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36160活跃度
  • 16278发帖
  • 14643主题
  • 0关注
  • 212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 2023-02-02

    已充值珍珠,1月31日在支付宝充值的,但未见审核,麻烦通过一下,谢谢

    已充值,但未处理 ✎ 提问咨询 .
热门专题

[✿ 12月试阅 ✿] 可乐《嘘,总裁是我老公》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2-11-28 15: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嘘,总裁是我老公》
作者:可乐
系列:红樱桃RC1523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22年12月9日

【内容简介】

肖筱默这辈子做过最蠢的事就失恋后到酒吧买醉
一晚上的失恋酒喝下来,她醉得迷迷糊糊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跟我结婚吧!」
她是喝茫了产生幻听,还是被分手的打击太大
才会神经错乱到认为真的有人跟她求婚?
谁知下一次睁开眼,一个陌生男人就冲着她叫老婆!
老天!她不但和陌生人一夜情还签下结婚书约
脱序行为让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把自己嫁了
以为她的衰运就到此为止吗?事情还没完呢
她一夜情的对象竟然是公司新上任的总裁河定然!
「我被你睡了,连新婚之夜都被迫完成。」
可恶!他怎么好意思摆出受害者的模样,要不要脸啊
真相是她这个老婆只是他拿来给长辈交差用的……
说好了这桩隐婚是类契约的关系,对外要保密
总裁大人怎么在见家长这件事上这么积极?
幸好他还不知道她背着他跟别的男人「相亲」
欸,那气势汹汹朝她走来的男人,不正是总裁大人?!


  第一章

  周五深夜,河风习习抚面,近凌晨的市区在城市的霓虹点缀下,闪烁着让人不想入睡的耀眼光彩。

  肖筱默趴在岸边栏杆上,目光迷蒙地看着对岸的灯火,思绪恍恍。

  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她缓缓的回过头,眼底映入同部门同事兼闺密方采熙的脸以及她高频率张合的嘴。

  「够了喔!只是认清了个渣男,不是世界末日,不至于沮丧成这样吧!要我说,刘泰贤那家伙早就该放生了,分开,应该要庆祝!」

  肖筱默横了她一眼,苦笑。

  她和刘泰贤高中同班,毕业后交往至今。

  她看着他由棒球社团到成为职业选手,一起经历过他人生的高潮起跌,那情分怎么是说放就能放的?

  即便她知道刘泰贤不是个好东西……

  即便她知道刘泰贤甚至跟仰慕他的球迷暧暧昧昧……

  但两人分分合合纠缠了那么多年,真的走到这一天,她内心有满满的不甘与感慨。

  她不满地嘟嚷,「被割伤也要几天伤口才会愈合──」

  方采熙双手搭上她的肩猛晃,「傻了啊?再见三振!为那种渣男哀悼十分钟都嫌多。走!」她扯住好友的手往前走。

  她说得没错,但不多哀悼几分钟,似乎有些对不起两人在一起那么多年的感情啊!

  肖筱默一只手抓着栏杆,不动如山,「我还不想回家……」

  今天是公司同事每个月的聚餐,因为情绪差,她喝得比平常多,头有点晕,浑身燥热,吹着河风还挺舒服的,甚至让她觉得心情挺平静的。

  「谁让你回家的?这时候回家,我唾弃你到死!」

  见她夸张的反应,肖筱默苦笑,「至于这么夸张吗?」

  「不夸张。」方采熙将手搭在她扶着栏杆的手,边将那纤指一根一根掰开边说,「前面的酒吧有周五淑女之夜,再去喝一杯!」

  明天休假日,玩到彻夜不归释放一周的压力才是王道好吗?

  肖筱默想了想,松手了。

  喝得醉一点,回家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想,直接倒床就睡了,挺好的。

  「嗯……有道理……」

  「当然!」方采熙抓起她的手,情绪激昂的高呼,「不醉不归!」

  肖筱默被她发出的高音频欢呼给吓了一跳,庆幸已经很晚了,河畔边并没有其他游客。

  今晚她要更醉才归!

  位在河畔附近的「九」白天提供英式早午餐、咖啡,一到夜晚便变身为酒吧,提供调酒以及晚餐。因为走的是复古英式风格,带着浓浓异国风情的摆设,让人有身在国外异乡的错觉。

  这家店是下班后小酌约会的好去处,平日便深受上班族青睐,一到周五的夜晚,更是热闹不已。

  一走进店里,喜欢分享生活的方采熙已经拿着手机四处拍照,上传到社群网站。

  而肖筱默处在这灯光美气氛佳的空间当中,脑中想到的还是只有酒。

  她选了个最僻静的角落,享用店里提供的免费调酒。

  当调酒送上来,她立即被那漂亮的酒色给迷惑了。

  呈现粉红色渐层色调的调酒最上方是一层白色泡沫,上头飘着几片嫩嫩的玫瑰花瓣,看起来十分梦幻。

  「这款调酒名唤『悸动』,是以琴酒为基底,加了蔓越莓汁稀释过后的酒精浓度有13%,会不小心忘了它的酒精比例,请慢慢享用。」

  服务生送上调酒后,贴心的做了附注。

  悸动?这调酒名让肖筱默暗暗在心里嗤之以鼻。

  一段长达多年的感情被辜负,她的心死了,不会跳动了。

  肖筱默苦涩的想,向服务生道了谢后,大口啜饮着调酒。

  也许是因为心情,也有可能是调酒的味道真不错,她喝完之后,又忍不住点了一杯。

  然后,肖筱默便发现自己更醉了。

  醉了无妨,要命的是,那双醉眼迷蒙的眼看着不远处的一对情侣,不由得悲从中来,心酸到了极点。

  前阵子才喝过爱情长跑十年的同学的喜酒,还以为下一个结婚的就是自己,却没想到才几天的时间,她的爱情就这么飞了。

  好怨!

  她心里既哀伤且忿忿不平,又叫了一杯调酒闷闷喝着。

  而喝着这一杯酒时,眼泪已经无法抑制的滚落,一滴滴的落进调酒里。

  突然,一抹揉着笑的低嗓传来──

  「特别调味有比较好喝吗?」

  是在跟她说话吗?

  肖筱默抬起头,望向声音来源处,眼底映入一张英俊的脸庞。

  男人的脸型削瘦,鼻梁挺直,两道斜眉浓黑,眉型清俊,单眼皮炯然明亮,眼尾微微上挑,带着点挠人的魅气。

  而这一点魅气因为眸底透着股英气逼人的冷锐杀气,为那清秀俊逸的模样添了点冷硬难亲近的气质。

  很帅,但……嗯,应该不认识。

  她没搭理他,拿起酒杯,晃晃颤颤的想换个清静的地方……继续哀悼。

  但或许一个晚上下来,啤酒、调酒混搭,她觉得自己似乎比刚刚更醉了一点。

  男人盯着她一副随时会跌倒的模样,好整以暇地问:「你还没告诉我,特别调味的酒有比较好喝吗?」

  这吧台椅有点高,肖筱默有点晕,正忙着,听到他的声音,莫名烦躁了起来,「哪、哪有什么……特别调味?」

  「眼泪。」

  话落,他伸出手揩掉她悬在颊边的一颗泪水。

  「你……」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肖筱默像被烫着似的,瞪大着眼,激动地往后退。

  「你会撞到别人。」男人看着她,觉得自己不伸手拉她一把,应该会造成「连环车祸」。

  四周的氛围热络,人不少,肖筱默听到坐在身旁的女人发出一声惊呼后,责怪地看了她一眼。

  「抱、抱歉!」

  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可能带来的状况,她迭声道歉。

  然后她发现,女人的目光不在她身上,而是在她身旁的男人身上。

  河定然注意到那直瞅着他,频送秋波的女人藏在眸底的意图,冷冷地扯唇后,看向被他的手勾住的女人。

  「走吧!」

  肖筱默这才发现,男人的手扶在她的后腰,被他的手心贴住的地方烫得灼人。

  如果这双大手出现在经期需要热敷时,应该可以取代暖暖包,应该会很舒服──

  她猛地打住思绪,懊恼不已。

  酒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醉是醉,连脑子都不清楚了,想什么?

  还有,他说什么?

  走?去那里?

  他们不认识吧!

  「喂喂喂喂……」

  肖筱默想挣脱,却发现手被抓扣得很紧。

  她心慌的想,她是众目睽睽之下被绑架了吗?

  就在她准备高呼救命时才发现男人停下脚步,轻推了她一把,跟着她便发现屁股一弹,要命的舒适感传来。

  原来,他带着她来到角落的沙发区。

  在这样的夜,哪能抢到这属于半隐私空间的沙发区?

  她正觉得奇怪,男人开口了。

  「终于安静了!」

  肖筱默是醉了,但还没有醉到看到帅哥,就可以黏在他屁股后面走。

  「我要……」

  河定然试破她的意图,低声喝:「坐下!」

  明明不认识,她大可不必甩他,但这男人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霸气,一声令下,无人不从。

  而她居然就乖乖坐回去了。

  但坐回去时却又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她怎么愈发觉得男人给她一种眼熟的感觉?

  尤其是凶人的时候……

  「被甩了?目前单身对吧!」

  肖筱默瞪大眼看着他,「你怎么……」

  「跟我结婚吧!」

  「结、结婚?」

  她是酒喝多了产生幻觉吧?还是打击太大,神经错乱到认为真的有人跟她求婚?

  抑或是男人喝得比她还醉?

  接连几个想法迅速闪过脑中,她拍了拍自己的脸,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你没听错,我的确是在向你求婚。」

  肖筱默看着男人坚定的神情,用力思索了两秒才开口:「疯子。」

  如果她没问题就是男人有问题了

  河定然不以为意地扯唇,「这事原本就是要靠着股冲动,再说了,你很好,符合当老婆的标准。」

  肖筱默觉得头愈来愈晕了。

  「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就算交往多年,对对方的喜好了如指掌,到最后不是一样散了?」

  她想起那个浪费她大把青春时光的混蛋,认同地点头如捣蒜。

  「难道你不想结婚?还想浪费时间找个男人蹉跎青春。至于我,刚好需要结婚,只是缺个老婆,知道你不错,所以娶你不奇怪吧!」

  或许真的是大脑被打击加上酒精给搅得乱七八糟,她居然觉得他说的话非常有道理。

  她不是蹉跎青春,再找个男人,进行那不确定会得到结局的时光?

  想起来真可悲,女人的青春有限啊!

  「所以你真的想娶我?」

  男人没回答,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结婚书约,帅气的签下自己的姓名。

  「签名吧!」

  这根本是预谋犯案,但肖筱默醉了,根本没发现他为什么把结婚书约带在身边。

  肖筱默瞪大着眼睛看着他送到面前的结婚书约,目光却被他的名字给吸引──

  河定然……她好像在哪见过这个名字……她用已不堪使用的脑子,费劲思索,理所当然得不到任何答案。

  「不用担心,快签名吧!」

  肖筱默在他的催促下,像着了魔似的,接过笔签下自己的名字。

  「很好!」他扯唇露出满意的微笑,「走吧!」不等她反应,他抓起她的手往外走。

  「去哪里?」

  「回家。」

  在极度忧郁加上混酒的后力,她发现自己的头愈来愈晕,整个人像泡在酒里似的,醺醺然、昏沉沉。

  这时被他用力拽了起来,她只有一种想睡不能睡的被骚扰感。

  等等,他刚刚说要回家?

  不不不……她都还没醉死,不能回家!

  她用力挣扎,「我不、不要回家!我、我还要继续……还有小熙……」

  河定然轻蹙浓眉,听着她咕咕哝哝不知道说什么,肃声开口,「已婚妇女不能泡在这里整夜。」

  他的语气冷肃,让情绪原本就不稳定的肖筱默,更觉得委屈,那双黑眸瞬间氤氲上一层水雾。

  「你……凶我!」

  凶?有吗?

  被她这一指责,河定然俊雅的冷脸浮现慌忙,还来不及开口,便看到她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地纷然落下。

  没想到女人有一秒落泪的能力,对女人的眼泪向来没辙的他,竟有种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无助感。

  「我……你别哭……」

  肖筱默的情绪一上来,眼泪再度溃堤,哪这么容易止住?

  虽然他们此时所在的位置还算隐密,但她若再这么继续哭下去,难保不引人侧目。

  「我没凶你,你……唉!拜托别哭!」他笨拙的轻拍她的后背,却没想到她的眼泪愈掉愈凶。

  这是什么可怕的状况?不会哭得惊天动地吧?

  为防她失控,最后河定然半搀半扶的将她强带出酒吧。

  河定然在酒吧捡了尸……这个酩酊大醉的女人不是别的女人,而是他藉着酒意,刚刚才娶了的女人。

  只是没想到,走出酒吧终于止住眼泪的女人,居然失去行走能力,直接瘫倒在他身上。

  他烦躁的拧眉暗想,女人果真是麻烦。

  如果不是家里的长辈逼得太紧,他真的恨不得不要招惹。

  虽然肖筱默对他来说是陌生人,但看过她的个人资料……甚至听说她告吹的恋情,他觉得她可以成为他的挡箭牌。

  所以他在知道公司聚会的地点,便直接杀过来,把这件事给办了。

  他希望她不要带给他更多麻烦。

  思绪起伏间,他发现女人已经进入昏睡的境界,只要他松手,她绝对会像坨烂泥倒地不起。

  河定然头痛的叹了口气,果断地将肖筱默打横抱起,送进副驾驶座,并在导航输入她家的住址。

  在车上,他与她自然没有机会交谈,窒人的沉静充斥在狭隘的车内空间,直到车子来到她家公寓楼下。

  他看着这栋没有电梯的老旧公寓,不由拧起眉。

  这附近的公寓除了老旧,环境极差,对一个单身妙龄女子来说,绝对不会是友善的环境。

  「唔嗯……好热!」

  身旁细微的声响拉回河定然的思绪,他撇过头,眼底映入她熟睡的柔软容颜,俊雅的眉微微拢起。

  是因为醉了,才能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车上睡得这么熟吗?

  若她醒了,他非得好好教育她不可。

  这时,见晕红着张脸的小女人轻蹙着眉,发出难受的呻吟,随着她的动作,衬衫衣领被扯动,露出她线条优美的颈部线条以及迷人的锁骨。

  惊觉自己的反应,他自嘲的扯唇。

  有几个男人能不在这样的状况下占人便宜?

  他定了定心神,找了个地方停车后,带着她上楼。

  肖筱默似乎是真的醉到没了理智,一被他抱了起来,双手自有意识地圈住他的颈子,小脸埋在他的颈窝。

  河定然有种自己像抱了只小猫的错觉,这样单纯柔顺的女人真的适合当老婆吗?

  但几乎是瞬间,他就甩开那无来由冒出的想法。

  这个老婆只是拿来交差用的,等取信家里的长辈后,再编派个理由离婚便算了。

  心思一定,他由回国至今一直呈现郁闷的心情好了许多。

  河定然抱着她,脚步沉稳的踩了三层阶梯,脸不红气不喘地从她的包包找到大门的钥匙。

  一进到屋子里,他有走进另一个世界的错觉。

  约莫十坪左右的套房,布置得十分雅致。

  该有的家具一应俱全,米白色为主色调的空间,因为摆放了一些室内盆栽,点缀绿意,给人温馨舒服的感觉。

  他将肖筱默放在床上,正想离开,女人却醒来了。

  她睁着双因为醉意而朦胧的眼,瞅着他。

  河定然之所以会选中她当老婆是因为她看起来清清秀秀,给人一种宁静舒心的气质。

  虽平凡得跟邻家的小妹妹没两样,但综合他得到的资料,她却是极有可能让长辈满意的人选。

  只是让他惊讶的是,这时看着她,他才发现肖筱默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平凡。

  鹅蛋脸,五官柔美,皮肤好得像是可以掐出水。

  因为刚哭过,那半掩住清澈眸子的长睫仍沾着泪珠,娇俏的挺鼻与眼眶哭得通红,那模样惹人心怜。

  他定了定心神问:「醒了?」

  肖筱默瞅着眼前冷俊的男人,脑子浑浑噩噩的。

  那个渣男,怎么离开她就变帅了?

  想起他的决定,她感觉心脏一揪,眼泪扑簌簌滚落,起身就紧紧把他抱住,「虽然你是混蛋,但……我不要你走……」

  她的话让河定然心头十分不爽快。

  那个劈腿的渣男有他这么帅?

  会认错,足以见得她很醉。

  他想开口,却感觉她将他抱得更紧。

  一感觉她娇软的身子贴了上来,河定然的身体敏感的一绷。

  刚刚抱她的时后,因为思绪还处在混乱的状况,他其实没注意到,原来她有一对丰盈柔软的胸部。

  当那诱人的柔软密密的贴上,属于男人的正常生理反应就立即启动,让他的思绪有些躁动。

  但就这么顺理成章上了她,似乎有些不君子。

  再说了,她现在都醉到认错人了,就算要上床,他也不应该是那个渣男的替身。

  肖筱默陷在悲伤的情绪中,加上酒意,已经混乱得分不清楚眼前的状况,也搞不清楚眼前的男人是谁。

  她痛苦的呜咽,「呜呜呜……阿泰……我不想分手……」

  这话让河定然两道俊眉恼得打了好几个结。

  这个女人是哪里有毛病?

  就他所知,刘泰贤渣得彻底,有点脑子的女人都不会选择和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

  蠢。这又什么好留恋的?

  他绷着脸,双手捧住她的脸,「看清楚,我不是刘泰贤──」

  没想到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张带着酒气的小嘴堵住。

  酒气和着淡淡的玫瑰香,伴随着她的呼吸窜进他的鼻腔,轻易就将他搅得醺然欲醉。

  这太夸张了!河定然在心中暗忖。

  他的感情生活一向丰富,自诩定力过人。

  这不过是嘴对着嘴,连接吻的动作都没有,能够挠人多少心智?

  但偏偏他就像着魔似的,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地僵杵在原地,任她为所欲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2

wll2006 发表于 2022-11-28 17:02: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什么时候有全本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coco2022 发表于 2022-12-27 00:38: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