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喵喵
查看: 146|回复: 0
查看: 146|回复: 0

[✿ 7月试阅 ✿] 零叶《厨娘嫁到》(假正经系列之二)

[复制链接]

2476

主题

2626

帖子

9707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滴
7081
珍♥珠
38850
功♥勋
0
威♥望
0
喵喵 发表于 2018-7-21 18: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146|回复: 0


书名:《厨娘嫁到》(假正经系列之二)
作者:零叶
出版社:喵喵屋
出版日期:2018年7月24日
女主角:莫冬晴
男主角:沈放

【内容简介】

他爱她时,一夜又一夜,他的宠她舍不得放手;
她爱他时,一句又一句,她的娇羞他放不开手。

这世间,再也没有哪个厨娘像莫冬晴这麽衰了,
先是不小心吞了别人下的春药,又被来路不明的男人给占了清白,
女人家的三从四德,被一碗春药给打翻了,
害莫冬晴像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扭着身子求男人疼爱。
自小被嫌是个吃货,还被父母卖人,好不容易进将军府当厨娘,
天天吃得饱,睡得好,还有银两赏钱,日子过得好不美哉。
若没有那碗该死的春药,莫冬晴都想在将军府混吃等死,一辈子不嫁人了。
只是天不从人愿,她的清白没了,而教她心惊的是,
她哪个男人不睡,竟然睡了自家将军,还好死不死的睡上了瘾。
最後不但被赶出将军府,还捎上将军家的小肉球,
若是老天再给她一次机会,打死她都不敢再爬将军的床,
因为将军大人高高在上,不是她这等下人高攀的起,男人的宠,不是爱。




  第一章

  京城,将军府玉兰苑。

  「爷,今儿个厨房新来一厨子,做的板栗酥不错,您嚐嚐。」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一边说一边伸出柔夷,掐着兰花指拿起一块酥黄的板栗酥放在一个男子的嘴边。

  那男子面如冠玉,一双剑眉微微凝视着递到嘴边的板栗酥一眼,而後别开头,「你吃吧。」

  美人见心意被拒绝了,放下板栗酥,一边接过丫鬟递来的帕子擦手一边小嘴微嘟,发嗲地道:「爷,您是怎麽了,瞧您这都长了个火气疙瘩了,是心气不顺吗?奴婢给您揉揉吧。」说完,那双纤纤玉手径直朝男子的胸口伸了过去,名义上替男子揉着,实则在挑逗,一边揉一边对男子抛着媚眼。

  男子只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拒绝女子的挑逗。

  美艳女子见状,瞥了一眼身後的丫鬟们,丫鬟们很有眼色地离开守在门外不让外人来打扰。

  等室内只剩下他们二人的时候,女子更是直接站起身,坐到男子的大腿上。她起身的瞬间,男子才看清楚,那一身薄如蝉翼的衣服下面,居然只有一件肚兜。

  男子眼神一暗。

  女子被男子直勾勾的盯着,只觉得腿软得很。她轻哼一声,坐在男子的腿上开始摇晃摩擦,那挑逗之意不言而喻。

  但就这麽挑逗了半天,男子也只是看着她,并没有动作。女子心中懊恼,但脸上还带着媚笑,一双柔夷伸进男子的衣裳里,开始搓揉男子胸前的那一点。

  沈放盯着女子姣好的面容,看着那美颜如此勾人夺魄的眼神,还有已经挺立起来肚兜根本遮挡不住的玉兔,他心里有火,但一看到那张瘦得没肉的脸跟身材,顿时又提不起劲。

  他将军府又不是养不活她们,为什麽一个个的都将自己弄得弱不禁风的样子?每天吃得比鸡还少,看来这些人是根本不知道吃饱是一件多麽幸福的事情。他蓦地伸手,一把将美艳女子推开,掉头就走。

  美艳女子惊呼一声跌坐在地,四仰八叉,那片黑森林都不小心露了出来。她还想不明白哪里出错了,沈放已经甩门而出了。

  门外的丫鬟见状,立刻走了进来,看到主子的仪态,立刻惊呼一声脱下衣服给她盖上,「夫人……」

  眼前的美艳女子正是将军府两位侍妾之一的玉夫人。说夫人是因为将军还没有正式娶妻,两位侍妾暗地争着想爬上那个位置。下人们为了哄这两位侍妾开心,一个一个夫人的喊着,毕竟这二位虽然只是妾,但一个管着将军府的内务,一个又是将军锺爱的女人……

  玉夫人怔愣了半天才转头看着心腹丫鬟,「绿柳,你说,爷是不是不爱我了?」

  被称作绿柳的丫鬟立刻低头,「哪可能,将军只有您跟如夫人两位,如夫人现在又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将军府现在您就是最高的女主人了。」

  「难道……将军他……」女子话说一半就停住了,刚才自己那般豁出去脸皮挑逗,他那里一点反应都没有,但她看他的神情,明明是很想的,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             ◎             ◎

  沈放离开玉兰苑後,直接回了书房,他本来想去看看柳如的,但都走到如意阁的门外了,脚步忽然变得重如千金。

  他怕,他怕看到柳如因为生病变得骨瘦如柴的样子。

  自从半个月前他带兵回来後,他似乎就生病了,但凡看到那些瘦不拉几没几两肉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产生了一股厌烦的心理。

  将军府明明没有亏待他们,为何一个个都将自己弄得这麽弱不禁风?他们是没有体会到真正的饥饿吧?那种饿的连树皮都啃下去的滋味,他们又何曾体会过。他们不知道,那些真正饿得骨瘦如柴的人是多麽的痛苦……

  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沈放回到书房,叫来管家,让管家明日就出个告示,将军府的下人,每天每吨必须两碗饭,吃不完的话,哼哼……

  管家一头汗颜,这个哼哼是个什麽意思?

  沈放没说,管家也不敢问,只点头应允。

  第二天早上,两位夫人都在,管家将沈放的意思说了一遍。众人都愣住了,这是什麽鬼告示?将军为什麽要出这样的告示?

  在这个以瘦为美的京城,哪个女子不为自己有盈盈一握的柳腰而自豪?谁不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而骄傲?

  一顿两碗饭,一天六碗,天啊,不出几天就吃成大胖子了吧?

  两位夫人一听,难得有默契的对视一眼,如夫人咳嗽两声道:「我这病了,也吃不下那麽多,回头我跟王爷说一声,其他的,就按照王爷的意思办吧。」

  玉夫人一听,呵,这货倒是会找理由,你能病,我就不能?

  於是,不出两天,将军府里的两位夫人都病了。

  将军出的这个告示对别人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但对新来的厨娘莫冬晴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

  她来将军府当厨娘,就是为了能吃饱。

  她胃口大,又特别喜欢吃甜点,所以这身材跟当下以瘦为美的京城人一比较,嗯……有点壮。

  但莫冬晴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壮,她觉得自己这是刚刚好,在他们村里,她这样的可吃香了。老人们都喜欢她,说她这样的,屁股大,好生养,包准能生好几个。

  可是,那麽多的人,都在那一场饥荒中离开了,

  离开的人中有没有活着的她不知道。而她之所以能侥幸逃脱这场厄运,是因为手艺不错,在家吃得又多,她爹娘嫌弃她,十岁那年就将她卖给了一家酒楼的老板。

  不过那时候酒楼的老板还只是他们家那边县城里的小酒肆的老板,後来因为她的手艺不错,生意越来越好,老板就带着他们来了省城开了一家酒楼。

  好在老板人不错,她在那做了三年後,老板就将卖身契还给了她。莫冬晴感激涕零,但好景不长,一场乾旱让百姓的庄家颗粒无收,突如其来的灾难造就了饥荒。

  等莫冬晴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老板告诉她的。老板将外面的饥荒告诉了她,问她愿不愿意跟他们一起去京城。他是待不下去了,东西死贵不说,也不会有人来花银两了。

  莫冬晴傻眼了,这麽多人都饿死了,那她的爹娘呢,兄弟姊妹呢?不行,她要回去看看,虽然他们将她卖掉了,但那也是因为她吃得多啊。

  「我想回去看看我爹娘。」莫冬晴哭着说。

  老板叹息一声,最後给了她五十两银子,又给了她一小袋子的米粮,说她要是找不到爹娘再来京城寻他。

  莫冬晴点头,当天就带着老板给的银子还有粮食乔装打扮成男子後一路找了回去。等她看到那熟悉的村庄的时候,又过去了十天了,村子里静悄悄的,连狗叫的声音都没有。

  莫冬晴双腿重如千金,她艰难的迈着步子一步步的朝家走,沿途,各家的门都是开着的,屋子里也跟遭了打劫似的,路上随处都能看到一些散落的家俱。

  接着往里走,就看到有人躺在路上。

  莫冬晴大喜,立刻冲了上去,当她刚将那人扳\过来看的时候,顿时吓得跌坐在地,瞳孔更是放大,尖叫声划破云霄。

  死了,不但死了,那乾扁的身体上还爬满了蛆虫。眼睛里,鼻子里,嘴巴里,更是时不时的有蛆虫爬出来。

  肚子里早就没东西的莫冬晴将胆汁都吐了出来,吐完後,笔直往家里跑去。

  结果,她就看到了让她绝望的一幕。

  她爹压着她娘,她爹的脑袋上还有一把斧子,看样子像是她爹护着她娘结果被人从背後砍了一斧子。没看到哥哥跟弟弟,莫冬晴心里松了一口气。

  莫冬晴忍着心头的剧痛踉跄着往里走,她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子里被翻得乱七八糟。她忍着恐慌,最後在她姊姊的房间里看到一个上半身腐烂下半身只剩下白骨的屍体。

  「啊……」莫冬晴仰天长啸,这是为什麽,为什麽要让她看到这一幕。

  人吃人吗?她後悔了,後悔了,她不该回来看的啊。

  她想也不想的掉头跑了,跑出村口後停了下来,她大声的喘着气,回头望去,一片气死沉沉。

  最後,她掉头又走了回去,在院子里挖了三个坑,将她爹娘跟姊姊分别给埋了。

  做这些的时候,莫冬晴心里一片平静。做完这些,卸下门板当柴烧,将怀里最後一把小米熬成粥喝了下去,又一把火将房子烧了後,这才转身离去,这次,她不曾回头。

  历时半年,一开始就是啃树皮,中途用身上的二十两银子换了十个馒头,撑了十天,最後沿途再没人跟她换粮食了,路上随时能看到都在那等死的人,一个个的瘦得就剩下一层皮了。

  她想帮助他们,但她要是将馒头给了他们,她也要饿死,不但如此,还会造成哄抢。於是她只能忍着,忍着心头的愧疚,远远的避开那些人。

  再後来,有银子也都买不到吃的,她实在饿得不行,只能啃树皮、吃草,就是树皮跟草也要找半天才能找到。

  唯一让她坚持下去的动力就是去京城,到了京城,找到老板她就可以吃饱了,可以不用饿死了。

  又经历了非人般的一个月,终於接近京城了,沿途,银子可以买到吃食了,但也贵得吓人。好不容易到了京城,她却不知道到哪去找老板了。

  机缘巧合之下,她来到将军府。

  来到将军府後,莫冬晴觉得,她这一辈子都不想离开将军府了,有这麽多好吃的,傻子才愿意回去过吃野菜啃树皮的日子呢。

  以前吃得多,她被众人嘲笑,说她是没见过市面的,嘲笑她比猪都能吃。她假装没听到,天大地大,填饱肚子最大,其他的,统统靠边。

  现在,呵呵,嘲笑她的那些人可羡慕她了,将军说的两碗饭量,她轻轻松松搞定,还能帮助一直对她比较友善的小梅吃一碗。

  於是,以前躲开她的人每到吃饭时间就喜欢往她边上凑,这个半碗饭,那个几块肉,所以莫冬晴每顿都要吃撑,半个月不到,感觉腰上多了一圈肉,就连脸也比以前大了点,双下巴也出现了,渐渐的之前饿瘦的身材又慢慢的圆润了起来。

  莫冬晴觉得,自己得节制一点,她是有点壮,但她可不想变成胖子啊。

  这天,玉夫人的丫鬟拿来一些食材,要她帮忙做一下,说是什麽十全大补汤,给将军熬制的,可不能马虎了。

  莫冬晴点头,谁的都可以马虎,将军的不可以,将军人多好啊。她虽然没见过将军,但想来将军一定是个慈祥的老者,不对,中年人,应该跟她爹年纪差不多大,怕他们吃不饱,所以出了这麽一个告示。

  嗯,这个将军是她见过最好的好人了。

  於是,莫冬晴在熬制的时候格外的用心,这些鸡肉、鸭肉、大枣、猪排骨、猪肚等,看着她都不由的咽口水。

  等这锅十全大补汤炖得差不多的时候,整个厨房都飘着这股子馋得让人流口水的香气,莫冬晴看着那瓦罐,面上十分纠结。

  吃,还是不吃,是个问题。

  吃,她不敢;不吃,忍不住。

  最後,莫冬晴想出了一个好法子,她不吃那些食物,只偷偷的喝一些汤啊,这样玉夫人也发现不了东西少了。

  哎呀,她真是太聪明了。

  於是,莫冬晴赶紧拿出一个碗来,偷偷的舀了一大碗放在旁边用另外一个空碗盖上,而後又添了不少的水进去。

  刚做好这些,门外就传来绿柳的声音,「玉夫人要的汤做好了吗?」

  莫冬晴吓的脸都绿了,她心虚的看了绿柳一眼就不敢看她,指着那罐子汤道:「还差点火候。」

  绿柳根本没正眼瞧过这个厨娘,就是玉夫人喜欢她的手艺所以她才找的她。

  「我拿回小厨房再炖一会,将军答应我们家夫人晚上来玉兰苑吃饭呢。」说完,拿起一旁的托盘,将那罐汤端走了。

  等绿柳走出好远,莫冬晴的心才归位,下次可不敢这麽干了,刚才她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没过一会儿,陆陆续续厨房里的人都进来忙着做晚饭了。

  等一切都忙好,莫冬晴又开始惦记上那碗汤了,一直搁在灶台上,还是热的。

  她做贼心虚的看了看後,几大口就给喝完了,味道正不错,不愧是十全大补汤,不一会儿,那边就喊着开饭了,到下人们吃饭的时间了。

  莫冬晴赶紧过去。

  只是今晚上有点奇怪,莫冬晴第一碗饭菜吃完,就觉得浑身燥热得厉害。

  她擦了擦额头的汗问众人,「你们热吗?我怎麽感觉这麽热呢?」

  小梅道:「我不热啊。」说完看了眼莫冬晴的脸色,有些潮红,她伸手又探了探她的额头,也烫,「可能你在厨房里燻着了,赶快吃完,吃完了去洗个澡,早点休息。」

  莫冬晴点点头,想将这一碗吃下去,不然多可惜啊。但今晚也不知道怎麽了,她一点食慾都没有,整个人像是跳进了热锅里似的,由内而外的热。

  「不行了,我这就回去洗个凉水澡,这饭碗帮我留着,我等会来吃。」说完,搁下碗筷就往下人们住的西厢院跑去。

  从这里到西厢院很远,莫冬晴等不及,她感觉自己热得要烧起来了。当下决定走捷径,从将军府的花园穿过去能省下一半路程。

  那个花园不大,中间是一个人工湖,此时还有一些残荷立在水里,看起来有些凄凉。

  ◎             ◎             ◎

  沈放一脚迈进玉兰苑。

  看来今晚玉夫人的意思很明显,他自从回来後就不曾碰过她们,他知道自己不是冷淡,只是对着她们那骨瘦如柴的样子根本提不起兴致来。

  他不是那方面有毛病,只是在看到那麽多瘦的跟皮包骨似的人後,回来再看这些故意把自己饿得弱柳扶风的女人,就失去了亲近的兴致了。

  他这是心理原因,因为他的心里原因,他不碰自己的两位妾,如夫人生病就罢了,玉夫人正是美貌如花的年纪……

  豁然,他一进屋,玉夫人立刻就热情的招呼他,满满一桌子的精致菜品。沈放扫了一眼,为了安抚玉夫人,他喝了她递给他的汤,期间玉夫人还是百般挑逗,沈放都毫无反应,结果没过多久,他忽然就浑身燥热,久违的冲动终於来了。

  他看着玉夫人,只觉得玉夫人就是那嫦娥下凡,美得不可方物,他心里有股冲动想将对面的人拉进怀里好好的蹂躏,但沈放是何人?他只是一瞬间的失神後,撇了眼玉夫人的丫鬟,心中瞬间明了。

  伸出去的手瞬间就缩了回来,玉夫人对他下药了,他不动声色的拧眉一想就知道了,这药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缠绵,是最烈的媚药,男女双方吃了,只会对对方产生感觉,也只想跟对方翻云覆雨,对其他人,毫无作用。这个药效,可持续三个月。

  沈放明白後,脸瞬间就黑了,好,很好,他的妾都敢给他下药了,今天是媚药,那改日是不是就是毒药?

  但现在不是挑破的时候,他还要再等些时日。

  沈放忍着心头的怒火,故意在玉夫人上前给他挟菜的时候打翻了碗碟,找机会发了一通脾气,为此不但喝斥了玉夫人罚她三个月不许出玉兰苑外,还将她手中所有的权利都剥夺了。

  算是给她一个教训,让她知道他的底线在哪。

  玉夫人一脸懵,一开始以为沈放知道她下药了,但看他看自己那淡定的样子,又跟什麽都没发生似的,等反应过来後沈放已经拂袖而去了。

  沈放离开玉兰苑,迎面被北风一吹脑子清醒了几分,刚才一时气不过罚了玉夫人,现在才想到,没有玉夫人,他这个缠绵要怎麽解决?难道这三个月天天泡冷水澡?

  这都深秋十月了,马上就要入冬了。真的泡冷水澡能解毒也就算了,但到了三个月的期限中毒的双方还是没结合的话,他会终身不举,所以,他还是要去找玉夫人。

  想到这里,沈放对玉夫人的怒气又增加了几分,正想着怎麽解决的时候,哪曾想余光瞥见一个身影跑得贼快,咻的一下就闪过去了。他疑惑的抬头,谁这麽大胆,天黑了还敢在花园里乱跑?

  花园里的光线不太好,也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身子滚圆的……女人正朝池塘跑着。眼看着距离那池塘没多远了,那女子还不停下来,直直的往前跑着。

  沈放心一凝,这女子要寻短见?

  他刚想喊人,但现在正是下人们吃饭的时间,他身後的小厮也因为他刚才很生气所以将人都赶走了,而将军府巡逻的侍卫刚刚在他经过的时候去换班了,要赶来估计还要一会儿。

  就在沈放想这些的时候,那边传来噗通一声,沈放抬头一看,湖边哪里还有那女子的影子。

  沈放骂了句粗口,脚步轻点,立刻施展轻功朝那边飞去,只是随着他的运气,体内的燥热感比刚才更甚了。

  刚到湖边,就看到有个人影在池子里扑腾着,一沉一浮的,扑腾着水花的声音中还夹杂着几声轻哼,很难受的样子。

  沈放在听到那轻嗯的时候心头莫名的窜起一股别样的情绪来。但现在他根本管不了那一闪而逝的情绪,想也没想的往下跳去。

  莫冬晴在回下人房的路上,身体里的火像是要烧起来了。经过花园的时候看到湖水,想也不想的就往那跑,她觉得自己在不跳进水里,身子就要烧起来了。

  跳下去的瞬间,湖里冰冷的水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莫冬晴彷佛听到自己的身子发出滋滋的声音,那感觉,让她舒服的放出一阵阵呻吟来。

  她闭着眼睛,猛的往下一沉憋气,感觉湖水没过头顶,须臾後在钻出来。

  如此重复。

  当第三次莫冬晴再一次沉下去憋气的时候,正要浮上来,忽然感觉有什麽东西一把圈住她的腰。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又是在湖底,莫冬晴瞬间张嘴就叫,结果毫无疑问了喝了不少水。

  她想挣脱,但那东西的力气很大,拖着她往下拽,莫冬晴吓得面无血色四肢无力,拼命的去扯腰间的东西,恍惚之间感觉是胳膊……

  妈呀,水鬼啊……

  莫冬晴後悔死了,她手脚并用的想往上爬,但那水鬼就是拖着她往後走。莫冬晴一张嘴就是水,连呛带吓,很快地莫冬晴手脚无力了,她张大嘴想呼吸,但张开嘴就是一水,又呛了几口後整个人都晕乎乎的,感觉那水鬼拖着她游得更快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腐喵_言情站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