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36160活跃度
  • 16278发帖
  • 14643主题
  • 0关注
  • 212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 2023-02-02

    已充值珍珠,1月31日在支付宝充值的,但未见审核,麻烦通过一下,谢谢

    已充值,但未处理 ✎ 提问咨询 .
热门专题

[✿ 1月试阅 ✿] 凌安《贵女的药膳大业》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2-12-28 16:4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贵女的药膳大业》
作者:凌安
系列:蓝海E130901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3年01月04日

【内容简介】

从一文钱人参汤到一文钱羊肉汤,上京百姓身强体壮,
她收获了无数的感谢,也收获她家世子爷无价的爱……

将军府二小姐沈清婉自幼身娇体弱,在百草谷里调养身子多年,
最近才回到上京,她决定用自己在医谷里习得的知识造福人群,
配合搬砖大赛跟赠送美颜妙方,专卖药膳的养生堂一开业就人流如织,
她的一文钱羊肉汤不但在皇上跟前挂了号,也成了百姓口中的大善人,
家人的呵护宠爱让她每天都像泡在蜜罐子一样,日子悠闲又轻松,
去王府出诊给老王妃开药膳就是她生活里最重的活儿了,
只是她跟这王府世子也忒有缘了,他不是出现在接送她的路上,
就是在她屡次遇到危险时从天而降,英雄救美一把,
她越来越觉得他似曾相识,很像小时候被她缠着不放的小哥哥,
而他竟也委屈巴巴的控诉,她定下的婚约可不能不认帐……


  第一章 一文钱人参汤

  天蒙蒙亮,将军府内已是一派忙碌景象。

  仆妇丫鬟们遵着管事嬷嬷的指派,有序打扫着府内大大小小的院落。

  「都利索点,今天是二小姐回府的好日子,夫人有话,今日当值的通通都有赏钱。」说话的是夫人身边最得力的魏嬷嬷,话音刚落就急匆匆地转身回了。

  一众丫鬟仆妇们不知是被这赏钱鼓起了劲头,还是被空气中四散的桂花香气抚平了燥气,一个个的当真脚步都轻快了起来。

  二门外,隐隐传来门房小厮的声音——

  「夫人,二小姐的马车已到府门外了。」

  沈夫人得了消息,急忙从秋水阁迎了出来,一炷香不到,一辆褐色马车已经稳稳当当的停在了二门外,沈夫人眼神急切地站在那。

  「母亲,女儿回来了。」

  帘子掀开,一身着百褶如意月裙,裹着翠纹织锦披风的姑娘缓步下了马车,沈夫人拉过几年未见的女儿,侧身环着,朝秋水阁去了。

  一众仆妇丫鬟们却是呆呆地立在原地,看怔了。

  「二小姐是仙女下凡吧,我在上京见过那么多世家小姐,没一个比得上二小姐!」

  「我上次跟着夫人进宫伺候,宫里的娘娘贵人们也比不上二小姐的美貌。」

  「美是美,就是命不好了些,一病就是七八年……」

  「美人多磨难,现下二小姐不是病愈回来了?」

  「可我瞧着,身子骨还是弱不禁风的——」

  「休得胡言,主子贵人们岂是你们能评头论足的,谁再闲话,今日的赏钱就别想了。」

  年龄稍长的管事嬷嬷开口训斥后,丫鬟仆妇们才回过神来,各自做事去了,没一个人听到管事嬷嬷的低语——

  「我老婆子活了几十年,真真儿也算是见识到仙人了。」

  秋水阁内,沈夫人拉着沈清婉坐在矮榻上,殷切的问着她这几年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身体还有哪里没养好?

  沈清婉一一答了,过了一刻钟,看沈夫人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只得岔开话题。

  「母亲,今早天没亮就开始赶路,我这会肚子空空,实在没劲说话了。」

  「瞧我,是母亲的错,乖女儿,咱吃饭去。」

  沈夫人起身带着沈清婉满脸笑意的去正厅了。

  正厅里,红木桌前围坐着定国将军府的一干人等,沈大将军、沈小将军沈清扬、罗姨娘、罗姨娘的女儿沈清沐。

  见沈夫人带着沈清婉进了正厅,所有人都起身笑着跟两人打招呼。

  两旁立着的仆妇见主家人来齐了,转身忙活着传膳去了。

  沈清婉回府后吃的第一顿饭开心极了,父亲母亲如儿时一样对自己好的没话说,哥哥和三妹妹也都言笑晏晏,罗姨娘态度也极是亲善,除了已经出嫁的大姊姊,如今终于一家团圆了。

  用膳完毕,沈大将军招呼着一大家子进里间叙话,沈清婉走在后面,见罗姨娘与沈清沐坐在那一动不动,好奇地看着她们。

  罗姨娘对上沈清婉的视线,开口解释道:「沐沐小日子到了,肚子不舒服,我带她回去用汤婆子赶紧暖着。」

  「我在医谷时学了一个食疗方子,很有用,三妹妹要不要试试?」

  沈清沐喜欢极了美得彷佛仙女一般的姊姊,听姊姊说到自己,管他有用没用呢,立马忍着阵阵痛意回道:「要的,二姊姊。」

  沈清婉随即吩咐着一旁的仆妇去准备。「劳烦嬷嬷,去熬碗姜枣红糖水,乾姜洗净切碎末,枣洗净去核,加以红糖熬之一刻钟。」

  嬷嬷应声去了,走在前面的沈家几人早已循声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沈夫人没忍住问道:「婉婉,这法子我竟从没听过,当真管用?」

  「母亲放心,这法子是我在医谷内学的,我自己也用过,效果立竿见影,你们一会就知道了。」

  几人都很是好奇,一起等在正厅,不一会嬷嬷端着熬好的姜枣红糖水走了进来,沈清沐接过丫鬟递过来的汤匙,开始喝起来。

  起初众人见沈清沐还是拿着汤匙一口一口的喝着,汤稍稍去了热气后便放下汤匙,端起碗喝了起来。

  沈清婉眼见姜枣红糖水被沈清沐一扫而净见了底,才开口问着,「三妹妹这会可感觉好些了?」

  「好多了,二姊姊,这汤甜而不腻,喝下去如阵阵暖流,我现下舒服极了,感觉可以逛遍全上京的铺子都没问题。」

  一旁的罗姨娘看女儿一脸真诚崇拜的看着沈清婉,十分怀疑她这是被崇拜劲儿冲昏了头脑,而不是这姜枣红糖水发挥了作用。「沐沐,当真一点不疼了,汤婆子还用不用?」

  「姨娘,不用了,汤婆子暖上半天也就是肚皮见了热,喝了姊姊的姜枣红糖水,我现在全身都热呼呼的呢。」

  听着沈清沐一脸认真样的解释,众人这才信了姜枣红糖水的神奇功效。

  沈清婉眼神四下打转,看众人都打消了疑虑,接着说道:「我在外养病这几年,学了很多类似的食疗法子,不用吃药针灸就能缓解治疗疾病,如今我痊愈回来,打算把这些法子都整理出来,开间食疗铺子。」

  「乖女儿,你才刚回来,做什么折腾这些,爹爹戎马一生,也攒下了些家业,不必你去抛头露面的。」

  「是啊,婉婉,虽说现在你病是养好了,但还是要多休息。」

  沈家夫妇都不同意女儿的想法,一同劝阻着。

  「父亲母亲,我知道你们都疼女儿,但我之所以有这想法,是回来时师父跟我说,人啊还是要多动动身体用用脑子方能身康体健,我若是日日都待在府里,久积成病,那我这几年漂泊在外的苦不就白吃了吗?」

  沈清婉侧头看看沈大将军,又转过去看向自家哥哥,接着又说道:「你们看父亲和哥哥,成年带兵练武的,身子骨都健壮,再看看我们女子,日日里就在这宅院内活动,哪个一年间不都要请上几回大夫?」

  沈清扬听到沈清婉的话,觉得十分有理,扬声赞同,沈家夫妇眼神犀利的瞥向自家儿子,他立时噤了声。

  沈清婉看沈清扬已经动摇站在了自己这边,以及那道忽略不掉的热烈视线,心思略转,一鼓作气接着说着。

  「况且我也不需要做什么,开铺子的一应事项,哥哥肯定会愿意帮我解决,三妹妹也可以跟着我,帮我分担很多事情,我只是动动脑子,偶尔去铺子里转转就行了。」

  听到沈清婉点到自己的名字,沈清沐兴奋极了,一瞬间觉得神仙姊姊不管需要自己做什么,自己都愿意帮忙。

  「我可以我可以,我日日跟着二姊姊,二姊姊渴了我递杯子,二姊姊累了我会按摩,二姊姊出门往东我绝不往西。」沈清沐被姊姊点到名字的那一刻就起身走到沈清婉身旁,坚定的加入了沈清婉的阵营。

  「二妹妹需要做什么,只要告诉我,我都会帮妹妹做到的。」沈清扬也憨憨的开口说道。

  罗姨娘看自己的宝贝女儿已经毫无原则,一门心思的只想跟着沈清婉,也在一旁帮腔道:「我一个妇道人家整日在府里闲着也是闲着,若是二小姐有能用到我的地方,我也愿意出人出力的。」

  「既然婉婉这么坚持,且对她是有利的,想做就做吧。」沈夫人已经错过了对女儿好多年的爱,她不想女儿回来了再不开心,也转变了阵营。

  沈大将军看片刻功夫所有人都站在了乖女儿那边,自己已是无力阻止,只得同意了沈清婉的想法,不过要约法三章。

  沈清婉心愿达成,笑着哄着沈大将军,别说约法三章,十章二十章也答应。

  沈清婉的养生铺子就这么风风火火的筹备了起来,她给自己铺子起了个响亮的名号——养生堂。

  交代沈清扬帮自己寻找铺面,店面地址大小都不做要求,只希望店面前最好有个宽敞空地。

  又让罗姨娘与沈夫人去与交好的各府夫人们传授姜枣红糖水的方子,同时宣传自己的养生堂,并告知开业当天凡进店的姑娘夫人们都免费赠送一道养颜秘方。

  沈夫人罗姨娘领了差事,劲头十足的开始了自己的社交主场。

  沈清沐左等右等也没等来自己的安排,逐渐没了耐性,这一晚,躺在榻上如何也睡不着,便不再勉强自己,起身去秋水阁找沈清婉去了。

  沈清沐不等丫鬟通传回话,径直进了沈清婉的闺房,经过这几日的相处,她知道二姊姊并不在乎这些虚礼。

  「二姊姊,为何只有我没事做,你是不是嫌我没用?」

  沈清婉看着一脸委屈的三妹妹不睡觉,只为了这事来寻自己,噗嗤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她这妹妹,着实可爱有趣得紧。「我本想着明早寻你给你安排,既然你今晚找过来了,那就现在跟你说吧。」

  沈清沐听了这话,眼睛「唰」的一亮,收了委屈,快步走到沈清婉面前的椅凳上坐下,竖着耳朵听着沈清婉的安排。

  「明日你在府里召集所有丫鬟仆妇小厮,让他们去市井里宣传养生堂,姜枣红糖水的方子要一个个的确保所有人都学会,并且告诉他们,养生堂开业第一日,免费赠送养颜秘方,当天还会举办搬砖大赛,不论身分,比赛第一名我会提供半年的一对一服务,且只要是养生堂出品的东西,他都可以无偿享用,二到十名也有相应的奖励。」

  沈清婉说完,看沈清沐还是一脸懵懂的看着自己。

  「可是还有哪里不明白?」

  「搬砖大赛是什么?还有二到十名的奖励是什么?」

  「这个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就是要留点谜团才会吸引更多人呀。」

  沈清沐对二姊姊的崇拜之情又上了一层楼,她现在觉得二姊姊不只是人美,脑子也聪明极了,话本子上都说美人多愚笨,改天一定要和小姊妹们纠正一下话本子上的错误。

  沈清婉听到院子里隐隐传来的打更声,朝窗子外看去,月上梢头,已是夜深时刻,招呼沈清沐和自己一起睡,别再回自己院子了,沈清沐眉开眼笑的一口答应。

  姊妹两人在床榻上又闲扯了一会,才双双进入梦乡。

  汝南王府内书房,一长眉若柳、身如玉树、凤眸星目的男子正坐在太师椅上,垂首听着一旁的侍卫禀报着沈家二小姐的近况。

  「养生堂何时开业?」

  「后日。」

  「搬砖大赛是什么?」

  「禀世子,具体在下不知,不过现下整个上京城都刮起了一阵狂潮,百姓们秋收后在家闲着也是闲着,都跃跃欲试,就等着后日见分晓了。」

  太师椅上坐着的是这汝南王世子顾兮尘,他思考片刻,又接着吩咐道:「后日你去参加这个搬砖大赛,务必拿下第一。」

  作为汝南王世子跟前最得力的侍卫,顾九从没失手过,听到世子来了吩咐,自是满口应下,随后退出屋去。

  转眼到了两日后,沈夫人翻遍了黄历选定的良辰吉日,万事皆顺,宜开张。

  沈家人除了沈大将军和沈清扬去上朝,其他人用过早膳就一齐出门朝着养生堂去了。

  沈清扬选的铺子地址沈清婉极其满意,一整栋两层小楼,一楼作问诊间和售卖铺用,二楼装修了雅间和沈清婉的休息间,楼前直到金水河旁空旷至极,很是适合今日的搬砖大赛。

  沈清婉一行人站在二楼雅间的窗子旁。

  看着刚过辰时已是拥挤不堪的楼下,沈夫人担忧的问道:「婉婉,这么多人,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没事的母亲,咱们开铺子做营生,哪有嫌客人多的道理,再者男子们大部分肯定是来参加这搬砖大赛的,女子们定是为了这养颜秘方来的,一里一外,人流也就分开了。」

  几人听了沈清婉的话,心都安了下来,不再言语,转而看着楼下的情况。

  只见掌柜的嘴里说着漂亮话,邀众人一同观看了舞狮表演,养生堂便开门接客了。

  「各位夫人小姐,请有序依次坐下,好享用养生堂养颜秘方。」

  伙计卖力的叫喊瞬间起了作用,蜂拥而进的各位夫人小姐转瞬坐满了椅凳,一位位丫鬟从里间端着托盘鱼贯而出,散开站到了一排排椅凳前。

  一位眼尖的夫人在第一个丫鬟刚走出来时就看到了她们端着的托盘上放的是切好的黄瓜片,立时就开口抱怨道:「我一大早包子铺都没开便来了这里,你们就拿黄瓜片糊弄人,还以为真有什么养颜秘方呢,原来养生堂做的是江湖骗子的勾当。」

  「这位夫人,她们端着的是黄瓜片,可我还没说这黄瓜片怎么用,你怎就知道这不是养颜秘方呢?」

  其他人本打算跟着那位开口的夫人闹上一闹,觉得自己平白浪费了功夫,可看到美艳得不可方物的沈清婉走了出来,一个个都噤了声,见她肤若凝脂、玲珑俏丽,她们都信了这养颜秘方一定管用,看看这姑娘的脸!

  「我是这养生堂的东家,今日就教给大家一个养颜法子,用料简单,只需洗干净脸后将黄瓜切成片,敷在脸颊上,一刻钟左右取下便好,今日本店准备的已经放在各位夫人小姐面前,可自行取用。」

  丫鬟们听完沈清婉的话开始引导各位夫人小姐们洗脸,之后分发黄瓜片,取了黄瓜片敷在脸上,一刻钟转瞬即逝,丫鬟们收走各位小姐夫人取下的黄瓜片。

  各位夫人小姐摸摸自己的脸,又看看身旁人的脸,皆是一脸不可置信,竟然真的有作用,这脸蛋比敷之前光滑透白了几个度!

  「相信各位夫人小姐们都有了判断,这法子回家去随时可用,用掉的黄瓜片还可以给鸡鸭鹅等家畜做饲料,并不会浪费,各位往后若有任何想用食疗的病症,随时可来养生堂找我问诊。」

  与此同时,养生堂外面等待参加搬砖大赛的参赛者正摩拳擦掌的准备着。

  「感谢各位抽出宝贵的时间来捧场,下面我讲一下搬砖大赛的规则,每人限时半炷香功夫,从砖石堆放处搬至我脚下的这道线,伙计会负责清点统计各位搬运的砖石数量,由高至低排序,所有参赛者比赛完毕公布结果,下面请站在前面的五十位上前准备,后五十位下一轮准备。」

  掌柜话落,第一组的五十位已经整齐的排成了一列,姿势各异的做着起步动作。

  「养生堂搬砖大赛第一组,开始!」

  随着掌柜中气十足的发令声,第一组的比赛开始了。

  一旁站着的有人兴致十足的给正在比赛的加油鼓劲,有人小声的讨论着。

  「你看,这有人一块一块的搬,有人几块几块的搬,差距一下子就上来了,还好我没第一组比赛,不然就吃了我这没脑子的亏了。」

  「王二,你蠢我知道,不用自己骂自己了。」

  「李四,你是不是又想吵架?」

  顾九本身站着的位置第二组就要上去比赛,闻言默默往后退了点,他顾九的字典里没有失败,还是多看看情况,最后一组再上,世子的任务不能出半点差错。

  第二组上场比赛的人有人就近找了麻袋,有人商量着合作共赢用上了板子担着。

  顾九看着花样百出的众人,忍不住觉得自己很机智。

  「这位兄弟,你可有什么好想法,带带老哥我。」

  顾九身旁站着的汉子看顾九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没忍住问了出来,他家夫人刚才来找过自己,说这养颜秘方甚是奇妙,叮嘱自己好赖要赢个彩头,方便她日后使用。

  「没有。」顾九冷漠的回道,心想我就算有也不能跟你分享啊,差事办砸了,世子又不会发落你。

  第二组的比赛结束了,轮到最后一组上场了,这组人全程观看了前两组的比赛,多多少少吸取了一些有利的经验,一个个神采奕奕的走上前去。

  旁边观赛的众人看到这组搬砖数量明显整体胜于前两组,一个个懊恼着自己怎么就站的那么靠前呢。

  顾九脱了自己的软甲和外袍,将软甲垫在外袍底部,别人最多抱两落砖石,他藉着外力支撑几落几落地搬着。

  「时间到!」

  搬砖大赛结束了,顾九凭藉着自己的职业优势顺利拿到了第一名,还好为了能随时应对突发情况,软甲就没离过身,普通百姓谁出门穿这东西。

  「请各位得胜者稍后到店里登记,本次搬砖大赛,凡参与者均可免费取用养生堂今日新品——一文钱人参汤。」

  「掌柜的,你懵我们呢,一文钱能喝到人参汤?」

  「一文钱人参汤自然不是真的人参,但功效丝毫不亚于人参。」

  众人被掌柜说得一愣一愣的,都向着售卖处挤过去,争先恐后的尝鲜去了。

  沈清婉已经回到了二楼雅间和沈家人一起站着看外面的情况。

  「二姊姊,你这明明就是大米熬出来的粥油,真的能和人参的作用一样吗?」

  沈清沐今早才知道养生堂出品的第一个商品竟然是大米熬出来的粥油,二姊姊还给它取名叫一文钱人参汤,她早就想问了,这会才得了空。

  「这你就不懂了吧,米汤的粥油才是精华,滋补力不亚于人参、熟地等名贵药材,但是很多人不懂,往往以为不干净会撇出来。」

  「这么厉害,我以后一定都吃掉它,可是这么多百姓,总有人能尝出来这就是米汤熬出来的吧。」

  「刚开始注意力不会这么敏锐,等到真的发现的时候,他们也都知道这东西的好处了,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况且咱们还拿这米汤救济了城外那么多吃不上饭的人。」

  沈清沐听到沈清婉的解释后,对二姊姊的崇敬之情又更上了一层楼。

  「婉婉,今天这开业也算是很成功顺利了,你这病刚好,不如就回府歇着吧。」

  沈清婉听到沈夫人的话,思索片刻,觉得今天应该是没什么事了,第一天大部分人都是抱着观望和看热闹的态度来的,问诊的到现在还一个都没有,就决定先回去歇着了。

  于是一行人便下了二楼,从后门处上马车回府了。

  汝南王府内书房,顾兮尘正与四皇子楚言玉商量着朝堂之事,两人看着一身脏兮兮的顾九走了进来,不由得一起看向了他。

  楚言玉极其好奇他今天的经历,往常厮杀对战也不见顾九这么狼狈过。

  「世子,属下幸不辱命。」

  「你这衣服为何这般情况?」

  顾九向两人详细描述了今天养生堂开业的各种情况。

  「……二到五名有一次免费问诊机会,以及半年内免费享用所有养生堂出品,六到十名可从上面两项中任选一项作为奖励,我这第一名的奖励,跟掌柜说了登记给世子了。」

  楚言玉早就笑出了声,他没想到顾九这一身狼狈样竟是这么得来的,作为汝南王府身手最好的侍卫,未免过于屈才了。「哈哈哈,这二小姐着实有趣,顾九,你主子这么浪费你这一身本领,要不以后跟着我算了。」

  「四皇子就别打趣在下了。」

  顾兮尘对顾九今天的任务完成很满意,示意他先下去换了衣服再去大管家那领赏钱,顾九被自家主子解了围,转身出了内书房。

  顾兮尘坐在太师椅上,常年冷漠无情不苟言笑的脸上浮上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转瞬即逝,连一向最擅长察言观色的四皇子也没察觉到。

  「你心尖尖上的姑娘现在回了家,你成日让顾九做这做那的,不如直接去找她来的直接。」

  楚言玉和顾兮尘谈了半晌的公事,心里正烦闷着,看顾九出去了,又打趣起顾兮尘。

  顾兮尘犀利的眼光看过去。「你若没事儿可谈了,我送你回府?」

  楚言玉避开顾兮尘带刺的眼光,不再闲话,和顾兮尘继续谈起了今日的正事儿。

  翌日是秋日里难得的好天气,日头高照,微风徐徐,沈清婉习惯性早起做些锻炼,沈清沐一早过来找自家二姊姊,看见的就是沈清婉在院子里身体怪异的摆动着。

  「二姊姊,你这是做什么呢?」

  「早啊,我遵师父的教导锻炼身体呢,要不要一起?」

  沈清沐虽然内心觉得怪异,可哪里能拒绝二姊姊的邀请,自是二话不说跟着做起了锻炼。

  等到沈夫人来叫宝贝女儿吃饭时,看到的就是沈清婉在那一会抬腿一会挥臂,或蹲或立的摆动着身体,一旁的沈清沐则是有模有样的学着。「婉婉呀,这又是做什么呢?」

  沈清婉见沈夫人过来,停了动作,朝着沈夫人灿烂一笑,「母亲,这是我的日常晨练,在谷里时师父说生命在于运动,所以每天都要跟着师父做这些,现在回来了,师父也叮嘱过不能松散。」

  沈夫人略略点着头,嘴里嘀咕着怪不得那医谷能医好婉婉的病,真是不走寻常路。她不再多说什么,招呼着沈清婉两人去正厅用饭了。

  沈清婉用完了早膳就惦记着养生堂情况,准备过去看着。

  沈大将军瞧着神色匆忙的沈清婉,叫住了她。「女儿啊,咱们的约法三章还记得吧,这第一就是不能累着自己,你看看你急的。」

  「父亲,今天是开业第二天,很可能会迎来养生堂第一个上门求诊的病人,女儿心里有数,不会累着自己的,再说三妹妹随时都在我身边,您可以让她时刻监督我不是?」

  沈大将军听了这话,看了眼自家三姑娘的一脸崇拜样,心想这是能指望得上的吗,可又没由头再拘着她,只能再次叮嘱后便放两人出门了。

  沈清婉的马车还没在养生堂后门处停稳,便听见掌柜急切的声音。

  「二小姐,您可算是来了,今早刚开门就来人求诊了,我正合计着您再不来就去府里迎您呢。」

  沈清婉闻言加快脚步下了马车,边走边问道:「来的是谁,可有说是什么病症?」

  掌柜开口答着沈清婉的话,说是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个孩子,那孩子从进来就哭个不停,年轻夫妇忙着安抚孩子,也没问出具体是怎么了。

  沈清婉看没什么有用资讯,便不再往下问,只脚步又加快了些。

  走到问诊间,刚推开虚掩的门,那妇人就上前迎了过来。

  「姑娘,您可算是来了,快帮我看看我儿子吧,他每天牙疼的是饭也吃不下水也喝不了,我们看了多少大夫都治不好我儿的牙痛之症,听说您开了这养生堂,急忙就赶过来了。」

  沈清婉抬手示意男孩上前一步,本来哭着的孩子看见这么美的姊姊叫自己上前,一时停了哭声,往前走过去。

  「张开嘴巴,让我看看你的牙好不好?」沈清婉语气轻轻柔柔的,任谁也拒绝不了。

  男孩乖乖张开了嘴巴,沈清婉手里拿着竹签细细看了一圈,然后转头吩咐一旁立着的伙计。「去取些花椒来。」

  伙计应声去了,很快拿了花椒回来。

  沈清婉接过,拿着花椒一粒一粒的放到小男孩坏牙的地方,示意他别说话,坐着休息会。

  看男孩不再哭闹,乖乖的坐过去了,沈清婉侧头开口问着男孩的父母,平日里孩子是不是特别爱吃甜食,有没有好好清洁牙齿?

  年轻妇人开口说这孩子就是家里的小霸王,不给糖吃就不吃饭,清洁牙齿也就是糊弄了事。

  沈清婉颔首,对着年轻妇人继续说道:「这就是了,牙齿因为吃多了甜,有些坏掉了,不过好在孩子年龄还小,之后还会换牙,以后一定要控制吃糖的次数,七日里最多给他吃一次解个馋,如果牙疼得实在受不了,可以放入花椒粒止痛,但也不能日日使用,以免有了依赖性也不好,另外,一定要注意牙齿清洁问题,饭后漱口洁牙必不能少。」

  说到最后,沈清婉眼神移过去看着乖乖坐在那里的男孩,男孩对上沈清婉的眼神,乖乖开口答应着,保证自己会听话,少吃糖。

  沈清婉站起来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跟他保证只要他听话以后就不会牙疼了。

  年轻夫妇道了谢,随掌柜出去了。

  那对年轻夫妇刚出养生堂门口便被周围站着的人围了上来,询问着养生堂是否真的可以不用抓药就能看病。

  年轻夫妇感念着沈清婉的恩情,回着周围的人群说是真的,并且诊金只要十文钱,解决病症的东西也都是家家户户里有的,不用额外买,也不用花钱抓药。

  众人听了年轻夫妇的话,又看了看进去时还哭声不停的孩子,这会早已不见哭声,都信了这养生堂是有些本事在的。

  沈清婉知道自己刚开业,不会有多少人上门求治,但也没料到会这么少,一上午过去了,竟然就只有那一个病人。

  沈清沐自然是希望二姊姊能轻松些,本来她还担心病人太多二姊姊累着自己,现下倒是清闲,索性拉着沈清婉在二楼雅间喝茶闲聊。

  也是因为这会闲聊她才知道为何二姊姊开业时要举办搬砖大赛,乍听之下这跟养生堂好似没有关系,但却能引起大家的好奇与讨论,且妻子进店里拿赠送的养颜方子,丈夫就能待在店外参加搬砖大赛,是夫妻能一起参与的活动,大家的参与度就会更高,人潮也会更多。

  沈清沐听完这番解释后很是佩服二姊姊的头脑,越发崇拜她了。

  之后用过午膳,沈清婉见沈清沐精神不佳,让她去睡会养养精神,沈清沐困得眼皮子直打架,转身去了。

  沈清婉拿了本书,坐在雕花木窗下的矮榻上,一个人悠闲地看着,耳边虽有楼下隐隐传来的市井喧闹声,丝毫不扰她的兴致。

  「二小姐。」

  白玉雕屏后传来掌柜的声音,沈清婉随手将拿着的书放在了矮榻旁的紫檀架子上。问道:「何事?」

  「二小姐,搬砖大赛的第一名遣人来,请您前往府里看诊,说是腿脚不便,只能劳烦您跑一趟了。」

  「知道了,你先去回了他,我稍后下去。」

  掌柜恭敬地应了声,脚步轻快地下楼去了。

  沈清婉先去隔壁看了沈清沐,见她还睡着,吩咐一旁的丫鬟等三小姐醒了告诉她安心等着自己回来即可,不必出去寻她,而后叫上大丫鬟丝雨跟着就下楼去了。

  掌柜和那位来传话的小厮就等在一楼大厅内,看到沈清婉下来,走上前去,沈清婉吩咐掌柜如果有人来问诊,请他明天再来,掌柜应了,问她需不需要店里伙计跟着,沈清婉觉得不必,吩咐丝雨去叫车夫准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2

qinshoulg 发表于 2022-12-29 03:07: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的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345678912 发表于 2023-1-13 18:59: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