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27596活跃度
  • 12105发帖
  • 10728主题
  • 0关注
  • 171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8月试阅 ✿] 千寻/绿光/卡卡加/玉笔《不走的往生者》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1-8-26 09: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不走的往生者》
作者:千寻/绿光/卡卡加/玉笔
系列:霓幻钥K6201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1年08月25日

【内容简介】

鬼月,一年之中最「黑暗」的时候,
充斥四周的阴气与煞气总是蠢蠢欲动,
不走的亡灵趁机返回,蛊惑人心写下一桩又一桩「鬼故事」……
千寻×绿光×卡卡加 一致推荐潜力新星──玉笔 2020新月创作奖【短文类】入围作家
四人接力说鬼,带你体验截然不同的惊吓之月!

鬼门大大敞开,人界与阴间再无距离,
亡灵总会在未了的贪、嗔、痴上徘徊……
浴室磁砖上缓缓朝着人前进的脚印,
镜子上逐渐变大、扩散成人形的污渍,
窗外一个又一个交叠的血手痕迹,
客厅中突然自动播放的音响,
农历七月万鬼聚集,阴气最盛,
我们和另一个世界的连结已然开启……

人生七苦,鬼之七念,
无法化解的心结如被层层束缚,
让亡者逃不开也走不脱,
只能化执为牢,原地不走……

◎《不离.不泣》/千寻
「我、我看到『她』了,明明已经过世,却还天天来公司上班……」
看不开、想不通、放不下,过深的执念使人痛苦,甚至化为牢笼将自己囚禁起来,至死仍不休……

◎《返家》/绿光
「恶灵附在布偶身上跟着你回家,会想要霸占你的躯体,以换取新生……」
无知的不敬最为可怕,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会在无形中得罪什么,甚至招致多么严重的后果……

◎《我是谁?》/卡卡加
「你不记得我了吗?从那天开始,我已经跟在你身边整整三年了……」
做错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不是忘记一切就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因为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送煞》/玉笔
「都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作为人类我的资格是不足的……」
负面情绪人皆有之,平时想想不要紧,但在阴气大盛的鬼月就会让某些东西趁虚而入,怂恿你将心底的想法付、诸、行、动……


  绿光【返家】

  暑气在四周打转,热得教人透不过气,可是当夜风袭来,却又有股难喻的凉意从脚底窜到脑门。

  「……刚刚那个声音你们有没有听到?」问的人声音颤抖,紧紧抓着前面的同伴。

  被抓着不放的那个人无奈叹口气。「你要不要再87一点?不就是阿庭踢到东西,放开啦,很热。」

  「那个……我没有踢到东西耶。」

  「阿奇咧?」

  「……我也没有。」

  现场瞬间鸦雀无声,他们四个人都是打工的同事,胆子最大的阿庭提议趁着今晚鬼门开,相邀到一间废弃医院夜游顺便录影,看看能不能拍到什么。

  这间废弃医院到底是什么来历,什么时候废弃,又是为什么废弃的,这几个家伙没心思调查,会引起他们注意是因为几个月前有个直播主到这里直播时拍到了灵异现象,更吊诡的是后来这位直播主失踪了,据传闻失踪前还疑似中邪,在网路引发一波讨论。

  这段期间也有不少人前来探险,到底有没有拍到什么不清楚,但因为太多人跑到这里,半夜吵闹声引起附近居民不满,所以医院外头被警方拉起封锁线,渐渐的网路讨论声量也就消失了,不过一些有兴趣的人还是会想尽办法进入医院里头,就为了拍到灵异画面,放到网路上赚点阅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凉风袭来,有人提议着。「不如,今天的夜拍就到此为止,我们回去吧。」

  「阿强,你的名字不是很强,结果才刚上二楼就说要回去,要走你自己走。」心脏无比大颗的阿庭怎么也不肯。

  「唉唷,点到为止就行了,干么就非得要个结果呢?」阿强哀哀叫。

  他原本以为外头有封锁线,没办法进到医院里头才跟着来的,谁知道这几个家伙不讲道义,直接跨过封锁线闯进来。

  「点到为止有个屁用?要拍到才有用。」阿庭很不客气地道。

  「又没人说一定会拍到。」做人就一定要这么有原则这么强硬?

  「就是要证明到底有没有啊。」高振杰没好气地说着。

  不然,他以为他们今晚特地骑了一个多钟头到这个传说中的废弃医院到底是要做什么?纯粹夜游有必要挑这天吗?

  「这种事不需要证明,肯定有嘛,我家开宫庙的,相信我。」阿强苦口婆心地劝着,偏偏其他三个都像石头,任凭他说到口干也没人鸟他。

  「我只相信我的眼睛,如果这世间真的有鬼,有本事就出来让我看看,眼见为凭。」高振杰边说还边拿着手电筒扫来扫去。

  「你这人真的很白目,明知道不能说这种话你还故意?」阿强翻了个大白眼,多想要立刻就地解散,偏偏好暗喔,他有点怕。

  「阿杰说的一点都没错,不然你以为我拍心酸的喔?」阿庭用朽木不可雕也的神情看向阿强。「亏你家开宫庙的,胆子比谁都小。」

  「我不是胆子小……」只是有点怕。

  「你回去好了。」高振杰一把拉开他的手,很快跟上前头两个人。

  「不不不不不,要走一起走。」阿强立刻冲向前抓着他不放,彷佛抓个东西多少能安抚他惶恐的心。

  既然劝说无效,他也只能舍命陪君子,谁教他不敢下楼!

  一行人沿着楼梯继续往上走,阿庭负责掌镜,阿奇负责打灯,而高振杰和阿强手上拿着手电筒沿着走廊照向两旁,发现三楼也没什么病房,所以直接再上四楼。

  听说那位直播主就是在四楼拍到影像的,当然得往四楼走,阿强却是愈走腿愈软。

  姑且不管这里闹不闹鬼,光是半夜十二点跑到这种废弃的医院里就够教人头皮发麻的,墙面有大片像是烧过的痕迹,一旁诊疗床上早已蒙了一层灰,护理站里还有些医护用品杂乱摆放着,病房里甚至还有布偶娃娃,愈看心愈毛。

  闪烁的光源映照出外头随风摇摆的枝干,彷佛有什么在暗处伺机而动,本名何至强的阿强觉得自己真的没那么强,他现在只想回家。

  一路上四个人都没说话,阿庭走在最前头,拐了个弯发现左右和前方都有路,正思索着要走哪条,突然间他惊呼了声,连带着其他三人都跟着吓了跳,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咒骂。

  「妈的!这里怎么会有镜子!」阿庭眉头狠狠地攒起,感觉吓得不轻。

  后头三个齐齐往前看,就见他们竟来到一面大镜子前,昏暗的灯光下突然瞧见镜子里映出的身影,谁能不吓到?

  「走了走了,继续往前走。」阿奇喊着,带头走前方的路。

  阿强和高振杰很自然地跟上,扫着手电筒看着附近。

  阿庭吐出一口浊气,正打算往前走时,突道:「干么拍我?」

  烦耶,已经很毛了还故意吓他。

  然而就在这话说出口后,已经走到前头的三个人同时回头看他,阿庭也在回头后缓慢地调回目光,看着前头的三个人,接着余光里像是瞧见什么,他快速地看向那面镜子,咒了声便拔腿往楼梯狂奔而下。

  像是一种连锁反应,其他人也立刻复制阿庭的情绪,和他一样往下冲,倒霉的是跑在最后面的阿强跌倒了。

  「等我、等我!」阿强激烈喊着。

  高振杰没好气地回头折回他身边,才刚把人扶起,他又喊着,「我的娃娃掉了,帮我捡一下!」

  高振杰简直想揍他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要捡娃娃……

  他啧了一声,拿手电筒照了下,地上有三四个娃娃,他大手一捞通通往包包里塞,一手拖着阿强往楼下跑。

  卡卡加【我是谁?】

  「时间不早了。」老板招呼五人,「这一天大家都辛苦了,把样本整理好,准备收工吧。」

  「耶,老板万岁!」阿东高兴的几乎跳了起来,他肚子都快要饿扁了,此刻他只想赶快回去旅馆饱餐一顿。

  一行人背着工具走出森林,工作了一天,加上路程较远,上车的时候已经累到不行,这次他们出来开的是公司的七人座越野车,坐他们六人之余还有足够的地方放器材。

  除了司机阿东,其他人都拿着各自的手机,有的追剧有的看新闻,直到强哥突然对阿东说了一句,「不对不对,导航显示从这边左转。」

  「我记得昨天是右转。」阿东将车子停在岔路口,这是他们第二天进山采集了,他隐隐约约有点印象,昨天是从这条路右转的。

  后面玩手机的几人都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看着前面的路。

  「一定是你记错了啦,导航不会错的。」强哥坚持。

  「可是……」阿东有点犹豫。

  他内心虽然觉得导航不会出错,而且昨天也是开着导航回去旅馆的,但他真的记得昨天走到这条路的时候是右转。

  虽然说这种山间的小路每个路口都差不多样子,但是因为这个路口的位置正好有一颗大树,大树上有一根树枝垂下来,晚上开着车灯乍看之下特别像是有人吊在上面,他昨天走这边还被吓了一跳,所以对这里有印象。

  「大家记得昨天在这边是左转还是右转了吗?」阿东回头问道。

  被问到的四人纷纷表示不清楚,除了司机谁会去记路啊,哪怕自己开都是依靠导航,尤其三个女孩子,就算是开过三次的路也不一定记得怎么走。

  「跟着导航走就好了。」老板开口了,他认为人的记忆有时候是会欺骗自己的,机器却不会有错。

  「请左转。」强哥开启了语音提醒。

  导航的机械声音响起,「距离目的地还有三十四公里,预计三十分钟后到达。」

  「咕噜……」这时,阿东的肚子叫了一声。

  大家也都感觉到了饥饿,今天似乎比昨天走得要慢一些,昨天也是差不多的时间回去,可还没感觉到饿就已经到旅馆了。

  阿东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车速明显变快了。

  「前方继续直行,距离目的地还有三十四公里,预计三十分钟后到达。」

  车辆突然减速,然后停了下来,阿东甚至没有将车子靠边。

  另外五人也没有问他为什么停车,因为他们都意识到了一件事,一件怪事。

  导航已经提示了三次,每次提示间隔大概五分钟,也就是说到第三次提示音响起的时候,距离第一次提示音响起已经过了大概十分钟,然而他们距离目的地一直是三十四公里,预计三十分钟后到达。

  而且这条路虽然偏僻,但是昨天走的时候还是会遇到几辆车,和几个徒步而行的村民,但从他们左转之后就再也没有碰到过一辆车、一个人。

  阿东头上渗出了冷汗,强哥低头看着导航,后面四人面面相觑。

  「这条路,昨天真的没有走过……」阿东的嘴唇蠕动了几下,从喉咙里挤出这样一句话。

  玉笔【送煞】

  「你之前半夜乱跑了吧?」

  「这跟你没有关系啦。」面对母亲的提问,立洋显得很不耐烦,随口敷衍道。

  「告诉我吧,你去哪里了?你挂在书包上的护身符都变成这样了。」淑雅皱着眉头努力克制着脾气。「告诉你很多次了,不要不信邪,特别是最近才有那件事发生。」

  她手上的是写着「平安」二字的护身符,但如今呈现黑色状,已经无法看出原本的样貌,彷佛被火焰烧过似的皱着。

  「我没有不信邪,我只是不相信那个护身符。」立洋十分冷淡的说道。「因为它没有帮我防骗子。」

  当立洋说出这句话时,淑雅全身一震,情绪再也无法忍耐。「那件事我们已经谈过了啊!立洋,我──」

  淑雅说到一半,电视正好拨放到了地方新闻。

  「一个月前被诈骗集团所骗、导致男子自杀身亡的案子,目前警方依然没有获得相关线索,原因是鹿港附近的狭小巷弄太多,熟悉监视器位置的诈骗集团巧妙地避开了所有可能被发现的路线,现在记者带您一起追击后续。」

  女主播的声音传来,同时也放出自杀者的照片,是一名上了年纪、穿着西装打着深蓝色领带的男士。

  淑雅看着电视萤幕,恍然大悟的看向立洋。

  立洋的表情很不满,似乎对于自己做的事被母亲发现感到不高兴。

  「你去了吗……送肉粽?」淑雅喃喃说道,语气转为着急。「你知道那个多危险吗?你不要因为是好玩就去凑热闹啊!那可是除煞的仪式!」

  「我当然知道,不要把我当小孩子。」立洋生气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不甘心地回嘴。

  「那可是阿葱伯啊!是我和丞风从小到大的朋友,我是因为他才想念餐饮的,你明明知道,我怎么可能不去送他最后一程?」立洋的情绪逐渐失控,说话加重了语气。

  「参加这种活动太危险了,你有没有去净身?最好去庙里好好处理一遍。」淑雅本来一触即发的心情被担心取代,有些慌张地道。「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所以才有脏东西跟着回家了?」

  「我说过我知道了!我才没有一知半解、抱着玩乐的心情去,你懂什么?」立洋愤恨不平地说道。「我已经没有见到阿爸的最后一面了,我不想再错过认识的人的最后一程,懂了吗?」

  立洋的一番话重重打击了淑雅,让淑雅瘫坐在椅子上,抿着嘴唇不说话,嘴唇都被咬到发白了。

  立洋也有自觉自己讲得太重,但他没打算道歉,怒气冲冲地倚靠在沙发的椅背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好低着头看着手机。

  就在这时,丞风发来了一则讯息。

  立洋困惑地皱眉,看不懂丞风想要表达什么。这是一则乱码讯息,各种标点符号交叠,只能看得懂「我来了」三个字,接下来不论他怎么回应,丞风都呈现已读不回的状态。

  他按下通话的按钮,想要问清楚丞风这段讯息是怎样。

  过了一会儿,电话接通了。

  「喂?你传那什么东西啊,看不懂啦,是要约吃宵夜吗?」立洋问道,能有一个谈话对象让他不用面对与母亲之间的沉默,让他有些庆幸。

  电话虽然接通了,丞风那边却没有立即回应,只能隐约听到一些不明的碰撞声,就像是椅子被拿起、放下或拖行的声音。

  「喂,丞风?说话啊,不要吓我。」立洋提高音量,并更仔细听电话那头的声音,可是过了两三分钟,那头依然只有宛如家具碰撞的声音。

  正当立洋感到奇怪时,他清楚听见了一个声音。

  「呵。」

  那是笑声,无法分辨是男性还是女性的中性嗓音,而且不是从紧贴着手机的右耳传来的,更像是有人从左耳后方发出声音。

  立洋猛然回头,大喊一声。「笑什么?」

  「啊?」

  他的身后只有拿起餐盒放进微波炉加热、一脸茫然的母亲淑雅而已。

  「没事,只是丞风怪怪的而已啦。」立洋心烦气躁的说道。

  淑雅沉默了一下,一边拿出冒着蒸气的餐点一边缓缓地说道:「送肉粽的时候,你是一个人吗?还是有跟丞风一起去?说不定他被什么跟到了。」

  「怎么可能真的被跟到……」立洋嘴巴上说着否定的话,心里却开始感到担心起来。

  刚刚的电话和讯息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奇怪的笑声?

  阿葱伯的送肉粽队伍他确实是和丞风一起去的,但他们做为彰化当地人,都知道送肉粽是多危险的仪式,他们没有掉以轻心,很认真严肃地看待每一个禁忌,不戴项链、视线的位置、回程不得说话等等,他们一点都没有马虎。

  但为什么护身符会变得乌漆抹黑?为什么丞风好像怪怪的?

  为了搞清楚发生什么事,立洋决定去找丞风。

  「这么晚了要出门?马上就是七月一号了,是鬼门开的日子。」看着立洋穿上步鞋,淑雅在旁边叮咛。

  千寻【不离.不泣】

  晚上九点半,《少女的祈祷》自街角那端响起,安静的大楼陆陆续续出现声响,住户们纷纷提着垃圾袋下楼。

  叮!电梯来了,李太太进电梯,转身才看见张太太,连忙按下开门键。

  「快点,我等你。」李太太笑着招呼。

  张太太抓起垃圾飞快跑上前,一进电梯,先对等在里面的几个住户说:「不好意思哦。」

  电梯里嗡嗡嗡,大家低声交谈,没多久电梯来到一楼,李太太帮张太太提起回收纸箱,两人亲亲热热一起去倒垃圾,话题还是从儿女、丈夫开始。

  「听说了没?」穿花衣服的太太说。

  「什么事?」张太太问。

  「住在四楼的周小姐跳楼自杀了。」

  「有啊,昨天晚上警察来的时候我刚好去7-11回来,好恐怖,尸体用白布盖住,地上全都是血。」

  「五楼陈太太有说,周小姐掉下来的时候她刚好从公园跳完舞回来,亲眼看到……连脑浆都蹦出来,白白红红的吓死了,她手脚发软,连报警都想不起来,幸好住在隔壁的里长看见赶紧跑回去打电话,啧啧啧……」

  「陈太太要去找师父收惊啦,不然会睡不着。」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又聊了十几分钟之后,这才准备回家,一群人走到公寓前面时,张太太鬼使神差地抬头往周小姐家看去──

  「啊!」她发出尖叫声,连连后退好几步,幸好李太太和王太太即时伸手扶住她,不然肯定要摔个仰倒。

  「怎么了?」林太太拉住她的手急问。

  「有、有鬼……」张太太全身不停发抖,手颤巍巍地指向四楼阳台。

  几个人把头往上一抬,只见四楼有个穿着礼服的女鬼在半空中飘飘荡荡,吓得几个人同时捂嘴抽气,挤成一团,不敢置信地盯着看。

  年纪最轻的林太太揉揉眼睛,仔细看个清楚,半晌后她松口气。「你看错了啦,那只是一件衣服。」

  听她这么说,大家绕到别的角度再看一遍,呼……真的是吓死人了。

  张太太失笑,「对不起对不起,眼睛不好看错了。」

  众人走进电梯,压下关门键,但是电梯门迟迟不关。

  「坏掉了吗?」

  「怎么可能,上个星期才维修过耶。」

  这时电梯里的灯闪了几下,她们一起抬头往上看,没注意到一个透明身影从外面走进来,只感觉……有点冷?

  李太太下意识抚抚手臂,上头莫名冒出鸡皮疙瘩。

  张太太脸色不太好,她没有转头,但眼角余光一直朝后瞄,她咽了下口水,抓着包裹的手指很用力,指甲盖都变成白色的了。

  王太太嘴里叨念着。「明天要跟主委讲一下电梯有问题,让维修工人再来看看,要不然哪天被关在里面很危险。」

  林太太再按一次电梯键,这次门顺利关起来了,她开玩笑说:「听说电梯的感应很厉害,说不定有好兄弟和我们一起上楼。」

  她的玩笑话并不受欢迎,倒是让其他三人神情都莫名其妙紧张起来。

  四楼到,电梯打开,林太太率先走出电梯。「明天见罗。」

  她快步走到自家门前,打开门进屋。

  林太太已经离开,电梯门却迟迟没关,三人互相对视一眼,心里都毛毛的。

  下一秒,她们看见一个透明身影从角落里慢慢飘出电梯,那件衣服、那个背影、那双白色的高跟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