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喵喵
查看: 219|回复: 0
查看: 219|回复: 0

[✿ 9月试阅 ✿] 黑洁明《猎爱.上下》(红眼意外调查公司之七)

[复制链接]

2118

主题

2244

帖子

8058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滴
5814
珍♥珠
32738
功♥勋
0
威♥望
0
喵喵 发表于 2017-9-1 13: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219|回复: 0

书名:《猎爱.上》(红眼意外调查公司之七)
作者:黑洁明+ ]6 H, F  k( ?7 x. |/ u( J
系列:珍爱晶钻BK2426 E9 z7 _! A5 u8 l. U
出版社:禾马出版社! }/ o& @$ v0 n. ^3 Y8 K5 S# t
出版日期:2017年9月15日% q5 h7 _1 }4 [: M! s  N+ p  J* j
  2 T) e* [4 c( H3 }* q3 b' m
【内容简介】
耿念棠
耍贱,是他的才能!' y2 e+ i& Z  l" C% l1 l
爱现,是他的本性!
史上最不要脸万人迷──www.sy-book.com4 `7 }+ y5 `2 L9 W1 H3 z
偶而回来算捡到,
常常出门当丢掉;
让人爱得不要不要,
教人恨得咬牙啃咬。; t; l* y2 n3 i" i
红眼最皮最无耻员工,
强行追猎爱的小怪兽!www.sy-book.com2 K9 n) X9 ~6 Q$ a
  9 _7 O' }$ f7 W! [
小怪兽,快点承认妳爱我!
哇嘎嘎嘎……(双手扠腰大笑ing)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9 f; p" ^! c6 _& P
书名:《猎爱.下》(红眼意外调查公司之七)
作者:黑洁明www.sy-book.com+ \7 F1 q2 s: ~- t
系列:珍爱晶钻BK243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9 ]4 [6 w! v* }( j
出版社:禾马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年9月15日  w; o9 i+ k- T% u3 M
  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9 ~& x% P7 f5 M7 ~  B
【内容简介】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7 z9 b3 W. }* h
魏小满
出门上街捡到宝,
缘分?巧合?运气好?
明明这男人,
无耻、变态、不要脸,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0 m- m) P2 k( y6 h9 z9 R( f
她却不知不觉被赖上。
爱就爱了只能认,
谁知一切竟是他乱搞!4 G2 o* ?* e- I1 y7 h7 h' ]
人生可以有多衰?7 q& U6 I* [+ {( x1 U  Y$ R+ R5 E
此生此刻这一秒,www.sy-book.com, A2 c3 e; ?$ v1 |$ M5 x
她只想施展无、影、脚!www.sy-book.com5 [$ l8 B0 ^# O9 {5 `
  
王八蛋,如果再让我看到,
我一定要亲手掐死你啊——5 i9 A  @: l" {3 S* n, B
  

  狩猎游戏规则
  伊拉克,巴格达。
  黄沙漫天,教整个城市看起来都蒙蒙的,到处都带着沙尘。- V9 O. f$ _8 X) x3 u. s
  艳阳在头顶上高照,人们就算站在市集的阴影处,依然热到发晕。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 b+ G% W5 h& C
  这地方的空气既干且热,苍蝇嗡嗡嗡的在市集摊子里的水果与食物上飞舞。
  在这古老的市集里,一名以黑色头巾包住头脸的女子,拿起一个刻着浮雕的泥板,用阿拉伯文开口询价。) m* ]; [1 i& t- A8 n* ?
  「先生,请问这多少钱?」$ e2 {; o- b4 f8 U- L8 v$ b, J
  「一百五。」一听她的口音,老板眼一亮火速报价,「美金。」
  女人眼也不眨,开口直杀:「十五。」
  「一百。」
  「我只有十五。」! Q- C0 O. `, O! N4 X( d1 o
  「七十五,不能再便宜了,这可是好几百年的老古董啊。」
  女人不再杀价,直接放下手中的泥板,转身走人。
  老板一看,忙开口喊道:「小姐,那五十怎么样?」www.sy-book.com2 A( V# Y- ~/ U' Y, d5 z8 g
  她头也不回。
  「四十?三十?」www.sy-book.com1 |( S7 G1 A4 J; P: O3 ^
  她继续往前走,娇小的身影几乎就要被淹没在人群里。1 s6 x9 b3 d" D1 S( z4 E- U" l
  老板扬声直喊:「好啦!可恶!十五就十五!」3 x+ o2 t3 M, f( K( @, {: J. e
  那娇小的女人停下脚步,转身走了回来,从背在身上的斜背包里,掏出钱包付账。
  古董杂货摊的老板嘟嘟囔囔的,但仍是收了钱,女人爽快的付完钱将泥板抱在怀中,再次走入市集的人群里,只是这一回,她露在头巾外的双眼,闪耀着雀跃的光芒。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 V% s0 @, B- ?9 I
  她不敢相信,她竟然在市集里,找到了同款同式的拉玛苏泥板。
  虽然才看一眼,但经过多年训练,她一眼就知道这必定是同一个师傅做的泥板,无论是卷曲的毛发与鹰翼上纤毫毕现的羽毛,和肌肉分明的五脚牛蹄,那雕刻的刀工如此细致,每一处细节都那样生动、栩栩如生。
  一对,她凑到一对了,而且绝对是同一个师傅做的同一对拉玛苏。
  放在家中的那块泥板,是她多年前从历史系的指导教授那儿获得的礼物,她知道埋在门坎下当守护神的拉玛苏通常都是一对,因这不知名工匠的雕工实在生动,她一直很想找到另一块泥板,却知道机会渺茫,这城市经过多年战争的洗礼,早已不复教授年轻时来这儿的模样,就算真的有另一块泥板,恐怕早被摔坏,或被弹药打坏,对于寻获另一块泥板,她根本不曾怀抱过希望。
  她来这里,只是因为教授的请托,来逛市集,也只是想出来透透气。6 V# _; x( o; U  Q! X# k  M4 o
  谁知道,却让她意外看见这泥板,而且她怀中这尊拉玛苏除了胸口有些小小的风化蚀刻,它的状态很好啊。
  她按捺着满心的喜悦,却压不住轻快的脚步,她真是恨不得能速速冲回暂住的旅馆,赶紧将它放到灯下细细查看,可她内心深处知道,她是对的,这一块泥板和另一块是一对的,是同一个人制作的。
  若不是会引人注目,她真是忍不住要在大街上小跳步起来。6 X( Z4 b# G9 N! x, a
  这瞬间,好似连干燥的空气,让她泪水直冒的黄沙,与快将人晒干的太阳,都变得万分可爱起来。www.sy-book.com  b) A- K+ o5 @. L8 s/ Y
  正当她抱着沉重的泥板心花朵朵开的这个当口,忽然间感觉到周遭的人们骚动起来,有人用阿拉伯语在她身后大喊着什么。6 ^- I( [3 G$ d5 i0 p6 d( _* `
  她回神转头,发现自己站在市集的十字路口,她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下一秒,整个人就被撞飞了出去。
  事后当她有机会回想时,总觉得如果她是一个真正的穆斯林,或许接下来的事都不会发生,因为她的头巾一定能因为那优良的包裹技术好好的固定在头脸上,但她不是。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0 D( R9 O, \% j* @& ?
  她是个亚洲人、东方人,有着黑眼黄皮肤,还有一个不是很高的鼻子。# ?# Q) h: B# a% H5 l
  她的手脚十分笨拙,这辈子用头巾包脸的次数不到五次,来到这里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当地一位好心的助教帮她的。( y' `2 H8 c: N0 Q! Z9 f4 t
  很不幸的,今天就是那五次的其中一次。# B* W0 d0 _8 ^9 c; V0 l7 }0 s
  人的一生中总是有起有落,在她的一生中,这一刻,八成是她最倒霉的时候。( F3 c/ J/ X- w" }
  她手中的泥板因为这一撞飞了出去,混乱中不知是谁还是什么扯到了她包裹头脸的布巾,她糟糕的技术,让布巾一下子就松了开来,露出了她的小脸。+ j( a8 U3 _% l! M* o. b
  不要吧?不会吧!* Y, b/ f; ~! _; W9 k
  她惊呼出声,不是因为她露出了她的模样,她又不是中东这儿的人,她包头脸只是因为入境随俗,因为包着头脸虽然闷,却可以遮阳防晒,她不是很在乎被人看到她的脸,她在乎的是那块珍贵的泥板,剎那间,她的心提到了喉咙,当泥板摔落在地时,她心头一揪,真怕它就这样破了。
  它没有。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 m4 _. ^, G' V
  她松了口气,在第一时间,没有忙着捡那块掉落的头巾布,而是趴在地上忙着伸手去捡那块摔落的泥板。
  事后再想,这是她这天做的第二次错误的选择。
  泥板在混乱中,再次回到她手中,周遭的人群在骚动中散了开来,她慢半拍的想爬起来,回头才发现刚刚撞飞她的是一个男人。
  一个黑发黑眼黄皮肤的男人,他跪趴在她身上,被阳光晒成古铜色的粗壮双手撑在她腰侧两旁。
  她看着那男人,男人也看着她,然后朝她露出了微笑。www.sy-book.com4 {0 `/ E; j- q. _/ M& D. r7 K
  「嗨。」) s) }; G9 C: h& R/ s
  他说,笑着用英文说。
  「抱歉。」$ X, X1 ^0 k! p2 I; p5 ~) o
  眼前的男人,一双眼黑得像被火山熔岩焠炼过的黑曜岩,还有着她此生不曾见过的爽朗笑容,那笑亮眼又迷人,让她胸中的小心脏蓦然一停,跟着又急速跳动起来。9 r8 p% @: i0 y2 h7 P% X: R
  眼前的笑容如此灿烂,害她差点忍不住回他一笑。
  他在下一秒火速从她身上爬了起来,起身时,顺便握着她的手肘,帮了她一把。- j# T! V, r" s
  她让自己站稳,还有些头晕目眩,尚未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有男人大声吼叫。6 `0 K, p7 Z# k3 o8 \: {2 b0 E; ^
  她转头去看,只见一位大胡子拿着一把银亮大刀当着她的脸面挥砍而来。# B2 y1 _! l. [0 O) k3 y
  这一秒,脑袋一片空白。' z1 k& u" @& F/ L3 D' L0 ]
  就在她以为自己小命休矣时,腰上忽然有股力道,猛地将她往后拖甩,同时一根黑色铁杆忽然出现在眼前,锵的一声,挡住了差点将她脑袋剖开的大刀。
  大胡子吼着挥刀再砍,又砍,砍砍砍砍砍!
  锵锵锵锵锵锵锵──
  银色大刀在她眼前乱闪,除了银光她根本什么也看不到,却是听到了铿铿锵锵的金属交击声。+ [: e9 L- w6 h2 [
  她吓得喘不过气来,只感觉到自己被人拉来扯去,甚至整个人被头下脚上的转了一圈。www.sy-book.com. S9 e6 Z1 k3 |; C- R7 r
  她在天旋地转中惊声尖叫。, e5 e+ i" ^! D
  蓦地,一声巨响传来。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 E# E# _) [( ^$ K9 s+ n* ]2 R
  她回神,看见那拿刀乱挥的大胡子被一脚踹飞了出去,撞到了水果摊。) C6 q6 o5 K4 D/ H/ E
  她身后男人的大脚。* k" \% s' m5 u) T$ W7 _. u; A) `
  她惊魂未定的回头,看见那家伙又露出牙齿对她一笑,然后扔下手中那根不知从哪个摊子抓来的铁杆,转身朝另一头跑了。
  她傻站在原地,大胡子忽地爬了起来,她吃了一惊,连退好几步,害怕再被追砍,她正想转头拔腿狂奔时,大胡子却没有理她,只是咆哮着提刀去追那男人了。
  大概过了三秒,她才领悟过来,大胡子一开始就不是要砍她,而是要砍那个男人,她只是刚好很不幸的站在他们之间,所以才被牵连。2 F# G: G& Q7 C: Z
  第一章
  伊拉克,巴格达。www.sy-book.com" X$ W" b3 |- ]) r
  黄沙漫天,教整个城市看起来都蒙蒙的,到处都带着沙尘。- U( R/ k6 {; `6 w, f
  艳阳在头顶上高照,人们就算站在市集的阴影处,依然热到发晕。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 p, Y% L* [/ ~# ^  E
  这地方的空气既干且热,苍蝇嗡嗡嗡的在市集摊子里的水果与食物上飞舞。* G2 [8 Q8 s3 z0 F9 w$ r  I
  在这古老的市集里,一名以黑色头巾包住头脸的女子,拿起一个刻着浮雕的泥板,用阿拉伯文开口询价。
  「先生,请问这多少钱?」7 G6 q! V1 ~! C) h4 ]* u# m
  「一百五。」一听她的口音,老板眼一亮火速报价,「美金。」www.sy-book.com" Q: x1 ~1 D7 H; z" Z$ U
  女人眼也不眨,开口直杀:「十五。」www.sy-book.com! K3 }# ^4 W0 e1 T) X1 f# h/ L
  「一百。」
  「我只有十五。」www.sy-book.com' x: J* X' c2 C& Y
  「七十五,不能再便宜了,这可是好几百年的老古董啊。」
  女人不再杀价,直接放下手中的泥板,转身走人。' y/ A+ `# d# m4 X0 a6 g. z* {
  老板一看,忙开口喊道:「小姐,那五十怎么样?」8 l9 Q8 ?- y# W5 j" X. k
  她头也不回。
  「四十?三十?」% Y3 j4 H2 S( W
  她继续往前走,娇小的身影几乎就要被淹没在人群里。/ j% k3 @; v* y* r) y
  老板扬声直喊:「好啦!可恶!十五就十五!」
  那娇小的女人停下脚步,转身走了回来,从背在身上的斜背包里,掏出钱包付账。
  古董杂货摊的老板嘟嘟囔囔的,但仍是收了钱,女人爽快的付完钱将泥板抱在怀中,再次走入市集的人群里,只是这一回,她露在头巾外的双眼,闪耀着雀跃的光芒。3 ^  A) N& e8 N# d* `) Y
  她不敢相信,她竟然在市集里,找到了同款同式的拉玛苏泥板。
  虽然才看一眼,但经过多年训练,她一眼就知道这必定是同一个师傅做的泥板,无论是卷曲的毛发与鹰翼上纤毫毕现的羽毛,和肌肉分明的五脚牛蹄,那雕刻的刀工如此细致,每一处细节都那样生动、栩栩如生。
  一对,她凑到一对了,而且绝对是同一个师傅做的同一对拉玛苏。7 {6 D  ~; l! R( Y$ c+ \' L
  放在家中的那块泥板,是她多年前从历史系的指导教授那儿获得的礼物,她知道埋在门坎下当守护神的拉玛苏通常都是一对,因这不知名工匠的雕工实在生动,她一直很想找到另一块泥板,却知道机会渺茫,这城市经过多年战争的洗礼,早已不复教授年轻时来这儿的模样,就算真的有另一块泥板,恐怕早被摔坏,或被弹药打坏,对于寻获另一块泥板,她根本不曾怀抱过希望。
  她来这里,只是因为教授的请托,来逛市集,也只是想出来透透气。6 c! Q  P7 J! G( r! B- K$ T8 v+ [
  谁知道,却让她意外看见这泥板,而且她怀中这尊拉玛苏除了胸口有些小小的风化蚀刻,它的状态很好啊。
  她按捺着满心的喜悦,却压不住轻快的脚步,她真是恨不得能速速冲回暂住的旅馆,赶紧将它放到灯下细细查看,可她内心深处知道,她是对的,这一块泥板和另一块是一对的,是同一个人制作的。
  若不是会引人注目,她真是忍不住要在大街上小跳步起来。
  这瞬间,好似连干燥的空气,让她泪水直冒的黄沙,与快将人晒干的太阳,都变得万分可爱起来。2 J. }' K' x+ x- C" B  K
  正当她抱着沉重的泥板心花朵朵开的这个当口,忽然间感觉到周遭的人们骚动起来,有人用阿拉伯语在她身后大喊着什么。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 I1 ~% G/ L! x2 S- {! r
  她回神转头,发现自己站在市集的十字路口,她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下一秒,整个人就被撞飞了出去。
  事后当她有机会回想时,总觉得如果她是一个真正的穆斯林,或许接下来的事都不会发生,因为她的头巾一定能因为那优良的包裹技术好好的固定在头脸上,但她不是。( T% f$ s! t9 k4 B
  她是个亚洲人、东方人,有着黑眼黄皮肤,还有一个不是很高的鼻子。' ~9 X$ D+ P* F* W; s: K( J3 j
  她的手脚十分笨拙,这辈子用头巾包脸的次数不到五次,来到这里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当地一位好心的助教帮她的。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3 L$ E4 k, ~2 L, `6 t
  很不幸的,今天就是那五次的其中一次。
  人的一生中总是有起有落,在她的一生中,这一刻,八成是她最倒霉的时候。2 m3 {$ K( U+ O; S3 Q3 ^, o" w
  她手中的泥板因为这一撞飞了出去,混乱中不知是谁还是什么扯到了她包裹头脸的布巾,她糟糕的技术,让布巾一下子就松了开来,露出了她的小脸。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5 P2 X3 F/ G# D2 {
  不要吧?不会吧!
  她惊呼出声,不是因为她露出了她的模样,她又不是中东这儿的人,她包头脸只是因为入境随俗,因为包着头脸虽然闷,却可以遮阳防晒,她不是很在乎被人看到她的脸,她在乎的是那块珍贵的泥板,剎那间,她的心提到了喉咙,当泥板摔落在地时,她心头一揪,真怕它就这样破了。4 n1 }0 y/ v! K4 z, L0 h7 R
  它没有。
  她松了口气,在第一时间,没有忙着捡那块掉落的头巾布,而是趴在地上忙着伸手去捡那块摔落的泥板。
  事后再想,这是她这天做的第二次错误的选择。
  泥板在混乱中,再次回到她手中,周遭的人群在骚动中散了开来,她慢半拍的想爬起来,回头才发现刚刚撞飞她的是一个男人。
  一个黑发黑眼黄皮肤的男人,他跪趴在她身上,被阳光晒成古铜色的粗壮双手撑在她腰侧两旁。
  她看着那男人,男人也看着她,然后朝她露出了微笑。
  「嗨。」
  他说,笑着用英文说。- c* t2 l, G, c; k+ C9 g
  「抱歉。」
  眼前的男人,一双眼黑得像被火山熔岩焠炼过的黑曜岩,还有着她此生不曾见过的爽朗笑容,那笑亮眼又迷人,让她胸中的小心脏蓦然一停,跟着又急速跳动起来。
  眼前的笑容如此灿烂,害她差点忍不住回他一笑。
  他在下一秒火速从她身上爬了起来,起身时,顺便握着她的手肘,帮了她一把。
  她让自己站稳,还有些头晕目眩,尚未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有男人大声吼叫。
  她转头去看,只见一位大胡子拿着一把银亮大刀当着她的脸面挥砍而来。
  这一秒,脑袋一片空白。
  就在她以为自己小命休矣时,腰上忽然有股力道,猛地将她往后拖甩,同时一根黑色铁杆忽然出现在眼前,锵的一声,挡住了差点将她脑袋剖开的大刀。www.sy-book.com( Q& L, e: m9 _; S/ v' F" |
  大胡子吼着挥刀再砍,又砍,砍砍砍砍砍!" E1 e2 x+ B9 ?, q' d" r) d
  锵锵锵锵锵锵锵──www.sy-book.com% W+ ]5 `7 Z: @5 L, b9 W% x6 |
  银色大刀在她眼前乱闪,除了银光她根本什么也看不到,却是听到了铿铿锵锵的金属交击声。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4 l; U4 n8 u1 @; i0 t
  她吓得喘不过气来,只感觉到自己被人拉来扯去,甚至整个人被头下脚上的转了一圈。, ^" h: v7 o4 S& ^! \
  她在天旋地转中惊声尖叫。
  蓦地,一声巨响传来。
  她回神,看见那拿刀乱挥的大胡子被一脚踹飞了出去,撞到了水果摊。
  她身后男人的大脚。( H4 V+ A2 l: c# I
  她惊魂未定的回头,看见那家伙又露出牙齿对她一笑,然后扔下手中那根不知从哪个摊子抓来的铁杆,转身朝另一头跑了。
  她傻站在原地,大胡子忽地爬了起来,她吃了一惊,连退好几步,害怕再被追砍,她正想转头拔腿狂奔时,大胡子却没有理她,只是咆哮着提刀去追那男人了。3 }! q& ~  ]. p# D+ `3 Y
  大概过了三秒,她才领悟过来,大胡子一开始就不是要砍她,而是要砍那个男人,她只是刚好很不幸的站在他们之间,所以才被牵连。& D' n* {7 f4 T4 T9 B
  脸色死白的,她喘着气,看见另一群男人大声吆喝着阿拉伯语追了上去,其中有两个手上还拿着手枪。www.sy-book.com4 p1 q; h5 h2 L; I( V6 k  T: @
  她瞬间更加往墙边贴靠,幸好那些人没注意到她。$ ?+ O# Y. H  h( {% M$ R6 U+ B- C
  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双手仍紧紧抱着那块泥板,而路边其他人依然盯着她看。8 ^, T: B) H; x5 x3 k! U; F
  她是个外国人。* s2 R+ W" ~% u$ f+ j
  虽然没有金发碧眼、明眸皓齿,但她很清楚她看起来就是不一样,她知道自己在这里看起来很显眼,特别是遮住她样貌的头巾已经掉了。www.sy-book.com0 Z9 T$ h* l' @* ^( T
  当地的女人不是每个都会选择包住头脸,有些只是戴着头巾,而不会包脸,但也有不少和她之前一样包着脸的,但完全不包露出头发的女生真的很少、很显眼。
  紧抓着手中的拉玛苏泥板,她低着头,转身快步走开,匆匆远离现场这一团混乱。% }0 p+ ^" E4 s+ f" W2 s2 B
  途中她不时回头张望,害怕那些人再追来。7 j5 O' J# `" Q% g0 C4 b2 {0 E
  那家伙和她一样是黄种人,天知道别人会不会以为她和他是一伙的,让她总觉得街上的每个人都在看她。$ l9 O  n5 a. [& Z! J6 N" X
  坐上公交车之后,她看着窗外的市集和街景,没有人跟着她,没有人特别注意她,让她小小松了口气。) @0 _! i: T" t) c# e7 w- n
  当她回到旅馆,关上门、扣上锁,在床上坐下时,才发现自己手心仍在冒汗。- J2 E* o% V6 _( G
  她放下怀中的泥板,把身上的斜背包放到床上,打开冷气。
  巴格达气候炎热,她套着长袍走动,早已汗流浃背,她脱下长袍,看见那块拉玛苏泥板上都被她摸湿了一块,还被敲坏了一小角,她心痛了一下,害怕它还有其他地方在刚刚那场混乱中被敲坏,她忙拿着它来到书桌旁,打开桌灯,在灯下细细查看。
  它的状况乍一看情况还好,然后她很快就发现它的胸口有道裂缝。
  「可恶。」! b, K9 Q* v! L% t( p7 [
  她暗咒一声,却在下一瞬间发现,那裂缝看起来很不自然,或者该说,裂开的地方和旁边的颜色不太对。
  她愣了一下,将台灯拉得更近,低头再瞧,赫然发现,裂开的那边颜色真的不一样,事实上是有几块地方颜色不一样,她愣了一愣,把泥板在灯光下倾斜,果然发现这泥板上的这几块颜色有极细微的差异,不只在胸口上,脸上的胡子那儿也有,这几处地方本身就有些剥落,之前她在市集里看到时,还以为那是因为岁月的侵蚀,所以保存的没有像她那块那么完整。8 O3 p, z( h, y! G
  可如今,在灯光下细瞧,她才发现那不是时光或岁月留下的痕迹。, [: M5 z8 }+ N0 I
  她之前见过这情况,泥板的颜色不一样,有时是因为作假,但这不是假的,家里那块石板她看太多遍了,这鹰翼飞扬的模样、和脚上的筋肉,旁边的花样,在在都显示这是同一个工匠做的。
  不过,偶而也会有后人仿做仿得很真。# l0 X6 J9 p1 k" J
  然后,不知哪来的冲动,让她忍不住以手指轻触那块裂痕,上头的泥石剥落了些许下来,显露出其下和一旁相同的颜色,底下那儿的纹路看起来更像原来就有的。
  心头蓦地一跳。5 w) ?. B0 |5 V$ c0 w3 C" T
  不会吧?该不会是──
  剎那间,有些激动,她小心放下泥板,拿出行李箱中的工具包,找出粉刷和小镊子,在灯光下,小心翼翼的开始清理它。
  日光在窗外移动,她坐在桌前,因为太过专心,没有察觉时光的飞逝。
  天色渐渐黑了,明月爬到夜空上。
  当她停下手边工作时,早已是深夜时分,人们早就关灯睡去大半夜了。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 G0 k* ~/ {& o6 w& q
  可她醒着,而她手上的泥板,所有颜色不一样的地方,都被她清了下来,显露出其下的模样。( z7 O  D- ~# a6 Y
  凌晨,在天色将明未明之际,她终于完工。
  在整理到一半时,她就已经看出它是什么,当她完完全全把它清理干净,当她让自己停下动作,放下刷子与镊子,看着它的这一刻,她心跳加快,喉咙不由自主的紧缩起来。
  不是拉玛苏。! T$ B1 k& {; M7 d8 Z- q5 {( y  ^1 S
  老天。- S  l! |3 }7 N2 U7 `; D
  她轻抚着自己的心口,凝视着眼前美丽的浮雕,看着它胸上那优美的曲线,和它强壮的狮爪。8 |+ @5 k. B# y& S6 [5 h
  是阿帕莎苏。5 Z( `1 d$ L& \( w# p2 D$ h
  守门的拉玛苏通常是一对的,一对男性的拉玛苏。www.sy-book.com1 {, J4 J; W. ]
  像这样一公一母的拉玛苏和阿帕莎苏十分罕见,她不记得自己曾见过。
  这个地区,几千年来一直处于男尊女卑的状态,或许因为如此,不知何年何月,不知是谁,拿了泥石重新遮盖塑造了它,让它由女变男。
  她不知遮掩它的人,是因为它那美丽裸露的胸部,还是因为它自信坚强的微笑,或是因为它强而有力的模样,抑或是为了挽救这美丽的浮雕被其他人毁坏掉,所以那人才要将其遮盖起来。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4 b. c8 d$ g, U9 p
  无论如何,不管为了什么原因,它被遮住了,敷上了泥石,照着它伴侣的模样,形塑成拉玛苏,因为如此,它才被保留得如此完美。www.sy-book.com2 m" q+ @# T- }; F' q3 o
  灯光下,眼前的阿帕莎苏彷佛在发光。
  这块阿帕莎苏真的很美,抚摸着它上头的纹路,她几乎能感觉到当年制作工匠的用心。3 _6 t' h; j1 T; @5 W
  正当她感动得不能自已时,忽地,门口传来了一声轻响。
  她反射性抬头,就看见房间门被人打开了。
  开门的人看见她坐在桌前,也愣了一下,整个人僵在当场。
  她也一样,僵坐在椅子上。
  来人还站在门外,走廊上的灯光清楚映照着他的模样。; W0 e0 X& \9 t% G3 A) E+ q- h! U4 }. {
  是白天那在情况危急时,还笑出来的家伙。
  一瞬间,她不知该大声尖叫,打电话求救,还是站起来逃跑。9 C5 T# f- ~0 Z$ n0 L' f, k
  大概是看见她在瞄桌上的电话,他扬起嘴角,开口说。& q% i: L+ O3 T, x1 H0 P$ T
  「如果我说这是客房服务,妳应该不会相信吧?」
  她眨了眨眼,傻掉的脑袋,过了一秒才辨认出他说的是中文,而那是个玩笑。2 \; Z" k2 \+ y
  「现在是……」她瞄一眼桌上的时间,然后小小吃了一惊。www.sy-book.com% x7 T/ j* g- @
  该死,四点了。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 L- W$ k* H$ O" [- n
  看着黑漆漆的窗外,她猜现在是凌晨四点,不是下午四点。2 }3 ]" Y" V! a/ d% d4 h9 l, A
  她维持镇定的看着那站在门边的男人,说:「……凌晨四点,我想没有什么旅馆会在这时提供客房服务。」
  他又笑,松开了门把,双手抱胸,靠在门框上,笑道:「嘿,事实上,我确定有不少饭店或旅馆,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会在房客有需要的时候,尽力提供房客所需要的服务。」
  她故作轻松的继续坐在椅子上,一颗心却提到了喉上,她身边没有任何能够自卫的武器。' h9 B6 K& |+ U; Y) z
  现在是凌晨四点,大概所有的人都睡死了,她得弄出多大的声音才能把人从熟睡中惊醒过来?
  这念头闪过的同时,她也突然领悟这人为何这个时间出现在她房门口。6 D- V, A  R/ v/ ]* a: f, F
  这时间几乎每个人都在睡。
  眼前的男人虽然没有继续走进来,却也没有退出去。
  他停留在门边的行为,让心跳更快,她听见自己问。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9 I/ o% g6 H% S2 Y5 A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住在哪里?你跟踪我吗?」( f5 O; k8 [8 M5 J& t4 M
  她很确定她不认识眼前的男人。www.sy-book.com& w* w5 M: i4 t3 E
  相较于她的紧张,他看来轻松自若,强壮的身体倚靠在门框上,走廊上的光线,让他的脸有些背光,却更加凸显了他手臂上的肌肉。
  她相信他身上其他地方也同样结实,白天的情景蓦地上涌,从脑海里跳了出来,她记得他有多轻易就将有点重量的自己抛来甩去,也记得他是如何拖着她还能打败那名大胡子。
  她很确定他一拳就可以将她打昏过去。1 ^6 n& n* k$ R- U9 r  P) T
  闻言,他伸手耙过他脑袋上的黑发,又笑。
  只是,这回,他脸上那笑,看来似乎有些无奈,接着他还真的叹了口气,才从牛仔裤后头,掏出了她的钱包,道:「我扒了妳的钱包,里面有饭店名片,妳知道妳真的不该将房号也写在上面。」/ g& y* W* f. C# A
  她呆了一呆,在他将钱包扔过来时,手忙脚乱的伸手去接,他其实扔得很准,那钱包根本是直直落到她怀里,可一直以来,她就是个运动白痴,在惊慌失措之下,本来应该很好接的钱包被她笨拙的右手打歪,她在混乱中又用左手去捞回来,结果太大力之下,钱包飞过了头,她忙转身以右手去抓,却没抓稳,慌忙再以左手去抓,然后她就连人带椅的失去了平衡,往后倒去。6 q( ]1 ]; a; [) n
  惊呼在她即将以脸着地的瞬间,从嘴里冒了出来。" l" V$ @5 |" E2 j) o& k
  钱包飞了出去,椅子砰然倒地,她没有。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男人神奇的从门边移动过来,捞住了她的腰。她并不是真的看到,她的眼睛只差那么几公分就要因为她的愚蠢被拿来撸地板了,但她可以感觉到他的手,那在白天把她拖来跩去的大手和铁臂,再次回到了她的腰腹上。www.sy-book.com0 I9 O' }6 V* ]7 \1 P* \2 o" W
  下一秒,她被拉离了地板,双脚再次好好的站到了地上。
  「哇,真是好险,妳还好吧?」www.sy-book.com; ?. v3 l, q6 H
  一时间,有些糗。  l4 h; e% g# r% u) _
  她匆匆转身,看见他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状,他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噙着笑开口。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她红着脸,有些恼,又紧张,退了一步瞪着他道:「我只是个历史学者,来这里进行学术交流,我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
  「事实上,妳有。」他挑眉,黑眸带着笑意说。) A: u5 l) D1 c4 l+ e0 t
  她一呆:「我没有。」
  「妳有。」他仍高举着双手,表明自己没有恶意,但右手食指点了点她在回来时,随手扔在床上的包包道:「我扒妳钱包时,顺便放了东西进去。」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 ?3 ~: o8 `8 ~
  她再一呆。
  好吧,那时她忙着抢救拉玛苏──阿帕莎苏,她确实没注意当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求方便,她出国时总是有两个钱包,一大一小,小的拿来装零钱,和几张钞票,平常就拿小钱包付零钱,有必要时才动用那有证件的大钱包,但她一路回来除了付公车钱,根本没去买别的东西,回来后又被那泥板迷了心窍,所以才没发现她的钱包掉了。( R" v8 \* }7 m% R2 [
  说真的,她根本不知道他是何时扒了她的钱包,当然更不知道他何时放了什么东西进去,不过既然他扒了她的钱包,当然有可能放东西进去。
  话说回来,当时那么混乱,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有机会做这些事?www.sy-book.com2 ~3 |# C( @+ h9 _
  「妳摔倒忙着救那块石头的时候。」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 r; I! V/ J$ s4 m- Q" g3 R
  他突如其来的话,让她吓了一跳,连忙回神,才发现自己刚刚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2 J: o, X3 i7 D" K5 U
  「那不是石头,是泥板,那是一块拉玛苏──阿帕莎苏,它们通常是一对的,人们将它们放在门口或埋在家门底下当守护神,它们是很强而有力的守护神,可以赶走恶灵,我已经有另一个了,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一块配对的,它们是──」她习惯性的解说回答着问题,说到一半突然清醒过来,不知道自己和他解释这干嘛,而且这男人可是闯入了她的房间,她是有什么毛病?怕人家不知道她找到了宝贝?) l/ v2 U4 H% Q# m5 F
  她连忙强迫自己住嘴,幸好眼前的男人,看似对摆放在桌上的阿帕莎苏一点兴趣也没有。
  他只是一耸肩,道:「妳知道,我当时不太方便,只好借一下妳的包包,我扒妳的钱包,只是为了可以找机会把我的东西拿回来,妳可以检查妳的钱包,我保证里面分文未少。我到这里,只是为了拿回我的东西,拿了我就走,OK?」www.sy-book.com0 X( Q4 W( R/ \) m2 I8 B$ u
  不太方便?寄放?这些字眼还真好听,他当时根本就正在被追杀吧?www.sy-book.com. B! N" j* D0 ?) R
  她忍住想蹲下来捡钱包查看的冲动,警戒的看着那男人边说边慢慢放下手,捞起她在床上的包包。
  显然,他也不是真的在征询她的意见。2 m4 O$ e/ U" Y3 F
  他快速的翻找了一下,就从她包包里,捞出了一个她从来没见过的扁平金属,那东西是黑色的,上头还有几条颜色不同的电线。
  他随意的把那扁平金属放到屁股后的裤子口袋里,将她的包包重新放回床上。www.sy-book.com1 W' p! p$ p: N4 q, p( i. T. Y/ @
  「那是什么东西?」
  话一出口,她立刻后悔了,忙举起双手,以掌心对着他说。
  「算了,别告诉我,不管那是什么,我都不想知道。」www.sy-book.com9 s9 W% h* @8 n6 V7 q  L
  他抬眼,再次扬起嘴角,露出迷人微笑。
  「聪明。」他笑得超开心的说:「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只是──」
  「我说了我不想知道──」她在他开口时,忙出声阻止他。
  「一颗炸弹的其中一部分。」他没有停下来。
  「我说了我不想──Shit!你说什么?炸弹?你放了一颗炸弹在我包包里?」她惊恐的瞪着他:「可恶,我说了我不想知道!」
  「不是炸弹,只是其中一部分。」他笑看着她,说:「不是炸药的那一个部分,白天在追我的人是恐怖分子,他们本来打算炸掉巴格达,我拆了这个组件,破坏了炸弹,让他们无法成就他们的伟业,所以他们才那么生气,多亏有妳的帮忙。」! E6 P- Q; r* ?# n& M' \
  说着,让她措手不及的,他低头亲了她的脸颊一下。
  「谢了。」
  她抽了口气,飞快摀住自己的脸颊,面红耳赤的道:「我没有帮你!」
  「噢,妳当然有,只是妳不知道。」他笑得超级开心,转身往门口走去,边走边说:「对了,如果我是妳,会拿着那张机票,立刻收拾行李搭机回国。」
  「什么机票?」她一怔,傻问。
  「妳短裤口袋里那张。」% l- y, o3 U7 J4 I/ _8 e
  男人头也不回的丢下这一句,走出她的房间。www.sy-book.com) A7 K) a$ s! Z$ v, J  ~
  她闻言,忙伸手往裤子口袋里掏,果然掏出一张电子机票,上头还印着她的英文姓名。www.sy-book.com6 J! n) _( P- f0 Z$ T: j4 h# O
  她完全不知他是何时把机票放到她的裤子口袋里的,当她抓着那张机票抬头,只见自己的房门已经再次被关上。
  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原有的寂静。三元书斋︱看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茶1 ^7 e% ?# w/ x  y! L7 Y6 l/ N) C
  若不是倒在地上的椅子和手中的电子机票,她会以为自己刚刚不小心睡着了。
  一颗心,仍在胸中狂跳。
  她过了两秒才回过神来,连忙冲上前把之前忘记扣上的门闩内锁给扣上。8 U" }" {4 R3 Z& V0 R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无法安心。" _# B0 ^4 L3 h  O" e5 ]1 A. i- A: ^
  低头看着手中被捏皱的电子机票,她低咒出声。9 D- ]8 o: m* q) \' X2 ^& u
  「可恶。」7 p6 g7 h- W% N3 j! o) l' G9 h
  虽然不想照着那男人说的去做,但她知道自己的学术交流恐怕只能到此为止了。0 K/ |% u  Y7 H- @  m2 P, U
  恐怖分子?炸弹?
  别开玩笑了,就算她再怎么喜欢美索不达米亚和两河流域,也不想赔上自己一条小命。www.sy-book.com( d; y6 }7 m# O4 g4 u- M
  她是个学者,不是什么特种部队,或间谍特务的料。
  天知道,她在学时期,一百公尺可是跑了二十三秒才跑完,如果那大胡子想起她,又在街上巧遇她,那她大概有九条命都不够活。
  天大地大小命最大,现在科技那么发达,她回家还是能够利用网络和这里的学者交流。
  主意既定,她一秒转身回到桌边,火速开始收拾行李,并写电子邮件和当地几间学术机构道歉,还掰了一个家人急病需赶回探视的谎。4 }& c" u5 ]) t! u: _+ j, z4 E; g
  天还没亮,她已经坐车到了机场。/ [, X" f* V9 U2 u8 d" @
  几个小时之后,她坐上了飞机,离开了这个国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腐喵_言情站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