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35686活跃度
  • 16064发帖
  • 14446主题
  • 0关注
  • 206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11月试阅 ✿] 莫颜《姑娘深藏不露》(下)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2-11-12 09: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姑娘深藏不露》(下)
作者:莫颜
系列:文创风(1115-1116)
出版社:狗屋天地
出版日期:2022年11月10日

【内容简介】

直到走出溪田村,安芷萱才知道世界何其大,
珍馐百味、善人恶人……还结识一群同生共死的好伙伴,
而她也从不经事的小姑娘,长成如花似玉的大姑娘……

安芷萱决定离开易飞。
尽管他俊美无俦,能文能武,不笑的时候很迷人,笑的时候更是迷死人。
尽管他待她无比温柔,教她识文习字,背她看星星、看月亮,甚至用性命保护她。
她还是决定离开他,只因这家伙为了报仇、为了权谋,决定娶、别、的、女人!
过去的一切让它过去,她就当自己死了一回。
事实上,她也的确当着他的面跳入冰湖里,死给他看!
从今以后,他去娶他的美娇娘,去争他的官位权势,
她去闯她的江湖,去看遍大江南北。
貌比潘安?荣华富贵?权势滔天?切!有什么了不起?她也有!
她貌美如花,江湖上一堆慕名者,
她的药草园全是稀世珍宝,捧着黄金来买还得排队呢!
她要带着仙屋闯江湖,找个真心对她的老实人,
她相信世上肯定有这么一个人,能够一生一世一双人……
等等,怎么到哪里都有易飞的眼线?
守城官兵?官府捕快?锦衣卫?大内密探?全都在找她!
安芷萱气得想揍人,而她也真的从天涯海角跑回来揍那个臭冤家!
她将他压在地上,用刀子抵着他的脖子,眼神如霜,声音似冰。
「姓易的,你什么意思?别以为我对付不了你。」
「我想你了。」
「我呸!」
「你如果敢红杏出墙,我就死给你看。」
「好啊!」
「我是说,你碰谁,我就让谁死。」
「……」


  第十六章

  大家都知道,安芷萱有个功夫叫做乾坤大挪移。

  她可以将所有人移到不同的地方,他们从来没见过有人有如此的武功,不,这根本不叫武功,而是叫神通了。

  为此,安芷萱多了个绰号。

  「安仙子,咱们现在进城?」

  为了躲避朝廷的通缉,以往他们必须做好完整的计划,现在可省事了,不用通过岗哨、路检,也不必过城门,遇到官兵巡查,直接乾坤大挪移就行。

  所有人都看向安芷萱,易飞也看向她,而她则看向眼前高大的城门。

  「我先去探一探。」

  临走前,手腕被易飞握住。

  「小心点。」他轻声道。

  安芷萱回头看他,对他灿烂一笑,语气温柔。「放心,我晓得的。」

  易飞放开手,她便朝城门走去。

  众人从未见过她是怎么消失的,一双眼仔细盯着她,不过安芷萱才不会让他们看到呢。

  她故意走进城门前的人群里,然后绕到一辆驴车后头,藉着遮掩,她的人才消失。

  众人在城门等着,目光还盯着进城门的人群,过了一会儿,安仙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回来了。」

  「……」明明看着她朝城门走去,她到底是怎么绕到他们后头的?

  按照老方法,众人进马车,不过眨眼间,马车已在城中。

  住客栈太显眼,容易留下足迹,因此他们租了二进院子的民宅,男人住前院,女人住后院。

  大伙儿拿着行李,搬进了屋。

  安芷萱和李娴玉住同一个院子,内有两间厢房。

  李娴玉将东西放好就来找她。

  她上下打量安芷萱,安芷萱只觉得纳闷。「怎么了?」

  自己哪儿不对了?

  「就是瞧瞧你开苞了没?发现还是个处子。」

  「……」一定要说得这么直白吗!

  越是与李大夫相处,安芷萱就越是明白。

  若是刚认识李大夫的人,会以为她温和善良、清雅有礼,事实上,她说话犀利又看事透澈,是个老江湖了!

  安芷萱红了脸。「人家还是黄花大姑娘呢!」

  「知晓。」李娴玉笑道。

  安芷萱顿了顿,忍不住好奇问:「那种事……也看得出来?」

  「看得出来。」李娴玉笑咪咪地说:「接吻也看得出来。」

  安芷萱瞬间瞪大眼。

  李娴玉也睁大眼。「咦?你们真亲了啊?」

  安芷萱一噎,这才知晓自己上当了。「李大夫……」

  李娴玉摇摇头。「唉,就知道你这丫头已经陷进去了,小心啊。」先前她早就告诫过丫头,易飞这男人不能碰,但丫头似乎没听进去。

  安芷萱哼道:「我知道。」

  李娴玉微笑,便不再多说。

  随着一行人行走的路线,李娴玉猜得出端木离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大计划。

  他们离京城,快马只需三日路程,男人们白日及晚上都在密议,易飞他们出去的次数也更加频繁。

  端木离这个男人,平日看似温和尔雅,但李娴玉与他亲密共枕,有些事只有枕边人才能察觉的细微变化,她还是瞧出来了。

  那男人的目光跟以前不一样了,在他身上可以感觉到蓄势待发,好似一头被关了许久的狮子,准备破笼而出。

  李娴玉一边与安芷萱说笑,一边看着屋外天上的白云。

  她感觉得出……京城要变天了。

  隔日,李娴玉留下一封书信,离开了。

  信中没有说明原因,只写了一句话。

  后会有期,勿念。

  端木离看了留书,点点头。「知道了。」

  他的反应淡定,态度与平日无二,该吃就吃、该睡就睡,继续与柴先生等人商量大计,彷佛于他而言,李娴玉的离开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并不在意。

  易飞三人从端木离房间退出后,乔桑左右瞧了瞧,压低声音对易飞和程崑道:「我就说嘛,主公对那个女人怎么可能上心?」

  易飞不予置评。

  程崑道:「主公将来要争大位的,娶的也是世家女,当然不可能跟她。」

  他们并不是看轻李大夫,而是主公的身分地位和大业一定要和世家联姻,李大夫大概也是瞧清了这一点,所以才识相地离开。

  不过在他们看来,李大夫能跟主公结一段露水姻缘,也是她的造化。

  易飞始终无话,不知在想什么。

  乔桑瞧了他一眼,待程崑离开后,只剩他们两人,他立即搭上易飞的肩膀,把音量压得更低。

  「你的事,安丫头可知道?」

  易飞面无表情。「不需要。」

  乔桑啧了一声。「别说,论女人嘛,我老乔还是比你懂的。安丫头单纯得很,你若是不能娶她,最好早点告诉她,免得耽误人家,不过呢,她若是愿意跟着你,你也给人家一个承诺,免得到时候她跟李大夫一样气跑了。」

  易飞依然面无表情。「我与她,江湖儿女罢了。」

  乔桑挑眉。「行,够潇洒,若是出了什么事,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啊。」

  乔桑先一步走人,他还得去办主公交代的任务呢。

  易飞沉吟一会儿,转了个方向,朝后院走去。

  安芷萱正为李娴玉的不告而别而感到难过呢,好歹她们这一路走来,同甘共苦,无话不谈。

  她一直以为,自己和李大夫的交情已经不一般,却没想到李大夫离去竟没事先告知她。

  易飞推门进来时,瞧见的就是佳人水漉漉的美眸,一脸幽怨地看他。

  安芷萱正想向人倾诉,一见他来,立即投入他的怀抱。

  「她居然就这样走了,没告知,也没留话给我。」

  易飞低头,双臂将她环住。

  李大夫是去是留,他根本不在意。

  「她或许有她的原因。」

  「但她起码可以留个话,说走就走,好无情。」

  是吗?

  「是很无情。」他道。

  她语带哽咽。「她抛弃我了。」

  李大夫明明跟她说好,以后有机会要教她医术呢,骗子!

  易飞只是默默地抱着她,听她诉苦。

  她突然抬起头,问他。「你会抛弃我吗?」

  「不会。」他想也没想地回答。

  似是没料到他回答得这么斩钉截铁,她只是一时伤心而随意问问,可是听到他的答覆,她还是很欣喜,目光都亮了。

  看着她水汪汪的美眸,易飞黑眸转深,一手扶住她的后脑,薄唇便罩下。

  自从两人确立了关系后,每一晚,他都会来看她。

  她知道他很忙,尤其离京城越近,他就越忙,白天常常见不到人,但是晚上睡前,他总会来看她一眼。

  他的话不多,总是她在说,而他微笑地听着,虽然他沉默寡言,但是富有行动力,对她的喜爱与欲望,充分表现在行动上。

  她喜欢他略显霸道的亲吻,喜欢他抱人时展现出的力量,还有他看她的眼神,温柔而深邃。

  他说不会抛弃她,她很高兴。

  「只要你不负我,我也会对你不离不弃。」

  原本抚摸她长发的手蓦地顿住,他目光闪了闪。

  「其实……我今日有事告诉你。」

  她好奇抬头。「什么事?」

  「我带你去个地方。」

  她听了惊喜,以为他今日得了空,要带她去看风景呢,因为这一路走来,他就是这样陪她看山看水、看花看云。

  她立即欣喜地应允。

  然而到了目的地,她不禁讶异。

  他带她来看的是墓。

  「这是我爹娘的墓。」

  她诧异,心头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是带她来看他的家人。

  她立即收敛起玩乐的心情,转成了恭敬肃穆。

  「芷萱见过伯父、伯母。」她屈膝福身,然后转头幽怨地看他。「你怎么不早说,你若是早说,我一定准备些花束来祭拜伯父、伯母。」

  易飞失笑。「不必,爹娘不会计较这个,你就是最好的大礼了。」

  她愣住。「我?」

  「我带媳妇来见他们,他们高兴都来不及呢。」

  安芷萱惊呆,接着脸红了。

  「你……你说什么呀?」

  「你不想嫁我?」

  想!

  她咬着唇,终于明白他此行真正的目的了,她既惊又喜,都不知该回答什么才好,只是径自脸红。

  易飞拿出一只青玉镯。「这是我娘的遗物,要给未来媳妇的,本来……我应该先请媒婆向你提亲,再用八抬大轿迎娶你才对,可是我爹娘早亡,而我如今前途未卜,无功无业,照理说,应该没资格让你跟着我,免得被你嫌弃……」

  「不会,我才不是那种势利的人呢!」

  安芷萱实在听不得他如此贬低自己,也受不了他这么可怜兮兮,再也顾不得害羞。他都开口求娶了,她也不是矫情之人,真接表明心迹,将青玉镯拿过来,套在自己的手腕上。

  「我呀,若是喜欢一个人,才不会在意他的身分地位呢,也不在乎他有没有钱,只要对我好就行了。」

  她有房有银子,养他都行!

  见她绞着手指,用脚尖在地上画圈圈,一副小女儿家的羞涩样,易飞笑了。

  他搂住她,而她顺势靠在他的胸膛上。

  「真不嫌弃我?」

  「你若对我不好,我才嫌弃呢。」

  「跟了我,就别走,知道吗?」他的唇蹭着她的耳,低声道:「你若跑了,我找不到。」

  她低低地笑了,她来去自如的功夫,大伙儿都见识过了,她若跑掉,他确实找不到。

  「放心,我跟定你了!」

  彼此坦白心意后,再也不必猜疑,也不必再遮遮掩掩。

  她的心思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喜欢和讨厌都写在脸上,即便她见了世面,也依然保有本性的纯真。

  既然决定跟着他,她就做好了一起共患难的准备。

  他们以天地为媒,在墓碑前举行了拜天地的仪式。

  自此,他是她的夫,她是他的妻,没有三媒六聘,没有十里红妆的迎娶,没有鳯冠霞帔与红烛,就只有最简朴的仪式。

  她不在乎那些外在的形式,对她来说就只是走个过场罢了,她要的是他的心,只要他对她好,便足矣。

  当夜,他们住进一间带有院子的客栈,当作临时的新房。

  洗浴完后,安芷萱紧张地坐在床上。

  她看过书,大约明白即将发生的洞房是怎么一回事。

  易飞洗浴完,走进屋,便瞧见坐在床上的她,整个人缩在角落,小小的脸蛋红扑扑的,紧张全写在脸上。

  他缓缓走向她。

  此时的她,长发披肩,脖子以下躲在被窝里,把自己包得紧紧的,好似这么做就可以保护自己。

  其实在他看来,这样的她更像一件等着被君采撷的礼物,诱惑着男人一层一层地剥开,将她拆吃入腹。

  他弹指将油灯熄灭,室内瞬间陷入一片昏暗,只剩他一双眼,在黑暗中熠熠发亮。

  他将外衣卸下,露出一片精实的胸膛,以及不着寸缕的下身。

  他上了床,伸手连人带被地搂过来,听到她一声低呼。

  他笑了,胸膛因为无声的笑而浅浅震动。

  「娘子准备好了吗?为夫要开吃了喔。」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2

蚊蚊 发表于 2022-11-13 01:18: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YN413 发表于 2022-11-14 15:00: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时候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