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腐喵_言情站 〗http://www.fumiaotxt.com/
搜索
查看: 96|回复: 0

[✿ 10月试阅 ✿] 可乐《你的暖男我的冰山》

[复制链接]

2552

主题

2709

帖子

1万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滴
7308
珍♥珠
42916
功♥勋
0
威♥望
0
发表于 2018-10-4 11:4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名:《你的暖男我的冰山》
作者:可乐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10月5日
女主角:孙上羽
男主角:叶梓耀

【内容简介】

什麽嘛!老爸到底多想把她赶出家门啊?
她正值大好青春年华却被当成过期滞销货
随随便便塞给一个不知是圆是扁的男人
虽然他长得很帅,第一眼让她有些惊艳
但对这个「空降」未婚夫还是惊厌多於惊艳
不管他在她老爸眼中是不可多得的绩优股
在她眼里他就是想抄捷径少奋斗三十年的投机渣男
她会让他明白「驸马爷」饭碗没那麽容易捧……
是她想错了吗?未婚夫先生根本不想娶她?
他不但没有巴结讨好她,反而与她撇清关系
整个人冷情冷淡,散发让人难以靠近的冰山气质
哪里有一分一毫众人口中贴心暖男的模样?
哼!搞了半天,原来他的冰山样只摆给她看哪!
瞧他那副嫌弃样,破天荒挑起她骨子里的傲娇
向来只有她不想要的男人,没有不想要她的男人
他越是逼她放手,越是激发她的斗志
她有的是时间和他慢慢玩,看看最後的赢家会是谁……




    第一章

    飞机平稳的降落在国际机场。

    不似一般旅客急着出关的脚步,孙上羽的动作优雅徐缓地拎着随身行李,不疾不徐地下了飞机。

    入境後她通过查验柜台,目光不由自主被眼前的公共艺术给吸引。

    那是以原住民古老织染艺术,呈现山、海、云、浪不同的风情,画面简单,却表现出岛国四季更迭的美丽与希望。

    在她驻足观看时,一抹沉嗓由身边传来。

    「小姐,有时间喝杯咖啡吗?」

    她侧过头,微微推下架在秀挺鼻梁上的墨镜,看到一个西装笔挺、梳着油头的陌生男子,扯唇笑道:「没时间。」

    她一笑,嘴边梨涡跟着跃动,甜美的模样让男子的心微微一荡,不死心的紧随在侧。「那方便交换个IG?」

    「不方便。」

    因为亮丽甜美的外表,她对於这种突如其来的搭讪并不陌生,移动脚步的速度依旧优闲,一双眼透过墨镜张望着四周。

    「听说」今天会有个男人到机场来接她。

    这个男人她并不认识,却因为即将成为她的「未婚夫」而得到她所有的关注。

    这份关注并不是这个男人优秀、英俊到足以让她倾心。

    而是,这个男人居然得到她家那两个把她捧为孙家至宝,舍不得让她受一丁点苦的男人的青睐。

    甚至……将她的终身托付给他?

    父亲与兄长对这个男人另眼看待的程度让她感到不可思议。

    又「听说」这个男人父亲极度看重,不但将他由敌手公司挖到自己手下,还提供他到国外进修的全额费用,拿到学位归国後,又为他安排了职位,甚至准备将她这个天之娇女给他当老婆。

    今天她会回台湾也是拜这个男人所赐。

    父亲希望她回国与这个男人见见面……当然,如果她满意,可以直接与对方订婚,更是父亲乐见其成的事。

    刚开始,孙上羽对於这件事是极力反弹的。

    但父亲以担忧她的未来,希望能为她找一个安全可靠的男人,来代替他疼爱他最宝贝女儿为理由;那动之以情的柔性劝说,令她改变了想法。

    她想会会这个男人,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优秀,竟然可以让父亲喜欢到这样的程度。

    再者,他若只是一个想藉着娶她,少打拚奋斗十年的投机渣男,她更是需要给他一个当头棒喝,让他知道,未来靠自己打拚比较实在!

    所以她回台湾了,只是一直到下了飞机这一刻她都还在想,自己怎麽会答应父亲荒谬的要求。

    因为所有心思都放在她那凭空冒出来的未婚夫上头,孙上羽完全忘了那个一下飞机就缠上她的男人还像个牛皮糖似的「黏」在她身边没离开。

    此刻,男人完全无视清新小美女的拒绝,欣赏惊艳的目光彻底定在她身上。

    坦白说,清新小美女不能算是那种令人惊为天人的顶级美女,但却莫名的牵引他的目光。

    美女的身高约莫一百六十五,一身印花连身裙外搭一件短版牛仔外套,搭配一双帅气的铆钉短靴,露出一双雪白匀称的美腿,让她更显甜美清新外,更多了一丝率性的辛辣气质。

    因此,被她不冷不淡的拒绝後,完全阻挡不了他想要追求的心思,在他正准备再次开口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喧哗。

    孙上羽同时也停下脚步,有些惊讶的看着原本好好走在她前方、离她几步远的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男孩,毫无预警地倒在她面前,蜷缩着身躯不断痛苦的抽搐。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她一怔,身旁来来去去的旅客投以好奇目光,甚至有些人围观伫足,却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

    男孩就倒在她的脚边,孙上羽迅速凝定心神,想着要怎麽处理眼前状况时,一个不知由哪儿冒出的高大男人已经蹲在男孩身边,迅速做出了判断。

    「可能是癫痫发作,有他的家人或朋友在吗?」

    男人看了男孩的状况後,抬起头望向四周的人们,围观的人们纷纷摇头,然後开始窃窃私语。

    没得到答案,男人蹙起浓俊的眉,神色严肃地扬声开口:「那有谁能去请航警找个医生过来?」

    围观的人中有个中年男子自告奋勇急奔而去。

    男子的注意力回到男孩身上,他先是松开男孩的衣领,跟着脱下身上的外套垫高他的头,并让他侧身躺着。

    孙上羽看着男人,猜想他的职业。

    若他是医生,为什麽还要叫航警找医生,若不是医生,一般人遇到这突发状况就算能临危不乱,动作也无法像他这般不急不慌沉稳温柔。

    再看男孩侧身躺着,口水不断流下,染湿了他的外套,他却没露出半点嫌恶的表情。

    不知为什麽,看着男人那模样,孙上羽身为「祈耀企业」千金,出席各种慈善晚会活动、阅尽全球无数俊男、型男、猛男的资历,竟觉得一颗心在胸口失控的跃动。

    男人是属於阳刚型的帅哥,浓眉挺鼻,超短发寸头造型让他的脸部轮廓更显分明。

    此刻他俊脸紧绷,却透着股令人心安的气场。

    「有手帕、丝巾之类的东西吗?」

    因为男人询问的低嗓,孙上羽猛地拉回思绪,对上男人的视线,瞬间跌入那一双黑若子夜的眸子里。

    由她恍然的模样,男人估计她是被吓到了,正打算向其他人询问时,孙上羽回过神,掏出包包里的丝帕递给他。

    男人看到丝帕的样式与品牌,双眸微微一眯,「谢谢。」

    孙上羽看着美丽的丝帕被塞进男孩的嘴里并不觉得心疼,反而因为男人沉厚如低音琴般的嗓音被蛊惑着。

    她不偏好低沉的嗓,却因为男人的嗓音带着某种令人心安的音频,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好快……

    为什麽会这样?

    怎麽独独会对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发花痴?

    孙上羽暗自懊恼,却在这时又听到男人的声音响起─

    「抱歉,我会赔你一条丝帕。」

    孙上羽抬起头看向他,只见男人对着她微笑,爽朗的笑容具有感染力,让她四周的空间彷佛都洒上一层温暖的阳光,让她整个人温暖了起来。

    「不、不用,没关系……」

    既然她说不用,他也没矫情坚持,十分爽快地应:「好。」

    他的话才落下,医生匆匆赶来,检视过病人的状况,对於他临危不乱的紧急处理十分赞许。

    男孩去上洗手间的母亲在这时出现,惊见引起骚动的竟是自己的儿子,并迅速由围观人口中听到男人的义举,激动的向他猛道谢。

    孙上羽看着他谦虚应对,不由得又对男人多了几分好感。

    随着病患离开,四周围观的人潮跟着做鸟兽散,独独剩下对彼此陌生的两人,孙上羽正想开口离开,却听到男人抢先一步说了话。

    「等我一下,我去洗个手。」

    刚才因为状况紧急,他也没理会手中沾满大男孩的口水,现在事情圆满收场,他洗手之余基於礼貌,也该顺便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

    孙上羽却是一愣,「啊?等?」

    两人压根儿不认识,为什麽男人要她等他?

    见她露出一脸茫然,男人朝她扯出朗笑。

    「大小姐,你不会连来接机的人的样子都认不出来吧?」

    接机……当这两个字撞入脑海,孙上羽懵了许久,脑中才响起嫂嫂先前在视讯时对她说的话─

    「上上哪,我把小叶的资料全给你发过去了,你看看。这男的说实在真的很不错,别急着推,也别炸毛,给彼此一个机会试试……」

    还记得通讯结束後她看了嫂嫂发给她的资料,第一眼,看到男人面容刚俊、轮廓深邃的脸庞,不得不承认,男人的确挺帅的。

    但帅归帅,她孙上羽见过的帅哥何其多,在一眼惊艳後,这男人立即被「未婚夫」头衔给取代,惊艳马上变惊「厌」。

    她恼火的放大男人英挺的大头照,用想像把那男人拽出面前,抽筋剥骨,甚至列印出来当标靶射了好几回。

    现下……眼前男人刚俊硬朗的脸庞与相片中男人的模样重叠成一人,她摀着嘴惊呼─

    「你……你就是叶梓耀?!」

    ☆☆☆   ☆☆☆   ☆☆☆

    在孙上羽戏剧性地发出惊呼,叶梓耀还来不及反应,突地感觉有人拽住他的衣领,恶狠狠地问:「你做什麽?」

    叶梓耀被这一拽吓了一跳,但很快地恢复镇定,转头望向孙上羽,「要不要跟你的保镖解释一下状况?」

    孙上羽还没由刚刚的震惊回过神,就又被眼前这突然上演的一幕给怔傻了眼,没好气地回道:「我谁啊?出门带什麽保镖?」

    「那……现在是什麽状况?」仔细回想,孙叔与孙哥都没提过,他们孙家的掌上明珠身边有保镖跟着。

    既是如此,这流里流气没他高也没他壮,但气势惊人,让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这麽拽着的叶梓耀,感受到强烈威胁感的男人是谁?

    孙上羽叹了口气,走向那对她有着浓浓好感的男人,拍了拍他的手臂,无奈道:「这位先生,谢谢您对我这个萍水相逢的女人这麽热心,但您真的误会了。」

    想藉机逞英雄看有没有机会得到美女青睐的男人听她这一说,松开手,看着叶梓耀,不确定的问:「你认识?他没骚扰你?」

    骚扰我的是你吧?

    孙上羽没好气地想,心情有些复杂。

    她是知道自己很有男人缘,但遇到像眼前反应这麽激进的却是头一个。

    这种感觉脾气暴怒的男人,如果知道他因为一时费洛蒙喷发而错估状况,会不会因此恼羞成怒?

    为避免不好的场面发生,孙上羽在脑中反覆酌量了言词,语气异常委婉地开口:「他是我的未婚夫,不是坏人。」

    话落,她偷偷瞄了叶梓耀一眼,只见他浓俊的眉微蹙,一脸漠然地看着她。

    孙上羽对他不太了解,无法解读他的表情是什麽意思。

    她承认是他的未婚妻,他应该感到满意,但为何他的表情似乎有些冷淡?

    没想到两人会是这样的关系,陌生男人一颗热腾腾的心迅速被浇灭,愣了半晌才回过神,讪讪的道了歉後离开。

    叶梓耀对於方才感受到的威胁有些莫名其妙,细听两人的对话,再看男人的反应,不禁有些感叹。

    孙叔和孙哥一直对孙上羽赞誉有加,说她优秀出色却善良纯稚,不骄不纵,大方得体。

    除此之外,她更是天生的放电机、桃花精,想追她的男人多到天边去。

    他以为是孙叔和孙哥的护短之词,但眼前这出闹剧,证实了他们的话不假。

    他这个「未婚妻」似乎真的挺抢手的,一回国连机场都还没踏出就招了朵桃花来。

    只是,她当着那陌生男人的面,说他是她的未婚夫,不会是真的打算乖乖听从她父亲的话,接受这荒谬的配对吧?

    陌生男人走後,孙上羽见叶梓耀沉着脸不知想什麽,斜歪着头凑向他,问:「喂,不会生气了吧?」

    因为她的突然靠近,叶梓耀回过神,对上她突然在眼前放大的容颜,心不由得狠狠一颤。

    之前他看过孙上羽的生活照,只觉她是一个容貌精致秀雅的美女,刚才一阵混乱,他也没能细看她的模样。

    此刻,这一定下心来仔细看她,他竟觉得孙上羽的某些角度某些表情……很像宁俐。

    想起宁俐,他的心迅速冒出苦涩。

    宁俐是妹妹的同事,也是多年来难得让他心动的女生。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宁俐的心早在遇到他之前,就被她一个邻家大哥哥给偷走了。

    而宁俐的那个邻家大哥哥他也认识,是他两年前任职的大卖场的经营者「三威集团」的总裁。

    即便他的外在条件不比对方差,但对方的家世财势比他更高等却是不争的事实,再加上宁俐早认了死扣,他连一丁点夺得佳人芳心的机会都没有。

    於是这段连开始都还没开始的单恋便默默夭折了,在两年前他出国进修前,听说宁俐已经嫁为人妇……

    见他持续保持沉默,孙上羽有些摸不着头绪地嘟囔,「还真的生气了?」

    他来接机,不就表示他和父亲已经达成准备当孙家大小姐的驸马爷的共识了吗?

    既然有这样的心思,怎麽可能为了她拿「未婚夫」这个身分当挡箭牌生气?

    孙上羽越想越觉得奇怪,叶梓耀因她那一声嘟囔回过神来。

    他暗暗宁定波动的心情,也没反驳,只是淡淡扯唇笑道:「没有。我去一趟洗手间,等我。」

    孙上羽看着他阳刚的脸庞挂上温谦的微笑,莫名的心中涌上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不知道为什麽,她总觉得他的笑很有距离感,让她感觉有些不舒服……

    意识到自己这个念头,她连忙甩头把那奇怪的情绪抛开,并不断的告诉自己,她这次回来是要让这男人打消娶她的念头。

    他怎麽笑可不关她的事,她要让他知道的是,要当孙家驸马爷、当她孙上羽的另一半可不容易。

    他可以得到孙家上下欢心,不代表可以得她这个大小姐的欢心,想接住那由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也要有强壮的臂膀可以承受!

    孙上羽在等叶梓耀由洗手间出来的短短几分钟里,思绪激动的涌动如狂潮,以至於在叶梓耀走回到她身边,她还是一脸恍然样。

    「你就这些行李吗?」

    据他所知,孙上羽是被宠得如珠如宝的千金大小姐,时常代表孙氏家族出席各种公关场合,是代表孙家的脸面。

    这样的她必定经常光鲜亮丽地出现在许多公共场合,理所当然的行头应该也不少。

    他早做好当苦力的心理准备,却不料孙上羽回过神,望向他说道:「嗯,就这些。」

    她的回答让叶梓耀有些讶异,孙上羽却因为他脸上的表情感到疑惑,「怎麽了?」

    「我以为你应该会有更多行李。」

    因为出了神,孙上羽答得直接,心里暗暗为自己错估情势扼腕。

    都说要打退男人妄想娶她的念头了,她应该弄个奢华一点的排场,少说也得拖个几箱行头,再打扮得更符合「千金名媛」的身分,让他强烈感受一下驸马爷饭碗不好端的气势。

    不过无妨,她与他之间才刚开场,小小失算应该不至於影响赛果。

    她略定下心神,扬起漂亮的嘴唇,冷嗤了声。「看来你对我的了解是建立在我爸爸和我哥哥的述说,这样……你还敢娶我喔?」

    他不置可否的耸肩,直接岔开了话题。「该走了,晚了你的家人会担心。」

    话一落,他挪动长腿,迳自向前迈进。

    孙上羽望着他这反应,暗暗在心里为他拍拍手。

    想来这个叶梓耀是真做足了端着驸马爷饭碗的心理准备,对於她的暗讽没半点反应。

    只是细想又觉奇怪,如果叶梓耀是真做足了端着驸马爷饭碗的心理准备,不是应该要更讨好、巴结她吗?

    他对她的态度未免也太淡定了吧?

    又或者这只是他欲擒故纵的小手段?

    孙上羽不断思索,想得思绪有些混乱,见他还真的不等她就迳自走开且越走越远,不得已只好小跑步追在他身後。

    好一会儿,两人上了车,相较於孙上羽坐在副驾驶座气息不稳的喘着,叶梓耀却是气息沉稳、态度从容。

    她觉得有些狼狈,瞋了他一眼。「又不赶时间,走那麽快做什麽?」

    叶梓耀分神瞥她一眼,微笑道:「大小姐不用配合我,您慢走,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

    闻言,孙上羽微微一怔。

    这话听来体贴,但怎麽感觉有些奇怪?

    是……是在笑她动作慢?腿短?

    孙上羽因为他的一句话,脑子浮现一堆莫名其妙的想法,一意识到这点,她暗暗咬牙。

    很好,既然他这麽体贴,她就让他好好表现一番。

    她身为代表孙家脸面公关,有千金大小姐的气质却没半点骄纵,但毕竟当了二十多年的大小姐,真要她当「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傲娇大小姐还不容易?

    她有的是时间和他慢慢玩,就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能耐,能体贴包容她多久!

    转眼孙上羽回到台湾已经过了大半个月,这一段时间,她因为久未回台湾,於公於私的交际应酬多到将她的行程排得满满的。

    每天她都是在脱掉高跟鞋,躺在闺房里那张柔软的公主床上才想起,自己忙到压根儿忘了要处理她那「未婚夫」的事。

    奇怪的是,父亲和哥哥最近也忙得早出晚归,没空在她耳边碎念关於叶梓耀的半点事。

    她虽觉纳闷却也没打算问,省得提醒父兄,她和叶梓耀之间那「未完待续」的发展。

    抱持着这样的想法,她乐得过自己的日子,却在今天一场午宴结束後正准备让司机送她回家时,被一通陌生的来电瞬间将她拉回现实。

    「大小姐方便见个面吗?」

    听到电话那端传来略沉冷的声嗓,她觉得有些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在那里听过。「请问……您是……」

    「叶梓耀。」

    一听到那久违的名字,她惊跳地按按压了心口。

    不会吧……想什麽来什麽,他在消失了几天後突然约她的用意是什麽?

    临近傍晚,天空被染成一片绚色霞光,天空美得很缤纷,孙上羽的心思却是杂乱的很缤纷。

    她瞄了一眼上车後便不发一语的男人,心头纳闷得很。

    也不知道这男人是怎麽回事,在接到她开车上路後,便闷头开着车,那双浓俊的眉彷佛一直在思索很艰涩的问题,始终紧蹙着。

    身处在车内有限的空间,感觉他沉重的思绪,她按捺不住地打破沉默问:「你找我什麽事?」

    「关於我们之间的事,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

    在孙上羽回国後,他每天在公司遇见孙家父子,两人有志一同总是会问起他和孙上羽的进展。

    天知道,自从他从大半个月前将孙上羽由机场接回家後,两人根本没有交集,他的所有心思便是放在公事上,压根儿忘了还有孙上羽这号人物。

    然而在他忘了孙上羽这号人物时,总是有人会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她的存在。

    拖了几天,他被问得耳朵快长茧了,不得不在繁忙的行程里抽出空档,主动找女主角好好地聊一聊关於他们那被直接定义的关系。

    「谈什麽?」

    「我想这件事我必须向你澄清一下。」

    叶梓耀边说边皱眉,终於乔定时间,打了电话,他却还没想到该到什麽地方谈。

    两人根本就不熟,对彼此的喜好兴趣也不了解,再加上谈的又是比较私密性的事,到底要怎麽开场才适当?

    再说了,他们现在塞在车阵中,等离开车阵也不知会花多久的时间……当下他就决定速战速决,把话给摊明了说。

    「澄清什麽事?」

    「订婚的事……是孙叔和孙哥瞎闹的决定,你不要当真。」

    孙上羽定定看着他,很努力想由他平和淡定的侧脸探出半点玩笑的情绪,但可惜,男人严肃的让她不得不跟着认真了起来。

    「瞎闹的决定?但就我所知,我爸可是挺认真看待这件事。」她笑,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嘲讽。

    听从父母之命搞媒妁之言的婚姻摆在现代,让她一整个无言。

    叶梓耀不傻,当然听出藏在她那淡笑声里的意思,「我真的很感谢孙叔的知遇之恩,也一再告诉他,我会将出国深造的钱还给他。至於他安排的职位,我坐上去就不会白干,一定会努力为公司创造更多利益。」

    在人生最低潮时能遇上孙氏父子是他的福气,但他没自我意识良好到认定可以平白无故得到这一切。

    即便孙氏父子的认定与他不同,他也决定在见到孙上羽後,便要表明自己的立场与心意。

    孙上羽凝着他坚定的刚毅侧脸,暗暗思忖。

    真糟,她自诩阅人无数,多年的走跳让她练就识人的火眼金睛,但、但……这个叶梓耀说得这般坚定恳切、不容撼动,让她几乎就要相信他的话。

    但只是一瞬间,她立刻甩开那被动摇的心思。

    孙上羽,别被骗了,这是男人以退为进,只求达到「娶她就可以少奋斗三十年」的手法吧?

    因为叶梓耀出乎她意料之外的话,被搅得不安又仓皇的心思略定,她反讽。

    「喔,那你还挺有骨气的。一般人被我爸爸看上,还附送了我这麽个漂亮又珍贵的大礼,少了三十年奋斗开心都来不及了……」

    她虽说着令他不舒服的话,但那张神似宁俐、甚至比宁俐更精致的脸,却因为嘴角那一抹笑显得更加娇媚,让叶梓耀的心不由得一颤。

    感觉胸口那一颤,他暗暗在心头叹气。

    世人皆为皮相所惑,肤浅如他也不例外。

    庆幸,他尚且知道自己想要什麽样的人生,该做什麽样的事去实践完成自己的未来。

    确定这个想法,他正声道:「在公事上我可以用实际行动去证明自己,但在感情上,我无法接受这种没有感情基础、互不了解的婚姻。」

    如果他能接受只是为了结婚而结婚,早在确定自己不是宁俐的幸福後,在那几个对他有意的女性中挑一个合眼优秀的结婚了。

    他不需要等到现在,非得要孙上羽这块大瑰宝不可;即便……娶孙上羽可以让他少奋斗三十年。

    他刚毅深邃的脸部线条显得意志坚定,这反倒让孙上羽越发不确定。

    难道这一次真的是她小人之心了?

    叶梓耀真的只是因为抵挡不住父兄的盛情,不得不暂时顶下这一个当她的老公、孙家唯一掌上明珠的驸马爷的头衔?

    孙上羽没有答案,只是怀疑地瞅着他,开口又说:「这世间的关系哪一个不是由陌生开始?没有感情基础培养便是了。」

    聊吧!聊吧!

    唯有如此她才有办法渗透他真正意图,再一举击破他不该有的肖想!

    看见她那双水灿明眸闪着明显的警戒,叶梓耀失笑问:「难道你可以接受这样的关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腐喵_言情站 〗  

GMT+8, 2018-12-10 12:09 , Processed in 0.04986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