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36160活跃度
  • 16278发帖
  • 14643主题
  • 0关注
  • 212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 2023-02-02

    已充值珍珠,1月31日在支付宝充值的,但未见审核,麻烦通过一下,谢谢

    已充值,但未处理 ✎ 提问咨询 .
热门专题

[✿ 2月试阅 ✿] 可乐《嘘,我和教授的秘密》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3-1-20 20: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嘘,我和教授的秘密》
作者:可乐
系列:红樱桃RC1529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23年2月10日

【内容简介】

都是年幼无知惹的祸!
一句「我长大要嫁给凌江哥哥!」
卓星渺就此多了个甩不掉的未婚夫俞凌江──
她还年轻,大好的人生才要开始,没有结婚准备
更没有小时候喜欢他的记忆,这样要怎么结婚?
虽然她不得不承认,俞凌江就是胜在那张面皮颜值高
没有人不被这个满满禁欲气质的教授给迷得春心荡漾
但相较他的疯狂迷姊迷妹们,卓星渺堪称人间清醒
身为他的助教兼室友,对她来说根本是个恶梦
和他共事、共住,她只觉得这男人霸道机车得无法沟通
每每对着他那张面瘫脸,她便有掐死当年的自己的冲动
皮相再好也无法弥补这一板一眼、冷肃严厉的个性啊!
既然跟父母抗争行不通,她就改从俞凌江那里下手
换个新人设,扮演起勾引色诱他的「欲女」
没想到首次出击就被他秒KO,更惨的是连鬼都要欺负她
那个一心想破处好投胎的鬼小姐干脆上她的身
她被迫色诱的结果,竟是把自己送进婚姻的坟墓……


  第一章

  晚上十一点,卓星渺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公寓,电梯门一打开,眼底映入男人正准备掏钥匙开门的身影。

  心一促,她迅速拿出护唇膏,涂了厚厚一层才提振起精神,冲了上去。

  「亲爱的!」

  感觉女人胸乳贴在手臂的绵软,以及甜得彷佛可以挤出蜜汁的甜美娇嗓,让俞凌江的心酥麻的一颤。

  女人,惑人心智。

  长辈为他安排的这个未婚妻,年纪整整小了他十岁。

  当年他们比邻而居,这个小妹妹很有个性,跟谁都处不来,也别妄想人缘会有多好。

  看着她孤孤单单的小小身影,他莫名的开始跟在她身旁,渐渐的,他们便玩在一起了。

  放学时,他总爱骑着脚踏车载着她四处跑,看风景,抓蜻蜓,放风筝……他宠她,把她当成小公主,任她予取予求。

  而他出入她家根本跟自己的家一样。

  她的童年因为有他,变得很开朗,她最常挂在嘴边的是「我长大要嫁给凌江哥哥」。

  因为这一句话,关系不错的双方家长开开心心订了娃娃亲。

  那时的他,在父亲严厉如魔鬼般的管教下,变得寡言也不爱笑,只有在她身边,总能不自觉笑出声。

  当年那个小妹妹,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存在。

  也因为如此,当长辈做这样的决定时,他并没有反对。

  但这一切,都在他二十四岁出国留学那一年结束。

  再见面,已经是八年后的事,这八年,他忙于自己的学业、工作,早就把当年那个美好的存在压在心底深处。

  对卓星渺,他真的不了解。

  十四岁与二十二岁,是小妹妹和小女人的差异啊!

  他无法理解,他和她的父母怎么会觉得两人分别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还和当年一样,想成为对方的另一半。

  没多久,他们便被双方家长安排住在一起了,更神奇的是,他一到A大任教,便得知她成了他的助教。

  他实在无力去揣想双方家长怎么可以如此神通广大,且一头热的想法。

  难怪他回国确定任职学校后会那么快找到住的地方,原来,这一切都是长辈们的阴谋。

  他十分不爽这种被人摆布的感觉,但父亲只告诉他,他们只是圆了两人小时候的心愿。

  而让他头痛的是,他曾经可爱的小妹妹,在与他同居后,开始不安分。

  这种挑逗的剧情在两人同居进入第一个星期,几乎是天天上演。

  庆幸理智还在,在还没确定自己是不是和当年一样喜欢她前,他可不能纵容「性致」坏了事。

  思绪一定,他抑下心里的感觉,冷瞥了她一眼后,淡声开口,「距离。」

  卓星渺噘起粉红油亮的小嘴,大发娇嗔,「下课了,有什么关系。」

  俞凌江冷冷看着她过分夸张的行为,打开门后轻推开她。

  未料,小女人像无尾熊,把他缠抱得紧紧的。

  他隐忍地瞥了她一眼,「松手。」

  「不要。」说完还刻意用软绵绵的胸部蹭他。

  俞凌江依旧不动如山,只是原本冷毅的脸部线条绷得更紧地挤出声音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卓星渺踮高脚,在他的耳边吹气,「上你……想要被你插。」

  这直白的话惹得男人内心又是一颤,同时胸口怒火滚沸,他冷声道:「说什么浑话?明天的讲义档案处理好了吗?」

  他觉得奇怪,卓星渺在学校看起来明明乖乖巧巧的,怎么一回到家就变了个人?

  他还在观察!

  卓星渺看着眼前凶巴巴的男人,想起自己的职务,刻意的伪装在心底彻底粉碎。

  助教这个工作原本就不是什么好职缺,如果不是她还没找到工作,以及恩师的恳求,她才不想做这样的工作。

  尤其成为俞凌江的助教,更是恶梦。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最好还有心情去搞什么让他可以讨厌她,主动解除婚约的小动作。

  但若这么放弃了,她就真的要嫁给他了!

  即便他是被A大学生公认为最帅的历史系教授,也不能让她有一丁点成为他女人的喜悦。

  她不禁怀疑,应该是父母诓骗她,要不就是年纪太小,目光短浅,才会说什么长大要嫁给「凌江哥哥」这样的蠢话。

  卓星渺想到这里,呕得想吐血。

  但为了自己的未来,她不能在这个时候打退堂鼓啊!

  「嗯嗯──」她大发娇嗔,还没有任何动作,却被男人手中的一份讲义直接压在脸上,话硬生生被打断。

  没给她反应的机会,俞凌江冷声开口,「这一份也需要转成电子档。」

  闻言,卓星渺想要骚扰他的想法,被那错愕给一秒击破。

  她瞪大着眼睛问:「不会是明天早八的课要用到的吧?」

  俞凌江连说话都懒了,仅是微勾唇,应了声,便迳自往他的卧房走去。

  卓星渺看着他傲慢修长的背影,气得差点冲上去掐住他的脖子,问他有没有良心?

  在这里,各版本的历史科教学指引与素材会随着授课教授的偏好汇整给学生,而俞凌江又格外认真,时不时可以变出补充教材出来。

  她手中的讲义虽然只有薄薄的几张纸,但里头的内容要key,少说也要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处理吧!

  她看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心想,自己是不是又要迎接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后才能睡啊?

  在她走神之际,俞凌江却顿住脚步,转过头看着她神情十分复杂的脸。

  「忙完应该也晚了,我想你没有体力做别的事,我们……还是早点休息,晚安!」

  为了对这桩婚事表示抗议,她应该彻彻底底使坏,让他讨厌她讨厌到主动提解除婚约的事。

  但若这样的状况持续下去,会不会是她受不了,直接冲到长辈面前扞卫自己的幸福权?

  这个可能让卓星渺狠狠打了个冷颤。

  不不不,不只父母,连她家九十岁高龄的奶奶也非常喜欢俞凌江。

  她才不要这么冲动的背下忤逆长辈的罪名。

  所以,先开口的必须是他!

  理出了个结论,卓星渺无比哀怨地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加班!

  在卓星渺加完班,躺到床上,已经将近凌晨一点钟。

  她躺在床上,想着这一个月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竟有种像陷在醒不来的梦魇的错觉。

  她到底要怎么摆脱?

  光是这些想法在脑中翻腾,卓星渺便觉得自己的头痛得快要爆掉。

  突然,手机传来清脆的讯息铃声。

  她的心一跳,脑中自有意识的冒出祈求的声音。

  因为恩师的请求,她就算知道助教这个工作有多辛苦,她还是接下来了。

  她的上班时间是八点到五点,但下班之后还是会接到老师或是同学丢给她一堆疑问与杂事。

  所以她不只在上班时可以听到教授大人以及同学的声音,下班后的时间,随时随地也都可以接收到众人的呼唤。

  一旦接收到讯息,就算下班了,还是得处理。

  她想装死,但该死的责任感促使大脑运动皮质发出讯号,传达动作命令,让那双不该动作的手拿过手机,滑开讯息──

  苦命的工具人助教,睡了吗?

  看到发讯息的人是闺密苏芯盈,卓星渺暗暗松了口气,手指俐落的在手机萤幕上的小小键盘上跃动。

  苏芯盈,你到底帮我找到房子了没有?

  卓家虽是小康家庭,对于自家孩子却是十分的呵护,她求学期间的所有费用,都是由父母支付。

  这对许多需要打工、办学贷的同学来说,只需要专心念书,毫无顾忌地发展自己兴趣的卓星渺来说,她幸福到惹人眼红。

  毕业后,她意识到自己必须独立,不能再当伸手牌,跟父母伸长手要钱,所以积极的找工作。

  只是因为这无预警冒出来的未婚夫,她反弹极大,父母却也祭出了杀手鐧,断了她的金援。

  住得好好的房子被房东收了回去,逼得她不得不跟「未婚夫」住在一起。

  她之所以妥协,为的是让俞凌江主动向双方父母提出取消婚约的决定。

  在这几天的努力下让她发现,这乎有点难啊!

  她感觉不出俞凌江对她有感情,但似乎也没有讨厌她讨厌到果断拒绝父母的安排。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事如果直接问他,怎么开口啊?

  想想,她就觉得头痛,这时苏芯盈的讯息又进来了。

  找到了。

  她心情一跃,开心地问。

  真的假的?

  苏芯盈丢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贴图给她,并且残酷地回了句──

  真的,不过……依你现在的薪水……绝对付不起,遗憾的是,你的闺密我也没有钱可以借你。

  卓星渺的心情在瞬间坠落至谷底。

  其实她知道,她想搬出去绝对不会是件简单的事。

  父母知道她想方设法想摆脱这桩婚约,铁定堵死了所有可以让她逃离的可能性。

  更何况,她还拿了她最爱的奶奶当挡箭牌。

  因为如此,她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赌在俞凌江身上。

  耍我啊?

  她的回答简扼,却让人感觉出她的怒气。

  既然身为人家的闺密,就必须有当情绪垃圾桶的觉悟,更何况,好友又有着这惨绝人寰的遭遇。

  都什么年代了,居然会有这样守旧的观念。

  再说了,俞凌江当时都二十多岁了,怎么会和小星渺产生结婚共识?

  更让人费解的是,会将两个孩子的童言童语当真的,应该也只有俞卓两家父母吧!

  为此,她对卓星渺寄予无限同情。

  所以她可以无限包容可怜闺密因为哀怨产生的任何情绪。

  要躲过卓爸、卓妈的掌控,得花点时间,不过说真的,你努力了吗?色诱行动出击了吗?

  为了推掉这来得莫名其妙的婚约,卓星渺可是费尽心力去了解她的未婚夫。

  数度还让父母以为,她是为了要增进两人的感情所做的努力。

  总之,她最后得到的结论是──

  俞凌江个性保守,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未婚妻是个性观念开放的女人。

  既知如此,她当然得卖命演出。

  今天初次登场,她都还没卯足全劲,便直接被秒KO,铩羽而归。

  他丢了工作给我。

  苏芯盈是小她两岁的直系学妹,目前还是在校生,十分能够掌握学校里的讯息。

  俞凌江这个初来乍到的历史系教授任职前,她们就听说过他的鼎鼎大名。

  撇除他有别一般教授的颜值,他是国内知名历史探勘队成员的丰富经历,是该系学生的一个目标。

  知道他到校任教没多久,他的课堂便爆满了,旁听的学生更是塞满了走道,活像是一个演讲会现场。

  无人不被这一个满满禁欲气质的教授给迷得春心荡漾。

  即便他面瘫,甚至有点严厉,还有一点小龟毛,都阻止不了众人想上他的课的想法。

  只是,因为卓星渺的关系,苏芯盈被威胁要死命保守这个秘密,并被迫要与她同一阵线,抵制那帅到人神共愤的天菜教授。

  听到她出师未捷……苏芯盈老成的叹了口气。

  她这个学姊容貌出众,生了一副容易让人误会的情妇脸,其实骨子里单纯得不得了。

  夜店、联谊该玩的一样没少,该守住的,守得严严谨谨。

  她会失败,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

  卓星渺,抛开你那该死的责任感和羞耻心!除非,你真的想当俞太太,完成童年时的心愿。

  她激动的回道──

  我不要!

  苏芯盈在另一端大翻白眼。

  羞耻心和没责任感的烂人选一个。

  卓星渺看着她丢来的讯息,烦躁的抓发。

  她身边有多少这样的同学?怎么她就是没办法抛开?

  苏芯盈心急的又丢出了个建议。

  我觉得你还是找天菜教授好好聊一聊,确定一下他的想法,再来重新拟订作战计划,比较实在。

  聊?

  和那家伙共事、共住,卓星渺就觉得这个男人霸道机车得无法沟通。

  每每对着他那张下达指令的冷脸,她便有想掐死当年的自己的冲动。

  当年的她是被他给骗了吧?否则怎么会想要嫁给他这样的人?

  再细想,她回忆起当年那个大哥哥,印象虽模糊,却不会是像他这样冰冷的模样。

  到底是怎样的成长经历让俞凌江变成如今这个模样呢?

  脑中不断冒出这些揣想,卓星渺觉得头胀痛得都快炸了。

  嗯……祝我好运!晚安!

  打完这句话,她没等苏芯盈反应,沉沉的睡去。

  又是一日的忙碌,在离下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卓星渺却因为想到晚一点要和俞凌江好好谈谈关于彼此的事,竟然有胃痉挛的错觉。

  苏芯盈知道她的打算,还特地在回家前,来到系办公室为她加油打气。

  「记住,伸手不打笑脸人,姿态柔软一点,好好说……」

  别看卓星渺平时柔柔顺顺没什么脾气的样子,真的踩着她的底线,发起火来,可是六亲不认的暴力分子。

  卓星渺跟着她走出办公室外透气,听她这一说,扯起略带嘲讽的笑容,「到底有谁能和他好好说话?」

  苏芯盈一手攀上她小巧的肩头,笑道:「好像除了你,谁都可以。」

  「不觉得他机车吗?」

  「颜值可以包容一切。」

  她忍不住大翻白眼,「你们这些被外表蒙蔽的无知少女……」

  苏芯盈很不客气地吐槽她后,呿了她一声,「也不知道是谁,之前特别崇拜人家。」

  都说俞凌江是历史系学生最崇敬的目标,谁不希望能和他一样,加入历史探勘队,随着前人遗留下的足迹,窥探历史的痕迹。

  只是在她知道她和俞凌江居然因为年幼时无知的话语,被大人们硬凑一对时,那些美好的幢憬瞬间幻灭。

  都什么年代了,哪还有人会把自己的爱情、青春和未来葬送在一个陌生男人身上?

  她没有一丁点小时候喜欢凌江哥哥的印象,关于大神最让她崇拜的专业他也还没表现出来,只感受到他性格上不讨喜的缺点。

  这样的俞凌江,她没办法爱啊!

  她横了苏芯盈一眼,「等你的偶像变成你老公,然后你深入他的生活,看到大神变凡夫俗子的感觉,你就会懂了。」

  苏芯盈沉默,认真思考了好一会儿,惊觉自己可以理解。

  「总之……你好好处理!俞教授看起来不是不讲理的人……」

  卓星渺才想开口回话,却听到手机叮叮当当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来电,翻了翻白眼后,朝苏芯盈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要不要等着,亲眼看看你们迷人的俞教授杀过来的凶狠样?」

  迷归迷,她不得不承认,俞凌江就是胜在那张面皮,撇开视觉的飨宴不说,那股冷厉却又面瘫的劲,确实没有几个人可以招架得住。

  「还是让我保留对俞教授的美好想像吧,再联络,掰!」

  说完,她不等卓星渺开口,跑了。

  「叛徒!」

  卓星渺气呼呼地说了声,转身认命的走回系办公室,却没想到她才踏进门,俞凌江那张酷帅俊脸就映入眸底。

  「上哪去了?」

  由他那张面瘫酷颜看不出半点情绪,她心里暗暗腹诽后回答,「有同学找我解决疑难杂症。」

  是实话,都说她的下班时间表定五点,但不管教授或学生找她,她就必须延后下班时间;这就是所谓的责任制。

  俞凌江点头表示明白,随即开口,「十分钟后『混宝库』集合。」

  A大专以培育史学家闻名,「混宝库」藏书丰富,与历史有关的藏书更是惊人。

  俞凌江会选来到A大任教,除了报师恩,最大的原因就是为了这一个陪他度过学生时期的书库。

  只是听说书库因为被历任校长塞了太多史学书籍的相关珍藏,到最后都混成了一堆,没人知道踩进哪处,最后会挖出什么珍稀的书出来。

  而整理它,将其做系统化的规化,是历任校长最大的心愿,偏偏拖延至今,还是维持老样子。

  俞凌江在校时就希望有朝一日能亲自整顿,现任的李校长知道他这个心愿,爽快应了。

  正好他又有个可以随时使唤的助手,当然……他并没将卓星渺的意愿列入考量。

  又是在临下班前被指派了工作,指派的还是这种一时半刻完成不了的活,她突然有些哀怨,却不想顺他的意。

  她想起自己的人设,连忙开口,「我和同学约了去夜店跳舞。」

  跳舞?

  俞凌江记得她年纪尚小时活泼好动,爱各种运动,也很常在家里玩跳舞机。

  而她现在这个年纪,爱玩上夜店并不是什么多大的事,却让他感到莫名的不悦。

  「你还没下班。」

  卓星渺指了指时间,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他冷冷的嗓音传来。

  「我还没下班。」

  这样的意思很清楚明白了。

  老板都还没下班,员工哪敢先下班?

  卓星渺该反抗,但现实逼她当小孬孬。

  俞凌江完全漠视她写在脸上那满满的心不甘情不愿,淡声开口,「只是先去看看状况。」

  只要是历史系的学生,没有人不知道「混宝库」,只是因为一直没整理完成,因此禁止学生进入。

  卓星渺曾经很好奇,毕竟听着历年的教授提及,珍宝混在那杂物、废书当中,给人一种寻宝的期待感。

  如今有这机会,她竟然没想像中那么期盼,反而因为他的话,挖宝书的兴致去了大半。

  说是看看,会不会到时候要她动手整理?

  光想到「混宝库」是混乱出了名,怎么会是一时半刻整理得完的?

  她又要拖到多晚才能下班?

  先别说她扯了个要去夜店的谎,她今天可还是有很重要的话要和他好好谈啊!

  但他都开了口,再看到他一张不容违抗的冷凛脸庞,千言万语瞬间吞进肚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见她瞬间苦了张小脸,俞凌江淡声道:「不会耽误太久,确定状况后,我们再慢慢整理。」

  万幸这个男人还有一点点良心,没有太魔鬼。

  卓星渺暗松了口气,无奈地点了点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12345678912 发表于 2023-1-22 00:16: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