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36160活跃度
  • 16278发帖
  • 14643主题
  • 0关注
  • 212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 2023-02-02

    已充值珍珠,1月31日在支付宝充值的,但未见审核,麻烦通过一下,谢谢

    已充值,但未处理 ✎ 提问咨询 .
热门专题

[✿ 1月试阅 ✿] 江晚《大人总是夜难眠》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3-1-15 18:2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大人总是夜难眠》
作者:江晚
系列:蓝海E131701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3年01月17日

【内容简介】

堂堂大理寺卿不去断案,天天陪个小姑娘,国家危矣……
燕时嵘:这个小姑娘就是我的国、我的家,我要用一生守护她!

曾经,他因她失了太子伴读的身分,所以对她总无好脸色,
可看着皇室中最受宠的明珠流落成难民,
燕时嵘心软了,即便心中再嫌弃,即便还要躲避新皇的追杀,
他也好吃好喝好玩地供着她,等她的太子兄长派人来接她,
还带她搭船游河,化解她心头烦忧,
不想这半年逃亡生活还是对她造成影响,
一点风吹草动都吓得她晚上不得安眠,得牵着他的衣袖才能入睡,
那委屈、哀怨的神情逼得他退守底线,也日复一日在陪睡中失了心,
试探出她对他亦是有意的,他迅速打算好两人未来,
原定帮她哥哥复国后就去求娶,哪知他俩的「奸情」先被揭发……


  第一章 难民的生活

  融城。

  收容难民的城西难得有些热闹,穿得破破烂烂的难民们捧着碗,惶恐又感激的排着队等待施粥。

  融城一名为荣礼的富绅乐善好施,瞧见从尹州来的难民可怜,于心不忍大开粮仓施粥,这会荣礼本人拿着大勺子正给难民们分粥。

  男人已年近半百,五官虽端正,可看着有些凶相,但他瞧着难民的眼里流露出的满是不忍与同情。

  荣礼从前也逃难过,自然知晓难民活得有多难,就比如眼前颤巍巍伸出碗的老婆婆。

  本该儿孙绕膝享福的年纪,却因天灾人祸被迫跟着逃难,别说享福了,衣服破破烂烂的,脸上都有些脏。

  荣礼给了满满两勺粥,不忍地别开了头,他能帮一个是一个,却不能帮所有难民,能做的也只有施粥让难民们好过些。

  他饱经风霜的脸耷拉了下来,心底直叹气,若是先皇还在位,大批难民定能迅速得到援助……

  可惜半年时间,早已改朝换代。

  他一颗心沉了沉,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双柔嫩的手,即便沾着泥尘,却也难掩曾经养尊处优过。

  荣礼倏然抬起头,入眼便是一张脏兮兮的小脸。

  小姑娘穿着缝缝补补过的衣裳,露出来的脸和肌肤皆是灰扑扑的,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却极为吸引人,像是在灰暗中唯一明亮的鹿眼。

  荣礼莫名一怔。

  「可以、可以给我一点粥吗?」

  小姑娘声音若蚊,像是不太好意思的样子,见他迟迟没有动作,这才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荣礼倏然回过神,压下那一丝熟悉的感觉,心中微动,给她打了整整一大碗的粥。

  姜长宁眼底可见喜意,她眸间亮起了光,因担忧生病的蝶衣姊姊,她扭头就要走,走前还不忘扬了大大的笑朝荣礼道谢,「多谢大善人的粥,愿您事事顺意,平安喜乐。」

  明明如同普通姑娘家一样稚嫩软糯的声音,可荣礼闻言却眉眼一怔。

  这难民窝里怎会出现这般矜贵的语调?像是京城贵人们才会说的调子。

  莫名想起府中那封匿名的信封,荣礼眉头微锁,再抬眸,方才小姑娘站的位置却只余一片空荡。

  难民住的破庙之中。

  姜长宁身形单薄,难以跑过其他难民,所以待她捧着一大碗粥小心翼翼地进来时,破庙中早已喝完粥的难民们都朝她看了过去。

  与其说看她,不如说在看她手里的粥。

  那般不加以掩饰的觊觎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姜长宁浑身抖了抖,小扇子似的眼睫颤了颤,低头快步跑向角落。

  枯草垫着,盖在破旧的衣服之下,年纪与她相仿的小姑娘拧着眉头躺在那。

  姜长宁担忧地走近,小心翼翼地放下粥,这才轻柔的将人唤醒。

  「蝶衣、蝶衣姊姊?」

  昏睡的人缓缓转醒,在瞧见唤醒自己的人是她之后,拧着的眉头这才松了些。

  「粥打回来了?他们有没有为难你?」说着,身姿纤细的两个姑娘警惕地看向破庙门口。

  那边围坐着三个高大的壮汉,脸上有疤加上倒三角眼,怎么瞧都是一副不好惹的模样。

  逃荒还能这般高壮,可想而知他们从其他难民手里抢了多少粮食。

  从外面端粥进来的人,路过他们时皆会下意识低下头避开目光,或是直接捧着碗将粥一饮而尽,免得又被抢了。

  「没有,他们今日出奇得安静。」

  姜长宁摇了摇头,眼底的疑惑不掩,往日除非他们吃饱喝足,否则绝不可能不抢旁人的粮食。

  「小心些,我总觉着他们不安好心。」蝶衣对上那三人瞧过来的视线,虽是生病身体虚弱,却仍是不服输的凶狠瞪了回去。

  「好,今日我一直陪在你身边,哪也不去。」姜长宁捏紧了她的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底满是担忧。

  若不是她,蝶衣姊姊也不必同他们杠上。

  起因是她初混入难民中,只顾着将表面的肌肤涂黑,谨小慎微地跟着难民走着,但不过一晚蝶衣便将她拉去了一旁。

  起初她还有些警惕,却反而被蝶衣提醒她不小心露出手腕的雪白肌肤。

  那时她抬起头,恰好撞见了蝶衣眼中的关切,她们年龄相仿,对视的眼底带着彼此能看懂的隐忍,像是藏着秘密的一路人,于是从那天起,她与蝶衣为伴,在难民中互相扶持。

  但难民群里,她们这样年纪的姑娘何其艰难,没几天就被那四个恶人盯上了。

  起初是粮食被抢,再后来是言语露骨的放肆调戏。

  姜长宁自小锦衣玉食的长大,就连伺候她的皆是识文断字之人,从未听过这般污言秽语,气得小身板直发抖。

  而蝶衣更是直接,咬着牙在他们向她伸过手来时,直接拎着旁边的长凳砸了过去。

  那人当场头破血流,自此后,恶霸四人成了三人,他们看她们两人不爽,却忌惮于蝶衣那股狠劲,没有再次对付她们。

  可今日他们实在安静得过分,恰逢蝶衣生病虚弱,他们斜斜看过来的目光总让人觉得在谋划些什么不好的事。

  面对她担忧的目光,蝶衣暗暗捏了捏她的手,姜长宁默契地低下了头。

  「我给你的小刀一定要贴身收好。」蝶衣贴着她的耳畔说着,同时也努力压下自己心里的那股不安。

  两个穿得灰扑扑的姑娘互相对视一眼,压下眼中的神色,忌惮的注意门口的恶人。

  「就那两臭丫头,咱们收拾起来不是轻轻松松?」

  「对啊老大,我们为什么要忍这么久?」

  「别嚷嚷,那个叫蝶衣的有点本事,看老四死在她手上就知道这是个不好惹的,现在她病了,另一个丫头肯定护不住,今晚咱们就将她们收拾一顿丢出去。」

  刀疤男盯着角落里那两道纤细的身影,露出了个阴恻恻的笑。

  这两个丫头都有古怪,那些难民们看不出来,但他曾经给大官家里做过护卫,虽然手脚不干净被赶走了,但也见识过不少贵人,这两个丫头绝不是平民百姓。

  啧,他罗大勇就一普通人,竟也能尝到贵小姐的滋味,这辈子算是值了!

  晚上的破庙陷入一片漆黑,不少人捂着咕噜直叫的肚子忍着饿。

  姜长宁与蝶衣也是如此,一整日就喝了半碗粥,就算是不动躺着也还是饿得不行。

  过了一会,姜长宁被身边的人给吓醒了,贴着她的肌肤烫得不行,她伸手贴向蝶衣的额头,触手温度烫得吓人。

  姜长宁一下慌了神,翻身坐起来想将人摇醒,「蝶衣、蝶衣你醒醒,不能睡……」

  白日里蝶衣还能撑着醒一会,如今听闻耳畔姜长宁担忧着急的唤声,却只能陷入昏迷。

  姜长宁曾听太医说起过,若是放任高烧的病人不管,是会烧坏脑子的。

  水……得找些凉水来!她心急如焚地想着,脑中蓦然想到,破庙门口好像有一口破井。

  她立刻从袖中掏出帕子,转身快步跑了出去。

  姜长宁的动静有些大,惹得不少入睡的人低骂一声。

  而门口边上,刀疤三人则是同时睁开了眼,看着她跑出去的背影对视了一眼。

  「走!」

  破井里的水很浅,姜长宁也没有打过井水,她咬紧了牙好不容易才终于打到能将手帕浸湿的水来。

  明眸皓齿的姑娘露出一抹笑,可心中刚松一口气,破庙里却突然传出一阵动静,伴随着一声咒骂,破庙里的难民慌乱地推开门跑了出去。

  「这是……罗大勇的声音!」

  糟了!蝶衣姊姊!

  姜长宁眸子一缩,拿着浸湿的帕子跑向破庙,却被人群挤得险些跌倒。

  她忍着焦急挤出人群,只见破庙里是跪倒在地上还要强撑着拿着刀子,与三个恶人对峙的蝶衣。

  「蝶衣姊姊!」姜长宁吓得六神无主,慌乱的哭着想跑到蝶衣身边,「你没事吧?对不起,我见你发热了,出去打水……」

  「闭嘴!快跑!」蝶衣强撑着力气朝她低吼一声,昏昏沉沉的状态让她使不上力气,她不甘,却也知晓这回真的栽在三个难民手上了。

  被吼的姜长宁愣在原地,下一刻却在罗大勇三人笑嘻嘻的目光下扑到了蝶衣前面。

  「我不要!」

  若不是有蝶衣姊姊,一路上她早就被人欺辱着占尽了便宜,又岂会这般顺利的走到现在?

  大不了……大不了一死了之!

  沾过水,灰都被洗掉了,姜长宁白皙的手腕露了出来,罗大勇三人瞧着面露垂涎之色。

  「哈哈!果然,我就说你们两丫头不寻常!」

  蝶衣生着病,姜长宁对他们压根没有威胁,罗大勇笑得脸上的刀疤都在颤抖。

  「行了,咱们哥儿三来分一分,这丫头归我,病的那个你们俩拉出去玩。」对面蝶衣的刀尖,罗大勇却丝毫不惧地分配着。

  「啧,出去干什么呀,一起更快活吧,哈哈哈!」

  「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带着那丫头出去!」

  罗大勇磨磨牙,没好气地踢了他兄弟一下。

  这些贱民懂什么,这丫头肯定是个小姐,等他吃乾抹净,教训好了再当他媳妇,他们老罗家可从来没有人娶到过小姐当媳妇!

  「行。」两个小弟嗤笑一声,嘻嘻哈哈的去了蝶衣面前,一边道:「这小刀多危险啊,来,咱们兄弟给你收着。」

  说着,他们伸手想抢过蝶衣的匕首,蝶衣却白着一张脸反手一划。

  血瞬间迸了出来。

  「嘶——你这死丫头还敢伤我!」

  被划伤那人横了她一眼,与另一人怒气冲冲地上前将蝶衣按倒在地上。

  男人的力气本身就大,加上蝶衣如今生着病,她被按着没法反抗。

  三个恶人说着下流的话。

  姜长宁红着眸子,脑子一片空白,本能地从怀中掏出匕首胡乱的刺了过去。

  她满脑子的屈辱与委屈,一边哭一边胡乱的挥动着匕首,趁三人不防,还真给她划中了不少刀。

  但他们总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三人被激怒,罗大勇仗着高大威猛,劈手夺掉姜长宁的刀,反手给了她一耳光。

  「啪——」

  周遭一切都静了下来,唯独耳朵嗡嗡的响着。

  姜长宁被一巴掌掀翻在地上,捂着脸,呆愣得连泪都不掉了。

  她、她可是宜安公主!

  那一瞬间,天地在她心底都暗了下来。

  「要挨打才老实是吧!」

  罗大勇在她面前蹲下,威胁似的掐住了她的脖子,力道很大,大得她喘不过气来,甚至觉得自己要死在这个破庙里了。

  被人掐着脖子被迫窒息,姜长宁自然也不知另外两人是何时将蝶衣带走的。

  耳朵里嗡嗡的听不见声音,她只能木着一颗心,眸光厌恶地看着罗大勇脸上可怕的刀疤,还有那张凑近的丑陋的脸。

  若换作半年前,伺候她的宫人若是这般面容,大太监该被她罚惨了……

  姜长宁出神的想着,如今她已经被掐得没了力气,眼皮缓缓的落下,可惜没能再见皇兄一面,不过她能比皇兄快一步见到父皇母后,也算是唯一的幸事了,希望在下边不用再过这样的苦日子。

  粗布之下,姑娘纤细的身姿缓缓软了下去,罗大勇见状慌了神,他还没用什么劲呢,怎么一副要死了的模样?

  还没等罗大勇松手,破庙的门就被人一脚踢开,随之而来的还有擦着他的脸飞过去的剑。

  血缓缓从脸上流了下来,被吓傻了的罗大勇惊恐的松了手,脚步踉跄后退。

  「你是什么人!」

  来人一身烟墨色的圆领袍,剑眉星目、气宇轩昂,眸光浅淡不带情绪,他看也不看罗大勇一眼,指握着剑鞘直径朝姜长宁走去。

  姜长宁捂着胸口,软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她泪眼婆娑地看着逆光而来的男人,虽看不清他的面容,可眸间充满快要崩溃的希冀。

  「你是哥哥派来找我的吗?」

  沉稳内敛的男人一眼瞧见了她肿起来的脸,皱了一下眉,半蹲下来将她扶起,两人的目光相撞,他与抹得满脸灰扑扑的姜长宁对视一眼。

  「抱歉公主,下官来迟了。」

  男人在她期待的目光中低了头,单膝跪下行礼。

  在泪眼蒙胧之间,在耳鸣不止之下,姜长宁怀疑自己听错了,流下的眼泪将刻意涂抹的灰烬冲掉,她抬起一张惨不忍睹的小脸,问道:「真、真的?」

  在那段饿晕到喝泥水,装疯卖傻骗过追杀她的杀手时,姜长宁无数次想过与皇兄重逢的场景,如今真遇上皇兄派来接她的人,她下意识升起的却是恐惧。

  「是,下官燕时嵘,您曾经见过的。」

  看着她哭花的脸,燕时嵘面上微动,蹲着从袖中掏出帕子递了过去。

  她没接,甚至往后缩了缩,用手背擦了眼泪之后,这才看清来人的面容。

  「燕、燕时嵘?」

  原来是他。

  想起从前,姜长宁默默地又往后挪了一点,再次不敢确认他是否是皇兄的人了。

  他们幼时见过一面,燕时嵘那时还是太子伴读,他自小就爱板着脸,因幼时的姜长宁老爱打扰他们的教学,他凶了她一句,将她吓得大哭,自那次以后,太子的伴读就换了人。

  后来他入朝做官,据说才华横溢、功绩过人,但偶尔宫宴上遇见,她每回都因那几分的愧疚而刻意避开。

  因为是她害他丢了太子伴读的位置。

  燕时嵘见状,不动声色地挑了眉,随后从怀中拿出一封信递给她,「太子殿下的亲笔信。」

  想必姜祈云也料到自家皇妹的性子,于是给了证明他身分的东西。

  姜长宁接了过来,心急的打开了信。

  在看见皇兄的字迹,还有那句媱媱受苦了,姜长宁鼻子一酸,哭得比任何一次都要惨。

  燕时嵘的帕子再次递了上来,她顺手接过,手忙脚乱的擦了擦眼泪继续看下去。

  而就在这时,缩在角落的罗大勇一脸震惊。

  他猜想过这丫头的身分不一般,却怎么也猜不到前朝公主竟藏在他们这些难民之中。

  完了……这回完了……

  罗大勇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们一眼,见他们没理会自己,屏息往外挪动——

  「啪——」

  「嘶,大人、大人饶命啊!」

  瞬息而出的石头打在他的膝盖上,罗大勇疼得抱膝在地上连连求饶。

  燕时嵘头也没回,只是皱了眉敛眸询问姜长宁,「公主,这人是下官来解决还是您亲自来?」

  他大可俐落地一剑将人处理掉,可刚进来时姜长宁的情况实在不妙,他不知她是否想要自己报仇。

  姜长宁从信中抬起头来,信中的确有他们的暗号,可如今京城局势混乱,背叛者皆为曾经心腹,她还是得警惕几分。

  她小心翼翼地将信收好,随后抹了抹眼睫上的泪,抬着一张脏兮兮的脸,眸子如鹿般纯净。

  「你来。」她软糯的声音颤着说道。

  燕时嵘墨眸微定,朝她颔首,两人身后的罗大勇还没反应过来,尖叫声都还没开始就被抛出的匕首一剑穿喉。

  那匕首,赫然是姜长宁被打掉在地上那把。

  在察觉他动作的那一瞬,姜长宁垂下了眸,避开了鲜血四溅的血腥场面。

  「公主,下官带您离开这。」

  燕时嵘神色平静,伸手扶她起来,刚站起来,她却脚一软又摔了下去。

  见状,他皱了眉,用了些力扶着她的双肩让她勉强站稳。

  姜长宁又红了眼,捂着肿起来的脸,难为情的看着他,「我、我脚崴了……」

  方才她被掐着脖子险些窒息,也不知自己何时崴着脚的。

  姑娘的眸带着水光,怯怯的瞧着他,念着从前自己对他的那一分愧疚,所以没有这么理直气壮。

  燕时嵘眉头紧锁,在她肿起的脸上停留了一瞬,随后一言不发的垂了眸。

  麻烦!

  他俯身,直接将纤弱的姑娘打横抱起。

  姜长宁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得轻呼一声,随后下意识环上了他的脖子。

  燕时嵘脚步一顿,但很快就恢复,抱着她走出破庙。

  破庙外的难民不知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星夜寂寥,她脑子空空的,被今晚的变故吓傻了的姑娘突然想起什么,倏然瞪大了眸。

  「我、我还有个朋友被恶人带走了,你帮我救救她好不好!」姜长宁突然挣扎着要从他怀里跳下来,满脸焦急与担忧,「她叫蝶衣,同我年纪与身材相仿,眼睛大大的有股狠劲,哦对了,她还生病发着热……」

  「下官派人去。」

  燕时嵘朝身后挥了挥手,她这才发觉他带了不少人来寻自己。

  他的几名下属立即领命而去。

  姜长宁着急的抿紧了唇,「一定要找到蝶衣姊姊……」她一边说,一边无意识地捏紧了他的衣摆。

  燕时嵘敛眸看了一眼,随后再次俯身将她抱着快步离开。

  「人还没找到!我要在这等!」姜长宁被他大力的按在怀里没法动弹,愧疚涌上心头,她带着几分哭腔挣扎。

  这一路以来都是蝶衣姊姊护着她,可她却护不住对方……

  「已有人在寻她了,下官的职责是将您完完整整地带回太子身边。」

  他用了些力抱稳了人,生硬的说完之后,见怀中人迟迟没有出声,不由得疑惑地垂了眸。

  却见曾经骄傲矜贵、万人簇拥的宜安公主,此刻狼狈的肿了半边脸,在他怀中噙着泪与他对视。

  燕时嵘冰冷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松懈,再抬眸时,语气依旧硬邦邦的,「此处动静太大,新皇一直在追杀您与太子,必须赶紧离开。」

  是解释吗?姜长宁环着他的脖子没吭声,温热的泪染湿了他的肩。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2

12345678912 发表于 2023-1-16 22:32: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fjzj880922 发表于 2023-1-20 00:09: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新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