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36160活跃度
  • 16278发帖
  • 14643主题
  • 0关注
  • 212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 2023-02-02

    已充值珍珠,1月31日在支付宝充值的,但未见审核,麻烦通过一下,谢谢

    已充值,但未处理 ✎ 提问咨询 .
热门专题

[✿ 1月试阅 ✿] 夜炜《总裁他又凶又狠》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3-1-14 20: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总裁他又凶又狠》
作者:夜炜

【内容简介】

他终于回国了,但他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他回国后第一件事就是和她解除婚约,
理由是,他顾承续瞧不上她,
她卑微的出身也配不上顾家,
于是她的身份由未婚妻变成他的干妹妹。
她如顾承续所愿,从他生活中消失,
可他又发什么疯,毁掉了她所有的相亲,
还拿母亲的医葯费来威胁她不准离开他。
事后她才知道,仅仅一晚,就让顾承续馋上了她的身子,
馋到可以自相矛盾费劲一切手段要得到她。
一开始,只是馋肉体上的欢愉,
后来他变得贪婪了,他还想要她的心……

  第一章·配不上他

  坐落在市中心半山腰的顾家老宅,今天很热闹,为了迎接顾承续回国,提前一周就开始全家上下大扫除。

  除了顾家的人以外,最高兴的莫过是乔晚。

  顾承续预定回到老宅的时间是中午十二点,乔晚凌晨四点就起床打扮,八点把自己收拾好后,就到楼下去等顾承续。

  她刚下楼就被顾母叫去厨房帮忙。

  进到厨房的陈姨,看见低头在切菜的乔晚,陈姨一脸诧异,「哎呀,乔小姐,你怎么会在厨房?」

  「顾总马上就要回来了,你还是赶紧回房间去梳洗一下……」

  「伯母说,承续哥带了很重要的客人回来,让我过来厨房帮忙。」擦着汗的乔晚,脸上带着一抹满足的笑容。

  「再重要的客人,也没你跟顾总见面重要阿,你们都三年没见了……」陈姨一脸心疼看着眼前这个心地善良的未来少奶奶。

  「伯母说,因为我是承续哥的未婚妻,所以才让我来厨房帮忙,一块接待跟着回国的贵客。」她知道陈姨在担心什么。

  三年前,在她住进顾家的当天,顾承续就出国了,就算不用旁人说,她也看出来顾承续并不喜欢她。

  所以……

  就算她在自己身上费再多的心思,顾承续也未必会多看她一眼吧。

  留意到乔晚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陈姨安慰道,「我那天听到顾董给顾总打电话了,说是要顾总回来结婚,这不,才一周,顾总就回国了,我看这次,顾总准是回国跟你结婚。」

  「如果顾总不想娶你,他早就跟你解除婚约了,也不会出国三年,也不提解除婚约的事情……」

  陈姨的话,其实跟她想的差不多。

  如果顾承续真的不想娶她,为什么这三年里从未提过解除婚约的事情,还默认让她以未婚妻的名义继续住在顾家?

  很快顾承续回来的消息传到厨房,厨房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管家在安排大家送餐,乔晚见状放下手里的活要出去迎人。

  刚路过管家,就让管家塞了一手的果盘。

  「乔小姐,这里人手不够,麻烦你先把这个果盘端到客厅去。」管家见乔晚那温吞的性子,又催促道,「夫人在客厅陪着客人,你快去吧。」

  接过东西,乔晚边走边整理着自己的形象,不管她怎么整理,在厨房弄脏沾上油迹的衣服,还有从头到脚的油烟味,都无法在短时间去掉,可眼下也顾不得那些了。

  还未走近客厅,乔晚就听见一阵笑声,那笑声中,有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顾承续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不,她乱想什么呢,顾承续的私生活很严谨,从来就没传出过什么桃色绯闻,怎么会平白无故出来一个女的?

  说不定就是普通同事或者是朋友之类的。

  笑着的乔晚,继续往前走。

  进到前厅的时候,她没看到顾承续,但是看见了一个穿着连衣裙披着一头卷发,浑身气质冷艷的女人坐在顾母旁边,两个人正说说笑笑。

  顾母示意了一眼,让她把果盘放到茶几上。

  她刚放下东西,耳边就传来一句,「不好意思,麻烦你给我拿个叉子,我不太习惯用这类竹签吃水果,竹签太不环保了。」

  「我也不喜欢用这个,这个还是别的朋友送的,竹签这种既不环保又low,还是国外讲究,这吃水果当然得用水果专用的银叉子这才叫有品位。」顾母附和了一句。

  脸上带笑的女人打开钱包给乔晚递了一张钞票。

  见乔晚不收,女人扬了扬手让乔晚接过钱。

  不一会,好像反应过来什么,「不好意思,我从小就在国外生活,看到有人服务的好,我就习惯给对方小费鼓励对方,抱歉,把你当服务员了。」

  女人收回钞票,像是为了缓解刚才的尴尬,扫了眼乔晚的打扮夸贊一句,「阿姨,顾家还真是名门世家,连家里的帮佣都打扮的这么讲究。」

  被误会的顾母,非但没有为这事感到丢脸,反而脸上还因此多了一些笑意,「你误会了,她不是顾家的佣人……」

  「那,她是?」

  顾母看着浑身脏兮兮的乔晚,连提都不想提,免得因为一个乔晚,让顾家的豪门形象因此蒙上笑话,顾母直接转移话题,「时间也差不多了吧,我们先去饭厅那边等人。」

  见顾夫人没为自己介绍乔晚,那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女人问了句,「阿姨,要不要给承续打个电话?」

  「在家里打什么电话,你直接去书房找他就行了,你又不是外人,把这里当做自己家就行了。」

  听出弦外之音的女人,脸上多了几分羞涩,「阿姨,我跟承续不是那种关系,我们就是普通朋友,在国外的时候,我就一直麻烦承续了……」

  「我儿子的性格我还不了解,他要是不愿意被人麻烦,谁能麻烦得了他阿。」说着话的顾母,余光扫了眼旁边的乔晚,「他要嫌弃你,就不会带着你一起回国了。」

  被说得不好意思的女人,娇羞喊了句,「阿姨。」

  女人看着旁边的乔晚说道,「刚才真是很抱歉,我还以为你是家里的帮佣。」

  她也不是故意的,因为乔晚从头到脚没一件是名牌,又浑身油烟味,顾母使唤乔晚,也使唤的很顺手,一看在这个家地位就不高,所以她才……

  乔晚还没开口说话呢,那警告的视线就飞过来了,最后乔晚只能带着一抹苦笑回了句,「没关系,你也是第一次来,不知道。」

  头一回到顾家,希望能给大家留一个好印象的女人,极力表现着自己友好的一面。「是啊,第一次来还不熟悉环境,那就麻烦你带我去找承续。」

  「我让管家带你去。待会就要吃饭了,还是让她回房去换衣服。」

  素来刻薄,笑容只停留在表面的顾母,今天,对这位被顾承续从外国带回来的贵客,却笑的一脸热情。

  看来,不是顾母不会笑,是她乔晚不值得人家笑。

  管家领着人去找顾承续后,前厅只剩下她跟顾母。

  没有外人顾母也不装了,抱着胳膊,竖起手指就开始指着她训话。「你刚才想跟她说什么?」

  可能是她身上的油烟味太大了,顾母嫌弃的退了几步,还用手捂着鼻子。

  「什么叫第一次来不知道?你是想暗示她,你跟顾家是什么关系?」

  顾母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乔晚,要不是有丈夫在背后给乔晚撑腰,她早把乔晚给赶出去了。

  「阿姨,我没那个意思……」

  她看出来了,顾母是一早就知道顾承续要带谁回来,还专挑这个时候让她去厨房帮忙,就是故意借机羞辱她,她乔晚,出身卑微,配不上顾家。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打扮成这样,想勾引她儿子?

  就凭她乔晚那点姿色,还真以为能靠着那张脸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

  「等客人走了,你再到厨房去跟陈姨她们一块吃午饭。」她真不明白,她丈夫是不是脑子烧坏了。

  乔晚太婆临终前,把乔晚托付给了她丈夫顾思明,顾思明为了报答乔晚太婆的救命之恩,直接就让自己的儿子娶乔晚。

  人家救他一命,顶多就是给一颗葯丸,能值几个钱?

  他倒好,给人家回报嫁入豪门的机会,白让这些穷酸占了一个大便宜!

  真是越想越来气!

  就算不用顾母讲,这顿饭她也没胃口吃。

  「阿姨,我有点累,先去休息了。」

  「嗯,这就对了了,不该吃的饭,就别吃。自己是什么身份应该心里有数,至少这样,等承续跟你解除婚约的时候,我还能看在你听话的份上,多少给你点补偿。」

  以往对乔晚的不喜欢也只是停留在表面上,可今天是第一次公开挑明「解除婚约」。

  一想到那个被顾承续带回来的女人,乔晚的眼皮就莫名其妙开始狂跳。

  回到房间,疲倦的乔晚把自己浸泡在浴缸里,这种湿漉漉的感觉,让她想起第一次见到顾承续的那个夜晚。

  那年,她初一。

  因为轮到她当值需要打扫卫生,所以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比她早放学的妹妹,带着同学把家里弄得一团乱,她还没来得及收拾家里就遇到刚好回来的父亲,父亲说她没教好妹妹,没看好家里,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头上,抄起衣架对着她就是一顿毒打。

  打完后就把她赶了出去,不让她回家吃饭。

  她不敢呆在附近,怕被父亲看见又抓回去毒打一顿,她只能往外走,离家越远越安全。天空的毛毛雨越来越大,没有地方可以呆的她,只能跑到餐厅外面去躲雨。

  那个时候,顾承续刚好在这间餐厅跟同学聚餐,有几个喝醉的同学看到她蹲坐在那里,就拿她开玩笑,问她是不是乞丐。

  顾承续帮他那些闹事的同学道歉完,听到她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就给她拿了一百块让她去吃饭,那个时候,她见过最大面值的钱还是十块钱,面对一百块的巨额钞票,她不敢要。

  顾承续看到她不肯收,便打趣说了句。

  「拿着,等你长大了,再报答我。」

  「可我没什么能报答你的。」他有些同学都让一辆辆豪车接走了,剩下的同学都围在顾承续身边,看起来顾承续应该比这些人还有钱,他那么有钱,应该什么都不缺吧。

  一旁的同学在起哄。

  「你说对了,咱们续哥家里有的是钱,真就什么都不缺了。」

  「谁说的,咱们续哥不是刚分手了吗,缺阿,缺一个女朋友,你以身相报不就好了?」

  「乱点什么谱,咱们续哥是那种什么货色都看得上眼的吗?」

  他那些同学,就像是把她当做小丑一样取乐,一脸窘迫的乔晚低着头谁都不敢看。

  那个时候,顾承续是二十四五的年纪,身上满是青春的朝气,斯文儒雅的他,笑起来特别像邻居家的大哥哥,跟旁边那些酒后吊儿郎当的人俨然不是一类人。

  就在她难堪到极点的时候,她听到取乐的笑声中,响起他温柔的声音,「那就等你长大了,以身相报吧。」

  她想问顾承续是不是开玩笑的,可没等她追过去,他就上车离开了。

  她知道大家只是开玩笑,因为从那一夜过后,她就再也没见过顾承续。她当时头发散落着,也许顾承续看不清她的脸,但是她却永远记住了顾承续。

  那个在她无家可归飢寒交迫的时候,给了他一顿饭吃的人。

  他就像天使一样,往她内心那片贫瘠的土地上播下了温暖的种子,也在这个落魄的夜里,点燃了她对余生的希望。

  后来,机缘巧合,她再遇到了顾承续,她便把这个「玩笑」当真了。

  她想以身相报,照顾顾承续一辈子……

  一楼餐桌上。

  顾承续刚落座,回来的顾父便问了句,「小晚呢?」

  管家回了句,「乔小姐她,身体不舒服。」

  看穿自己老婆伎俩的顾思明直接说道,「我刚才给她打电话还好好地,怎么就不舒服了,你去叫她下来吃饭。」

  入座的顾思明,面对跟自己打招呼的人,更是了当介绍,「不好意思,刘小姐,怠慢你了,我们顾家的家规就是这样,人不齐不能开饭,我儿媳妇一会就下来了。」

  被当场扫了面子的顾母,重重把手里的酒杯放下,「什么儿媳妇,这两人连面都没见过,算是哪门子儿媳妇?」

  意识到气氛不对的刘清姿,特别识趣,连饭都没吃,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顾家。

  洗完澡打算休息,管家就来找她,说顾思明让她下去吃饭。

  推脱不掉,该来的总是要来,逃避也不是乔晚的个性,她简单的换了一套居家便服,便下楼去吃饭。

  乔晚进到餐厅的时候,看到背对着她而坐的一个背影。

  她的心情瞬间紧张起来。

  看到乔晚慢吞吞的动作,知道她不好意思的顾思明,沖着她招手,把人带到身边后,又给她和顾承续做介绍。

  「小晚阿,这就是你承续哥。」

  「承……」眼前的顾承续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脸上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年轻男子了,如今的他,身上透着一股岁月沉淀出来的成熟男人的气息。

  没见到人,她叫「承续哥」还是叫得很顺口,现在,真得有点不好意思叫出口,还是叫叔比较合适点吧……

  她那復杂犹豫的眼神,像是有些难以开口的扭捏样,让顾承续没什么耐性。

  他冷着脸沖着她使眼色,让她坐下。

  待乔晚坐下后,跟着坐下的顾思明,满脸高兴说道,「小晚阿,你承续哥也回来了,叔叔打算这周就给你们举办订婚,你说什么样?」

  餐桌底下,乔晚激动到双手紧紧扣在一块,「叔叔,我听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对面的男人便放下了手里的酒杯,「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这婚事……」

  不等众人接话,他继续说道,「结婚就没必要了,这三年耽误了你,是我的责任,我会对你做出补偿。」

  说着他动了动手指,让律师拿来一份早就准备好的赔偿协议,「这套市区的公寓,就是我对你的补偿。」

  顾承续处理这件事时的利索和不留情面,让这个画面看起来,并不像是心里有愧要弥补她,更像是把她的青春当做一项可以任意买卖的交易。

  三年的等待,换来的结果就是,一分钟不到,就被对方开出了赔偿的价码。

  听到这话的顾思明,气的顿时一口气没顺下去,捂着心脏倒在位置上。

  「顾叔叔……」离得最近的乔晚沖到顾思明身边,给他找着葯。

  吃了葯,情况稳定一些的顾思明用颤抖的手指着顾承续,「如果你还想继承顾氏集团,你就……」

  没等顾思明说完话,对面的顾母就拍着桌子起身,「你太自私的顾思明,你凭什么拿儿子的一辈子去替你还人情?」

  比起顾母的激动,考虑到父亲身体状况的顾承续,安抚了母亲几句后,便心平气和说道,「爸,我知道你安排这桩婚事也是为我好,但是……」

  那温和的面色一转,看着乔晚时,他的眼里多了几分陌生和不近人情,「我需要的是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而不是一个出身普通帮不上忙只会给我拖后腿的妻子。」

  顾承续的拒婚理由,让她的存在变成了一个笑话,包括曾经温暖过她的那个夜晚。

  他的冷漠,已然跟记忆中那个护着她的大哥哥不一样了。

  这样的顾承续,是陌生的,更是残忍的。

  既然他觉得她配不上他,那她就当做是报答他,接受命运给予的安排吧。

  一旁的顾思明还想帮她说话,乔晚就先接了句,「顾叔叔,其实,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听到这话的顾思明愣了一下,就连对面的顾承续也悄然皱起眉心。

  「顾叔叔,我觉得顾总说得很对,我并不适合顾家更不适合他,与其勉强在一起,倒不如各自选择喜欢的人。」

  也许那就是一句玩笑话,是她自己幼稚到自作多情,认真了……

  「可我答应过你太……」知道乔晚情况的顾思明,是很心疼这个懂事的孩子,他舍不得乔晚再回那个家去受罪。

  「顾叔叔,你别担心,我会跟太婆讲清楚的,不是你不遵守承诺,而是我自己放弃了婚事。」从她来到这个家的那天起,顾思明就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去照顾,她很感激顾思明,自然也不想顾思明再为了自己的事情而为难。

  可能是因为从小就没人疼,所以谁要是对她好,珍惜这种感情的她,一定会加倍对对方好。

  「顾叔叔你不用为我担心,我已经长大了,知道该怎么做选择,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了解儿子性格的顾思明,自然知道,儿子不愿意娶,如果他使用强硬的手段促成这婚事,将来乔晚要受的苦只会更多……

  看到丈夫那犹豫的神色,知道事情有希望的顾母,一脸高兴,「小晚阿,你放心,我们顾家肯定不会亏待你的,虽然你跟承续做不成夫妻,但是可以做兄妹阿,只要你愿意,你还能继续住在顾家。」

  虽然这个主意也不错,但顾思明还是想再争取一下,顾思明先是看了眼顾承续,而后又看向乔晚。

  他还想再说什么,可懂事的乔晚却沖着他摇了摇头,不想再让他难做,看出来的顾思明,最终也只能惋惜的嘆了口气。

  是他顾家没这个福分,不能有一个那么好的儿媳妇。

  「小晚阿,你阿姨说的对,就算你跟承续不能做夫妻了,往后顾家也还是你的家。」怕她受委屈的顾思明,更是当场吩咐管家,往后就按照本家小姐的待遇照顾她。

  而她也从顾承续的未婚妻,变成了顾承续的——干妹妹。

  顾母捡起桌上那份协议,她可不想让这些穷酸占她便宜,都要住在顾家了,还要什么房子?

  再说了,乔晚在顾家住了三年,也算是吃了顾家不少饭,不捞回本,怎么能行?

  「这补偿什么的,就别提了,提就见外了。既然小晚现在是你的妹妹了,那当然得一视同仁对她,让她换个好点的学校,接受最好的教育,你说怎么样?」顾母看着顾承续问了句。

  对于父母的这个决定,顾承续仍旧保持一开始那个态度,「收她做干女儿,那是你们两个的事情,别扯上我。」

  她似乎感觉到了顾承续对她不仅仅是排斥,还有种厌恶。

  这不免让她回想起了三年前,得知他们婚事,怒的摔门出国的顾承续。

  也许,那个「重逢」,是一种错误的开始吧。

  沉浸在顾承续带给自己伤痛之中的乔晚,愣了好久才听到问自己意见的顾母。

  「阿姨,我听你的。」这个新身份新关系,也许对于她跟顾承续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明知道不可能,但还是想气气自己儿子的顾思明,故意说了句,「我记得老王的儿子,也读那所重点高中,小晚去,好阿,两个人有照应。」

  「不止是王总的儿子,咱们有好几个朋友的儿子,都在那所学校就读,小晚过去了,以后就有伴了,这高中读完了,以后还能一块出国去留学呢。」看到丈夫跟自己意见相同,顾母高兴的忙给丈夫添菜。

  听出父母意思的顾承续,扫了眼那个吃着饭一口一个「是」应着话的乔晚。

  有了喜欢的人,还在他面前羞羞答答?

  现在明知道别人有意撮合她跟那些富家子弟,她也不反对?

  觉得她脸上的笑容,无比刺眼的顾承续,冷笑了一声。

  「渣女!」

  第二章·把她弄坏了

  那天餐桌上一别后,她就再也没见过顾承续了,后来有一回顾承续的助理来家里拿东西,她不小心看到助理的行程表才发现。

  原来与她解除婚约,也是顾承续的工作行程之一。

  他留了二个小时陪刘清姿吃饭,却只计划用五分钟与她解除婚约。

  看来,她的放手,让她避免了一场羞辱和难堪。

  发着呆的乔晚,被人揽了一下肩膀。

  「还在为我舅舅的事情伤心阿?」顾萌萌问了句。

  顾萌萌是顾承续姐姐的独生女,顾承续姐姐快要结婚的时候,发现男朋友噼腿,顾承续的姐姐就甩了那个渣男,独自一个人抚养女儿,所以顾萌萌就跟着他姐姐姓。

  「没有。」

  她早就看出来乔晚喜欢她舅舅,不然也不会傻傻在顾家盼了三年,「那今晚给我舅的接风宴,你是不打算回去了?」

  「学校内宿生有门禁,过了九点,就不能回校了,我还是……」

  「到了宴会上,那些巴结我舅的人,早把我舅围的水泄不通,他连挪都挪不动步子,咱们根本见不到他,不用担心会遇到他。」多让乔晚参加这些场合,说不定就能认识到新对象呢。

  「不去了,没必要因为我的出现,扫了兴。」顾承续像是在用再次不回顾家这个行为,表示着对她这个新身份的抵触和不接受。

  事实证明,她也没多想,自从她转校住宿后,不再住在顾家了,顾承续也搬回家里住了。

  「觉得自己扫兴的也不止你一个,还有看我舅不顺眼的人呢。」沖着不解的乔晚眨眼,「到时,我给你介绍一位同样不想看到我舅的舞伴,那你不就不尴尬了?」

  自从她从普通的学校转到这所重点学校后,就没少听身边的人提起顾承续在商场上的事迹,有点不相信的乔晚弱弱问了句,「还有人敢看你舅不顺眼?」

  「当然有了,那位来头也不小,有他给你撑场,我舅再不爽,也不敢给你摆脸色。」

  总觉得顾萌萌那一脸坏笑,看起来有些不靠谱。

  她是真的不打算回去,可顾叔叔一直给她打电话,还直接派车过来接她,拒绝不掉,只能和顾萌萌一块回顾家。

  路上堵车,她们两个人回到顾家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

  今晚的接风宴,就像个简单的家常聚会,大家穿着打扮都很随意,顾思明也没让乔晚和顾萌萌换衣服,看到人回来,就把人叫了过去。

  顾思明给好友重新介绍了乔晚后,乔晚就被不少「慕名而来结亲」的叔叔阿姨围着。

  赔笑笑到脸僵的乔晚,看到同样迟到而归的顾承续,她马上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人群。

  从人群出来的乔晚发现顾萌萌早就不见了,找不到人的乔晚忙给顾萌萌打电话。

  「萌萌,你在哪……」

  电话那头的顾萌萌正跟朋友玩着游戏抽不出空,她语速飞快回了句,「我给你找的那个伴,他在花园打电话呢,他姓史……」朋友催着她挂电话,顾萌萌急着回了句,「不跟你讲了,挂了。」

  「喂,喂?」

  姓史?

  还是姓司?

  没听清的乔晚,边往花园走,边给顾萌萌回电话,但电话一直没接通。

  走到花园的乔晚,没有找到顾萌萌说的那个人,就在她犯嘀咕的时候,耳边传来顾家佣人说话的声音。

  「司总,您要的柠檬水。」

  司总?

  会不会是这位?

  乔晚顺着声音找过去,正好撞见刚打完电话在喝水的男人,男人听到她的声音,回眸看了眼她。

  「你好,我是萌萌的朋友,乔晚。」

  眼前这个男人,生得一张清秀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皮肤过度白皙的缘故,以至于脸上有几分病态感。

  「你好。」说着话的男人轻咳了几声。

  「萌萌跟你说了,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做伴?」这男的虽然气质不凡,可是看起来有点弱,好像镇不住顾承续那霸气侧漏的气场阿。

  男人打量着她,觉得她很眼熟,但是没想起来在哪儿见过。

  不久后,那温和的面容扬起一抹浅浅的笑。「走吧,别一直呆在外面,风很大,容易着凉。」

  看到伸来的胳膊,乔晚也很配合,将手搭在男人胳膊上。

  其实,她根本不敢用力搭着他,更多的还是,连搭带扶,因为这个男人看起来好像一阵风就能把他刮倒,身子太弱了。

  快走到进大厅那扇门,乔晚就望见站在门口跟人说话的顾承续,乔晚冷哼了一声后,马上拽住男人的手要改道,「没看黄歷,倒霉!咱们换个门回大厅吧。」

  倒霉?这是遇到不想见的人?「既然都躲不掉了,为什么不试试迎面而上?」

  「我倒没什么,真要发生什么事情,我腿脚利索跑得快……」乔晚打量了一眼他弱不禁风的身子,「我怕你跟他起沖突,打起来你吃亏。」

  不是她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就顾承续那身手,这位司总,看起来不用一个回合就得去见上帝了。

  男人打量了一眼四周,他没发现这里有他惹不起的人,除了那位。而那位也不太像乔晚得罪的起,自然不会觉得乔晚说的是顾承续。「要躲也是那些趋炎附势的小人躲开,我们怕什么?」

  顾承续也需要趋炎附势?

  还是个小人?

  顾萌萌说的没错,这位司总看顾承续很不顺眼阿。

  大概是打开了话匣子,乔晚也吐槽了一句,「嘴巴也毒,说话不留情面,很不近人情……」

  一想到顾承续拒婚的理由,乔晚就生气,就算他不喜欢她,可怎么能当着大家的面把话说的那么重,丝毫不顾及她的体面。

  「自私,刻板,无趣,不近人情,他要门当户对嫌我够不着他的高度,我还嫌弃他年龄大,占我便宜呢!」

  「噢?」似乎听出什么的男人,意味深长开始打量起一旁这个眼熟的女孩,努力搜寻着脑海中的记忆,回想着自己到底是在哪儿见过她……

  就在这个时候,乔晚接到了顾萌萌的电话。

  「小晚阿,你在哪儿呢?」

  「我听你的安排,跟司总在一起阿。」

  「司总?」妈耶,不会是司遇吧?

  「对啊,司总。」

  而此时找过来的顾萌萌,也看到挽着司遇的乔晚,吓得顾萌萌带着哭腔回了句,「完了这回,你认错人了,不是司总,是史总,你找的那位,那是我舅的大哥阿。」

  「什么大哥,顾承续不是只有一个姐姐吗?」

  「他是我舅初恋的大哥,大舅哥!」

  顾承续的初恋?

  好像是听说过,顾承续谈过对象。

  最倒霉的还是,「他跟我舅是死对头阿,你没跟他聊什么不该聊的事吧?」

  这话说得有点晚了,刚才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

  被挂了电话的乔晚,顿时感觉自己搭着的胳膊有点扎手。

  「不好意思,我……」尴尬,实在是尴尬,「认错人了。」

  司遇抓住乔晚的胳膊,将人扯回怀里,「没关系,反正咱们那么谈得来,那就将错就错。」终于想起来,在哪儿见过乔晚了。

  被拽住不能走的乔晚,还盼着顾萌萌来搭救自己,结果顾萌萌走到半道上跟司遇对望了一眼后,吓得掉头就跑了。

  不是她胆小怕事,实在是司遇这号人,是个正常人见了,都想绕道走。

  别看司遇像个葯罐子,弱到一碰就倒,可司遇那性格阴沉着呢,笑着不动声色就能把人给整死,是这些年商场上,为数不多能跟他舅斗上几个回合的对手。

  顾萌萌也没闲着,赶紧去搬救兵,找外公救乔晚,结果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外公,真怕乔晚被自己害惨的顾萌萌,只能硬着头皮去求自家舅舅帮自己收拾烂摊子。

  司遇扶住走路脚在打颤的乔晚,「怕什么,我又不是坏人,当年我又没份欺负你,我不是帮着一块搭救你?」

  「当年?」乔晚盯着人来回看了好几遍,可她愣是想不起来自己见过司遇。

  「你忘了?那年同学聚会,在餐厅门口,我那几个同学,酒后拿你取乐,我也帮着一块把他们拉开……」见她还是想不起来。

  心里有些难过的司遇,微凉的指尖勾起她耳边垂落的发丝,「真伤人心,你忘了?咱们约定过,等你长大要嫁给我的……」

  「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嫁给你,你弄错……」好像,在她没追上顾承续的车时,她身后是有人在说话,但是她没听清对方说什么,只是礼貌性的应了一声。

  见她说到一半就打住了,司遇嘆了口气,「现在想起来自己辜负我了?」

  「不好意思,我当时没听到你在说什么,如果让你误会了,我在这里跟你道歉。」真是太尴尬了。

  其实,当初乔晚追车没追上,旁边那些醉在头上的朋友都拿乔晚开玩笑,他觉得小姑娘怪可怜的,听不下去,就帮腔说了句,「如果顾承续不娶你,那我娶你。」

  「既然你现在想起来,想要弥补我,也为时不晚阿。」司遇低着头,那缓缓靠近她脸庞的唇,像是要亲上来。

  被吓到的乔晚,拼命推着人,「司叔叔,咱们年龄差距太大了,你比我大那么多,咱们不合适。」

  说谎不是?

  顾承续还比他大一岁呢,她不还是照样进顾家等了顾承续三年?

  「我大不大,试过你就知道了……」

  被遏制住无法挣脱他怀抱的乔晚,眼看着就要被人亲上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力气落在她胳膊上,将她扯了过去。

  被拉开的乔晚,跌入男人的怀中。

  「司遇,她还只是个孩子,别吓到她。」

  听到头顶传来的声音,乔晚颤颤抬起头,便看见男人那綳紧的下颚。

  男人看都没看她一眼,便叫身旁的人把她带下去。

  司遇一脸惋惜看着被带走的人,心不在焉说了句,「都成年了,什么小孩子?调教调教就不是小孩子了,该懂的都会懂。」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不挑?这样,你也下得去手?」

  「你怎么知道她这样?难道你们……」想到什么的司遇,否定了自己愚蠢的话,他笑着摇头,「说错了,除了我妹妹,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女人能入得了你的眼。」

  提到那个人,顾承续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冰冷,「这个世界上,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的。」

  「是吗?」司遇用手中的酒杯轻碰了一下顾承续的酒杯,「既然这么放得下,那这次回来为什么第一件事就是解除婚约?」

  难道不是在向他妹妹示好?

  「这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冷着脸的顾承续一口闷干杯中的红酒,将空酒杯放到一旁,「招呼不周,请自便。」

  说完便离开了。

  顾萌萌看到被搭救下来的乔晚,生怕再被缠上, 赶紧把乔晚拉到楼上。

  一想到司遇认出了她,顾承续没认出来,乔晚心里就有些酸熘熘难受。

  看到乔晚没说话,一个劲在喝水,以为乔晚被司遇给吓到了。

  八卦的顾萌萌扭头看了眼四周,发现没人,她小声问了句,「你有没有发现司总对你好像有点意思?」

  「我没发现。」乔晚的思绪早就飞到顾承续将她拉走那一幕,这个救她的画面,跟当年一模一样,虽然那个怀抱有点硬,但是挺温暖的。

  「你脸红了……」

  心虚的乔晚大声回了句,「能不热吗?你都快靠到我身上来了。」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心虚!」为闺蜜好的顾萌萌,劝了句,「你可千万别对他有意思,先不说他那个人阴阴沉沉怪吓人的,就说他那身子骨,让他跑几步,他都得喘气,跟这种男人……」

  喝了口酒的顾萌萌,一脸嫌弃摇头,「体会不到做女人的乐趣,没劲。」只比乔晚大一岁的顾萌萌,对找对象,有自己的一套经验之谈。

  大概是因为当年司遇也帮过她,乔晚对他也多了一些好感,帮腔说了句,「他长得很帅,也很有绅士风度。」

  往后靠在墙上的顾萌萌摇了摇酒杯,「你阿,就是太年轻了,经验少,外表再好顶什么用,他这种到了床上恐怕也是有心无力,你看我舅,比他大一岁,那精气神,那身体素质,杠杠的,比他好太多了。」

  「谁知道呢。」思绪还飘在当年那件事上的乔晚,语气有些漫不经心。

  「哎,你别不信阿,你又不是没见过我舅本人,你会不知道他身体素质?」

  「他这个年龄……」脑子里想的都是当年那晚的事情,注意力不在这,乔晚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有一句没一句接着,「不太好说。」

  仔细一想,好像也有道理,「嘿嘿嘿嘿,还是你看得清楚,确实,我舅不年轻了,都三十好几快奔中年了……」

  顾萌萌开了句玩笑,「难怪见到我舅本人后,你就愿意解除婚约了呢,原来是验过货以后,知道我舅不行……」

  好像听到有脚步声,乔晚生怕让人听见引起什么误会,赶紧比,「嘘——」

  尽管顾萌萌的嘴被捂住了,可站在墙拐角后的男人,该听见的都听见了。

  是个男人都介意自己被人说不行和老,顾承续也亦如此。

  他咬着牙齿低喃重復着某人对他的评价。

  「这个年龄……,不太好说。」

  宴会结束后,同是寄宿生的两人要回学校,刚好顾承续晚上也要回公司去开会,顾萌萌就拽着乔晚去搭顺风车。

  车快到学校的时候,顾萌萌接到男朋友的电话,约她一块去看烟花,顾萌萌半道就下车了。

  顾萌萌走后,后排只剩下乔晚跟顾承续,第一次跟顾承续独处,有些紧张的乔晚,紧紧拽着手,连呼吸的力道都时刻注意着,生怕让一旁的人察觉到自己的存在。

  顾承续扫了眼旁边那个有点腼腆的女孩。

  刚才不是挺能聊的吗,怎么现在装起淑女了?

  这个安静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路上堵车了,眼看着快要到门禁的时间,乔晚有点着急。

  「这里堵车不好走,我在前面下车……」

  「我答应过我爸要把你送到学校,要是你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我没法跟他交待。」见她要开车门,顾承续直接把车门上锁。

  她着急的样子,让顾承续那郁闷了一晚上的心情,总算是缓解了几分。

  最后在顾承续的坚持下,到了学校的时候,已经过了门禁时间,无法返校的乔晚,只能灰熘熘跑回车上。

  「顾总,那我先送你回公司,再送乔小姐回顾家?」司机问了句。

  乔晚误了时间,顾承续何尝不也是耽误了回公司的时间,只能在车上处理着工作。

  忙着的顾承续抬眸看了眼旁边眼神幽怨在埋怨他的乔晚,「家里的人忙活了一晚,估计现在大家都休息了,就别给他们添麻烦了。」

  「那,是不是要给乔小姐开个酒店?」司机听到这话又问道。

  「住酒店不安全……,今晚就去我那吧。」

  「阿——」吃惊的乔晚,紧张到有点冒汗,「不,不用了,我去找萌萌。」

  「她今晚怕是顾不上你了。」说完顾承续也不等乔晚拒绝,就叫司机开车回他在公司附近的公寓。

  司机把他们两个送到地下室后就走了。

  因为紧张,跟在顾承续身后的乔晚一直低着头。

  这个时候,下班回来的公寓住户正好走在两人旁边,住户看了眼穿着校服头低低红着脸的乔晚,又看了眼那浑身酒气,像是刚应酬完从酒桌上下来的男人。

  听说最近有不少学生为了赚外快,被一些老板包养,觉着这个画面有点猫腻的住户,用嫌弃的眼神瞟了眼乔晚。

  生性敏感的乔晚,很快就注意到那异样的眼光,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乔晚特意拽了一下顾承续的胳膊,「二哥,等我。」

  听到乔晚这个称呼,知道自己误会了,住户沖着乔晚回了一抹致歉的笑意。

  而注意到这一幕的顾承续,并不想让这个得罪过他的乔晚得逞。

  被挽住的胳膊直接越过乔晚的腰身,将人揽入怀中。

  她惊慌的模样,逗笑了顾承续。

  可能觉得这样的惩罚,并不够,搂住她腰身的胳膊,从她腋下抬起,指腹擦过她的下唇。

  「刚才吃什么了,弄那么脏?待会到我那,我给你好好洗洗。」

  眼里含着柔情的男人,手指来回蹭着她的下唇,这亲密的画面,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兄妹。

  刚才露出歉意笑容的住户,再次换上鄙视的眼神。

  还用冷眼瞟了一下乔晚,好像在说,长得一点都不像,说是亲兄妹,在煳弄谁?

  待人离开后,乔晚气的将顾承续搭在她腰上的手推开。

  「你明知道她误会了,你还故意这样,你太过分了!」

  踏出电梯的男人,将人甩在身后,唇角扯出一抹愉悦,「我也只是澄清事实,我们是兄妹?」

  可他也不能用那种暧昧的方式,让人误会她们的关系阿?

  气鼓鼓的乔晚,进了公寓就找手机给顾萌萌打电话,她今天晚上才不要留在这里。

  顾萌萌电话没人接,那么晚了,也不好往顾家打电话,但是,她有顾家的钥匙,如果要回顾家过夜,可以自己给自己开门。

  乔晚沖着卧室的方向喊了句,「顾总,我还是不打扰你了,我先回顾家了。」

  也不管顾承续听没听见,乔晚起身就往外走,到了门口,乔晚才发现公寓的门是指纹电子锁,开关门都需要指纹解锁,这里没她的信息,所以她没办法开门。

  乔晚只能去卧室找人。

  她进到卧室的时候,顾承续在洗澡,她正要去敲门叫顾承续给自己开门,浴室的门就打开了。

  这才几分钟,就洗完澡了?

  「你这速度够快的,像你这么快的没几个。」要不是看到他换了一套黑色的西装,乔晚还以为他只是进去洗个手呢。

  自从不小心听到她们闺蜜间的「密谈」,以至于顾承续现在听到她说话,总觉得她用词别有涵义!

  见顾承续的脸瞬间冷下来了,乔晚有点害怕的缩着肩膀下意识避到一边。

  「那个,顾总……」沿着床边,跟了几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不好听,我还是回顾家住好了,麻烦你帮我开下门。」

  她话音刚落,就看到房门被男人关上。

  他为什么要关门?

  「咔嚓。」电子锁定的声音。

  怎么还锁门了?

  「我还没出去呢。」头皮发麻的乔晚抬腿就往外走。

  路过男人的时候,胳膊让人拽住,他只是轻轻将她往回一推,乔晚就没稳住脚步,直接摔在身后的床上。

  膝盖撞到床沿,疼的厉害的乔晚,捂着腿从床上爬起,「顾承续,你干什么!」

  「现在知道避嫌了?」

  綳着脸走向床尾的男人,将系到一半的领带扯下,随意丢到床上。

  沉着脸,逼近她的男人,带着一股扑面而来的压迫感,让乔晚有点害怕,特别是,这个时候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房门还锁上了,顾承续又喝了一些酒……

  刚起身,乔晚就让来到她跟前的男人,给摁了回去。

  男人强势的用膝盖将她垂落在地的双腿顶开,手指捏着她的下颚,强迫那个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女孩抬起头望着自己。

  「你勾引司遇的时候,为什么就不知道要避嫌?」

  「萌萌给我找了个伴,我搞错名字认错人了。」

  就算这些是真的,那……,「你不会不知道我爸妈把你安排到那所学校的用意,既然你都有喜欢的人了,为什么又不拒绝?」

  顾承续最反感的就是玩弄感情对感情不忠的人。

  而眼下,乔晚正好就是这么个人。

  她发现顾承续有点搞笑,「那是我的私事,跟你没关系吧?」也不知道是因为被他捏疼了,还是因为他眼底的嫌弃,让乔晚心里有些委屈。

  「既然咱们解除婚约了,你也没把我当做你的妹妹,那请问顾总,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生气的乔晚,双手用力将男人推开。

  身子瘦瘦小小的乔晚,根本不是身材魁梧的男人的对手。

  男人摁住她的肩膀,将她往后一丢,她就摔在床上。

  「顾……」

  看到一条腿压在床尾要上来的男人,乔晚吓得不停往后退,抓起枕头就去砸顾承续。

  「你想对我干什么,你敢乱来,我就报警!」

  抓住那双不停踢踹的小腿,顾承续三两下就把她脚上那双黑色的小皮鞋脱下丢到一边。抓住她小腿的手,轻轻往他这边一拽,床上挣扎的人就来到他身下。

  单手压在枕头上的乔晚,用手推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你起开!」

  沉着脸的男人,像是在生气,他一言不发,压着她,一手搭在她右耳边的床单上,一手伸到他的腰间……

  没一会,乔晚就听见他解开皮带的声音。

  就算她从来没遇到过这方面的事情,乔晚也知道,他要对自己做什么。

  「顾承续,我不是你的未婚妻,你回来的第一天,你就跟我解除婚约了,你不能对我做这种事情,你没有资格对我做这种事情!」

  他凭什么有生理需要,说要她就要她?

  男人轻笑了一声,「我没有资格么,乔晚?」

  原来顾承续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为什么,从他嘴里喊出来,这两个字特别动听。

  就在乔晚发着楞的这会功夫,男人的手已经伸进她裙摆下,将她的小裤裤拉到膝盖的位置。

  身下一凉,回过神的乔晚,就听到随着男人身子的前进,西裤与她大腿内侧皮肤摩擦的声音。

  委屈到极点的乔晚,声音有些哽咽,「顾承续,有那么多的女人愿意陪你,你为什么要找我!」

  感觉到有一股强势的气息正在逼近自己敏感的地方,害怕的乔晚死死拽住他的袖子,「我不愿意!你不能逼我陪你做这种事情,你没有资格,你不能!」

  不能,没有资格?

  是么?

  「不是说好对我以身相许的,怎么,现在反悔了,嗯?」

  「你……」对上男人打量她的眼神,乔晚的脸瞬间红了,「你知道我是谁?」

  她话音刚落,一个坚硬的东西就抵到她的身下,那来势汹汹的东西,连一句招呼都没打,直接强势的闯了进来。

  「不……」

  毫无心理准备的乔晚,面临一个这么巨大想要埋进自己身体的东西,疼的她只想撑起身子逃跑,可是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很重,她根本撑不起身。

  她只能拽住耳边位置的床单,借着力气,让身子顺着垫在肩后的枕头往后滑,试图用这个办法逃离那想进到自己身体里的东西。

  「乔晚,耍我好玩吗,嗯?」

  还想跑?

  怎么能如她所愿!

  顾承续用手臂扣住她的后脑勺,斩断她的退路,将她整个人牢牢困在自己怀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5

12345678912 发表于 2023-1-15 06:11: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utumn 发表于 2023-1-19 06:24: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打气泡酒 发表于 2023-1-24 22:05: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瑶瑶海湖 发表于 2023-1-25 10:5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coco2022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