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36160活跃度
  • 16278发帖
  • 14643主题
  • 0关注
  • 212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 2023-02-02

    已充值珍珠,1月31日在支付宝充值的,但未见审核,麻烦通过一下,谢谢

    已充值,但未处理 ✎ 提问咨询 .
热门专题

[✿ 11月试阅 ✿] 零叶《状元家的小娇娘》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2-11-28 13: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状元家的小娇娘》
作者:零叶

【内容简介】

都说云岩是个谪仙一般的人物,
身边每个近身的女人。
十三岁的单灵儿初见十七岁的云岩,
便决定把拉仙人下凡的,
享受凡间的情爱。

  第一章

  云华书院外,一群学子们正在榜前张望着。

  马上就要放年假了,学院里来了一次测试,院长模拟上一届科举出了策论考题,今天出结果,以张榜的形式贴出来,一是勉励,二是鞭策。

  云岩的排名赫然屹立于榜首,无人能撼动分毫。

  排在第二名的是萧正。

  第三名则是单屛。

  这三人,是下一届科举前三甲的热门人选,甚至有人断言,这三人就是前三甲了,这一届应该没人能超过他们。

  「云公子不愧是我云华书院的魁首,看看这策论写的,我等甘拜下风,甘拜下风啊……」不少人站在榜单那品头论足。

  为了激励大家,也为了能共同进步,云华学院前三甲的策论都会张贴出来,供大家学习。

  那边的人在讨论的热火朝天,这边的云华书院的三大公子之首的云岩一脸淡漠的站在人群之外。

  单屛腰间挂着一根玉笛,看着那边挤破人头都想看看他们的策论,再看云岩跟萧正,一个一脸淡漠,一个魂游天外。

  他呵呵了一声:「你们俩多少也给一点反应,被人追捧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云岩看了他一眼:「有什么好激动的,每年都这样,无聊透顶。」

  云岩说完转身就走。

  萧正继续魂游天外的跟上。

  单屛一看也赶紧跟上。

  他坠在云岩身后一丈左右,一打眼见他要往书院的南门走,立刻小跑着上来道:「云兄可是要从南门回家?」

  云岩嗯了一声。

  「不可,我妹……妹,在南门那守着呢。」说完单屛一脸无奈的看着他。

  自从三年前他进入云华书院,跟云岩成了同窗后关系也相处的不错,性格相投,平日里吟诗作对也甚欢。

  经常出入一起。

  结果有一次他请云岩去他家做客,当时十三岁的妹妹单灵儿无意间见到十七岁风华正茂的云岩后,就开始了一段长达至今的单方面冤孽一般的纠缠。

  她还美其名曰一见倾心。

  云岩一听脸色一变,想也不想的抬脚就往东门走。从东门回去虽然要绕个弯,但总比被单灵儿缠上要好很多。

  单屛一看,也是心酸的很,想他妹妹不说国色天香,那在京城也能排得进京城十大美人的行列。

  可云岩避她如蛇蝎。

  哎,孽缘啊孽缘。

  云岩步履匆匆。

  一到东门,他先看了看,外面无甚异常,这才迈步走出来。

  只是刚走出几步,就看到一女子如风一般刮到他身边。

  云岩一看再要躲起来已然是来不及了。

  云岩暗中叫苦,心道单屛啊单屛,你居然框我。

  单灵儿冲到云岩面前后嬉笑着一张精致的脸:「云哥哥,想我了吗?」

  云岩只能保持礼貌微笑,轻声问,「灵儿妹妹,你怎么来了……」

  单灵儿就喜欢这样文质彬彬的男子,一声灵儿妹妹更是喊的她脸上飘起两朵红云。

  云华看到单灵儿有些头痛。想说严厉的话让她知难而退,但又怕伤了她的自尊心。

  可她总这么纠缠自己也不只是个办法,他一直以来都是把她当做妹妹看待的。

  「灵儿妹妹是来找你哥哥的吧,单兄在后面,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说完撩起袍子举步就走。

  单灵儿哪里肯就这么放他走。当下也快速的跟上,「云哥哥,你去哪,我送你啊。」

  「我回家。」

  「那正好,我刚好也要回去,顺道送你。」单灵儿继续跟。

  云华心道你家跟我家家根本就不在一个方向何来顺道之说。

  但他向来脾气很好,闻言依旧笑着道,「我家马车就在前面等着。」

  单灵儿看着他,一脸笃定的道,「你家马车坏了。」

  云岩闻言脚步一顿,看着单灵儿:「你对我家马车做了什么?」

  单灵儿闻言有些心虚,眼神不敢直视云岩,但还是硬着头皮道:「哪,哪有,我就是刚才路过的时候看到你家小厮在那修车,好像是车軲辘坏了。」

  云岩看着单灵儿不说话,只是脸色明显严肃了不少。

  单灵儿心虚,但也不走。

  云岩最后气不过一甩袖子举步就走。

  单灵儿赶紧跟上:「云哥哥,我的马车没坏,我送你回去吧。」

  云岩不搭理她。

  单灵儿继续道:「我的马车里面垫了很多的皮褥子,可暖和了。」

  云岩还是不搭理她。

  单灵儿委屈极了,撅着小嘴站在那不动了。

  云岩走了几步发现人没跟上来,扭头一看单灵儿正在那噘嘴看着他呢,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被她看的心里莫名的一软,算了算了,跟她置气干嘛。

  哎,自己就是太心软了。

  「你的马车停在哪里?还不带路?」云岩站在那道。

  单灵儿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当下嘴也不撅着了,三步两蹦的就过来了。

  结果脚下一打滑,下盘不稳身子一侧歪眼看着就要摔倒。

  单灵儿吓的哎哟哎哟的叫着,一边叫着一边两脚来回的倒腾想站稳,但脚下太滑,眼看就要摔倒,单灵儿心里哀叹一声要在云哥哥面前丢人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她的腰,带着她转了几圈俩人才勉强站稳。

  单灵儿吓得两眼睛扑闪扑闪的。

  云岩心里没有来的一突,他放开单灵儿,语带责备的道:「冬天路滑,走路为何要蹦跳,就不能一步一步走稳当了?」

  单灵儿被教训的直点头,不敢反驳。

  云岩叹口气,将自己的袖子递给她:「拉着……」

  单灵儿一开始没明白,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心里开心的不行,心想云岩还是在乎她的。

  「谢谢云哥哥……」单灵儿嘴甜的道。

  云岩没说话,全程就是单灵儿叽叽喳喳的,就像是冬天咂舌的麻雀似的。俩人走的不远,就看到那里停了一辆豪华马车。

  一看就是单灵儿的风格。

  单父是吏部侍郎,她母亲家族大部分人都经商,家里钱财是不缺的。父母对她又比较宠爱,所以她的东西一般都很精致,紧致中还带着奢华。

  云岩先扶着单灵儿上了马车,而后自己才撩袍子上去了。

  马车里有汤婆子,两人一上车,单灵儿就拿起一个汤婆子递给了云岩。

  云岩刚要接过在看没有了,于是道:「你捂着吧。」

  「我不冷。」单灵儿笑嘻嘻的道:「给……」

  云岩不接,但单灵儿比他还执拗。

  俩人对峙多年,云岩从来都是先妥协的那个。

  没办法啊,他要是不接,单灵儿就能一直这么递着。

  云岩只好接了过来。

  见他接了,单灵儿心里特满足,单手托腮,傻兮兮的看着他。

  云岩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想要找话题,但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太合适,最后只好掀开窗帘的一角,假装看着窗外的雪景。

  云华书院在京郊,距离京城还有些路。这里人少,安静。一路走过去,屋檐上,树枝上,草垛上,农田里,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听着马车轮子压在雪地里发出的咯吱声,配着眼前的景色,这么看着倒也赏心悦目。

  云岩一路看一路赞叹。忽然就听到车厢里发出轻微的鼾声。

  他回头一看,就见单灵儿双手紧紧的抱在一起,靠着车壁上似乎睡着了。

  「灵儿……」云岩轻轻喊了一声。

  单灵儿睡的还挺沉。

  云岩见状,轻轻的挪过去,将汤婆子放在她的腿上,在看,马车里居然没有铺盖。

  这样睡容易着凉。

  最后只好将自己身上的狐裘解下来给她盖上。

  睡着的单灵儿显得十分安静。

  云岩看着她,她的眼睫毛很长,这么闭着,仿佛给那双灵活的眼睛盖上了一层屏障,没有睁眼的灵活劲儿,就显得有点儿娇弱。

  她要是一直这么安静就好了。

  云岩盯着单灵儿看了会儿,才发现不妥。

  他赶紧转移视线,发现一旁有本书,看样子,应该是单灵儿翻阅过的。

  他起身拿过来翻看。

  是民间的画本子,讲的都是情情爱爱,让无数少年少女都憧憬着的美好生活。

  但生活中哪里会有这般美好的感情呢。

  云岩一边看一边想,只是看着看着,脸色忽然变得怪异起来。

  他扭头看了单灵儿一眼,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一红。手中的画本子就跟烫手似的被他扔到了一边,发出哗啦的一声。

  单灵儿没醒。

  云岩呆呆的看着那画本子,又扭头看了看单灵儿。心道现在的姑娘家都看这样的画本子了吗?

  鬼使神差的云岩又将那画本子捡了起来,继续看着。

  就是有些话说的大胆了一些,情节还是蛮吸引人的。

  云岩一边看脸一边变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的。

  最后用力合上后,将那画本子放在远处。

  他再一次掀开窗户,迎面而来的北风让他脸上的温度下降了不少。

  心里顿时也通透清明起来。

  但想到单灵儿还在睡觉,怕风给她吹着凉了。云岩又放下了帘子。

  不看外面,那只能看车子里。

  车厢就这么大的地方,于是最后云岩将目光落在了单灵儿的脸上。

  她的美貌自然无需多言,不然也不能排进京城十大闺秀当中。

  只是她的美貌跟那些千金小姐们的柳叶眉不同。她的眉毛略粗,鼻梁也挺,显得有些英气,樱桃小口红润红润的。

  两边的脸蛋这会儿也睡的红扑扑的,嘴巴时不时的吧唧一下。

  这么一看,居然有些憨态,显得有些可爱。

  这也是云岩第一次看到单灵儿的这一面。

  其实一开始云岩对单灵儿的感觉还蛮好的。他们家就就他一个孩子,每次看到单灵儿跟单屛的互动他都蛮羡慕的。

  当时就觉得,自己要是也有个这般模样的妹妹,那就好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抗拒她的接触的?

  也不能说是抗拒,就是觉得……还是要有些距离的好,太近了,惹人说闲话。

  应该是是一年前,他无意中听到单灵儿跟丫鬟的对话,他才知道单灵儿居然爱慕于他。

  当时就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他一直拿单灵儿当妹妹一样宠着的。

  被自己当成妹妹的姑娘喜欢,那种感觉,云岩说不上来。

  曾经他以为是可爱的撒娇逗趣,在这一刻都换成了别有目的的接触,让他觉得黏糊糊的,不舒服。

  自那以后,他才开始慢慢的跟她拉开距离。

  本以为这种方式她就会明白他的心意,结果不但没拉开距离,反倒让她更加肆无忌惮的出现在他的身边了。

  想到这里,云岩叹口气看着靠在那熟睡的女子。

  还是安静的她看起来更美好一些。云岩想。

  「小姐,进城了。」外面传来小厮的声音。

  云岩闻言,走到前面掀开帘子:「先送你家小姐回府。」

  小厮没听到单灵儿的反驳之声,自然照办。

  等到了单府门口,云岩道:「你去喊人来,你家小姐睡着了」

  小厮闻言立刻进去喊人。

  不大会儿,单灵儿的贴身丫鬟小桃领着一个粗壮的婆子出来了。

  这会儿云岩已经下车了。

  小桃跟那婆子上前给云岩行礼。

  「有劳云公子。」小桃道。

  云岩嗯了一声:「快背她回去吧。」

  小桃上车,刚想将单灵儿弄出去,就见单灵儿眼睛一睁看着她。

  小桃刚要喊,单灵儿一手放在唇边比了个禁声的手势。

  小桃立刻住嘴了。

  单灵儿对她招招手。小桃上前。

  单灵儿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后小桃点点头。单灵儿调整了下姿势侧卧在那继续装睡。

  小桃扭身,掀开帘子一脸为难的看着云岩:「公子……」

  云岩看着她,「怎么了?」

  「能不能搭把手,我家小姐……要是睡觉的时候被弄醒就……」

  后面的话小桃没说。

  云岩自然懂了。

  他点头。

  一步上了马车后进去一看,见单灵儿依旧是原来的姿势在那睡的很沉。

  他上前道了一声得罪了后双手伸过去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当他将单灵儿打横抱在怀里,她的头自然的轻轻撞了他一下靠在他胸口部位的时候,云岩忽然有种说不上来的微妙的的感觉。

  什么感觉他说不上来,就是一瞬间的那种心里怪怪的感觉。

  下车后正准备将单灵儿交给婆子背回府,结果发现这个样子把她交出去的话,她肯定得醒过来。

  小桃适时地道:「云公子,要不麻烦您好人做到底……」

  云岩犹豫了会儿,低头看着靠在他胸口位置睡的很沉的单灵儿,不由得叹口气。

  当下也不废话了,直接抱着人往里走,一边让小桃在前面带路。

  云岩跟单屛那是多年同窗的好兄弟,单府他自然来过不少次,但是单灵儿的闺阁他还是第一次来。

  当他踏入单灵儿的闺阁,看到那藕粉色的床帐,脑子里忽然想到刚才看的那个画本子。

  那个小姐跟那穷书生第一次偷吃禁果时,那床帐就是藕粉色的。

  想到这里云岩脸腾的一下就红了。眼神不经意撇了单灵儿一眼后立刻收回,再不敢乱看了。

  小桃将床铺收拾好,一扭头就看到云岩站在那发呆,脸还莫名的红了。

  「公子……」小桃一喊就将云岩惊的回了神。

  想到自己刚才脑子里想的东西,云岩脸更红了。

  当下将单灵儿放在床上。

  因为紧张,那动作都显得有些粗鲁。单灵儿有点像是被丢在床上似的。因为他紧张,所以也没发现单灵儿被丢在床上时那眉心微微蹙了下。

  「你好好照顾她,我先告辞。」说完这句话云岩步履匆匆的跑了,连自己的狐裘都不要了。

  小桃:「……」云公子这样子怎么就跟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他似的。

  等听不到脚步声了是,单灵儿这才一个軲辘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边不雅的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刚才那一丢她差点下意识的就喊出来了。

  小桃见小姐不装了,叹口气:「小姐,你这样要是被夫人知道了,夫人又要罚你了。」

  单灵儿满不在乎:「你不说就行了。」

  「你们出去吧,我要一个人静一静。」单灵儿道。

  「是。」小桃带着众人都下去了。

  等屋子里没人了后单灵儿往床上一倒,抱着云岩的狐裘就跟失心疯似的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嘴里还发出「呵呵呵……」的笑声。

  她娘给了她最后半年的通牒。这半年她要是搞不定云岩让他娶她,那她就要乖乖的听她娘的话,听家里的给她安排一门亲事。

  所以她今天得知书院放假,让人驾着车马车就赶了过去,还略施小计的把云家的马车给弄坏了。

  最后更是在她的马车里放了一些……嗯,特殊的画本子,她写的。

  想到这里,单灵儿有些脸红的捂着脸,她就是照着她跟云岩的外貌来写的富家少爷跟小丫头的故事。

  就此一本,只能给他看。

  这么做也就是想探试看看云岩的反应,别的话本子里都说了,男人经不得刺激,都是冲动型的。

  她又是照着他们俩的外貌,还加了一些云哥哥的习惯性动作在里面。

  要是他一个冲动,对她动手动脚的,那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粘着他了。

  所以她才装睡。

  云岩给她汤婆子,给他盖她的狐裘,翻看画本子等她都知道。

  云岩是一个很细心也很精明的人,不太好糊弄,所以她不敢睁开眼睛,没看到他看到那些画本子时候的表情有些可惜。

  只是有些可惜,云岩并没有冲动。

  不过,今天这一趟也没白跑,云岩都抱她了,下一步……嘿嘿嘿。

  躺在床上的单灵儿笑的有些猥琐。

  「云哥哥,我不会放手的。」单灵儿抱着云岩的狐裘信誓旦旦的道。

  书院已经放假了,云岩不用去书院,她就可以每天去找他了。

  再说云岩,回到府里后还觉得一颗心就跟要跳出来似的。

  迎面碰上他母亲王氏,云岩赶紧行礼见过母亲。

  「怎么了这般慌张?」王氏问。

  云岩定了定神:「没事,就是走的着急了点。」

  「你的狐裘呢?」王氏问。

  云岩这才想起来,怪不得一路走来就觉得身上凉飕飕的。

  他赶紧道:「接我的车子坏了,我是坐同窗的马车回来的,估计下车忘记拿了。」

  「赶紧回去吧,省的着凉。」

  「是,母亲,孩儿告退。」

  「对了,明日你姨母跟你表妹的船就要到了。你去码头接一下。」王氏道。

  云岩点头:「孩儿知道了。」

  等云岩回到自己的院子坐下来愣神了半天才拿起桌上的书看了起来。

  可没看几行字,脑子里就是的去想那画本子上的一些描述。

  总觉得那书中的人物给他一种诡异的熟悉感。

  他看过春宫图。

  同窗们有时候还会跟他说一些风流韵事。但他听了都是付诸一笑,只觉得这些东西庸俗的很,简直俗不可耐。

  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那画本子描写的并不露骨,像是裹着一层薄纱的美人,每次在你以为能看到真面目的时候,又给盖上了,心里就跟有什么东西挠一下挠一下似的。

  可就是那不露骨的描写,反倒是引人遐想。

  尤其是那一段隔着幔帐的描写,总是让云岩在脑子里不由得就去幻想帐子里的风情。就如同他置身其中,站在帐子外面看着那俩人似的。

  有时候理解能力太好也是一种负担。

  想着想着云岩暗自责怪写这个画本子的人,这人文笔很好,能把人带到情景当中,就跟是你亲眼所见一般,所以他才会只扫了一眼就记住了。

  这么好的文笔怎么不用在正道上,真是可惜可惜了。

  晚上,云岩做了个梦。

  梦里他恍恍惚惚的进了一个一看就是女子闺房的屋子。

  他觉得有些眼熟,具体哪里眼熟,他也说不上来。

  冥冥之中,脚步径直的就往卧室走去。

  忽然,耳边传来一些压抑的吟哦声。

  他疑惑的四处张望,最后视线停在那藕粉色的床幔之中。

  他还是有一些理智的,一个劲儿的在心里默念非礼勿视。可越不想看,内心的那个自己就越想看,恨不能掀开幔帐看个清楚。

  云岩心里是又羞耻又觉得刺激。

  最后感情打败了理智,他不但站在那看,站在那听,最后终究是没忍住,伸手将那藕粉色的幔帐撩开。

  就看到帐子里的两具裸体紧紧的交缠在一起。

  女子的脸被头发遮着看不清,但那一双玉腿紧紧的缠在男子的腰间,随着男子的挺动晃来晃去。

  云岩听到自己吞口水的声音,下腹一阵一阵的收缩着。某处也渐渐的硬了起来,这些感觉,他都能感觉的到。

  像是梦,可又太真实了。

  第二章

  他告诉自己赶紧走,不要看,或者闭上眼睛。

  可眼睛闭上了后,那吟哦跟肉体撞击的声音就更清晰了,云岩不得不再次睁开眼睛。

  忽然,那女子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分开了。云岩看到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

  云岩吓得倒退好几步,最后一直背对着他的男子也扭头朝他看了过来。

  待看清楚那男子的容貌后,云岩直接被吓得从床上坐了起来。

  「呼……呼……」他大口的喘着气。

  须臾后,云岩双眼无神的看着漆黑的房间,喘气声渐渐小了。

  忽然就听啪的一声,云岩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他怎么能这么禽兽,居然梦到自己跟灵儿妹妹在那做苟且之事。

  疯了,疯了,他一定是疯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内心居然有如此的阴暗跟龌龊的一面。

  云岩双手扯着头发使劲的揉了揉。

  他明明把灵儿当成妹妹的啊,怎么就……

  一定是那本书害得,肯定是。

  最后他颓然的又倒回床上。

  只是一躺下,梦里那一幕又止不住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若隐若现的酥胸,修长笔直的玉腿,吟哦声,拍击声,每一幕都跟印在脑海里似的……

  云岩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最后他只能穿衣起床。打开门,被冷风一吹,心头那股子火总算是压下去了。

  须臾后,云岩又恢复了往常那冷峻模样,仿若昨日夜间被梦惊醒的人不是他似的。

  昨日母亲说姨母跟表妹要来,所以云岩早早的就去了王氏的院子。

  王氏夫人有一胞妹,胞妹膝下就一个孩子,还是个女儿。

  打小也是捧在在手掌心里长大的。

  但就因为从小骄纵了些,养成了年轻气盛谁都不如她的脾性。

  十四五岁的时候就有不少媒人上门,她这个也不好,那个也不答应,最后这么一拖就拖到了十七八岁了。

  跟她差不多年纪的好儿郎早就被定下来了,剩下的不是她瞧不上人家就是人家瞧不上她。

  这可把小王氏给急死了。

  她的贴身婆子就想到了云岩。

  云岩今年年方二十,尚未娶亲,云家家教甚严,主母不进门,那些小妖精们连主子的边都沾不到。

  而且云岩明天秋闱就要下场赶考,那可是头三甲的热门人选。

  要是能亲上加亲找这个女婿,小姐保证愿意,也不用担心以后被婆婆欺负,因为她的婆婆就是她亲姨妈啊。

  小王氏一听,一拍大腿,就这么办。

  当下小王氏迫不及待的给大姐写了一封信,要带着女儿前来拜访。

  书信上说大概在今天上午左右到。

  云岩得知准确的时间后,辞别了王氏就要出门。

  刚一出门,就被等候在门口的单灵儿给堵住了。

  「云哥哥,想我了没?」单灵儿从一旁跳出来问。

  云岩一听到单灵儿的声音就觉得做贼心虚。想到昨晚上那荒诞的梦境,云岩只觉得脸颊发烫,无颜面对单灵儿。

  于是假装没看到。急匆匆的就要走。

  单灵儿见云岩无视自己,也不觉得难堪,上前主动找话题:「云哥哥,昨天太不好意思了,明明说好是我送你回来的,结果害得你又送我回去。」

  云岩步履匆匆的道:「不用这么客气,我还有事今日就不招待你了,你先回去吧。」

  单灵儿不愿意:「我才刚来呢。」一边说一边跟着云岩。

  云岩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羞愧在加上懊恼,他现在是一点也不想看到单灵儿,一看到她就想到自己昨晚上那荒诞的梦境,简直禽兽不如,无颜见人。

  见单灵儿怎么都不肯走,云岩的脸有点不太好看,「我有事,不跟你胡闹。」

  「谁跟你胡闹了?」单灵儿亦步亦趋的跟着,「我就是来感谢你。」

  「你的谢意我收到了,你可以走了。」

  单灵儿不为所动,继续追击,「一个谢谢不足以表达,我还想请你吃饭呢。」

  「不必了。回去吧。」

  单灵儿就跟没听到似的。

  云岩当下脸色就沉了下来,在开口说话,语气跟言辞就严厉了些,他道:「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在大街上跟我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就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单灵儿笑的混不在意:「别人说就说呗。我不在乎。」她还巴不得那些人说呢,说着说着她就能嫁给他了。

  后面这句话单灵儿到底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云岩一听只觉得脑仁疼,他看着单灵儿:「你不在乎,我在乎。」

  单灵儿眼睛一亮,「我就知道你是在乎我的。」

  云岩脸黑的很难看:「我在乎我的名声。你快回去吧,我真有事。」说完云岩急匆匆的上了马车让小厮驾马离去。

  单灵儿站在原地,到底是没跟上去了。心情郁闷的不行。

  以前云哥哥也很喜欢她的,每次来家里做客,都会给她带小礼物。每次都喊她灵儿妹妹。

  她能察觉到的出来,那时候云岩是真的疼她。

  有时候她胡闹,哥哥还骂她,但云哥哥就会把护在身后,说她还小,不懂事。

  自从她不小心说漏了嘴,说对他的喜欢是男女之间的喜欢后,云岩就慢慢疏远她了。

  有时候她疯劲儿上来缠着他非要他夸她,她都能感觉到他控制不住散发出来的讨厌。

  她也不想被他讨厌啊,她想让他一直想一开始那样喜欢她,护着她的。

  可她不这么做,就会一个月甚至更久都见不到他。

  于是,恶性循环,云岩现在是越来越不待见她了。

  要不是她厚着脸皮,又仗着哥哥是他的同窗好久,怕是云岩早就让她滚了。

  被自己喜欢的人讨厌着,那种感觉让单灵儿心里十分的难过。

  但她才不会因为这一两句不太中听的话就会退缩。

  她喜欢云岩那是一辈子的事情。

  「云岩,我一定会让你重新喜欢我的。」单灵儿说完也上了马车,让人跟着云岩。

  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这层纱她怎么也要给捅一窟窿不可。

  于是她一路跟着云岩到了渡口。

  因为快要到年关的关系,渡口热闹的不行。各种各样的船只停泊在岸边,许多工人或背着,或抬着各种物品从船上下来。

  云岩一身儒衫,披着狐裘大氅,站在渡口的身姿格外的显眼,周围来往的行人,搬货的工人都忍不住要多看他两眼。

  单灵儿坐在马车里,掀开帘子看着云岩。那眼神痴迷的不行。

  等了大概半个时辰左右,又是一艘大船靠近。

  不大会儿,就有不少人从船上下来,云岩见状立刻往那边走了过去。

  原来他是来接人的。

  等人都下来的差不多后,云岩终于看到他姨母了。

  云岩上前见礼。

  单灵儿坐在马车里,远远的看见云岩在给一个夫人行礼,旁边还站了一个娇俏的姑娘。

  在看到那姑娘的瞬间,单灵儿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这会儿她也不能上前去问,不然就显得很失礼了。

  单灵儿坐在马车里,看着云岩陪着那贵妇跟那少女一路说笑的上了马车离去。

  不行,她得搞清楚这女的跟云岩是什么关系。

  云家这边因为来了亲戚热闹着,那边单灵儿以还狐裘为借口非让单屛带着她去云家找云岩。

  单屛没办法,被缠了一个下午答应明天早上就陪她去。

  门房的自然是认识他们兄妹俩的。

  一听是来找少爷的,要还他们少爷东西,自然是直接放行的。

  当下人通报云岩单屛跟单灵儿在外面等他后云岩心里就是一突。

  他有些不太想见。

  结果就听王氏道:「岩儿,我跟你姨母有好多话要说,你就带着你秋月妹妹去见见你的朋友,多带她出去转转吧。」大王氏道。

  云岩犹豫了下点头:「那姨母,外甥就先行告退了。」

  小王氏用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看云岩,那是越看越满意。

  当下点点头:「好孩子,你妹妹没见过大世面,你带她出去的时候多多照应照应她。」

  「那是自然。」云岩说完对于秋月道:「秋月妹妹,走吧。」

  于秋月嗯了一声,迈着莲花步跟在云岩身后。

  单灵儿在客厅里等着云岩。

  不大会儿传来脚步声。

  单灵儿站起身,脸上高兴的表情丝毫不掩饰。

  看到云岩出现后,单灵儿蹦跶着过去,脆生生的喊了一声「云哥哥……」

  这还不算,还想上前去挽着云岩的胳膊,结果被云岩躲开了。

  这时候,从云岩的身后走出个个样貌不俗的女子跟着。

  上午在渡口,只能远远的看上一眼,如今再看,这姑娘的样貌丝毫不逊色于她。

  单灵儿心里顿时就警惕上了。

  「云哥哥,这位是……」单灵儿问。

  单灵儿在打量于秋月的同时,于秋月也在打量她。

  同时她心里也警惕上了。

  听到单灵儿这么问,于秋月娇滴滴的喊了一声:「表哥,这位可妹妹真漂亮呀。」

  一声表哥,两人关系昭然若揭。

  闻言单灵儿的心里就是一突,自古表哥表妹的关系就拎不清。

  云岩心里感觉也有些怪怪的,总觉得气氛忽然就变了,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看了单屛一眼。

  单屛耸肩,一副我根本拿她没办法的样子。

  云岩只能介绍:「这位是我同窗好友单屛的妹妹,单灵儿。」转头又介绍于秋月:「这是我姨母的女儿,我表妹于秋月。」

  于秋月打量了单屛一眼,表哥认识的人,果然都雅正大放,当下行礼:「单公子好。」

  单屛拱手:「于姑娘好。」

  于秋月福身还礼。

  单屛对云岩道:「昨日多谢你送我妹妹回来,这狐裘是你落下的,这不,有人就非吵着要给你送过来,说怕你着凉。」

  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单屛自然是帮着妹妹的。

  单屛一张嘴于秋月就听出了弦外之音。

  云岩道:「多谢。」

  「是我谢谢你。」单灵儿道:「昨日要不是你,我肯定就要被冻感冒了。」说完看了于秋月一眼,颇有挑衅的味道。

  云岩这会儿看到单灵儿就想到昨晚上那荒诞的梦,所以单灵儿一靠他太近,他就感觉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哪哪都不舒服。忍不住就往后退了几步。

  这一退单灵儿心里顿时就难过起来。

  他这是要跟自己拉开距离,怕这个表妹误会?

  想到此单灵儿心里难受的跟猫抓的似的。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单灵儿忍着心头的不适又上前一步:「云哥哥,天气这么冷,我们去吃羊肉锅子吧……」

  话还没说完呢,云岩又不动声色的拉开了跟她的距离。

  这下单灵儿是真的伤心了。

  单屛在一旁看着,不忍见妹妹难过,开口道:「既然于姑娘很久没来京城,不如我们就带于姑娘出去转转,顺便再去吃一顿。」

  于秋月看着云岩:「表哥……我想出去看看。」

  云岩点头:「那好,我让人跟母亲说一声。」说完一挥手,有人去跟王氏禀报了。

  单灵儿一看,心里那个酸啊。

  自己靠近他就避如蛇蝎,这个表妹一开口他想也不想的就同意了?

  一种要失去云岩的强烈感觉让单灵儿鼻头发酸。

  单屛怕妹妹失态,赶紧上前揽住单灵儿的肩头挡住了那俩人的视线:「那我们先去外面等你们。」说完强制性的把单灵儿带走了。

  兄妹俩一上马车,单灵儿再也忍不住了,哭唧唧的喊了一声「哥……」

  单屛叹口气,大手一抬罩住妹妹的脑袋:「妹子,天下好男人多的事,你又何必……」

  单灵儿任性的道:「我就喜欢他,别人我都不喜欢。」

  单屛也十分为难:「这情况你也看到了。距离你跟母亲的约定还有半年……」

  「别说了。」单灵儿都快哭了。

  单屛不忍再打击妹妹。叹口气不再言语。

  不一会儿,云岩跟于秋月也出来了,俩人一起上了云家的马车。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离开云府往东大街行驶过去。

  单家的马车里。单灵儿再也没来时那般活跃了,一张小脸面无表情,本来灵动的眸子也变得郁郁寡欢。

  云岩那边心情也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虽然母亲让他多照顾下表妹,可他现在真的一点都不想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说话。

  于秋月见表哥这样,也没打搅他,掀开帘子自顾自的看着沿途的风景。

  等到了东大街,四人下车。

  单灵儿下意识的就去看云岩他们。

  就见云岩小心翼翼的扶着于秋月下了马车,于秋月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云岩嘴角微微勾着。

  单灵儿心里酸的都能开醋店了。

  她跟云岩认识这么多年,云岩很少笑。有时候她竭尽所能才逗的他一个浅笑。纵使那样她也乐此不疲。

  可如今,别人不过一句话,就能让他笑了。

  单灵儿的目光带着哀怨的看着云岩。

  云岩像是有所察觉,但是他忍着没有扭头去看,而是继续等于秋月。俩人一前一后朝他们走来。

  那并肩而立的样子刺的单灵儿想上前将俩人分开。

  「先逛逛,等下去吃羊肉锅子。我请客。」单屛道。

  云岩没有反对。

  于秋月开心的道,「上次来京城的时候我还什么都不懂,这次我得好好的逛逛。」

  「嗯,这次听我母亲的意思你们是要留下来过年的,时间多的是,不急,慢慢逛。」云岩道。

  单灵儿一听还要留下来过年,心中不安的猜测更加重了。

  他们这是要……亲上加亲吗?

  她认识不少的好友,好几个都嫁给了自己的表哥。

  单灵儿一直都是活跃的,每次出行都是她话最多。

  今日走了这么一段路她都没说话。这让云岩忍不住看了她几次。

  就见她满脸愁容,本来忽闪忽闪的大眼现在也变得有点暗淡。

  俩人心里有心思,脚步自然就慢了。

  那边于秋月被两边琳琅满目的商品所吸引,脚步不由得就快了不少,单屛回头看了那俩人一眼,也想给他们制造一些机会,于是他跟上了于秋月。

  于秋月对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买。有些东西没见过,扭头就问:「表哥,这是什么啊。」

  说完了才发现跟在她身边的不是云岩,而是单屛,音痴公子单屛,自然也是闻名遐的。

  单屛见于秋月看他,淡淡一笑,告诉她那是什么东西。

  别的也不多说。

  于秋月扭身看了一眼落后他们一丈有余的两个人。

  一个失魂落魄满脸呆滞,一个似乎在看前面,但余光总是撇身边的人。

  于秋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笑了笑,什么都没说,继续往前走。

  单灵儿心里乱七八糟的,也没发现她跟云岩走在一起。

  正走神呢,就感觉自己被人拉了一把,身边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小心。」

  单灵儿回神,就见一人推着独轮车过去了。刚才要不是云岩拉了她一下,她很可能就跟人家撞上了。

  单灵儿抬头刚要道谢,就见云岩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刚雀跃起来的心被他这一个眼神看的又给直接拍进泥里了。

  「想什么呢也不看路,要是撞上多危险?」云岩的语气带着一丝责怪。

  看吧,他对她永远都这么严肃。

  单灵儿心里委屈,想到他对那个表妹又温柔又是笑颜以待。对自己就是冷脸,动不动还说教几句。

  单灵儿委屈的眨巴眼睛,难得对他凶的道:「真要撞上那也是我,管你什么事。」

  说完她就后悔了。

  果然,云岩一听这话,一双眼睛越发冷峻的看了她几眼后,一言不发大步离去。

  独留单灵儿一人站在那。

  看着云岩渐渐远去的背影,单灵儿委屈的想蹲在大街上大哭一顿。

  云岩走出好远,最后还是停下脚步站在那等她。

  每年年关都是最乱的时候,他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生气也不能。

  单灵儿见云岩不走了,心情顿时又好了不少,这下也不闹情绪了,赶紧追了上去。

  云岩见她跟上来了,一言不发继续走。跟她保持三尺以上的距离。

  单灵儿走了几步,小声的道:「云哥哥,对不起……」

  听到她的道歉,云岩心里也是叹口气。

  自己一个大男人,干嘛老是跟她计较呢,他明明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可她刚才那一句话,真的是让他心里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你能原谅我吗?」单灵儿问。

  云岩停下脚步:「你是单屛的妹妹,自然也是我的妹妹,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这些。走吧,他们已经走到很前面了。」

  单灵儿因为他那一句也是我的妹妹,精神又萎靡了起来。

  四人会和后,于秋月已经买了不少东西了。

  有些是于秋月自己付钱的,有些是单屛付钱的,不但如此,单屛还充当了免费的劳动力。

  终于逛够了,于秋月表示可以去吃饭了。

  于是四人往那家有名的羊肉火锅店走去。

  到了地方,占了个靠窗的包间后,四人落座。

  单灵儿的左边是她哥,右边是云岩,而后是于秋月。

  点菜的时候单屛问她们俩想吃什么。

  「随便。」单灵儿道。她现在是什么都吃不下,要不是因为云岩在,她都不想吃直接回家了。她现在就想回去躺着。

  后来那一路云岩都没跟她说话,就算她想找话题,云岩的反应也十分的冷淡。

  单屛又问于秋月。

  于秋月一口气报了个好几个菜。

  单屛叫来小二点菜。

  不一会儿,滚热的水跟冒着热气的炉子就端了上来,后面跟着的小二将他们店的生羊肉片也一一端了上来。

  「各种客观请慢用。」小二说完就退了出去。

  于秋月性格也比较活泼。一个劲儿的找云岩说话。说老家的趣事。

  云岩都一一回应,他还没去云华书院读书的时候,跟他父亲回乡祭祖过一次,也去过外祖家,于秋月说的一些话题,他也能接上。

  于是包间里就只有他们表兄妹俩的说话声。

  单灵儿低着头。

  单屛一边给妹妹涮羊肉一边看她的表情。

  本来以为给他们制造机会在后面说不定还能有什么变化,但现在看来,妹妹的打击不小。

  他夹了一筷子羊肉进了单灵儿的碗里。

  单灵儿看着善单屛,眼眶微红。

  单屛默默她的头道:「吃吧。」

  单灵儿不想吃。

  但最后还是默默的吃着,平日里她一个人能吃一斤,今日之吃了几口就觉得吃不下了。

  反倒是于秋月,吃的十分尽兴。

  他们那边没有这样的吃法。

  云岩也看到了单灵儿吃的不多。想说什么最后又没说。

  锅里的汤水很快就没了,单屛喊小二加水。

  小二提着水壶就来了。

  结果也不知道怎么的,刚进包厢没走两步,脚下莫名其妙的趔趄了一下,一壶热水顿时就飞洒了出去。

  云岩眼疾手快,见那水似乎是朝单灵儿的后背泼来的。当下喊了一声小心的同时毫不犹豫的将单灵儿往自己的怀里一拉,再一摁。

  刚把单灵儿拉进自己的怀里,那水就从她刚在坐着的位置溅到了桌子上,碗筷也被力道冲掉地上了。

  单屛立刻站了起来,「你怎么干活的?」吼完赶紧要检查单灵儿有没有被烫着。

  小二也是吓得魂飞魄散,立刻跪下来求饶:「贵客饶命,贵客饶命,小人不是故意的,饶命啊……」

  单灵儿还被云岩按在怀里。

  独属于云岩的味道从她的鼻孔就感觉钻进了她的脑子里。外面的动静她是一点都听不见,只能听到自己如擂鼓一般的心跳,能闻到他的味道。

  单屛也不想为难一个店小二,还好单灵儿没事。

  当下脸色一沉:「滚滚滚……」

  小二吓得屁股尿流的滚了。

  「灵儿你没事吧。」单屛问。

  云岩这才惊觉,赶紧将单灵儿推离自己的胸口。

  单灵儿虽然有些依依不舍,但也不是不知道分寸。

  「哥,我没事,多亏云哥哥拉了我一把。」单灵儿。大眼睛里水汪汪的,眨巴眨巴的看着云岩,这一刻她的眸子里都是飞扬的神采,跟刚才的郁郁寡欢相比起来,还是现在这模样看起来顺眼多了。

  云岩问,「身上没烫着吧?」

  语气里的关心让单灵儿心里本来都快枯萎的爱情之花精神抖擞,比撒了仙露还有用。

  「没事没事。」单灵儿道。

  云哥哥其实也是关心她的。

  这时候掌柜的咚咚咚的跑了上来,一上来连忙给他们赔礼道歉,还说今天的一顿饭钱免费不收钱。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