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35686活跃度
  • 16064发帖
  • 14446主题
  • 0关注
  • 206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11月试阅 ✿] 莫颜《姑娘深藏不露》(上)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2-11-12 09: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姑娘深藏不露》(上)
作者:莫颜
系列:文创风(1115-1116)
出版社:狗屋天地
出版日期:2022年11月10日

【内容简介】

虽然七妹书读得少,但也听过天无绝人之路,
可不是嘛!她几次身陷险境,但也得到宝物傍身!
仙屋啊仙屋,你可真神奇!她开始期待起未来的日子了……

安芷萱一开始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七妹。
七妹出生在溪田村,爹娘死后被二伯收养,
谁知无良二伯和村长勾结,一心只想把她卖了赚钱。
她才不愿让他们得逞呢,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容身?
她乘机逃脱,路上偶然得到法宝帮忙,
法宝能让她来去自如,行走天涯,她正美滋滋呢,
岂料也让她被误以为是跟踪狂,还被拉进一连串惊心动魄的旅程……
易飞身为靖王身边的得力护卫,什么江湖高手没见过?
谁知一个看似无害的姑娘,竟让他有如临大敌的感觉。
「她一路跟踪我们,不可小觑。」易飞觉得神出鬼没的安芷萱很可疑。
好伙伴乔桑狐疑道:「可是她没有内力,也没有武功。」
安芷萱赶紧附议。「我是无辜的。」
易飞认定这姑娘有问题。「她掉下万丈深渊,竟然没死。」
军师柴子通捋了捋下巴的胡子。「丫头,你怎么说?」
安芷萱回答得理直气壮。「我吉人自有天相,大难不死!」
一旁的护卫们交头接耳,还有人说她是东瀛来的忍者……
安芷萱抗议。「怎么不说我是仙子?」
靖王含笑道:「小仙子是本王的救命恩人,不可无礼。」
安芷萱眉开眼笑。「殿下英明。」
易飞冷笑,一双清冷眉目瞪着她。你就装吧,我就不信查不出你的秘密!
安芷萱也笑,回瞪他。你就查吧,看我怎么玩你!




  第一章

  安芷萱一开始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七妹。

  七妹出生在溪田村,在家排行老七,所以便叫七妹了,就跟养猪人家的大胖哥儿、养驴人家的三驴儿或打铁家的五金儿一样,不算正经的名字,只是一个称呼罢了。

  爹娘死后,七个姊妹分散,嫁的嫁、卖的卖,她则被二伯家收养。

  二伯家待她不错,吃喝俱足,她一直觉得自己比其他姊姊幸运,可是当她长成了曼妙少女,渐渐知晓事理后,才知道二伯家的打算。

  他们的好,是有条件的。

  溪田村位在马坡山下,附近有溪水流经,四季如春,美景如画。

  这里聚集了三百户人家,代代相传,与世无争。听说马坡山上还住着一位山神,护佑着溪田村的百姓们。

  这地方听起来很美,真面目其实很残忍。

  溪田村每年都要向山神献祭活牲口,以求消灾避邪,但有时候,也会献祭女人。

  是以献祭牲口还是献祭女人,由溪田村村长至山神庙问卜决定。

  溪田村的农妇、村姑都没有七妹漂亮,她是村里最美的姑娘,白皙的肌肤,细嫩的双手,在二伯家有意娇养她的计划下,她成了价格最高的「货物」。

  当她无意中知晓二伯准备在她及笄不久,高价卖给邻镇朱员外做他第十三个妾时,她逃走了。

  七妹不笨,她甚至比村里其他女人来得聪明,可她顺利逃走后,还是被抓了回来。

  她被选上成为献祭给山神的祭品,只因为村长宣布山神庙神婆卜卦的结果──溪田村灾祸将至,若要太平,必须尽快平息山神之怒,献上美人。

  七妹被关在木笼里,即便她身上穿着漂亮的衣裳,发上簪着花,打扮得像个仙女似的,也掩盖不了她脸上的绝望。

  那些被送进山里的年轻村姑,从未有过一个活着回来,听说有家人不舍,背着村人进山偷偷去救女儿,可见到的,只有女儿破碎的衣裳及地上的血,尸骨无存。

  七妹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山神住在马坡山,但从村人绘声绘影的形容中,她大胆猜测,那些被当成祭品的女人是被野兽撕咬,活活吃掉的。

  为何她会这样猜测?她的父亲是个猎夫,八岁之前,爹爹还活着,经常跟她说山里的事,因此她对山里的情况,知道的也比村人多。

  七妹还知道,把她送上活祭这条路的,是村长的独生子吕荣。

  吕荣是被人用轿子抬过来的,他脸色苍白,膝盖以下铺了一条毯子,一双眼恶狠狠地瞪着她。

  村长对外宣称儿子吕荣摔伤了腿,无法走动,但事实却是,吕荣伤的是命根子,那是七妹的杰作。

  在她逃走的那一天,早就觊觎她美貌的吕荣堵住去路,想毁她清白。

  她为了自保,下脚时用尽全力,不留余地。

  她毁了村长的独生子,村长不要她死才怪!七妹只恨自己运气太差,逃得出二伯家,逃不过被送祭的命运。

  在神婆念完咒语,宣告时辰已到,两名村人抬起木笼,朝山上出发。

  七妹背靠着木笼,一双水润润的目光直盯着人群中那特别高大的身影。

  梁松是村中最高大壮实的男人,跟爹爹一样也是个猎夫,她知道梁松喜欢她,因为他总是偷偷地看她,如今命在旦夕,她求救地看向梁松。

  她相信自己迫切求助的眼神,已经把意思传达得很清楚了,她也瞧见梁松眼中的焦急。

  如果他肯为她冒着危险,上山去救她,她愿意跟着他,一生不离不弃。

  山路蜿蜒崎岖,并不宽敞,一边紧邻山壁,一边是溪谷。

  七妹坐在木笼里,脑子急切地转着。这事也不能全靠梁松,山上野兽多,她得想办法自保。

  她打量附近的地势,不经意对上后方汉子的目光,那眼神带着不怀好意,像一头狼在盯着羊。

  七妹猛然惊觉,这两人是村长的人,也是吕荣的人,倘若他们想对她做什么,她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七妹转开目光,攥紧拳头。正当她惶恐不安时,赫然发现他们在交岔路口,突然转往另一条路。

  这不是上山的路!

  八岁前,她跟着爹爹进过山,因此记得很清楚。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前头的吕三听到,转头望来,见她质疑,笑得不正经,到了这时候,也不必隐瞒了,笼中之鸟,能逃去哪儿?

  「你得罪了咱们公子,他怎么可能放过你?」

  七妹听明白了,活祭是假,抓她回去才是真。

  「我是山神的祭品,你们擅自把我带走,就不怕山神发怒降罪吗!」

  吕二和吕三都笑了,他们早得了少爷的吩咐,要把这女人偷偷抓回去。

  「送给山神的女人,早就另外买了女人送去,至于你嘛,公子不过是用这个藉口,把你弄来罢了。」

  后头的吕二也道:「我若是你,这会儿定赶紧想想,如何求公子原谅。」

  原谅?吕荣不折磨死她才怪!

  七妹绝望了,寄望梁松来救她是赶不及了,与其落到吕荣手上,她宁可自行了断!

  她心一狠,猛然撞向木笼。

  吕二和吕三都未料她会如此决绝,山路本就狭窄,旁边是陡坡,被她这么一撞,两人皆措手不及。

  木笼失去重心,翻下陡坡,一路滚下去──

  七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这一回,老天似乎终于眷顾她了──粗壮浓密的大树承受住木笼的重量,没让它摔得支离破碎。

  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可当她从木笼脱身时,发现左脚剧痛难忍,怕是伤得不轻。

  七妹忍着脚疼,用一截木头撑着身子,一拐一拐地走着。

  脚伤拖累她的步伐,不到十步,她已经大汗淋漓,幸好她摔落的地方就在溪边附近,她找了块石头坐下,一手撑着身子,一手掬水解渴。

  忽然,她瞧见溪边有一抹光亮。

  她好奇将它拾起,发现是一个类似戒指的小圆环。

  她呆呆地看着,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种光滑圆润,几乎找不到任何瑕疵的东西。

  这东西不像铁,也不像金子,不过她很高兴,因为它看起来很值钱,拿去城里的当铺,说不定可以换得不少银子,那她就有上路的盘缠了。

  她拿在手上把玩,把它套进左手中指,举高手,藉着阳光仔细地瞧,阳光在指环表面镶上一层光晕,令她看得十分痴迷。
  「好美……」她喃喃地说。

  她从山坡上掉下来时,手也破皮流了些血,血沾附了指环,她正想擦拭时,却瞧见那污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指环吸干。

  七妹吓了一跳,它竟然会吸血!该不会是妖物吧!

  七妹赶紧将它拔下,却惊见指环消失了,在她的中指上留下一圈印子,就好像烙印一般。

  七妹惊得从石头上跌下来,磕碰了脚伤,惊呼一声,疼得她掉泪,但没给她喘口气的工夫,不远处传来男人的叫骂声。

  「我听见那臭娘们的声音了,她肯定没死!」

  七妹顾不得脚疼,惊慌地爬到大石后头躲起来。

  「那丫头一定跑不远,肯定在附近,仔细找找!」

  两人脚步越来越近,七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以为逃出魔掌,却没承想到头来还是逃不过命运的捉弄。

  难道除了一死,没其他活路了吗?

  七妹脸色苍白,眼看他们朝自己藏身的这块大石走近,她感到说不出的绝望。

  如果可以立即从这里消失就好了……她才这么想,突然眼前画面一转,待她回神时,已置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屋子里。

  上一刻她还绝望得想死,下一刻她整个人懵了。

  她呆了好一会儿,才喃喃地自问。「我在作梦吗?我记得自己明明是在溪边……」

  画面再转,她又回到溪边,好死不死,跟吕二打了个照面。

  吕二先是一愣,接着指着她激动大吼。「在那边!」

  吕三被他一吼,也立即转头,但是后头哪里有人?

  吕二急急冲过来。「在那里,我看到她了!」

  两人绕着大石找,却连个影子都没有,惹得吕三啐骂道:「你瞎眼了是吧?」

  「不,我真的看见她了!」

  「人呢?」

  「这……这……不应该呀!」

  七妹同样惊呆,因为她又回到这间陌生的屋子里了。

  第一次或许是幻觉,但第二次呢?

  她用力掐自己的脸,哎哟一声,疼死她了!

  会疼,那就不是梦!

  她现在坐在一张足以睡三个人的大床上,屁股下的被子很柔软,那种质地是她从没见过的漂亮,她找不出任何话语来形容手下的触感,这种被子一点都看不出女红的痕迹,也找不到任何接缝。

  再瞧瞧这间屋子,很明亮干净,也很温暖……

  七妹忍不住趴在床上,她现在又饿又累,今日受的惊已经够多了,再也禁不起任何惊吓。

  「我想待在这里,哪儿都不去,请别再把我送回去……」她轻声喃喃。

  她才十四岁半,都还没及笄呢,接二连三的惊险,早把她紧绷的神经逼到了极限。

  她蜷缩着身子,轻声低泣,直到沉沉睡去。

  她从没睡过这么舒服的床。

  七妹睡醒时,依然躺在同一张大床上,知道这不是梦,她松了口气,同时有着惊喜。

  只要能待在这里,别又让她回到溪边就好。

  也不知是不是睡了一觉的关系,她觉得整个人精神非常好。

  有了精神,就有力气来摸索这间屋子。

  她不禁感到奇怪,在人家床上睡了一觉,也不见任何人来赶她。

  更令她惊讶的是,当她下床时,赫然发现自己的脚不疼了!

  待她仔细瞧,原本肿胀难受的脚,现在却看不出任何受伤的痕迹,不但不疼,还可以走路。

  她试着往前踏,好似从没受过伤。

  她被这个奇迹惊到不敢置信,她还发现,原本身上有许多被树枝划到的皮肉伤,也都不药而愈。

  难不成有神仙救她?这里是仙境?

  七妹把这一切当成是遇到了神仙,若不是神仙,她怎么会突然到了这个地方,身上的伤又怎么会突然复原?

  可是,当她把这间屋子前后左右都找了一遍后,发现根本没半个人影,甚至找不到有人住过的痕迹。

  七妹出了屋,再度被外头的景色震撼。

  湖光山色,青山环绕,湖面干净得似一面镜子,瀑布、花香、绿树,以及晴朗的天空,她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虽然溪田村同样有山有水,但跟这里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仙境……我一定是来到仙境了……」

  七妹认定是神仙救了她,所以她绕着屋子四周走,打算找着了神仙,她就向神仙叩头跪拜,并求神仙收留她,她愿意在此做牛做马。

  她发现这屋子并不是用土砌成的,而是木造的屋子,屋里飘散着木头独有的清香。

  屋里有三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一扇窗子,明亮而温暖。

  屋子前头有一条河流,这条河流是湖水的分支,河水清澈而干净。

  七妹沿着河流往上走,没多久,惊喜地发现了一处冒着热气的小水塘。

  她好奇地伸手去摸,发现它虽然热,但并不会烫手。

  七妹从未见过温泉,但她曾经听爹爹说过,在马坡深山里有一个山谷,山谷里有好几处水塘,里头的水都是热的,像个天然的澡池,冬天还有许多猴子会泡在里头呢。

  这个小水塘不大也不深,可以见底,她一路逃难,身上衣裳早就又破又脏。

  水塘冒着热气,旁边是天然山石,四周又无人烟……

  七妹心痒难耐,很想好好洗个澡,最后抵不过渴望,她脱下已经破损的衣裳,保留了肚兜和亵裤,一泡在温水里,她就不想起来了,因为实在是太舒服了。

  温泉水塘位于高处,她把手搁在边石上,将下巴枕在手臂上,望着这美丽的风景叹气。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