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喵喵
查看: 106|回复: 0
查看: 106|回复: 0

[✿ 7月试阅 ✿] 阿茶《从夫之夜》

[复制链接]

2476

主题

2626

帖子

9707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滴
7081
珍♥珠
38850
功♥勋
0
威♥望
0
喵喵 发表于 2018-7-21 18:5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106|回复: 0


书名:《从夫之夜》
作者:阿茶
出版社:喵喵屋
出版日期:2018年7月24日
女主角:江林薇
男主角:梁品延

【内容简介】

不爱何罪,自家女人不好哄,不过是爱上了;
想爱招罪,自家男人不能拐,可又非他不爱!

嫁不出去,异性缘又差的江林薇被求婚了,
那个开口想娶她回家当老婆的男人,不但是个精英,
还是个有家世、有外貌,口袋深又深的俊男。
世上男女结婚,要嘛为了爱情,要嘛为了上床,
梁品延这男人娶她,却是要她当小孩的妈。
江林薇本以为这场婚姻,没有爱,上床只是例行公事,
没想到梁品延这男人冷淡时连个眼神都懒得给;
热情时,脱下斯文外衣时,竟是个不知餍足的大野兽,
每次的折腾总教她腰酸腿疼。
她天真的以为,日久生情应该不难,才知道,这男人的心太冷了,
她怎麽也焐不热,反倒惹得一身委屈。
那不如就离婚吧,有钱人家里,没有爱情的婚姻,
平凡的她自认要不起,这男人谁要送她,她不要了!




  第一章

  市区临近上班路上有一家咖啡厅,已经开了很多年,生意普通,不过一直都有常客光顾,江林薇就是其中之一。

  除了用餐外,江林薇每次相亲也都会选择这里。

  这一次,依旧不例外。

  站在吧台里冲咖啡的小原时不时地抬头看向她的方向,不一会後,他抬手看了一下手表,然後抿嘴一笑,慢慢数道:「三、二……」

  果然,那个男人在小原说到一时,气冲冲地站了起来,然後转身而去,小原甚至能想像那画面。

  稍早前,江林薇乾乾地笑了笑,抱歉地对坐在她面前的男人说:「先生,我想我们不太合适。」

  「哪里不合适?」对面的相亲男听到这话,立刻不高兴起来,「我是哪里配不上你了?你这个年纪,工作一般般,家里还有个要花大钱的爸爸,我这样的人你要去哪里找?」

  江林薇始终保持礼貌的微笑,耐心解释道:「你说的对,是我配不上你,来之前介绍人没有跟我说清楚,我不知道你家里这麽有钱。」

  「算你有自知之明。」男人挥挥手,一副很大气的样子。

  江林薇挑了挑眉,不想再多解释什麽,她的脸色始终保持着优雅的微笑,嘴上连说着抱歉,然後默默地看着那个男人生气地离开咖啡厅。

  「林薇,你相亲的男人素质越来越差了,让你等那麽久,还抱怨这埋怨那,把我这家咖啡厅数落得一钱不值!」小原端来一杯卡布奇诺放到江林薇面前,念了起来。

  「最近我很穷,喝不起。」江林薇斜了他一眼说,对小原的毒舌,她早习以为常。

  「你怎麽……算了算了,免费送你,反正已经煮好了。」小原见江林薇情绪低落,大方地挥挥手,然後回吧台去。

  在那里静默地坐了一会儿後,江林薇起身,转头看向吧台後面一脸明了的小原,撇撇嘴,隔空喊道:「走了。」

  「过来!」小原连忙向她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干嘛?」江林薇恹恹地走过去问道。

  「到底是什麽人介绍的,安的是什麽心?我告诉你,你可别病急乱投医,把自己一辈子赔进去了。」

  「我知道,介绍人也是好心,可能没问清楚。」

  「你看你都相了多少回了?要真想相亲成功,我建议你换一个地方。」

  江林薇半眯起眼睛凝视着小原道:「你这里摆了什麽专门坏人姻缘的风水?」

  小原直翻白眼,「你认识我十几年了,居然说我是这种人,我还觉得你是故意在我的店里相亲,想刺激我!」

  「我刺激你干嘛?」

  「谁知道你对我有什麽心思?」小原故意把领口往上拉了拉。

  江林薇转头看看外面,「天还没黑,你就开始作梦啦?」

  小原傲娇地哼了一声。

  「我先走了。」见又有客人上门,她朝小原摆摆手後转身走人。

  走出店里,她不觉想跟人斗嘴,心情多少不闷了,她是想找个经济稍微好一点的男人,可是这不代表只要经济好她都接受,刚服务生只是动作慢一点,就被刚的相亲男念叨一顿,他自己却迟到了半小时,态度还高傲得不行。

  想到这,江林薇忍不住拿手机打给介绍的朋友,说了一下相亲的情况,「我看我还是不要相亲了,不然让我爸知道,他会气死。」

  「林薇,我不知道他是这种人,你千万不要生气。」电话那边抱歉的说。

  「没关系啦,反正不适合。」

  两人聊了几句,她才挂掉电话,并在市区随便转了转,然後去超市。买了一些日用品,拎着袋子走出超市,反正也不是很远,索性用走的回家。

  走着走着,她发现自己的身後好像跟了人。

  又走了几步,她发现那人真的一直跟着她。

  光天化日之下,到底是谁……江林薇生气地转头一看,视线往下挪,她看到一个大约有四或五岁的小女孩。

  她脸蛋圆圆的,很粉嫩,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的,一直盯着她。

  「妈妈。」冷不防的,她突然冲着江林薇喊道。

  江林薇一愣,左右看了看,没人。小女孩瞪大眼睛看了她一会儿,终於确定她叫的人是自己。

  江林薇过去,蹲在小女孩面前,柔声说:「小朋友,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妈妈,你怎麽一个人在外面,你妈妈呢?」说着,她抬头再次左右看了看,路人们都在忙着走自己的路,没人注意到她们。

  小女孩抬起右手,怯怯地指着江林薇。

  江林薇先是一愣,随即失笑,「我真的不是你妈妈。」

  如果她当年早点结婚,或许孩子也这麽大了。所以从年龄上来讲,她们确实像母女,可是,她们不是啊!

  一定是超市人多,她跟她妈妈走散了,江林薇问:「你告诉我,你妈妈叫什麽名字,阿姨带你去找你妈妈好不好?」

  小女孩依旧抬手指着江林薇,声音很小地唤:「妈妈。」

  江林薇皱眉想了想,终於明白了,或许自己跟她妈妈长得很像,才让她误会了,於是,她改问:「你叫什麽名字?」

  「安安。」

  「安安?嗯,好名字。」

  很快的,江林薇带着安安走到超市的服务台,说明情况後,让超市用扩音器帮忙寻找她的妈妈。

  她们俩在服务台等了许久,始终不见有人来。

  「咕咕咕。」

  江林薇低头看了看,安安噘起小嘴,有些害羞地摸了下肚子,江林薇抿嘴一笑,蹲下来问:「安安是不是肚子饿了?」安安轻轻点了一下头,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江林薇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後带着她走出超市,在附近找了一家餐厅。

  天渐渐黑了,始终没有人来认领安安,江林薇只好打电话报警,留下资料後,她先带着安安回家去了。

  「安安好乖。」江林薇点了点安安的小鼻子,说。

  这个孩子实在太安静了,除了对她说过自己的名字外,基本上都不讲话,安安静静的,很惹人怜爱。

  江林薇这些年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的病情,经济负担比较重,恐怕也是早早结婚,此时应该也有孩子了。

  所以,她对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安安非常喜爱,她把安安洗得香香的,又给安安做了宵夜,然後将安安抱在怀里,给安安讲床前故事,哄安安睡觉,把安安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

  就在她快要睡着时,手机突然响起来。

  江林薇惊醒,看了眼怀里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的安安,放心地将她放开起身接手机。

  手机显示的号码是警察局打来的,应该是孩子的家长找来了。

  江林薇赶快接起,果然,那边的员警说明情况後,换一个自称是安安舅舅的男人接听。

  「你好,江小姐,我是安安的舅舅梁品延,这麽晚打扰你,实在抱歉,我的外甥女给你添麻烦了,请问我现在过去接她方便吗?」

  「很方便,不过你来之前可以在警察局留下资料吗?」江林薇带着防备说。

  这样,她就不担心这个男人是什麽坏人了。

  「好。」

  挂完电话,梁品延对满脸泪水的保姆说:「我去接安安,你先搭计程车回去。」

  「梁先生,我……」

  「不用说了,你应该知道安安对我们家人有多重要。」

  保姆抹了把眼泪,点了点头,後悔已经没有用了,幸好安安没事,不然让她这後半生可怎麽安心。

  很快地,梁品延按照地址找到了江林薇的公寓,找到她的门牌号後,按了门铃。

  「请问是哪位?」尽管大概猜到了对方是谁,但防备心重的江林薇还是又问了一句。

  确定是谁後,她才把门打开。

  门前的男人西装革履,身材挺拔,长得也很好看,但可惜眉头微锁,神情严肃,让江林薇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江林薇小姐?」梁品延挑眉问道。

  江林薇点点头,指着屋里说:「你就是安安的舅舅?她睡在那间卧室,我去把她叫醒。」

  「等一下!」梁品延突然抓住江林薇的手臂,「你说安安睡着了?」

  江林薇不解地点点头,「这麽晚了,安安肯定困了,她平时很晚睡吗?」

  梁品延薄唇紧抿,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解释,「安安很容易半夜惊醒,醒来就哭闹,要很久才肯再睡觉,今晚方不方便再打扰一下,明天一早我再来接她?」

  「这……」江林薇有点为难,心想这也太麻烦了。

  然而,梁品延似乎并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他一直凝视着江林薇,神情严谨得让人有点不敢对他说不。

  「打扰倒不算打扰,只是她为什麽会……」江林薇面露疑惑。

  梁品延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两片薄唇微微抿了一下,然後才开口说:「她的妈妈,也就是我姊姊,和安安爸爸两年前在美国旅游时遇到意外身亡,安安虽然幸存,但是从那以後,她就睡不好,很容易惊醒,希望江小姐能谅解。」

  江林薇听完,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心疼,原来安安那麽可怜。

  「安安能在陌生人家里睡着,肯定是因为江小姐对安安非常好,非常有耐心,真的很感谢你。」说完,梁品延从西装口袋拿出名片夹,递了名片过去,道:「她醒了请你打给我,以後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你也可以打给我。」

  江林薇接过名片,有些感慨道:「或许是因为我跟她妈妈长得很像,所以老天才安排我遇到安安,不过你下次再带她去逛街时,要多留意,千万别再让她走丢了。」

  梁品延一愣,「你说,你跟她妈妈长得像?」

  江林薇点了点头,「安安好像跟了我很久,我转头看到她的时候,她就喊我妈妈,难道不是因为我跟她妈妈长得像?」

  梁品延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然後拿出手机,翻出姊姊的照片给江林薇看。

  他的姊姊跟他很像,五官都很突出,从照片看真的很漂亮,和她一点都不像,江林薇顿时一阵尴尬。

  梁品延注意到阳台上挂着的衣服,慢慢走过去说:「你今天就是穿这件衣服出去的是吗?」

  江林薇不解地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梁品延才说:「这件衬衫很像安安的爸爸送给我姊姊的一件衣服,出事那一天,她也穿这件衣服。」

  江林薇看着阳台上挂的那件黑白格子衬衫,暗暗唏嘘。安安对妈妈的记忆,几乎都在这件衣服里了吧?那一幕,肯定印在安安的脑海里,她对妈妈的长相慢慢淡忘了,却永远记得妈妈穿的衣服,所以,看到她时,才会跟着她走。

  真是可怜的孩子。

  ◎             ◎             ◎

  夜渐渐深了,江林薇再次走进卧室,看着熟睡的安安,心里一阵疼。

  安安还这麽小,却遭遇那麽恐怖的事情,心里肯定留下了很大的阴影,江林薇站在窗边,暗自感慨,世事真的很无常。

  不经意间,她看到下楼的梁品延开车门进去,却一直没有启动汽车。难道是怕声音吵到安安?江林薇立刻伸出手,将窗户轻轻关上。

  车里的梁品延好像注意到了什麽,抬头朝这边看了看。

  四目在空气中对视了一下,旋即不约而同地收了回去。

  梁品延的车一直没有发动,江林薇记得他走之前对她说「等安安醒了,打电话给我,我立刻来接她。」

  他是打算一直在楼下守着,等安安醒来後第一时间过来,不想给她添麻烦吗?

  江林薇转头看向安安,不久躺回床上,怀里的安安的睫毛很长,在月光的照映下,就像两把小扇子一样,谁能想到,如此安祥纯净的外表下,竟有一颗支离破碎的心?

  想到她令人同情的遭遇,江林薇的内心没来由的一阵气愤,她忍不住拿起手机,给梁品延传了简讯,质问,既然这麽疼安安,为什麽不看好她?万一她走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万一她遇到坏人呢?

  过了许久,梁品延都没有回覆,江林薇在等待中慢慢睡着了。

  ◎             ◎             ◎

  第二天一大早,江林薇感到有一个小小的力道捏起她的脸颊,微微睁开眼睛,看到安安看着自己,小手正放在自己的脸颊。

  江林薇笑了笑,还未完全清醒过来的声音,略微嘶哑地问:「安安起得好早,安安不喜欢睡觉吗?」说着,她把安安揽进怀里说:「我最爱睡懒觉了,安安再陪我多睡一会儿好不好?」

  她的声音很轻柔,脸在安安的怀里拱了又拱,逗得安安忍不住咯咯笑了出来。

  玩闹了一会儿後,江林薇说:「好了,不闹了,饿不饿?阿姨去做早餐,你也快起来刷牙洗脸。」

  江林薇帮她梳洗後,又帮她做了一个笑脸的荷包蛋,然後打电话给梁品延,让他上来。

  「你没吃早饭吧?顺便帮你也做了一份。」江林薇将盘子放在安安旁边,示意梁品延坐下。

  江林薇的语气很随意,三个人虽然什麽话也没说,气氛却像是一家人那样随意而温馨。

  「安安的小脸,吃得到处都是番茄酱,跟小花猫一样。」江林薇看着吃得很香的安安,笑了笑,抽了一张纸巾帮她擦脸。

  她的动作很温柔,眼里盛满笑意和爱,安安也很乖巧地任由着她帮自己擦脸。她今天没有穿那件衣服,却也让安安接受了她。安安那麽敏感,很难接受别人的靠近,但是,她似乎已经从心底里默认了这个女人真的是她的妈妈。

  梁品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渐渐生出一个想法。

  吃完饭後,梁品延准备带着安安离开,安安却突然紧紧抱住江林薇的腿,不愿意跟梁品延走。

  「安安!」梁品延好声哄了几句没用後,忍不住皱起眉,露出严肃的表情,「舅舅今天还有重要的工作,你快点跟舅舅回去。」

  安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喊道:「我不要跟妈妈分开。」

  她的哭声让江林薇的心揪了一下,她连忙蹲下去将安安抱起来哄,「好好好,不分开,安安不走,哪里也不走,就和妈妈在一起。」说着,她对梁品延说:「反正我今天休息,也没什麽事,我今天可以带安安,等你忙完了再来,再慢慢哄她。」

  梁品延抬手看了眼手表,迟疑了一下,他拿出一张信用卡递给她,「那今天就麻烦江小姐了,我父母人这几天不在家,安安是保姆带的,她可能年纪大了,有点力不从心,我正打算再找一个新保姆,今天请你帮忙带一下,我把事情忙完了就过来,安安要什麽你就买给她,刷这张卡就可以。」

  江林薇正要推开,梁品延冷然说:「江小姐,我希望给我外甥女最好的物质生活,所以,不麻烦的话,今天尽量带她出去多接触外面,不管她要什麽,给她买最好的。」

  他一直没说过自己很有钱,没有刻意表达过自己优越的生活,但是他得体的衣着和从容的谈吐,无处不彰显着他的优渥,而他要给的人是安安,她有什麽资格拒绝?

  江林薇便没有多说什麽,收下了那张信用卡。

  ◎             ◎             ◎

  半小时後,梁品延回到公司时,秘书杨知夏立刻迎上,将一整天的行程报告一次。

  「梁总,衣服已经送来了,就在你的办公室里。」

  梁品延点点头,「对了,你把费先生找来公司,我有事找他。」

  「可是梁总,你今天的行程已经排满了,明天……」

  「就今天!约在中午。」梁品延的声音并不会洪亮,但总是能给别人不容拒绝的压迫感。

  杨知夏心头一紧,费先生是一位私家侦探,梁总这麽急迫地让他来,肯定是很重要的事。

  进了办公室,梁品延简单洗漱,片刻後,便精神抖擞地出现在会议室。

  他作为上司,精神面貌必须时刻保持最好,可是他的手下却不可能完全做到。再能干的下属也不可能全是人才。

  一眼扫过去,那几个看起来精神不错也难掩倦色,他抬起双手,猛地拍了几下,朗声道:「我知道大家最近都很辛苦,现在就差临门一脚了,希望大家打起精神来,这次冲过去,对你们将来的职业生涯都会有很大的帮助,不要在最後关头前功尽弃,明白吗?」

  「明白。」众人振奋起来,强打起十二分精神。

  这场会议是在中午结束,梁品延利用吃饭的时间,见了费先生一面。

  费先生五十多岁上下,因为嘴巴严实,办事效率高,在业界颇有名气,很多豪门企业都爱找他帮忙。

  「你帮我查一个叫江林薇的女人,她在立森小学教书。」梁品延开门见山的说,而後,他将警察局那儿得到关於江林薇的资讯再跟费先生说了一遍。

  由此可见,他真的很急。

  「没问题。」费先生二话没说,点了个头,还没坐下就走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腐喵_言情站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