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27596活跃度
  • 12105发帖
  • 10728主题
  • 0关注
  • 171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9月试阅 ✿] 可乐《醉后扑倒酷先生》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1-9-2 10: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醉后扑倒酷先生》
作者:可乐
系列:红樱桃RC1485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21年09月10日

【内容简介】

盛雨芙会招惹来言浩怀这个甩不掉的麻烦
一切都是酒这害人的玩意儿惹的祸!
在那个凄风寒雨夜,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就像干柴与烈火,在酒精的催发下蹭出激情的火花
两人毫无意外的滚上床,展开身体交融零距离……
意外擦枪走火的一夜情后,她落荒而逃
就当那失控的一夜是她人生中脱轨的小意外
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再也没有任何交集
偏偏老天爷没有听见她内心深处的祈求
她忘了这位酷先生是她父亲的得意门生
更是人气媲美偶像的气象预报员,粉丝一大票
愈是想要躲着他,愈是没办法躲掉他
他彷佛阴魂不散,不管到哪里都可以听到他的名字
更糟的是她竟然对他、对那一夜念念不忘──
这回她虽万般不愿,却还是被迫送餐给生病的他
没想到在他意识不清下,有了第二次「人与人的连结」
让她忍不住要崩溃大喊,他们这是什么孽缘啊……


  第一章

  盛夏午后,对流旺盛带来一场大雷雨,惊天动地的下了约莫十分钟,便让校园里较低洼的地方积了水。

  庆幸的是,大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把天地都洗涤一遍后,便迅速收了场。

  盛雨芙与好友站在中庭等雨停,目光却不自觉被那一群同样在躲雨的麻雀给吸引了。

  此时,雨停了,炎夏的暑意尽消,空气里有雨后的清新凉意,三五成群出现的麻雀在带着湿气的草地上活蹦乱跳,吱吱喳喳,聒噪却十分美好。

  她盯着那一群麻雀,心想着,如果手中有一把小米,那群麻雀会不会全飞到手上来?

  这想法才闪过脑海,便听到好友艾星郁急切的声音传来─

  「走了走了,再不去好位子都要被抢光了!」

  盛雨芙撇过头看着艾星郁,轻轻蹙起眉,没好气地开口:「是大气系的活动又跟我们没关系,你凑什么热闹啊?」

  盛雨芙今年二十一岁,是天文物理系大四学生,人如其名,模样精致脱俗,气质清冷,被封为校花,但鲜少人知道,她是典型外冷内热的个性。

  艾星郁看向好友,不认同的猛摇头。「有关系,当然有关系,咱们观星还得仰赖气象,所以多少还是得关注观注呗!」

  「你被男色诱惑就直说吧!」

  关于大气系杰出校友言浩怀将回母校演讲的消息,早在一个月前就在校园里传得沸沸扬扬。

  言浩怀是谁?

  就连她不是大气系的都知道,言浩怀在毕业后为了研究更专业的大气科技相关知识,远赴世界知名大气科学研究中心,从事大气观测的研究工作。

  正巧气象局延揽海外优秀学术科研人才,他才回国,立即被高薪聘至气象中心担任气象预报员。

  外界揣测,言浩怀不一定会接受这个气象预报员的职位,依他的外型以及经历,其实有些大材小用,但他跌破众人眼镜,接受了这个职位。

  有人说言浩怀之所以有这样的决定,是为了回报自己的恩师。

  没多久便听说他的首次台风警报说明会便因为稳健台风获得不少掌声,又因为一身好皮相,粉丝人数可比当红偶像明星。

  但……这些都不足以构成她和其他人一样,发了花痴似的追着他跑。

  甚至听说,有学妹为了他组成了校园粉丝团,像替偶像明星造势似的,整个校园都有他的海报。

  她其实有些不明白,追着一个在专业领域发光发热的男人屁股后面跑,到底意义是什么?

  她倒是觉得,观测天上的星星、黑洞物理、宇宙天体,都比追着他跑还来得有意思。

  盛雨芙的语气淡淡的,却直直白白让人听出语气里的调侃。

  两人是邻居,从幼儿园时就认识了,多年来的友谊,让艾星郁十分习惯她说话的方式,且完全不受那清冷语气的影响,笑得大大咧咧。

  「哎哟,这种事就别明着说,让人很害羞的。」

  见好友没半点羞耻心的三八样,盛雨芙语重心长地开口:「星郁,我真的很担心你。」

  盛雨芙的父母都是教职人员,从小对她的管教极为严格,家教甚严,即便内心与艾星郁的热情奔放不相上下,在人前,维持的是一贯清冷的神态。

  艾星郁拍拍好友的肩,凑到她耳边小声地说:「你不是很想谈恋爱?我觉得言浩怀是个不错的对象……」

  盛雨芙的父亲是大气科学系的教授,关于言浩怀这个名字,她多年来已经从父亲口中听说过很多次,知道他是父亲最骄傲的学生。

  有趣的是,她虽然听说这个人这么久,却还没有一睹他的庐山真面目的机会。

  今天的演讲是个大好机会,但她却提不起兴致。

  听到好友的话,盛雨芙露出震惊的表情,窘红着脸,轻推了好友一下。「你你你……艾星郁你胡说什么啊!我我才没、没有……」

  艾星郁把声音压得更低,在她耳边说出保证:「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

  谁都看不出看似外貌清冷的盛雨芙内心藏着一颗热情的小宇宙,就连她这个神经大条的发小闺密也一样。

  直到大一那一年,她和星郁因为同时高分录取同一科系,庆祝时喝了点酒,太嗨就说出心中愿望了。

  突然听到好友说出自己内心暗藏狂野的小秘密,还一副不会泄密的模样,反倒让盛雨芙更加胆战心惊兼之心虚。

  父亲与她虽不是同科系,但还是有机会在校园里遇到,如果就这么好巧不巧被知道了,她就死定了!

  她当机立断结束这个话题。

  「我、我要去图书馆。」说完,盛雨芙拉开她落在肩上的手,走出中庭,完全没看到一辆车由面前呼啸而过。

  她机敏的顿住脚步,没被车撞到,却因为高速而过的车轮驶过低漥处积水,喷溅起来的水淋了一身。

  她僵住,还没反应过来却听到好友咚咚咚咚地跑了过来,着急问:「小芙,没事吧?」

  盛雨芙回过神,低头见上衣被泥水溅了一身,懊恼地皱了皱眉。

  衣服都脏了,这样她还怎么去图书馆?

  艾星郁在她身后目睹那一幕,个性率直的她气冲冲地冲着车子的车尾灯叫嚣。

  「可恶!哪个混蛋王八蛋,不知道在校园里开车该减速慢行吗?」

  她才吼完,车子猛地一顿,跟着倒车,在两人身旁停了下来。

  如果是一般人,多少会担心走下来的会不会是什么不讲理的凶神恶煞,但盛雨芙和艾星郁都不是这样个性的人。

  艾星郁性子急,没耐心等驾驶座上的人下来,直接跑到驾驶座的车窗边,敲了敲窗户。

  没等对方将窗户降下来,艾星郁已经急巴巴的开口:「先生,你难道不知道在校园里开车该减速慢行吗?」

  在她的话讲完的同时,车窗完全降下,驾驶座上的男人腾出手将墨镜半推到挺直的鼻梁骨上,看了她一眼。

  「抱歉,赶时间。」

  男人的皮肤白净,侧脸线条清俊,睫毛浓黑绵密像把小扇子,比女人用睫毛膏刷过还漂亮。

  艾星郁有点恍了神,还没开口却听到另一抹清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赶时间也不该开这么快,太危险了!」

  男人看向不知在什么时候走来的女学生,眼睛为之一亮。

  现在漂亮、气质出众的女生不少,但鲜少有像她这样气质清冷到不太像是这个年纪的女生会有的,与时下女生的感觉格格不入。

  在他微微走神之际,艾星郁回过神,连忙开口道:「先生,你把我同学的衣服都弄脏了!」

  说完,她却有一种对方很眼熟,却不知道在哪里见过的莫名熟悉感。

  男人拉回思绪,看到气质清冷、板着张小脸的女生的白色恤上衣上面的污渍,微微蹙起清俊浓眉。

  「我……」他才开口,一旁的手机响起清脆的乐音。

  他打住话,分神望去,原本想接,却又想到不用接也知道是谁打来的。

  不需要接,但他必须马上离开了。

  他拿出皮夹,抽出一张千元大钞,直接塞在气质清冷的女学生手里。

  「抱歉,这是补偿。」

  男人的手指碰到她的,跟着一张簇新的纸钞抵着嫩掌心,让盛雨芙气得脸上漫出一片恼红。

  这个男人未免也太无礼了吧!做错事用钱打发人的行为是什么财大气粗的暴发户行径?

  盛雨芙正火大,却发现男人说完话,给完钱,直接开车呼啸而去。

  艾星郁却在这时候,捧颊尖叫出声。

  「啊啊啊……」

  盛雨芙被她突如其来喊出的高音频吓了一跳,不解地瞥了她诡异的反应一眼。

  「怎么了?」

  「刚刚那个人……好像是言浩怀

  她还以为是什么大事,结果居然是这样的答案,让盛雨芙险些翻白眼的同时,心里也有些错愕。

  刚刚那个男人就是父亲口中赞誉有加的得意门生?

  酷酷的很帅,但那财大气粗的无礼行径却让她打从心底不喜欢这个人。

  「噢,是喔。」她淡淡了应了声。

  不似盛雨芙冷淡的反应,艾星郁愈想愈肯定地猛点头,兴奋地开口:「没错没错,我不会认错的!肯定是他!」

  见好友一副脑残粉的模样,盛雨芙拍了拍她的肩。「小姐,可以回到现实了,帅,但无礼……」

  艾星郁依旧是一副死忠铁粉的替他辩白。「呃……可能真的赶时间,不然应该不至于做出这么无礼的举动吧!」

  盛雨芙更无言了,「你可以再夸张一点,又不认识,何必替他说好话呢?」

  艾星郁被好友一质疑,突然也觉得自己有些追星过头了。

  她尴尬的嘿嘿笑了两声。「也是啦……是说……演讲快开始了耶,去不去?去不去?」

  盛雨芙抬高手,晃了晃那张崭新的千元大钞,嘴角微弯地说:「当然不去,我要去买衣服!」

  说完,她毫不犹豫地往校门的方向走。

  真的没想到她会如此坚定,艾星郁一脸为难,不知该跟着她还是赶往礼堂去占位子。

  她还在犹豫,却见那抹清丽的身影愈走愈远。

  「喂!盛雨芙,你真的不陪我去喔!」

  盛雨芙压根儿不理她,艾星郁天人交战了两秒,扯开脚步,往校门口的方向追了过去。

  ☆☆☆   ☆☆☆   ☆☆☆

  晚上七点钟,时间还不算晚,但在完全没有光害的黑夜苍穹间,漫天星斗,繁星争辉,耀眼得足以照亮全世界。

  盛雨芙很早就出现在这个名唤「星空」的观星台,观星台位在阿里山,不但视野辽阔,能环视四周山峦美景。

  因为地理环境太好,白天可以欣赏日出及日落景致,夜晚则是静赏漫天星光闪耀。

  从大一开始,她便被学长姊带着来到这个地方观星,而此处也不负众望,让热中「星情」的他们,能尽情观星、研星。

  特别的是,星空观星台是隶属一间名唤「尽星野阔」的民宿,民宿的主人就是艾星郁的爷爷艾达;艾达本身也是个星迷。

  因为这一层关系,加上盛、艾两家比邻而居的交情,盛雨芙想上山观星,不是跟学长姊约,便是跟艾星郁一起上山。

  只是每次不管约谁,人数一增加,观星的日期总得乔个老半天才乔得成。

  直到盛雨芙拿到汽车驾照后,她便开始自己开车上山观星,想什么时候来去都不用受制于人,自在得很。

  这一次,她临时想去观星,约了星郁才知道,她的时间已经安排了满满的行程,她连插队的机会都没有。

  盛雨芙独自一人习惯了,她也不纠结,厌倦了城市中日复一日的庸碌步伐,她只想静一静,抬头仰望满天星斗。

  所以她来了,却没想到才坐定没多久,便接到艾星郁的电话。

  「小芙,你上山去了喔?」

  听到艾星郁紧张兮兮的声音,她嘴角扬起一抹莞尔的笑,淡淡开口:「嗯,不用担心。」

  艾星郁听她这么说,在手机另一端拍额、翻白眼。「你出发前没看民宿公告对吧!」

  盛雨芙想了想才说:「民宿公告……我倒是没注意,怎么了?」

  「民宿公休一个星期啊!爷爷跑去别的山看星星了!」

  盛雨芙决定出门观星只注意气象,却忘了艾爷爷也是个天文迷,常干这种随时关起民宿去观星的事。

  她略思索才开口:「没事,那我就不过夜,看完就下山。」

  艾星郁激动了起来。「不妥不妥,我觉得你现在就下山比较好。也不想想自己年轻貌美,独自一个人上山多危险啊!」

  盛雨芙被她夸张的语气逗笑了。「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她啧了一声。「好,就算我紧张过度,你还是现在就下山,免得遇上坏天气,被困住下不了山就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坏天气?天气挺好的,星星还很多呢!」

  「盛大小姐,你不是不知道,山区气候变化大,雨说来就来,如果真的下了雨起了雾,视线不好,很危险的。」

  听见好友的碎碎念,盛雨芙忍不住调侃。「你怎么比我妈还罗嗦啊!再说了,出门前我可是看过天气预报……」

  「但半个小时前我在言浩怀的粉专上看到天气预报,他说几个小时前,刚形成的热带气流会影响到山区天气,甚至可能会有暴雨发生喔!」

  又是这个人!

  盛雨芙自从上一次在校园遇到言浩怀后,因为他的行为,对他这个人的观感极差。

  可奇怪的是,那之后,有一种全世界都绕着他打转的错觉。

  她觉得自己不管走到哪里,都可以听到这个名字,连她出门前,都听到父亲说了他的名字。

  这简直太噩梦了,她也不管父亲说了什么,夺门而出,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居然又听到言浩怀的名字

  「别把你的言大神神化了,中央气象局也很难准确预测多日之后的天气型态,这种刚形成的热带气流也不一定会影响到山区天气啊!」

  「不要铁齿啊!咱们不是也有好几次上山观星时,由原本的好天气突然转变成暴雨的情况吗?

  的确这种情况是不少见,盛雨芙看了看像是在对她眨眼睛的星星,心里还是不自觉浮上个念头。

  真的会下雨吗?

  她恋恋不舍的盯着天空好一会儿,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气象,发现还真的有大雨特报。

  毕竟今天是自己一个人,艾爷爷的民宿又关门没营业,时间晚了,她势必得下山回家,如果真的遇上大雨,的确是挺危险的。

  盛雨芙觉得扫兴,兀自思索了一番,心里即便有些不愿意,还是乖乖答应艾星郁会快点下山后,才提起她的观星器材走回车里。

  ☆☆☆   ☆☆☆   ☆☆☆

  天色一暗,入夜的山林因为光线问题,即便有路灯,还是宛如被一大片沉黑的纱给笼罩。

  没了白日宁静安详的美好感觉,暗夜山林弥漫着一股彷佛随时会冲出什么的不安的焦虑,加上雨开始下,原本鲜少在夜间开山路的盛雨芙的车速,降到她开车以来的最最低速。

  「还真的被他给说中了……」

  盛雨芙想起艾星郁说起言浩怀的天气预测,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在他的专业上的功力不容小觑。

  她看了看雨势,忍不住叹了口气,踩着油门却发现,车子发出两声奇怪的声响后,完全失去动力,停住了。

  盛雨芙愣住。

  不会吧!熄火了

  老天爷是在玩她吧?居然在这个关键时刻熄火?

  她还没能接受眼前的状况,更让她晴天霹雳的事情发生了,原本的小雨在瞬间变大,豆大的雨滴啪嗒啪嗒的打在车窗上。

  「不是吧?」

  盛雨芙彻底傻住,接下来该怎么办?

  道路救援?

  这时间、这地点、这雨势要等多久?

  想到这一点,盛雨芙懊恼的抱头,却在这时候,连续砰砰两声重音传来。

  因为第一次面临这样求助无门的状况,加上氛围的关系,她被那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她瞪圆着杏眼,看着车窗外模糊的身影,心惊胆跳的想,这个时间点,怎么会有人出现?

  警戒、防备、恐惧倏然涌上心头,她一手下意识抓着门把,心在瞬间慌乱了起来。

  对方到底想做什么?

  她不安的想,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盛雨芙看了手机一眼,发现是父亲打来的电话。

  她飞快的接起电话,急匆匆开口:「爸……」

  没等女儿开口,盛嘉辉比她更急的直接打断她的话。「小芙,你下山了没?山里下雨了对吧!你先别下山,太危险了,浩怀就在附近,我已经让他过去接你了,你今晚暂时在他家住一晚,你等着。」

  浩怀?盛雨芙紧绷的思绪稍稍被转移了注意力。

  要来接她的是言浩怀,父亲最得意的学生?

  他们一点也不熟,去他家里不是挺尴尬的吗?

  盛雨芙还想问,突然又一声巨响传来,心猛地一凛,她匆匆丢了句话:「爸,我等等再打给你。」

  盛雨芙没等父亲反应,直接挂上电话后往声音来源望了过去,一看心狠狠一颤。

  副驾驶座的玻璃窗被因为大雨冲刷得松软的土石给击破,碎石不断顺着破掉的窗口掉了进来。

  盛雨芙心头一凛,很肯定自己今天绝对是被诅咒了!

  看这状况,很有可能会形成土石流……

  言浩怀在收到恩师的委托,并拿到对方的手机定位,才发现她的位置离自己山中的小别墅不远。

  他立刻出了门并抵达定位的位置,却没想到车里的女人显然是吓到了,听见他敲打车窗也不开门。

  雨愈下愈大,他撑着伞根本起不了半点遮掩的作用,转瞬间,他已经被淋湿了大半。

  言浩怀正纳闷,因为山壁间不断滚落的大小石头,心狠狠一凛。

  雨下得太大,冲刷松软土石,应该很快就会产生土石流。

  而这个女人是笨蛋吗?

  迟迟不下车是等着让土石流给掩埋吗?

  再拖下去不走就来不及了!

  第二章

  这想法才由脑中闪过,言浩怀突然看见车门被打开,还来不及反应,便感觉一股撞击袭来。

  状况来得太突然,他猝不及防,被撞得往后退了好几步,伞也由手中脱落。

  盛雨芙急着逃命,完全忘了站在车外的男人,也因此门一开,她便感觉撞到了个人。

  那当下,她反应过来却已经来不及,雨幕中,她看到男人被车门打到后,往后连退了好几步。

  因为是自己的疏忽造成的意外,她下意识上前要拉住他,却忘了雨下得正大,地上一片湿泞,脚一滑,整个人朝他压了过去─

  其实那一撞言浩怀勉强还可以稳住身体,但他没想到的是,那个没半点危机意识的笨蛋女人开车门撞到他就算了,居然还整个人扑了上来?

  饶是他反应再好,也没办法应付这样的状况。

  他可以感觉她身型匀称,压在身上并没有特别重的感觉,却因为她撞上来的力道,两人就这样同时跌倒在地。

  因为有他当垫背,盛雨芙只是受了惊吓,知道自己把他压在身下,失去往日的淡定,半撑起身体,紧张兮兮地看着他。

  豆大的雨仍不断洒落打在身上以及男人的脸上,而他的眼睛闭着……不会是晕倒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盛雨芙一颗心慌到了极点。

  她连自己的状况都搞不定了,如果他这个救援者再出状况,那她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想着,她惊慌不已地拍了拍他的脸。「喂喂喂,你还好吗?不要在这个时候给我晕倒啊……」

  言浩怀倒地的那瞬间脑中只有一个念头。

  要命,山间路径,虽然是铺了柏油,但不免会有树枝石块什么的,如果他不走运,会不会被这个女人间接害死啊?

  庆幸,倒地后言浩怀只是觉得后背撞得有点痛,但雨下得那么大,他躺着根本没办法睁开眼睛。

  该死的是,女人太过惊慌,拍着他脸的力道有点大啊!

  如果不是两人素不相识,他真的会以为她是挟怨报复,再听到她的话,他觉得自己再不出声,脸很有可能会被她给打肿,或者被她打得晕了过去。

  言浩怀睁开眼,但碍于雨大太,不断的打在脸上、眼上,他根本没办法完全睁开眼睛。

  他勉强半睁眼,透过眼缝看到女人清冷雅致却满是惊慌的脸庞,脑中无由来闪过个似曾相识的感觉。

  怪了,他在哪里见过她?

  言浩怀肯定自己一定见过她,但这当下,在这样的状况下,他完全没有办法让大脑运转思考。

  但痛意逼得他在这样的状况下,不得不抬起手,抓住她那两只发疯的小手,「笨女人,够了!」

  突然听到他骂她的声音,感觉手腕被他大大的手抓住,盛雨芙错愕地瞪大着杏眼,僵住了。

  他是骂她笨女人对吧?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却听到他喊了一句─

  「小心!」

  言浩怀才松了口气,想开口,却由半眯的眼看到愈来愈多的石泥流漫过车身,朝着两人的方向冲刷而来。

  他想也没想,将她压回怀里抱着,往另一边猛地扭转身体。

  他的动作太快,盛雨芙完全没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却感觉自己被男人紧紧圈抱在怀里,石泥流离他们的脚,只有不到五十公分的距离。

  她在瞬间明白,男人敏捷的反应救了彼此一命。

  否则依那土石流冲击而下的力道,两人很有可能完全无法抵抗,倒霉一点,很有可能被冲刷过崖边护栏,坠崖而下。

  思及那个可能,她惊白了一张脸,这时男人绷紧的嗓沉沉的声音传来,拉回她的思绪。

  「别再发呆了,站得起来吗?」

  惊险的状况后,言浩怀没避开危险的喜悦,注意力反而被女人纤细的蛮腰以及柔软胸部抵在胸口的感觉上头。

  女人的身材很好,凹凸有致、柔软美好,挠得他的胸口兴起一股骚动。

  这感觉太不可思议,他以为这么多年以来,他已经成为绝缘体,怎么这当下会这么轻易就被撩动?

  想着,他感到莫名烦躁。

  然而感觉诡异的不只他,盛雨芙也觉得奇怪。

  明明下着雨,靠在他的怀里,她怎么还有办法闻到他身上清爽的气味,而他身上的温度,将她圈拢在一股温暖当中。

  舒服,但感觉诡异,再加上他的语气极差,甚至听起来有些不耐烦,盛雨芙听了莫名的感觉胸口有一把火腾腾烧了起来。

  但毕竟是生死交关的状况,她抛开内心奇怪的感觉,压下不悦,勉为其难地爬了起来。

  她一站稳,言浩怀也站了起来,张望了一下,已经不见伞的踪影,不过既然都是一身狼狈了,有没有伞似乎也没差了。

  他侧眸看了身旁狼狈的女人一眼,「先走吧,车子等明天再打电话请拖吊来处理。」

  盛雨芙已经没有心情哀悼她可怜的车子,以及车里面的包包、手机、观星设备这些身外物了。

  一连串倒霉到不能再倒霉的意外以及心有余悸的惊恐、浑身湿透的冷意,让她连说话都有点哆嗦。

  「去、去哪里?」

  「我的别墅就在前面。」他看着她,示意她往前走。

  盛雨芙很冷,有点累,脚步有点沉重,却不得不提起脚,一步一步地跟在他的身后。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