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28789活跃度
  • 12673发帖
  • 11259主题
  • 0关注
  • 181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12月试阅 ✿] 玉笔《巴里之眼》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1-11-17 14:0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巴里之眼》
作者:玉笔
系列:霓幻钥K6301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1年12月01日

【内容简介】

他的眼睛,是仁者之力,也是迷途者的救赎……

巴里是排湾族对于眼睛有异能之人的称呼,
据说他从出生时就有特别的眼睛,起心动念便能置人于死地,
尽管善良的他只想保护族人,可他的能力在带来荣耀时也带来悲伤……
菜鸟实习医生燕仁意外继承了巴里的强大力量成为半妖,
加入对妖组追查台南近期发生的连环纵火案凶手,
赫然发觉火王爷犯罪的肇因是神明的欺骗与利用,
然而在他试图拯救迷途的火王爷之余危险亦逐步逼近,
他们的小组里竟然出现背叛者……


  楔子 奇异梦魇

  燕仁很清楚这是一个清醒梦,他已经在无数夜晚的午夜梦回之际,多次造访这个梦境,不论几次都是那样的真实。

  老旧喇叭播报着刺耳的撤村警告声音、冰冷的暴雨、几乎要把稚嫩手腕掐出瘀青的力道、难以前进的泥泞地面,每一项都刺激着感官,如此鲜明。

  那是民国九十三年的夏天,是燕仁无法忘怀的日子,明明是七月初的酷暑,回想起来却只有雨水的寒冷。

  「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你们没看到河水的样子吗?」父亲大吼,他背着发抖的外婆,手上牵着茫然的大哥。

  「不……等一下,里面那户还没逃出来啊,我没看到他们!」母亲手上紧抓着年幼的燕仁,身上背着包起家当的毛巾。

  「那边不是靠近河岸边吗?现在已经过不去了,而且说不定有其他人接他们出去了!」父亲皱着眉头说道,在狂乱的风雨中提高音量。「我们走吧!」

  燕仁抬头看着天空,他困惑的在风中看着里面那户人家的天空上好像有些什么在移动着。

  「可是……」母亲这瞬间的犹豫,让她紧握燕仁的力道减弱了。

  燕仁马上就把手给抽了出来,回头冲向河岸边。那户人家总是在父母吵架时收留他,他不可能就这样离开。

  「燕仁!」

  不顾父亲的怒吼,燕仁一下子就钻进山林间的小路,没三两下就来到了河岸边的那户人家。

  木屋坐落在离河岸稍微有段距离的地方,但当燕仁到达凌乱的门口时,河水已经来势汹汹的步步进逼,像是撕咬般冲刷河岸,就快要到达木屋的位置。

  「叔叔!阿姨!」燕仁对里头大喊,但是没有任何人回应。

  从玄关望进去,燕仁愣住了,一名陌生的女孩正讶异的看着他,她看起来比小三的自己稍微大一些而已,绑着俐落的黑色马尾,有着超脱年纪的气质。

  「你来这里干么?这户人家我已经带去避难了……快走!这里很危险!」女孩叫喊道,伴随着周围不祥的木头碎裂声。

  「那、那你呢?」燕仁不安地问,水流的声音越来越近。

  「我没事……唔!」女孩想要离开时,脚陷进了木板中,一时半刻拔不出来,慌张的对燕仁伸出手。

  燕仁忘不了,这时候的他,努力伸直了手想要握住那只朝向自己伸出的手,一点点……再长一点点,只要再几公分就可以碰触到她了,但是木屋和地基仍然无情的崩落,两人的手在即将碰触时被分开。

  「唔!啊││哈啊!」少女被崩塌的木板给掩埋,发出了痛苦的声音,污浊的河水如猛兽般席卷而来,吞没了整间木屋和女孩。

  燕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孩被大水卷走,那只伸过来的手逐渐没入湍急的河水之中。

  「救命!这里有人啊!谁来救救她!谁快来!」燕仁口齿不清的大喊,年幼的声音在风雨间尖锐而细碎。

  突然之间,燕仁被一把抱起,那是赶过来的父亲,紧张的表情中夹杂着愤怒。

  「你到底在搞什么?走了!」

  「等等!有人被水卷走了……她被水卷走了!」

  「你在说什么?我没看到有人啊,不要胡言乱语了,这里已经不能再待了!」父亲把哭喊的燕仁抱在肩头,穿梭在暴雨之中下山。

  这个梦,每次都断在这里,让燕仁怀抱深深的懊悔醒来。

  在梦中的感觉不论如何真实,他再怎么努力伸出手也碰不着那个女孩的手。

  正当燕仁以为结束时,一个转身,周边的景象突然转换,就像网路影片中夹杂的广告一般,唐突而完全不同的画面突然出现在眼前。

  燕仁身处在一座矮房之中,他马上认出这间房屋和老家常见的石板屋是一样的构造,但气息不一样──和老家总是充满青草气味和食物香气不同,这里充满了刺鼻的铁锈味。

  这、这是什么……是我的梦吗?

  燕仁环视周围,屋子里头几乎没有任何光线,但在角落能勉强看出一个人影,旁边放置着箭筒以及折断的箭矢。

  那是一名穿着皮革上衣的男人,有着厚实的肌肉,如果站立起来一定是一位挺拔的男人,但他现在却缩着身子,彷佛幼童般发出啜泣声。

  「为什么,我不想杀人……我不想杀的,我只想保护大家,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不想杀人……我不想杀的,我只想──」

  男人不断重复着一样的话语,喃喃自语着。

  你是谁?这份心情又是什么……这份急切地想要保护某人的心情是什么?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燕仁伸出手,想要碰触男人的肩膀,却像是穿过云雾一般,什么也碰不着。

  第一章 祝融肆虐

  「你……是谁……」

  「燕仁?燕仁!你睡昏啦?燕仁!」

  「唔?」

  燕仁从座位上惊醒,看到冉茗生气的表情,吓得差点从座位上往后跌坐下来。

  冉茗的叫唤让燕仁从梦里拉回现实,他打着哈欠看着眼前笔记型电脑上的时钟,现在是半夜一点。

  燕仁是一名实习医生,现在正和学姊王冉茗医生值班。

  现在台湾的医疗体系已经没有所谓的实习医生,而是把到各个部门见习的医生称作不分区医生,但一来是为了约定俗成的方便,二来是跟体系外的人解释很麻烦,燕仁还是会称呼自己为实习医生。

  这里是台南市安平区的瑞平医院内科医生办公室,是冉茗的私人空间,燕仁在休息时间跑来这里,在偷闲时不小心打起盹来,才梦到了那个梦。

  「值班的时候睡着可不太好,如果有别人看到了会认为你警觉心不够的。」冉茗提醒道,拿了一盒装有各式炸物的保鲜盒放在燕仁面前。「你还没吃吧,吃点东西。」

  「谢谢学姊……没办法啊,我明明要上班,教授还要我紧急整理资料给他,没怎么睡就来上班了。」燕仁打着哈欠,意兴阑珊的抱怨道。「学姊看起来倒是神采奕奕啊,明明每天都这么忙。」

  「这就是经验的不同了。」冉茗淡淡地说道。

  冉茗是一名高?的女性,就算以燕仁一百八十公分的水准来看,冉茗也几乎快跟他等高,这样的高度加上俐落的黑色长直发绑起的马尾,给人精悍能干的印象。

  「还以为你不能念完前几年呢,我还记得你在期末考前一个小时才冲到我们教室拜托学长借笔记给你……没想到这样的家伙竟然还能和我在同一家医院上班。」冉茗看着燕仁狼吞虎咽的把盐酥鸡、豆干塞进嘴哩,坐在办公桌前调侃道。

  「别说你了,我自己也没想到。」燕仁喃喃说道。

  那场梦就是开端啊。燕仁回想起小时候遇到的那场台风,老家几乎被土石流掩盖,之后举家迁移到台南定居,目睹了女孩在眼前被吞没的景象,让燕仁想成为能够帮助人的医生,但说也奇怪,最后电视报导中提到这件事都说没有任何伤亡,那户人家在避难后记忆十分模糊,只说好像有人带他们出来,问怎么出来的或是对方长什么样子,他们都答不上来。

  父亲还会喝斥燕仁,说是他胡乱讲话让别人胡思乱想,根本没有什么女孩,只有外婆相信燕仁的所见所闻,告诉燕仁「不管怎么尽力去做,人都会后悔的,所以增加自己的能力吧」。

  那一天改变了燕仁的志向,也改变了燕仁的大哥燕勇,崇拜救难队的燕勇当上了消防员。

  虽然医学院就如冉茗说的那样,读得跌跌撞撞、辛苦不已,他也仍然站在这里。

  不过,梦的最后,那是什么呢?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在燕仁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突然瞄见了冉茗资料柜最上层的某个物体,感到背脊不寒而栗。

  就是看了那个我才会作这种梦吧!到头来根本是学姊的错啊!燕仁在心中抱怨道。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是急诊室来的紧急支援呼叫,他们两个立刻站起来。

  「又来了……」冉茗喃喃说道,披上白袍,拿起听诊器。

  「就是啊。」燕仁吞咽着口水,有些紧张。

  两人同时跨出脚步,半跑半走的前往急诊室。

  ***

  ***

  「又是火灾……纵火犯还没抓到啊,台南的警察是不是只有开交通罚单的时候才会积极办事啊。」

  在急诊室内,正在帮病人做伤势评估的医生金纬抱怨道。他是一名体型略显肥胖的中年医生,戴着比那张大圆脸小得多的无框圆形眼镜。

  「啊,冉茗医生、燕仁,正好,冉茗医生请先去帮伤势轻的人问诊,燕仁你过来帮忙做紧急处置,这边几位待会儿都要送开刀房。」金纬说道,戴好口罩在病床边就绪。

  「好。」

  就算在医学院经过了大体老师的洗礼,燕仁还是难以习惯在现场面对伤口跟伤患,特别是伤患痛苦的呻吟声,总是令他难受到难以继续消毒、包扎和检查伤口,尤其是烧伤的伤口红肿、渗血,看起来特别骇人。

  「我听说你今天都待在冉茗医生那里?真令人羡慕啊,待在美女身边感觉挺不错的吧?」

  在燕仁替晕厥过去的病患包扎时,旁边的金纬趁冉茗到旁边处理其他伤患时笑嘻嘻地说着闲话。

  「她是我学姊,我已经很熟了,没有什么美不美的感觉,那张脸早就看习惯了。」燕仁叹口气无奈地回应。

  「你这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啦,她可是我们医院的冰山美人啊,而且内科技术又很惊人,根本就是仙女──」金纬话停顿了一下,然后故作神秘的改口。「不,应该说是魔女才对。」

  「啊?」

  「你也有看到吧,她在办公室放的那个,当初带来的时候真的是吓死人了,听说她还被院长叫过去问话。」

  「哦,那个啊……那倒是真的很恐怖。」

  在冉茗的资料柜最上方摆放着一个玻璃标本罐,里头是飘浮的眼球。不少教授或医生都会出于研究或兴趣,在办公室摆放一些人体器官的标本,这些事情早就见怪不怪,但一来是冉茗走的是内科,大多是负责疾病诊断和药物、疗程安排,平常根本不会接触眼科医学,二来是那颗眼睛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似乎是一颗很健康的眼球,也没有疾病上的参考用途,只能纯粹收藏。。

  「就算她是魔女也没关系,被她这样的美女拔下眼珠收藏我也是心甘情愿啦,哈哈哈哈。」金纬笑着说道。

  「呵呵呵。」燕仁干笑敷衍对方。

  燕仁心底对于那颗眼珠标本也感到好奇,但他认为平常严肃认真过头的冉茗学姊一定不是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所以不问也罢,有机缘再知道就好了。

  「好了。」金纬收起笑容,脱下染上血的一次性手套。「接下来可能还有其他伤患送过来,这边就交给接手的外科医生,我们走。」

  「是!」

  金纬是个转换非常快的人,能够上一秒还在说笑话、谈天说地,下一刻马上就进入工作模式,也许刚刚的闲聊也是为了帮无法直视病患伤口的燕仁分心,就这点而言,燕仁还是挺感谢他的。

  ***

  ***

  夜晚的急诊室非常不平静,大大小小的情况让燕仁精疲力尽,能够好好喘息时天已经亮了,候诊大厅的电视正好在拨放着昨晚失火的消息。

  当燕仁准备下班时,冉茗还在处理着新伤患的资料和疗程安排。

  烧伤的治疗时间非常长,烧伤患者和内科医生的关系十分紧密,冉茗也不负她的专业而尽心尽力,燕仁能做的也只有替她买个早餐再回去,也算是报答她昨天帮忙买宵夜的事。

  早晨的风很凉爽,让人忘却这是开始带有些许暑气的七月初,在燕仁拎起装有三明治的塑胶袋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手机响起老王乐队的歌曲。

  「喂?」

  「喂──燕仁!」

  手机那边传来把耳膜震疼的音量,燕仁叹了口气,这是大哥燕勇打来的电话。

  「你也下班了吗?天啊昨晚真是有够累!你要回家没啊?」

  「不要那么大声……我也很累,头痛得很。」燕仁叹了口气。「再过一下子就会回家,你没事吧?昨天失火的地方好像不止一个?」

  「是啊,每搞定一个地方的火灾,留下一、两个人在现场后还要飞奔到其他地点支援,有够累。大队长还想趁着下班带我们去庙里拜拜,求个护身符,之后同事他们还要一起吃个饭,你就不用准备我的晚餐了嘿,护身符我也会帮你求一个。」

  在搬家到台南之后,燕仁和大哥燕勇一起在外面租房子住,父亲和母亲有一阵子住在台南的都市区,后来实在不习惯这样的生活,就搬到了山区住。

  燕勇平常不拘小节,外人很喜欢他的开朗,但在家中就十分邋遢,生活起居的杂事几乎是由燕仁处理。

  「你自己注意休息啊,老哥。」

  「会啦会啦。」

  燕仁挂掉电话,走回医院。

  燕仁对于去庙里求助的文化其实不太信任,但最近台南失火的状况真的越来越频繁了,诡异的是犯人一直都抓不到,纵火的地点也没有关联,民宅、店家,几乎像是随机犯案般,怎么会有人不断进行没有明确目标的纵火呢?单纯的愉快犯吗?在这种状况下,拿个护身符求安心也好,聊胜于无。

  燕仁赶着在门诊时间开始前回到医院,准备将早餐交给冉茗。

  还有一些烧伤病患还没有回去,冉茗正在细心的和一名年老的妇人谈话,仔细讲述烧伤的后续疗程和药物。

  燕仁在旁边收拾着个人物品,不时将目光投射向冉茗。

  冉茗当初在医学院时也是系上出名的用功,是许多学长、学弟倾慕的对象,燕仁自己倒是不敢对赫赫有名的冉茗有过多妄想,毕竟自己连课业都自顾不暇了。

  冉茗认真的性格就算到了职场也丝毫未变,加上她特别有耐心,受到不少人爱戴,在她办公桌上有一个小小的黑熊吊饰被挂在笔筒上,那是病人送给她的礼物。

  冉茗不收病患的谢礼,病人们也知道她的个性,选择这种小型的纪念品来送给她,让她不好推托,黑熊吊饰十分精致可爱,把咬着鱼的黑熊模拟得栩栩如生。

  「我感觉脚这边还有点疼……走太急了。」老妇人说道,摸着自己的脚踝,她穿着厚重的袜子,加上长裤,如果只看一眼的话难以分辨问题。

  「刚刚照过X光没有什么问题,我帮您看一下。」冉茗在经过了一整晚的工作,也露出了些许疲态,稍微压低身子,用手轻轻摸过老妇人的脚踝处。「看来有些发炎了,再过几个小时可能会肿,我帮您开药。」

  燕仁稍微有些愣住了。奇怪了,冉茗是怎么知道病人发炎的?有衣物的遮盖、还没开始发肿,X光又没出现问题,那怎么知道是发炎?以冉茗的个性也不可能随便说一说敷衍过去吧?

  本来在医院里面就有听说冉茗拥有过于高超的内科诊断手腕,但这种程度有点夸张了,彷佛能透视人体似的──是经验的差距吗?还是因为冉茗有什么特别的技巧?燕仁不禁深思。

  在替老妇人开完药后,冉茗目送她离去,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

  「我也该回去了……燕仁,谢谢你的早餐,不过你在发什么呆啊?累到昏头了吗?」冉茗挑眉问道,背着皮包起身。

  「啊,我也要走了,辛苦学姊了。」下班前的脑袋感觉特别发胀,无法思考,燕仁打算等之后有机会再问这件事。

  两人并肩着往停车场走,一起乘坐电梯下楼。

  「经过这种忙到天翻地覆的夜晚,真是适合喝酒啊……」冉茗没有察觉燕仁心中的困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碎碎念道。

  「哦?」燕仁不禁笑了。「原来模范医生也会喝酒啊。」

  「医生当然也会喝,医生不烟不酒根本是刻板印象──我也都跟我妹妹喝就是了。怎么,你难道有兴趣吗?」冉茗耸耸肩,在一楼就先离开电梯,打开手机和妹妹传送着讯息。

  「再说吧,我不太会喝酒……路上小心。」

  「呵,休假完再见啦!」

  ***

  ***

  燕仁回到了住所,这里是靠近安平运河河边的公寓,房屋老旧,电梯还常常在维修,但也因为如此价格压得很低,房间位于七楼,是简单的两房一厅外加浴室和小厨房,以两个大男人而言算是非常舒适了。

  他匆匆洗了个澡后,躺在床上狠狠睡了一觉,所幸这次没有再梦到什么怪梦,睡得非常安稳。

  当燕仁起床时已经是接近晚餐时段的事。

  「哈……呼……哈……呼……」

  同样是夜班的燕勇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呼呼大睡,他比燕仁还壮了一圈,手臂和上半身都布满肌肉,脸部也粗犷深邃的多,和较少晒太阳、皮肤偏淡褐又偏瘦的燕仁截然不同,一般人很难联想到他们是兄弟。

  桌上还摆着燕勇吃过的食物餐盒,些许油腻的食物气味弥漫在房间内,燕仁皱了皱鼻子,感觉空气中还有略微的木头燃烧气味,也许是底下传来的。

  在燕勇睡着的这段时间,燕仁就负责清洁住处的环境,并把衣物拿去洗衣机洗涤,在阳台等待衣物洗好的同时,燕仁听见了附近的鸟叫声,近在咫尺,声音十分清脆,有几分醒脑的作用。

  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在上过大夜班后总是特别疲劳。

  「唷,你醒啦。」燕勇似乎被洗衣机的声音吵醒,在沙发上慵懒的打哈欠。「喏,给你,求来的护身符,祈祷这几天不要再遇到这些事吧。」

  燕勇从胸口的口袋拿出红色符纸,递给刚晒完衣服、拿着洗衣篮从阳台进来的燕仁。

  「谢了。这是哪里求的啊?」燕仁挑眉。

  「赤嵌楼附近的那间庙啊,里面有火德星君。我们消防员平常就会祭拜祂,希望祂能带我们好好度过这个难关。」

  「原来你真的这么相信神明会保佑我们啊。」

  「宁可信其有嘛,而且不够虔诚的话也不好意思请祂帮忙吧……主要是队长非常信任神明的庇佑,这个护身符也是他求来的。我要继续睡了,窗户帮我关上,那不知道哪来的鸟叫声真是吵啊!晚点再来陪我练拳嘿。可以开冷气吗?」

  「不行,才七月耶,我可不想电费暴涨。」

  燕仁回到房间,也打算继续睡觉,好调整作息、储备体力准备后天的上班。

  这一次他睡得很浅,冉茗的事、办公室内的眼球标本、怪异的梦、烧伤的伤口,各式各样零碎的画面不断闪过脑海,让他难以深深入眠,身体觉得燥热不安。

  再次起床后已经是又经过几个小时的晚上,窗户外一片漆黑,当他走出门房外时察觉到了异状。

  首先是电灯打不开,似乎是停电了,所有的电器都无法使用,再来,门外有着奇怪的啪嚓、啪叽声响,在门缝下有着一闪一闪的亮光,十分不自然,一点都不像是正常电灯的光线。

  「怎么搞的,突然停电了。」燕仁喃喃说道,想要伸出手开门。

  正当他的手要碰触到门把时,他突然被整个人往后拉,神情严肃的燕勇抓住他的手腕摇头。

  「你傻啦?不要碰。」

  「啊?」

  燕勇走到浴室,用毛巾弄了点水,在大门的门把上拧毛巾,让水滴落在门把上,水珠瞬间蒸发,还发出响亮的「滋」一声。

  「是火灾。」燕勇确认地点点头,将湿毛巾塞住门缝。「不知道火源是哪,外面肯定已经烧到很高温了,不能开门。」

  「什么……」燕仁愣了一下,脑袋一瞬间空白。他知道最近火灾频传,但从没想过自己也会遇上,在认知到事实后开始慌张起来。「那、那、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想办法灭火?用毛巾掩住口鼻逃生?」

  「喂喂喂,慌什么啦你,你讲这种蠢话,在外面可不要说你哥是消防员啊。」燕勇又好气又好笑地用力拍打燕仁的背部,即使门后的不明碰撞声越来越大,他也没有丝毫紧张感。「火场是要求生,而不是灭火,你刚刚那种做法会变成烤肉的啦。不能想着要灭火,也不要冲出去,会被高温烟雾呛伤,用毛巾遮掩口鼻也没用,到阳台等待救援才是正确的作法。」

  「噢、噢……」明明自己的哥哥是消防员,火灾逃生知识还这么不足,让燕仁感到有些尴尬。

  「你听。」燕勇指着窗外,外头传来了消防车的警笛声。「看来有人叫消防车了,应该不太需要担心。」

  「呼,真是吓死我了。」

  嘴巴上这样说,燕仁的心脏还是狂跳不止,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刚睡醒的脑袋正努力运转起来。

  如果台南的这一连串纵火案都是同一人所为……那在门的另一边,纵火犯会不会就在那边呢?

  「纵火的人会不会就在外面?」燕仁老实说出他的担心。

  「外面?怎么可能,你也看到刚刚手把的温度了吧,外面的温度不可能有人……唔。」燕勇话说到一半,就想到什么似的抚摸满是胡碴的下巴。「仔细想想,火场的情况很诡异……不像是从外面纵火,更像是……从里头引爆──」

  彷佛在回应燕勇的话语般,大门突然爆开。

  门的碎片四散,混着高温的爆风将屋子内家具吹倒、吹散,尖锐的碎片扎进身体里,炽热的风横扫过房间内部,头发散发出烧焦的气味,燕仁感觉眼球的水分彷佛一瞬间被烘乾,痛得难以睁开眼,他往后跌坐在地上,努力睁开眼想要确认燕勇的状况。

  当燕仁的眼角余光看见旁边的燕勇时,心瞬间抽紧。

  燕勇的头部被大片的门板碎片砸中,血流不止,倒在地上,从眼皮和身体疲软的反应,燕仁立刻就察觉他陷入了晕厥。

  「老哥、老哥!醒醒!蒲燕勇,醒醒!」

  高温夺走了舌头的水分,连说话都显得痛。

  这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燕仁抬头一看,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正在作梦,毫无现实感的场景印入眼帘。

  那是一名高大的老人,穿着粗糙又破烂的布衣和布裤,满脸皱纹,身上布满着密密麻麻、深深浅浅的伤痕,他手上拿着一把燃着火的长剑,肩膀上停着一只鸟形状的火焰……

  那是何等妖异的景象,老人走在鲜红的烈焰之中,却彷佛完全没有受到影响,板着脸孔步步逼近。

  老人手上的剑至少有一尺长,上头被熊熊火焰给包覆,老人的双眼布满血丝,面目狰狞。

  一瞬间燕仁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一时间说不出话地往后退。

  不应该有人能在几百度的浓浓黑烟自在的呼吸和奔走才对,那只鸟形状的火球又是什么?现在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一阵惊愕感袭向燕仁,让他困惑到一时之间无法思考,只有一个本能反应,就是对方手上拿着武器,不论他要做什么,都令人感到不安和害怕。

  「你、你是谁?你要做什么?」燕仁往后退,也顾不得地板上各式各样的碎片扎进肉里,流出血液,只是凭着本能后退,手尽可能地把昏迷的燕勇拉到自己旁边,在过程中,两人的护身符都掉落在地上。

  老人听到燕仁的疑问,用极为沙哑的声音回答。「火王爷。」

  老人用火剑的剑尖刺向落在地上的护身符,小小的符纸一瞬间燃烧,化为灰烬。

  「我是……火王爷。」

  「火王爷?」眼前的人到底在说什么?燕仁无法明白。

  本来以为对方带着武器是要攻击,但自称火王爷的老人没有继续动作,只是用指尖轻抚着他肩头上鸟儿的头部。

  就算老人什么也不做,现在门户大开,火焰和足以致命的烟雾逐渐充满房间,燕仁和燕勇迟早也会葬身火场。

  为什么这个老人一点都不怕火?他到底要做什么……不行了,温度太高了,如果吸入浓烟的话……会休克……但这里是七层楼高,要跳下去吗?唔,也没得选啊,该怎么办……

  高温逐渐侵袭,火焰从火王爷的身后蔓延开来,逐步吞噬大厅,地板的温度已经烫得让隔着衣物的肌肤起水泡,燕仁狼狈的扛着燕勇,施力又让他呼吸更加急促,浓浓的黑烟飘散开来,只要吸到一口就足以烫熟肺部。

  阳台如今看起来是那么的遥远,燕仁的意识已经逐渐模糊,手和脚也无法施力,在最后一刻,他感觉到自己往前倾,和燕勇一起趴在了阳台前。

  快动啊!快点……快点!

  燕仁的身体抽搐着不听使唤,这一切似乎就要到了尽头,不论再怎么出力,身体都没办法再前进半步。

  这时,一阵强风吹过。

  跟火场里带着刺鼻臭味的风不同,那是一阵让人感到更加炙热却不会难受的风,这阵风似乎把火场里的烟雾给吹散,让燕仁的意识稍微回复了些,能够撑起身体,往后看向火王爷的方向,即便画面仍然模糊,但能勉强辨识状况。

  火王爷正在举着剑和某个物体纠缠,火焰和强风不断围绕在大厅,在激烈缠斗数回以后,火王爷似乎犹豫了一下,往大门奔跑离开。

  还搞不清楚状况的燕仁,突然感觉自己被某种物体高高举起,然后甩上半空,再跌落,他看着自己倚靠的物体,上头布满毛发,马上联想到刚刚是被类似马的生物咬着领子甩到了背上。

  又是老人又是这种庞然大物,异样的事物一样接着一样,不明所以的恐惧感让燕仁想要从生物的背上挣扎下来,他不禁扭动着。

  马形生物注意到了燕仁的挣扎,转过头来用后颈压向他,本来以为会是难受的重压,但对方只是轻轻蹭了他一下,彷佛希望他安心。

  燕仁一愣,意识开始逐渐朦胧起来,无法再多做思考。

  「谁?」燕仁喃喃开口。

  在高温中,燕仁想要看清救了自己的物体是什么,但只看见些许黑色中带着绿色的毛发便失去意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