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喵喵
查看: 34|回复: 0
查看: 34|回复: 0

[✿ 1月试阅 ✿] 金晶《好女等夫来》

[复制链接]

2278

主题

2411

帖子

8736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滴
6325
珍♥珠
35082
功♥勋
0
威♥望
0
喵喵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34|回复: 0



书名:《好女等夫来》
作者:金晶
出版社:喵喵屋
出版日期:2018年1月12日
女主角:上官好儿
男主角:赵骏

【内容简介】

赌气时的男人,为了哄她,千错万错全是他的错;
撒娇时的女人,因为想他,千方百计只为了见他。

上官好儿七岁的时候入宫中当宫女,她不懂如何在皇宫往上爬,
又是一个不出众的小丫头,好不容易熬到出宫已是个老姑娘了,
谁知,还没被放出宫,却被赏赐给王爷,让她伺候陪睡,
说难听一点,就是个连名分都没有的女人。
传言骏王爷不近女色,若是能将她踢出王府,
她一定会三叩九拜地感恩戴德。
她不求宠,不求富贵,只求别被赵骏给囚在王府一辈子。
可这位不娶亲,不纳王妃又老是冷着俊脸的骏王爷,
身为太后么子,皇上亲弟,送进王府的美人还会少?
他偏看上上官好儿,甚至为了独宠这个不懂得讨好他的女人,
他上朝求赏, 赏他一个赐婚,把上官好儿一辈子囚在他的王府,
给他生儿育女,让无良的他拿儿拿女当肉票,跟她一辈子。




  第一章

  静悄悄的院子里,六角宫灯无声地照亮了一地的桂花,入秋的桂花香清香扑鼻,随着一阵清风,推开棂窗,飘入里屋。

  偌大的屋子里,一张巨大的雕木大床摆在中间,白如莲的轻纱从四角如瀑布般垂落下来,一道烛光投射在轻纱上,倒映出一对纠缠的男女。

  两人宛若交颈的鸳鸯,不分彼此相拥在一块,女子白皙的肌肤在烛光之下如白玉般闪闪发光,那上好的光泽轻易地攫住了男人的目光。

  「够、够了!」上官好儿声音虚弱地说道,泛着一层嫣红色的白色肌肤上,留下了一个一个浅浅点点的痕迹。

  男人微微张唇含住她的下颚,色色地咬出湿润的痕迹,沙哑的声音透着不耐,「之前想勾着本王上你的榻,如今上来了又在矫揉造作什麽。」

  上官好儿,睁着泛红的眼,望着外头的天色,小脸朝下地低伏在他的身下,如一只娇弱的小兽,楚楚可怜,「妾、妾身酸疼……」

  委屈的嗓子彷佛天生的戏子,还未见其人,便忍不住被她的嗓音给吸引了,赵骏冷峻的黑眸一黯,腰身使劲,狠狠地往前一挺,她猛地哆嗦,发出清脆的娇啼。

  他一把将她反过身来,就着插入的姿势,捞起她的一条腿,以便让他更用力地挤入她的身体里,她身体深处彷佛燃烧着一把火,而他就是柴火,一点就燃,无法控制。

  「上官好儿,只要你是本王的人,本王要怎麽要你就怎麽要你,便是日日不停地要你,你这张小嘴……」修长的大掌捏起她的下颚,眼神凌厉地凝视她,「别说出让本王不想听的话,嗯?」

  她迷离地望着他,身体一阵欢愉,欢愉过後却是战栗、酥麻,渐渐的累积的越多,她身体彷佛随时要爆炸一般。

  「求、求你……」她黄莺似的嗓音娇柔地求着。

  他的唇角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在她的耳边残忍地拒道:「你越求,本王越兴奋,你要是不求,本王照样兴奋,好儿,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本王给了,你就得受着,乖。」

  上官好儿眯着眼,望着在她身上不住地上下起伏的男人,神色越来越迷茫,这真的是她想要的吗?

  不是的,她想要的不是这个。

  她想要的是,离开皇宫,然後走走停停,看看不同地方的风景,宫里每年的贡品如繁星般多,每一件皆是珍宝,她想去看看,那些献上贡品的地方是什麽样的地方,她想离开皇宫,离开如铁笼般的皇宫……

  但她没有选择,从来没有选择,她忍不住地想哭,一脸的泫然欲泣,看得她身上的赵骏越来越得不能自己。

  「该死!」他低咒一声,吻住她柔软甜美的唇瓣,巨大的男根如紮根的大树木狠狠地埋入她那一片湿润的水田。

  乾涸的树根彷佛找到了最甘甜的水,就此深入她的体内,不能离开她的身体一步,他用力地拽着她纤细如柳枝的腰身,两眼发红,如一只发狂的野兽,疯狂地将身下的猎物,一口一口地吃乾抹净……

  男人高大的身子笼罩着上官好儿,看不清她的模样,只能听到她时而轻时而高昂的呻吟声充斥着屋子。

  静谧的夜色悄然地蒙上了一层点不透、说不清的暧昧,如丝般纠缠……

  ◎             ◎             ◎

  三个月前。

  上官好儿七岁的时候被选入宫中当宫女,上官大人并不是一名大官,只是京城普通的一位六品官,上官好儿的模样也生得一般,不过声音倒是清脆好听。

  每五年,皇宫会选取一些身家清白的官宦子女进入皇宫,并不是入宫做秀女,而是有官职,每年有俸禄。

  某些大官自然是不乐意的,谁喜欢自家的女儿进宫做一个小女官,虽然比宫女的地位要好点,可也是伺候人,但是上官好儿的父亲上官大人极其开心。

  当今圣上已经年有五十,不可能再扩充後宫,大规模地选秀女,而如今太子的年纪又太小,也不可能纳太子妃。

  但是上官好儿与太子的年纪相差两岁,正是刚好,陪读是没有上官好儿的份儿,青梅竹马也不是上官好儿这样的身分可以高攀,但是上官好儿可以伺候太子,若是与太子有了关系,别说是做太子的女人,就是给太子端茶送水,也是沾点光,也够上官大人笑弯了腰了。

  上官大人便将上官好儿送入了皇宫,七岁的上官好儿根本不懂讨好人,模样长得一般注定了她今後也不可能被达官贵人看上,於是她刚入宫便被打发到了珍宝阁。

  珍宝阁是皇宫管理贡品的地方,上官好儿年纪小但很听话,因此珍宝阁的管事待她冷淡却不会苛刻她,她平日里负责登记和打理贡品。

  上官好儿起初懵懵懂懂,等她再大一点,她才发现这皇宫真是一个吃人的地方。她至今还记得,与她一同入宫的几个姑娘家最後不是伤的伤就是残的残,闹出性命的事情也有。

  她们这些小女官虽然不是宫女,却也只是比宫女的地位高一点罢了,若要是犯到了贵人,贵人有什麽不悦,这气便会撒在她们身上来。

  若是女官的出身背景好些的,尚有人敬着,可若是一些一般出身的,如上官好儿这样的,可就真的没什麽好忌惮了。所幸上官好儿很乖巧,从不会惹是生非,不是在珍宝阁待着,便是待在自己的屋子里做做针线活,倒也是相安无事。

  上官好儿自打七岁进宫以来,极少出过宫,皇恩浩荡,每年准她们这些女官回家待一日,可上官好儿从来没回去过,因为上官大人知道,上官好儿只是混了一个珍宝阁里的一个小管事的职位,气得吹胡子瞪眼,大骂她不思进取,若是不往上爬一爬,今後也别回了。

  上官好儿压根不懂什麽叫往上爬一爬,那些往上爬的小姐妹们也未必有好下场,她又是一个不出众的人,何必去争那一口气,索性在珍宝阁就此待下。

  每逢到回家的日子,她便带上几两银子,跑去最热闹的大街上,吃一串糖葫芦,买几个小玩意儿,在天黑宫门未关之前回宫。

  日子平淡无味,却又让她充满期待,宫门外笑意满脸的人儿,一旦回宫便又是沉沉稳稳的上官姑娘。上官好儿放下手中的针线,伸手揉了揉脖颈,透过未完全关上的窗,隐约看到外面渐黑的天色,她站起来,点了蜡烛,将绣到一半的手帕收了起来。

  她正要洗漱睡下时,门口响起了俏丽的声音,「好儿姐姐,是我,你在不在?」

  上官好儿一怔,踌躇了一下,走了过去,缓缓推开门,「如雨,我在。」

  「好儿姐姐。」李如雨笑眯眯地说:「前不久听说你要出宫了,特意来见见你,怕日後见不到你了。」

  上官好儿浅浅一笑,温婉地侧着头,并不作声。

  李如雨伸手拉起了上官好儿的手,「你可是真的不想待宫中了?我听人说……」她的声音骤然压低,「东宫那儿还缺人呢。」

  上官好儿心中一叹,面不改色地摇摇头,「如雨,我便是待在宫中也就这样了,与你不一样,你样貌身段皆好,以後定会有大出息。」

  李如雨一听这话,脸色瞬间飞扬了,唇角的笑意如何也压不下,「好儿姐姐真是的。」

  上官好儿轻轻地笑着,取笑她,「你这麽一撒娇,我的身子骨都软了一半。」

  「好儿姐姐!」李如雨跺脚,「不理你了,尽是打趣我。」说着,娇羞地离开了。

  上官好儿松了一口气,连忙关上了门,吹熄了蜡烛,在黑暗中洗漱了一番。她就怕又有人来找她,宫中的女子心思七窍玲珑,真感情是少之又少。

  李如雨比她小三岁,与她一同进宫,还未到出宫的年纪,她今年已经二十岁了,算是老姑娘了,宫中自然要放她出去。

  李如雨今儿会来,只怕东宫那儿是真的需要人了,更怕的是要她,而不是李如雨吧,听了她的话,李如雨应该也放心了。

  太子妃妒性强,只怕是不容人的,若是她去的话,定然会要她而舍弃李如雨,她的容貌比起李如雨来说更安全。

  上官好儿默默地摇摇头,这宫中的女子心思都不简单,自然,她的心思也不简单,否则早被她们给暗算了去,幸好她所处的珍宝阁很清静,没什麽争斗,她也能过得平稳,

  她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地放在心口上,闭上的眼睛忽然睁开,还有半个月,她便能出宫了,她不由自主地数着日子,唇角带着满意的笑容,很快,她就可以离开皇宫了。

  回上官家吗?不,她不打算回上官家,她的生母生下她之後便没有所出,郁郁寡欢,五年前便因病去世,父亲已经另娶了一位继妻,家中又多了两位弟弟,她的地位早已不重要了,更何况,她并没有为上官家带来任何益处。

  以父亲只重利益的性格,她回去的下场不过是被嫁给某些人,好为上官家谋取利益。她既然有机会离开皇宫,眼界自然不会局限在後宅之中,她要离开京城,去外边看看,便是自梳发髻永不嫁人也可以。

  反正情情爱爱,她在宫中见多了,早已不作多想,这个世界上要找一个真心真意的有情人实在是难,不如放荡不羁地活着好。

  上官好儿翻了一个身,开始想着日後要先去哪儿玩。夜明珠产自西域,那儿听说瓜果特别的香甜,还有那雪白无暇的天山,听说那儿的雪峰常年不化,极为美丽……

  她一边想着,一边甜甜地睡去,彷佛在梦中去了这些地方。

  ◎             ◎             ◎

  上官好儿起了一个大早,最近一段时间,她很有活力,做事更是细心,珍宝阁的珍品贡品她一一亲手擦拭整理,日子过得充实的很。

  到了傍晚,她带着满足的笑容走出珍宝阁的门口,一个转弯,差点撞上了人,那人白面无须,还未被撞倒,便发出一声怒吼,「哪个不长眼的……」

  「苏公公,对不起……」上官好儿一怔,连忙道歉道,她也没想过会撞到人,特别是她撞到的人还是太后身边的大红人苏公公,她低着头,不敢得罪。

  「哎哟,这不是上官姑娘吗?」苏公公变脸一般地压下了怒气,换上一张笑嘻嘻的笑容。

  上官好儿被他瞧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苏公公,方才我不小心……」

  「没事没事。」苏公公笑弯了眼睛,「是咱家不长眼,哪能怪上官姑娘呢。」

  上官好儿一时间背脊冒冷汗,这人分明是在睁眼说瞎话,苏公公是出了名的势利眼,如今竟对她好言好语,她心中警惕,面上温婉一笑,感激地说:「谢谢苏公公。」

  「咱家正要找上官姑娘,上官姑娘,太后那儿有请。」苏公公有礼地说。

  上官好儿心中疑虑,应了下来,「是。」

  上官好儿随着苏公公一路往太后宫殿走去,太后身边伺候的奉贤姑姑已经等在那儿了,笑着接了领路的任务,带着上官好儿进宫殿。

  上官好儿小心翼翼地跪下行礼,确保自己的礼仪没有一步做错,坐在上头的太后开口让她起来了,她才恭恭敬敬地站起来,半垂着脑袋不动,双手自然垂落在双腿边。

  「你,就是上官好儿?」太后淡淡地看着她。

  「是。」她回道。

  一时间,宫殿里一片安静,上官好儿的心就跟浸了水的棉花,越来越沉重,时间在沉默中度过,一炷香的时间之後,太后忽然挥挥手让她退下。

  一颗如珍珠般大小的汗珠从上官好儿的额际滑落,落入她的发上,瞬间消失,「是。」她乖巧僵硬地行礼离开。

  等上官好儿的身影消失了,太后慢条斯理地对着奉贤说道:「奉贤,这个女子长得很一般。」

  「是,不过奴婢认为长得一般才好,不会蛊惑了骏王爷。」奉贤笑着说。

  「年纪也有些大。」

  「奴婢听太医说,女子年纪大些好生养,李太医之前为她把过脉,说她的脉象平和,身子骨也健康。」奉贤轻轻地说。

  「这个上官好儿是给你吃了什麽迷药,你尽是为她说好话!」太后面露不悦。

  奉贤却不惧,仍旧笑眯眯地说:「您若是不喜欢上官好儿,只怕也早让她滚出去了,哪会上下左右地看了个遍。」

  「奉贤啊,也只有你会在哀家面前这麽大胆了。」太后笑着摇头,「这个上官好儿确实不错。」

  「您说好的人自然是不会有差错的。」奉贤说道。

  「可是骏儿会喜欢吗?」太后有些疑惑。

  「宫中貌美的女子如此之多,骏王爷都不曾看一眼,想必骏王爷不重视容貌,而那些年纪小的女子只怕都要被骏王爷吓坏,上官好儿样貌不出众,年纪略大,最重要的是,能在宫中安分地等到出宫的时候,肯定是一个心思聪慧的女子,这样的人一点就通。」

  太后点点头,「骏儿太强了,给他赐一个王妃如何都不肯,真是让人操碎了心。」

  奉贤静静地听着,并未开口,太后继续道:「留下子嗣是他最大的退步了,他竟大逆不道地说出这种话,真是……」

  「太后息怒。」

  「哼,那就挑一个样貌一般的送过去,看他如何下手。」太后有些赌气地说。

  「您疼惜骏王爷,若不然,早就送一个极丑无比的女子过去了。」奉贤微笑道。

  「怎麽样都是哀家未来的曾孙,如何也不能找一个太丑的,其实哀家更希望他能收回他自己的话,正正经经地挑一个王妃,这才好啊。」太后叹气地说,到了最後,只能摇摇头,「奈何不了他,算了,先送过去吧。」

  「是,奴婢知道了。」奉献颔首。

  ◎             ◎             ◎

  上官好儿直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才伸手擦了擦额头,额上的薄汗已经在回来的路上被风乾了,她口乾舌燥地喝了一口水,结果水是冰,冷得她打了一个冷颤。

  今日这事看起来并没有任何问题,她却觉得不简单,她还没摸清其中的问题,奉贤姑姑忽然来了,吓得她站起来,差点打翻了茶壶,连忙将洒了水的茶壶放好,她慌乱地理了理自己,快步走到门口,「奉贤姑姑您来了。」

  「上官姑娘。」奉贤姑姑颔首,走进了屋子,眼睛在屋子里扫了一圈,定在上官好儿的脸上,语气温和地说:「我今日过来奉了太后的懿旨。」

  上官好儿心中的不安几乎蔓延了她整个身体,她僵硬地跪下,「上官好儿听旨。」

  「太后看上官姑娘贤良淑德,特意指了姑娘进骏王府。姑娘,恭喜了。」奉献笑着说。

  怎麽会……上官好儿瞬间呆了,她怎麽要进骏王府呢?骏王爷是何许人也?那是太后最小的儿子,太后唯有两个儿子,一位是现今的皇上,一位便是老来得子的赵骏。

  怎麽好端端地就让她进骏王府了?她如惊弓之鸟地擡头问道:「姑姑,进骏王府是为了……」

  「自然是伺候骏王爷。」奉贤姑姑挥了挥手,遣退了跟着的几个小宫女,半弯腰地扶起了上官好儿,「骏王爷年轻有为,英俊潇洒,府中没有任何姑娘,你进去了要好好伺候王爷,特别是那一方面。」

  「那、那一方面?」她怔怔地重复。

  「不怕,三日之後才会进王府,这期间会有人过来教导你,你聪明伶俐,一定会很快学会的。」

  上官好儿只觉得眼前一黑,她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姑姑,是不是有什麽地方弄错了……」

  「皇宫这个地方怎麽会有弄错的事情。」奉贤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在她的耳边低语,「这是你的福分呢。」

  福分,福分……

  直到奉贤姑姑离开了,上官好儿仍旧一脸的痴呆,她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夜色,耳边回响着奉贤姑姑的话,她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福分?」

  她重重地捏紧了拳头,这怎麽会是福分呢!说的好听一点叫伺候王爷,说难听一点就是一个连一个名分都没有的女人。她脸色发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样平庸样貌,怎麽会突然被太后赏赐给了骏王爷。

  自由就在眼前,她差一点就可以离开皇宫,逍遥自在,转眼被现实给打击了,她如今插翅难逃。这郡王府,不管她愿不愿意,她都必须进去。

  令她害怕的是奉贤姑姑最後一句话,她要给骏王爷生下子嗣……她的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这话显然是暗示她必须爬上骏王爷的床榻才行。

  上官好儿平日喜欢待在珍宝阁,不爱凑热闹,只听别人说骏王爷多麽英俊潇洒,可怜她只远远地看过他一眼,似乎是长得不错,人高马大,可她不想替一个陌生人生孩子啊!

  她头疼地揉着脑袋,难道她要逃才行吗?不对!她能逃哪里去呢,这天下每一处都是皇土的,她若是逃了,太后大发雷霆,她就是死一百次也没有用。

  怎麽办,怎麽办?她的双眼暗沉,陷入一片无奈之中,难道她真的要进骏王府给骏王爷生孩子?不要,她不要,但如何是好呢?

  洁白的贝齿轻轻地咬住粉色的唇瓣,她的两眼露出了迷茫,她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三日後。

  赵骏骑着黑马在黑夜中奔驰,片刻後,黑马在骏王府前停下,他飞身跃下,大步地往王府内走去,舒总管看到他,立马低声道:「王爷,宫中来人了。」

  本来急行的脚步一顿,赵骏一身黑衣,彷佛要融入夜色之中,他侧过脸,月光照射在他棱角分明的迷人侧脸上,「谁?」

  「上官好儿,宫中珍宝阁的小管事,小的将上官姑娘安排在影月阁。」舒总管说道。

  赵骏修长的手指轻抚着手中的马鞭,声调懒散地说:「是吗?」随即将马鞭丢给了舒总管,「来人便来人吧。」

  说完便转身要离开,舒总管连忙喊住赵骏,「王爷。」

  「还有什麽事情?」赵骏神色微微不耐烦。

  舒总管忍着叹气的冲动,认认真真地说:「王爷今日可是要过去?」

  「呵呵。」赵骏低低地笑了,「这话是你问的还是她问的?」

  舒总管立马道:「上官姑娘并没有此意,是小的问的,若是王爷过去,今日晚膳便摆在影月阁……」

  「舒总管。」赵骏轻轻地打断他的话。

  「是。」舒总管立马应道。

  「在你眼中,本王是这般性急的人吗?」赵骏凉凉地看了他一眼,「莫来扰了本王的清静。」说着,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确定骏王爷听不到了,舒总管拍着胸口,终於将胸口的气给叹了出来,「哎哟,我的小祖宗,就是担心你不性急啊,急色些也没什麽不好。」他为难地捧着头,美人都送到嘴边了还不吃,这莫非真的是有隐疾?

  他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不会的、不会的,许是没见过那位上官姑娘,王爷才会这麽说,也许见了……」呃,那位上官姑娘长得很一般,「也许是性子好,相处几日说不定就能发现上官姑娘的聪慧……」唉,女子无才便是德,其实才情也不是很重要。

  舒总管敲着自己的脑袋,太后老人家怎麽就送了这麽一位相貌平庸的姑娘过来呢,看着就完全不能引起王爷的兴致,这样下去如何成就好事呢?

  不过,王爷也看不上那江南第一美人,所以,王爷真的有隐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腐喵_言情站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