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19396活跃度
  • 8181发帖
  • 7261主题
  • 0关注
  • 41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10月试阅 ✿] 安祖缇《我家老公色气十足》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0-10-8 17: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我家老公色气十足》
作者:安祖缇
系列:红樱桃RC1455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10月08日

【内容简介】

一个是长相敦厚的普男,一个是帅到天怒人怨的俊男
猜猜看哪一个会是她的相亲对象?
身为相亲女主角,卫昕苒毫无悬念的选了普男
谁知她竟然选错了,还差点害得人家情侣失和
搞半天,原来俊男才是要跟她相亲的主角啊?!
而她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连相亲对象都认错的蠢女人?!
天哪!快快一道雷劈了她吧!
开局就闹出大笑话,她实在是糗到无颜见人──
没想到老天没一道雷劈了她,反而天降奇迹在她身上
俊男不爱气质美女,独独钟情她这种喋喋不休的普女
他就是喜欢她的聒噪,不嫌弃她的肤浅没内涵
单身多年的她终于脱单,找到了自己的如意郎君……
跟帅哥谈恋爱很能满足虚荣心,却也给她带来困扰──
男友色气满满,就会让女友脑中充满黄色废料啊!
每每看到他真的很难不起色心,被诱惑得不要不要的
就连单纯的告白都能让她想歪到十八禁那边去
再这样下去她就要把持不住,把人扑倒吃乾抹净啦……


  第一章

  「昕苒,你去找个男人来结婚吧,家里没男人果然不行!」

  卫妈一回到家就气呼呼地将包包往沙发上扔,双手盘胸一屁股坐下,趴在另一张沙发上就着平板看韩剧的卫昕苒都可以听到她磨牙的声音。

  肯定又是在大伯那受气了。

  卫昕苒暗叹了声。

  卫父年轻时白手起家开了一间皮件公司,从小小的代工工厂,到成立了自有品牌,还到越南去设厂,事业越做越大,不管内销还外销都做出了口碑跟名气,就只差没上市上柜了。

  小时候的卫昕苒一双皮鞋穿到开口了还得自己买黏胶黏好,直到整双鞋底都掉了,回天乏术才甘愿买一双新鞋,也因为父亲的生意越来越好,别说旧鞋重复穿了,光是新鞋就摆满了一鞋柜,有些甚至还穿不到两回,就被冷冻,直到送人或干脆扔掉。

  父亲是个念情的,因此公司业绩稳定之后,家中那些先前未曾出钱出力的亲戚想要来分点好处或是谋个工作,他也不吝惜的给股份、给工作,算是福荫了整个卫家跟姻亲家族。

  卫妈在父亲还是小小代工厂的时候,就陪着吃苦打拚,父亲一直很感念她的辛劳付出,且一点都不嫌他穷。

  当卫父发达之后,卫妈表明她不想再进工厂工作了,她想要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店,卫父立刻拿出大笔资金协助她开了间二手名牌服饰店。

  卫妈很爱打扮,以前很穷没法买衣服,现在有钱了便各国跑,买了喜欢的衣服之后穿了两三次亮亮相,便放在店里以实惠的二手价卖出。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很有生意头脑的,既满足自己爱穿新衣服的欲望,又不会花上太多钱。

  五年前,卫父突然得了癌症,还是治愈机会低、恶化速度快的胰脏癌,想尽办法治疗了一年,甚至出国求医,最后还是撒手人寰。

  在卫父治疗癌症期间,公司几乎都交给了其兄长,也就是大伯来管理,卫父过世之后,大伯希望母亲能把手上的股份卖给他,让他成为最大股东,这样他经营起来也比较有底气。

  母亲本来就对管理公司没什么兴趣,她比较喜欢投资,买卖房产或出租,以及经营她的二手名牌店,那时她手上的加上父亲遗留的,一共有六成的股份,还有一成在卫昕苒手上,伯父仅占一成。

  另外还有一成五在堂伯父手上,其他散落在各亲戚间。

  堂伯父是少数在卫父尚未壮大时就进公司帮忙的亲戚,人是不错,就嗓门大了些,有江湖兄弟的气质,卫妈一直不太喜欢他,大伯父也跟他处得不好,两人在公司常针锋相对,除了跟卫父的血缘近以外,也是因为个人喜好,所以卫父生病后,才会由大伯父来暂代总经理一职。

  其实在那个当时,堂伯父也表现出意愿,但因为卫妈不喜欢堂伯父,她非常讨厌动不动就大声咆哮的人,认为堂伯父是个粗鲁无礼的人,因而只答应了大伯父,愿意卖给他三成五的股份,这样拥有四成五股份的大伯父就成了公司的最大股东。

  但是伯父手上的现金不够,因此使用了分期付款,直到去年才把股份全部买齐。

  然而钱一还清,伯父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不仅态度丕变,每月开股东会议时,不仅行径嚣张,若是卫妈有什么意见想提,更直接呛她是女人,也许久未曾接触公司的生意,不懂经营管理,要她闭嘴。

  母亲气炸了,要他把股份还回来,大伯父当然不肯。

  除了堂伯父以外的其他亲戚都被大伯父收买了,欺负她们家孤儿寡母,就算不帮腔,也没一个帮母亲说话,而堂伯父也因为股份的事跟卫妈交恶,不是不吭声,就是干脆不参加会议。

  平日幼教工作忙,同样也对公司经营没兴趣的卫昕苒为了帮母亲,也去参加了一次股东会。

  可她才开口呢,就被大伯父一句:「你一个读幼教的是懂什么了?钱都可以被人骗走了,这要是听你的意见,公司不就垮了?」

  当时会议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望向她,有嘲讽、有看戏的,黑历史被口无遮拦的大伯父直接抖出,她羞耻得满脸通红,闷声不吭坐下,后来她一句话也没说,一直到散会。

  母亲一直以为她能言善道,可以在会议上帮她忙,但她其实只是话多、爱聊天也爱开玩笑,但说起吵架就弱了,她无法一刀毙命,平素的家教又让她说不出无礼的粗话,只能默默吞着委屈。

  知道女儿口才上根本不行的卫妈不再找女儿去了,但要真放着不管,让大伯父继续猖狂跋扈又心有不甘,因此每个月固定一次的股东会一定会去参加,然后受气回来。

  不过这倒是头一次母亲要她结婚找个男人回来,好在股东会时壮声势。

  卫昕苒今年二十八岁,这样的年纪,说年轻不年轻,说老还不至于,但若想结婚,是差不多该有对象了。

  但她意兴阑珊,或者也可以说是对男人失望。

  要不是男友上的黑历史,她也不会受到大伯父堂而皇之的侮辱与调侃。

  大学时她曾交往了一个大她五岁的社会人士男朋友,被借了两百万去做生意,结果生意失败,两百万不仅赔光,还欠了一屁股债。

  债务让他就算找到新工作,每个月的薪资也会被扣到所剩无几,也让工作机会更难,于是又厚着脸拜托卫昕苒帮忙。

  卫昕苒心就是软(卫妈说当初真是取错名字,应该叫卫昕映才是),不忍看男友困扰,加上要是没有工作跟收入,两个人又怎能有将来?于是又借给他一百五十万还债,然后,他人就不见了。

  不仅电话、社交软体通通把她拉黑,就连找到他老家去也说他父母已经搬家了,不知所踪。

  其实真要动用金钱的力量把人找出来也不是没办法,但那个时候卫父决定这事就此作罢,因为他不想让女儿为了那个臭男人伤心难过,赶快止血,好让女儿能快点走出情伤。

  因此自诩干练的卫妈说她这个女儿货真价实就是卫父的种,性子一模模一样样,老是替别人设想。

  跟那个男友分手之后,大四时,她又认识一个他校同年级同学,人家早早就规划好毕业后要出国去留学。

  由于有前车之监,父母有交代绝对不能让他晓得自己的家境,所以男友一直以为她家是一般的小康家庭,父母都是普通上班族。

  这位男友的家境还不错,毕竟供得起出国留学的费用,当初卫昕苒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答应跟他交往的。

  有前前男友的事迹,她真的是一朝被蛇咬,十分警惕。

  但是那个男友在出国之后就渐渐少了联络,一去不复返了,两人也没实际谈到分手,反正就是慢慢地没有回覆联络,不管她传了什么讯息过去,刚开始是已读不回,后来就是不读不回了。

  听说之前他奶奶过世时曾回来奔丧,却也没来找过她,连一通电话或讯息也没有。

  算是默认分手了。

  其实虽然口头上不承认,卫昕苒心里还是一直在等他,等着他哪天突然想起台湾还有个女朋友在,主动跟他联络。

  所以这段时间她没有理会过任何追求者。

  她自认不是很纠缠不休的女人,但听到他曾经回来台湾的消息的当晚,还是躲在被窝里哭了一夜,隔天肿着眼睛去上班,同事问起,说是看电影哭肿了,尔后继续如常过日子,也没主动去询问那个男人为什么回来没找她。

  反正他也不会回应的。

  讲明白也不见得会比较好过。

  他跟前前男友的差别就在于没有主动把她拉黑罢了,但也是搁在一旁冷处理。

  确定两人不会再有任何后续之后,她就未再交过男朋友了。

  独身久了,对这方面就会缺了点动力,尤其前两段恋爱谈得一点都不幸福快乐,更别说,她的工作若遇上男人,几乎都是名草有主。

  她现在在一间幼儿园担任幼教老师的工作,在她的世界中,除了擦肩而过的,可说没有单身男人的存在,就连园长都是女的。

  顶多,就是离婚的男人,但她又觉得跟家长谈恋爱是一件没道德的事,就像医生不该跟病患谈恋爱一样。

  她有自己的道德底线,除非她离开幼教,否则不会妥协。

  偏她又很爱孩子,喜欢这份工作,就算遇到再顽劣的小孩,也不曾动过辞职的念头。

  关掉iPad,卫昕苒温吞吞的从沙发上爬起,一道灵光闪过脑海,她兴冲冲地坐来母亲身边。

  「妈,不然这样吧,你再婚啊,这样就有人可以帮你在会议时大声帮你了。」

  她想这个主意真是好啊。

  父亲过世已经四年了,保养得宜的母亲一点都看不出来今年五十有二了,看起来就像四十出头而已,正所谓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放入再婚市场,肯定还是很抢手。

  「胡说八道!」卫妈怒打了女儿手背两下,卫昕苒痛得缩起。「我还爱着你爸,不想再婚。」

  虽然老伴跟女儿一样的同情心泛滥这点让她很不能苟同,但在她眼中,过世的丈夫是全世界最棒最疼妻女的男人,他若排第二,就没有人敢排第一。

  「而且,要是再婚,肯定会被你大伯父他们说得难听,搞不好还污蔑我用钱养小白脸。但你不一样,你本来就到了适婚年纪,我开会时身边跟个女婿多风光啊。」

  脑中幻想着那样的场景,卫妈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笑,好像女婿已经找到强而有力的人选似的。

  「但女婿是晚辈,伯父他们也不会理睬吧?」卫昕苒不以为然母亲过于乐观的想法。

  大伯父以前表现得温良恭俭让,气质又斯文,谁知揭下面具就是个贪婪老人,完全不念旧情的。

  「没关系,就是壮声势,你伯父他们本来就重男轻女,看不起女人,才会老是叫我们闭嘴。」

  卫妈越想越火,火大的捶了木质茶几一拳。

  茶几上的花盆晃了晃,卫昕苒连忙扶稳,就怕它摔下去碎了。

  这花瓶看起来普普通通,却是两百年前的法国骨董,贵得很呢,只有识货的才看得出来。

  「好,妈,消消气。」卫昕苒在母亲背上顺了顺。「大不了以后开会时别去了。」

  「不行!」卫妈又否决。「万一他趁我没去开会,私底下联合起来做一些卑劣的小动作,把我们的股份压缩到最小,连话语权都没有怎办?」

  「也是喔。」卫昕苒叹了口气。「真是麻烦呢。」

  卫妈思考了一会儿后道:「我明天跟社团的团员有聚会,我再问问有没有什么好对象可以介绍给你。」

  去年把服饰店收起来的卫妈在搬来这间公寓后,为了打发时间加入了几个社区服务型社团,说是为了替家人积阴德,好让卫昕苒不要再遇到烂桃花,让老公能够投胎转世去个好人家,还有自己能够顺顺利利,不要老是水逆。

  卫昕苒尴尬地干笑着。

  看样子母亲好像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有打算要找个人把她嫁了。

  「等我的好消息。」

  卫妈拍着女儿的手,眸中彷佛好女婿已经手到擒来的发着光。

  卫昕苒打了个哆嗦,担忧行动派的母亲会不会为了快速找到女婿,每天晚上帮她安排相亲。

  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大。

  翌日,卫妈果然拿了一个相亲对象的资料回来了。

  「你那个陈阿姨的姑丈有个在知名科技大厂担当工程师的外甥,今年三十三岁,硕士毕,已经有自己的房子,一年底薪加奖金加分红,两三百万跑不掉,而且长得是一表人才,可说是万中之选。」

  有好工作、学历高、收入高、长得又好,对卫妈来说是女婿的绝佳人选,她相信女婿只要一站出去,肯定就能镇住那些没良心的亲戚。

  盘腿坐在茶几前吃当归鸭肉面线当晚餐的卫昕苒一听到「三十三岁」,双唇松开,面线滑落回汤里。

  「那不就跟我差五岁?」

  欠钱不还的前前男朋友就是跟她差五岁,让她心里难免有疙瘩。

  「对啊。」卫妈完全没想到她前前男友的事情上去。

  毕竟那都七年前的事了。

  「可是差五岁会不会差太多了?人家说三岁一个代沟,我跟那个人都要两个了。」她委婉地说,不敢直接提前前男友的事。

  「五岁挺好的啊,年纪差多一点比较疼你。」卫妈不以为然女儿的论点。

  卫昕苒才不信这种东西呢。

  先不提前前男友在生活上百般依赖小五岁的她,连创业都要靠她,好友嫁了一个大她十二岁的男生,管她像在管女儿一样,连外出的衣服都只能穿丈夫挑的,别说性感一点的衣服了,露出锁骨都要碎碎念半天。

  她光是想到要被管手管脚,就忍不住要起恶寒。

  「我有拿了相片,你看看,真的不错。」

  卫妈从包包里拿出一张相片递向了女儿。

  卫昕苒心想那个陈阿姨的姑丈是怎样?

  随身携带外甥的照片,央求介绍吗?

  这样一想就觉得这位外甥怪怪的,说不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或是怪癖,所以陈阿姨的姑丈如此积极,还是找不到对象。

  但为了不听母亲碎碎念,卫昕苒还是接了过来,没把肚子里的腹诽跟疑猜说出。

  可一看到照片,立刻眉头一皱。

  「哪一个啊?」

  竟然是一张团体合照?

  这上头少说有二十来人吧?

  背景的确是一家十分有名的科技大厂的厂房大门,她猜可能是活动的员工合照吧。

  「这个啊。」

  卫妈指着右上角最高的一个。

  这没有放大镜看得清楚脸吗?

  她抓来放在桌上的手机,进入相机模式,将脸放大,结果仍是看不清楚。

  「他没有个人照吗?」

  「听说他不爱照相,这好像是他们公司为了做厂刊还是官网时拍的团体照。」那位姑丈滔滔不绝说了一大段,卫妈也记不太清楚了。

  「那你还说一表人才?」脸糊得连五官都看不清楚啊!

  「长得高就是一表人才了。」卫妈煞有介事的说:「男生身高超过一百八就有六十分,而且他有一八五呢。」瞧那得色,可见对男方身高十分满意。

  这算是歧视吧?

  卫昕苒嘴角抽了抽。

  难怪母亲之前在还没发生事情时,就不太满意她的男朋友,因为一个一六八,一个一七二,并不在母亲的标准范围内。

  原本还以为母亲是有先见之明,见个两次面就知道这两个男人不是什么可依靠的对象,原来都是她误会了。

  「我已经帮你约好这个礼拜天中午吃饭,记得喔。」

  怕女儿忘记,她还特地把卫昕苒的手机拿过来,在当天跟前一天的行事历上特别标注提醒。

  「约好了?」卫昕苒傻眼。「你都没问过我耶。」

  「干嘛问?你就是一定要去相亲的啊!这个没成,我还会帮你找第二个、第三个,直到找到我女婿为止。」卫妈语气坚决。

  妈,你为了在会议里扬眉吐气,非把女儿给卖了吗?

  但她也不是不知道母亲受了多少委屈,要不是忍无可忍,也不会这么急着找个女婿回来替家里添阳气,为她出头。

  毕竟母亲以前曾说过,家里不缺钱,就算没工作混吃等死也饿不了,与其被没良心的臭男人伤透心,不如母女俩相依为命一辈子。

  只是缘分这种东西喔,又不是说要就要,说来就来的,就算有看上眼的、交往了,也不保证一定能走到结婚那一步啊。

  「好啦。」忍住叹气的卫昕苒把那张在认人上完全没用处的相片还给母亲。「我会记得去的。」

  至于成不成,就听天由命了。

  来到约定的餐厅,举目望去,几乎客满的空间,她看不到感觉与相片长相相似的人。

  「请问有订位吗?」服务生过来询问。

  「应该有,姓岳,岳先生。」

  她想岳不是常见的姓,应该不用特别解释。

  「岳先生吗?在二楼喔。」服务生拿了张menu跟笔给她。

  「噢,谢谢。」接了menu跟笔的卫昕苒道谢。

  上了二楼,人比较没那么多了,还有两个位子是空的。

  可谁是岳廷深啊?

  她发着愁。

  左看看、右瞧瞧,想用单身男性来判定,偏偏竟然有两个男的各据一张桌子。

  她将两个男生快速打量了下。

  离她最近的那位男生看起来大概三十左右,头发比相片中的短,脸型方正,戴着一副眼镜,敦厚老实样,穿着一件黑色恤,坐着看不出身高,是她印象中的工程师长相。

  而且他看起来有点紧张不安,似乎在等着谁。

  她觉得这个的可能性比较大。

  第二个她一眼望去心就惊了惊。

  那是一名外型斯文俊秀的男人,宽肩,穿着白底蓝斜纹衬衫,中分的头发微卷,蛋型脸线条完美。

  他的视线往下正看着手上的手机,睫毛长,因而在下眼皮覆上了一层阴影,眼型是狭长的,内双,眼珠子黑白分明。

  鼻梁又高又挺,嘴唇线条清晰,略薄,颜色是粉中带肤,感觉很柔嫩。

  他的皮肤也很好,偏白,手比脸还白,手背可以看到淡淡的静脉纹路,骨节分明,手指长、手掌大,iPhone11在他手上像个玩具似的。

  虽然他也是坐着看不出身高,但是他对面的椅子往后挪了,因为腿太长,不这么做没有放置双脚的空间。

  这肯定不是她的相亲对象。

  太好看了!

  这么帅的男人当然不需要相亲,往路边一站,就有女生主动上前来询问电话号码了。

  于是她很有自信的朝第一位男生走去,拉开椅子直接坐下。

  「你好。」卫昕苒朝他点了下头,扬开嘴角端出有气质的笑。

  不知是不是因为当老师的关系,她只要不开口,让人发现她老是喋喋不休,喜欢舞曲,不听抒情歌曲,疯起来时人毛毛躁躁的,整体看起来还是很有气质的,像是会在家里做女红画画的样子。

  不过说实话,她手工艺还真是不错,画画、弹琴、唱歌、跳舞样样皆通,毕竟是幼教老师嘛,就跟幼幼台的哥哥姊姊功力差不多。

  男子有些错愕的看着她,但也很有礼貌的点头致意。

  卫昕苒有个优点就是很会自来熟,就算对方不会找话题也没关系,她可以完全负责到底。

  大概是在幼儿园面对众多小朋友的关系,不管是聒噪的、沉默的、坏脾气的……通通有办法应付。

  「这间你常来吗?有没有什么推荐的餐点呢?」卫昕苒将menu摊放在桌子上询问。

  「我是第一次来。」

  男人的声音略沉,是好听的嗓音。

  「我也是第一次,真刚好。」她笑,而男人依旧带着困惑的表情看着她。「那你点餐了吗?」

  「点了。」

  「你点什么?」

  「鸡腿排。」男子一直端着有些尴尬但不失礼的微笑。

  卫昕苒猜想他大概是第一次相亲吧,所以有些不知所措。

  没关系,气氛的调节就交给她!

  「鸡腿排……」卫昕苒低头寻找,「在这里!有椒麻、梅香、咸酥……种类好多喔,你选哪种?」

  「梅香。」

  「梅香应该是撒梅粉吧,这感觉应该很开胃。」

  「对……」男人终于忍不住问了:「小姐,请问我们认识吗?」

  「我们之前不认识,不过从今天开始就会认识了。」她朝他笑了笑,低头继续研究菜单。「吃猪排好呢?还是火锅好呢?」

  「小姐。」男人又唤她。

  卫昕苒抬起头来时,眼角余光注意到坐在男人斜后方的俊美男人视线正往他们方向瞟来。

  是不是被看出来他们正在相亲,一整个很不熟的样子?

  卫昕苒有些难为情地想着。

  相亲感觉就像是旧时代的产物,是老爸老妈那一代才有的。

  她想像他那种受欢迎的男人应该是无法理解现在的年轻人为何还要靠相亲来认识对象吧?

  「你……是不是走错位子了?」

  「没有啊,我是卫昕苒,就是陈阿姨的姑丈……不是,就是……」欸,那个亲属关系是怎样?「你……你舅舅吧……你舅舅介绍我们认识的。」

  「可是我有女朋友了。」

  他有女朋友了?

  他有女朋友为何还来相亲?

  难道是要掩人耳目?

  「而且她现在就站在你后面非常火!」男人的额际已经布满冷汗了,面色有些苍白。

  卫昕苒震惊回头,果然看到一名穿着洋装,绑公主头的女孩双手环胸站在她后头。

  「这是怎么一回事?」女孩的语气冷得跟冰一样,与外头的大太阳大相迳庭。

  「我不知道!」男人连忙摇头摇手。「这个人突然就坐下来,我也不知道是怎回事!」

  「你……」

  「对不起,是我弄错了!」卫昕苒慌忙站起,手摆出邀请的姿势。「我……我坐错位子了……我认错人了!」

  「怎么可能认错人,把我当傻子吗?」女子怒道。

  「不是……我是……我是来相亲的,所以对方我也没见过,因此不知道长相……」卫昕苒尴尬的笑,可以感觉到整个二楼的客人视线都集中在她身上。

  天啊!丢脸死了!

  「相亲?」女子狐疑挑眉。

  「欸……对……是相亲。」卫昕苒无措的抓紧手上的笔。

  「什么年代了还在相亲!」女子气呼呼地坐下。

  卫昕苒干笑着,急忙离那张桌子远一点。

  她猜相亲的男生应该是还没到吧?

  她也太胡涂了,没先问清楚对方的姓名,是谁说男生一定会比女生早到的,更何况她这么准时。

  看了下表,离约定时间才过十分钟,也许因为塞车什么的迟到了吧?

  她就近在四人位的空桌坐下,位子正好在那对情侣的后方。

  落坐的时候,那个俊美的男人又看着她了。

  虽然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心底八成笑翻过去了吧。

  这么大的糗……实在是无颜见人。

  卫昕苒干脆把菜单立起来,将脸埋进去,来个眼不见为净。

  不过现在有个问题,那个男的还没来,她要先点餐吗?

  如果他放她鸽子的话,一个人在这边吃饭多寒碜啊,更何况这整楼的客人都知道她是来相亲的。

  或者先点杯饮料,因为她有点渴了……

  在她犹豫着该怎么办时,有人在她对面坐下了!

  上天保佑,相亲的对象到了!

  她欣喜的放下菜单。

  「你好……呃……」

  怎么是那个俊美男人啦?

  卫昕苒有些惊慌的左顾右盼,眼神扫过其他客人,状似求救。

  而男人坐下之后,只是看着她,却未说半句话,好像在等她主动开口。

  「请问……有什么事吗?」她完全想像不出这男人找她会有什么事。

  总不会是要询问她相亲的心得吧?

  搞不好是记者什么的,来采访一个连相亲对象都会认错的蠢女人……

  「我姓岳。」

  男人开口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ppaazz123 发表于 2020-10-14 19:51: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 好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