒穿着店内备的纸拖鞋,走过来笑道,「来来来,大家都在等你们呢。」

    席雪乔特别注意到周新舒将手贴在殷士宸的背上,对她则没有任何肢体上的动作,更没有正眼看过她。

    她可以理解周新舒的举止,毕竟殷士宸现在是一表人才,没有读书时期那份书呆子的呆样,当初又是考入第一学府的,会想对他献殷勤也是理所当然,但就是让人觉得很不愉快。

    来到和室,大家一阵热络问候,纷纷赞美他们变帅变美什麽的,席雪乔一贯摆出职业笑容,特别注意了一下参加的同学,她没看到郭哲嘉,不由得猜测他是不是没来参加。

    大家互相询问着近况,席雪乔才知道原来殷士宸现在一家美商银行的台北分行工作,担任襄理职位。

    「雪乔在化妆品公司上班喔。」一名同学惊喜地喊,「我也都用你们家的产品耶,跟你拿有打折吗?」

    席雪乔笑笑,「百货公司周年庆的时候买的话,比我们员工价还便宜啦!我自己也都是趁周年庆的时候囤货的。」

    「你们公司也太抠了吧?」同学抱怨道。

    席雪乔心想─我跟你又不熟,干嘛帮你拿货?就算拿到的折数很优惠,也不需要告诉你啊!

    更何况,这位女同学当初跟周新舒沆瀣一气,骂她骂很爽,现在是失忆了吗?跟她装什麽熟啊?

    「你这钻戒是真的还水晶的?」有个女同学对她手上的钻戒起了兴趣,主动拉起她的手。「男朋友送的吗?」

    席雪乔强忍着将手抽回来的冲动,「没有啦,这是我用去年拿到的奖金自己买的。」

    「这钻石几分啊?」

    「没多少,才五十分而已。」席雪乔笑笑道。

    「哇,奖金这麽多,可以买五十分的钻戒喔?柜姐有这麽好赚喔?」

    「我是组长啦!」席雪乔的笑容暗藏了些许自傲。「我们公司最年轻的组长。」她就等着这一刻啊。

    「哇,好厉害……」

    成为女同学的话题中心,席雪乔不禁有些飘飘然。

    昔日,她是这些人看不起的对象,因为成绩不佳,「胸大无脑」这标签一直贴在她身上贴了三年没有拿下来。

    出社会进入化妆品公司後,她在业绩上汲汲营营,藉由跳槽取得更高的薪水,并且在公司的一些比赛跟提案上,努力拿到成绩,才有今日的成就。

    她就像划水的鸭子,对自己的成就说得好似十分容易,其实她曾经压力大到长了满脸痘子,一瓶粉底液一个礼拜就用完。

    但这些私底下的努力不需要说出口,只要让她们知道她现在过得很好、很棒,就是对她们的报复了。

    「那你现在应该有男朋友吧?」有人好奇地问。

    她这麽讨厌男生,怎麽可能交男朋友!

    但这个时候,说什麽也要打肿脸充胖子,这样才有胜利组的完美感。

    「是有一个啦……」席雪乔说得有些含糊暧昧。

    「什麽叫有一个?难不成你都同时交好几个?」同学质问。

    「不是啦,这是口误。」席雪乔哈哈一笑,「未来的事很难说啦。」

    被拉坐在周新舒旁边的殷士宸静静的看着那笑得花枝乱颤的女孩,注意到她的眼神很心虚,就像想隐藏信用状态来银行借款的客户。

    她根本没有男朋友吧。他推测。

    「你该不会以前交过很多男朋友吧?」又有人好奇的问。

    「男人这种东西,就是交往之後觉得不适合,就要赶快快刀斩乱麻的啊,毕竟我们女生的青春有限嘛。」席雪乔只能当在应付难缠的客人般笑着。

    可以不要再讲男朋友了吗?

    她很怕会漏馅啊!

    毕竟她其实一点经验也没有,未来也不想点上这方面的经验值。

    「不要最後捡到一颗龙眼就好。」冷不防有人吐槽了一句。

    席雪乔转过头去,毫不意外是周新舒。

    她的话立刻引起男人们的共鸣。

    「就是啊,靠着条件好,一直挑一直挑,小心最後年纪大了,就只能委屈跟颗龙眼在一起了。」

    「如果最後真的没适合的对象,单身也可以啊!」有女生不平道。

    「没有真的想单身的人啦,都是被挑剩,没男人要的!」一个男同学摆出轻蔑的神色。

    他那不屑的态度,让席雪乔强压抑着的防卫冒了出来,张起了刺。

    「那你自己条件是有多好?」席雪乔瞪着男同学,「说说看啊?你年薪多少?女朋友又有多优秀?」

    「席雪乔,你怎麽还是跟高中时一样,很爱找架吵啊?」男同学不爽的回嘴。

    「不就是你们先说龙眼的吗?」还敢说是她找架吵?

    「说龙眼的又不是我!」男同学冤枉的指着周新舒,「是她说的耶。」

    「我又没说错,」周新舒一撇嘴角,「你以为你现在的条件是有多好可以挑东挑西……」

    「这有什麽好吵的啦!」与服务生一起端了食物过来的马千媞笑着阻止这即将一发不可收拾的争吵,「来,吃东西,这是我店里销售最好的串烧,大家嚐嚐看,今天想吃什麽都无限量供应喔!」

    「我要再一杯生啤酒。」有人喊。

    「寿司啊,再来两盘综合寿司吧……」

    马千媞顺利的将战火平息,席雪乔吃了两口菜後,就有些烦躁的拿起包包起身去厕所。

    望着镜中那彷佛有怨无处诉的憋屈的脸,她突然後悔来参加同学会。

    她应该让过去的事情就这样过去的,干嘛幼稚的戴着钻石戒指想炫耀现在的事业有成,结果还不是落入跟十年前一样的情境。

    她真的不该来的,以後也应该不会再参加了。

    她想,再坐一会儿就找理由走吧。

    从厕所出来时,她听到同学的话题中心竟然又绕到她身上,只是内容十分不友善。

    「……不觉得她很夸张吗?这样也可以吵?」

    「她高中时表现得好像圣女一样,男人靠近她就会骂人,现在却是一个睡过一个。」

    「我看她高中时是故意掩藏真实性格的吧,到处诱拐男人才是她真正的本性。」

    「你们觉得她真的是在化妆品公司当组长吗?那种国际大厂耶,我看是骗人的吧,凭她那种头脑。」

    「对啊,我问她有没有打折,还给我五四三,可见一定是骗人的。」

    「我看连那钻戒也是假的吧,五十分的钻石不便宜耶……」

    听着他们的胡说八道与臆测,席雪乔怒火上涌,正想上前理论时,突然有人出声了。

    「她说的都是真的。」

    她一愣,听出为她辩解的人是殷士宸,在场的同学没有人嗓音比他更低沉的了。

    他「又」帮她说话了?

    「啊,是真的吗?你怎麽知道?」立刻有人提出质疑。

    「我妹是她的同事。」殷士宸语气很是平淡,听不太出什麽起伏。

    席雪乔闻言整个傻了。

    殷士宸的妹妹竟然是她同事?

    她的同事有姓殷的吗?

    而且还要是认识她的……

    席雪乔迅速在记忆里搜寻起来。

    可她想了老半天,就是记不起来有哪个认识她的同事姓殷了。

    「所以她的确是一个男友换过一个?」

    「我没听说过这种事。」殷士宸淡道。

    这时突然有人匆匆打开店门,跑了进来。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与席雪乔擦肩而过的男人忽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旋转脚跟,面向席雪乔。「你是……我们班上有这麽漂亮的女生吗?」

    油嘴滑舌。

    席雪乔在心中冷声咒骂。

    这家伙的死样子,十年了还是没长进。

    郭哲嘉的嗓音宏亮,和室里的人立刻很有默契的停止讨论。

    「郭哲嘉!」热情的声音传了出来。

    席雪乔注意到周新舒摆了一个臭脸,看样子这两人应该是分手了。

    「哈罗!」郭哲嘉一副世纪偶像的姿态朝众人挥挥手,接着又转头面向席雪乔,「你是不是马千媞的妹妹啊?长得真漂亮,我叫……」

    「郭哲嘉。」席雪乔面无表情的回。

    就算她老年痴呆又失智,也不会忘了这名字。

    「你怎知道……啊,对了,刚我同学有叫我,来,妹妹……」

    「她不是我妹妹啦!」被指为「姊姊」,让马千媞有些不太开心的赏了郭哲嘉一肘子,「她是席雪乔。」

    「席雪乔?」郭哲嘉愣了愣,那表情明显没想起来她是谁。

    席雪乔啼笑皆非。

    当年把她骂得这麽惨,侮辱得这麽彻底,结果竟把她忘了?

    「啊!席雪乔?」郭哲嘉呆了至少五秒钟才想起来。「你是席雪乔喔?」

    郭哲嘉下意识就往她胸部瞟过去。

    虽然她穿了一件略微宽松的洋装,但仍难掩前凸後翘的好身材。

    这麽丰满的胸部,果然是席雪乔没错。

    郭哲嘉扬起微笑,感觉猥琐。

    他那毫不遮掩的下流目光让席雪乔觉得恶心,没有理他就往和室走去。

    她坐下後,郭哲嘉不请自来的也挨着她坐下了。

    「你变超多的,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我二十八了。」席雪乔冷冷吐槽,完全没在客气的。

    「二十八长得像十八,也太会保养了。」郭哲嘉赞美道。

    席雪乔的白眼都快翻到後脑勺了。

    眼角余光察觉到坐在斜对面的殷士宸正望向她,她连忙转过头,想询问殷士宸妹妹叫什麽名字时,郭哲嘉将马千媞拿过来的冰啤酒移到她桌前,继续大献殷勤。

    「你现在住哪?」

    席雪乔完全不想理他,打算起身换座位时,郭哲嘉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看着她手上的钻戒。

    「你结婚了?」郭哲嘉脸上写着满满的失落。

    席雪乔恼怒的抽回自己的手。

    「那她自己买的。」对面的周新舒插嘴,满口酸言酸语,「人家可是大化妆品公司的组长,钱赚很多的呢。」

    「你在化妆品公司上班?难怪皮肤这麽好。」郭哲嘉拿出手机,「我们交换……」

    席雪乔完全没给他面子的站起身,她一时之间不知要坐到谁身边好,毕竟她在这个班上没有什麽比较好的朋友,直到她跟殷士宸的目光对上,立刻做了决定。

    「我可以坐你旁边吗?」她走到殷士宸身边问。

    在座的同学交换着眼神,郭哲嘉不太爽的咬了咬牙。

    当初跟郭哲嘉分手分得也挺难看的周新舒冷笑着。

    「可以。」殷士宸从後头拉了张坐垫,另一边的同学往旁边移动,挪出了空位给她。

    席雪乔坐下後,因口渴而先拿起啤酒杯,咕噜咕噜,一口气喝掉了三分之一。

    「雪乔的酒量不错喔,」坐在她右手边的男同学嘻笑道,「该不会你们公司也要应酬吧?」

    「不用应酬。」席雪乔瞥了他一眼,不确定这人是不是也在刚才说闲话的人当中。「我的工作还满单纯的,主要是督导管理手下的柜姐、策画活动、协助冲业绩之类的,不用去应酬干嘛的。」

    「你们公司那麽多漂亮女生,能不能帮我们办个联谊?」对面的男同学兴致勃勃道。

    「啊?联谊?你哪间公司的?」席雪乔好奇的问。

    「我在竹科上班啦,公司里都是男生,想找老婆超难的。」男同学一脸无奈的叹气。

    「但是化妆品柜姐是不是很多人追啊?」有人好奇地问,「平常夜生活一定很丰富吧。」

    「并没有好吗?」席雪乔白了说话的人一眼,「我们的生活很单纯的,而且有不少外县市的同事住在宿舍,放假都是一起出去玩,有男朋友的人没想像的多。」

    「那好,」想联谊的男同学拿了名片给她,「有好消息再通知我一声。」

    席雪乔心想这也是证明她的确是在化妆品公司上班的机会,就把名片收下了。

    趁无人打扰,席雪乔转头又想问殷士宸到底他妹妹是谁,他竟然起身,去帮马千媞端东西。

    「千媞,你别忙了,东西够了,坐下来一起聊吧。」周新舒吆喝道。

    「好啊。」马千媞解开了围裙,就在席雪乔旁边坐下来了,殷士宸因此坐到另一旁去,这让席雪乔再也没机会问殷士宸了。

    几名单身王老五的同学对於柜姐非常的有兴趣,故一直缠着席雪乔聊这方面的事,席雪乔本不想理他们的,但他们提了太多错误的资讯跟偏见,让席雪乔感到很是不爽,於是就趁这个机会一一的澄清。

    渐渐的,席雪乔觉得困了,说话的速度已经赶不上思考的速度。

    她是今天一大早特地赶车下来的,一回到老家,行李刚丢下就赶忙找了美发院洗头,吹的发型不满意,又沟通了好一会儿时间,让她没得休息,化了妆换了衣服就搭车赶来这了,加上喝了数杯啤酒混清酒的关系,有了醉意的她,靠着旁边的梁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她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揉了揉惺忪睡眼,突然发现眼前的一切看起来好陌生。

    她纳闷的坐起身,竟发现─

    她没穿衣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腐喵_言情站 〗  

GMT+8, 2018-12-10 12:22 , Processed in 0.04999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