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32732活跃度
  • 14674发帖
  • 13187主题
  • 0关注
  • 189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 2022-05-21

    下载的庭妍〈觅爱情人〉是乱码…

    乱码 ✎ 提问咨询 .
热门专题

[✿ 1月试阅 ✿] 青微《卖了初夜》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2-1-18 12: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卖了初夜》
作者:青微
系列:脸红红BR1186
出版社:喵喵屋工作室
出版日期:2022年1月24日

【内容简介】

这个女人,他宠上了天,觊觎她的根本找死;
这个男人,专来克她的,被他逼婚只能从了!


六年前,互看不顺眼的两人,一个刁蛮娇气, 一个淡定内敛,
可穆声野却将她捧在心尖上, 宠成肆意妄为的小女人。
六年后,苏俏被逼婚了, 买婚交易的男人叫穆声野,
苏俏本来是打死不嫁, 可穆声野的逼婚,她躲不了。
本以为就是名义上夫妻, 同居不同房,新婚夜,穆声野却把她拉上床折腾。
看着对她毫不手软,睡了一夜又一夜的男人, 苏俏乖乖任他宠,
任他哄,毕竟比起其他联姻交易, 穆声野这种把她宠上了天的男人,
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 更别说还把她养得更矫情,明明心里喜欢,
却还嘴硬不承认,谁知,穆声野婚前竟然就养女人, 这下子,
苏俏就算爱了,也要说不爱,离婚, 非离不可,这种不忠成的男人,她惹不起!


  第一章

  苏俏刚从车上下来,就看到等在门口的苏父,她眼睛一弯,带着几分傲娇朝爸爸跑过去,「爸,我又不是小孩子,不会走丢,你不用在门口等我。」

  「当然要等你。」看到穿着校服的女儿跑过来,听着她娇嗔的撒娇,苏父脸上笑容藏不住,「爸爸今天有事,不然就去学校接你了。」

  「我知道,你很忙。」苏俏把书包递给爸爸,挽着苏父臂弯往家走,她的家是一处小别墅,两层的洋楼看起来很古朴,只住了父女俩,还有照顾她很多年的外佣阿姨。

  苏俏没有对母亲的记忆,据爸爸说,她的妈妈非常漂亮,只是和爸爸感情不好,苏俏才四岁,她就离开去了其他地方,结束了这段婚姻。

  对自己的前妻,苏父提起的时候语气和平,并没有怨气,他甚至理解自己的妻子,两个人的婚姻是商业联姻,她也试了很多次,还是没爱上他,最后两年非常痛苦,一度抑郁,既然爱不了,那她选择离开,也不算什么错,两个人都努力过了。

  在苏父好心态的影响下,苏俏也不觉得没妈妈是什么遗憾,反正老爸所有的爱都给了她,她一点都不觉得委屈。

  「最近在学校怎么样,有没有遇到开心的事情,爸爸最近比较忙,没办法陪你,不要生气。」苏父看着亭亭玉立的女儿,温柔地问道。

  「还不是那样,你知道我成绩不好。」哪怕是国三的关键时刻,苏俏也没学习压力,爸爸从来不追问她的成绩,只希望孩子开心,既然如此,苏俏也没勉强自己辛苦上进,维持着班级前十五名,不太惨就好。

  「我女儿已经很棒了。」

  听着爸爸宠溺的话语,苏俏故作不满,「不能这样,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我这么笨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接你的班,让你享受晚年的清闲。」

  看着女儿娇俏的脸蛋,孩子气的话语,苏父忍俊不禁,「我才三十七岁,想晚年生活早了点吧,再说你只喜欢跳舞,对生意不感兴趣,以后让你接班是不可能的,只能想办法找人帮你。」

  「帮我,谁能帮我?」苏俏笑了,「你要再生一个?」

  「这个比较难。」苏父逗着女儿玩,「再生也来不及了,只能另辟蹊径。」

  「还有什么蹊径?」苏俏不以为意,她在苏父面前从来都是没大没小,爸爸宠她像是唯一的珍宝,就连好朋友方雅宁都说她被宠坏了,非常娇气。

  「送你一个哥哥怎么样?」苏父意有所指,说完仔细观察女儿的表情,想看她的反应。

  苏俏只惊讶了一秒,就笑咪咪开口,「好啊,你去给我捡个哥哥好了。」

  开玩笑,要是老爸现在发展第二春,给她生个弟弟妹妹还有可能,哥哥,怎么可能。

  苏俏不以为然,可她刚走到别墅,还没进门,就被爸爸拉住了手,「宝贝,等一下,爸爸有事要说。」

  「什么事?」苏俏扭头看苏父,眨眨眼,十四岁的女生不需雕饰就散发香味,像是毛绒绒的水蜜桃。

  苏父语气迟疑,「爸最近比较忙,你知道吧。」

  「知道啊,忙朋友的事,上次说过,你总喜欢给人帮忙,没原则的老好人一个。」

  「这次是真的没办法。」苏父讪笑着,「问题比较严重,我朋友去世了,他开车时候喝了一点酒,发生意外没有抢救过来。」

  苏俏疑惑地看着苏父,还没经过生死的年纪,对这种事感觉很奇怪,「爸,你在讲故事吗?」

  看着女儿纯净的眼神,苏父叹气,「我也希望这是一个故事,可惜不是,他妻子也在车里,当场走了。」

  苏俏蹙眉,「这么惨,那你告诉我……」她不懂爸爸为什么告诉自己,虽然很同情,但自己好像也做不了什么,毕竟她国中都没毕业。

  苏父满脸怅然叹了一口气,又看向女儿,「问题的关键是,他们还有个上高中的儿子,俏俏,你穆伯伯把他托付给我了,他说愿意用公司的一半产权,来换我照顾孩子三年,等他二十岁。」

  苏父摸摸鼻子,「我答应了。」

  苏俏呆了一会,她闷闷开口,「爸,你不会为了抢夺人家的家业才答应的吧?」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难道一向老好人的爸爸要做坏人。

  听着女儿的追问,苏父哭笑不得,「小没良心,爸爸是这种人吗,我答应照顾他,但没说要穆家的东西,只是暂代管理,等他成年会交给他。」

  为什么会帮好友,苏父也说不清楚,他迟疑了两天,最终在好友去世前一晚,他睡到半夜梦到自己出意外,苏俏没了家人帮忙,被欺负的不成样子,流落到大街上,梦到这一幕,苏父梦里惊醒过来,终于决定帮忙,不为什么,哪怕是从父亲的角度去思考,他希望有人能陪着苏俏。

  也希望如果自己不幸发生意外,也有人能照顾她。

  当然,这话不能讲,不吉利,还会惹得苏俏生气,她看着没心没肺,其实对自己依赖心很强。

  而且,另一个孩子确实引起了他的同情心,在好友弥留的那几天,他说了很多自己的往事,小时候跟着父亲去了英国,长大后却受不了家族长辈的冷酷摆布,坚持和妻子结婚才离开英国回到老家。

  现在他去世,也不舍得把儿子送到那个冷酷又无情的大家族去,宁愿托付给最好的朋友苏父。

  「哦。」

  「乖女儿,你听懂了吗,我们家要多一个哥哥了。」

  苏俏不以为意,「好啊,看在他很可怜的分上,我勉为其难对他好一点。」

  苏俏竟然这么平静,苏父很意外,等她放学之前,还在思考用什么安抚女儿,从妻子离开那时开始,他和女儿相依为命,尽管家境好,金钱上没有委屈过,可感情上却觉得欠了苏俏,所以苏父一直对苏俏宠的夸张,把她宠成了有些娇蛮的性格。

  这件事,他怕女儿不同意。

  苏父感慨,「真乖,就知道我女儿懂事,哥哥现在被我接回来了,失去家人心情不好,你别给他捣乱。」

  苏俏眉梢一挑,「他都这么大了,又不用我哄着,不就是住几年,随便啦,谁会给他捣乱,要是他不想理我,我也不理他。」她哼了一声,推开门走进去,做好了看到陌生人的打算。

  但客厅里没有人,苏俏扭头看一眼苏父,在他的示意下走上楼。既然决定帮忙,就帮到底,苏父住在一楼,原本想让男孩住在自己隔壁,想到年轻人聊的来,面对长辈会尴尬,为了不让他别扭,苏父选择了二楼的客房,两个人各占一边,非常公平。

  苏俏跑上楼,敲了一下还没等到回应,径直推开了客房的门。

  自己家里还要敲门,已经够给他面子,暗暗想着,苏俏脸上露出几分傲气,她想给来人一个下马威,却在打开门后愣住。

  他正在收拾房间,尽管阿姨已经打扫过,他还是重新收拾一遍,那男生脱掉了外套,只穿衬衫,高高挽起的袖子下面是紧绷的肌肉线条,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半明半暗映在脸上,勾勒出俊朗的眉眼,像是一幅画。

  闻声转头,容貌不俗,眼神却很冷,没有光彩。

  苏俏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的,到了自己的地盘,这家伙不能太嚣张,可她看着比自己高了一头的男生,完全不像想像中的样子,她莫名的有些不好意思。

  跺脚转身,苏俏走到门口又拐回来,对上他眼睛,「我叫苏俏,你叫什么?」

  男生看她一眼,「穆声野。」

  ◎             ◎             ◎

  穆声野来家里的半个月,苏家兵荒马乱。

  对十四岁的苏俏来说,她不介意多个哥哥,反正家里足够大,不过是多个人吃饭多睡一间房,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这个家伙确实很可怜,又长得很帅,比漫画里的男主角还要英俊,是带出去会被朋友羡慕嫉妒的好模样。

  长得也很结实,不知道吃了什么长的这么高,谁再敢追她纠缠她,穆声野一拳都能把人打倒。

  有这么一个哥哥给自己撑场,她好像不吃亏。

  而且穆声野看起来很省心,除了待在自己房间,很少闹出什么动静。

  苏俏觉得自己能够和他好好相处,可她很快发现自己想错了,多了一个人是不会占什么,却能让她浑身不舒服。

  苏俏从来没见过穆声野这么难搞的人,从小到大,她都是被宠着的,因为长得可爱漂亮,哪怕在学校,每天都有男生追求讨好她,她从来没见过穆声野这么讨厌的人。

  明明自己大度的释放了善意,不但接受了他的存在,还主动给他打招呼,没想到这家伙却像是一块石头,又臭又硬,每天不说话,冷着脸不理她的好意就算了,就连爸爸对他的担忧也不感激。

  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就连吃饭都不在乎,一副要升天的架势,最气人的是,这家伙根本不像是十七岁的男生。

  突然多了哥哥,苏俏忍不住对好闺蜜方雅宁秀了一下,她把人带回来,以为穆声野看多了客人会热情一点,谁知这家伙依旧冰冷,不肯多一点表情,害她在闺蜜面前丢了面子,至此苏俏耐心告罄,再也不肯给他一个好脸。

  穆声野面无表情,她就更凶,穆声野不开口,她就念个不停,穆声野不吃晚餐,她就端着饭碗赖在他房间,大嚼特嚼,不管做什么,就是要处处和他作对,让他安静不下来,最好气到抓狂苏俏才高兴。

  可惜,苏俏用尽了所有的办法,穆声野就是不动如山,脸色平淡的没有一点起伏,害她又气又恼,还没有更好的办法。

  这么折腾下来,苏俏把自己累得够呛,穆声野还是没认输,唯一庆幸的是爸爸并没有阻止自己捣乱,有时候甚至会默许……苏俏想不明白原因,莫名其妙。

  踩着很重的脚步跑上楼,苏俏没好气地推开房门,「下来吃晚餐,你是不是聋了,都喊你三遍了?」

  她语气恶劣,没好气瞪着房间里的男生。

  穆声野摘下耳机,哪怕被凶巴巴瞪着,也没有半点表情,他眼神沉寂没有波澜,不像是十七岁的年纪,「不饿。」

  「早就说过了,不饿也要吃。」苏俏声音甜,语气却很凶,面对高自己太多的男生,她毫不怯场,站在穆声野面前瞪着对峙,「你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吗,这是我家,我做主。」

  穆声野起身,居高临下看着她,盯着苏俏气鼓鼓的脸颊,两个人僵持一分钟,他最终还是垂下眸子,一言不发往外走。

  又一次胜利,苏俏冷哼一声,「早点听话不好了。」

  ◎             ◎             ◎

  听到开门的声音,餐桌上的苏父松了一口气,「下来了,盛饭吧。」

  佣人阿姨在家里做了很多年,小时候来的,已经不能算是帮佣,算是半个苏家人,见苏父松了一口气,忍不住笑起来,「先生别担心,俏俏有办法,小野拗不过她,一定会下来吃饭的。」

  「怎么能不担心,这孩子瘦了太多。」苏父叹气,穆声野已经搬来半个月,他虽然和穆父熟悉,可因为家里没女主人,两边家庭并没有太多聚会,对穆声野,苏父之前见过几面,并不怎么熟悉。

  当时只觉得是个成熟懂事的好孩子,可自从父母去世,这孩子被迫长大,比往常更多了许多冷漠。

  这段时间,苏父已经两次和他谈心,对这个失去父母的孩子,他非常心疼,想开解他敞开心扉,放心待在家里,可无论苏父怎么说,穆声野都没什么表示,这个孩子好像天生比别人冷静一些,半点心思都不肯露出来。

  如果不是穆声野瘦得太多,甚至看不出失去父母的伤心,面对这样一个孩子,苏父很头疼,他宁愿穆声野像自己的女儿一样,哪怕哭几次闹几次都行,这样憋着不行。

  幸好,还有苏俏。

  穆声野刚搬进来的几天,就在苏父头疼该怎么开解这个孩子的时候,他发现穆声野似乎对苏俏更宽容,无论自己说什么,他都沉默以对,可苏俏说的话,穆声野没办法不听,谁让自己的女儿也强的很。

  往常他和阿姨都把苏俏当成宝贝宠,说一不二,现在家里多了一个不服从的,苏俏就和他较上劲。

  穆声野喜欢安静,苏俏偏偏要去人家房间吵,穆声野被他安排指导苏俏学习,她偏偏装笨什么都不懂,就连吃饭这件事,失去亲人的孩子没胃口,可苏俏不管这些,只要晚餐做好人不下来,她就跑上去把人揪下来。

  对自己女儿欺负穆声野这件事,苏父只看不说,身为苏俏的父亲,他最是了解自己的女儿,苏俏平时有些骄纵,可绝对不是坏孩子,如果真的讨厌穆声野,她完全可以不理会对方,何必每天因为吃饭这件事较劲。

  她只是嘴硬心软,用另一种方式关心穆声野,虽然凶了点,但效果确实不错。

  跟在穆声野身后下楼,苏俏有点得意,她洋洋自得地看了爸爸一眼,又看了桌上的菜,眼睛一亮,「阿姨,今天做了清蒸虾。」

  「是呀,你最喜欢吃。」。

  「谢谢阿姨。」苏俏坐下来,她的位置和穆声野挨着,她哼了一声,娇声娇气说道:「我不喜欢剥虾。」

  苏父无奈地笑看女儿,「都多大了,自己剥。」

  「我不要,爸你帮我。」苏俏被扎过几次,坚决不要。

  「都是大女孩了,还撒娇。」苏父虽然说着话,却已经伸出手,他还没端到盘子,有人比他动作更快。

  「我来。」穆声野面无表情,说话的时候已经剥起来,他修长的手指比苏父更灵活,剥虾剥的很快,盘子里很快就堆了七八只。

  往常在饭桌上一句话都不多说,穆声野突然的开口让苏家父女都愣了一下。

  苏父还来不及高兴,苏俏嘀咕一句,「我可不会谢谢你。」

  她以为穆声野不会回答,可把虾放在她盘子里的男生淡淡开口,「不用。」

  苏俏瞥了他一眼,「我吃不了这么多。」她噘起嘴巴,插住几个虾送回穆声野碗里。

  穆声野突然看向她,他定定看着虾,又看苏俏。

  苏俏瞪他,「你敢嫌弃我?」

  就在苏俏不满的眼神中,穆声野沉默着把虾吃了。

  看着两个孩子你来我往,苏父悄悄松了一口气。

  ◎             ◎             ◎

  自从那天开始,苏俏觉得穆声野没那么讨厌了,虽然他还是闷葫芦,不喜欢说话,可眼里总算有了人。

  当然,穆声野也不是没有优点,他足够坚强,无论她怎么骚扰欺负对方,就连苏父都看不下去,说对方学业重不能捣乱的时候,他都不反抗。

  就这样,苏俏一边嫌弃他,一边赖在他房里;会警告他别抢走爸爸对她的关注,也会抱怨苏父回来的晚,根本不关心她和穆声野。她最头疼的是自己的功课,往常好欺负的穆声野面对她带回家的成绩,压着她补习到深夜,不写完作业不准玩。

  哪怕苏俏理直气壮说自己功课不重要,以后有爸爸养着,穆声野也没手软,嘲讽她这个成绩大学都考不上,的确只能被人养着。

  苏俏会警告穆声野要感恩,以后也要对自己好,也会因为邻居议论穆声野的家事,气得一脚踢在大门上。

  她说着讨厌这个哥哥,又在穆声野考上大学的时候,跑到学校洋洋得意说这是我哥。

  苏俏大考那年,穆声野陪着,成绩出来虽然上不了他的大学,也可以挑选一个不错的,看着女儿的进步,苏父大喜,四处显摆。

  苏俏曾以为,这个讨厌的家伙会永远是她哥哥,会成为苏家的一份子,当初约定的三年时间已经过去,没有人提出改变,大家似乎都很满意,她甚至鼓动穆声野改姓苏,可她这个计划还没成功,事情有了改变。

  穆声野去了英国。

  他离开那天,她被苏父带到机场给穆声野送行,苏俏红了眼睛瞪他,在他手臂上咬了一口。

  ◎             ◎             ◎

  六年后

  苏俏毕业没有朝九晚五的工作,当然不是找不到,毕竟苏父自己就有公司,哪怕女儿不想太累,也能安排不错的位置给她,他愿意一直宠着自己的孩子。

  可苏俏对上班不感兴趣,和方雅宁旅游一段时间,合伙买下一家酒吧,两个人都不缺钱,也有时间打理,竟然也做的有声有色。

  晚上九点一过,酒吧群魔乱舞的时刻到来,苏俏被一个追求者缠得心烦,和方雅宁躲在酒吧后门吐槽。

  「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完全没感觉好不好,你不要帮他说话啦。」她娇嗔着对好友抱怨,没注意到身边走来一个人。

  方雅宁看到那人,却没当一回事,酒吧太吵,经常有客人来后门呼吸新鲜空气,有的外面吐了再回去,还有许多男女来后门亲热,所以她没在意,何况这是她和苏俏的地盘,高呼一声就能叫出许多服务生,没什么好紧张的,所以男人站在不远处的时候,完全没当一回事。

  「好啦,我不捣乱,只是觉得陆璋比较帅。」方雅宁伸手轻轻推了苏俏一把,「你最近心情不好,在公司好得好吗,叔叔的麻烦还没解决?」

  她问了一大串,是关于苏父公司遇到的困难,提起这个,乐天派的苏俏露出无奈,「我去公司做了几天秘书,可是完全帮不上忙,还添了不少乱,看我做得不开心,我爸不让我去了,说不需要我担心,公司转型都会遇到各种麻烦,他可以解决。」

  苏俏知道问题没有苏父说得那么简单,爸爸做了几十年生意,如果真的容易解决,就不会愁眉不展,回到家也只是强颜欢笑。

  「你都没去公司做过事,就算想帮忙,也没办法。」方雅宁挑眉,「安啦,你不要多想,公司遇到麻烦都是正常的,我爸正在帮忙想办法。」

  因为苏俏和方雅宁是从小的闺蜜,两家长辈关系也不错,苏家公司遇到麻烦,方家没少帮忙,可公司的运营和决策不由一个人做主,就算想全心全力付出支持,方氏集团的股东也不会同意。

  苏俏知道方雅宁已经做了很多,笑起来,「我知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放心,事情很快就可以解决,有家公司主动联络我爸,说不定很快就有消息了。」

  「是吗,太好了。」方雅宁真心为她高兴,伸手揽住她手腕,「那你开心点。」

  「这样可以吗?」苏俏露齿一笑,「满意了吗,方大小姐。」

  「满意。」方雅宁没形象地大笑,两个人你追我赶的推搡着。

  「别闹啦。」苏俏没心没肺和她玩闹,她力气没有方雅宁大,躲闪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什么,回头瞧见昏暗中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她吓了一跳,「你是谁,站在我后面做什么?」

  男人一言不发,藉着昏暗的灯光打量她。

  看不清男人的脸,但衣着奇怪,来酒吧居然还穿着西装,苏俏和方雅宁相视一眼,默契十足往酒吧里面走,这家伙怪怪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说不定是个醉鬼,她们没那么傻,遇到这种情况当然是躲着。

  方雅宁走在前面,突然听到苏俏一声叫,「怎么啦?」

  「你要干嘛,走开!」男人突然走到她身边,苏俏吓了一跳,她心跳骤然加快,面露紧张,难道真遇到一个醉鬼,要是这家伙敢乱来,她会毫不犹豫反击。

  苏俏的动作比思绪更快,就在她想着什么反击的时候,已经抬腿踢向男人敏感部位,她开酒吧前和方雅宁紧急学了跆拳道,师傅教的头疼,干脆说了绝招,男性胯下最脆弱,不能客气。

  她这么一闹,以为这人会离开。

  可对方笑了一声,抓住她的手腕,「反应挺快的。」

  方雅宁已经冲上来帮忙,听到男人声音愣住,和苏俏互相看了一眼,都只有一个念头,这男人声音倒是好听,还没有一点醉鬼的感觉。

  「放开我,你谁呀?」苏俏没好气开口,这声音她觉得熟悉。

  男人松开她手腕,就在这时,闻声而来的服务生摁下了后巷的灯。

  灯光大亮的瞬间,几人都眯了一下眼,苏俏瞪向那人,想看看是谁捉弄自己,看到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她愣住。

  六年的时光不足以让人变化太多,只添了魅力,已经完全蜕变为成熟男人的穆声野站在那里,噙着一丝笑盯着苏俏。

  方雅宁反应也不慢,「你……俏俏,是你哥。」

  「我没哥,他不是我哥!」苏俏抬脚给了男人一脚,怒而转身。

  这一次,穆声野没躲,任由她脚印留在自己的裤子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12345678912 发表于 2022-1-19 20:02: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