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32732活跃度
  • 14674发帖
  • 13187主题
  • 0关注
  • 189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 2022-05-21

    下载的庭妍〈觅爱情人〉是乱码…

    乱码 ✎ 提问咨询 .
热门专题

[✿ 1月试阅 ✿] 安祖缇《重生之老婆不换》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2-1-11 10: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重生之老婆不换》
作者:安祖缇
系列:红樱桃RC1493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22年1月14日

【内容简介】

十年前,莫沂这个菜鸟秘书在公司里就是个小透明
不知走了什么运被董事长钦点为儿子冀雨轩的媳妇
她收起伶牙俐齿,扮演乖巧温顺气质佳的乖乖牌老婆
可怜她一演就演了十年,只为了得丈夫一家人的喜爱
结果呢?冀家人从头到脚都看不起她──
她能嫁进豪门,全因算命师断言她的命格旺夫益子
说来她唯一的用处就是当生子工具加免费女佣
结婚十年,她始终不曾得到冀雨轩一个正眼,甚至疼爱
最悲哀的是在她人生的最后一刻,仍是孤独一人……
却未想再睁眼,时光重回十年前,她仍是那个菜鸟秘书
一个三十五岁,历尽沧桑、婚姻不幸的灵魂
回到二十五岁的躯体,眼看历史即将重演该怎么破?
简单,她要改变历史!不再把自己的人生变成一场悲剧
但她都拒绝冀家的提亲,狠狠发泄十年的委屈与怨气
不料冀雨轩的画风大变,外表依然高冷内里却是屁孩
都把真相告诉他了,他仍阴魂不散的纠缠
还撂下话他决定娶她,这次他们就从谈恋爱开始……


  第一章

  「莫沂……莫沂!起床吃饭了!」

  睡床上的莫沂霍地睁开眼,满室明亮阳光使得她双眼刺痛,不得不闭上等酸涩微痛感过去,方又张开。

  起身,入眼所见家具物品,都是让人惊愕的熟悉。

  她诧异环顾四周──这不是她还没嫁出去时的「闺房」吗?

  读国中的时候,因为父亲生意失败,家里的房子卖掉还债,搬来这间屋子一住就是十来年,房东人好,仅涨了一次房租,且是意思意思的涨个三千块。

  低头看见被单花色,是她被钦点为老板儿媳的前两个月新买的,也就是现在的她是二十五岁?

  这个时候的爸爸在一家家具制造公司当副厂长,妈妈在超市工作,弟弟还在读大学,她则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菜鸟小秘书,每天朝九晚六规律的上下班,一个礼拜有两天学外文跟钢琴,日子过得虽然平淡有点无趣,却很幸福随意且自由,不需看人脸色。

  她想,这是死前的走马灯,还是弥留时做的梦?

  因为快死了,所以回到最开心的一段时光──未嫁给冀雨轩之前。

  如果时光重来一次,她打死也不会嫁给那个从来不曾爱过她的男人。

  她是被董事长钦点的媳妇。

  听说董事长把公司里外型不错的女职员全都拿去合八字,就算不清楚八字的也用照片辅助看面相,董事长最为信任的算命师陈大仙算定她是最旺夫旺子的一个,所以才挑上了她。

  现在想想,这是什么上古时代的老哏剧情啊?

  一开始她并不晓得她的命曾经被拿去算过,还以为是总经理看上她了,暗自窃喜在心里,怎知她不过是个生孩子的工具人,而这也是某次过年的家宴中,大姑嘲讽她时说溜嘴的。

  她丈夫心中的白月光其实另有其人。

  这也说明了为什么结婚十年,她始终不曾得到丈夫一个正眼,甚至疼爱。

  当初母亲曾经问过董事长冀贺康,为什么会挑上女儿当媳妇。

  那时好像是说她看起来气质良好、五官端正、乖巧有礼,不会打扮得过于俗艳,加上在公事上认真负责,所以冀雨轩早就注意她很久了。

  现在想想都是狗屁,是敷衍他们家的藉口。

  不过陈大仙怎么没算出她短命呢?

  还是,短命早在命盘之中,所以她生了三个儿子之后,功德圆满,可以随时去死了。

  突然,有人敲门,吓一跳的莫沂瞬间从回忆中回神。

  「姊,妈说你再不下来吃饭,她要上来揍人了。」

  是弟弟的声音。

  真令人感动的声音。

  当初唯一一个反对她结婚的就是弟弟,那时她还不太谅解呢,现在才知道弟弟是对的,可惜姊姊太蠢。

  「好啦!」

  虽然说她母亲是个时不时就把「揍小孩」三个字挂在嘴上的娘,但其实母亲在孩子们上国中后就没有再打过他们了,表面理由是──小孩长大了,要顾及自尊心,真实理由是──个子都比我高了,我哪打得动。

  像这样的娘亲培养出来的孩子,怎可能会是个乖巧温顺、气质佳的乖乖牌呢?

  一切都是演出来的啦!

  可怜她一演就演了十年,只为了得丈夫一家人的喜爱,结果人家从头到脚都看不起她。

  真是白痴。

  隐藏真性情这么久,丈夫却只有在床上时会与她有亲密接触,其他时候看都不看她一眼。

  她猜他外面可能有金屋藏娇,虽然他从未外宿过,除了出差以外,不过搞不好就是趁出差的时候把女人带过去一起翻云覆雨,而且身为总经理,他在公司的时间很自由,有时出去一整天都没回来,说不定就是约会去了。

  他们公司的秘书有好几个,她是专门制作文件、整理资料的,外出洽公、晚上应酬……都跟她无关,所以才能准点下班。

  有钱人啊,家里的发妻是为了传宗接代,外头的女人才是真爱。

  可惜她明白的太晚,现在人都要死了,才幡然醒悟。

  既然是死前的最后一梦,她就好好享受久违的家庭温馨吧。

  莫家的格局是三房两厅,客厅跟饭厅是连在一起的。

  莫沂快速洗漱到前面饭厅吃早餐,果然看到她亲爱的家人就坐在四方形餐桌旁,弟弟旁边的空位就是她的。

  大家看起来都好年轻啊,果然是有十年的差距。

  十年后的弟弟莫凡虽然尚未结婚,但已经有论及婚嫁的女友,人也因为社会历练而变得沉稳,不像现在还有屁孩的轻佻样。

  父母更不用说了,皱纹少了好几条,白发也变少了。

  她感动得几乎要掉泪。

  如果时间能重来,回到这个时间点不知有多好。

  「你怎么还没换衣服?」莫母惊讶的声音传来,「你上班要迟到了。」

  「啊?什么?要上班?」莫沂傻眼。

  连做梦都要上班喔?有没有这么苦命?

  「都八点了。」莫母叹了口气,「怎么老这么懒散呢?一定是因为我这个当妈的太勤奋,所以才养出这么懒惰的女儿。」

  「……」老母这种捧自己贬女儿的行为真是要不得呢。

  「没关系啦,不上班也没关系。」她在莫凡旁边坐下,莫凡把奶油跟果酱推给她。

  莫沂在刚烤好的温热吐司上头抹了厚厚一层没啥营养价值的奶油跟果酱,然后大口咬下。

  满口甜腻的滋味,真爽!

  想她在冀家哪敢在餐桌上摆这些东西?

  摆了恐怕就要被扫地出门了。

  是说,她兢兢业业每日照着营养师传来的食谱菜单做菜,丈夫几乎都不回家吃,早餐也常吃了几口就不动了,好像她做的菜多难吃一样。

  她自认手艺不错的呀,但在丈夫面前,被打击的半点自信也没有。

  「什么叫不去上班也没关系?」莫母瞪她,「不要以为没上班就不用付家用,你这些吃喝都是要钱的!」莫母手在餐桌上一片乱挥。

  莫沂每个月给母亲一万块的家用费,算是贴补房租跟生活费吧,其实算算也都是回到自己身上来。

  「好啦好啦,会去上班啦!」为什么做梦还要上班啦?

  她不想在最后一个梦中还要回到有冀雨轩的地方去!

  就算现在的她跟他之间,只是老板跟下属的关系,而他压根儿从不曾注意到秘书室里最平凡的她。

  她不是长得不好看,事实上,她也如冀贺康所说,五官端正、气质良好,只是秘书室里的成员个个都是大美女,个个在服装打扮上卯足劲争奇斗艳,每天早上看她们走进办公室就像在看模特儿走秀,这让不太会搭配衣服,只能穿着正经套装,妆也画得淡的她相较之下就显得黯淡无光了。

  她在秘书室就是个小透明,因此当冀贺康说冀雨轩看上她时,她的心情就跟中了乐透一样。

  她早该猜到那是幻觉。

  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物,会注意到她这种小透明,只有偶像剧跟言情小说里才会出现这种俗滥的芭乐剧情。

  吃完早餐回房间整理了一下,画了个符合秘书形象的清雅淡妆,挑了一件正经大方的套装,搭乘捷运来到离出口不过两分钟路程的公司。

  腾云是建设公司,建案遍及台湾西半部,以公寓大楼居多,南部则是豪华型透天别墅,同时也有参与政府标案,因此政商关系良好。

  莫沂隶属于秘书室的一员。

  秘书室一共有五位秘书,秘书室室长薛语静同时也是董事长的专属秘书,但莫沂觉得薛语静很闲,除非董事长有事找薛语静,否则唯一的工作就是发号施令,派遣事情给另外三个秘书。

  不属于薛语静管辖的就是总经理秘书,也就是冀雨轩的专属秘书林宥媛,今年二十八岁,容貌娇美,身材高身兆纤秀,如果学校叫校花,班级叫校花,那林宥媛应该就是司花了吧……听起来有点怪怪的,管他的,反正她是公司里头男生私下投票排名美女第一位。

  至于莫沂自己呢,据说连前十名都不到。

  但谁在乎这些呢,她走气质路线的嘛,气质当然无关乎长相罗,至少她相貌清秀五官端正嘛,洁白整齐的牙齿还在国小的时候被选入洁牙小队参加洁牙比赛得亚军呢。

  林宥媛当初也是总经理新娘人选呼声最高的,结果却是她雀屏中选,跌破众人眼镜。

  唉,如果当初就是林宥媛入选的话,其结果应该比她好吧。

  至少,林宥媛跟冀雨轩的白月光一样都是外型难以挑出毛病的大美女,说不定当初冀雨轩挑林宥媛当秘书是有他的私心在,没想到却被冀贺康破坏了姻缘。

  说来,冀贺康因为迷信算命,已经不是第一次破坏了冀雨轩的姻缘,白月光就是一个悲惨的案例。

  这样一想,跟着父亲的安排走,连婚姻都不能自主的冀雨轩也是个可怜人吧?

  只是,冀雨轩有个发泄的出气口──就是她,而她能发泄在哪呢?

  当初,除了像小说女主角那般得到男主眷宠,让她完全迷了心智的还有一点──冀家给予的聘金是信义区房子一栋。

  有栋现成的大屋子可以让父母住得舒适,她才会被猪油完全迷了心智,呜呜……

  毕竟现在租赁的房子只有二十坪大,硬是分隔出三房两厅,因此空间小得局促,浴厕也只有一间,早上常出现抢厕所大战。

  而弟弟莫凡反对的就是这点。

  他觉得姊姊是为了房子嫁的,还发下豪语说房子他会买,不用让姊姊去捧难端的豪门饭碗。

  想想好感动,虽然到她死之前,弟弟还是买不起房子就是了,唉,这该死的房价!

  「莫沂,你迟到了。」薛语静以夸张的语调说:「迟到五分钟就要扣钱,而你迟到了十分钟。」

  「噢。」她毫无波澜的平静应着,好像薛语静指责的是别人。

  「你要知道我们秘书得提早上班……」

  「好啦,我知道,你不要念了。」莫沂制止薛语静长篇大论下去,否则她一念就要十分钟以上。「我都迟到了,你再念工作就不用做了。」

  这辈子不曾在工作场所顶嘴反驳的莫沂这会儿的行为可说是让众人大为震惊,其他三个秘书不约而同转过头来直盯着她。

  而一向在秘书室担任老大的薛语静更是眼都瞪直了。

  大概是太过突然难以反应,薛语静竟然嘴巴兀自张得大大的,一句指责都吐不出来。

  莫沂入座之后打开电脑,看到那熟悉的开机声音,感觉好怀念,好想抱着笔电蹭一蹭。

  从资讯管理科系毕业的她,是五个秘书里头电脑功力最好的,因此跟电脑相关的工作大都落到她头上,电脑也是她最亲密的伙伴,比旁边那四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秘书还要亲。

  结婚之后她就是个纯家庭主妇,一辈子为家事兜转,别家豪门媳妇那种喝下午茶、做指甲、按摩的事都跟她无关,她就是见不得光的发妻、专门生孩子的机器。

  不过她并未因此就放弃进取,仍然努力学习新知,甚至考上建筑研究所,原本所学的相关知识也一直更新,只是冀家还是没有人把她当一回事。

  暗暗叹了声,决定不再去想这些难堪受气的过往。

  在世的最后一个梦了,要开心一点。

  电脑开机之后,莫沂不经意瞥了下右下角的时间,赫然发现竟然是十年前的五月六号。

  这……这不是后宫选妃……啊不是,是董事长钦点媳妇的日期吗?

  为什么会做梦回到这个时候?

  为何就是这一天?

  肯定她想重新做选择的执念太强了,才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当她开始觉得婚姻无聊无趣且越来越让人难以忍受跟痛苦时,她就一直希望老天爷给她机会回到过去让她重新选择。

  她绝对不要嫁给冀雨轩那个比生活还要无趣的男人。

  她宁愿一辈子单身租房甚至孤独死,也不要嫁给他。

  而她的三个儿子嘛……就别说了,小学时他们就被带去加拿大读书了,住在小姑姑家,她身为妈妈却不准跟着去,必须留在冀家服侍照顾丈夫起居,而这三个儿子被冀家小姑教养得看不起妈妈,实在叫人切心。

  所以说,这样的命运倒不如孤独死,至少不会过得那么不爽加委屈。

  看了下时间,莫沂她知道,再过半小时她就会被叫去董事长办公室了。

  全建设公司的人大概都有听说董事长想帮今年三十二岁的总经理挑门媳妇,而且所有公司里头适婚年龄的女孩资料都被人事部呈上去了。

  她曾经想过,董事长把公司女员工的生日拿去跟儿子合八字,这不算违法吗?

  但上网google了下,只看到一则「男主管拿女员工个资算命盘,法院因这事认定无罪」的新闻,她就默默把网页关掉了。

  八卦是从人事部传出来的,秘书室离高阶主管最近,因此是第二个知道此八卦,大概从得知消息那日之后,秘书室的秘书每个穿着打扮更为突出亮眼,像在选美一样,香水更是洒得不用钱,害莫沂每次进办公室口罩都不敢拿下来,就怕被香水熏死。

  是说,为什么总经理要挑媳妇,秘书室长也穿得一天比一天妖艳?

  莫沂看着今天穿着桃红色丝质衬衫,黑色铅笔裙,衬衫扣子开了两颗,性感乳沟若隐若现,姣好身段毕露的的薛语静,心底默默想着薛语静不是嫁人了吗?也没有适婚年龄的女儿啊,那么她穿这么妩媚是为哪桩?真是想不透。

  果然,半小时后,内线电话铃声响起,莫沂抬头看向接电话的薛语静,她脸色微变,放下电话转头对莫沂道:「董事长叫你过去办公室。」

  所有秘书室的人都认为,莫沂是最不可能雀屏中选的,没想到第一个就是叫她,而且她们后来会知道,她不仅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因为,她最会生,而且注定命中都是儿子。

  莫沂想,她当初应该问一下这算命的名字跟住所,抄家伙去打爆他才是。

  没事算那么准干嘛?

  现在,扭转命运的一刻来了。

  莫沂欣然起身。

  就算是在梦中,她也要一吐怨气。

  「很抱歉,我拒绝。」

  她其实想直接说「不要」的,但大概是习惯使然,在董事长面前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礼貌存在。

  毕竟是给薪水的衣食父母嘛。

  她这个人是很社会化的,擅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在家一个样、在外又是一个样,当媳妇一个样,当女儿又是一个样,或许这就是她在冀家郁郁寡欢的关系,因为她一直没法坦然做自己。

  戏演了十年,演到自己都觉得她本来就是那个逆来顺受的小媳妇。

  她其实不是这种个性的啊!

  「很好……什么?拒绝?」董事长冀贺康错愕瞪大眼,「你再说一次。」

  「我拒绝,我不想当总经理的老婆……妻子。」

  冀家一直是一脉单传,大概有四、五代都只生了一个儿子,只要稍有不慎,香火就断了,因此冀贺康才想要为儿子挑选一个能生的媳妇,好为冀家开枝散叶,尤其腾云集团事业越来越庞大,帮手当然越多越好。

  当初冀贺康为了生儿子拚命造人,结果生了一个儿子、四个女儿,这些大小姑也是她在冀家痛苦的源头。

  回想过往经历就让人不寒而栗。

  她忍不抖了抖,打了个寒颤。

  冀雨轩人就站在父亲旁边,她那细微的小动作清楚进入他眼中。

  她看起来像是感受或想像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她的反应让冀雨轩甚感费解。

  他准备在公司里找结婚对象的事情,不知被谁传出去了,因此有印象没印象的,常在他眼前冒出来,对他灿然甜笑。

  他觉得她们很有病。

  笑一笑就会获得他的青睐,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最夸张的大概就是他的秘书林宥媛,本来说话声音就很嗲了,现在更是到了让人浑身不对劲的地步,让他不得不直接叫她好好说话,否则他就换人当秘书,她才把语气调回比较正常的范围。

  而眼前这个莫沂,老实说他完全没印象。

  据说她来公司还不到一年,是秘书室的菜鸟。

  在父亲提到她是陈大仙认定的最佳媳妇人选时,他才稍微留意了一下。

  她就像是在夏天绽放的艳丽花朵中,一朵不起眼的小白花。

  倒是认真工作的模样感觉还行。

  人看起来很文静,行为举止很正常──与其他秘书相较,跟这种人生活也许有点无趣,但他无所谓,他的婚姻就是给家里一个交代而已,最好是真如陈大仙所言生下儿子,那么也许在十年后,小孩已经明事理,他会给她一笔一辈子不愁吃穿的钱,然后离婚。

  到时她年纪也不算大,还是可以找到不错的对象再婚的。

  不过,现在的她,怎么跟印象中以及他人口中听到的评价有点不同?

  记得陈大仙也说了,这女子会在家庭里尽心尽力,是个乖巧听话、任劳任怨的好媳妇,难道是他直觉有问题吗?

  他总感觉她跟陈大仙说的性子不会是一个样。

  当冀雨轩在推测莫沂的个性行为时,一旁的冀贺康仍然以慈父的温柔笑颜询问「未来媳妇」:

  「你想要什么条件?」冀贺康猜她可能想以退为进,好得到更好的聘金条件。

  「条件?」

  莫沂想起当初董事长也有问她想要什么聘金,她已经忘了她当初回什么了,可能是回家问问父母之类的吧。

  「我都不要,我只想当个平凡的秘书,过平凡的人生。」莫沂坚定道。

  没错,谁要当什么豪门媳妇!

  谁爱当谁拿去!

  冀贺康没想到莫沂竟然再三拒绝,完全没有任何考虑或犹豫,因此有些错愕,一时之间竟然不知怎么接续下一步,毕竟他以为莫沂会直接答应的。

  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好事,哪个女孩不愿意?

  看着冀贺康傻住,眼睛有些疑惑的转动,看向了一旁的儿子,莫沂暗中叹了口气。

  唉,想当初,她一听到董事长想钦点她做儿媳时,可是十分受宠若惊啊!

  虽然她听说过冀雨轩要挑媳妇一事,但她认为这种嫁入豪门的好康绝对不会落到她头上来,因此当知道自己是唯一人选时,怎可能不飘飘然呢,她承认自己也是有那么一点点……一点肤浅的嘛!

  况且总经理不仅家世背景经济好,人长得也好看。

  他有一双狭长的单眼皮眼睛,够大,所以不会看起来两眼无神,反而是炯炯有神,直视时,有种犀利的压迫感。

  他的鼻子高挺,嘴唇薄略宽,看上去就是一副聪明相。

  他的脸是蛋形跟方形脸的混合,因此有弧度优美的下巴,刚正的下颚,既有男人气,又不会是典型东方大饼脸。

  忘了谁说过他很像韩国的某位明星。

  先不管他个性到底怎样,毕竟她不是总经理秘书,在秘书室里的角色又不突出,因此跟这些上位经营者的接触比较少,顶多听八卦时了解一二。

  冀雨轩并不是好相处的上司,他很严肃、有原则,说一不二,要求又高,可能有完美主义,所以她亲眼看过林宥媛有几次因为工作没做好被斥责,而坐在位子里掉泪。

  这么漂亮的女人他也骂得下去,还把人骂哭了,你说他会有多怜香惜玉呢?更何况她这种姿色一般的。

  果然结婚后就把她当空气了,唉。

  但她最最不想承认的是──其实她早就暗恋他很久了。

  喜欢他的原因不是在他的外型长相,甚至一开始她觉得这样的男人肯定是难相处的,绝对不会是另一半的考虑人选。

  但就在某天,一个董事会议,原本林宥媛应该要去当纪录,但是她临时人生病不舒服,就由打字快的莫沂去代班了。

  那时在讨论一个全能型社区的建案,其他董事都认为不需要做福利设施,全部规划成可以卖的房子就好,是冀雨轩凭一己之力将所有董事说服。

  那时在台上力抗所有董事的他,让她觉得帅毙了。

  而且她心中十分赞同冀雨轩的规划。

  现在的家庭大都是双薪家庭,养孩子很辛苦,社会氛围也不友善,如果社区内就有可以帮父母分忧解劳的设施,且费用更加便宜,对父母来说也是一个减轻负担的好方法。

  那个时候,她以为他是个非常注重家庭,以爱为出发点在设想规划房子。

  她是因为这个人有颗「温暖的心」而喜爱上他的。

  结果她错了,错得一塌胡涂。

  「咳。」回过神来的冀贺康正色道:「你嫁进来,就是总经理夫人,秘书就变成你的员工了,怎比得上?」

  「可是我不想当总经理夫人。」反正是梦嘛,她就把憋了十年的心里话全说出来了。「而且总经理有三个姊姊、一个妹妹,每个都很厉害,通通都有外国硕士甚至博士学历,我这么平凡普通的女生,嫁进去肯定会被看不起,会变成生孩子的机器,说不定孩子还不会放在我身边,因为妈妈不够优秀,教不出优异的小孩。」

  「你、你想太多了。」被说中的冀贺康顿时结巴。

  他四个女儿的确从小养得心高气傲,但莫沂怎么会知道?

  陈大仙一开始钦点她时,冀贺康的确觉得她不够优秀,毕业的学校不是顶尖,又只是一般学士学历,从小没什么才艺培养,看不出任何特别的资质。

  是陈大仙断定她有旺夫益子的命格,三十岁前生下的孩子个个优秀拔尖,由于冀贺康听从陈大仙的指示从未曾出错,因而也就决定让莫沂当冀家媳妇。

  但怎么企图会被她看出来?

  「还有,」她还没说完呢,什么想太多?「对总经理来说,」她望向冀雨轩,结缡十年的丈夫。该死的他四十二岁的时候还是很有魅力,而她却是个被生活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大妈。「我就是娶进来生孩子用的,只要照表操课,其他时候,机器就是摆在一旁生灰尘,但我是个人,我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因此恕我拒绝。我相信很多女人愿意为冀家庞大的家产生孩子,但那绝对不是我。」

  她说得太过直白,而且说得好像她曾经嫁给他,过过那种只为生孩子的生活一样,让冀雨轩心生困惑。

  而且她是指「愿意为冀家庞大的家产生孩子」,不是「为冀雨轩生孩子」,其意思十分明显了──他吸引人的就是钱。

  这女人果然跟他一开始的印象不同,也跟陈大仙说的不同。

  他觉得有趣了。

  终于有人可以砸破陈大仙的招牌了。

  他抿了下嘴,以免被看出不小心显露于唇角的笑意。

  批评到这,莫沂觉得也够了。

  她本就不是刻薄的个性,能在死前吐了些怨气,也足了,可以投胎去了。

  「董事长,要我去帮你叫下一个人进来吗?」她并不晓得是否有下一个人,但还是要故意调侃一下。

  这不是面试员工,是后宫选妃呢。

  她猜说不定秘书室里除了室长,容貌、身材跟生辰八字都是挑过的,就算没像她能生三个儿子,应该也会有生两个的吧?

  在她拒绝之后肯定还有其他名单的,只是当年她一个脑热答应了,其他人就没机会了。

  「不用,你先出去吧。」

  莫沂的态度让冀贺康有些不爽,因此语气透着怒。

  「不用吗?」莫沂再确定了一下。

  总不会今天「面试」的人真的只有她一个吧?

  「不用!」冀贺康不耐烦了,「快出去。」

  「那我走了。」莫沂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董事长的豪华办公室。

  冀贺康等她走后才问儿子,「你说她是不是装的?想要跟我们要更多的聘金?」

  「陈大仙有说她是这种贪得无厌、城府深沉的女人吗?」

  「陈大仙说的尽是好处,但我怀疑他没看仔细,我晚上再去问问。像她那种态度,哪里温良贤善了。」

  竟然被个小秘书说了一顿,让冀贺康越想越光火。

  她的确不是温良贤善,她甚至身上带着刺,但冀雨轩并不觉得她是为了取得更多的好处才故意刁难。

  他看得很仔细,她讲那些话都是发自真心。

  她一点都不想嫁,而且最让人惊讶的是她的说法有可能成真。

  冀雨轩从小就是家教严谨,以继承人的身分,在家族的期待中长大。

  生了三个姊姊后才有的儿子,虽然母亲极其疼爱,但冀贺康对他施行的教育却是十分严苛。

  他的一言一行都须为整个家族负责,因为他就是唯一的继承人,不管学业、事业甚至婚姻,都必须符合家族期待。

  他曾经谈过恋爱,但父亲一开始就说明,如果这女人无法替冀家开枝散叶,那就不能娶。

  所以他的女朋友方以凝的八字曾被父亲偷偷拿去给算命师陈大仙算过。

  而陈大仙断言方以凝与他在一起是生不出儿子的,因此被强迫分手。

  父亲非常信任那个陈大仙,公司很多方面的重大决定都会预先询问过陈大仙,参考他的意见,要是腾云是个国家,那么那个瞎了单眼又瘸腿的陈大仙就是国师了。

  对于父亲如此迷信,冀雨轩很不以为然,但谁也说不动固执的老人家,除非老人家从企业顶端退位。

  「陈大仙说她是最佳人选,乖巧听话又旺夫益子,只要她愿意,几个儿子都生得出来,而且一个个都非常的聪明优异,能让腾云越来越好。她现在二十五岁,正是开始生孩子最好的时候,但她的态度怎么会是这样?而且凭她的学历姿容跟家世,是高高攀了,这样天大的好运,谁会拒绝?肯定有人暗中指点,毕竟你要选老婆的事早就被传出去了。」冀贺康笃定。

  「也许她比陈大仙算出来的还要聪明。」

  冀雨轩也听陈大仙说过,莫沂聪明灵巧不与人争,是个孝顺的孩子,虽然会有自己的主意,但大都是顺从长辈的,因此颇适合当媳妇。

  但莫沂今天表现出来的,全然不是这一回事。

  她不仅有主见,且能看透事物本质,不被眼前利益所迷惑。

  「什么聪明?」冀贺康怒道:「她想要我释出更大的善意,譬如金钱。」

  「那就跟陈大仙算出的个性不一样了。」冀雨轩忍住想吐槽父亲的语气。

  「我还是觉得陈大仙一定有哪个地方看错了!」冀贺康起身。「我现在就去问他。」

  毕竟陈大仙说过冀雨轩最好的结婚年就是今年跟明年,加上生孩子也是有年限,要是真正最佳对象不是莫沂,那就得找下一个,又不知要花多久时间收集适婚者的资料,因此冀贺康才会这么急躁。

  冀雨轩没有任何异议的打电话请司机备车,然后目送父亲离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12345678912 发表于 2022-1-17 18:06: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