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35686活跃度
  • 16064发帖
  • 14446主题
  • 0关注
  • 206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11月试阅 ✿] 月湘漓《小婢成良医》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2-11-15 14:3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小婢成良医》
作者:月湘漓
系列:蓝海E128801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2年11月18日

【内容简介】

报恩代嫁,三个意外收获——
揭开失忆的过去、多个医术精湛的师公以及宠爱她一人的好老公。

杜芷妏自幼失忆,为报答安国公府收留、救命之恩,
得知一道圣旨要将体弱多病的小姐嫁进经营药肆的温家,
她大着胆子狸猫换太子,生生变成了假新娘。
说也怪哉,明明身子不好的是小姐,而非她这小婢女,
可嫁进温家,连她也怪疾缠身,数次发病都与丈夫温绍凡有关……
她不禁对那男人产生好奇,也对自己失忆的过往产生了怀疑──
尤其他对她事事上心,挡在长辈面前不让往房里塞人、膈应她,
然而两人并无往日情,何况她还是代嫁……为何对她呵护备至?
随着调查越深入,她不仅发现挖出了真相,还掘出了灭家深仇,
殊不知当身分揭晓,也将所有人的命运一步步引向了虎口……


  第一章 安国公千金

  时值正午,早春的气候十分清爽宜人,并不特别闷热。

  帝京中热闹非凡,各式商人来来去去,叫喊声不绝于耳,城中商业活动十分热络,吸引了许多外地人前来寻找发财的机会。

  自从约莫二十年前平真皇帝上位,便十分重视国内的商业发展,也因为如此,桓朝现今已然是真正的经济强国。

  桓朝大举开放异族人进入中原,互相交流各自的独有产物,多方考量之下确实是挺冒险的,但截至目前为止,大家都还算安分地享受着这分开放,是挺平和的时代。

  也因桓朝重商的氛围,许许多多的外地人涌入帝京寻求发财的机会,帝京中人口年年攀升,加重了户部的工作。连带关系之下,比起武,桓朝更重文,经由科举寻求人才的名额大增,因此帝京之中也多了许多想挤进官场的人。

  商业蓬勃,金钱滚滚流动,在这人人有机会发财的时代,有正途,自然也有非正途的赚钱手法。

  「大哥,就是这间药肆。」

  说话的人指了指右前方的药肆,引起身旁光头男子的抬眼。

  三名男子窝在转角处,中间的光头男子手持木杖,一把长胡子,身穿一身黑色袈裟,看穿着像是出家人,但其神情凶神恶煞,又不太像个出家人。而他左右两侧的男子也同样一身黑袍,面容不善。

  「大哥,这间就是全帝京最出名的药肆『妙丹堂』了,位置坐落在最热闹的地区,药材货真价实,价格合理,因此来往的客人络绎不绝。」

  被称作大哥的灵风大师眯起眼仔细观察。确实,这间药肆位置极好,位处商业中心,来回南北的必经之处,难怪店里头挤满了人。

  「好骗吗?」

  「绝对好骗!」阿修拍拍胸脯挂保证。「妙丹堂由现任当家温老爷的曾祖父所开创,至今已有百年历史。百年来,温家药肆生意好得很,听闻是因当时的一名风水师替温家曾祖父选了此风水宝地开创事业,从此温家一帆风顺,甚至打破富不过三代的俗语。

  「正因如此,温家人都有点迷信,而现任当家温老爷据传又比前人们更加迷信了数百倍之多。」

  「数百倍之多……」灵风大师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看老子如何榨干这家药肆!」他的木杖在地上敲了一记。「阿修、大傻,你们好生留意。」

  「是,大哥!」

  灵风大师直朝妙丹堂而去,他眼观四面,将药肆整间扫过一遍。

  药肆的左边是曲尺形柜台,柜台后有三名伙计,正忙碌地替顾客抓药;右边则有位中年坐堂大夫替人问诊,整间药肆充满了浓浓的药味。

  灵风大师站在中央,不怀好意的双眼搜寻着下手的目标与时机。

  「老爷,这有人刚刚送来的东西,您瞧瞧!」

  闻声,灵风大师看向右前方的内廊入口,有两名明显是主仆的男子在对话。灵风大师一边往里走一边拿出一张纸,假装自己是在看药方单子,实则是在偷听。

  「这可不是我上回订制的玉雕麒麟?总算来了!张总管,你赶紧给我搬到里头去,就是上回跟你说的吉祥之位。」

  「是,老爷!」

  看来这位就是那位极端迷信的药肆当家了。

  见温老爷此时心情正好,灵风大师觉得机不可失,于是他走向温老爷,夸张地喊了一声,「哎呀!」

  温老爷惊讶地望向他。「请问发生何事?」

  「这位老爷,我看你印堂发黑,似是将有不吉之事发生。」灵风大师面容哀戚地盯着他。

  「不、不吉?不会吧……」这不是才刚刚摆进一只招福的麒麟,怎么会不吉呢?

  「贫僧略懂摸骨,今日路过即是有缘,不如就让贫僧替你算算吧。」

  「大师还懂摸骨?那真是太好了!」温老爷招呼着灵风大师进入内堂。「不知大师如何称呼?」

  「贫僧灵风。」

  温老爷待灵风大师入座,自动自发地将自己的手伸出。「今日能有幸遇见大师真是太好了!」

  「看来我们的缘分不浅。」一抹邪笑挂上脸颊。

  灵风大师有模有样的摸起骨来,双眼紧闭,口中不时喃喃叨念,头左右微微晃着,看得温老爷甚是紧张。

  刚刚摆好麒麟的张总管走了出来,见有客来访,状似正在摸骨算命,心中立刻有谱。

  肯定又是温老爷因迷信随便放人进来,前几日才有人藉口看风水哄得温老爷买了只高价麒麟,现在又来个摸骨的。唉,这样胡来,温家再家大业大也撑不下去呀……

  张总管在远处摇头叹气,迳自回到药肆忙碌。

  不久后,灵风大师张开眼,松了口气般道:「还好,不是大灾厄,但今日要小心破财。」

  「破财?怎么样子的破财啊?」

  「贫僧只能点到此为止,天机无法泄漏太多。」灵风大师站起身。「贫僧先行离去。」

  「大师,那报酬……」

  「今日是与施主有缘,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大师真是好心肠啊!」

  温老爷很是感激地亲自送灵风大师出妙丹堂,完全没留意灵风大师一走出药肆,便向对街两名男子使眼色,接着才没入人潮之中。

  阿修跟大傻来到妙丹堂,搜寻到刚进门没多久的温老爷,凭藉着周围人潮以及熟练的手法,两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了温老爷的荷包,接着迅速离开,没有任何人察觉到两人。

  这是他们几十年来惯用的伎俩,上手得很。

  须臾后,一声大叫让堂内忙碌的人们都停下了动作,众人就听见温老爷也不知是惊的还是「喜」的,不断喊着,「破财了!真的破财了!」

  「王彬,那人又来了吗?」

  「是啊,老爷今日特地请来的。」

  温绍凡刚用完早膳,负手站在游廊,望向主厅的方向。

  半个月前,一位自称灵风大师的僧人突然出现在温家。那天他不在帝京,听闻,是因为大师准确预测了伯父的破财之灾,因此很得伯父重视。隔日,这位灵风大师假藉关心的名义再次上门,之后便顺其自然地替温家看起风水、算起温家人的流年。

  听说,第一次称是缘,不收取任何报酬,之后开始则施主随喜。

  温老爷出手自然不会小气,难怪这位大师随传随到。

  「爷,不需要稍微管管吗?」

  温绍凡不信这些,但如果这些能让伯父心灵平静,也没有花钱花到危害温家生计,他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温绍凡的静默让王彬夸张地叹了口气。「你对老爷太宽容了,虽然老爷对你有恩,但该劝的时候自然得劝,以免无法挽回。」

  「我心中自有一把尺。」温绍凡没否认的是,他确实能为温家鞠躬尽瘁,他报的是养育之恩。

  温绍凡的亲爹亲娘在他襁褓时,于一次外出事故中离世。身为大伯的温老爷将温绍凡抚养长大,待他就如亲生儿子般。从两年前开始,温老爷慢慢将药肆都交给温绍凡管理,刚开始是想试试看温绍凡的本事,见他管理得不错,药肆生意也有进展,便自然而然的不管事了。

  所以温家的地下当家,其实是温绍凡。

  温老爷总说,妙丹堂乃温家产业,若是亲弟还在,药肆也有他的一份,可惜亲弟离开得早,只能交由他的儿子辛劳了。

  温绍凡知道伯父这样说是要让他心安,他感恩在心,自当涌泉回报。

  但看在王彬眼中,就觉得温绍凡对温老爷太过唯命是从了,甚至他不用猜就知道此次温老爷的叫唤是为何事。

  温绍凡自然也早已猜中。

  一早还在用膳,温老爷便派了张总管前来通报,饭后要温绍凡前去主厅会见灵风大师,所以此刻他才会驻足在这。

  「肯定是为那桩事。」王彬似是非得说出口才甘心般。

  温绍凡回以他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后,什么也没说,迈步走向主厅。

  来到主厅,灵风大师正放下茶杯,杯盖敲击杯缘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温绍凡低下头向两人问安。「伯父,大师。」

  「绍凡,这位就是灵风大师。」

  温绍凡的视线随着介绍落在灵风大师身上,并无上下游移,但那双凤眼直瞅着他,让灵风大师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

  「来,快坐下,让大师替你摸摸骨,算算你的姻缘!」

  果然,他猜的没错。

  温绍凡对自己的婚姻没有意见,一直以来他对伯父就十分顺从,从未有过反抗之心。而会到至今二十二了还未娶,是因为温老爷太过三心二意,总无法决定哪家姑娘才是对温家最好的人选。

  没错,婚姻对温老爷来说也得好好算计算计,毕竟对温老爷来说,让一个新人踩进温家,若选错了可是会赔上温家未来运势的。

  对于这件大事,温老爷自然是没少算的。只是之前的算命师们都说时机未到、良缘未至,温老爷就是想赶紧让温绍凡成婚也没办法。

  温绍凡自己心中倒是很明白,那些假僧人、假仙人就怕牵错红线,导致招牌一夕之中崩坏,索性不如不牵,反正天机不可泄漏,说几句搪塞的话语便可继续收钱了事。

  今日,他可要好好听听这位灵风大师会说些什么不同于别人的话了。

  他坐下,将左手摆放在案上,灵风大师褪开温绍凡的衣袖立刻摸起骨来。

  「嗯……嗯……」灵风大师喃喃道,「看见了,我看见了……」

  「大师看见什么了?」温老爷着急地问。

  「十月,必须是十月生的女子……今年十六……」

  「十月!十六!」温老爷拍拍身旁的张总管,示意要他记下。

  温绍凡一直盯着灵风大师的脸,忽地,他捕捉到灵风大师右眼微睁,偷看了一下,一发现自己正盯着他,又急忙闭眼,抓着他的手动作急躁了起来,捏来捏去的像是在捏泥巴。

  灵风大师口吻变得急促,「不只!我看见了更多!姓氏……必须是罕见姓氏!」

  「罕见姓氏?」温老爷不明所以。

  灵风大师又在温绍凡手臂上搓揉了一阵,才轻轻将他的手放回案上,还一副费了许多劲一般地深呼吸了几口气。

  灵风大师睁开双眼,轻咳了一声才道:「身在帝京唯一的一家姓氏,唯有此家的女儿才能壮大你们温家,让温家继续兴旺一百年。」

  「一、一百年!张总管,你快去探听探听!」温老爷用力推了一下张总管,后者飞也似地奔了出去。「大师,真是太感谢您了,我一直烦恼着绍凡的姻缘,这下终于有个谱了。」

  温绍凡还是静静地看,凤眼直瞧着灵风大师,看得灵风大师浑身不自在。

  「哪里……有缘嘛……那贫僧就先告辞了。」

  温老爷拿出一袋明显十分丰厚的谢礼递给灵风大师。「有劳大师了。」

  灵风大师没有半点推迟,接过后快步离去,走了几步路回头,又对上温绍凡的双眼,脚步不自觉愈来愈快,像是逃跑一样的逃出温家。

  他出门右转急走一段路后再次右转拐进巷口,阿修与大傻已在此等候多时。

  「大哥,怎么样?」留着大把胡子的阿修问道。

  灵风大师拿出刚才那袋钱丢给他。「收好。」

  阿修咧嘴而笑。「大哥,真有你的。」

  灵风大师朝大傻道:「需要你去查一件事。」

  「什么事?」

  「去查查帝京是否有唯独一户的罕见姓氏。」

  「嗄?」

  「嗄什么嗄!」灵风大师打了大傻一掌,把气发在别人身上。「刚才那叫什么温绍凡的,盯得老子有够不舒服!本来想掰个普通的条件就好,谁知道老子掀了一下眼皮发现他死盯着我,好像在怀疑我是假的。为了装得像一点,情急之下老子就说了一个很难达成的答案,要他们去找帝京唯一一家罕见姓氏联姻。」

  「呃……」大傻搓着被打疼的左手臂。「那如果帝京没有只有一家的独特姓氏怎么办?」

  「到时候只好想办法圆啊!不然就是要舍弃温家,另找目标了!」

  「可是这个目标很好赚,比平时我们偷荷包还是打劫都好赚多了……哎唷!」大傻又被赏了一掌。

  「老子当然知道,所以才那么辛苦的假算命!总之,先静观其变再说。」

  看来,他暂时还是先不要露面,得仔细观察温家寻人的状况,后面才有办法自圆其说,到时候死的也要说成活的!

  「找到了!老爷找到了!」张总管高举一张纸,朝主厅跑了过来。

  主厅中难得温家四人齐聚,正是在讨论寻姓氏之事,此时好消息传来,温老爷高兴得拍了两下手。

  「花了大半个月,可终于找到了。」温老爷接过纸张,差点喜极而泣。「我看看……嗯……这……」

  随着温老爷阅读更多,表情就愈是不对劲,让一旁的韩氏急得不得了。

  「老爷,你快说说写了些什么啊!」韩氏催着,身体还不自觉想凑过去瞄个几眼。

  当事人温绍凡倒是一派轻松的喝着茶,坐在最外侧的温老爷独子温聿山则看戏般兴奋不已的上前。

  「爹,到底是怎么回事?」温聿山追问。

  「唉!」温老爷砰一声将纸拍在案上。「对方是官家啊!」

  「官家?」韩氏惊呼。「究竟是哪个官的千金啊?」

  「是正二品中书侍郎,安国公的千金。」

  「安国公?不正是每七日都会派人来堂里抓药的……殳府?对啊!」温聿山灵光一闪。「常听称呼为安国公,都忘了他的姓氏是多么罕见了。」

  温绍凡不免皱了皱眉心,依他那日观察,灵风大师的眼神游移、态度不定,说话支支吾吾,他很肯定灵风大师肯定是冒牌货。但如今居然真有一名女子符合他所说,帝京唯一姓氏,十月生的十六岁女子。

  真有那么巧的事?还是被灵风大师瞎猫碰上死耗子?

  韩氏面容担忧道:「这可不是普通的官家啊!国公府爵位虽是世袭而来,但终究是个国公爷,哪是我们高攀得上的呢?」

  若是过往,这绝对是温老爷不敢去考虑的对象,毕竟官家常由皇上赐婚,哪是他们商贾之家能随意上门提亲的。但是在听过灵风大师的话之后,温老爷此刻除了国公府,谁都不想要了。

  「而且啊,我听说国公府独生女有点问题……」韩氏不自觉的压低声音,像是在说件见不得人的事情。「国公府每七日固定来抓的药,听说就是她要吃的。

  「安国公的独生女身体状况非常不好,从不出门,帝京中甚至没有人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国公府藏得如此小心翼翼,不就代表这女儿大有问题吗?」

  「我还听说那个殳凌瑶瘦得见骨,两颊凹陷,身材像十岁小孩呢。」温聿山补充。

  温老爷没听过这些八卦流言,现在第一次听说,才意识到这里头问题重重,不仅两家门当户不对,女方甚至还是个重病之人……

  「但是灵风大师说温家得以再兴旺一百年啊……」温老爷搓着下巴,苦恼不已。

  韩氏叹了口气。「就算真能接受一个药罐子进门,对方也不是我们能随便上门求亲的。」

  大伙儿安静了下来,陷入各自的思绪之中,蓦地,有人发声打破了宁静。

  「方法倒不是没有。」

  话落,三对眼睛同时射向温绍凡,当事人终于开口了。

  「绍凡,你有什么法子吗?」韩氏问。

  「万贵妃再半个月就要临盆,若能一举产下龙子,说不定能以喜上添喜,求得皇上赐婚。毕竟,万贵妃现在可是宫里最得宠的妃子。」

  万贵妃是韩氏的外甥女,韩氏与妹妹感情甚好,对外甥女自然也好,这个孕期不知就送了多少名贵药材进宫给自己外甥女,就是为了让万贵妃能顺利产下龙子,巩固宫中地位。

  闻言,众人思索,温老爷慢慢点头。「没错,这或许可行。」

  韩氏虽认同这是个机会,但对于要娶进一位病人进门还是十分有疑虑。「这个国公府独生女……真要娶?」

  「自然要娶!或许她嫁进来,我们能治好她,安国公对我们可就感激了。」

  怕是别在温家出事就万幸喽……温聿山没将这句话说出口,只是偷偷瞄了眼温绍凡。

  「好吧,那我马上去跟你姨母说说。大家互相帮忙,兴许可行的。」韩氏终归是相信丈夫的判断,立即前去张罗一切。

  「我跟你一起去。」

  兄弟俩站起身目送他们离开,两人比邻而立,温聿山偷偷靠向温绍凡,道:「大哥,没想到你这么想娶国公府千金,连劝阻一下也没有。」

  想娶?他吗?

  他只是习惯满足家人的愿望罢了,他从来不把自己摆在第一位,一直以来……

  而且不管灵风大师说的是真是假,现在温老爷的态度很明确,摆明就是非国公府独女不可。

  「伯父此刻只惦记着灵风大师的预言,听不进劝的。」温绍凡道出心中想法。

  「也是,横竖这计划困难重重,搞不好不用多久就夭折了。首先,万贵妃得产下龙子,皇上还要愿意顺万贵妃的意,赐下这门婚事。更不用说在这之前,还要先说服姨母跟万贵妃愿意把恩赐的机会让给我们,太难了,太难了啦!」

  然而,结果显示,一切都十分顺利。

  甚至可以说是太过顺利了,顺利到温老爷深信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温家注定是要跟国公府结成亲家的。

  半个月后,万贵妃顺利产下龙子。

  皇上先前的三位龙子都出生没多久便夭折,这次终于又盼来龙子,皇上自然龙心大悦,丰厚的封赏是理所当然的,对万贵妃几乎是有求必应。

  趁着势头,万贵妃向皇上提出赐婚的要求。当然,在皇上面前没将算命那套说出来,明面上只说是温家公子心仪国公府千金。

  皇上自然知晓安国公千金似乎身子颇差,没料到竟有男子会思慕如此病弱之人。

  再想到安国公千金这身子骨,怕是也难寻适当婚配对象,才会到了十六岁都没见安国公为这掌上明珠安排婚事,如今人选自个儿跳了出来,保不准是天意。

  再者,安国公爵位世代相传,如今的安国公在朝廷上并无举足轻重,势力不深也没啥定见,因着万贵妃那句「双喜临门」给刚出生的皇子和安国公千金双双添福气,为此,已失去三名皇子的皇上同意开了特例,让两家人找个最近的好日子将婚事给办了。

  冲着「双喜」的由头给皇室和国公府添福气,简直是双赢,皇上没犹豫半分,就允了这桩婚事,还自觉做了件善事。

  赐婚圣旨一下来,温老爷跟韩氏可真是开心极了!

  照理说该花上好几个月张罗的婚事,但皇上下令,找个最近的好日子给办了,妙丹堂甚至关门了整整半个月,全温府上上下下都在为婚礼而忙碌,张灯结彩、高挂灯笼,毕竟迎娶的可是安国公的千金,且还是皇上赐婚,马虎不得。

  四月二十日,温绍凡前往安国公府迎娶新娘子。

  他的肩膀壮阔,骑在马上的姿态甚是威武,尤其那张俊秀的脸庞更是引来不少注目,四周旁观人潮声声叹息不断,又一名优秀的男子成为人夫喽。

  鞭炮声、锣鼓声,再加上四周人声,帝京城热闹非凡。

  温绍凡始终淡然看着前方,彷佛周遭的纷扰全都与他无关。

  他处事向来冷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于自己的婚姻大事,他也是抱持着同样的信念。

  「唉……我还以为我有机会呢!」茶楼二楼里的女人痴痴望着温绍凡。

  「你痴人说梦呀!人家有机会娶安国公的千金,哪看得上你。」

  「难怪始终不愿娶,原来是人家目标远大,一般门户的小姐看不上眼啊!」

  「瞧瞧那张俊脸,人家有条件才能挑,哪像你呢!」

  大伙儿你来我往互相调侃,笑得不亦乐乎。喜事所带来的喜悦像是会传染一般,让围观的人们都有了谈资。

  一切都很顺利,顺利极了,顺利得让温绍凡不需要去额外烦恼什么,一路顺畅地进行到夜晚。

  温绍凡带着几分酒意将喜房的门扉推开,陪嫁的谢嬷嬷问了声安后,很自然的退到了房外。

  他的神智还算是十分清醒,这种日子没有被灌个酩酊大醉已经很庆幸了。他望向床铺上的女子,她的身形虽然有点单薄,但也非传闻那样夸张,怎么样也不像十岁身材,反倒十分玲珑有致。

  温绍凡的视线被新嫁娘不安抠手指的小动作吸引过去,连他也可以察觉到她的紧张。

  她确实等得够久了,不想再让她等待,他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拿起喜秤挑起盖头。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她小巧圆润的下巴弧线,顺着鼻梁的弧度往上,他注意到她的视线朝下,正瞪着自己的双脚,细长浓密的睫毛微微眨动着。

  他趁势将新娘整张脸看了个仔细,是很秀气且顺眼的长相,似乎还有点……熟悉的感觉?

  这奇特的熟悉感让温绍凡掀到一半的盖头便停住动作,他一直瞧着眼前的女子,像是决心要在她脸上搜索出这莫名熟稔的理由才肯罢休。

  他见过她吗?不,他很肯定他从未见过殳凌瑶,甚至整个帝京应该也没几个人见过。

  听说,连上门替殳凌瑶治病的名医都是隔着帘帐诊断,无人知晓她的真面目,连张画像也未流出来。那……他为什么会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呢?

  女子等得更加不安了,本来不太敢看温绍凡的眼眸抬起偷觑了下,不料正巧对上他的双眼。在四眼相交的瞬间,温绍凡亲眼目睹女子的双眼倏地睁大,身躯开始激烈颤动。

  他反应快速,将她的身躯接了个正着,此时他心中不禁想,不会才刚进门就出事吧……

  夜已深,温绍凡踏入木槿园,不禁朝寝房望了一眼。

  察觉到他的心思,王彬忙道:「爷不必担忧,我已探听过,今日少奶奶都十分安好,身子已无不适。」

  昨夜新娘的晕厥,可真是让温绍凡的心跳漏了好几拍,幸好桂大夫查看后说并无大碍。

  今日他在外头忙时,总忍不住想着她恢复得如何,整日心不在焉。既进温家门,她便是温家人,他自然盼她能周全。

  将视线拉回,温绍凡没往寝房走,迳自朝书房的方向走去。新婚妻子刚发作,他不愿去叨扰她,就怕她又因过度紧张而心思起伏太大。

  「爷,今晚还睡书房?」

  「她初来乍到,容易因细微波动发病,我想让她静心休养时日。」

  王彬懂了般点点头,走到前头去替温绍凡开门。

  书房内早已有人点亮灯火、烧上檀香,淡淡的香味飘满整间屋子。温绍凡一向喜爱木质香味,但此刻却突然想起她身上的清香,有点像是桂花香。

  「爷,关于同济堂你有什么看法?」

  今日他就是在酒楼与人商讨同济堂的事。身为帝京第二大药肆的同济堂,自然也是他要费心留意的对象。

  妙丹堂生意一直很好,但最近他注意到同济堂的生意突飞猛进,似乎走到哪都能听闻旁人在讨论同济堂的事,于是他决定要查清楚是什么因素让同济堂突然炙手可热。

  就怕一个不注意,便让同济堂抢走妙丹堂帝京第一药肆的名号。

  自从温绍凡接下妙丹堂后,便开始接触不同的商业机会。妙丹堂虽然名声响亮,但因为温老爷从前听闻有人告诫「必须守,不可扩张」,所以一直以来就只守着一家店面。

  其实只要细想就该怀疑这是对手故意派人来说这番话,其他同行都怕妙丹堂扩展太快,独吞了生意。但迷信如温老爷,一字一句可都听了进去,幸好的是即使妙丹堂始终守成,也一直是最大间的药肆。

  如今温绍凡接下妙丹堂,首先就先开了家茶楼。他说服温老爷,虽然温老爷对外仍是当家,其实温家家业的经营已传承到了下一代,不同人不同命运,温家生意可以有些变化了,而且开茶楼又不是药肆,不算是扩张,温老爷这才勉为其难的同意温绍凡去做。

  温绍凡对生意有独门见解,他以补身药品入茶,让自家茶楼的茶,除了品香茗还能养生健体,自然趋之若鹜,更不用说当大家知道茶楼背后是妙丹堂后,对他们家药材的功效是多么地信赖。

  去年底才在帝京北边开门的茶楼生意蒸蒸日上,成为帝京内文人雅士最喜欢小聚的场所,所以温绍凡趁着势头在帝京的东西南也各落脚了一家茶楼,生意扩张的速度飞快。

  但不管副业做得多么成功,妙丹堂才是最重要的,同济堂的事不能不提防。

  温绍凡从袖袋拿出小方包,打开来里头有几粒褐色药丸。他今天得知,就是这新产品让同济堂生意突然大好。

  「调律丸……不知道同济堂从哪儿弄来的药方?」

  「是啊!听说能清心活血、治喘咳、化痰、补气还能活络经脉,根本是有病治病,没病强身嘛!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要不你试试。」温绍凡精准俐落的丢了一颗调律丸入王彬口中。

  「咳咳咳……爷……你……你想害死我啊!咳……」

  「同济堂已经卖出去许多,还未听闻有人出事。」

  「不是……咳咳……我是说会噎到……」

  温绍凡没理会他,迳自将鼻头凑过去闻了闻药丸,似有陈皮的气味。

  这药丸同济堂卖得不贵,若是真有那些宣称的功效,简直是居家必备药方,难怪生意大好。

  无论同济堂是向谁买来药方,或是自家发明,这回可是走对方向了,妙丹堂真的受到了威胁。

  药丸在手掌心滚动,温绍凡低喃,「清心活血……」

  忽地,她的容貌又出现在他的脑海。

  不知道这药对她是否会有帮助?

  于是,为了这一个念想,隔日一早,温绍凡在听到花园中的声响时,故意走出书房假意与妻子不期而遇。

  阳光洒落在她的面庞上,她见到他时表情有些诧异,但还是朝他问了声好,「夫君。」

  温绍凡走到她面前,用身子替她挡着刺眼的阳光。「这么早起,怎么不多睡会儿?」

  「昨日已经歇息了一日,我都还未给伯父伯母请安,所以现在想要过去。」

  「是吗?」温绍凡顿了下。「我陪你去。」

  她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于是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边,两人安静地并肩走着。走了一会儿她才留心到,他们的步伐十分缓慢,想来是温绍凡担心她的身体,所以没有走太快。

  虽然他是她的夫君,但他对她来说就是个陌生人,她无法不紧张。

  他们步出木槿园,眼前就是一座池塘,池塘周围种满了柳树,细长的枝条在池塘水面上点点成波。一道石桥贯穿池塘两端,通到对向的月门,而石桥中间处连接着一座凉亭,亭上题了「觅柳亭」三个字。

  「从这往右走是向外,往左走是向正厅,我们现在正对着的桥叫做『静海桥』,走过去穿过月门,那头就是妙丹堂的后院。」

  温绍凡自然地介绍着,边介绍边带着她走一遍。

  他们踩上静海桥,来到妙丹堂的后院。

  就见伙计们一大早已经忙碌上工,各式药材的加工都是在这里,难怪她在木槿园也能闻到淡淡的药味,原来温府跟妙丹堂就在隔壁,甚至为了方便,还开了个月门方便往来。

  「药肆也是挺复杂的。」她看着各式器具,都是从未见过的。

  「是挺多工的,膏药、丹药、药丸或是散粉,一家药肆不只是贩卖药材,加工品也得做出口碑,除了各家药肆都有的药品,若能研发出其他药肆没做过的好药品,自然就能永居上位。」

  「我有听闻,妙丹堂最著名的就是妙丹散了,能退热、治头疼、鼻涕还有各式风寒症状,最厉害的是服用后还不会感到疲倦、上火,体虚的人也都能安心服用。」

  帝京人若是染上风寒,绝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服用妙丹散,她自己也服用过不少次。

  温绍凡微微地笑了。「没错,妙丹散是妙丹堂开创以来的镇店名药,若不是曾祖父发明了这味药剂,恐怕妙丹堂也没有今日地位。」

  但温家人大多忘记这个功,只记得当年那位风水师的厉害选址。

  一提到药,温绍凡从袖袋拿出调律丸递给她。「这是同济堂最近炮制的药丸,据说能清心活血,我想对你应该有帮助。」

  她的眼眸明显晶亮了起来,她接过方包,感激道谢,「谢夫君。」

  「没什么,若是真的对你有帮助就好。」

  「但是……」她这时才想到。「同济堂不是妙丹堂的对手吗?」

  「好药就是好药,这才重要。」

  「也是……啊!」

  太专心盯着手中的方包不放,她一不留心,脚拐到石桥内侧小小的凸出处,她的身体朝石桥栏板倾倒,眼见腰际就要撞上坚硬的石头,她下意识闭上眼睛,最后却只感觉撞上一片柔软。

  她睁开眼,温绍凡俊秀的脸庞离她不过一根手指的距离,她小口微张,霎时有点手足无措,这时她才理解到腰上感受到的那分柔软,是他环住她的手臂。

  这张脸真的是十分熟悉啊……温绍凡望着怀中这张秀气的脸,似乎想瞧出些什么来一样。

  他的注目让她十分慌张,更别提两人之间的贴近。她的双手撑着他的胸口,稍稍施了点力,像是在提醒他该放手了一样。

  接收到了暗示,温绍凡有点不舍地让那张俏脸远离自己。「有受伤吗?」

  「我没事,是我不小心,谢夫君。」她的双颊微微涨红。

  「这桥是有些窄。」语毕,他很自然地反手牵住她的手,护着她走下桥,免得又摔了。

  她顿时心跳加快,却又不知该不该甩开他的手,只能乖乖让他牵着走。

  他们一起下桥,但温绍凡没有松手的意思,很自然地牵着她往主厅走去,这让她紧绷得不得了。

  因为牵着的手,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他们并肩走着,衣裳偶尔因为走动互相摩擦,像是在搔痒着彼此的心。

  温绍凡暗忖,她的长相真的十分熟悉,让他不禁想与她多点接触,来唤醒自己的记忆,这种似乎能记起但又记不起的感觉,实在是太讨厌了。

  主厅中,温老爷正和韩氏谈着什么,见到夫妻俩一起前来时,双双显露出惊讶表情,不是因为他们来请安,而是因为他们牵手而来。

  韩氏听下人说为了让少奶奶好生安养,两人目前是分房的。怎么新婚夫妻分房也能分出这般好感情,真是令人想不到。

  若能替温家早日添上子嗣自然是最好,但就不知道她这副身子是否能够承受得住生孩子的苦……想到这,韩氏视线忍不住飘到她的肚皮上。

  两人乖顺地向长辈请安,温老爷浅浅笑着,问:「身子好点了吗?」

  「好多了,谢谢伯父关心。」

  「那就好、那就好。」温老爷抓了抓胡子,对于这个侄媳妇目前他是没太多想法,只要是个吉祥之人,进门能旺温家即可。

  「明日也该回门了吧?」韩氏提醒道。

  一想到回门,女子紧张感卸下,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欣喜,她望向温绍凡。

  他很沉着的点头回应,「已派人准备厚礼,伯母不必挂心。」

  「绍凡办事,没什么好操心的。倒是伯父有件事正好要告诉你,今日我们打算去姨母家做客,有些事必须亲自登门才行,两三日便回。」

  温老爷没说得很清楚是为了什么事,但温绍凡一听便明白。婚事圆满落幕,自然是要去跟姨母道声谢,而在新婚妻子面前,这话可不能说得太清楚。

  「是,聿山也一道去吗?」

  「没什么大事,他就好好留在家跟你学药肆的事情吧。」

  「是。」

  温老爷放下茶杯,道:「该忙什么你们就去忙吧,我们也该去准备准备了。」

  两人礼貌告别长辈后,双双往木槿园的方向走去,这回是各走各的。

  脚步停在木槿园门口,她随意问道:「夫君今日要忙什么?」

  「我得去看几家铺子,瞧时辰也该出门了。」

  「那就不打扰夫君做事了。」

  她礼貌告别,温绍凡只是静静地点头回应。

  她的这分生疏,还真是毫不掩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