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喵喵
查看: 135|回复: 0
查看: 135|回复: 0

[✿ 9月试阅 ✿] 乔宁《急急如梦令》

[复制链接]

2496

主题

2649

帖子

9791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滴
7142
珍♥珠
38976
功♥勋
0
威♥望
0
喵喵 发表于 2018-9-7 16:4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135|回复: 0
书名:《急急如梦令》
作者:乔宁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9月7日
女主角:伊湘琦
男主角:徐书亚

【内容简介】

身为拥有特殊天赋的梦游者,她害怕黑夜更怕入睡
因灵魂会透过梦境进入别人梦里,并与梦境主人接触
这回她上夜班时打瞌睡,灵魂跑进一位老爷爷的梦里
还受了老人家的托付,要把遗嘱的下落告诉他孙子
谁知她和老爷爷的孙子初时相遇就不对盘
她不小心挡了他的路,他就威胁她最好不要骑车
让她脑内小剧场大爆发,上演一幕幕可怕情节
而且从遇到他的那天,她开始走衰运
走路绊倒,下楼摔跤骨折,被热汤淋到烫伤
衰成这样肯定是他带赛,才会害她卡到阴!
偏偏她答应要帮老爷爷的忙,只好硬着头皮找上他……
她不想介入别人的家务事,更不愿更动别人的天命
但他那句「她是我的朋友」宛若一个奇特的魔咒
将她打算与他划清界线的决心彻底《急急如梦令》敲碎
当灵媒的姨婆却跳出来反对,爆料她前世是被他害死的
透过能显现前世的青铜八卦镜,谜底终於揭晓
原来他们的孽缘从前世一路纠缠到今生……




    楔子

    香槟金墙面全是华丽的欧式花卉浮雕,天花板亦然,地板则是铺着暗红色压金纹的吸音地毯,走廊上立着一个个展示架,架上摆着各式名贵的骨董花瓷,处处彰显此户人家的社经地位非比寻常。

    伊湘琦缓步走着,茫然地四面张望,不知不觉中,她走进一间宽敞且装潢富丽的房间,房里似乎正开着派对。

    无数的男男女女,在豪奢的房里穿梭来去,有的驻足交谈,有的则是坐在欧式骨董沙发椅里,冷眼望着这一切;更甚者,有些人说说笑笑,全然不在乎房间的大床上,正躺着一名病重的虚弱老人。

    伊湘琦的双眼宛若是一架摄影机,以旁观者的角度,记录下眼前的情景。

    房里无人察觉她的到来,亦无人感受得到她的存在。

    事实上,对於这些人而言,她确实不存在;相对地,这些人亦非真实。

    蓦地,床上的老人睁开眼,他缓慢坐起身,朝着喧闹的房中众人斥喝︰「都给我出去,我想静一静!」

    霎时,众人停住了交谈,转为窃窃私语,见老人面色铁青,这才逐一离房。

    伊湘琦仍然呆立在原地,置身事外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她原以为,那些人不可能知道她的存在,可当老人的目光挪向她,并停格在她脸上时,她着实愣住了。

    然後,她总算明白了一件事……

    「你,是谁?」老人沙哑的问话。

    伊湘琦张大了嘴,水眸随之瞪圆,小心翼翼地求证︰「你看得见我?」

    不可能啊……她根本不认识这个老人,他怎会看得见她?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是,你怎麽有办法来这里,又怎麽有办法跟我说话?」

    伊湘琦拚命摇首,一脸慌乱与茫然。「我不知道……我什麽都不知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闯进来的──」

    「等等!你别走!」老人低喝着,喊住了转身欲离开的伊湘琦。

    仓皇之中,伊湘琦侧身回睐,脸上惊慌未定。

    尽管一心想逃离这个不属於她的世界,可当她听出老人急躁语气下的哀求,她仍是心软了。

    「拜托你帮我一个忙。」老人半是请求半是命令。

    「我?!」她错愕,一手指着自己。

    「帮我转告书亚,另外一份遗嘱就锁在法国房子的保险柜里,钥匙则是在他的……」

    老人话语未竟,眼前那个一脸惊慌的年轻女人,忽然像道被用力抹去的水彩,鲜活的身影逐渐褪去颜色。

    下一刻,房门「砰」的一声弹开,黑暗如倾倒的墨水,铺天盖地流入了华奢的房。

    老人朝伊湘琦伸出手,张大嘴巴欲求救,她却只是露出恐惧神色,转身投入不断灌注黑暗的那扇门──

    「帮我转告书亚!」

    第一章

    伊湘琦猛然睁眼,张大嘴巴用力呼吸,随後立刻坐直身。

    「帮我转告书亚!」

    而当她歪斜的身子猛然坐直的同时,嘴里近乎尖叫的声嗓跟着落下。

    叮咚!一名正好步入超商的中年男子被吓得原地一跳。

    「吓死人了!阿妹仔,你没事叫这麽大声做什麽?」

    伊湘琦瞪大水眸,直视正前方,瞳眸缓慢对焦,这才看清眼前景物。

    回来了。

    回来真实的世界了。

    收银柜台上琳琅满目的小零食,门边的礼品区,关东煮冒着热烟,热狗机在缓慢转动,顶上炽亮的白光灯泡,忽尔「嗡」的一声,闪烁一下。

    中年男子又被吓了一跳,抬头瞄了一眼灯泡,心里直发毛。

    「夭寿喔,大半夜是要吓死人喔……」

    听见中年男子的碎骂,收银台里的伊湘琦这才醒过神,赫然惊觉自己竟然就这麽站着打起瞌睡。

    她垂眸看了一眼手表──凌晨十二点半。

    那个老爷爷……他还好吗?他被困住在梦中世界不知有多久了,若不是她打了个瞌睡,误闯他的梦境,他应该还是孤零零一个人躺在那张大床上。

    但,她又能如何?她连老爷爷是谁都不清楚,又能帮得上什麽忙?

    「阿妹仔!」

    突来的一声低喝,伊湘琦猛然一震,对上中年男子不悦的表情。

    「你是没睡饱喔?叫你好几次了,发什麽呆?」

    「阿伯,对不起。」伊湘琦尴尬地道了声歉,拿起台面上的面包刷条码。

    「帮我拿一包七星。」中年男子指了指她身後的货架。

    伊湘琦转过身取菸,然後帮中年男子结帐,中年男子拎着面包与菸转身离去之际,不忘掉头用古怪的眼神瞅了瞅她。

    伊湘琦低下头,充装若无其事,心里小声嘀咕着︰她不过是「梦游」了一下,就这麽刚好碰上客人进门,真是倒楣。

    叮咚!

    听见电动门的提醒声,伊湘琦随即抬起头,「欢迎光临,限定商品买第二件打八五折。」

    一名穿西装打领带的年轻男子匆匆进来,拎了两瓶气泡水,一瓶矿泉水与一盒排骨便当准备结帐。

    「需要微波吗?」伊湘琦边结帐边询问。

    男子神色紧张,频频望向超商门外,边回道︰「好,麻烦快一点。」

    微波也需要时间啊,是能多快?伊湘琦内心直嘀咕,一边拆开便当的封膜,转过身放入微波炉。

    可当她转过身去时,却见年轻男子拎起气泡水便往外走。

    「欸?先生?你的便当跟矿泉水──」

    男子走得太急,压根儿没听见伊湘琦的叫唤。

    叮!凑巧微波炉提示声响起,她赶紧将便当用环保提袋装起,抄起台面上的矿泉水便往外冲。

    「先生!先生,你的便当跟矿泉水!」

    出了超商,只见对街停着一辆即便在深夜中依然十分醒目的劳斯莱斯轿车,她记得方才那男子是过了马路没错,应该是上了那辆车。

    迟疑间,劳斯莱斯已缓缓驶动。

    她不假思索的跨越马路追上前,与此同时,一辆白色轿车一个大转弯直驶而来。

    叭叭叭叭!

    尖锐刺耳的喇叭声骤响,伊湘琦心口一窒,转身同时跟着僵愣在原地。

    紧急煞车的轮胎抓地摩擦声随之响起,对街的劳斯莱斯亦跟着停下。

    「你有没有搞错?!这里没斑马线,你还乱过马路!」

    白色轿车的车主摇下车窗,向着僵立在车头前方的伊湘琦破口大骂。

    伊湘琦脚下一阵虚软,浑身打着寒颤,连忙一边道歉一边快步奔向对街。

    「靠!」白色轿车车主大骂一声,急驶而去。

    伊湘琦惨白着脸,表情惊惶未定,却又拚命强装镇定的敲了敲劳斯莱斯的车窗。

    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冷漠而俊美的男性面庞,那双彷佛玻璃珠般的深褐色眼瞳,毫无情绪的回望着她。

    伊湘琦愣住。弄错了吗?可她方才明明看见男子是上了这辆车啊……

    正当她不知所措时,前方的驾驶座车窗降下,露出刚才那名年轻男子的面孔。

    「啊,我忘了我的便当还在微波,真不好意思。」

    年轻司机匆匆道歉,自车窗里探手接过伊湘琦手里的便当与矿泉水。

    伊湘琦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去时,忽又瞥见车後座的俊美男人,眸光落在她的脚边,虽是面无表情,却带了一抹若有所思。

    顺随男人的目光,她低头望向自己的脚边,可任凭她怎麽看,就是不觉那儿有任何古怪。

    察觉她的目光有异,男人这才淡淡收回眼,别开脸望向正前方

    而後车窗重新升起,隔绝了窗外的一切景物,将男人好看的侧影遮去。

    「神经病……」伊湘琦嘴里细声咕哝。

    劳斯莱斯平缓的往前行驶,後座的男子复又转眸,隔着车窗望向仍留在原地的伊湘琦。

    那双异常清澈的深褐色眼眸,此刻正紧紧盯着趴在伊湘琦脚边的那个人。

    不,不对。

    那不是人,而是没了下半身,只能在地上拖行的一个灵体。

    方才那个超商女店员过马路时,就是遭那个车祸而亡的半截灵体拉住了脚,才会僵在原地不能动。

    「徐先生,有什麽不对劲吗?」驾驶座上的林特助,从後照镜中瞥见後座男子一直扭头望向车窗外,不由得好奇发问。

    「没。」俊美男子转正视线,执高手中的气泡水啜饮一口。

    「徐先生是在担心总裁的病情吧?」林特助小心翼翼地问道。

    「与其担心没有办法改变的事,不如多提防我父亲的小动作。」男子淡淡说道,未曾将心底的忧虑表现出来。

    身在豪门世家,又面临着爷爷病重将死,父子叔伯全涌上台面争产的丑事,他已习惯不在任何人面前流露任何情绪。

    因为,爷爷告诫过他,当你有情绪,别人更容易掌握你的弱点。

    所以他学会了冷漠,学会了隐藏自己。

    「林特助,这麽晚还要陪我一起上医院,辛苦你了。」俊美男子的目光落在副座上的那盒微波便当。

    驾驶座上的林特助有些尴尬,连忙回话︰「我食量比较大,又有吃消夜的习惯,刚好去医院的路上都会经过这间超商,所以我经常去那里买些吃的。」

    「往後你去那间超商买的便当都报公帐。」俊美男子淡淡说道。

    闻言,林特助愣了下。「呃,这样好吗?」

    「你只有去医院的时候才会经过那间超商不是吗?」

    「是的。」

    「那以後就报公帐吧。」

    听出老板语气下不容他婉拒的强硬口吻,林特助不再多说什麽,只是应了一声好。

    蓦地,手机铃声响起,在如此深沉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俊美男子垂眸淡瞥一眼手机萤幕,盯着萤幕上的来电显示,寻思片刻方接通电话。

    「徐书亚,你这个不孝子!你凭什麽煽动董事会投票,把光奕踢出董事会?!」甫接通电话,手机那方劈头便是一阵咆哮。

    大手优雅地将手机拿远,徐书亚丝毫不受父亲的咆哮影响,直到手机彼端安静下来,才重新覆在耳旁。

    「爷爷从来没承认过徐光奕,要不是爸趁爷爷昏迷时,联合二叔跟三叔一起拱徐光奕当上董事,他根本进不了公司的大门。」

    「王八蛋!徐书亚,我是你爸,你凭什麽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窗外的霓虹灯映照在徐书亚脸上,将他俊朗的轮廓渲染成七彩色泽,对比表情的冷漠,透出一份与整个世界充满隔阂的疏离感。

    「就因为你是我的父亲,所以我才会接你的电话。」

    「你别以为仗着你爷爷疼你,就能这样嚣张,他遗嘱上写的继承人是我,只要他一死,公司就由我作主──」

    「爸,你应该没忘记,你已经被赶出『亚懋』一年了?」徐书亚听似平静的语气下,夹杂着不容错辨的敌意。

    似乎被这席话重重戳中痛处,手机彼端的徐长晏当下暴怒。

    「混帐东西!只要你爷爷死了,就算你跟整个董事会联合起来也没用,遗嘱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上法院的话你想谁会赢?」

    冷笑几声後,不待徐书亚再有回应,徐长晏迳自切断通讯。

    徐书亚拿下手机,面色越发冷沉。

    「徐先生,是徐总打来的?」林特助小心翼翼地问。

    「看来我爸巴不得爷爷快点死。」徐书亚嘲讽的回道。

    「总裁一定会好起来的。」林特助只能如是安慰,不敢说丧气话。

    徐书亚只是微微牵动嘴角,不置一词,只因他心底比谁都清楚,「一定会好起来」这句话早已不适用在爷爷身上。

    爷爷这是二次中风,虽然经由抢救勉强捡回一条命,可因为脑部严重缺氧,如今只能靠着呼吸器维持生命迹象,与脑死的植物人无异。

    国内外的医生都找遍了,爷爷的病情依然不见起色,亦不见苏醒迹象,事到如今似乎只剩下等待奇蹟。

    奇蹟,谈何容易?世上若真有奇蹟,也许就不会有这麽多死亡。

    徐家向来笃信基督,总虔诚的向主祈求显现神蹟,可爷爷已躺在病床长达一年,仅仅靠着呼吸器而活,何来神蹟与奇蹟可言?

    手表上的时针指向凌晨四点,窗外的夜色越发深浓,凝望着窗外夜色的徐书亚,早将方才那段小插曲忘得一乾二净。

    此刻的他浑然不知,那个险些被车祸鬼魂抓交替的女人,掌握着攸关亚懋集团百亿资产归於谁手的至要秘密……

    将炖煮好的香菇鸡汤盛入焖烧罐里,再装入保温提袋里,伊湘琦随手捞过海军蓝风衣套上,拎着鸡汤便骑上她那辆骨董级的老爷机车。

    抵达医院停妥机车後,伊湘琦拎着保温袋步入医院大厅,却在转角处险些与一群浩浩荡荡的人撞上。

    「喂,走路不看路啊!」对方很冲的指责。

    伊湘琦连忙退开身,频频低头道歉,可当她抬起脸看清那夥人时,赫然发觉其中竟有张熟悉面孔。

    那个身穿铁灰色西装,内搭黑色衬衫与朱红斜纹领带的男人好面熟啊……

    伊湘琦怔忡地盯着被随扈簇拥的徐书亚,好片刻没移开目光。

    徐书亚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身旁对伊湘琦发出斥责声的林特助,又再次开口责备︰「小姐,你怎麽还不让开?」

    伊湘琦一脸奇怪的左右张望,不知是天然呆,还是刻意装傻的回道︰「嗯?这走廊这麽宽敞,你们也可以自己绕路走啊。」

    听她吐出如此白目的质疑,林特助又想张嘴开炮时,这一次徐书亚却率先扬嗓。

    「你是骑车来的吗?」

    低沉的声嗓一落下,众人俱是愣住。

    林特助与随扈们错愕,伊湘琦则是露出莫名其妙的狐疑表情。

    徐书亚垂下眼眸,不发一语的盯着伊湘琦的脚边。

    伊湘琦顺随他目光望去,望着自己空荡荡的脚边,不由得蹙起秀眉。

    霎时,她陡然想起一个月前的某个凌晨深夜。

    她猛地抬起头,再次将整整高出她一颗头的俊美男人端详一遍。

    原来是他!

    自从那天深夜险些发生车祸,又被那个劳斯莱斯男──这是她给那家伙冠上的昵称──无缘无故盯着脚边瞧之後,近来她总觉得自己特别衰,走路经常无缘无故绊倒,就连下个楼梯都能摔跤,当真衰到极点。

    事後她努力回想,发觉一切开端似乎源自於那晚……而且,似乎与这个男人有关。

    「先生,你为什麽要一直盯着我的脚看?」伊湘琦沉不住气的出声质问。

    闻声,徐书亚这才挪高视线,不再看那个死死抱住伊湘琦双脚的半截鬼魂。

    一旁的林特助忽尔「啊」了一声,「你──你不是那个超商店员吗?」

    「嗯,好巧。」伊湘琦不以为意的点着头。

    「小姐,你会不会想太多了?徐先生怎麽可能一直盯着你的脚看。」林特助不客气的吐槽,顺带用审视的目光扫过她的双脚。

    说起来她那双腿还算雪白纤细,可要比起曾与徐书亚闹过绯闻的那些女星名媛,可事相差甚远,既算不上是大长腿,亦算不得是什麽超级美腿。

    身为世上最敏感的生物──女人,伊湘琦当然听得出林特助口中的调侃。

    她当下颇为火大,懒得与非当事者计较,转向徐书亚,以非常不客气的目光与口吻反驳。

    「先生,上一次你也是一直盯着我的脚看,你究竟是哪里有问题?」

    徐书亚漠然的表情起了变化,有些高深莫测,又似在琢磨些什麽。

    沉默片刻後,他扬嗓道︰「我劝你最近别骑车,也别一个人过马路。」

    此话一落,甭说是伊湘琦,一旁众人亦狠狠愣住。

    只因这席话听起来实在很像……很像是在撂狠话下达威胁。

    伊湘琦瞪大水眸,不敢置信地反呛回去︰「先生,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会不会太夸张了?我做了什麽事,你要这样威胁我?」

    又来了,每一次都是一样的结果。徐书亚皱起峻眉,俊脸一沉,当下不愿再多谈。

    徐书亚直接迈开包裹在西裤底下的长腿,绕过伊湘琦继续往前走,其他随扈愣了愣随即提足跟上,徒留伊湘琦一人莫名其妙的愣在原地。

    「什麽嘛!派头这麽大,该不会是混黑道的?」

    伊湘琦转过身瞪了瞪被一夥人簇拥的徐书亚,看那一群人大阵仗的,让她忍不住做起联想。

    当她咕哝着转回身,不悦的往前走,另一端已走远的徐书亚忽又停步回首,望向走廊上逐渐走远的纤细背影。

    只见她脚边拖行的那半截魂体,依然死死地拽抱住女人的双脚,徐书亚眉头不由得皱得更紧。

    虽然这已不是他头一次看见别人身边的「异象」,但罕少会让他碰上同一个人两次;因为,那些被鬼魂缠上的人,大多都在他撞见之後不久便出大事。

    那个女人是如何一再逃过鬼魂的纠缠作祟?

    「徐先生,那个店员有什麽问题?她曾经得罪过徐先生吗?」

    见上司特地停下脚步回头查看,又想起方才那句威胁,林特助不禁好奇起来。

    「我不认识她。」徐书亚淡淡收回眼,继续迈开步伐走出医院大厅。

    「啊啊啊啊!痛死我了!」

    望着躺在病床上的伊湘琦,秀气的脸蛋因疼痛而扭曲,嘴里嘶嚎声声惨叫,邻隔病床上的杜语葶,一边啃着手中苹果,一边扭头觑了觑近来特别倒楣的表姊。

    「我从没看过有人来医院探病,结果自己在楼梯跌倒,弄到骨折住院的笨蛋。」

    「要不是为了探你的病,我怎麽会在医院楼梯跌倒!」伊湘琦不悦地嚷嚷。

    最悲惨的是,她不仅从楼梯上摔倒,还弄洒了那一锅香菇鸡汤,热腾腾的汤汁正好淋在骨折的那条腿上,当场一级烫伤。

    「姊,你最近是不是特别衰?」杜语葶停下啃嚼的动作,用起一抹很灵异的目光,上下瞟视邻床的女人。

    伊湘琦被她那抹眼神盯得心底发毛,不由得两手抱胸,忍住了一个没由来的寒颤。

    「你别乱说话,我才不像你那麽衰,被色鬼缠上,弄到洗个澡还能在浴室摔倒跌个脑震荡。」伊湘琦嘟囔道。

    「欸,你也没多好。」杜语葶白她一眼。「你少在那边半斤计较八两,你的『梦游』可是我们家族里最严重的一个。」

    闻言,伊湘琦没有反驳,只是懊恼地躺回病床,闷闷不乐起来。

    「怎麽了?」杜语葶见她如此反常,不由得心生疑窦。「难不成……你最近又……梦游了?」

    伊湘琦刷地一声坐起身,单手重拍一下没上石膏的那条腿。「对!我怎麽给忘了!」

    「忘了什麽?」杜语葶困惑。

    伊湘琦兀自回想,喃喃自语︰「那天──遇到那个黑社会大哥的那天,我上班时打了一个瞌睡,我梦游了,然後……然後过马路时险些出车祸。」

    「你真的梦游了?!什麽时候的事?」杜语葶惊呼。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伊湘琦懊恼地扯着长发,嘴里念念有词,「对了,真的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衰的,我肯定卡到阴了……」

    「我看你还是去找姨婆吧,让姨婆帮你处理。」

    这种事情杜语葶可不敢再乱开玩笑,毕竟这是她们家族流传下来的一种「特殊天赋」,每当有人在无形中施展了这份天赋,过後不久便会出大事,屡试不爽,代代无例外。

    「别吧!去找姨婆肯定会被她缠上,我还是自己去寺庙拜拜就算了。」

    伊湘琦虚脱似的瘫回病床,一想起那位难缠的老人家,她整个人都蔫了。

    「不好吧,姨婆可是神通广大,她一出马保证你立刻跟衰运说掰掰。」

    「……有没有可能,我真的卡到了?」伊湘琦忽尔左右张望,用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微弱声量说着。

    杜语葶被她弄得整个人发毛,抓起雪白被单罩住自己,躲在被里神经质地啃着苹果,一边闷着声嚷叫。

    「拜托你不要把奇怪的东西带来这里,你──你去顶楼花园晒晒阳光,吸取一下阳气,看能不能把身上的阴气晒掉吧。」

    「也对,姨婆不是说了,如果身上有阴气,就容易招来不乾净的玩意儿,我去顶楼晒晒阳光。」

    伊湘琦吃力地挪动身子下了病床,一边拄着拐杖一边步出病房,搭上往顶楼空中花园的电梯。

    这间是某私人财团开设的医院,标榜一流的仪器设备,更有着一流的医疗团队,顶楼更设置供病人散心的空中花园,简直可媲美五星级饭店。

    「咦?奇怪?怎麽搞的──」

    她明明按了顶楼的显示键,为何电梯在前一层楼就停住?

    叮!电梯门开启,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装潢华丽,宛若饭店大厅的迎宾厅。

    伊湘琦愣在原地,拄着拐杖出了电梯。

    「VIP病房,非相关亲属的来宾请止步。」她望着立牌上的标示文字喃喃复诵出来。

    原以为会有医护人员出来驱赶,可她四下张望,发觉柜台後方无人候着,迎宾厅里的灯虽亮着,却是一片死寂。

    伊湘琦当下有点莫名恐慌,正欲转身返回电梯时,蓦地,她胸口一阵闷,一抹难以言喻的异样触动,在心底荡漾开来。

    拐杖蓦然打住,她转过身,望向楼层深处那亮着米黄色灯光的长廊。

    犹豫了几秒钟,她终究按捺不住好奇,缓缓拄着拐杖往长廊深处走去。

    长廊尽头左右各两间病房,其中一间暗着,於是她下意识往灯亮着的那一间病房走去。

    当她来到病房外,探出手准备转开门把时,背後蓦然传来好大一声尖叫。

    「你干什麽?!你是谁?」女人高亢的尖叫声,在死城一般的寂静空间响起,

    伊湘琦吓了一跳,连忙缩手,别过脸望去,看见一名浑身名牌加持的贵妇,怒气冲冲的奔来她面前。

    「你是谁?你怎麽会来这里?你认识徐总吗?」贵妇严厉的质问起来。

    「呃……抱歉,我走错病房了。」伊湘琦心虚的红了脸,尴尬地道歉。

    「走错病房?!」贵妇拉高音量,摆明了不信。

    此时,一名身穿淡粉色制服的护理师快步走来,向贵妇鞠躬道歉︰「不好意思,刚好碰上交班空档,所以柜台没人,才会让这位病人误闯。」

    「你们这是管理上的疏失,要好好改进!」贵妇不客气的指责起护理师。

    「小姐,这里不是一般病房,麻烦你赶紧离开。」另一名护理师上前搀扶伊湘琦,协助她加快脚步离开此地。

    贵妇则是扬起脸,高傲地开了房门,昂首阔步的步入病房。

    然而,就在房门开启的瞬间,伊湘琦一个不经意的撇首觑睐,当下震愣住。

    那张大床!床上的老人!

    伊湘琦瞪大水眸,呆怔在原地,直到房门重新合上,身旁的护理师出声催促,她才匆匆转回脸,努力拄着拐杖往外走。

    重新搭上电梯,她背靠着金属镜墙,整个人发了一身冷汗,镜墙倒映出她惨白难看的脸色。

    过去「梦游」的经验太多,亦曾经在现实生活中遇见梦境中的主角,可那些人大多是她熟识的亲友,要不便是亲友的亲属一类。

    换句话说,她不曾在现实生活中,碰见过梦境中的陌生人。

    这还是人生头一遭……

    叮!

    冥思间,电梯门再度开启,当伊湘琦夹好拐杖,准备踏出电梯时,当下又是一愣。

    不仅仅是她,门外的护理师亦愣住,嘴上笑容当场僵住。

    「小姐,你需要帮忙吗?」方才那位协助伊湘琦搭上电梯的护理师,用起古怪的眼神打量起她。

    是的,没有错,她明明按下了往顶楼花园的电梯键,但不知为何,电梯竟然在上升之後又返回了VIP楼层。

    伊湘琦脸色没比护理师好看到哪儿,她惨绿着小脸,疯狂按着电梯往下的按键,也没搭理护理师的关心,整个人吓傻了。

    看着电梯一层层的往下降,返回她病房所在的楼层,她後背已被冷汗浸湿。

    她拄着拐杖拚命往外走,却在踏出电梯的那一刻,拐杖莫名地绊了一下,当场重心失稳的跌坐在地。

    「小姐,你没事吧?」走廊上的其他病房亲属赶紧前来帮忙。

    伊湘琦早吓得六神无主,只能紧闭着小嘴,恍惚地摇摇头,在他人的协助下重新站起,然後一拐一拐地回到病房。

    「你的脸色怎麽变得更难看了?」躺在病床上翻杂志的杜语葶,一抬头便撞见表姊异常惨白的小脸。

    伊湘琦将拐杖往旁边一扔,像跳跳虎般的仅靠一脚跳动,开始收拾起个人物品。

    「姊,你怎麽了?」杜语葶被她一语不发的举动吓到。

    「我不住院了……我要出院,现在就出院!」伊湘琦惊慌失措的低嚷。

    「你疯了吗?你脚上的石膏还没拆耶!」

    「不然就是办转院──对!转院就好了!」

    「长懋医院是这附近最好的医院,你是要转去哪里?你到底怎麽了?」

    杜语葶受不了她的神经质,索性掀被下床,一把抢过她的行李袋。

    伊湘琦被她这一吼,心魂甫定,一屁股跌坐在床沿。

    「你还记得,姨婆曾经说过,我们在梦游时遇见的人,基本上在现实生活中都是熟识的,要不就是有连带关系的人。」

    「我记得呀。」杜语葶点着头,一脸狐疑地瞅她。「你怎麽会突然提起这事?」

    伊湘琦轻拍胸口,缓了缓呼吸,一脸惊恐的吐嗓︰「我看见了上回梦游时的梦境主人。」

    「那是谁?」杜语葶蹙眉不解。

    「我不知道……那是我不认识的人。」伊湘琦颓然地摇首。

    「不可能,姨婆不可能乱说,我们家族的梦游症已经遗传好几代了,她比谁都清楚,你梦见的那个人,肯定与你有某种程度的关联。」

    杜语葶理性的分析着。

    「你在哪里看见对方?对方有没有认出你?」

    「刚刚看见,就在顶楼前一层的VIP病房。」伊湘琦一脸生无可恋的颓丧。

    「VIP病房耶!该不会是什麽大总裁吧?」杜语葶发挥起每个女人与生俱来的浪漫细胞,开始做天马行空的联想。

    伊湘琦瞪她一眼。「对方是一个八九十岁的老头子!还总裁咧!」

    「噢。」杜语葶连忙收势,不敢再乱作联想。

    「这件事我觉得太诡异,就这麽刚好我来这里探病,就这麽刚好我在这间医院摔断了腿,就这麽刚好在上顶楼时鬼打墙的闯入VIP病房……」

    杜语葶陡然打断她,「等等,你的意思是说,刚才你在电梯里发生了灵异事件?」

    伊湘琦心有余悸的点点头。

    杜语葶二话不说,立刻着手帮忙打包行李。

    见此景,伊湘琦傻了傻,反倒是她一把抢回行李,不悦地质问︰「你这是在做什麽?」

    「帮你打包行李啊!」杜语葶又将行李抢回来,将伊湘琦的个人物品全扫进去。

    「你这个俗辣!」伊湘琦不高兴的开骂。

    「拜托你,快点把脏东西带走,别留在我这里。」

    「杜语葶!」

    「不要在脏东西面前喊我的名字!」杜语葶伸手覆住伊湘琦的嘴巴,东张西望着,彷佛真有其他人在场。

    伊湘琦深感无奈,只能对着神经质的表妹大翻白眼,同时在心中哀叹──为什麽她们偏偏传承了这样诡异的「天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腐喵_言情站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