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28789活跃度
  • 12673发帖
  • 11259主题
  • 0关注
  • 181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11月试阅 ✿] 青微《宠妻不准生》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前天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宠妻不准生》
作者:青微
系列:脸红红BR1177
出版社:喵喵屋工作室
出版日期:2021年11月25日

【内容简介】

爱着你,是孤单的秘密,期待着你来发现;
宠着你,是戒不了的瘾,夜夜只想独占你!

商业联姻的夫妻关系,哪一对不是相敬如冰,
各玩各的,可阮琪的冰山老公,把她宠在心尖上。
可惜,婚后的陆时原由着她撒娇耍任性,却不让她怀孕,
这消息一出来,像炸了锅地在商场上传开,
离婚的传闻让外头的女人一个接一个送上门。
阮琪不甘心,她当初能把这冰山男追到手,
难道床上还缠不出一个宝宝?谁知她花招用尽,
陆时原床上的折腾一次比一次多,却压根不动心,
夜夜被撞得差点小腰没断的阮琪冷笑,不给她怀孕是吗?
那就离婚,这男人她也不要了!
从外头听说自己要被老婆离婚的陆时原很头疼,
他这种直男难得铁树开花,动了一次凡心,
把看上眼的女人娶回家,压根不愿和小崽子抢老婆,
只想每晚抱着自家老婆睡。可老婆不但想生,
还威胁不生就离婚,陆时原头疼不已,可让他离婚?休想!



  第一章

  把氧气瓶和另外的潜水用具检查好几遍,确定不会出现问题,潜水夫还是不放心,「阮小姐……太太,陆先生好像不想让你潜水。」看着阮琪年轻的脸蛋很难用太太称呼她,潜水夫已经叫错好几次。

  对什么称呼都不介意的阮琪甜笑,半点架子都没有,她一脸认真篡改陆时原的意思,「不会啊,之前不太愿意,可是昨晚已经同意了。」

  整整一个月的蜜月旅行,最后一站就是两人相识的海岛,为了让阮琪玩得开心,陆时原早早定下这里的蜜月套房,之前玩得都很进行,可这两天因为潜水这件事闹了一点小矛盾……阮琪不觉得是矛盾,不就是陆时原担心她,不许她潜水到海底玩。

  可是上次来海岛,亲眼看到很多客人都在潜水夫的陪伴下进行潜水,她当时羡慕极了,可惜没机会尝试,现在难得过来,怎么可能不参与。

  眼看蜜月之旅马上要结束,自己最后的计划却还没实施,阮琪很着急,可陆时原就是不同意,无论她怎么讨好,男人总说潜水太危险,随时会遇到海流。

  昨晚她使劲手段,才闹腾得陆时原睡得很晚,阮琪偷偷定了闹钟跑出来,想到他随时会醒来阻扰自己潜水,她心里着急,一脸无辜,「我老公还在睡,你不信可以去问,只不过他脾气不太好,还是不要打扰他了,你信我就好。」

  想起陆时原的冷脸,潜水夫迟疑起来。

  看他还犹豫不决,阮琪不得不端出架子,「你怎么回事,什么事都听陆时原的,我也是你们的客人,还是他太太,如果惹我不开心,你以为他会给你们好脸色。」

  听她这么说,潜水夫一脸为难。

  也对,陆时原不好惹,可阮琪是人家的太太,也不是好惹的,虽然她笑起来很甜性格又很好,可难保不会一怒之下吹了枕边风,到时候自己一样倒霉。如果非要得罪一个,那还是陆时原,谁让阮琪在陆先生心里那么重要,看了几天,大家都已经懂了。

  陆时原对阮琪的宠,简直到了过分的地步,比对自己的小孩还要夸张。

  思来想去,也只能选择相信阮琪,谁让他没胆子吵醒陆先生。

  既然是他的太太坚持要玩,应该怪不到自己,只要安全把她从海底带上来,潜水夫叹口气,「好吧,那我们这就开始,现在阳光很好,水流也比较平稳。」

  「好呀。」阮琪一脸跃跃欲试。

  「阮小姐,如果陆先生生气,你一定要帮我们说好话。」

  「没问题,一切有我。」

  看她大包大揽,心里不安少了一些,潜水夫安排另一位女性潜水夫帮她穿戴用具,尽管他每个月都要陪很多客户下水潜水,还在用心嘱咐,「为了安全,这次潜水建议不要超过二十公尺,有任何问题,及时给我做手势,我们两个人会陪伴在你身边,这是氧气瓶,里面氧气量足够,所以不用担心,海底水压比较大呼吸会困难一点,这是正常现象,不要惊慌,如果遇到海流冲击,也不要紧张,我们潜水深度很低,及时上浮不会有问题。」

  阮琪眼睛都是亮的,她听得很仔细,「好。」

  把注意事项翻来覆去说了两遍,再也没什么可说的,两个潜水夫不得不陪着阮琪下了水。

  背着沉重的氧气瓶从浅水区到了深水,刚下沉没多久,阮琪就有点后悔了。

  水下的世界果然不同,可即便如此,这次潜水还是在十公尺深度就结束,阮琪受不了水里的压力,只能放弃二十公尺的预计深度,等她冒出水面的时候呼吸急促,大口大口喘息,跟着游到浅水区,趴在礁石旁在潜水夫的帮助下解绑氧气瓶。

  这趟潜水完全不是她以为的样子,不过还算刺激,也算体验过。呼吸到新鲜空气,阮琪松了一口气,刚抬头就看到抱胸而立的陆时原。

  他表情不愉,眼神透着指责,凉凉开口,「怎么,如愿了?」

  ◎             ◎             ◎

  去休息室换好衣服,褪去潜水服,阮琪双腿还有点软,可她没心情思考这些,笑着凑到陆时原面前,「老公,你醒啦,昨晚睡得怎么样?」

  看到她谄媚的笑脸,陆时原表情略微缓和一点,可想到她费尽心思非要玩潜水这种危险游戏,又十分不爽,「现在讨好我已经晚了,你下水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会生气。」

  「想到啦。」阮琪能屈能伸,她抱着陆时原的腰来回蹭,完全无视了旁边海岛的工作人员,「就是想到老公,我才只潜水十公尺,原本都是二十公尺的,老公,海底好美。」

  陆时原一针见血,毫不留情揭穿她,「好美怎么不去二十公尺,都敢瞒着我下水了。」

  「虽然很好玩,可是想到你快醒了,就没办法继续了。」阮琪理直气壮献媚,可在男人质疑的目光里,没坚持多久就认输,「好啦,我承认下水不是那么好玩的,以后我会很乖的。」阮琪吐舌,忍不住叹气,她惜命的很,才不会让自己危险。

  如果知道潜水这么不舒服,她才不要和陆时原较劲,一点不好玩。

  尽管海底风光独特,身边伴着潜水夫,选择的位置是比较平缓的,水流很小,自己不太需要担心安全问题,可即便如此,水下的水压还是让阮琪有点不舒服,一公尺、两公尺、三公尺……位置达到十公尺左右的时候再也不想下去,艰难地维持着平衡,看着身边游过的小鱼和深灰色的海礁,既没有海豚也不见鲨鱼。

  虽然很美,也没有太过惊艳,和想像中不太一样,倒是阳光折射到水里,波光粼粼的海面让她眼睛一亮,像是整个人待在水底宫殿里。

  阮琪有点沮丧,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和陆时原较劲这几天,下海根本不好玩嘛。

  看她面露失望,陆时原装出的不满立刻变成宠溺,他不喜欢阮琪失望的样子,所以唇角轻扬,「你第一次潜水当然觉得不舒服,这是需要锻炼的,以后还想来,我陪你下去。」

  阮琪眼睛一亮,「你潜水过?」

  陆时原但笑不语,他任由妻子抱着自己来回撒娇。他当然潜水过,还不止一次,潜的深度也远远超过阮琪。

  海岛世界自然有它的奇妙之处,才吸引那么多人来潜水。

  「真的试过,那你怎么不告诉我,还不许我下去。」

  「你说为什么?」陆时原反问,为什么不许她下去,当然是担心她安全。如果是一个人下海潜水,陆时原甚至敢不带着潜水夫陪同,可如果带着阮琪,他会担心,比担心自己还要多。

  「我不管,下次你必须陪我,都怪你,要不是你一直反对我潜水,我也不会偷偷下去。」如果不是被陆时原拒绝,她也不会这么坚持,阮琪娇蛮地看着自家老公,十分得意,「为了惩罚你,下次必须带我一起。」

  「嗯。」陆时原笑了一下,牵着她的手往饭店走。

  两个人说说笑笑十分自在,跟在后面的服务生却都傻了眼,他们不太敢相信阮琪这么简单搞定了陆时原。

  ◎             ◎             ◎

  这位陆先生醒来没看到阮琪,脸色立刻黑了,他面无表情问话的时候,服务生腿都软了,说完阮琪去了海边,男人更是不悦,看他生气的表情,服务生欲哭无泪,生怕这位贵客一怒之下让自己失业。

  从饭店到海边的一路,陆时原更是一个笑脸都没有,脸色始终冷冷的,原以为他这股怒气不会消散,谁知看到海里出现的阮琪,眼神立刻变得柔和,哪怕嘴巴还不肯认输说着责备,浑身的气场却已经暴雨转晴。

  服务生对阮琪的钦佩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根本想不明白她怎么三言两语就让陆时原怒气转喜,甚至还开始倒打一耙,说他总是拒绝,自己才越来越感兴趣,这位新婚的陆太太,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把陆时原那么冷淡的男人拿下,肯定有过人之处。

  服务生面面相觑,都在思考同样的问题。

  走进饭店的阮琪却已经忘了刚才的事情,她知道陆时原不会真的生气,「我们后天就要回去了。」想起这次的蜜月旅行,阮琪非常不舍。

  听出她话里的不舍,陆时原温柔笑着,「喜欢可以随时过来。」

  「那怎么一样,这可是我们的蜜月旅行,你还要工作。」想起这次的蜜月旅行,阮琪笑容里带着满足,自从和陆时原订婚,决定嫁给他开始,她已经开始接受自己未来老公是个工作狂,可能没办法陪伴她的事实。

  所以准备婚礼的时候,她也很大度的想着,可以让陆时野安排,可她没想到陆时原对她这样好,从婚礼到蜜月,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亲自安排,满足她的每一个要求,至于对陆时原来说最为重要的公司,却很痛快地交给弟弟陆时野。

  就连蜜月,都完全不理会工作,全身心的陪她玩乐。

  想到这些,阮琪握着陆时原的手深情表白,「老公,你对我真好,我好爱你。」

  「说爱我也不管用。」陆时原伸手在她额头点了一下,「我原谅你胡闹,可惩罚逃不掉。」

  陆时原知道自己没办法对阮琪生气,可他深觉自己有必要给老婆一点教训,以前阮琪追他纠缠他还只是耍赖,表现非常乖巧,只要他坚持拒绝,都会乖乖听话。

  可自从两人结婚,他的小妻子似乎被惯坏了,尤其这次蜜月,越来越无法无天,不安全的潜水提议被他拒绝几遍,始终不死心。

  这次蜜月安排去到四处,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也同样的,每个地方阮琪都给陆时原惊喜……比如偷偷去跳伞,比如学了一下就自己开快艇,还有今天的潜水。

  想到再宠就让她越来越不听话,陆时原觉得自己有必要给她一点教训,醒来没看到她,就暗暗想着要对她的管束严格一点,他现在还没忘,「怎么不说话了?」

  阮琪十分心虚,眨眨眼,「怎么惩罚都行,不过,我饿了,我们先去吃饭好不好?」

  他能说不好吗?

  陆时原被她拉着往岛上餐厅走去。

  ◎             ◎             ◎

  桌上摆满美食,可阮琪吃得心不在焉,在她眼里,陆时原才是最重要的。

  吃下一口饭,她盯着自己的老公瞧,「回家后,我们是不是就没办法一起吃饭了。」为了这场婚礼和蜜月,陆时原足足几个月都没怎么去公司,按照他一贯的做法,这次回去一定会忙得不可开交。

  感受到阮琪语气的哀怨,陆时原笑了一下,「谁说的?」

  自从遇到阮琪,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以前睁开眼就在公司,哪怕是吃饭都是为了维持身体的健康,可爱上她娶了她之后,陆时原已经变了,他既然能为了两个人的婚事放下工作,以后自然也不会继续做工作狂。

  何况,陆时野管理公司做得很好,并不比他差。

  陆时原已经决定不给弟弟自由,无论陆时野怎么反抗,以后公司的事情都是两个人分摊,以前他这样提议,陆时野总会说他是有夫之妇自己是单身汉,可他现在也结了婚,倒要看他还怎么狡辩。

  想起陆时野这段时间时不时的催促,陆时原轻笑,「以后我也会多多陪你。」

  「真的,一言为定。」阮琪喜出望外,已经开始想像两个人的婚后生活,现在不算,现在的二人世界当然美好,可接下来她不但有了老公,还会和陆家人住在一起,那么多人,一定会很热闹。

  想到这些,阮琪一点不担心,谁让陆家人都那么好,对她比自己那个不负责任只想卖女儿的亲爹还要宠。

  当初婚礼筹备时候,阮父自觉女儿出息,提出许多不可理喻的奇怪要求,当时阮琪听了要求都很生气,对爸爸毫不遮掩卖女儿的做法觉得丢脸,可让她意外的是,陆时原答应得很痛快,除了一个要求,以后不准私自打扰阮琪。

  只要不是她主动回家,阮父不能私自找阮琪,任何事情只能联络陆时原。

  她心里知道,这是用利益换了自己的自由,每次想到这些,阮琪都很感动,都不知道自己在他眼中那么重要。

  阮琪感叹着,吃了一大口美食,「回去后,早餐一定要陪我吃。」

  陆时原姿态优雅,似笑非笑看着她,「你能在七点起床?」她一定是忘了自己赖床多么厉害,无论陆时原怎么折腾,都抱着被子不撒手,非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行。

  「七点,算了。」阮琪想了想,立刻改口,「回家陪我吃晚餐没问题吧,你不能每天加班了。」

  对上男人含笑的目光,她忍不住反驳,「我以前起床都很准时的,不准笑我。」

  阮琪说的都是对的,她以前在阮家,隔壁是姐姐,楼上楼下是爸和后妈,别说睡到日上三竿,就是晚起一个小时都会被后母刺一下,怎么可能想睡到什么时候都行,她现在这么任性,还不是男人惯的,「都是你晚上欺负人。」

  一点不客气的把责任全部推给陆时原,阮琪坚持听到答案,「你还没答应我,晚餐会不会陪我吃?」

  「好。」陆时原答应得痛快。

  他原本就是这么打算,不会为了工作拼命,自从有了阮琪他万事足,以前生活里只有工作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老公,你对我真好,我最爱你了。」

  对她的撒娇和恭维十分受用,陆时原慢悠悠开口,「你的意见我都采纳了,那我的好处呢?」

  想到好处,阮琪脸热了一下,难道是昨晚的惊喜还不够。

  她忍不住想入非非,可看陆时原这么正经,旁边还有客人,应该不是自己想得那样,她做好耍赖的准备,「你要什么好处?」

  「每周最少两次的爱心午餐。」想起她第一次的爱心晚餐,陆时原眼眸含情,可仅有的那次后再也没送过,他不很满意,「最少两次,没有上限。」

  被他的暗示逗笑,阮琪托腮看他,「一周只有五次午餐,还不算你出去应酬客户,两次不少啦。」

  「答应了?」

  「当然答应。」阮琪话音一转,「你不怕被下属看到笑了,上次送爱心餐,都被你嫌弃得不行。」

  「我什么时候嫌弃了?」陆时原凉凉开口,「可能是我忘了,毕竟那都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没想到自己严肃的老公也会这么可爱,暗示她已经过去太久,阮琪笑嘻嘻开口,「又不是我不送,这半年准备婚礼度蜜月,每天都在一起,哪里用得着。」

  她竖起两根手指,「我保证以后能做到。」

  陆时原低头吃饭,瞥她一眼,「记得自己的承诺,别忘了。」

  「绝对不会,老公,我们待会去做什么?」

  「你想做什么?」

  「什么都行?」

  给她立规矩的事情还是回家再说,陆时原又退了一步,反正后天就回家了,「什么都行。」

  「你好讨厌,我都忘了蜜月要结束。」

  听她软绵绵的抱怨,陆时原笑了。

  ◎             ◎             ◎

  窗外传来阵阵海浪声,饭店顶层套房里灯光昏暗,房间中央的硕大水床上,阮琪咬着保险套放在陆时原手里,她双手不安分地在男人身上摸来摸去,娇声娇气开口,「老公,怎么办,我不舍得回去,好想一直过蜜月。」

  陆时原呼吸沉重,被她撩拨的欲罢不能,偏偏不能主动,要配合阮琪。

  目光落在仅剩的最后三枚保险套,冰爽薄荷,双倍刺激,他笑了一下,低头噙住阮琪的唇轻轻吮吸,「我说过随时陪你来。」

  「唔……你别忘了……」陆时原一下下亲吻她的嘴唇,阮琪就贴过去,舌尖纠缠交换甜蜜的吻,两人湿润的唇紧贴着碾磨,让房间里气氛越来越热烈。

  阮琪今晚原本想安分点后天要回去,明天要好好休息不能做,可好友陶程程送她的新婚礼物还没用完,想到那三枚保险套,阮琪改变了主意。

  她抱着男人,任由他一只手玩弄自己的身体,指尖抵着花唇来回抽送,每个动作又直接又淫靡。

  蜜月期间两个人不分时间地点,想要就肆意纵情,她的身体本就酥酥软软,简单开拓就可以。

  触碰到流出的爱液,阮琪帮他带上薄荷的保险套,主动抬了抬腰,配合着陆时原的姿势插进去。

  陆时原被她撩拨得欲罢不能,她眼眉单纯,动作却又过分挑逗,男人性器早就胀大,很轻松就冲进去。

  察觉到陆时原要动,阮琪娇滴滴开口,「别动,我自己来。」

  陆时原吐出一口气,用眼神示意她继续,他手掌握住大了一个罩杯的酥胸,像是玩弄面团一般揉捏着,胸脯上的纹身活灵活现,他爱不释手。

  「唔……慢点……」明明说让她掌握节奏,却不甘的挑逗自己,阮琪腿软地塌腰,把完全勃起的粗大性器一点点吞下去,她呻吟着,唇瓣溢出黏腻的喘息,却没有躲避,搂紧了陆时原的肩膀,把他的肉棒全部吞掉。

  「啊……好舒服……」阮琪软绵绵叫床,毫不介意赞美男人,谁让她老公的本钱太足,每次都能让她高潮连连。

  这段日子过分满足的身体很容易就能到达高潮,她甚至能感觉到性器勃起的青筋,和自己的身体紧紧胶着,黏腻濡湿,让她欲罢不能地摆动腰肢,插得更深。

  随着身体的起伏,抽动变得顺畅起来,强烈的饱胀感也变成细密的快感,阮琪喘息的很急,搂紧了陆时原的脖子,一波波快感涌上来,让两个人的交合变得湿滑。

  搂住她颤抖的身体,陆时原含着笑意吻她,「还有力气吗?」阮琪总会这样,开始撩拨的义无反顾,可坚持不了多久就瘫软起来,软绵绵撒娇让他用力。

  阮琪声音清澈,「呼……有点累……你来……」陆时原可是很能干,可以压着她做到求饶,想起昨晚的激烈,她夹紧了粗壮的肉棒,引诱他再接再厉,「老公好厉害……快一点……」

  陆时原眼神深邃,他捏着阮琪的下巴索吻,「你确定?」

  她就会哄自己,话说的无人能比的好听,其实又坏又狡猾。

  想到昨晚的疯狂,陆时原保持一点理智,怕做得太多伤到她的身体,「今晚只能做两次。」

  听着男人笃定的语气,阮琪有些不满足,还剩下三个保险套,为什么要做两次,最后一个不是浪费了。

  她心思都写在脸上,引得陆时原忍不住的笑,「除非你表现得特别好……」

  不等他说完,阮琪立刻扭着腰配合,她竭力撑开双腿纳入性器,湿润的舌尖凑到陆时原耳边,她放肆地挑逗,含住耳垂轻轻噬咬,又沿着性感的轮廓游走,直到陆时原最敏感的喉结,她极尽全力刺激男人的情潮,很快得逞。

  陆时原翻身把她压住,握紧了阮琪不安分的双手。

  「这么不老实,看来还得给你一点教训,加上白天的。」

  阮琪眼睛亮晶晶,嘴巴却配合的求饶,「不要太凶嘛,我会怕……唔……」

  她被堵住了唇,求饶的话尽数被吮去。

  ◎             ◎             ◎

  回家那天,阮琪早早联络了陆母,她甜甜的喊妈,两个人在电话里有聊不完的话,最后才意犹未尽说了到家的时间,方便司机去接。

  她的新婚生活马上开始,阮琪好期待。

  果然,司机很准时,提前等在机场,回到老宅已经是傍晚。

  听到开门声,陆父陆母喜不自胜迎上来,从知道他们要回来,陆母早早带着阿姨做晚餐,摆满了一桌子的饭菜,看到因为玩得太厉害晒黑一度的阮琪,陆母更是忍不住上前抱住她,「你们终于回来啦,玩得开心吗?」

  「开心,很好玩,妈,下次我们一起去好不好?」阮琪很兴奋,急于把这段时间的快乐分享给大家听,她话音刚落下,就看到林悠从楼下走下来。

  两个人年纪差不多,结婚之前就说不用称呼嫂子,林悠笑咪咪看她,「琪琪,快来抱一下。」

  林悠的小女儿已经出生,因为母乳喂养,浑身都是好闻的奶味,阮琪拱拱鼻子,笑得得意,「悠悠,宝宝怎么样,有没有长大?」想起刚出生时候的小肉团,白嫩的像个糯米团子,阮琪有点羡慕。

  「当然长大了,她睡着了。」

  看两个儿媳像小孩子一样激动,陆母忍俊不禁,赶紧把人都迎到桌边。

  今天的主角是陆母和阮琪林悠,三个女人聊得开怀,倒是陆时原被忽略,除了陆父给他一个眼神,陆母都没多看几眼儿子,至于还在公司努力没有赶回来的陆时野,更没人关注。

  一家人的团聚非常开心,阮琪买了许多礼物,迫不及待要送出去,一顿饭吃完,她话说得口干舌燥,原本还想跟着林悠去楼上看宝宝,可倦意来得很快,毕竟来回折腾比较辛苦,吃完饭就开始犯困。

  明明飞机上还很有精神,她打个哈欠,眼神有点迷茫。

  看她这样,知道是因为路上太辛苦,陆母十分体贴,「琪琪和时原先去休息,好好睡一觉。」

  阮琪有点不甘心,她非常喜欢陆家的气氛,还想好好表现,「我没有那么累。」

  陆时原紧挨着她坐,看老婆哈欠连连的可爱表情,脸上多了几分笑意,「听妈的,今晚早点睡,明天再说。」

  「好吧。」

  阮琪被陆时原陪着上楼,林悠也要回房照顾宝宝,客厅里陆父和陆母对视一眼,满足的笑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