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35686活跃度
  • 16064发帖
  • 14446主题
  • 0关注
  • 206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11月试阅 ✿] 鱼珑《姜记小饭馆》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2-11-15 14: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姜记小饭馆》
作者:鱼珑
系列:蓝海E128601-E128604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2年11月14日

【内容简介】

人人都说大夏杀神沈凤鸣铁石心肠,
谁知一吃姜家的饭,心软了不说,嘴也甜了!

蓝海E128601 《姜记小饭馆》卷一
姜云珠不明白,自己明明从奴婢成了安平侯少夫人,
怎么一睁眼又回到被迫要卖身为奴的那一天,
原以为这次的结果仍同前世一样,不想妹妹竟抢了那根命运的树枝,
不用被卖了自然欣喜,只是家中情况不容乐观,
连年旱灾逼得她说服家人举家南迁寻生机,也的确找到了富庶的落脚地,
她看出矿山脚下的集市有赚钱潜力,决定带着家人卖吃食搏生路,
少见的胡辣汤、客制化小炒和便当为她吸引一票死忠客,
就连大夏的杀神、麒麟卫指挥使沈凤鸣也爱吃,
只是……他到底还想借住在她家多久?
虽然教她识字让她很感谢,但他能不能快点离开?
原因无他,前世这村子曾被土匪屠杀,而幸存者指认的凶手正是他!

蓝海E128602 《姜记小饭馆》卷二
为了改变命运,姜云珠可是做了许多计划的,
不但想送弟妹们去学堂,还打算将事业版图拓展到县城,
而目前除了资金不足,赚钱这条康庄大道没其他阻碍,
于是她看准时机趁着年节在庙会上推出新鲜物,
香气四溢的烤串果然让她荷包赚饱饱,租铺子和束修钱一下全有了,
但捡到因千里追凶受伤昏迷的沈凤鸣这事却让她很意外,
且这男人和她印象中太不一样了,竟开口说要报答,
不只在新饭馆里帮她跑腿,还抱怨自己对他太客气,
明明是个冷面阎罗,却会对她笑、细心体贴更帮忙默下食谱,
唉,自己本来是打定主意要和他拉开距离的,这下可怎么办才好……

蓝海E128603 《姜记小饭馆》卷三
面对沈凤鸣这高富帅的追求,姜云珠坚定拒绝──难啊!
他以亲自雕琢的白玉簪相赠,亲手簪到她的发间,
可恶,这样心跳怎么可能不加速啦!
不过理智还是战胜了一切,她拿无意嫁高门大户为由推拒,
谁知这人并不放弃,用摘樱桃为诱饵让她乖乖跟他出游,
见她觊觎潭中肉质鲜嫩的桃花鲤,他放下身段下水抓鱼,
还抢了她的烹饪工作,三两下把鱼处理好,架火烤给她吃,
但这家伙最贼的是,竟在她为庆祝搬新家而喝醉时偷亲了她,
一下又一下,大概是真的太醉了吧,她居然没拒绝……
如今她见了他只觉得尴尬,还没厘清这段关系,
她就莫名其妙被绑架……

蓝海E128604 《姜记小饭馆》卷四(完)
凭着新奇鸡尾酒和一手好厨艺,姜云珠的私房菜馆在京城打响名号,
各路权贵娇客慕名抢订位,还被急召入宫抢救某位贵人的胃口,
对方是沈凤鸣的亲人,依照梦境命不久矣,
她便请来医仙希望能帮一把,尽点心意,
又开启第一道斜杠人生——组建船队进行海上贸易!
主要是帮助退役军人能有糊口的活计,顺带开发生意赚钱,
但她那前世夫君、如今的安平侯大公子胆子更大,老是在踩沈凤鸣的底线,
不但和某位皇子勾结跟她抢生意,还因为肖想她害她差点名节不保,
最可恶的是居然趁沈凤鸣去外地查案,想用五万铁骑换皇上赐婚……


  第一章 换人被卖

  正是农家秋忙的时节,此时清河村的百姓却都往村北的姜家张望着。

  先是几个骑着匹高头大马的豪奴开路,随后一辆马车缓缓而来。那马车明玉宝盖,珠帘漫卷,就连拉车的马都是金辔银勒,说不尽的奢华富丽。

  有不知道情况的就问:「这是谁啊,姜家还有这样的亲戚?」

  「那是姜家的女儿,好像叫姜云珠,听说早年被卖了出去,几年不见,谁想得到她竟成了侯府的少夫人,真真是人上人,不同凡响了。」有人感叹的说,不知是感叹姜云珠的命运,还是感叹自己怎么没有这么个好女儿。

  马车在姜家门口停下,五六个丫鬟婆子立刻上前,簇拥着一位公子跟一个窈窕丽人进了院子。

  惊鸿一瞥,众人看到了那公子跟丽人的容貌。

  「那就是侯府的公子吧,长得可真俊!」

  「我瞧着姜家姑娘才好看呢,啧啧,就好像神仙娘子一般,怪不得能做侯府的少夫人。」

  「姜家怎么生出这样的女儿来的?」

  众人又羡慕又嫉妒,议论纷纷,人群中,姜云秀紧咬牙关,几乎咬出血来。这马车、这富贵,甚至那个丰神俊朗的男人,本来她也能拥有的,只要……

  「是娘对不起你们,你们就选一个吧,是留下还是走,都是命。」陈氏泪眼婆娑的把两只手伸向前方。她两只手里各攥着一根只露出一点的枯树枝,两根树枝长短不一,选中长的树枝就留下,选中短树枝的人,就要跟人牙子走了。

  眼前一阵阵发晕,姜云珠定了定神才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三间泥瓦房以及一个小小的院落,既真切又有点陌生。

  这好像是她刚来这个世界时住的那个院子,怎么回事?她不是已经嫁人,成了安平侯府的少夫人吗?

  「云珠,你的病还没好,你先选吧。」陈氏道。

  姜家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姜云珠,今年十六岁,二女儿姜云秀,今年十五岁。这两个女儿陈氏都疼,可现在没办法,她只能卖一个。

  其实陈氏偏向让姜云珠留下,因为她前些日子刚生了一场大病,人都烧糊涂了,若是再被卖出去,肯定很难活下来,可一想到她留下,姜云秀就得走,陈氏又恨不能把刚才的话收回来。

  看着陈氏手里那两根树枝,姜云珠却终于确定,这确实是她刚穿越到这世界那会儿。

  这两根树枝,她清楚记得,左边那根是短的,右边那根是长的,当时她选了左边,然后被卖进安平侯府当丫鬟。

  一去就是七年,所有事情都历历在目,可她怎么又回到了这时?

  黄粱一梦?

  姜云珠有些迟疑。

  旁边却有人不耐烦了,「快点吧,都什么时辰了,我还等着回去呢。」一个涂脂抹粉的妇人先是催促姜云珠,随后又对陈氏道:「妹子,我说你也别哭了,六两银子真的不少了,你到处打听打听,现在二两银子就能买一个大姑娘,多少人想卖都卖不出去呢!我是看你这两个闺女合我的眼缘,不然能给你这么高的价吗?」

  说到这里,妇人眼珠一转,拉起陈氏的手,热切地道:「妹子,要我说,还抽什么签,你不如把两个都卖给我,她们跟着我,好日子在后面呢,不比跟着你挨饿受冻强?十三两,两个一起卖给我,她们有了生路,你们过得也松快些不是?」

  妇人越说越激动,毕竟姜家这两个女儿长得太可人了,十五六的年纪,就像早上桃花上的露珠一样,她只要买到,转手就能赚上一笔。

  然而陈氏狠命地摇头,卖一个是无奈,卖两个,她就是丧了良心。

  妇人见希望落空,心中暗骂一句死脑筋。嘴上又开始催促,「那就快些吧,到底哪个卖给我?」

  陈氏看向姜云珠,示意让她选。

  此时姜云珠已经回过神来,不管那是梦还是什么,日子还是要过的。

  犹豫片刻,她把手伸向陈氏左边那只手,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原主死了,她用了人家的身体,也该回报人家父母一点。况且,如果一切真如在梦里,那她已经经历过一次了,想来这次应该会简单些。

  旁边的姜云秀见状,却是面色剧变。

  就在刚才,她经历了一次人生从大悲到大喜的转变。她不敢相信,上天真的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这次绝不会窝在山村里当一个农妇了,她要富贵荣华、她要锦衣玉食!

  只要她拿到左边那根树枝,她就会被卖进安平侯府,然后拥有姜云珠以前拥有的一切。

  她不只一次妄想过,而今这个愿望终于要成真了!

  想到这里,她先姜云珠一步,一把抓住陈氏的左手,「娘,我选这根树枝。」她压抑着激动兴奋的语气说出口。

  「云秀。」陈氏惊诧地喊出声。陈氏当初是随手一抓,并不知道手里的树枝哪根长哪根短,而明明是姜云珠在选,她已经选中了左手这根树枝,姜云秀抢什么?

  她其实并无恶意,但姜云秀却好像受到了刺激,忽然高声怨恼道:「娘,为什么让姊姊先选,就不能让我先选吗?」

  是的,姜云秀怨恨陈氏。上一世她留在陈氏跟姜城身边,孝顺他们、照顾弟妹,甚至听他们的话,嫁给许青山那个窝囊废,可他们呢?他们念念不忘的始终是姜云珠。

  想姜云珠在做什么,念着她吃饱穿暖没有,可其实人家每天在安平侯府里吃香的、喝辣的,他们却在村里每天吃糠咽菜。

  所以她算什么,她的付出又算什么?

  等到姜云珠回来,成了贵夫人,他们眼里就更没有她了。

  同样是女儿,他们就这么对待她的?

  这次她一定要顶替姜云珠过富贵生活,无论谁都不能阻拦她,不然她就跟谁拚命!

  越想,姜云秀越觉得愤懑,她直接捏着陈氏的手,把她手里的树枝抽了出来。

  陈氏被捏得手生疼,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姜云秀。

  姜云秀却没管她,只看着手里的树枝,是短树枝,真的是短树枝,那一切都是真的,她就要做侯府少夫人了。

  她激动的红了眼圈,脸上却在笑,看起来有种异样的扭曲感。

  陈氏只觉得眼前的姜云秀十分陌生,好似根本不是她的女儿。

  一旁的姜云珠也注意到了姜云秀的异常。在普遍认知里,被卖出去就等于受苦,好点的,被卖到富裕人家当丫鬟,动辄被打骂,生死都由人家,低贱得很;运气差的,直接被卖进窑子里,那一辈子就算是毁了。

  梦里她被卖到安平侯府,可其中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所以她才想着,她还是选那根短树枝算了。

  现在呢?姜云秀之前不是很怕被卖,怎么忽然去抢陈氏手里的树枝?发现里面是短树枝还这么高兴?

  想到梦中的经历,姜云珠抬了抬眉眼,姜云秀不会也作了类似的梦吧?

  她记得,梦里姜云秀就对她十分不满,还曾经当着她的面说过,若当时让她先选,说不定现在侯府少夫人就是她了。

  甚至,她好像还勾引过林霆安,只是那时她满脸风霜,早已花期不在,林霆安哪里会看上她。

  有意思,姜云珠没动,继续看着。

  「娘,我选中了短树枝。」这会儿,姜云秀也冷静下来,好似宣示般的对陈氏道。

  「云秀……」陈氏十分担心她。

  「姜云珠,我选中了短树枝。」姜云秀又对姜云珠道,说这话时,她下巴微抬,志得意满,她心想,上天眷顾,这次终于该让她锦绣荣华,让姜云珠滚在泥坑里了。

  见她这样,姜云珠终于确定了刚才的猜想,看来姜云秀也作了和她类似的梦。

  想起安平侯府种种,姜云珠笑了,姜云秀真的想要她梦里的人生?

  那就给她好了,只希望她到时候不要后悔!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双方写了契书,交割了银子,姜云秀收拾东西跟那妇人离开。

  除了身上那身衣服,姜云秀什么都没带,在她看来,家里这些东西都有种穷酸气,带着没得让人看不起。

  临走时,她对姜云珠说:「姊姊,若是以后日子过不下去了,就来求我。」她若是心情好,说不定会赏她几两银子,就像她以前施舍给她的那些绸缎一样。

  求她?姜云珠唇角上扬,她以为一个丫鬟到侯府少夫人是那么容易的?再说了,她为什么要求她,她的好日子才刚要开始呢!

  姜云秀走后很久,陈氏还一直站在大门处,似乎这样就能把她等回来一样。

  知道她难过,姜云珠也没去打扰她。

  太阳微斜,秋日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姜云珠抬目四望,只见天高云淡,心胸顿时为之一阔,这久违的自由真是让人无比欢喜。

  是的,姜云珠一点也不留恋安平侯府的生活,包括那个让人羡慕的夫君林霆安。

  于她来说,那就像一个囚牢。她本来还想着,若她再进侯府该怎么逃出来,现在好了,省事了。

  不过眼下她也有急需解决的问题,长丰府这两年灾情严重,去年是大旱,庄稼颗粒无收,今年则是旱灾加蝗灾。

  灾情严重到什么地步呢?夏天本是植物茂盛的时候,遍顾四野,竟然一点绿色都没有,只见赤地千里,百姓流离失所,渴死、饿死的不知道有多少人。

  也是因为这样,姜城跟陈氏这对勤劳本分的夫妻,才被逼到了卖女儿活命的地步。

  姜云珠想,这长丰府不能待了。

  一,这里灾情太严重了,古语有云,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她觉得这话很有道理,如果社会安定,百姓都安居乐业,那一条狗可能都有肉吃。

  反之,如果社会动乱、百姓穷困,那一个人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很难过上想要的生活,所以他们若要想过上好日子,必须先搬到一个富裕的地方才行。

  另一点,她记得长丰府明年依旧会有旱灾,姜家明年会去逃难,也因此,梦里等她在安平侯府站稳脚跟后,想跟他们联系却联系不上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化被动为主动,提前搬家呢?

  想到这里,姜云珠在院子里转了起来。

  很快,她就发现了埋着脑袋蹲在后房檐下的姜城,也是她这身体的父亲。

  怕姜城难堪,姜云珠退了回去,然后刻意加重脚步往那边走去。

  听见脚步声,姜城赶紧擦了擦眼睛,站起身。

  「爹,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事情已经这样了,咱们还是想想以后怎么办。云秀她……我感觉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姜云珠一边劝着,一边说出前世的经历。

  姜城却以为她在安慰他,卖出去的女儿,哪里还能再见?

  「是爹对不起你们。」是他没用。

  姜云珠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灾荒年,易子而食也是有的,他们这样,或许还算幸运的。

  沉默了一会儿,姜城觉得该想想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他已经没了一个女儿,他不想再失去另一个。

  「放心,有这六两银子,咱们省着点花,应该能撑到明年了,等明年开春……」

  「若明年依旧大旱呢?」姜云珠问。

  姜城被问住了,下意识的想回「怎么可能」,可一想到去年就大旱,今年更是大旱加蝗灾,那明年大旱似乎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是啊,若是明年也大旱呢?他怔住。

  姜云珠等着他回神。

  好半晌,姜城道:「把你娘还有姜霖他们都叫过来,咱们一家好好商量商量吧。」

  姜家不只有姜云珠、姜云秀两个女儿,还有姜霖、姜云雪、姜武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只是他们年纪太小了,这种年景,白送给别人都不一定有人要。

  姜云珠点点头,去叫陈氏等人,不一会儿,一家人齐聚屋中。

  姜云珠牵着姜武的手一起进屋,姜武今年才六岁,生得虎头虎脑,十分可爱。

  姜家人外貌都不错,姜城是典型的国字脸,陈氏则带着点江南水乡的温婉,皮肤也白,所以姜家的几个孩子都长得十分好看。

  姜云珠看见姜武就很喜欢,只可惜,梦里他好像死在了逃难的路上。

  也是,如果按照梦里的情形,姜家等到明年银子花完才去逃难,姜武年纪这么小,撑不住很正常,但幸好现在应该不会了。

  想到这,姜云珠攥紧了姜武的手,姜武则靠在她腿边,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乖巧得很,似乎也知道家里出事了。

  「当家的。」陈氏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问姜城。

  姜城把刚才姜云珠的话说了一遍,问她有什么想法。

  陈氏手足无措,明年还会大旱吗?老天爷就这么不给人活路?可现在已经入秋了,却一点要下雨的意思都没有,明年说不定真的会……

  之前她是不敢往那方面想,总盼着明年会好的,但现在有人点破,她就如梦中被惊醒。

  那怎么办?

  陈氏看向姜城,姜城则看向姜云珠,他觉得,经过这件事,姜云珠好像一下子长大了不少。

  「爹,娘,我觉得我们应该搬家,或者说,去逃难。」姜云珠语出惊人地道。

  「搬家?搬到哪里去?」陈氏下意识就想拒绝,她知道颠沛流离的苦,当时她跟陈老爹就是逃难到金牛村的,好不容易在这里落地生根,她不想离开这里。

  闻言,姜云珠看向姜城,她觉得,他是支持她的。

  都说树挪死,人挪活,姜城明白女儿的意思,转头便低声跟陈氏商量起来,说明年若是还有旱灾,他们肯定撑不住的,就算没有旱灾,他们的日子肯定也不会太好过。

  陈氏越听眼圈越红,但她也知道姜城说得对。

  到傍晚的时候,姜家已经达成一致,他们要搬家了。

  「收拾收拾东西,咱们这两天就出发吧。」姜城道。

  「这两天?」姜云珠也没想到姜城会这么急。

  姜城却道:「已经入秋了,天会越来越冷,咱们最好在入冬前找到个落脚的地方。」不然,数九寒天,无片瓦遮身,冻也要冻死他们。

  是这个道理,姜云珠明白了。

  于是姜家人立刻忙碌起来,准备离开长丰府。

  至于去哪里,他们想往南走,一是南边雨水多,二,越往南走,气温越暖和,这倒跟梦里他们逃难的方向一样。

  姜城把家里的推车修好,陈氏则收拾家里的东西,姜云珠在一旁帮她。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这两年受灾,家里已经把能卖的东西都卖了,现在只剩下一些没人要的破桌子什么的,根本没法带。

  「姊,这东西要带吗?」姜霖端着一个破瓦盆问姜云珠。

  「不带。」姜云珠斩钉截铁的回。

  姜霖转身跑走。

  「姊,这个呢?」姜云雪拿着一个破包袱皮问姜云珠。

  姜云珠瞅着那个包袱皮,当抹布都嫌破,可是现在……

  「带着吧。」她道。好歹是块布,万一路上太冷,还能垫着坐坐什么的。

  于是姜云雪就高高兴兴地把破包袱皮小心叠好,如视珍宝。

  就连姜武也来帮忙,几个孩子忙得热火朝天,陈氏在一边看着,又是欣慰又是担心。

  忙到天黑,众人吃饭休息。

  第二天一早,姜城很早起来去镇上买粮食,准备路上吃。

  他买的全是高粱米,这年头米价飞涨,穷苦人家哪里吃得起米,都是买这种粮食吃。这种粮食,粗糙难咽,以前都是拿来酿酒的,可现在有吃的就不错了。

  就这样,五十斤高粱米也花了他五百文钱。

  价格涨得太快了,姜城越发觉得离开这里是个好主意。

  陈氏则去村中打听情况,看现在哪条路好走点,还有,他们要离开长丰府的话,需不需要去县衙办路引。

  可这一打听她才知道,其实村里已经有人去逃难了,他们大多也是往南去,走哪条路,说法却不尽相同。

  村里的人也不知道那条路好,毕竟只有走过的人才知道,但走过的都没回来。

  至于路引,也有人去问过,可县衙根本不给办,毕竟一个弄不好,惹怒了官老爷,还可能会被抓起来,这么多人要离开长丰府,万一被上面知道了,官老爷的乌纱帽可能不保。

  要离开,只能偷偷的走。

  到了中午,一家人又聚在一起,说着自己的观察所得,也更加坚定了离开这里的决心。

  吃完饭,陈氏立刻忙碌起来,她要把那些高粱米掺上米糠做成饼子路上吃。

  姜云珠则把咸菜缸里仅剩的那些咸菜全拿出来,切成丝,也是留着路上吃。

  她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六七颗咸菜就全变成了细细的咸菜丝。

  家里还有些香油,那是留着过年吃的,现在也不留了,全给倒进咸菜里。

  做好这个,她又去准备水,现在各处都闹旱灾,水可是矜贵的东西。

  姜家院子里原来有一口水井的,可如今跟村里大部分的水井一样,都没水了,要打水就只能去村头的那口井,那口井深。

  姜云珠跟姜霖排了半个时辰的队,打回来两桶水,只是水是浑浊的黄色。

  她看得直皱眉,这能喝吗?

  「放一晚上就能喝了。」陈氏在厨房看见便这般说。

  至于烧开水,他们连做饭的柴火都没有,怎么烧。

  「把家里的桌子、板凳还有床都拆了烧,把水烧开了再喝,不然生病了可怎么办。」姜云珠说。

  这话把陈氏吓得张开嘴巴,烧桌子烧床?这怎么可以……可转念想到他们就要离开这里了,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了。

  姜城跟陈氏是白手起家,家里的东西全是他们一件件攒的,就比如那张床,是他们成婚时买的,还有那张桌子,是她生姜云珠时姜城找人打的。

  这一件件东西全有她的记忆在,如今却要烧了……

  陈氏沉默了,她知道,这次他们真的要破釜沉舟了。她心里很怕,可是有家人在身边,她似乎又不怕了,她甚至要坚强起来,好为她的孩子遮风挡雨。

  看着那两桶水,姜云珠却想起一件事,现在他们可以把水烧开了喝,可是路上呢?遇见的水可能比这更糟,或许她该早做准备。

  想了想,她决定做一个过滤器,最大程度避免喝脏水。

  这个过滤器很简单,是用木炭、小石子、砂砾、棉布做的。

  姜霖等人没事做,见她在做的事十分有趣,就都围着她看。

  姜云珠便让他们帮忙,洗石子的洗石子,刷罐子的刷罐子,很快,一个过滤器就做好了并被她置放在一个破了的陶罐里。

  把水桶里的水倒进陶罐里,涓涓细流从陶罐底下流出来,水变得清澈见底。

  三个孩子都被这神奇的一幕吸引了,一旁的姜云珠看了,心道一句成了。

  第二章 一家逃难去

  第二天,姜云珠帮着陈氏继续做高粱饼子,五十斤高粱米要都磨成粉,再做成饼子,很是耗时间。

  这期间,陈氏跟姜城商量一番后各自出了门。

  姜城直奔村西,在村西一户朱红色的门前停下,而后敲了敲门。

  不多时,门里出来个男人,他一见姜城,立刻用手撑着门,道:「我家也没粮食了,咱娘昨晚就没吃饭,还饿着呢。」看那架势,像是生怕姜城进门或者开口跟他借粮。

  这男人正是姜城的哥哥姜海。

  姜城看着他微微凸起的肚子,说不失望是假的。姜海接替了姜老爹的班,在镇上一家酒楼当掌柜,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就算这两年遭了灾,日子也不至于像他说的那样难过。

  「谁啊?」院里一个妇人高声问,随后又道:「不管是谁,借粮肯定没有,咱们自己还吃不饱呢!」

  「我知道。」姜海回了一句,看向姜城,那意思是,你听见了吧,我家还吃不饱饭呢!

  姜城也不说什么,只道:「我想见见娘。」

  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这一走,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面,他想着,怎么也该跟姜老太太见个面、说一声。

  「见娘?」姜海嗤了一声,他心头认为姜城没在他这里讨到好,便要跟姜老太太借钱。

  「娘,二弟说要见你。」他仍旧撑着大门,扯着喉咙朝里面喊。

  「现在知道要见我了,当初娶陈家的女儿时怎么没想到有我这个娘?」里面姜老太太中气十足的道。

  当初姜城想娶陈氏,姜老太太却一百个不同意,可最后姜城还是娶了陈氏。

  姜老太太气得很,直接分家把他们分了出去,什么都没给他们,平时也看不上陈氏跟姜城。

  「娘。」姜城在门外喊。

  「娶了媳妇忘了娘,我没你这个儿子。」姜老太太骂道。

  她这话很是诛心,姜城何曾忘了她,成婚这些年,姜家每次做点什么好吃的好喝的,不第一个记着她?

  姜城心中愤懑,扑通一声跪倒,在门口给姜老太太磕头。

  姜海挡在门里,像看笑话一样看着他。

  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头,姜城抬头道:「娘,我走了。」他的意思,他要离开长丰府了。

  「滚吧!」姜老太太从始至终都没出来见姜城一面。

  姜城直勾勾地往院里看了一眼,站起身,迈步而去。

  与此同时,村南一个破败的小院子里,此时又是另一番景象。

  陈氏关好房门,压低声音把她要走的事跟陈老爷子说了,最后道:「爹,你跟我们一起走吧。」

  当初陈老爷子跟陈氏也是逃难逃到这里的,后来陈氏嫁给姜城,陈老爷子就一个人过。前两年,他眼睛出了问题,看不清东西,平时都是陈氏照顾他,陈氏一旦走了,他一个人留下,岂不是等死?故而陈氏特地来劝。

  「不了,你们走吧,我一个人哪里不能活。」陈老爷子摇头道。

  他岁数大了,眼睛还不好,若跟着女儿一家,不是在拖累她吗?

  「爹……」陈氏其实已经打算好了,也猜到父亲会这样说,当下便没再多说什么。

  倒是陈老爷子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进了里屋,没多久,他拿着个布包走出来,将它递给陈氏。

  陈氏打开布包,只见里面有一根银簪子并一点碎银子,那簪子是她娘的遗物。

  「早该给你的,却总想着留在身边再看看,彷佛你娘还在一样。现在你要走了,带上它吧。」陈老爷子道。

  陈氏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收起那布包,更坚定了心中所想。

  傍晚,姜家一切准备就绪,太阳才刚落山,所有人就都开始睡觉。

  第二天丑时,姜家人起身,拿上东西后悄悄地离开家里。

  锁上门的一刻,陈氏的眼泪差点又落下来,但这次她忍住了,她不能哭!

  姜城心里也不好过,前路漫漫,他的担子更重了,有那么一瞬,其实他很想返回身留下,心想着万一明年年景好呢?可他也知道,他不能赌,因为他输不起。

  反倒是姜霖等三个孩子兴致勃勃的,或许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一次远行。

  「走吧。」姜城道。

  一家人悄悄去了陈老爷子的住处。

  姜霖轻手轻脚地翻过那道矮墙,进去开了门,姜城等人直接进了院子。

  「谁?」陈老爷子眼睛不好使,耳朵却异常灵敏,加上年纪大了,浅眠,所以听见了外面的响声立刻惊问。

  「是我,爹。」姜城回道。

  陈老爷子惊讶不已,这个时间过来,是出什么事了吗?他心中不安,赶紧起身开了房门。

  「爹,快跟我们一起走。」姜城压低声音道。

  陈老爷子这才明白陈氏的打算,原来她一开始就打定主意带上他了,昨天只是怕他拒绝才没说,心里是又感动又伤心。

  但这样反而让陈老爷子更不想跟陈氏走了,只催促着他们赶紧走,否则晚了被别人瞧见就不好了。

  可陈氏不肯,一定要带上陈老爷子,陈老爷子不同意,两个人便拉拉扯扯起来。

  姜云珠在旁边看得着急,她觉得应该带上陈老爷子,陈老爷子只是眼睛不好,但身体还很硬朗,跟着他们没问题的,但若是让他留下,明年灾情更严重,他只能被活活饿死。

  「外祖父,你要是不走,我们也不走。」姜云珠诚恳地对陈老爷子道:「爹娘一定要带上你,我们也是这个意思。」

  「是啊,外祖父,你就跟我们一起走吧,我扶着你。」姜霖等人也立刻道,说完,三个人就把陈老爷子围在中间,有人扶胳膊,有个拽腿,拖着他往外走。

  陈老爷子喉头哽咽,「好孩子,我自己走。」

  他终于明白陈氏等人的心意,决定跟他们一起走。

  他也没什么可收拾的,最值钱的东西昨天已经给了陈氏,带上随身的衣服,就跟着陈氏等人出了门。

  一家人继续向南,打算从南边出村子,然后一直向南而去。

  此时天还完全黑着,路上一个人也没有。

  眼见着就出了村子,这时却有一个女声犹豫道:「陈嫂子,是你吗?」

  陈氏吓了一跳,「谁?」

  这时,一个女人拎着一桶水从那边的路角转了出来。

  朦胧中,陈氏认出了来人,稍稍松了口气,原来是她。

  这女人姓柳,是跟她前后脚嫁进金牛村的,可是柳氏比她难多了。

  据说她以前是窑子里的,村民都不懂,陆家老二长得又好,家里也富裕,怎么出去一趟却娶了这么个女人回来。

  或许这女人特别会那点子事?毕竟是那种地方出来的,大家都恶意猜测着。

  因为这个,村里没人愿意跟柳氏说话,柳氏平时也都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这样的日子本也相安无事,可去年,陆家老二病死了,柳氏带着孩子成了寡妇。

  寡妇门前是非多,尤其这寡妇还长得好看,又有那种经历,好像天生就是给人轻薄的。

  怪不得她这个时辰出来打水,陈氏心中叹道,她跟柳氏本没交情,可这次家里没米下锅,她借遍了认识的人,也没借到一粒米,谁想到回来的路上碰上柳氏,她竟然愿意借给她。

  陈氏感激柳氏,也十分后悔以前听信传言,没跟她多相处。

  前天买到粮,陈氏马上就还粮给她,毕竟孤儿寡母的不容易。

  「陈嫂子,你们这是?」柳氏说话很好听,细声细气的。

  陈氏把她拉到一边,见马上要出村子了,也不想瞒着她,便把他们的打算说了,最后对她道:「妹子也早做打算吧。明年万一还是灾荒年……」

  她没说完,柳氏就吓白了脸,即便是太平年,她也不好过,若是灾荒年,她就算有钱,估计也会被人生吞活剥。

  陈氏话尽于此,转身跟着姜城等人离开。

  「多谢嫂子提醒,嫂子大恩,以后我跟沅儿定会相报。」柳氏在后面说。

  陈氏挥挥手,她不能帮她什么,这也不算什么恩德。

  出了金牛村,前面是一片旷野,走了良久,陈氏忽然问姜城,「你说云秀以后会……」

  姜城知道,她肯定是见了柳氏想到了二女儿,怕她也落到那种地方。

  「不会的。」姜城安慰她。

  姜家人走了,他们在姜云秀的枕头底下留了一封信,说明了他们的去向。

  其实梦里,他们也给姜云珠留过,可阴错阳差之下,她根本没看到那封信。

  等天色大亮之时,姜云珠等人已经到了隔壁的临沧县。

  他们没有路引,不敢进县城,就只在各个村镇边穿行。

  早晨的曦光照耀在每个人身上,姜城推着推车,车上放着他们的家当,姜武就坐在一堆包袱上,小脸上满是兴奋,不停催姜城快点。

  陈氏扶着陈老爷子走在左边,姜云珠则带着姜霖、姜云雪走在右边。

  一家人在一起,似乎脚下的路也没那么难走。

  姜云秀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那妇人也就是张婆子正带着她四处奔走,像兜售货物一般的售卖她。

  是的,货物,根本不像人,就像牛马羊一般。

  「瞧瞧这长相、这身段。」张婆子涎着脸向对面的富商介绍姜云秀。

  姜云秀心中嫌恶,这男人都快能当她爹了。再说,小小一个富商怎么跟安平侯府比?

  「啊!」一声惊呼,如新莺初啼。原来是张婆子不满姜云秀木着个脸,好像谁欠她钱一样,掐了一把她的腰。

  姜云秀惊恼地看向张婆子,忽然间,她又觉得脚上有什么东西,扭头一看,却见那富商正撩起她的裙摆在捏她的脚。

  脚可是私密部位,哪怕姜云秀梦里嫁过人,也没被这么轻薄过,她当即羞愤欲死,惊慌的向后退去。

  「脚有点大啊!」富商却挺着肚子不满地道,眼睛却不时往姜云秀身上瞟,刚才她受惊的样子还是挺勾人的。

  姜云秀顿时红了眼圈,又是委屈又是愤怒,他、他竟然还嫌她的脚大。

  张婆子赶紧跟富商低声说起了话,一边说,还一边朝姜云秀看。

  姜云秀又气又急,她不是该被卖到安平侯府吗,这是怎么回事?

  最后,这笔交易因为价钱的关系没谈成。

  出了富商的家,姜云秀才松了一口气,张婆子便将她好一顿骂,骂她是赔钱货,都到了这地步还拿乔,刚才人家只是摸她的脚一下,她就如此大惊小怪,以后被男人弄舒服了,说不定人家不摸她,她还得上赶着给人摸呢。

  张婆子惯在下九流的地方混,骂起人来,专骂人下三路,污言秽语难听得很。

  姜云秀哪里经历过这个,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直想自我了断,再也不受这屈辱,可是想到安平侯府,想到那个如明月般的男人,她又告诉自己必须坚持下去。

  挤出点笑容,她对张婆子道:「婶子,长丰府受灾严重,大家都没钱,不如咱们去潞州,那里一向富裕。」安平侯府就在潞州,她已经迫不及待想去那里了。

  「去潞州?去潞州不要钱吗?小浪蹄子,你一翻眼皮我就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别想糊弄老娘。」张婆子叉着腰,又把姜云秀一顿骂。

  骂够了,张婆子又带着她继续去各处,有妓馆、有富户也有官家。

  那些买主会肆意评论姜云秀的长相、身材,以及身上任何一点小毛病,她就像被人剥光了一样任人挑挑拣拣,毫无尊严。

  好几次,她都差点崩溃,幸而她心中一直有个信念支撑着她。

  等着吧,等她当了侯府少夫人,一定要让所有曾经为难过她的人好看!

  姜云珠想吃烧饼了,外酥里嫩的烧饼啊,对了,还有水煮鱼、啤酒鸭、糖醋排骨、腰果虾仁……她记得自己穿越前跟朋友聚餐,桌上摆的就是这些。

  那时她在减肥,只吃了一点就放下筷子,若能再给她一次机会,她发誓再也不会辜负它们了。

  这两天,姜云珠有关现代的记忆越发清晰,恍若就在昨日一般。

  「抢劫啦!救命,来人,有人抢东西。」姜云珠正脑补着各种美食,忽听前面有人喊。

  她抬头,发现他们正经过一个村子,前面的一条路上有一辆驴车,驴车旁,有两个男人正在拉扯一个袋子。

  一个老汉四五十岁的样子,喊叫的人就是他,他对面的则是个三十多岁的黝黑汉子。

  老汉力气明显比不过对面那汉子,眼看着手里的袋子就要被抢走了,这才大叫起来。

  姜城也看见了这一幕,他是热心肠,立刻大喊道:「放开!」

  黝黑汉子见有人来了,面色十分慌张,却也没放开手里的袋子。

  老汉两人为了争抢袋子,一个用力过大,布袋被扯破,一堆粗饼子立刻掉落在地上。

  见状,黝黑汉子抓起一个饼子就往嘴里塞,姜城一看,连忙跑了过去。

  黝黑汉子看姜城朝自己过来,赶紧捡了几个饼子便匆忙跑进村里,消失不见了。

  姜城还要再追,姜云珠赶紧喊住他。

  「爹!」她刚才看见,那袋粗饼子掉在地上后,旁边几户人家家里都有人影晃动。

  那黝黑汉子公然抢劫却没人出来制止,这已经说明一些问题了,如今是灾荒年,人们为了活命,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他们还是小心的好。

  姜城也不放心陈氏等人,听见女儿的叫唤也止住了脚步。

  姜云珠赶紧帮老汉捡饼子,不一会儿,饼子就捡了干净。

  「谢谢,谢谢。」老汉不住的道谢,这些饼子也是他的命。

  「不用谢。」姜城帮他把饼子放到驴车上。

  正在这时,一个青年拎着个水桶匆忙从村里走了出来,他看见姜城,立刻喝道:「你做什么!」

  他是老汉的儿子,刚才进村买水去了,听见老汉喊叫,赶紧往回跑,看见姜城拿着他家的饼袋子,还以为他要抢他们家的饼子。

  「青山,不是他,他是帮忙的。」许老爹赶紧叫住青年。

  青年过来,几句话问明原委,才知自己错把恩人当成了贼人,赶紧跟姜城道歉。

  「不用,赶紧离开这里吧。」姜城也看见了旁边的人影,立刻警惕地道。

  众人立刻启程,离开了这个村子,等到了镇子边缘,后面没人跟上来,众人才放下心来,也有心情交谈了。

  许老爹跟许青山是隔壁县的人,也是准备往南边逃荒,不过他们有目标,他们要去潞州武陵县长石村,许老爹一个远房表弟在那边,他们要去那里投亲。

  不过据许老爹说,两人已经四五年没联系了,他也不知道那边情况怎么样。

  只怕不怎么样,姜云珠在旁边听着,心里这般想着。

  刚才许青山从村里冲出来时,姜云珠就觉得他有点眼熟,只是不敢认,现在差不多能确定了,梦里他是姜云秀的丈夫,也就是她的妹夫,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这里遇见了,看来缘分这东西还真是奇妙。

  她记得,梦里他跟姜家都住在潞州六安县清河村,不是什么武陵县长石村,这说明他们这次投亲可能不顺利。

  当然,也可能是有别的原因,这世上的事,差一点就会南辕北辙,姜云珠梦里七年后才找到姜家人,也只见过许青山两三次,对他以前的事不甚了解,不过现在在这里提前遇见了他,可见命运的奇妙。

  许老爹听说姜城他们也要往南边去,立刻邀请他们一起赶路,也好有个照应。

  跟许老爹他们一起,姜城他们是占了便宜的,对方是两个男人,还有驴车,可姜城他们这边老的老、小的小,更只有一辆小推车。

  一开始,姜城不想拖累他们,后来许老爹执意如此,两家人便凑在一起走。

  姜城继续推着小推车,他年轻力壮,驴车走慢点,他跟上完全不是问题,陈氏等人也能轮流坐一会儿驴车,路途上也轻松不少。

  两家人不时聊两句,了解得也更深。

  在姜云珠印象里,许青山个子很高,却经常佝偻着背,他沉默寡言,似乎一切都听姜云秀的。

  可现在看他,修长的身体,粗犷的面容,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很难想像他七年后怎么会变成那副模样。

  姜云珠一直盯着许青山看,许青山似有所感,扭头看向她,两人视线相碰,姜云珠也不闪避,朝他友好地笑笑。

  姜家的孩子都好看,但最好看的还是姜云珠、姜云秀姊妹,都是白净的面皮,柳叶长眉杏核眼,一点红唇好似雪中梅。

  只不过姜云珠的长相偏柔,就像春日的杏花,姜云秀的长相则偏媚,像娇艳的朱槿。

  她这一笑,香娇玉嫩,水光潋灩,说不出的动人。

  许青山登时红了脸,慌忙收回眼神,他再没见过比她更好看的姑娘了,尤其那双眼睛,黑白分明,好像有星光一般。

  姜云珠也没在意,她并不想因为梦中的事去评断一个人。

  两天后,他们一行人到了朱定县边界,再往前就是昌源县,这中间有一大片没有人烟的荒地,没法补充饮水,所以他们在路旁一个小店停下,一是歇歇脚,二是买点水带着路上喝。

  以前没闹旱灾时,都是去各家讨点水喝,现在不行了,一桶水要十文钱,还不得不买。

  付完钱,店里拎出一桶水给他们,那水也是浑浊得不成样子。

  姜云珠拿出她的简陋过滤瓶,不一时,点点清澈的水流从罐子中流下。

  不管看几次,许青山甚至姜城等人都觉得她这过滤瓶新奇得很,怎么就这么一个普通的陶罐,脏的水放进去就流出清水来了。

  他们坐在路边的桌子上,一边喝茶吃饼子,一边等水过滤完好上路。

  就在这时,西边忽然来了一队人马,如雷霆一般。

  十几个人的队伍,全是高头大马,马上坐着的人都穿一身黑色劲装,绣着金色麒麟纹,个个腰间佩刀,满身的肃杀之气,为首的那人,一双微挑的丹凤眼,如寒川冰河一般。

  小店里的人虽不知这些人的来历,却也知道这些人不是他们能惹的,都不自觉地噤了声,小心翼翼的往那边瞧着。

  姜云珠看到那人,忍不住心怦怦直跳,怎么是他!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