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27596活跃度
  • 12105发帖
  • 10728主题
  • 0关注
  • 171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9月试阅 ✿] 贞子《我不是你老婆》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1-9-2 10: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我不是你老婆》
作者:贞子
系列:红樱桃RC1486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21年09月10日

【内容简介】

佟晨芸一直以为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的丈夫唐绅敬虽是她倒追来的,却待她温柔体贴
直到目睹他和堂姊演出背叛她的出轨戏码
才知道自以为得到了幸福,原来全是镜中月、水中花
最爱的人伤她最深,痴心错付落个心碎而终的下场……
再次醒来人事已非,她重生成另一个女孩
现在的她不再是乖宝宝佟晨芸,而是小辣椒陈芸!
换个身分拥有新的人生,却斩不断与他的孽缘
一看到他,她就忍不住跳出来挑衅
哼!他肯定以为出轨的事他和堂姊不说就没有人知道
由着他继续扮演痛失挚爱的大情圣,简直渣到不行!
她要跟这个不忠男人切八段,但不能放弃孩子
只是她想亲自照顾却没有适合的立场
让她惊讶的是,他居然主动点名她当保母?
再跟他扯上关系不是个好主意,可她必须赌一把
虽然从小到大她的心思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现在不同了,她换了张脸皮,应该能骗得过去吧……


  第一章

  金色的阳光洒满佟晨芸的肩头,却怎么也温暖不了她冰冷的胸口。

  在今天以前,她自认是个非常幸运的女人。

  她出身富裕家庭,长得又漂亮,自小便是人人口中的天之骄女。

  她父亲经营的永济集团几乎垄断国内的医疗通路,其中永济医院更是数一数二的私人医院,她的哥哥是现任院长,如无意外,她也还在永济当医生,毕竟那是她念医学院的最终目标。

  然而这个意外却让她甘之如饴,甚至是她梦寐以求的。

  她嫁给了唐绅敬,成了家庭主妇。

  唐绅敬也是人人眼中的天之骄子,他出身显赫,长相俊美,如今还是唐氏财团的接班人,简直是将他镀金的身分又再镶了钻,怎能不叫女人痴迷?

  然而这些并不是她想要嫁给他的原因。

  她嫁给他纯粹只是因为她爱他。

  他们两家是世交,他大她四岁,而她自有意识起就喜欢跟在他屁股后头打转,别说别人了,连她本人都不知道原因。

  这份不知所以然的喜欢随着岁月流逝非但没有消散,反而积累成惊人的爱情。

  这份爱情的重量完全足够让她放下内向害羞的本性,在毕业前夕大胆地向那个占据了她大半青春的男子示爱。

  那真是她此生做过最大胆的事了,可是也是她此生赢得最大的赌注了。

  她本想着,倘若他不接受,她也没脸见他了,那她就出国深造,老死不再相见也就算了,可是没想到他竟然一口就答应她的告白,还顺便订下婚约,等他一接任唐氏董座就结婚。

  她当时真的惊呆了,什么想法也没有,就由着他带去双方家长面前订下口头婚约。

  几年后,时机一到,两人就真的结婚了,新婚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们也即将迎来第一个孩子。

  现在想想,一切都顺利得不可思议。

  人生怎么可能一帆风顺呢?她早该想到的。

  佟晨芸抚着八个月大的肚子,眼泪这才落了下来。

  她刚刚太震惊了,以至于连哭都哭不出来,现在哭出来了,却再也止不住了。

  「呜……」她的心真的好痛,好像快要被撕碎了。

  佟晨芸泪眼蒙胧,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去,满脑子都是刚刚在唐绅敬办公室外看到的画面。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丈夫会跟其他女人拥吻在一起,而那个女人还是她的堂姊佟晨雪

  是的,堂姊是他的秘书,加上两家姻亲关系,有时候两个人私下聊得久一些也不奇怪,就算他总是让堂姊当他的女伴陪他出席宴会,她也从来没有多想。

  哪怕是有人跑到她面前要她注意堂姊对她丈夫心怀不轨,她也都还能大声斥责,怎么也不肯相信她的丈夫会跟堂姊一起背叛她。

  现在看来,她真是愚蠢到家了。

  他们是不是现在正在一起嘲笑她呢?

  佟晨芸看着手上的便当盒,眼泪掉得更凶了。

  早上她还傻兮兮地打电话告诉堂姊,要亲自送午餐去给他一个惊喜,却没想到受到惊吓的只有她自己。

  你放心,小芸不会知道的。

  她清楚听见堂姊这么说,而绅敬却什么都没有讲,算是默许了吧?

  他怎么忍心这样对她呢?他是不是从来都不喜欢她?那他为什么都不说?

  他这几年来对她都是虚情假意吗?可是在她的认知里,他明明不是这样的人啊?

  「不……不行……我要听他亲口告诉我……」

  佟晨芸猛地摇头,泪珠被她成串甩落,但她的步伐也只是一顿,随即坚定地往回走。

  吱─刺耳的煞车声猛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数道尖叫声。

  「有货车闯红灯撞到人了!」

  「天啊!被撞到的是孕妇!」

  「好多血……怎么办……」

  议论声夹杂着惊恐跟惋惜围绕路口的车祸现场,然而躺在血泊之中的佟晨芸却什么也听不到了。

  宝宝,对不起……

  当最后一个念头闪过,佟晨芸抚着肚子的手终于无力地垂下。

  窗外,是跟那日一样的好天气。

  额头上贴了块纱布的陈芸定了定神,将目光转回护理站内。

  「侠女!今天上班感觉怎么样?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吧?」一名护理师走过来,圆圆的笑脸很是亲切。

  她是何淑美,是妇幼科的护理长,也是陈芸的直属长官。

  她俩都任职于永济医院妇幼科,至于陈芸为什么会从护理师变成病患嘛……就得从她那臭脾气讲起了。

  早在陈芸还没成为永济医院的正式护理师之前,她小辣椒的名声就已经响遍了整个医院上上下下。跟她相处五分钟就能知道这丫头根本不怕得罪人,要是让她站得住理,她才不管你是院长还是谁,照样跟你吵到你跪地求饶为止。

  这种得罪人的性格为什么永济医院容得下了呢?因为她毕业前就是在这里实习的,而且实习没多久就得罪了一个仗势欺人的护理长。

  照常理来说,她这个菜鸟实习生非但要成绩不保,以后也别想进来永济医院任职,没想到她跟护理长吵架的时候让一个路过的实习医生给听到了。

  实习医生听她说得有道理就跟她站在一个阵线说了护理长几句,护理长表面上退让,实际上怀恨在心把两人记上了一笔,事后就拉拢几个资深医师频频给她们找麻烦。

  这些故意为之的不平等待遇都让陈芸和实习医生忍了下来,偶尔见上面就互相吐个苦水,再委屈也就这么过了。

  直到有一次护理长的找碴间接危及到病患的权益,实习医生一通电话直接把院长叫下来告状,众人才知道,这实习医生是院长的亲妹妹,永济的千金小姐佟晨芸。

  从此之后,两人的苦日子结束了,也产生了一份特殊的情谊,堪称忘年之交,毕竟当年佟晨芸已经二十七岁,陈芸才堪堪满二十岁而已。

  她们交情有多好别人不知道,因为内向的佟晨芸不会说,外向的陈芸不屑说,不过谁都知道这两人的友谊肯定不一般。

  不说别的,就说佟晨芸跟唐绅敬的世纪婚礼,多少人抢破头挤进不去啊!陈芸不费吹灰之力就从佟晨芸手上拿到了一张喜帖,当天吃饱喝足还打包不少好料回家呢!

  可惜婚礼过后,佟晨芸就专心做她的唐家少奶奶去了,鲜少在永济医院露面,即使陈芸毕业后到永济医院上班也是一样,所以她们之后有多常联络,感情有多好,也就只有她们两个自己知道了。

  别人能够确定的只有陈芸这火爆的性子绝对是数年如一日,要不然也不会因为看不过去一个流氓欺负医护人员,就冲过去找人吵架,结果被流氓打破头,昏迷了好几天,昨天才刚出院。

  「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拜托别叫我侠女了!听了怪不好意思的。」陈芸笑得有些腼覥,惹得何淑美讶异地撑大一双眯眯眼。

  「哇!听别人说我还不信,你真转性啦?看你这样我好不习惯啊!」何淑美说着就搓搓手臂,一副鸡皮疙瘩掉满地的惊恐模样。

  「你该不会像我看的小说那样─被穿越了吧?」

  「你胡说什么呢?」陈芸龇牙咧嘴,佯装凶狠。

  「这样才对嘛!不然看你乖得跟小绵羊似的,真是吓死人了!」何淑美笑得一脸欠扁,然后就低头去看桌上厚厚一叠的报表,便疏忽了陈芸有些不自在的表情。

  何淑美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随口胡诌竟然误打误撞说中了真相。

  陈芸确实是被魂穿了,现在她身体里住着的是一个月前车祸身亡的佟晨芸。

  佟晨芸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件事就是这样发生了,陈芸的灵魂不知道去哪里了,而她死而复生,却就此代替陈芸活了下来。

  她为此伤感了许久,因为陈芸是她很欣赏的女孩子,她一直都很向往能像陈芸那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像她,有再大的情绪也会藏着掖着,只敢在日记上尽情宣泄。

  虽然她们两个在她婚后较少联系了,但在她心中,陈芸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中还能说点知心话的人,就像她堂姊佟晨雪一样。

  谁知道就这短短的时间里,一个永远离开了她,一个则是跟绅敬一起背叛了她……

  「欸?好端端的,你怎么说哭就哭了啊?」何淑美慌张的叫喊让陷入过往云烟的陈芸猛地惊醒。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我就说你应该再多休息几天嘛!急着回来上班干嘛呢?」何淑美忙扶着她坐下。

  「我没事……我就是……就是想起晨芸姊了。」陈芸抹抹眼泪,对何淑美笑了笑,看了莫名让人心疼。

  天啊!这还是她认识的小辣椒吗?何淑美心想,随即摇摇头,拉了把椅子在陈芸身边坐下。

  「这样啊……我现在有时想到佟医师也觉得乱心酸的。她人这么好,没想到会这么年轻就走了,连自己辛苦孕育的孩子都见不到。」何淑美一脸的遗憾。

  」陈芸猛地抓住何淑美的手,力气大到她滚圆的脸蛋都扭曲了。

  「你怎么啦?」

  「对、对不起!我只是……」陈芸松开手,用力咬住唇瓣,强逼自己冷静下来。

  几次颤抖的呼吸过后,她才睁着泪眼问道:「你刚刚提到晨芸姊的孩子?她的孩子还活着吗?」

  自她清醒过后,她接收到不少来自陈芸的记忆,包括她的家庭、她的生活,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中完全没有跟佟晨芸有关的讯息,所以在别人身上重生的她也只能确信自己真的死于那场车祸,但宝宝是否有平安生下来,没有人告诉她,她也不敢问,怕问出她不想听到的答案。

  可是现在听何淑美这么说,难道宝宝没事?

  「你真的撞傻啦?佟医师车祸那天被送来我们医院,紧急剖腹才把她的孩子抢救下来,你都忘了?」

  「我还真的都忘了,你可以多说一些吗?」陈芸虚弱地笑了笑,紧接着问道:「孩子呢?被绅……被她丈夫带回去了吗?」

  如果是被绅敬带回去,那她要怎么看得到宝宝?怎么办……

  「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让他带回去呢?那可是早产儿,起码也得在保温箱待上十天半个月的!更别说佟医师还是我们院长的亲妹妹,她的孩子就是他的亲外甥,照顾只会更精细。最重要的是……」何淑美看了看四周,然后凑近一些,小小声地告诉陈芸一个现在医院里大家都在传的谣言:「院长现在看唐先生不顺眼,哪有那么容易让他把孩子带回去?」

  「看他不顺眼?」陈芸皱了下眉头,对此感到怀疑。

  爸妈在大哥上高中的时候才生下她,爸妈没空的时候,都是大哥给她把屎把尿,拉拔着她长大的。

  她跟大哥的感情与其说是兄妹,更像是父女,他有多疼爱她她是知道的,但他一直以来也同样照顾绅敬啊!怎么可能为难他?

  「唉!谁知道院长在想什么呢?佟医师出车祸是谁都不愿意见到的悲剧,唐先生也是悲痛欲绝,当天还抱着佟医师不肯放手让人推去太平间,看得我们都哭了─」

  「他有那么伤心吗?」陈芸忍不住出声打断,眼神不安地游走。

  绅敬一向冷静自持,似乎天塌下来也不能撼动他分毫,怎么可能为了她这么失控呢?

  「是真的!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我也不相信平常这么光鲜亮丽的唐先生会那样不顾形象大吵大闹!」何淑美信誓旦旦声明自己没说假话。

  「大吵大闹有什么用?人死又不能复生。」陈芸这话说得有多么心虚只有她自己知道。

  反正她决定好了。唐绅敬怎样她管不着,她只想要见她的宝宝,就算只能远远地看一眼也好。

  「你这么说也没错。我想院长也是因为太伤心了,所以一时无法谅解唐先生。毕竟佟医师那天是在去找唐先生的路上出事情的。」

  「是这样吗?」陈芸皱眉思索。

  「院长那天就是这么冲着唐先生吼的!我都听到了。所以院长迟迟不肯把孩子交出去,硬是把观察期一延再延,好像就是今天到期吧?不过会不会让他把孩子带回去还是一个未知数,毕竟都延了两次了。」何淑美一古脑儿把她的所见所闻通通说给陈芸听,听得陈芸眼睛一亮,顿时满怀希望。

  她想起来了!

  那天大哥要她到医院一趟,她顺口就把要给绅敬送饭的事情说了,还约定好隔天再过来,哪里晓得后来会出事?

  大哥应该只是迁怒而已,并非知道绅敬跟堂姊的事情。也幸好他怒气未消,不然她现在就见不到宝宝了。

  「听你这么说,孩子还在这里吧?」她左顾右盼,急切地想知道育婴室在哪个方向。

  「当然啦!你撞到头之前可是每天都会去看的!你连这都忘了啊?要不要再做些检查,不然要是还有其他后遗症怎么办?」何淑美先是不可思议,然后就一脸担心。

  「不用了,我好得很。大概是撞到头,记不得一些事情也不算太奇怪啊!」陈芸理直气壮地要何淑美别多想,后者思考了一下,觉得她说的也没错,就不再劝说了。

  「那我现在可不可以去看那个孩子?」陈芸很努力不要在人前泄漏一丝半点的激动。

  「小姐!你连你现在正在上班都忘了吗?」何淑美好笑地戳戳她的额头─当然是纱布以外的地方。

  「拜托啦!」陈芸双手合十,发送可怜狗狗电波。

  以往她要是这么做,就连唐绅敬那么冷淡的人都不会对她说不的。何淑美的段数可比唐绅敬低太多了,自然一下子就举手投降。

  「行了!行了!你别这样看着我!」何淑美受不了地摆摆手,看着她喜不自胜的表情忍不住连连摇头。

  「你这脑袋摔了之后,怎么连撒娇都会了?还是我认识的陈芸吗?」

  对于她的问题,陈芸只有呵呵傻笑两声,随即脚底抹油就开溜了。

  ☆☆☆   ☆☆☆   ☆☆☆

  即将见到宝宝的喜悦充斥着陈芸的胸口,可是就在她看见某个人之后就瞬间化为乌有了。

  佟晨雪?她来医院做什么?而且这里是─

  她抬眼看了下路线指引。

  从这条回廊走过去只会到达一个地方,那就是育婴室。

  「你来这里做什么?」不经思索地,她便把脑海中的问题说了出来。

  身后突如其来的质问让佟晨雪打住了脚步,她缓缓回过头,在看到来人之后,美丽的妆容几不可见地扭曲了一下。

  这小小的变化都落到了密切注意她的陈芸眼底。

  她似乎很忌惮陈芸这个人?

  当然了。陈芸可是第一个识破她诡计的人呢!

  现在的陈芸在脑海中搜索一番,发现「她」曾经私下找过佟晨雪,要她收起那些不该有的心思,然后才跑来告诉自己,要她小心这个堂姊,可是却被还是佟晨芸的她给斥责了一顿。

  结果现在,证实陈芸没错怪堂姊,可是她这声谢谢却找不到人说了。

  「我来看我的外甥不行吗?」佟晨雪的足尖一旋,神情高傲地看向曾经跑来警告自己的黄毛丫头。

  她叫陈芸,是吧?

  陈芸,晨芸,难怪这么碍她的眼。

  当初陈芸跑来警告她的时候,她确实退缩过,却怎么也收不回对自己堂妹夫的爱意。

  后来她就想,她为什么要收回?

  佟晨芸身为佟家的掌上明珠,要什么没有?却偏偏要跟她抢唐绅敬?

  明明是她先认识他的!他们年龄相仿,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班同学,成绩优异的两人到哪里都是出双入对,可是自从佟晨芸出现之后,就霸占了唐绅敬所有的注意力。

  这么多人她不选,偏偏就要跟着绅敬屁股后头跑,跌了摔了就要绅敬抱,让绅敬为她分身乏术才肯罢休。

  佟晨芸从小就是这么自私自利,只有唐绅敬看不清而已。

  没关系,在她看来绅敬只是个性木讷,还没有想清楚自己要什么,佟晨芸送上门自然就照单全收了,只要他正眼看看她,知道他还有其他选择,而且工作能力卓越、同样有佟家撑腰的她才是对他最有帮助的女人,他很快就会甩掉佟晨芸的。

  所以那一天,算准了佟晨芸到来的时机,她故意在没闭紧的门内亲吻了唐绅敬。

  那个男人不知道他的妻子正在门外看着这一幕,只是冷淡地撇过脸,由她说着刺激佟晨芸的话,让她误会他们背着她出轨。

  虽然佟晨芸车祸身亡并不是她的本意,但既然老天爷都让她死了,说不定就是要她代替她好好照顾绅敬父子俩,她怎么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至于眼前这个陈芸……她又有什么立场阻止她?

  「当然不行。」陈芸大步向前,大胆迎上佟晨雪倨傲的目光。

  就算她已经不是佟晨芸,她一样找得到大把理由阻止她接近自己的孩子。

  「为什么?」佟晨雪被激得有些恼怒。

  「因为现在还不是访客时间。」陈芸答道。

  「访客时间是给一般民众看的,我是谁难道你不知道吗?」佟晨雪冲她发出冷笑。

  啧啧,从前她还觉得这个堂姊艳丽大方,做人直爽,没想到私底下也是这么仗势欺人。

  也对啦!她要是真的这么光明磊落,也做不来背地里勾引人家老公的事了,哼!

  她佟晨芸是内向害羞,但不是胆小怕事,要不是出了意外,她早就当面问清楚了。

  现在她换了身分,不方便暴露,但她照样能替自己讨回公道!

  「我知道啊!你是佟晨雪,佟晨芸的堂姊,唐绅敬也得叫你一声堂姊,连他们的孩子也得叫你一声姨妈。我说的对吗?」陈芸字字铿锵有力,砸得佟晨雪脸色发青。

  「那你还不快闪开!」佟晨雪尽管力持镇定,嘴唇还是气到发抖,要不是还顾着形象,早就一巴掌挥过去了。

  这丫头,字字句句都在讽刺她的不安分。

  「就是知道才不能闪。你又不是孩子的亲妈,怎么能让你在非访客时间探视?被人知道,我可是要丢饭碗的!」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让你丢饭碗?」佟晨雪恶狠狠地道。

  「不信。」她才没在怕咧!

  实习那时候闹出的事情让医院的院长佟振元无比清楚自家妹妹跟陈芸的革命情感,承诺过在永济一定保她到底,怎么可能炒她鱿鱼?

  」佟晨雪的脸色已经不是铁青了,而是几乎要发紫。

  这丫头真的好大胆子!她仗着跟佟晨芸的交情在对她耀武扬威吗?也不想想佟晨芸现在已经死了,谁还能给她当靠山?

  「我什么我?你就别在意我了,还是赶快走吧!我要是你,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这个孩子面前!」

  这些话让心虚的佟晨雪宛若置身冰窖,本来想要一把将陈芸推开的双手瞬间一动也不敢动。

  「你什么意思?你知道什么了?」

  「我什么意思你不是最清楚了吗?那一天……」陈芸忍不住就想将满腹怨气都朝她宣泄出来,可是不远处走来的一个人让她喉头一哽,自动咽下了所有的话。

  他一如她印象中的那般高大俊美,也一样的冷酷。

  她曾经以为那都是做给外人看的,面对她的时候,他虽然一样话少少的,也不常笑,但总是能让她感觉得到被他温柔地呵护着,在方方面面都不虞匮乏。

  那些难道都是她一个人的错觉吗?是她太喜欢他了,所以错把他的言行都看做是对她的回应吗?他是不是从来没爱过她?

  想到这些,她的眼眶就不可抑制地迅速发热发红,却不免注意到他看起来有些不一样。

  他似乎清瘦了一些,他怎么了?难道真像何淑美说的那样,他为她的死去黯然神伤?

  「绅敬!你看她!居然敢挡着不让我们看小孩?」佟晨雪快步走到唐绅敬身边,指着陈芸告状。

  他们两人并肩而立的这一幕是那么的刺眼,让陈芸不由得回想起那一日撞见的情景,也令她立刻火速收起各种不必要的关心。

  「你们要是还有点羞耻心,就不要再接近我……晨芸姊的孩子了!」她不在乎自己的话会不会让他们两人联想到什么,她只要他们赶快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再接近她的宝宝!

  「她跟你说过些什么?她出事那一天,是不是跟你连络过?」唐绅敬冷漠的神色一凛,似乎有了些人气,却显得格外吓人。

  被他那双深沉的眼珠盯着,陈芸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怕什么?做错事的又不是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看你这么紧张,难道你在她出事那天有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吗?」陈芸扬起下巴回呛道。

  没想到呛人的滋味是这么的舒爽!更没想到她第一次开口呛声的对象会是自己的堂姊跟丈夫。

  不,更正,是前夫!她跟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替自己出一口恶气还是必须的!

  「你告诉我,她都跟你说了什么?」唐绅敬往前一步,双手微动,似乎是想要抓住她。

  陈芸见状连忙往后一退,险险避开了。

  虽然唐绅敬最终还是没有伸出手,做出不符合他行事作风的举动,但那像是要吃人的表情还是让陈芸的心跳静不下来。

  他这样好奇怪啊?

  「渣男!」她瞪着唐绅敬,越看越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于是愤愤地骂了句就赶紧跑走了。

  「你给我站住!」佟晨雪气急败坏地喊了声,跟唐绅敬想追上去,却让身后赶来的院长给喝住了脚步。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我说过了,我是不会让你们把孩子带走的!」

  佟振元虽然是永济医院的院长,头衔听着显老,但其实也不过中年而已,加上保养得宜,看起来总是精神奕奕,只是么妹的骤然离世让他最近看起来憔悴许多。

  「堂哥,你怎么能这样不讲理?孩子是唐家的─」

  「而你是佟家的人!」佟振元警告性地看了胳臂往外弯的堂妹一眼,确保她接下来再也不会开口后随即转向唐绅敬,后者的目光这才从回廊的深处转了回来。

  「你连佟佟这么大的人都照顾不好,还谈什么照顾孩子?那个孩子是我佟振元的妹妹留下来的骨血!我是怎么都不会让你带回去的!」

  「孩子是我们的。」唐绅敬对佟振元的指控完全不以为意。

  「孩子身上也有佟家的血!」佟振元以为他只是因为孩子是唐家子嗣才不肯放手。

  「孩子是我跟她的。我跟佟佟的。我这一生只会有跟她的孩子,我会穷尽我所有来爱护我们的孩子,做到我对她的承诺。」唐绅敬这番发言让另外两人均是一愣,心情各异。

  「别说这些胡涂话!你才几岁而已?再过几年,你还会再有其他的孩子跟……」佟振元想起薄命的妹妹,眼眶又泛起泪光。

  「我说到做到。」唐绅敬似乎是没打算争辩下去,向佟振元微微颔首,身影便快速地消失在回廊的尽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