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28789活跃度
  • 12673发帖
  • 11259主题
  • 0关注
  • 181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11月试阅 ✿] 可乐《偷心教练床上见》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1-11-2 14: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偷心教练床上见》
作者:可乐
系列:红樱桃RC1488
出版社:禾马工作室
出版日期:2021年11月12日

【内容简介】

卓蕴薇是父兄的掌上明珠,从小受尽宠爱和保护
只是身娇体弱的她像是被锁在高塔里的公主
根本没接触过同龄的男性生物,也对爱情没有想法
直到无意间在杂志上看到一张男人的照片
那个帅到不行的男人刺激着她清纯的怀春少女心
竟破天荒的做起春梦,让她害羞又觉羞耻
整个人像被下了咒似的,满心满脑想着那个男人……
没想到她真的可以走出高塔,亲眼看看这个世界
更没想到春梦里的男主角居然真的出现在眼前──
金毅太阳光健朗,充满性感撩人的魅力
让她管不住蠢动的心,忍不住想要靠近、抱住他
而她也真的在喝了酒后转性,把他扑倒强上了……
生命里有了他后,她开始对爱情有了美好的想像
但现实逼得她不得不掐断这些美好的想像
原本她还期待他会像解救高塔公主的王子
带着她逃离出这个困住她的牢笼
最后却证实,这一切只是她的一场白日梦……


  第一章

  一片漫无止境的黑暗将她完全笼罩,伸手不见五指,只隐隐勾勒出眼前有一抹身形强壮的身影。

  看不清楚模样、陌生的,但她却不觉得害怕,只觉得身体发热,思绪与身体处在一种飘飘然的喜悦当中。

  因为那双彷佛知道怎么做可以带给她喜悦的手,缓缓地抚过她的身体每一寸曲线。

  他的动作轻柔,却像带着火,点燃她全身的血液,兴奋流窜地往双腿汇聚,形成一股让她焦躁蠢动的莫名感受。

  她夹着双腿磨蹭,如电流般的快感漫出,让她情难自禁发出呻吟。

  「唔……」

  想要……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只觉得被夹紧磨蹭的腿心涌上一股强烈渴望。

  彷佛察觉她的渴望,那双手掰开她的双腿,一股强悍壮硕不容忽视的力量抵上后缓缓穿透进入。

  「啊!」

  在被那股力量充满的瞬间,她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叹,如白色玫瑰花瓣般圆润的脚趾头因为舒服而可爱地轻蜷。

  「好舒服……唔……啊……」

  当那贯穿的力量开始有节奏的撞击,绵绵不绝的舒爽快感让她忘了所有束缚与身体的限制。

  她情难自禁地张开双手抱住那带给她美好感受的温柔,却没想到用力一抱,抱住的却是一片虚无。

  美好的、不可思议的快感陡然终止,火烫的身体在瞬间冷却,那抹身影跟着消失在眼前。

  为什么?

  别走!

  回来啊!

  瞬间抽离的空虚让她情难自禁的掉下了眼泪。

  为什么?

  为什么……

  「薇薇……薇薇小姐!」

  听到那熟悉的呼唤,卓蕴薇的思绪由深层的黑暗中被拉了回来。

  她睁开泪水蒙胧的眼,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人,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还在梦里。

  姚新月看着她出神到甚至显得呆滞的脸,忧心匆匆地问:「薇薇,你没事吧?别吓我啊!」

  她一副快哭出来的惊恐模样,总算是让卓蕴薇真正的回过神了。

  「新月……」

  听到她的声音,姚新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啊──薇薇,我真的快被你吓死了啦!呜呜呜……」

  能在短时间里哭得如此惊天动地,应该也只有姚新月办得到。

  她无奈的看着她哭得夸张的脸许久许久,最后受不了的捂脸,哀号。「天哪!姚新月,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跟你绝交!」

  卓家是台湾最出名的五十大集团之一,以海运起家,事业版图囊括造船、旅游、航空、地产等产业。

  卓家甚至有私人的商船队,供以私人租船业务,生意遍布世界各地。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卓蕴薇生在这样富可敌国的优渥家庭,加上是卓家数代以来唯一的女儿,可以说是被捧在掌心中呵护的掌上明珠。

  按理说来,她应该可以过得无忧无虑,但身体极差的她根本过不了正常人的生活。

  这或许该归咎于她是早产儿的缘故,她的身体底子自小就差,纵使有专门的医护帮她调养身体,她也是大病小病不断。

  家里人忧心,让她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各项指标又很正常,根本找不出任何毛病。

  怕卓家这唯一一颗明珠早夭,卓蕴薇从国小三年级后就开始了足不出户的自学生活。

  而她和姚新月的关系很特别,两人同年纪,是朋友,拥有的却不是一般的友谊。

  因为姚新月是管家的女儿,从爷爷那一代就为卓家打理着家宅杂务,一家人就住在卓家大宅给的房子里。

  也许因为如此,姚新月在家人的灌输下,完全把自己当成下人看待,奴性十分坚强。

  试想,在二十一世界怎么还有人可以让自己活得如此的委屈?

  姚新月甚至坚持要喊她为小姐,为此,她也是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让她抛开这个称呼。

  只是姚新月过分柔软、婆妈的个性,还真的让她有点受不了啊!

  她的回答让姚新月惊恐地瞪大着眼。「薇薇……」

  生怕她又失控的突然赏她一阵泪雨,卓蕴薇果断的转了话题,看向窗外,无限感叹的开口。

  「月月,外面的天气真好……」

  她的话还没说完,姚新月体内敏锐的雷达立即启动,惊慌地开口:「不好不好,今天空污指数是危险等级,敏感体质的族群可能会受到严重的健康影响;紫外线指数更是可怕……」

  没等她把话说完,卓蕴薇已经受不了的把那本摆在床边茶几的旅游杂志,甩回去给她。

  「那你就别把这种东西给我看!」

  真不知道姚新月的神经到底有多粗,不知道这种旅游杂志对她这个从小到大,出门用十根手指头就可以数出来的人来说有多痛苦吗?

  纵使她现在住的地方,美得不得了,有花有草有树有绿地,却不及杂志上报导的景点那样诱人啊!

  杂志里报导的是最近最夯的海边民宿。

  蓝白色希腊风情的建筑背景是蓝得不可思议的天空,衬着海风吹得叶片歪斜的棕梠树、大把大把开得美得不要不要的鸡蛋花,与摆在屋前的冲浪板,形成一幅浓情夏日海边风情,像是在呼唤着她──

  来吧!快来享受热辣辣的艳夏风情吧!

  她想赤着脚在沙滩上漫步,感觉被晒得发烫的沙有多烫脚,更想吹着自然的海风,享受着连一般人都可以轻易感觉的自由啊!

  偏偏,这看似平凡简单的愿望对她来说,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姚新月完全不知道她为何发飙,委屈的扁嘴,「我是让你看我学长……」

  说起那个学长,卓蕴薇的心情更加复杂。

  姚新月口中那个学长就是让杂志专访的那间民宿最夯、最抢手的原因。

  男人是民宿约聘的潜水、冲浪教练,外型根本就是李敏镐的翻版……不,更帅!

  他拥有一身健康的肌肤,身形高大英挺,浓眉挺鼻轮廓深邃,身上穿着白色衬衫,下半身搭着一条洗到褪色,松垮到露出内裤裤头的牛仔裤。

  也许是摄影师的要求,他身上的衬衫扣子只扣了一颗,露出结实的小麦色胸膛、锁骨,下露出结实的八块腹肌以及由重要部位衍伸而上的一撮黑色耻毛;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粗犷、野性而危险的魅力。

  卓蕴薇这朵被养在温室百般呵宠的娇花,根本没接触过同年纪、甚至比自己年纪更小的男性生物,这个帅到不行的男人,刺激着她这一个无敌清纯的怀春少女心。

  因为这样,她做春梦了!

  她刚刚是做春梦了没错吧?

  光想到这一点,卓蕴薇心头充斥着满满的罪恶感以及羞愧。

  这是一个好女人该有的行为吗?

  太羞耻了!

  在她的思绪很不小心的转回到刚刚的梦境时,姚新月发现她在突然间烫红的脸,惊呼,「薇薇,你发烧了吗?」

  话一说完,她也不管她的反应,俐落地拿出了摆在她房间某个柜子的药箱,找出额温枪,准备帮她量体温。

  卓蕴薇瞠目结舌地伸手指着她。

  她受够了,这个人真的有够夸张,夸张到她恨不得有足够的力气可以把她丢出窗外。

  「姚新月!你你你……」

  即便生气,但因为实在没啥体力,她的声音听起来软软的,不带威胁性,甚至给人一种惹人心怜的感觉。

  只是她的话都还没说完,姚新月靠在她额前的额温枪便发出测量完成的声响。

  哔──

  姚新月看了看上头显示的温度,疑惑的嘟哝,「怪了,没发烧啊!」

  卓蕴薇当然不可能把自己为什么会脸红的真正原因告诉她,只能苦笑着,避重就轻开口,「你少婆婆妈妈,担心东担心西了。」

  即便她这么说,姚新月还是不放心地问:「真的没事?」

  卓蕴薇大翻白眼,连话都不想跟她讲地直接拉起被子闷哝了句:「我要休息了。」

  说完,她郁闷地闭上眼,不说话了。

  「噢。」姚新月没感觉她的情绪,不放心的在她身上审视了好几次才走了出去。

  她一走出去,卓蕴薇立即睁开眼,鼻酸眼热。

  太夸张了,现代人还有像她这样的人吗?

  心想,她的身体真的这么差吗?

  总使有再多钱又怎样?

  父兄疼爱她、担心她,她却更像是被锁在高塔里的公主,连走出这间房、下楼出去外面看看,也很难。

  照顾她的仆人用担心的眼神紧盯着她,就怕她在众人一个闪神下,突然晕倒或者被风吹走似的,累得她的压力也大到不行。

  最后她索性回房,让自己也让别人好过些。

  这一次,她是不是应该勇敢为自己活一次?

  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体验正常人该有的生活?

  所谓「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这一句话真的不假。

  卓蕴薇像被下了咒似的,满心满脑想着那个夏日的海边、那个男人。

  这一天,在得知父兄远赴欧洲洽公,她内心有了决定!

  而好巧不巧,姚新月居然告诉她,大学同学会办在垦丁,两天一日,大家嚷着要去找学长玩潜水。

  听着她的话,卓蕴薇在瞬间激动了起来。「你要去垦丁!」

  她这阵子被杂志上关于垦丁的报导挠得心痒不已,恨不得自己可以马上冲过去,按图索骥,无所顾忌的吃吃喝喝,体会何谓海边夏日风情。

  兀自闷了好几天,她下定决心想偷跑,却没想到姚新月给了她此次冒险提供最安全的方式。

  她想搭顺风车下去!

  她的反应有点大,姚新月不解地看着她,「对啊……」

  「我也要去!」

  她这要求太突如其来,姚新月错愕了两秒才回过神。「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这是卓蕴薇可以预期的答案,但内心的骚动让她涌现前所未有的坚定。

  「我想去!你带我一起去……偷偷的!」

  姚新月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做这样的事。

  卓蕴薇的身体是出了名的差,虽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却也够让爱她的人提心吊胆的。

  她摇头摇得像波浪鼓的拒绝,「不不不,让我爷爷、我爸知道,绝对会扒了我的皮!」

  卓蕴薇太了解姚新月,根本连问都不用问也知道她的回答会是什么。

  但也许是杂志的关系,又或者是做了春梦,她想要走出这间房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的决心更强烈。

  她不知道自己继续在这间房间待下去,会不会死得更快……

  她自嘲的扯了扯唇,幽幽地叹了口气。「什么都没做的死去,未免也太可悲了。」

  对上她的目光,那双眼流露出隐隐的期待和渴望,听着她哀伤的语气,姚新月的心微微酸软。

  她可以说是和卓蕴薇一起长大的,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样异于常人的日子,也觉得她很可怜。

  但带她出去的风险实在太大了,她真的承担不起啊!

  见她苦着张小脸表情很凝重的沉默着,卓蕴薇继续游说:「月月,只是移个地方,我会留在民宿不出门,给我一个可以看海的房间就好了。」

  姚新月动摇了。「那我问过老爷……」

  问了她还能去才有鬼!

  卓蕴薇连忙开口:「我爸、我哥在欧洲,少说也要十天半个月后才会回来,我们别吵他……去去就回……没有人会发现的。」

  姚新月沉思。

  「没事!没事!」卓蕴薇坐起来,讨好的抱住她的胳膊,「月月,别让我留下遗憾,如果我真的死了──」

  「呸呸呸,你只是身体比较不好,哪有死那么严重!」

  「所以罗,给我一次探险的机会吧!」

  于是,在她「强攻」下,姚新月硬着头皮点了头,她的旅程,顺利展开!

  ☆☆☆   ☆☆☆   ☆☆☆

  位在台湾最南端的恒春镇四季如夏,因为西南季风所掀起的长浪,让不少人远道而来这里冲浪、甚至搬到这里定居。

  因为如此,镇上居民多半经营观光事业,不管是餐厅或民宿,每到冲浪旺季,即便是冬季偶尔的寒流来袭,不畏惧寒风的浪人仍然络绎不绝。

  初夏,在这热闹的小镇,阳光已经迫不及待挥洒它的热情,洒在蓝色海面上,如撒了一大把钻石,耀眼闪熠的形成一幅绝美海景。

  空气里有着含着海水咸味的海风,伴随着足以晒死人的骄阳热度,交织成浓浓的夏日气息。

  卓蕴薇凝视着眼前那片蔚蓝世界,情绪激动的泪水冲出眼眶,顺着双颊蜿蜒滑下。

  好美!美到她舍不得移开视线,纵使泪水模糊了视线,她还是紧紧地锁住眼前美好的景色。

  她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自己真的可以走出高塔,亲眼看看这个世界,她的心情激动沸腾得有如拍击着岸边消波块的海浪。

  姚新月也很激动,但她的激动却是来自于手上握着的方向盘,以及车上载的那个人。

  她才刚拿到驾照没多久,加上同行的可是她家那个备受呵宠、体弱多病的自家小姐啊!

  因为百般顾忌,她全程紧绷,花了平常车程的两倍时间才到。

  车子转过狭巷,开进一道蜿蜒的石头路,没多久,路旁一根木头柱以贝壳拼缀做成的指标映入眼底──

  雨之云

  姚新月松了大半口气后,忍不住高呼,「感谢老天爷,终于到了啊!」

  「雨之云」从开业以来生意一直都很好,尤其增加带客潜水的体验,以及实实在在的韩国欧巴教练,人气飙窜到成为当地民宿的第一名。

  想住进民宿演验潜水看欧巴,不提早半年预约,绝对订不到房间。

  这次就是蹭了这个韩国欧巴教练,也就是她学长金毅太的关系才拿到的房间。

  但也因为是「走后门」,她们不走观光客出入的路径,而是自家员工出入的停车场。

  庆幸,路小归小,并没有害姚新月漏气,顺顺利利开进停车场。

  车子一停好,她下了车便看到民宿员工笑容可掬地在后院的停车场等她,不用问也知道,应该是学长安排的。

  「我带二位进房间去吧!」

  姚新月这一趟费太多心力,下了车子后几乎腿软,很需要立刻休息,而卓蕴薇这个娇贵又体弱的千金小姐,经历这几个小时的舟车劳顿,更是需要啊!

  她点头如捣蒜地朝对方露出感激的眼神,拉着卓蕴薇要进屋休息。

  突然被拉拽住手,往住宿区走,卓蕴薇有些不解,开口问:「不先四处逛逛吗?」

  在常人眼里,远处的海景,虽然衬得海边民宿漂亮得有如电视剧搭建的梦幻场景,但还不至于让人兴奋到连行李都不打算放就想四处探索。

  只是这可是长年被关在高塔阁楼上养病的卓蕴薇长久以来,真真正正接触的世界,她像个孩子,兴奋地张大眼,打量着周遭的景致。

  姚新月哪里不知道她的心情,但她可不敢冒险啊!

  「热死了,先休息!先休息半个小时再下来玩!」

  「我不累……」

  姚新月皱哭着脸,定定看着她,压低嗓子开口:「别忘了,我可是冒死带你出来……」

  提到这一点,卓蕴薇即便心里有再多的想望也硬生生打住了。

  她懂姚新月的难处。

  「好啦!」

  大小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甘愿,但至少是同意了,这让姚新月感激不已地松了口气。

  两人跟着民宿员工来到她们的房间。

  房间就在民宿的二楼,是一间可以将蔚蓝海天纳入眼底的景观房,不大,但摆设简约优雅。

  姚新月一进房间,完全没欣赏美景的心情,丢下行李,直接扑倒在柔软的床上,闷声开口:「薇薇,让我眯一下下……」

  卓蕴薇还没应声,便听到姚新月传来熟睡的鼾声,心里有些愧疚。

  不难想像月月这样偷偷带着她出来,又一路开车的压力有多大,居然到达秒睡的程度。

  卓蕴薇坐在床边看了她几秒,陷入天人交战的纠结当中。

  也不知道月月要睡多久才充饱电?

  而她今天状况极好,并不觉得累……她暗自酌量了一番,心想,就是出去看看海,应该不会造成体力太大的负担吧?

  心里的主意一定,她决定让姚新月好好休息,然后下楼去,问问员工,哪里有最近的地方可以看海。

  她迫不及待地下楼,却没想到才踩了一阶,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晕得让她分不清东西南北。

  「我……错了吗?」卓蕴薇疲惫地闭着眼,不由得痛恨起自己如此虚弱的体质。

  她今天除了坐了几个小时的车子,根本什么都没做。

  讨厌!为什么这么不中用啊!

  她将头抵在墙面上,静静地想等那阵晕眩感过去,没想到身子一个不稳,直接往前跌。

  「啊!」

  她吓得惊呼出声,以为自己会跌下楼,却没想到一抹身影走上楼来,好巧不巧的看到她往下坠。

  「小心!」金毅太喊出声,下意识伸出手接住那个身影。

  卓蕴薇跌入男人的怀抱,听到低沉的嗓音传来,抬起眼,一张英俊揉合着阳光气息的男子脸庞映入眼底。

  「没事吧?」

  女人好白,模样纤细苍白,皮肤薄到彷佛看得见肤下淡青色的血管,甚至连唇色也苍白如纸。

  吓到了吗?

  他还想开口问,却发现怀里的女人伸出手轻推他的胸口。「请你……请你放开我。」

  太近了!他拥有健康肤色的英俊脸庞近在咫尺,强烈的男子气息让卓蕴薇深刻地意识到男女间的差异。

  这对从未接触过男性的她来说实在太刺激了,她觉得自己的脸无法抑制的发烫,心像是要跳出胸口。

  金毅太看着她在瞬间涨红的脸,关切地探向她的秀额,「你还好吧?不舒服?还是热晕了?」

  他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气场,温暖、粗犷,充满生命力,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抱住他。

  这感觉来得太诡异,又见他居然伸手摸她的额头,卓蕴薇惊慌失措地闪躲着。「我没事啦!我、请你放我下来啦!」

  金毅太原本就是豪爽的个性,加上在观光地区以及职业的关系,他对任何人都是极度的友善。

  也正因为如此,他人缘很好,男女老少通吃。

  不管是在地居民还是第一次见面的观光客,没有不喜欢他的;见到他怕成这样的,她倒是第一个。

  因为抱着她,无论她怎么闪,他还是轻易探到她的额温。

  没发烧,那肯定是中暑了!

  他做出判断,边走边问:「你应该是中暑了,脸色看起来才会那么差,我带你到外头的檐廊坐一下,再给你一杯柠檬盐水喝,你会比较舒服一点。」

  他不打算放手,卓蕴薇偎在他强壮的胸膛,感觉到他强壮而有力的规律心跳,一颗芳心顿时乱了方寸。

  「不……不用了……我……你这个人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失礼。请你放我下来!」

  她挣扎得厉害,但庆幸从这里走到檐廊的距离不远,金毅太看到摆在檐廊的白色藤椅,立即让她坐了上去。

  「坐一下,我让人替你送杯柠檬盐开水过来。」

  话一说完,金毅太不等她反应,便趿着拖鞋往另一边走去。

  卓蕴薇被迫坐在藤椅上,整个人还陷在刚刚被男人抱着的感觉当中。

  她的心跳还很快,快到像是随时会撞出胸口,全身更是热烫得像是要烧起来似的。

  好不容易等情绪平复,她不禁想,自己是不是反应过度了?

  人家真的是好意,而她却紧张兮兮,像是怕会被他怎么样似的,他会觉得她很奇怪吧?

  卓蕴薇沮丧的捂脸。

  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她这个长年被孤独锁在高塔上的公主,应该患有男性过敏症,甚至连最基本的人际关系都处理不好,如果真的被当成怪人,似乎也让人不会太意外啊!

  她愈想愈懊恼,却被一抹突然发出的声音吸了注意。

  哐当……哐当……

  她回过神,抬起头朝声音来源望去,只见檐上挂着一串漂流木做成的贝壳风铃在风中摇曳,互相撞击发出的清脆声音。

  衬着风铃的天空,云迅速地随风飘移;拉回视线低头一看,深绿色的蕨类与不知名的花草各据着一方地恣意生长。

  空气里有很多气味,海的咸味、青草味、花香,揉合成一股让人莫名舒心的气味。

  「真美……」

  卓蕴薇将手枕贴在颊上,听着耳畔传来富天然节奏的叩叩撞击声,远处的浪潮声,有种分外闲适、惬意的感觉。

  那种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像在天堂,也像变成云一样,在空中随风飘荡,虽然晕眩感仍在,但她心里却涨满说不出的激动情绪。

  幸好她勇敢踏出这一步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