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36160活跃度
  • 16278发帖
  • 14643主题
  • 0关注
  • 212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 2023-02-02

    已充值珍珠,1月31日在支付宝充值的,但未见审核,麻烦通过一下,谢谢

    已充值,但未处理 ✎ 提问咨询 .
热门专题

[✿ 2月试阅 ✿] 苏打《疯丐》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3-1-20 20:5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疯丐》
作者:苏打
系列:红樱桃RC1528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23年2月10日

【内容简介】

风聆语被喻为资质奇绝、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医者
却因为她的高傲、愚昧与无知
她成了江湖人口中为讨好男人而出卖师门
残害多名正派人士的淫贱毒妇!
那日她躲追杀却差点被颗人球撞得直接魂归西天后
莫名其妙成为一群乞儿中最尊贵的「姑姥姥」
当乞婆没什么,让她有些困扰的是那个疯丐牧隗山
总是把她当成婴孩般日日抱在怀中疼宠……
话说这疯丐疯归疯,却一点也不傻,身分还挺吓人的
其实他是遭亲人背叛以至走火入魔而疯癫的江湖大佬
为报她将他拉离疯魔,并以珍贵泉露替他疗伤之恩
他承诺会为她讨回公道,给她一个公正的审判……
当她随着他一路北上收复本就属于他的一切
她知道那个会哭,会傻笑,会执着非抱着她睡
会跟她赌气的疯丐,再也回不来了
因为他,风聆语终于懂得了妒嫉,懂得了比较
也懂得了自己的心,她早已不知不觉爱上了他……

  第一章

  星月无光,秋意浓。

  心脉一百三十二,汗液凉冷,手脚冰寒,呼吸急促。

  左肋断了两根,右胁中了一支暗镖,左肩两处刀剑伤,右腿有一个五寸长口子,总计出血一升二,并且持续出血中,估计约莫再一刻钟,昏睡感便会来袭,若此时再受重创,她大概会提早魂归西天。

  虽对许多人来说,她本就没资格继续苟活于人世间,但在未将龚禧这无耻之徒的梦里江山摧毁前,她绝不会轻易如了他的意。

  因此若能避过身后追兵,依她如今伤势,躲起来不医不药,应休息上二十三日,便能靠自疗将血气恢复至原有七成、功力六成,她打击「天极门」下一个分舵的日期,或可定于一个月后──

  尽管她的努力,或许在龚禧眼中,只不过是蚍蜉撼树。

  但又如何?反正她已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

  「这毛病怎么就是改不了……」

  虽浑身浴血、脚步虚浮,但风聆语着实懊恼自己此时竟还有空分析伤势与情势,因此低咒一声后,她加快脚步,直接掠向城外一处曾被大火焚烧过的破庙废墟。

  毕竟这座废墟处于上风处,她若能先藏身其中,将人全诱了进去后,以自制迷药迷倒这些追兵简直轻而易举。

  「分散追,快,一定得把人逮住了!」

  「这已是这两个半月来第五个分舵被毁了,再这样下去,门主怪罪下来,我们谁也担待不起!」

  听着远方气急败坏的咒骂声,风聆语蒙着面的惨白小脸浮出一抹冷冷笑意,毕竟就算是蚍蜉撼树,只要能削弱天极门一分力量,对她来说就算收获。

  但风聆语脸上笑意未退,掠进废墟的脚步却整个顿住,因为本该不应有人存在的废墟中,此刻竟闪动着许多亮晃晃的小眼珠子。

  搞什么啊?!

  大半夜的,天还这样寒,这破庙里哪来这么多人!

  望着破庙中陆续又有多名揉着眼起身的小乞儿,风聆语眉心微微一蹙,二话不说立即变换方向,欲往河岸边奔去。

  「唔!」

  但终究内力受创,腿也带着伤,行动不若平常颖捷,才刚一回身,她的左腿腹又传来一阵刺痛,令她闷哼一声后,再忍不住半跪在地。

  几乎再动不了的她,不住喘着息,然后在人声愈靠愈近,甚至已至身后五十丈时,悄悄由怀中取出一个瓷瓶。

  算了,这里也行,迷倒几个是几个,至少不会影响到庙中那群小乞儿。

  但未待她将瓷瓶塞布拉开,身后突然传出一声接着一声的哀鸣──

  「这什么鬼东西?唉呀,我的耳朵啊!」

  「我的眼睛被啄伤了!」

  「大伙儿当心,先把那畜生射下来再说,那贱货反正被我的毒镖射中,想跑也跑不了了!」

  听着那些纷乱嚎嚷,风聆语知晓这必定是她自小养大,并随着她由天山来至中原的宠物海冬青──小白,见有人要伤她,又一次奋不顾身飞来救主了!

  但身后不断响起的暗器声,却令风聆语心底一颤,连忙撮唇发出一声轻哨,咬牙撑起身子,欲在那头白色鹰隼急速朝自己飞来时,避至石柱后,藉此帮小白先躲过一波暗器。

  「小白──唔!」

  未待小白飞至身畔,风聆语却发现自己被某样东西撞得整个弹飞,并在撞至半颓墙面后,猛地跌落在地,口中呕出一口甜血!

  这是什么兵器,血滴子不成……

  可恶,她魂归西天的时刻又早了四分一条艾灸;不,一待那群追兵进到身前,她大概会立即横尸当场。

  也罢,时也、运也、命也。

  反正她的命,在半年前那日,早该还给师父了,多出来的这半年时间,不过是让她用来赎罪。

  只可惜,她的罪,怕是只能赎到今天了……

  「啊,疯丐叔叔又到发疯的时辰了,能上梁的快上梁,上不了的赶紧躲佛像后头去!」

  只当再动弹不得的风聆语漠然靠在墙旁,等待那致命一击时,突然听到一声稚嫩却老成的少年嗓音由左前方响起,而后,就见破庙里那群小乞儿手脚俐落地一个个爬至横斜的梁柱上,爬不上的,就躲至半倒的石佛后。

  「这什么玩意儿!」

  「唉呀!」

  「快躲──呃啊!」

  在一阵此起彼落的哀叫声中,虽意识已缓缓模糊,但风聆语还是见到一颗巨球,在破庙内来回滚动、弹射,速度之快,动向之诡谲,完全令人匪夷所思,不仅将庙中人全撞得东飞西坠,更撞得本就斑驳的庙内碎石落溅、尘土飞扬。

  那球……怎么看着好像是个人……

  恍恍惚惚中,风聆语就见一个人首埋胸、手抱腿,在破庙里疯狂窜滚,所经之处几乎片甲不留。

  这球……不,这人,不知道痛的吗?

  这么滚着,不难受吗?还是他必须这么滚,才不难受?

  这世间有什么样的病,抑或是什么样的毒,会造成这人如今这般诡谲的疯魔?

  岐毒?不。皿蛇毒?不。麻疯?不。苏萨克病,不。

  既都不是,那最有可能的,便是走火入魔了。

  等等,脉都没把、病徵都没见着,就断定人家是走火入魔,会不会太偷懒、又太自以为是了?

  果真,她就是眼界太浅,又自视过高,才会沦至今日这般境地。

  更何况,如今她这个背弃药宗也遭药宗见弃,更活生生将师父气死的天山药宗弟子,有什么资格谈医论病?

  她这辈子,都再没资格了。

  自嘲地笑了笑,风聆语缓缓阖上双眸,任最后一丝意识,缓缓由脑中迷散。

  或许真是上天有眼、上苍垂怜,风聆语这条命,虽因这名被称为「疯丐」之人一撞下,又去了一半,但似乎,也被他留下了。

  「疯丐叔叔真厉害,居然能将这鸟捉着!」

  「不过这小白鸟看着肉不太多啊,煮起来也不够我们一顿的。」

  「你们知足吧,最近有个不知什么东西的大人物要到城里去,巡城御吏管得可严了,平常要得到饭的地方现在都不让进,有东西吃就不错了,还挑!」

  「这鸟要先拔毛吗?还是煮了后毛毛会自己掉掉?」

  当风聆语幽幽由昏睡中转醒时,虽觉一身冷寒、全身剧痛,但听着不远处传来的童稚议论声,她还是努力睁开眼皮,艰难举起手脱下右耳耳坠,朝人声处喃喃说道──

  「别吃了它……这……给你们……想买什么……随你们便……」

  这个耳坠,其实是师父送给她的,也是现今她身上所剩无几的贵重物品。

  但别说一个耳坠,就算要她一只手、一双眼她都会给,毕竟,小白是这世间,她仅存的家人了……

  「这可是你说的啊,别到时又说是我们偷的,让人来揍我们。」听到风聆语的话后,一名年约十岁的小乞儿走至她身旁,乾瞪着她手中耳坠,迟迟不敢接过。

  「你姑姥姥我说过的话……绝不会收回……」风聆语先是虚弱呢喃,后又剧烈咳了一阵,咳得嘴角都沁出血丝,「更何况若我真想揍人……自己来就行……哪用找什么人……」

  「我们不吃它,你别揍人,我们是好人,揍好人不好。」未待小乞儿再开口,一个粗嘎的成人嗓音突然在风聆语身旁响起,而后,一头被五花大绑的纯白海冬青被塞至她身旁。

  「你还愣着做甚……」感觉小白不住用头蹭着自己,风聆语总算安下了心,动了动手指轻抚着它的头,「还不快帮它松绑……」

  「我不愣,我松绑。」一阵窸窣声后,粗嘎嗓音又道。

  「你就是……那颗球?」微微移动眼眸望向声音来源处,风聆语就见一名披头散发,脸上、身上满是丑恶大疙瘩的高瘦男子,蹲在她身旁望着她,而他身后有七、八个不到十岁的小乞儿,也学着他蹲在地上望向她。

  他身上又脏又臭,脸上、手上的大疙瘩不时还东胀一下、西鼓两坨,模样极是骇人,但那双眼眸却很明亮,虽有些疯意。

  这人,就是小乞儿口中的疯丐?

  由他不断随心脉鼓动的疙瘩徵象、眼白处的黄黑游丝,以及昨夜小乞儿那句「时辰又到了」看来,确实是个练功走火入魔、以至沦落至此的江湖人。

  「是啊,那颗球就是疯丐叔叔。」那名较伶俐的乞儿──小隆,在疯丐点头同意后,小心取走风聆语手中的珍珠耳坠说道。

  「追我的……那些人呢……」风聆语孱弱又问。

  「全被疯丐叔叔撞飞啦。姑姥姥你瞧,有个家伙牙还被撞断了,纯金的呢!」看风聆语确实已伤得无法起身揍人,又提供了一个耳坠,小隆自对她不再带有敌意,反倒一副习以为常地说道,更得意亮出了一颗金牙。

  「挺好……你们可以换块肉吃了……」感觉着全身那股虚寒,风聆语再度阖上双眸,但她还是撑着最后一丝意识殷殷嘱咐着,「对了,你姑姥姥那耳坠至少可以换一百五十两……你们这群小叫花可别傻傻给人骗了……」

  「一百五十两?!哇,那够我们吃上半年了,姑姥姥你可真是个活菩萨!」

  听着那声「活菩萨」,风聆语撇了撇嘴角,毕竟这样的称呼,现今听在她的耳中,简直讽刺至极。

  又一次昏厥过去的风聆语,并不知晓自己失去意识了多久,只当她再度醒来时,却是被一阵地动山摇似的摇晃,及独属于疯丐的粗嘎嗓音唤醒──

  「姑姥姥,你的饭。」

  「别吵我行吗……让我一个人好好睡很难吗……」靠在石柱旁,身上不知何时被覆上一床破被、面罩也被拿掉的风聆语半阖着眼,气若游丝说道,「我休息好了……就会走……别烦我……」

  「不吃饭不能休息。」疯丐乱发下的眼眸专注凝视着风聆语不断摇头。

  「我说了我不吃……你听不懂吗……」风聆语虽知他是好意,但此刻的她,其实已虚弱得连手都举不起来了,浑身除了疼痛与冷寒,其他感觉早不复存在。

  「不吃饭不能休息。」手中端着一碗堆满肉的肉粥,疯丐将肉粥举至风聆语眼前,依旧用着他粗嘎的嗓音坚持着。

  「疯丐叔叔,姑姥姥伤了,自己吃不了,你得喂她,像喂小妮子那样!」这时,同样披头散发、但嘴中已塞满肉的小隆,蹲至疯丐身旁,望着风聆语一身血污认真对他说道。

  「噢。」闻言,疯丐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然后立即放下碗、坐至风聆语身旁,小心翼翼地,像抱婴孩似的,将她整个人抱至怀里来回轻晃,更轻轻拍着她的背。

  「别晃……我快吐了……」对疯丐来说,他的举动是轻晃,但对全身是伤又失血过多的风聆语来说,他这么晃,直晃得她胸腹气血翻腾,「小妮子……几岁啊……」

  会这么问,是因为疯丐抱人的举动虽熟练,但却仿若她是婴孩一般,并且他的眼眸,也突然闪动出一抹温柔波光。

  「我们也不知道啊,发现她时,她才这么大呢。」小隆先是耸耸肩,在风聆语眼前比了一个婴孩大小的手势后,又望向疯丐,「疯丐叔叔,你别晃了,姑姥姥快被你晃吐了。」

  「噢。」听到小隆的话后,疯丐立即停止手中晃动,但轻拍风聆语的大掌依然没停。

  「她人呢……」总算明了为何疯丐用抱婴孩的方式抱着自己了,感觉着由他身上传来的那股如同火炉般热烫的体温,风聆语发现自己身上的冷寒竟微微化了开去。

  「上个月去天上当小神仙啦。」小隆指了指天上,口中说得平常,但眼圈却瞬间红了。

  「她……怎么了?」心底没来由一揪,风聆语哑着嗓音问道。

  「病了,俺们没钱给她请大夫,疯丐叔叔去城里求了好多人,求了好久好久,可腿都被打断了也没人理。」小隆吸了吸鼻子,「小妮子走了时,他抱着她哭得好惨,也不让我们埋,大伙儿死劝活说了好久,他才终于找了个地儿把她埋了,现在还天天去给她送吃的、送自个儿做的玩具呢。」

  「吃饭,姑姥姥。」对小隆的话恍若未闻,疯丐迳自用手捉了一大块肉抵至风聆语唇旁。

  「我吃不了……你给我喝点热汤就行了……」很难形容心底那股陡生的复杂酸涩,但风聆语却下意识收起浑身尖刺,缓缓抬眼望向疯丐。

  这人虽疯了,可那颗赤子之心,却比世间所有清醒人都真诚、炙热,更如此关照这群其实与他素昧平生的小乞儿,可以想见,过往的他,定也是个任侠、磊落之人……

  「噢。」听到风聆语的话,疯丐点点头,将手中的肉直接塞到小隆嘴里后,拿起一根缺了角的汤勺,小心将肉汤送至她唇旁。

  风聆语便那样一小口一小口轻啜着那有些出人意表、毫无怪味的正常肉汤,然后在不知不觉中,直接在那个压根儿没打算放开她的怀抱里再度昏睡。

  就这样,风聆语莫名成了破庙乞儿群中的一员,又因大方捐赠了一个耳坠,更成为小乞儿们口中最尊贵的乞婆「姑姥姥」。

  成个披头散发的乞婆倒是没什么,不仅能避过追兵还可以顺带养伤,不过让她有些困扰的是,她似乎成了小妮子的替身,日日被疯丐抱在怀中疼宠。

  他白日喂食不放手,晚上睡觉不放手,照顾小乞儿们时仍不放手,唯一能让他放手的空档,只在他疯病发作,变成人球四处滚动之时。

  疯丐一身又脏又臭,有时手劲也没个轻重,但一来,伤得几乎动弹不得的她就算开口拒绝,他也依然如故,二来,连向来不与人亲近的小白都难得会主动停至他肩上,所以她也就任由他去了。

  慢慢地,由每日来围着她聊天的小乞儿们口中,风聆语知晓疯丐是八个月前来至洵阳城,虽正常时钝了些,但无甚危害,还能做些粗工,可由于疯起来破坏性实在太大,没多久便被巡城御吏赶至城外,流落至破庙里栖身。

  而那群以小隆为首的小乞儿,本都是在城里乞讨的无依孩童,但因年纪小、常受欺凌,唯一会为他们出头的只有疯丐,而城民们对他多少有些忌惮,因此他们也就跟着他一起在破庙住下,彼此互相照应。

  疯丐发疯的时辰,据小隆的说法,一开始,是每时辰疯一次,后来三个时辰发一回,再后来,一天大概只发两回,但什么时候发作,就说不准了,因此这群小乞儿早练就一发现他眼眸呈现赤红时,便能立即紧急避难的俐落身手。

  其实,风聆语知晓自己只要把一把他的脉象,仔细探查一下他体内的气脉流动,便能知晓他走火入魔的程度,又能否有回复之机,但她始终无法跨过心底那道坎。

  毕竟由背弃医心那日起,她就连自己的脉也不把,连自己的伤也不治,因为她不配!

  若不是她的高傲、愚昧与无知,又怎会让她用那双本该救人的手,造成如今这一场难以挽回的浩劫……

  对我龚禧来说,阴阳符口诀及芙蓉丹配方才是我的目的,而你,「塞外飞虹」风聆语,也不过是我手中一颗棋子,更是一个一钓就上钩,几句甜言蜜语就贴上来的贱货!

  过往在门派里,她总仗着自己悟性高,再加上大师伯溺爱,比咱们多学了点东西,就真以为自己是药宗传奇了,谁也瞧不上,结果呢?才刚到江湖上走动没几个月,就干出这等无耻又下作的事来,败坏门派声誉就已罪该万死,还把大师伯给活生生气死,这等卑劣之人,根本不配自称药宗,不配当医者。

  你真当自己是天山仙女,碰不得?我不仅要碰,还要叫一群人一起糟蹋你,你又能如何?

  半年前的过往,每日每日不断来回纠缠、折磨着她,让她这半年来,只能靠着喝酒,暂时遗忘心底那股如深渊般的黑暗,靠着疼痛,来惩罚并提醒自己曾铸下的大错。

  日子,就在风聆语依然不医不药,而疯丐将她当小妮子百般呵护、宠爱,以及小乞儿们爱屋及乌的天真童言童语中,平淡过了下去。

  虽风聆语由半年前起便主动封闭内心,不再让自己与他人有任何情绪交流,可面对着这群命运凄凉的人,就算她自己未曾察觉,但她向来一对上外人便不自由主产生出的冷漠与疏离,早只剩话语中连芒刺都算不上的叶尖。

  「姑姥姥,自你来后,疯丐叔叔晚上都不太疯了呢。」这夜,坐在火旁,小隆跟一群小乞儿一同围着疯丐与风聆语兴奋说道。

  「那昨夜把我腿压肿的那根柱子是谁撞倒的?」躺坐在疯丐怀中,风聆语瞟了小隆一眼。

  「这──」小隆摸了摸头,然后傻笑了起来。

  「是我。」疯丐内疚说道,而手再度拍向风聆语的背,明明手掌那样大,手劲却那样轻柔,那样呵护。

  「知道是你,不过是我自己躲得慢了。」风聆望了望疯丐后,又朝小隆伸出手,「小隆,让你给我买的酒呢?」

  「姑姥姥,你可别再喝酒了,再喝下去,这伤什么时候能好啊。」酒,买是买了,但小隆却迟迟没递上去。

  因为他虽不知这姑姥姥为何每回醒来就要喝酒,但他却看得出,这个姑姥姥其实一点也不老,更长得好看极了,声音也清脆得像黄莺,只却像遇过什么伤心事,不说话时,永远眉头紧蹙着望向远方发呆,说起话来,又总故意粗野且螫人。

  此外,她明明身上也不是没钱,却怎么也不愿去治治伤,就任由那伤在她身上痛着、烂着。

  「就是喝了才会好。」睨了小隆一眼后,风聆语索性直接对疯丐说道,「疯丐,给我酒。」

  「好。」听到风聆语的话,疯丐二话不说,取过小隆藏在身后的酒,一口一口小心喂入她口中,望见她唇旁流出的酒液,还不忘用袖子替她揩去。

  「疯丐叔叔,你呀,唉……」瞪着疯丐百依百顺的举动,小隆真的想叹气了,「姑姥姥,你伤好了后,是不是就要离开了?」

  「是。」风聆语望着远方星斗淡淡应道。

  她自然是要走的,毕竟她还有事得去做,无论成败。

  「你走了,疯丐叔叔定会舍不得的……」听着风聆语毫不迟疑的回答,小隆脸一下子就垮了,「自你来后,疯丐叔叔晚上再也不哭了,也记得吃饭了。」

  「他哭不哭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他娘。」低垂下眼,风聆语没好气说道,但在望见疯丐的手后,突然又道,「疯丐,把我抱到石佛后,你们快上梁,一刻钟后他便要滚了!」

  「姑姥姥你怎么知道,疯丐叔叔眼睛没红啊!」口中虽这么说,但小隆还是招呼着其他小乞儿赶紧避难。

  「因为他的心律加快至一百三,并且左手除拇指与食指外,全诡异地僵直并完全弯曲不了,我走后,你们可要牢牢记住了。」若在过去,风聆语定会说「跟你们说你们也不懂」,但如今,她已开始学会不再重蹈覆辙,「都躲好了没?」

  「都躲好了,姑姥姥!」

  而果真,当所有人都躲好后,没多久,疯丐就如同过往一般,开始四处滚动、弹撞。

  「姑姥姥,你要不要去改行算命啊,搞不好咱可以靠这挣点钱,往后便不必天天上街要饭了。」见状,小隆一脸崇拜地望着被疯丐细细藏在石佛后安全处的风聆语喊道。

  「天天吃我的、喝我的,还要我出门挣钱,你当你姑姥姥跟你疯丐叔叔一样傻不成!」风聆语没好气抬眼对小隆轻啐一声。

  「傻!傻!傻!」

  只风聆语话才刚说完,突然听得原本总是安静四处打滚的疯丐,虽依旧在打滚,但口中却开始随着滚势一口一个「傻」。

  「姑姥姥……」疯丐异于寻常的行为表现,令小乞儿们全一齐望向风聆语。

  「好吧,我的错。」当下,风聆语立即老实道歉,因为连她都明白,疯丐之所以出现新的疯癫态势,她确实责无旁贷。

  但这家伙的耳力未免也太好了点吧?

  她话声明明不大,再加上气虚,声音压根儿也传不远,可他在那样剧烈的震荡及撞击声中,居然还能精准撷取到她话中关键字。

  老实说,她还真有些好奇了,好奇过去的他,究竟是何人物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深巷卖花 发表于 2023-1-24 00:50: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的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