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喵喵
查看: 166|回复: 0
查看: 166|回复: 0

[✿ 9月试阅 ✿] 安祖缇《大叔》

[复制链接]

2496

主题

2649

帖子

9791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滴
7142
珍♥珠
38976
功♥勋
0
威♥望
0
喵喵 发表于 2018-9-7 16: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166|回复: 0
书名:《大叔》
作者:安祖缇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9月7日
女主角:邵千玮
男主角:秦靖棠

【内容简介】

五年前,她在经历多位亲人过世的悲痛後
唯一能抓住的心灵依靠,就是过世姑姑的男朋友
没想到他表面对她温柔,其实心里对她的纠缠很不耐烦
在她阿姨面前编派是非,只为了摆脱她这烫手山芋
却让她饱受精神折磨,在心里烙下无法抹去的阴影
五年後人事虽已非,她仍是在第一眼就认出他来
他一句「你过得好吗?」让压在心头的愤恨涌了上来
当初他自私的毁了她的梦想、未来跟生活
如今厚着脸皮假惺惺关心她又是在演哪一出?
直到掩盖的真相被揭穿,她才知道自己误会他了
原来,她没有被抛弃;原来,他还是在乎她的……
自他将她解救出阿姨家时,她就不再叫他叔叔
他不是叔叔,他是她的英雄
面对解救自己的英雄,女人的芳心总是很快就沦陷
但她姑姑曾是他女友,他和她就是长辈跟晚辈的关系
无论她怎麽努力,她身上这个安祖缇「前女友侄女」的标签
怕是在他心中一辈子都拿不下来了吧……





    楔子

    「叔叔,我可以跟你一起住吗?」

    女孩明丽的眸含着泪,楚楚可怜的望着眼前的男子。

    「怎麽了?」秦靖棠大手温柔按上女孩的头,弯下腰与女孩平视,「在阿姨那边过得不开心?」

    他发现她好像瘦了一点,圆圆的小脸蛋已经尖出了下巴线条,大眼睛下方有着两道月牙型的阴影,猜测大概是心情差,睡不好吧。

    可怜的孩子,四岁时失去了亲生父母,十六岁时,将她扶养长大的姑姑邵风慈因得了癌症而去世,她才几岁就经历过这麽多亲人过世的悲痛,成年人都不见得受得了,何况她还只是个孩子。

    邵千玮咬着唇,点了下头。

    「该不会是阿姨有打你吧?」秦靖棠紧张的问。

    「没有……」她抿紧了嘴。

    阿姨的确没有动手打过她,连一巴掌都没有,但是她所经历的精神折磨,与身体的疼痛无异,甚至还在心里烙下了无法抹去的阴影。

    「没有就好。」秦靖棠松了口气,柔声劝道,「千玮,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不是我不愿,而是我没办法收养你,我是单身,我们两个又没有任何亲戚或血缘关系,在法律上我是没有收养你的资格的,况且你才十六岁,我如果跟你住在一起的话,对你名声不好。」

    他会与邵千玮认识并相处了一年左右的时间,是因为她姑姑是他女朋友的关系,彼此之间的感情绝对会比鲜少往来的阿姨来得亲,但他是真的没资格收养她的。

    即便不论亲戚关系,他一个二十六岁的大男人,屋内养着一个毫无关系的十六岁的失亲少女,在法律上也是有问题的,她的监护人随时可以控告他和诱之类的罪名。

    他是成年人了,不可仅凭感情行事。

    「我知道,但是……但是我真的不能跟你一起住吗?」邵千玮殷殷哀求,「我绝对不会给你造成麻烦,我会做家事也会煮饭,我会很乖很乖的。」

    「你一直都是个很乖的孩子,叔叔非常清楚,但在现实中,我们真的不能住在一起。」秦靖棠安抚她道,「你可能跟阿姨他们不熟,才会觉得住在那边不愉快,等再过一阵子,熟了就会好了。而且那边不是还有表弟妹吗?年纪差不多,应该可以玩得起来的。」

    可是表弟妹很讨厌她……邵千玮咬着委屈的唇。

    「我送你回去吧,顺便跟你阿姨聊聊。」

    「要聊什麽?」大眼出现一抹惶恐。

    「请她多照顾你的心情之类的,放心,绝对不是说什麽坏话。」秦靖棠以温柔的微笑要她安心。

    这样阿姨就会对她温柔以待了吗?

    邵千玮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与秦靖棠一起回到叶家。

    邵千玮的阿姨朱柔翠看到秦靖棠带着邵千玮回来,脸色有点奇怪。

    她不说,秦靖棠也看得懂她眼中的意思。

    打从她知道邵风慈有他这个年纪小十二岁的男友时,态度就带着些许轻蔑,不晓得是针对那没来往的亲家姑姑,还是针对他。

    秦靖棠不把它放在心上,对朱柔翠说:「我有些事想跟你聊聊。」

    朱柔翠蹙着不愿的眉,请了客人入座。

    她没有端出饮料待客,连杯水也没有,大有讲完快滚的意思。

    秦靖棠在客厅沙发上坐下,邵千玮怕妨碍他们谈话,进了她跟表妹一起住的房间。

    表妹看到她,嫌恶的白眼一翻,低头继续滑手机。

    邵千玮低头没有说话,坐在地板上,背靠着冰冷的墙,从书包里拿出功课来复习。

    秦靖棠跟朱柔翠聊了邵千玮刚丧失亲人的孤寂心情,但是朱柔翠都摆出一种爱理不理的态度,最末还抱怨道:「要不是我是她唯一的亲戚了,我是不可能收养她的,自我姊死了之後,她给她姑姑扶养,我们几乎没有往来。我这房子刚买,还有二十年的贷款,家里两个小孩都小,经济压力很大,多她一个人不是只有多一双碗筷的问题而已。」

    「我明白。」

    「所以什麽顾虑她的心情,不好意思,我没那个闲情逸致,我为了赚钱养家,每天忙得要死,自己的孩子都顾不到了,哪能顾到她?你一个单身的男人哪能懂得当家长的辛苦。」

    秦靖棠看着发牢骚的朱柔翠,心头很是明白朱柔翠在意的是什麽。

    邵风慈年纪轻轻不过三十八岁就得了癌症,因为健保药物效果不彰,後来都是使用自费,她开设服饰店所赚到的钱,为了治病都花光了,丧葬费用还是他出的,可说没有留下半毛遗产给邵千玮,或许也是因为这样,邵千玮在阿姨家的处境才会这麽艰难。

    「千玮虽只小我十岁,但我是把她当成我的晚辈看待,如果可以,我想尽点棉薄之力。」他从背包中拿出手机,进入银行的APP,「方便给我你的汇款帐号吗?」

    「要帐号干嘛?」朱柔翠脸带防备之意。

    「帮千玮支付点生活费用,好让她不要成为你的负担。」

    意思是说有钱要给她吗?

    朱柔翠脸上写着不信。

    他年纪轻轻的,三十都不到,是会有什麽钱?

    这样虚张声势的,还要汇什麽款,当她第一天出社会吗?

    但朱柔翠还是抱着有多少拿多少,不拿白不拿,总比让邵千玮在她家白吃白喝的好的心态,而报了自己的私人帐户。

    秦靖棠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俐落的操作,没两分钟,就把款项汇好了。

    「好了,」他直接将手机萤幕转向朱柔翠,上头正是汇款成功的讯息。「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也请你多多照顾千玮了。」

    朱柔翠张大眼睛,一时之间数不太清楚上头有几个零。

    她眨了下眼镇定心绪,默默数着。

    十万?

    这男人竟然愿意一下子就为一个非亲非故的女孩出十万?

    莫非他家底不错,其实是个大少爷?

    朱柔翠因而面色稍霁,但仍假意推托了下,「这不好吧,你又不是千玮的谁,就这样拿你十万,很不好意思呢。」

    「没关系的。」秦靖棠笑了下,将手机收起来。「将来她如果上了大学,学费方面可以联络我,我答应过她姑姑,在这方面会支援她的。」

    「你对她也太好了。」朱柔翠笑得假。

    「那千玮就拜托你照顾了。」

    「唉,」朱柔翠虚情假意的叹了口气,「我是她阿姨,我不照顾,谁照顾呢。」

    秦靖棠起身,「那我告辞了。」

    秦靖棠本想跟邵千玮打个招呼,但想想还是算了。

    邵千玮得在这个家生活,就得把心定在这,不能再让她心猿意马,稍有不顺就想逃到他那边去,这样她永远无法融入这个家,心情无法调适,就会跟这里的家人格格不入。

    他没有办法成为她的港湾,无法堂而皇之支持着她,但默默的在背後支援还是可以的。

    朱柔翠送客出门後,关上大门,将耳朵贴在门板,确定秦靖棠搭电梯下去了,随即带着一张怒容,大步走向女儿叶真妘的房间。

    「邵千玮!」

    专心坐在地板上写功课的邵千玮心剧烈一跳,慌慌抬起头来。

    「阿姨,有什麽事吗?」

    「你跑去跟秦靖棠乱说什麽?」

    朱柔翠走过来,直接揪起邵千玮的耳朵,将人拉起来。

    对朱柔翠来说,秦靖棠等於是上门来「教」她怎麽照顾外甥女,就算拿到了一笔款项,但是面子跟自尊问题,仍让她对邵千玮十分不爽。

    她在脑中脑补了邵千玮对外编派了她是非,因而怒不可遏。

    「我没有!」耳朵被拽邵千玮疼得掉下泪。

    「最好没有!没有的话,他干嘛跑来骂我,说我对你不好?」

    看邵千玮哭得可怜兮兮的模样,肯定就是拿这张委屈的脸去说她坏话,要秦靖棠为她作主。

    她绝对饶不了她!

    「我真的什麽都没说!」邵千玮慌乱的摇手。

    「你给我死过来!」

    朱柔翠将邵千玮拉出房间。

    「不!阿姨不要!」她不想被关起来。

    「不给你教训,你不知道天高地厚!」朱柔翠打开储藏室的门,将她推进去,「砰」的一声,关上反锁。「给我在里头好好反省!要不是我,你现在不是去孤儿院,就是在路上当乞丐了!不懂感恩也就算了,还在外头讲我的是非,说我爱钱,是不是?」

    「不,我什麽都没说!」邵千玮惊恐地拍着门板。「阿姨,我真的什麽都没说!」

    秦靖棠为什麽要跟阿姨乱讲话呢?

    她明明没有讲半句阿姨的坏话啊!

    「你今天晚上不用吃晚饭了!」朱柔翠拂袖离开。

    「不,阿姨,放我出去,求求你!」

    储藏室内没有电灯,也没有透气窗,门一关上就是全然的黑暗,怕黑的邵千玮怕得要死,但她不管怎麽拍门、怎麽哭喊,都没有人理她。

    秦靖棠问她,是不是被打了。

    她摇头。

    阿姨真的没打过她,阿姨只要生气,就是把她关储藏室,一关就是好几个小时,她只能抱着膝盖缩在角落,全身无法控制的发着抖,流泪等待重见天日的时候。

    可她不懂,真的不懂,为什麽秦靖棠要这样乱说话害她被处罚?

    莫非他表面对她温柔,心底其实对她的纠缠很不耐烦,说什麽要跟阿姨谈谈,其实是要阿姨教训她,好让她不敢再私自跑去找他吗?

    他为什麽要这样做?

    为什麽不当面跟她讲清楚,而要在背後使这种手段?

    若连最後的一片心灵绿洲都失去,她还能拥有什麽呢?

    深深的孤寂与恐惧包围着她,她抱着腿蜷缩在储藏室内,小脸埋在膝盖间,痛哭失声。

    第一章

    秦靖棠走进咖啡馆,比他早一步到来的周秉君一看到他高大的身影,立刻扬起手来挥动。

    秦靖棠见到他的招呼,笑着走过去,在他对面入座。

    「就是这家。」周秉君压低音量小声道,「服务生都很漂亮。」

    秦靖棠横了他一眼,笑骂,「你专程点名这家咖啡馆,让我多坐好几站捷运,就是为了来看正妹?」

    「拜托。」周秉君不以为然他的论点,「假日还要被你call出来谈公事,当然要找个有赏心悦目的服务生,有好喝的咖啡的地方啊。」

    身为员工,假日出来加班,总要有点福利。

    周秉君目前在秦靖棠的景观设计公司上班,平常日虽常忙到三更半夜才回家,甚至还有忙到天亮,回家洗个澡,睡两小时就又回到公司上班的情形发生,不过原则上,周末除非特殊状况,不然是不上班的。

    他们两个在前东家本来就是同事,周秉君晚秦靖棠两年进入。

    秦靖棠年纪轻轻未满三十就已经在上海负责分公司营运,担任经理职位,去年他回到台湾,辞去了工作,自己出来开业,周秉君也跟着他一起走了,现在周秉君是秦靖棠的员工,也是他手下的大将。

    「我们只是先把设计概念跟企画方向谈好,这样星期一就可以直接投入工作流程,算加班吗?」

    「谈到公事都算加班喔,」周秉君瞪大那本来就已经跟铜铃一般大的双眼,看起来更吓人,「你休想赖掉我的加班费!」

    「是是是,星期一请在卡片上把时间写上去。」秦靖棠还故意看了下表,「现在是中原标准时间,两点三十八分。」

    「这是一定的罗。」周秉君从靠墙的压克力透明架上抽出menu,「先点东西吧,我肚子有点饿,我要吃三明治。」

    「请尽量。」秦靖棠将笔拿给他,「我请客。」

    「谢谢老板。」

    周秉君人长得像熊一样的粗犷高壮,却故意做出撒娇的举动,让秦靖棠不由得猛翻白眼,亏了他两句。

    秦靖棠只点了杯咖啡,见周秉君还举棋不定他要吃哪种口味的三明治,他便在四周打量起来。

    这是一间以白色为设计底色的咖啡馆,餐桌椅都是浅浅的原木色,柜台那边则是深咖啡色,缀以花草盆栽,风格典雅。

    他细看周边的服务生,以女生居多,男服务生只有一位,果然是男帅女美,看得出来都是特别挑选过的。

    突然,他的视线被一个正在清理桌子的女服务生给吸引住了。

    只见这位女孩有张巴掌大的小脸,下巴尖尖,露在七分袖外的手臂十分纤细白皙,细腰如柳,他怀疑会不会他双手就可以将她的腰肢环住。

    女孩有双大得出奇的眼睛,但跟周秉君不同的是,周秉君的眼睛有些微凸,像牛眼,女孩则是大得深邃,双眼皮更是深得像刀画上去似的。

    她的双眉浓,不是画上去的那种,而是天生的浓密,眉头大概是习惯性的轻皱,这让她的气质带着一抹坚毅,也带了一抹忧郁,十分特别,因而更加吸引人。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视线随着那年轻的女孩转动,不知为何,看着看着,竟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但他很确定,他周遭的女孩,没有这样气质特殊的。

    「我好了。」周秉君抬起头,发现秦靖棠单手托腮,眼神专注的不知在看啥,他好奇的循着他的目光而去,注意到他关注的女孩。「你在看Candy喔?」

    「Candy?」秦靖棠转回头来。

    「对啊,你真是眼光独特,直接相中冰山美人。」

    「什麽相中?」秦靖棠嫌他说得难听,抽走他手上的点餐单,「我去结帐。」

    秦靖棠起身走向柜台付钱点单。

    这时Candy已在柜台内,就顺便帮他点单,这也让秦靖棠有近距离打量她的机会。

    他很确定他真的见过她,却完全想不起来是在哪见过。

    这距离拉近,才发现那应该是炯炯有神的双眼,看起来像是覆上了一层薄雾,或者该说是没有什麽神采,眼神有些空洞。

    一管挺直鼻梁下的粉唇略薄,唇角平直,有种淡漠不关心的冷淡之感。

    虽然是张漂亮的脸孔,却又有着与他人划开距离的疏离。

    「您所点的是一份燻鸡三明治、一杯拿铁,半糖微冰,一杯热卡布奇诺,无糖,」Candy在单子上以红笔将他们点的饮品跟餐点画了圈。「这样对吗?」

    Candy抬起头时,眼眶微微缩了缩,神色微凛。

    他们是认识的!

    秦靖棠自她微微一变的表情变化,确定了心中的疑惑。

    而且这声音很耳熟,他听过,且不是只听过一次两次……

    「请问,我刚说的对吗?」见他迟迟不回应,Candy又再复述了一次餐点内容。

    秦靖棠回过神来。

    「请问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他瞧见那双漂亮的眼睛似乎有什麽跃动了下,嗓音却更是冷淡。

    她回身,唤来店长,「店长,麻烦您帮客人点单。」

    她就这样把单子放下走了,拿起托盘去收拾餐桌。

    秦靖棠有些傻眼的呆在原地,店长急忙走了过来,「不好意思,请问您要点餐吗?」

    秦靖棠指着那被放在收银机上的点餐单,问,「请问刚才那个服务生叫什麽名字?」

    「她是Candy,请问是怎麽了吗?」以为客人有不满之处的店长急问。

    「不,我是想请问她的本名。」

    原来是要搭讪啊。

    已经习惯店内的服务生被客人追求的店长面色恢复平常。

    「很抱歉,这除非她自己愿意告知,否则我们不能代说的。」店长将他的点餐复述一遍,「请问有没有遗漏的呢?」

    「没有。」秦靖棠也没有为难店长,拿起皮夹。

    「那一共是五百六十元。」

    秦靖棠付了钱後,回到座位。

    周秉君纳闷的问他,「为什麽刚才Candy突然不帮你点餐了?」

    他一直注意着收银那边的举动。

    「你认识她吗?那个Candy?」

    「不认识啊,我只知道她叫Candy,还有如果想跟她聊天的话,她不会理你的,其他人还会小聊一下,她会直接走开,而且她从来不笑,所以我才说她是冰山美人。」周秉君身子微微倾前,「你刚才该不会是想跟人家聊天,所以她才走了的吧?」

    「我是觉得她应该是我认识的人。」

    回到座位时,他倏然想起「她」是谁了。

    虽说女大十八变,但她也变得太多了,十六岁的婴儿肥圆润小脸蛋已不复见,下巴尖得像锥子一样,整个人瘦了一大圈,眉宇间的阴郁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还要成熟,昔日的开朗气息荡然无存,让他竟然无法在第一眼认出她来,主要还是靠声音来勾起记忆。

    但是他仍然没有办法百分百笃定,毕竟这世界上声音相像的人还不少,且如果真是「她」的话,不应该会用那种态度对待他才是。

    即便他为了让她好好的适应在阿姨家的生活,而不得不狠下心减少与她的联系次数,在去了上海之後,两人之间机乎可说没有任何联络了,但往日的情谊应该还在才是啊。

    周秉君露出暧昧眼色,「这种搭讪招数很烂耶,太老哏了啦!」

    因为两人太熟了,所以周秉君跟他说话完全没有员工老板的分别,甚至还有点没大没小。

    「我不是在跟她搭讪,是真的觉得她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秦靖棠语气有点严肃认真了起来。

    「谁啊?」看他态度正经,不像在开玩笑,周秉君不免好奇。

    秦靖棠静默了一下下後方道,「前女友的侄女。」

    周秉君惊呼低喊,「前女友?」

    因为音量过大,引起他人侧目,秦靖棠注意到Candy有投过来不明思绪的视线,但他一与她四目相对,她就垂眉敛目,忙事去了。

    「你前女友几岁啊,竟然有这麽大的侄女?」

    Candy怎麽看,都应该已经是成年人了耶。

    「比我大就是了。」秦靖棠有些不满的要周秉君压低音量。

    不过前女友大他十二岁的事实,他也不想老实告诉周秉君就是了,免得他更为好奇的问东问西,探究他的隐私。

    「你说的前女友该不会是……过世的那个?」周秉君有这个印象。

    那时他才进公司没多久吧,就听说秦靖棠因为女友过世,所以请了三天的假。

    「嗯。」

    秦靖棠轻轻点头,坠入了回忆之河。

    他遇见邵风慈那年,他才二十五岁,刚在公司升上主任。

    一日,他照着姊姊的吩咐,去了一家小巧的精品服饰店,帮她拿预购的衣服,他一踏入店,就对那名风姿绰约、柔情妩媚的店主一见锺情。

    她虽然大了他十二岁,但保养得宜的面孔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

    她的嗓音温柔,笑声如银铃,让人如沐春风,他的一颗心当下立马被拴在她身上,明明离姊姊的生日还有好几个月,还是告知她打算买生日礼物给姊姊,请她帮忙挑选。

    她推荐了几件衣服,但他故意表示不满意,而挑选了完全不是姊姊喜好风格的一件套装,打包好之後回去,翌日,又以姊姊不合意的理由再上门。

    邵风慈是个爽朗的人,十分爱笑,大咧咧的模样与她纤细娇柔的外表截然不同,这让秦靖棠更为欣赏她,不断找藉口跟理由过来店内,展开追求。

    邵风慈初时并不接受,一是因为两人年纪差距不小,二是她身边的追求者都是渣男,不是已婚就是目的只在上床,故她对男人有着排拒感。

    但秦靖棠锲而不舍,还拿出身分证证明他没有结婚,甚至连手机的密码都告诉她,告知她可以随时翻看他的手机,证明他也没有另外的女朋友或暧昧的对象。

    他苦苦追求了约莫半年,邵风慈才确认他的真心诚意,愿意与他交往。

    然而,交往半年後的某日,邵风慈因长时间不明腹痛,体重又在短时间内减轻太多的关系,去医院检查,没想到竟已是胰脏腺癌末期,并且已转移到其他器官,就算使用化疗,最多也只剩一年的时间可活了。

    这消息震惊了邵千玮跟秦靖棠,就连天生乐观的邵风慈也受到重击,精神萎靡。

    他与邵千玮轮流照顾病重的邵风慈,约莫是在那个时候,三个人之间建立起一种类似家人的羁绊与感情。

    其实他跟邵风慈交往一事,邵千玮虽未在秦靖棠面前表现出来,但曾经私底下询问邵风慈,这一个年轻的男人追求大十二岁的邵风慈,真的不是因为别的目的?

    譬如金钱什麽的。

    年纪轻轻的女孩大概是看多了社会新闻,一直觉得他心怀叵测,对他带有防备之心,初始的态度充满警戒。

    邵风慈是哈哈笑着告诉他这件事的,他不是不了解邵千玮的疑虑,今天如果立场反过来,他八成也会怀着同样的质疑。

    所以他只能尽力表现,让邵千玮知道他不是来骗钱,不是渣男,不是别有目的,而是真心诚意的爱着邵风慈的关系。

    邵千玮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邵风慈的服饰店虽然已经培养起一群死忠的常客,但是为了赚更多钱,她鲜少休假,每天从上午十点营业到晚上十点,家里的家务事自然是顾不来的,而这方面,不用邵风慈交代,邵千玮全包了。

    且她体恤邵风慈赚钱的辛苦,尽责做好学生的本分,在没有花上一毛钱补习的情况下,考上了第一志愿,这也说明她是个聪明的孩子。

    邵风慈不只一次表明心疼邵千玮。

    这从小失去双亲的孩子,太过早熟懂事,从不曾任性过,当邵风慈知道自身患病时,她第一个担忧的也是邵千玮,除了她年纪尚小,未成年,接二连三失去亲人,她怕她无法承受,故要求秦靖棠在她过世之後一定要照顾她。

    他想,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毕竟他与邵千玮没有任何血缘或姻亲关系,当邵风慈过世,单身的他无法领养她,且她一个未成年的少女跟他一个二十六岁的男人住在一起,也有法律上的问题,只能让不亲的阿姨抚养,并且狠下心减少联络次数,好让她能专心的去习惯在阿姨家的生活。

    但他出发去上海之前,曾告诉她:「有事情需要帮忙时随时可以联络我,我台湾的手机到那边也会开机的。」

    他虽然如此交代,但台湾的手机不曾因为她而响过,偶尔回台湾时去找她,也不曾碰到面。

    他望着在吧台内煮咖啡的邵千玮,心想,如果Candy真的是她的话,不需要跟他装不认识吧?

    毕竟他虽然减少了关心的次数,但其他实质上的帮忙,他可从没轻忽过。

    他越看越觉得Candy长得像邵千玮,但毕竟已经多年不见,邵千玮脸上又没有什麽痣啊、胎记什麽的较为明显的特徵,他无法依此果断来认人。

    「你没有问她吗?」

    「我问了,」秦靖棠苦笑,「她当机立断叫他们店长来为我点餐。」

    「大概以为你是哪来的想搭讪的怪叔叔。」周秉君语气带着调侃。

    「也许吧。」

    「要不,就是真的忘了你是谁了。」

    秦靖棠自诩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尤其两人还是相互扶持过的关系,真能不过五年时间就忘得一乾二净吗?

    周秉君看他仍是纠结,忍不住道,「就算认了又怎样?人家不是有自己的生活吗?就我所知,Candy在这里做满久了,是正职人员,不是打工的,也就是说她已经是可以自己独立生活的社会人士,不用再依靠任何人了。」

    周秉君说这话原本是想宽解秦靖棠,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他实在不用那麽纠结,却没想到秦靖棠因此脸色微变。

    「她是正职人员?」正职人员的工作时间至少要八小时以上吧?

    「对啊。」

    「以她的年纪来说,目前应该还在读大学才对吧?」打工他还信,正职怎可能!

    「我猜Candy应该没读大学吧。」

    「不可能……」秦靖棠摇头,「如果你家女儿成绩好到高中可以上第一志愿,你有可能不让她读大学吗?」

    「那我就算借钱也要让她读的。」

    「而且千玮都是靠自己读书的,从没补习过。」

    「那很聪明啊,」周秉君一拍掌,「由此可知,Candy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女生,你就不用想太多了。」

    「的确……千玮不可能不上大学,而且她阿姨有跟我说过她考上理想学校了。」所以真是他弄错了?

    「太好了,本案就此了结。」周秉君嘻嘻一笑,「本官判定,Candy与那个千玮并无任何关系。」

    「也是。」秦靖棠点头,「她们不会是同一个人。」

    可为何心中还是有种挥之不去的不确定感呢?

    服务生将咖啡送上来,周秉君啜了两口後,看了看手表,「好了,我们赶快谈公事吧,我晚上要跟我女朋友去看电影。」迟到会被宰的。

    「要看哪部?」秦靖棠从背包中拿出笔电,打开电源。

    「复仇者联盟。」

    「我已经看完了。」

    「你不会又自己一个人去看吧?」

    「你们都有女朋友了,我哪好意思叫你们陪我去。」

    「我看你也赶快去交一个女朋友陪你看电影吧。」

    「再说吧。」秦靖棠一脸意兴阑珊,「公司才开业两年不到,我还没有余裕去想感情方面的事。」

    「实在是太浪费了。」周秉君夸张道,「这麽帅,又高,还是个老板的好男人,竟然没有女朋友!」

    「你少在那边演舞台剧。」秦靖棠横了他一眼。

    「我介绍一个漂亮女生给你认识好不?她是你喜欢的那种成熟型的女性,身材高身兆,长得又美,跟你很配喔。」

    「不是说晚上要去看电影,怕来不及?你还有空当红娘喔?」秦靖棠斜眼睨他。

    「说一下不用花太多时间啊。」也不是他想当媒人,而是受人之托咩,已经被催好几次了,他今天总算记起来了。

    「你身边安着这麽好条件的女生,不怕你女朋友会吃醋?」

    「当然不怕啊!」周秉君嘻嘻一笑,「那人是我妹啦。」

    「你妹?」秦靖棠瞠目。

    「上次公司聚餐,她看到照片,说想认识你。」

    「这……」跟员工的妹妹谈恋爱,他觉得不太妥当。

    「好啦,你找个空,我安排你们约会一下,我妹还不错的。」只是有点「卢小小」,一天到晚催促他介绍她跟秦靖棠认识,烦都烦死了。

    若她真有心,不会故意带个便当什麽的来公司给他,制造认识的机会,她又说什麽这样太刻意,不是她的style。

    都是她的毛!

    「我们先讲工作吧,等这阵子忙完再说。」他迅速打开档案,转移话题,不让周秉君有开口牵红线的机会,「我已经实际去勘查过了,也拍了照片回来……」

    ☆☆☆   ☆☆☆   ☆☆☆

    「Candy,」同事小蓝拉拉正在擦桌子的Candy衣袖,「你看那个帅大叔又来了。」

    小蓝今年才十八,对她来说,三十一岁的秦靖棠的年纪的确是属於大叔那个层级。

    Candy连瞟都懒得往门口瞟,继续擦她的桌子。

    秦靖棠进入咖啡馆後,搜寻了一下,直接走向Candy旁边的座位。

    「Candy。」他直接唤他。

    「人家『又』叫你了。」小蓝表情有些贼。

    因为秦靖棠每次来,都会叫Candy帮他服务,或是问事情,所以大家都推测秦靖棠想要追她。

    只不过两人年纪差距有点大,推测应该差八岁以上,故也都暗笑秦靖棠想老牛吃嫩草。

    秦靖棠对Candy无法不在意,他想要把心中的疑惑清理乾净。

    他无法不把Candy跟邵千玮联想在一起。

    若Candy真是邵千玮,那绝对有必要弄明白,为何朱柔翠说过她有上大学,现在却在工作的原因,要不然他会觉得对不起邵风慈。

    她把宝贝的侄女慎而重之的托付到他手中,他无法领养照顾她也就罢了,若她真有什麽原因无法上学,那麽他一定要插手处理的。

    前两天,他有上了叶家一趟,不过当时没人在家,他打算再找个周末或平常日晚上过去看看。

    没弄个清楚明白,他无法安心。

    再者,若这女孩不是邵千玮更好,毕竟他第一眼就被她所吸引,的确是有那麽一点想深入认识她的意图。

    Candy放下手中的抹布跟消毒液,走来秦靖棠桌前。

    「请问有什麽需要我为您服务。」

    她嗓音一贯清冷,平而低,听久了,与秦靖棠印象中那开朗愉悦的邵千玮嗓音好像又不太相似了。

    他与邵千玮分开时间实在太久,他无法判定。

    「今日有什麽推荐特餐吗?」秦靖棠问。

    这家咖啡馆中午除了固定的套餐以外,还会有主厨今日推荐特餐,几乎每天都不一样。

    「外头小黑板有写。」Candy的语气可说是不甚友善了。

    秦靖棠感受到了敌意。

    好吧,人家年轻女孩子,对他这种已经三十以上的男人,可能是当作叔叔看待吧,故对他存有戒备之心。

    不过,秦靖棠也不是那种被洗几次脸就会退缩的男人。

    「抱歉,我刚没看到,可以麻烦你跟我说吗?」

    相对於她的冷淡不耐,秦靖棠的声调仍旧不改愉悦,成了一种天差地别的对比。

    「蒜泥白肉特餐。」

    秦靖棠闻言眉心微微一蹙,「我下午还要去客户那开会,不太适合吃蒜泥。」

    Candy嘴唇微微动了动,那不耐烦的表情像是写着「关我什麽事」,更直接转身继续擦她的桌子。

    「Candy。」他又叫她。

    她转回身来,面无表情看着他。

    「你有上大学吗?」

    他瞧见那总是如一滩死水的眸,窜出了一团愤怒的花火。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腐喵_言情站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