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喵喵
查看: 31|回复: 0
查看: 31|回复: 0

[✿ 9月试阅 ✿] 艾思《转行当首辅妻》

[复制链接]

2457

主题

2607

帖子

9634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滴
7027
珍♥珠
38828
功♥勋
0
威♥望
0
喵喵 发表于 2018-9-7 16: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31|回复: 0
书名:《转行当首辅妻》
作者:艾思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9月7日
女主角:袁心怡(傅孟君)
男主角:樊仲宇

【内容简介】

大晋王朝的朱凤将军,生是女儿身,心却可比男子
手握兵权战功显赫,堪称是最骁勇善战的女将军──
不会吧?她的新身分就是这个凶悍残暴的女将军?!
真不敢相信,老天爷居然会这样捉弄她!
原以为遇上死劫小命不保,却莫名其妙穿越成女将军
还来不及回过神,一个青天霹雳又打得她心凉了半截
据说女将军密谋起兵造反,想要登上大位当女帝
甚至暗算当朝权势地位最高的首辅大人
结果行刺失败差点赔上自己一条命……
没有人知道,其实她这冒牌将军跟首辅曾交手多次
除了这一世的暗杀,前一世两人也结下不少梁子
没错,权势滔天的首辅大人也是穿越来的!
为什麽一穿越,好人成了坏人,坏人倒成了好人?
她昔日是代表正义那一方,如今竟然成了乱臣贼子
讽刺的是,揭穿她的罪证,拥有审判权的人
居然还是一个过去被她贴上黑名单的黑三代
这下他不把她整治到死,怎可能轻易罢休……





    第一章

    信义商圈的私人企业大厦前,一排黑头车在气派的大门前停下,一群西装笔挺的黑衣人鱼贯上前,自动分成两列迎接正从黑头车上下来的大人物。

    黑头车的後座车门陆续打开,下来的清一色是男性,有老有少,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些人之中,全以最高大英挺的年轻男子为首。

    「总经理辛苦了。」一名男特助上前迎接走在最前方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身高修长,一身名牌西装衬托下,更显年轻俊美,特别是他身上有股天生的领袖气质,就算不说话,光站在那儿也是众人焦点。

    这就是樊仲宇,樊氏大家族最受宠的第三代,更是一手帮着樊家的黑道事业成功漂白,转型成为跨国企业的最大功臣。

    说起来樊家能有今天,得追溯到樊仲宇爷爷那一代,樊家一直游走在黑白两道,什麽生意都做,什麽人都结交,好的坏的都有,自然也是好事坏事都干尽。

    到了樊仲宇父亲那一辈,樊家内部开始有分家的杂音,樊仲宇有四个叔伯,个个都争着当老大,不过樊爷爷临死前说了,樊家打死都不能分家,更将名下所有财产成立信托,有十多个律师联名看管。

    想分家的人没辙了,就算心里不愿意,但也只能遵照老人家的遗训,继续以大家族的方式生活在一起。

    不过,樊爷爷的遗训可不只这一桩,他老人家临终前,在律师的见证下,亲口点名将樊家主要事业的领导人位子,转交到樊仲宇手上,当时樊仲宇人还在美国拿哈佛学位,一时赶不回来,只能透过越洋电话听老人家留下遗言。

    「仲宇,我这麽多儿孙之中,就你一个不胡涂,也最成才,只有把樊家交给你,我才能真正放心。樊家你一定要给我好好的扛,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樊爷爷只扔了这麽一句给樊仲宇,没多久就因肺癌末期,抵不过病魔的折磨而病逝。

    原本最不愿沾惹樊家事业,对人生规划另有打算的樊仲宇,因为爷爷的遗言,完成学业後,被迫只能回到家族里掌管樊爷爷辛苦打拚的事业,开始了樊家的漂白计画。

    「漂白?我们樊家在道上有头有脸,政商人物也要让我们三分,有什麽好漂的?鬼扯!」

    樊仲宇在进行改革的时候,毫不意外地,受到了那些叔伯的大力阻挠与反对声浪。

    幸好冲着樊老头子的遗言,以及樊仲宇不屈不挠的铁腕作风,还有为了庞大的利益,那些叔伯最後也不得不让步。

    如今樊家已经是跨国性的房地产开发大型企业,在东南亚以及星马等地都有投资事业,除了买卖房地产之外,更懂得适时投资商圈建设,迅速累积资产。

    樊家的成功转型,成功堵住了那些叔伯的嘴,也让那些父叔辈的帮派分子,不敢再小看樊仲宇这个年轻人。

    「总经理,会议室已经准备好了,要请董事们过去吗?」男特助请示着樊仲宇。

    樊仲宇扬了扬浓眉,看向後方那些叔伯,今天是开董事会议的日子,才能见到这些平日不和的亲戚们聚首。

    「让他们先进去吧,我一会儿就过去。」樊仲宇一边接过特助王志维呈上来的急件公文,一边朝公司大厅移动脚步。

    身为这样备受瞩目的黑三代,樊仲宇肩上的担子很重,几乎没有喘息的余地,昨天晚上人还在新加坡勘查新开发的商圈,今天凌晨就搭飞机回台湾,准备赶回来开董事会议。

    「总经理,您父亲刚才来过电话,说他今天不会出席董事会议。」王特助亦步亦趋跟在後头,很不安的通报着。

    「这个贼老头,又打算神隐了。」樊仲宇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

    樊仲宇的父亲是好好先生,从小被兄弟欺压到大,从来没想过要争什麽,偏偏生了樊仲宇这样一个光芒四射的儿子,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成为樊家的领导人。

    「帮我拨一通电话过去,告诉我父亲,今天的董事会议也是家族会议,请他务必要出席。」

    「好的,我立刻拨电话。」王特助当下抽出手机准备拨打。

    蓦地,走在前方的樊仲宇忽然停下脚步,王特助一个收势不及,差点迎头撞上。

    发现樊仲宇眯着眼,望着正从电梯中走出来的水电维修人员,王特助纳闷之余,不由得紧张起来。

    「总经理有什麽问题吗?」

    「那两个维修人员是怎麽回事?」樊仲宇嘴角一勾,露出饶富兴味的笑。

    「呃,好像是总务部门的电灯坏了,所以就找来维修人员顺便巡视其他部门的电灯。」

    王特助的话刚说完,樊仲宇已经走上前,堵住了其中一名维修人员。

    那名维修人员身穿灰衣黑裤工作服,身材纤细,不算高,但也不矮,头上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肩上背着工具包。

    他一路压低帽檐往前走,目光落在地面,非常低调。

    不过,就在他准备往门口走的时候,一双光可监人的皮鞋忽然跳进眼底,紧接着头一抬,差点撞上一堵精瘦的胸膛。

    他当场僵住,揽紧了肩上的工具包,依然压低帽檐没抬头。

    「景气不好,想不到连地检署都开始裁员了?」樊仲宇对着被他挡住去路的水电维修人员打趣地说道。

    王特助在旁边看着,一脸状况外的尴尬。现在是什麽情形?

    维修人员还是闷不吭声。

    樊仲宇实在太高大了,为了看清维修人员的脸,他还得弯下腰,亲自动手掀开对方的帽檐。

    吓!猛然对上那张笑得很嚣张的俊脸,袁心怡登时吓了一跳,整个人往後退了好几步。

    「你、你干什麽?!」她怒骂。

    王特助傻眼,搞了半天,原来这个维修人员是女的!这是怎麽回事?!

    樊仲宇一脸幸灾乐祸地睨着袁心怡。「堂堂一个检察事务官,几时转行改当水电维修工?」

    真实身分被当面拆穿,袁心怡当场气得跳脚,头顶直冒烟。

    「樊仲宇,我的事不用你管!你最好管好自己就好!」

    「你这麽千方百计想混进我的公司查案,我怎麽能不管呢?」樊仲宇戏谑的挑起一道眉梢,故作邪气的模样,让袁心怡又恨得牙痒痒的。

    「袁小姐,你怎麽会……」王特助也认出她的身分,错愕的指着她。

    大约半年前吧,樊仲宇的某个堂弟卷入了某桩暴力杀人案件,这案子另外还牵涉了一桩土地开发案,樊家因此被某个检察官盯上。

    而袁心怡正是该检察官的助手,是个年轻不怕恶势力的检察事务官。

    虽然只是事务官,但是除了处理公务之外,袁心怡经常自告奋勇,帮着检察官四处搜证查案,非常热血上进。

    也就是在查樊家案子的时候,在一次搜证中,袁心怡认识了樊仲宇,而且还结了不少老鼠冤。

    「依我看,有人是假装成水电维修工混进来,想来个非法搜证。」樊仲宇故意闹着袁心怡。

    果不其然,他话一说完,袁心怡立刻心虚的涨红脸儿。

    「太可惜了,只差那麽一点,你就可以成功溜走。」樊仲宇笑糗她。

    这个可恶的樊仲宇,走到哪都碰到他,真是冤家!袁心怡露出想把他碎屍万段的憋屈表情。

    「看来那个工具包里,可能有一些不属於你的东西,恐怕我不能这麽简单就放你走。」樊仲宇故意伸手去扯她的工具包。

    袁心怡立马用双手护住工具包,斥喝道:「不准碰,里面是私人物品,你别乱来!」

    「乱来的人可不是我。」樊仲宇伸出另一手摘去她头上的棒球帽,将帽子扔给王特助。「带袁小姐去我的办公室,我要好好问一下袁小姐来这里的用意。」

    「是。」王特助憋着笑看向一脸吃瘪的袁心怡。「袁小姐这边请。」

    袁心怡红着脸,恶狠狠地瞪了樊仲宇一眼,不情不愿的跟着王特助进了电梯。

    至於另一名水电维修人员,也就是袁心怡的同事,早就吓坏了,趁着袁心怡被拦下的同时,一溜烟从侧门逃了。

    「樊总,需要去把另一个水电工请回来吗?」樊仲宇的贴身保镖上前询问。

    「不必了,我不在乎,我要的是眼前这一个。」看着臭脸走进电梯里的袁心怡,樊仲宇别有深意的笑了。

    这个樊仲宇真是超级讨人厌!

    每次她想方设法的混进樊家相关的企业蒐证,这个男人就会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她面前,当场拆穿她,破坏她的行动。

    袁心怡坐在总经理专属的会客室里,两手盘在胸前,气呼呼瞪着坐在气派的黑檀木长桌後方的英俊男人。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亲爱的袁检察官。」樊仲宇往椅背一靠,一派高高在上的看着她。

    「如果不是樊家的人有问题,我也不会一直出现在这里,樊仲宇,你要申诉还是控告我,都尽管去,我不怕你。」

    「你只是一个事务官,查案又不关你的事,你有必要这麽卖力吗?」

    「这跟你无关。」袁心怡用力回瞪他一眼。

    老实说,她一直希望能当上真正的检察官,可惜她的能耐不足,当初只考上检察事务官。

    「你不觉得你的一腔热血,很容易被有心人士利用吗?凭什麽侦办这件案子的颜检察官没在蒐证,反而是你这个助手老是被我逮到?」

    「颜检察官手上有很多案子,他忙啊。」袁心怡理所当然的说道。

    樊仲宇的眼中多了一抹不悦,表面上依然笑笑的。「难道不是因为你暗恋颜检察官,才会傻得经常替他做牛做马?」

    袁心怡怔住,当场就红了脸,火大的站起身。「你、你乱说什麽!」

    「颜佑诚今年才三十岁,单身,前途看好,是司法界出了名的黄金单身汉,没道理你不喜欢?」

    听似玩笑的话里,藏了一抹不悦,樊仲宇脸上的笑,更是充满了挖苦。

    「要你管!这根本不关你的事!我喜欢谁轮不到你管!」

    「袁心怡,别傻了,颜佑诚只是在利用你,你真以为他喜欢你?你知不知道他私下都做了哪些事?」

    「樊仲宇,你凭什麽对我说这些话?你以为你是谁,我们根本连朋友都不是!」

    「是吗?你真这麽认为?」樊仲宇突然站起身,双手插在西装裤口袋走向她。

    袁心怡瞪着走到面前的樊仲宇,望着那张白皙英俊的男性脸庞,莫名地竟然有一点心慌意乱。「我跟你怎麽可能是朋友?别傻了!」

    「可是,我已经把你当朋友了,怎麽办?」

    「你臭美!谁是你这种黑道分子的朋友!」

    「樊家已经不干黑道很久了。」

    「才怪!你们为了抢那块重划区的土地,私下找人去威胁地主,还找人殴打地主的儿子,後来东窗事发,对方告上警局,更找人把人家辛苦养大的儿子弄死,你们就是不折不扣的土匪!」

    樊仲宇不说话了,脸上的笑也淡了一点。

    「怎麽,被我说中了,心虚了?」

    「这件案子你别再查下去,对你没有好处。」

    「我们检察官是为了正义发声,不是因为有好处才查案。」袁心怡反呛。

    「袁心怡,我再说一次,为了你好,别再查了。」

    「作梦比较快!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找到樊家的罪证,不会让不法之徒逍遥法外!」

    袁心怡抓起工具包,故意撞过樊仲宇的肩膀,从他身边走过去。

    不料,樊仲宇忽然反手一握,拉住了她。

    袁心怡气愤地转过身。「樊仲宇,你放手。」

    原以为他会跟往常一样,露出玩世不恭的笑谑表情,结果她抬眼一看,发现他的表情异常严肃,而且很阴沉。

    「听我的话,这个案子别再继续了,我不希望你有危险。」樊仲宇的语气有点冷,但不是冷漠,而是一种忧心的警告。

    她呆了几秒,回过神的时候,立刻甩开他的手。「你这是在威胁人吗?小心,我可以告你。」

    话罢,袁心怡不敢再多看他那种古怪的表情一眼,拔腿就跑。

    樊仲宇眯起黑眸,若有所思的看着那抹落跑的背影。

    袁心怡口中的那件案子,确实与樊家有关,但绝对不是他的主意。

    他知道,那些叔伯表面上虽然遵循爷爷的遗训,退居幕後当起领薪分红的董事,但其实有些人私下为了争夺利益,还是继续带着小弟围事。

    这一次有人做得太过火了,居然还闹出人命,樊家好不容易已经逐渐走出黑道背景,转型成正当的大企业,他的努力可不能就这样毁於一旦。

    叩叩!王特助从门後探进头。「总经理,董事们都到齐了。」

    「我马上过去。」樊仲宇点点头,忽然又喊住王特助。「开完会後,把保安部门的陈主任找过来。」

    「陈主任?」王特助有点惊讶。

    他们公司的保安部门,聘请的可不是一般的保全人员,里头的人都「大有来历」,动刀动枪都不成问题。

    「把他找来就对了。」樊仲宇走出办公室,经过走廊上的电梯时,正好看见袁心怡与迎面走出电梯的几个男人打照面。

    那些男人之中,有的人一见到袁心怡,立刻朝为首的中年男子使了个眼色。

    樊仲宇一凛,转过身对王特助说︰「现在就把陈主任找过来。」

    「现在?可是总经理马上就要开会──」

    「我说现在。」樊仲宇冷冷的加重语气。

    王特助一愣,赶紧点头。「我这就去。」

    当樊仲宇再转过身的时候,袁心怡已经不见踪影,那群男人看见他立刻迎上来。

    「仲宇,辛苦了,听说新加坡那边搞得不错。」一名身型精壮的中年男子,笑笑地拍着樊仲宇的肩膀。

    「没什麽,这是我应该做的,倒是大伯,退休後似乎还比退休前还忙。」樊仲宇意有所指地说。

    樊陶伟不动声色的哈哈大笑。「人老了,总要找点事做,一天到晚跟你大伯母一起去爬山运动,要不然就是打高尔夫,当然忙了。」

    老狐狸。樊仲宇在心中冷嗤。

    别以为他不知道,樊家第二代之中,就属这个大伯樊陶伟最贪婪,总是在盘算着怎麽争怎麽抢。

    要论手段毒辣,绝对没人赢得过樊陶伟,袁心怡手上调查的案子绝对与他脱不了关系。

    袁心怡这个傻女人,三番两次混进樊家的公司蒐证,根本是在找死!他要是不找人把她看紧一点,她连自己死的都不知道。

    最重要的是,他必须尽早拆穿大伯,让大伯主动认罪,并且联合其他长辈来仲裁,才能有效制止大伯的恶行。

    望着大伯一脸和善可亲的假笑,樊仲宇表面上保持微笑,黑眸却慢慢敛起,浮现杀机。

    深夜两点半,袁心怡才刚拖着疲累的身体上床,刚刚阖上眼没多久,二十四小时不关机的手机立刻铃声大响。

    「我是袁心怡。」她将手机贴在耳边,闭着眼睛接通电话。

    「心怡,我是佑诚。」

    袁心怡立刻从床上弹起身,握紧了手机,下意识的拨拨头发。「颜检,你怎麽会打给我?」

    蓦地,她脑中闪过今天樊仲宇说的那些话,脸颊顿时不争气的红了。

    她不知道樊仲宇是怎麽发现的,但他说的没错,她确实暗恋着颜佑诚。

    不只是她,很多单身未婚的女检察官或检察事务官都很喜欢颜佑诚,他高大帅气,又是历来最年轻的检察官,听说就连有些大龄女法官也对他有意思。

    「心怡,我刚刚接到线报,樊家又派人去骚扰地主了,我人在高速公路上,还赶不过去,你能不能先过去帮忙蒐证?」

    「没问题,我立刻赶过去!」

    匆匆收线,袁心怡跳下床,火速换好衣服,抓紧车钥匙就冲出家门。

    由於土地纠纷闹得太大,唯一的儿子又遭不明人士殴打致死,那对地主夫妻难过之余,打死都不肯卖地,而且坚持守在农舍里不离开。

    袁心怡就怕那边入夜後,人烟稀少,附近又没什麽居民,要是有人对那对夫妻不利,恐怕就……

    姓樊的真是些恶劣的混蛋!袁心怡一边开着车,一边在心中骂骂咧咧。

    一抵达农地之後,袁心怡立刻下车,冲向简陋的农舍敲门。「何先生,何太太,我是袁心怡,颜检察官的助手──」

    等等,好像不太对劲!

    袁心怡愣住,发现屋里静悄悄的,外头也很安静,现场也没看到奇怪的车辆……怎麽会跟颜检提供的讯息不太一样?这是怎麽回事?!

    「听说就是你在找麻烦?」

    袁心怡猛然转过身,发现一群不知刚才躲在哪里的混混,正从黑暗处走出来,慢慢地包围了她。

    她傻住了,脑中立刻闪过一个讯息。

    她被设局了!

    ☆☆☆   ☆☆☆   ☆☆☆

    书房里的百年老爷古董钟敲了三下,樊仲宇从手里的平板电脑抬起头,摘下金边眼镜,揉了揉眉心。

    白天有开不完的会议,摆不平的家务事,晚上他还得熬夜处理公务,老实说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樊仲宇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望着大台北车水马龙的夜景,镜中反映出他稍露疲态的俊脸。

    浴袍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樊仲宇伸手接起。「我是樊仲宇。」

    「樊总,我是陈主任……」

    听完对方慌乱的通报後,樊仲宇猛然一震,脸色迅速沉下来。

    「你说你们现在人在哪里?」

    「在农地这边,他们人实在太多了,我只能先引开一部分,还有一群人正在追袁小姐。」

    「你立刻找人支援,我现在就赶过去。」

    樊仲宇匆匆收线,用最快速度着装完毕,抓起车钥匙跳上他惯开的蓝宝坚尼,飞奔前往袁心怡所在的地方。

    「该死的老狐狸!」樊仲宇重重捶了一下方向盘,一边咒骂着意图故技重施,将袁心怡灭口的大伯父。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她出事!那个一腔热血的傻女人,她绝对不能有事!

    他心急如焚,一路猛踩油门,不料,就在一个转弯处,对向车道忽然有辆车违规回转,他虽然及时踩刹车,但车速过快,一时根本煞不住。

    下一刻,蓝宝坚尼打斜飞冲出去……

    第二章

    大晋朝二十六年,国号「盛元」,此时正值花开时节,春三月。

    春日,天气正暖,热闹的大街上挤满了人,大夥儿都争相抢着看犯人被押解入京的画面。

    只见一长串的囚车在官兵的押送下,一路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囚车里的多是前朝的高官将领,昔日风光,今日却沦为阶下囚,让人不胜唏嘘。

    大晋朝前不久才刚经历一场宫变,被推翻的前朝灵帝,还是当朝新皇的异母兄长,兄弟阋墙争夺皇位,不论在哪一国都已是家常便饭,倒也不足为奇。

    只是,这一次的宫变实在太顺利了,甚至没流太多血,彷佛百姓只是睡了一觉,醒来之後皇宫就变了天,灵帝驾崩,新皇即位,无数的高官遭清算,陆续下狱。

    新皇不仅改了国号,更册立了新的内阁首辅,并以清君侧为理由,将满朝百官的生杀大权,全都交由这位首辅大人负责。

    由於这一次的宫变内幕重重,可以说是瞒天过海似的,一夕就变了天,而这一切自然得归功於许多官员暗中倒戈,帮着新皇,才能顺利发动政变,推翻灵帝的政权。

    只是,许多事情是暗着来的,有多少人帮着新皇,又有多少人从中阻拦,或者反过来卧底离间,这都是新皇亟欲确认的事。

    而这样的责任,自然落在新皇最信任的首辅手上。

    吵杂的大街上,老百姓们挤得水泄不通,抢看热闹,暗巷里,一名身穿丹红色素缎婢服的女子,瞅了一会儿浩浩荡荡的囚车後,转身绕出了巷子,走过了几条街,最後来到一座五进大宅院的後门,悄悄进屋。

    进了屋,红衣婢女绕过了穿廊,穿过了几个月洞门,来到高挂着「千雪阁」的院落。

    「奴婢给将军请安。」红衣婢女停在书房门外,谨慎的请安。

    不多时,房里传来一道慌乱的声音︰「红蓼?快进来!」

    名为红蓼的婢女这才直起身,推开漆朱红门入内。

    一进到书房里,就见一群奴婢不安的退守在一旁,而她们的主子,一身缎蓝绣竹锦袍,如瀑青丝盘成发髻,乍看之下,宛如一个翩翩美少年,实则是女儿身的傅将军,正在紫檀书案前方来回踱步。

    红蓼谨慎的将门带上,小碎步走到那名朱颜将军前,上前一福身。

    「将军安。」

    「如何?都是哪些人被囚?」傅孟君神情慌乱,漂亮的眉眼,少了昔日的凌厉锐气,多了一份女子娇态,这模样倒教那些下人看怔了眼。

    且不说旁的,世人皆知,大晋王朝的朱凤将军,生是女儿身,心却可比男子,自小在军营长大,五岁练拳,八岁骑马,九岁射箭,十岁习剑,十四岁已能领兵打仗。

    大晋王朝风气开放,女子亦能从军打仗,朝中也有几名女子为官,但是官阶都不算高,一直到後来出了个朱凤将军,才有了女子官阶高过男子的先例。

    朱凤将军,姓傅名孟君,官拜二品,掌管大晋王朝的军营,统帅王朝过半的大军,前朝灵帝对她百般重用,更被视为左右手,可说是皇帝跟前的大红人。

    只不过,当灵帝渐失民心,帝位岌岌可危,她选择暗中倒戈,辅佐新皇,也就是当前的靖帝夺权。

    如今新皇即位,朝中百官惨遭清算,为了彻底铲除前朝势力,近日来可说是腥风血雨,朝中人人自危。

    按理说,靖帝上位,傅孟君应该开心才对,但实情不然。

    「将军,奴婢刚才看得很清楚,吏部尚书跟刑部侍郎都在囚车之列。」红蓼如实呈报。

    「这两位大人与我可有关系?」傅孟君忧心忡忡地问。

    这一问,又令在场的奴婢面面相觑。

    且不说自从那一场意外之後,她们的主子大难不死,醒来後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就连过去的事竟然都给忘得一乾二净。

    「将军真不记得了?」红蓼悄声地问。

    察觉婢女们的眼神古怪,傅孟君才起了警觉心,慌乱的打哈哈︰「大夫不是说我大病一场,身子必定不比从前,看来连记性都不太好了。」

    「将军,那吏部尚书与刑部侍郎,过去可都是追随将军的人。」

    「既然是这样,那皇上为什麽要摘去他们的官位?」傅孟君一头雾水的问。

    红蓼左右张望,似有顾忌,而後才靠向傅孟君,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将军莫不是忘了,您当初是帮着灵帝作内应,才会假装暗中倒戈,将军底下的这些人,自然也都成了双面刃,如今靖帝上位,权力下放给首辅大人,让首辅大人彻查当初有哪些人是灵帝的内应,这些官员才会轮番遭殃。」

    闻言,傅孟君着实傻了──

    或者应该说是袁心怡傻了。

    是的,她不是傅孟君,而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袁心怡。

    那一晚,她遭人设局,被樊家派来的流氓围剿,那群人先是痛殴她一顿,後又给她下药,再然後她就没了意识。

    当她再次恢复意识时,她成了傅孟君,大晋王朝最骁勇善战的女将军。

    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说,那就是她穿越了。

    她真不敢相信,老天爷居然会这样捉弄她!

    做为一个检察事务官,她加班当吃补,忙碌当习惯,连一点私人时间都没有,更别提追剧看小说。

    她不迷偶像,不迷电视剧,不迷漫画小说,更遑论是时下正夯的穿越剧、宫斗剧,她一点概念也没有。

    老天爷居然让这样一个毫无概念的人穿越了!

    尽管她不懂那些穿越剧的逻辑,但也略有所闻,一般来说,穿越不都是穿成公主或者千金小姐,要不就是娇滴滴的美人,怎麽她成了个女将军?

    听说,这个傅孟君性子强势,从小就在男人堆中争高低,就连男将军都怕她三分,到了她面前都得弯腰说话。

    尽管自己的个性也属好强,而且不轻言服输,可是跟这个古代女将军一比,依然是南辕北辙啊!

    被迫成了傅孟君也就罢了,最要命的是,她穿来的时候,正逢大晋王朝政权转移,时局混乱之际,面对古人的政治斗争,她完全就是状况外,想装也装不出来。

    更糟的还在後头,经过旁人提点,她才晓得,原来身体原主是个心机深沉的女子,不仅当起双面刃,似乎还有意谋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腐喵_言情站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