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19396活跃度
  • 8181发帖
  • 7261主题
  • 0关注
  • 41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10月试阅 ✿] 浅亦《福相农家女》卷二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0-9-24 18: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福相农家女》
作者: 浅亦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10月07日

【内容简介】

胡莺莺嫁给刘二成后,日子过得顺风顺水,
但看出嫁的妹妹和大嫂的肚皮相继传出好消息,
她却一直没消没息,幸好婆婆没嫌弃她,也没给相公塞人(阿弥陀佛),
许她真的是福星高照,大嫂的娘家人低价抢了她家的卤肉生意,
不久爆发猪瘟,他们家卤肉吃死人,而她家幸运的避了这场大祸,
她上山采到能治病的草药,跌下悬崖竟大难不死,
因此救了她娘,还让钦差大人救了更多的人,
接着新屋落成的酒宴上,她发觉自己有了,相公又深受老师看重,
她的好运确实令人羡慕嫉妒,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盼她早死……


  第十九章 再度分家

  胡莺莺与刘德忠没有多留,第二日便离开了县城。

  两人一路往北,路上行了两天两夜,终于到了村口。

  夏氏挂心得厉害,时不时就到村口转悠,这会儿正伸长脖子瞧,见到自家的牛车跑过来,赶紧冲上前。

  胡莺莺知道夏氏担心,不等她问便主动说:「娘,相公的确是病了,我与爹爹去了之后带他看了大夫也吃了药,如今好了,您别担心了。」

  夏氏听说二成病了,心里一惊,但又听说好了,这才放心。

  又听胡莺莺说她把带去的银子基本上全给了刘二成,但二成的被子跟银子都被偷了,只是那偷盗之人偶然身亡,官差又把二成的东西还回来,夏氏摸着胸口喊道:「阿弥陀佛!得亏你们俩去了。」

  为了安慰夏氏,胡莺莺又提到刘二成的老师极喜欢他。

  夏氏笑咪咪,嘴角翘得老高,「我儿就是这般厉害。」

  她在家里灶上放了热馒头、咸菜以及米粥,胡莺莺与刘德忠行了两天的路,这会儿正又累又饿。

  招娣还在坐月子,夏氏虽然不喜欢她,但断然没有在一个女人坐月子的时候为难她,便还是让招娣躺在床上,只负责给两个孩子喂喂奶便是。

  胡莺莺吃了一块馒头,就着咸菜又喝了一碗稀粥,刘德忠上了年纪实在受不住便回屋去睡。

  她一路上躺在后边车篷子里倒还好,这会儿拿出来一包点心,「娘,这是二成交代给您吃的。」

  夏氏瞧了瞧,没接,「我一把年纪了,家里也不是没有饭吃,吃这个做什么?」

  胡莺莺笑道:「二成替人写文章赚的钱,给您买了点心,给我……买了一盒胭脂。」

  她小心地看着夏氏的脸色,怕夏氏不开心。

  谁知道夏氏瞪她一眼,「给你买胭脂,那不是应该的吗!二成往后若是发迹了,要给你买的更多,你得提前做好准备。」

  胡莺莺抿嘴一笑,「好,娘,我一定提前做好心理准备,二成将来成了举人老爷,肯定要给我买很多东西。」

  娘儿俩都笑了起来,里屋的招娣原本抱着孩子想出来看看,听见外头人在说什么点心、胭脂之类的,她不禁摸摸自己的脸,不知道婆婆会不会把点心拿出来分?还有那胭脂,胡莺莺舍得分一些给自己用吗?都是一家人,她们就那么自私吗?

  招娣越想越气,胡莺莺算个什么东西,嫁进来一个孩子也没生,反倒处处骑在自己头上,都是刘家的儿媳妇,胡莺莺难道是金子做的?

  外头夏氏跟胡莺莺没注意到里头的招娣,两人说着话,夏氏又道:「你得空回一趟娘家,你娘听说气病了。」

  胡莺莺一愣,「气病了?因为什么?」

  夏氏摇摇头,「胡老三家不是盖房子吗?挖地基的时候偏偏朝你娘家多挖了点,正好压在了白线上,你家里人不愿意,两家吵了起来,这胡老三一家忒不是东西,趁着夜里把墙给砌上了,你爹说都是一个姓的,若是强行把墙推倒实在不好,这么一点地边子就算了。你娘气得不行,说是好几日没起来了。」

  胡莺莺想了下,胡家爹爹是不靠谱的,张氏若是气郁在身无法排解,若是气出病来可怎么是好?

  她赶紧跟夏氏说了一声,起身换了件干净衣裳又洗洗脸梳梳头,把胭脂藏好,这就回了娘家。

  远远的胡莺莺就瞧见了胡老三家的新房子,红砖垒得墙头好高,看着有模有样,旁边留了两间屋子存放东西,吴氏正叉着腰指挥盖房子的人干活。

  吴氏瞧见了胡莺莺,翻了个白眼,对着脚边的一只鸡呸道:「哪来的死鸡?快滚!甭碍老娘的眼!」

  胡莺莺没见过这么恶劣的人,好歹自己也是她生的,虽然没有养育,也没有感情,但有必要一见面就这么指桑骂槐的吗!

  哪想到那鸡不仅不害怕,还直接飞起来往吴氏的手上啄了一口,吴氏疼得哎哟一声,胡莺莺看了噗嗤一笑,转身去了胡老大家。

  张氏正靠着枕头发呆,见胡莺莺来了,勉强一笑,「闺女,你来了?」

  胡莺莺点头一笑,关心了几句,张氏眼睛渐渐红了。

  「这么多年,我被她压着,向来是能忍则忍,可这人越来越过分,地边子也要占!莺莺,就因为我养了你,她就处处找我的麻烦,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坏的人呢?」

  胡莺莺瞧着张氏,忽然轻轻地抱住她。

  「娘,您相信吗?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胡奎的钱肯定来路不明,他们如今盖新房子当然高兴,可哪一日出了事情想哭都没有眼泪!您养我长大,我心里感激不尽,此生只有一个娘,那便是您,老天也定然记得您的善良。」

  张氏抹着泪笑道:「我养你可不是为了让你报答我,就是想着你可怜,好好的一个女孩儿,怎能说扔就扔?」

  她摸摸胡莺莺的脸蛋,笑道:「我闺女长大之后这般漂亮,命也好,嫁了刘二成那样好的姑爷,太给我争脸了。」

  胡莺莺趁机把刘二成在县城的事情说了,张氏十分好奇,听到人家先生十分喜欢刘二成,也骄傲得不得了。

  「闺女,娘这会儿与你说了话,竟然觉得身子舒服了,娘去给你煮鸡蛋吃。」

  娘儿俩笑着往外走,才走到灶房门口就听到隔壁一声叫骂,接着是一群乱糟糟的声音,她俩赶紧出去看,就瞧见吴氏哭天抢地地骂起来——

  「杀千刀的一群畜生!竟敢抢我家的东西!扒我家新建的屋子!我要报官!」

  只见一群大汉,一个个生得十分凶悍,正拿着锄头没命地把胡老三家才盖的墙给推倒,砖头都砸碎。

  吴氏破口大骂,为首的那个人嘴里叼跟草,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忽然一脚踹了上去,又一把抓起吴氏的领子,啪的给了她一巴掌,「再骂一句试试!你儿子胡奎用假名字在赌坊里借了钱不还,拿着赢了的钱回来盖新房子,他娘的倒是聪明,胡奎呢?出来受死!」

  吴氏这会不敢骂了,吓得瑟瑟发抖,「我、我不知道。」

  那几个人到处搜刮,把胡老三家的东西全毁了,还扬言若是胡奎不出现,他们就日日来闹,让胡老三家不得安生!

  吴氏不敢置信,那不是她儿子读书赚的钱吗?怎么会是赌钱?

  胡老三家被这么一闹,胡奎早已不见踪影,那些人直闹了好几日才作罢,吴氏哭得泪人似的,差一点就去跳河,如今不仅没有新房子住,还一贫如洗,只能勉强搭个草棚一大家子凑合住着。

  而胡奎,一直没有出现。

  胡莺莺压根不关心胡老三家的事情,她这几日正忙着给刘二成做夏天的衣裳,心想,等农忙二成回来时就可以穿了。

  算算日子,不到两个月就要收麦子了。

  因为天气越来越热,卤肉便不太好卖,万物复苏,田地里能吃的东西多了,人们不会太饿,闻见卤肉的香味儿也就没有多嘴馋。

  这也就罢了,兰娘她哥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方子,也去镇上卖卤肉,他做的卤肉虽然说香味没有刘家卤肉浓厚,但也差不多,价格还低了许多。这样一来,许多顾客都跑去陈家摊上买肉,刘家的卤肉明显卖不出去。

  夏氏气得大骂,定是这个姓陈的臭小子又出什么么蛾子,偷了刘家的秘方,否则怎么能做出来跟刘家差不多的卤肉?

  她隔着篱笆骂得难听,「上回就是这姓陈的恶棍坑害我们,如今又来,信不信我跟姓陈的恩断义绝!」

  兰娘原本躲在屋子里不敢出声,一听到她婆婆的意思像要休了她,也有些害怕了。

  她赶紧出来解释,「娘,这事儿我当真不知情!再说了,我大哥哪里有法子知道卤肉的方子?就是我也接触不到卤肉,莫要说他。」

  胡莺莺在旁边没说话,其实她早就想过,这卤肉不是个长久之计,毕竟擅长吃的人多吃几回、多试几次,兴许就把方子给试出来了。

  如今做土豆粉太累,卤肉生意也不行,那要做点啥赚钱呢?胡莺莺惆怅了起来。

  她需要钱,钱可是个好东西,能买好吃的、好穿的,没有钱,那是寸步难行!

  胡莺莺想了好些日子,都没有想到什么赚钱的好法子,卤肉卖不成,至于陈家到底有没有偷盗刘家的卤肉方子谁也不知道,眼下刘家又回归到地里刨食的日子。

  ***

  ***

  转眼,招娣的两个孩子也满月了,夏氏张罗着给办满月酒,毕竟是刘家第一个孙子辈的娃娃,不办一下说不过去。

  满月酒要准备的东西多,胡莺莺跟夏氏忙活起来,期间累得一身汗,打算回屋找毛巾洗洗脸,一进门就瞧见招娣正慌张地翻她的桌子。

  见胡莺莺进来,招娣更慌了,失手就打翻了桌上一只带锁的小箱子。

  那箱子砸到地上,胡莺莺头皮发麻,赶紧蹲下去拿出钥匙打开箱子,只见搁在里头的那盒胭脂已经碎成了三瓣。

  招娣有些语无伦次,「你……你怎么来了?」

  「这是我的屋子,我怎么不能来?你在干什么?」胡莺莺很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下一刻,她发现自己已克制不住心中怒火。

  招娣遮遮掩掩,「我想向你借根针,就来看看你的针放在哪里。」

  胡莺莺呵呵一笑,「招娣,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你怎么不长记性呢?」

  她扬起手,啪地一声给了招娣一个巴掌。

  招娣不敢相信胡莺莺竟然给自己一巴掌!

  她指着胡莺莺,手指都在颤抖,「你、你竟敢打我?」

  胡莺莺捡起那碎了的胭脂盒子,很想再给她一巴掌,但若是两人真的打起来也实在是没脸面,何况现在她只想赶紧把这胭脂盒子给修补一番。

  这可是二成给她的礼物,花了好些银子,胡莺莺看着盒子好想哭。

  招娣尖叫一声,「胡莺莺,你敢打我!」

  她觉得委屈极了,自个儿在刘家处处没有胡莺莺得宠,如今还被胡莺莺打,这日子没法过了!她要回娘家,让娘家带人来闹,势必让夏氏给个公道!

  夏氏闻声赶来,「你叫个什么鬼东西?」

  她低头一看,胡莺莺正在捡胭脂盒子,心里猛地一疼,「哎哟,这是怎么了?哪个不长眼的弄的?」

  招娣还觉得自己委屈,哭着说:「娘,我不过是不小心弄掉了那箱子,二嫂竟然打了我一巴掌,我在家时我娘可从未……」

  其实她娘打她打得可厉害了,但胡莺莺打她,她受不了。

  夏氏恨不得也给招娣一巴掌,可她当婆婆的轻易打不得儿媳,否则闹起来也难看。

  「招娣,你是缺心眼吗?你进你二嫂屋子里干什么?是不是又要偷东西?」

  招娣气得直喘着气,「娘偏心,好,我走!」

  她抱着儿子留下闺女回娘家,夏氏抱着孙女,哄了一会又去刘二成屋子里。

  胡莺莺看着那碎了的瓷盒子,正默默地掉泪。

  这儿又没有胶水,如何黏一起啊?

  夏氏见状也吓到了,莺莺平日性格好,从来不生气,也不喜欢争抢,这还是夏氏头一回见她落泪。想到二成临走前还托付自己照顾莺莺,她就更愧疚了。

  她走过去,赶紧说道:「莺莺,你莫哭,娘回头再给你买一盒新的!」

  胡莺莺赶紧收拾起来,强颜欢笑道:「娘,不碍事,这盒子虽然碎了,里头还是好的,能用,哪需要重新再买一个?」

  她站起来,伸手去抱招娣的闺女,「娘,我抱着妞妞,您去忙吧。」

  见胡莺莺对妞妞没有任何成见,夏氏更喜欢她,觉得她大度,反观招娣,简直不成气候!

  招娣好几日没回来,夏氏不问,刘小成知道了缘由干脆撒手不管,招娣在娘家住了几日,她娘和嫂子开始骂骂咧咧——

  「多一张嘴一顿也就罢了,这吃了好几顿了,自己心里都没数吗?」

  招娣听了又气又恼,自己往娘家不知道带了多少东西回来,怎么自己不过住了两日,就招人嫌弃。

  她娘也恼了,「刘家怎的不来接你?满月酒也不办了吗?」

  实际上,刘家满月酒办过了。夏氏对外称招娣病了不见人,就那么地招待了客人。

  招娣她娘着人一打听,好家伙,这下气疯了,带着儿子以及招娣杀了过去。

  「夏氏,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满月酒背着我闺女办了?你家二媳妇打了我闺女,也没个说法?」

  夏氏正在吃饭,放下筷子笑道:「哎哟,你们来啦?我正想找你们呢。」她站起来,慢慢悠悠的道:「我家卤肉的方子被招娣偷偷告诉旁人,我打算休了招娣。」

  招娣一愣,她娘已经骂开了——

  「你胡说什么!我家招娣怎么会偷方子?夏氏,你别乱说!」

  胡莺莺静静地坐着没有说话,只淡淡地看了一眼,招娣就吓得瑟缩了下。

  夏氏哼道:「招娣,你有没有偷?」

  招娣赶紧摇头,「娘,我没偷啊!」

  夏氏冷笑,「那你屋子里的卤料渣滓是怎么回事?你平白无事拿卤料渣滓干啥?陈家人可都说了,就是拿钱收买了你,从你手里拿走了方子。」

  招娣完全没料到夏氏会查得这么仔细,跪下哭道:「娘!」

  招娣她娘也有些意外,招娣竟然偷偷卖了刘家卤料的方子。

  招娣哭哭啼啼,「陈老大说要卤料渣滓也做不成卤肉,可以给我二两银子,我没多想,便捡了二嫂不要的卤料包给了他,但我真心不是要偷卤料的呀,娘!」

  夏氏冷着脸,「我管你是不是要偷,你这就是偷!陈家因为你给的卤料渣滓夺了刘家的生意,我刘家断然容不下你这样的女人!」

  她指着招娣她娘说道:「好了,把你闺女领回去,休书几日后小成会送上门、」

  刘小成一直低头不语。

  而招娣她娘忽然咳嗽两声道:「哎呀,我家里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她脚底抹油溜得奇快无比。

  招娣站在原地,一脸尴尬,真没想到自己的亲娘会如此无情。

  这下她娘走了,招娣也怕了,跪爬过去求道:「娘,求您不要休了我!我知道错了!」

  夏氏不为所动,她又去求刘小成跟胡莺莺,刘小成不敢说话,胡莺莺看她一眼,只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招娣真的怕被休了,大哭着道:「娘,我真的知道错了,您看在两个孩子的分上,不要休了我呀!」

  她哭得几乎晕厥过去,刘小成这才犹疑地道:「娘,她也是可怜,您就……」

  夏氏翻了个白眼,「你们两个,原本就是一对孽障,整日里做些不着调的事情,如今若你们还想继续过,那便分家,你们单独过活!」

  刘小成肯定不愿意分家,可招娣立即破涕为笑,「娘,分家可以!」

  只要不休了她,分家也没什么。

  夏氏看向胡莺莺,「莺莺啊,那就分家了,你有意见吗?」

  胡莺莺当然没意见,点点头,「都听娘的。」

  这个家便又开始分了,隔壁的兰娘听闻要分家,赶紧跑来,「娘,当初我们分家时家里穷,没什么银子,如今家里银子多了,分给老三,不给我们吗?」

  夏氏知道兰娘跟招娣都是个蠢的,便道:「你若是想要,便问招娣是否同意?」

  招娣当然不同意,「娘,大嫂早已分出去,家里有再多钱也与大嫂无关呀!」

  夏氏点头,「兰娘,当初你要分家,分家之后家里就算是发大财也与你无关。招娣,以后你也记住了,分家便是分家,莫要再想着占其他人的便宜!」

  这个家便如此分了,夏氏拿出来八两银子,招娣原本想着没这么少,可也不敢说什么。

  「老二三两,小成三两,我跟老头子二两,招娣你们单过,我跟你们爹跟着老二,那二两便给老二。」

  招娣一愣,「娘,我愿意您跟着我们。」那他们岂不是可以多得二两?

  「行,跟着你们,那你们的银子便都交给我管,毕竟老二家的银子是给我管的。」

  招娣这下犹豫了。

  夏氏冷笑,「就这么定了。」

  这个家算是分得彻底,三个儿子全部分开住,兰娘想到自己差点就从婆婆手里分到银子,因为招娣而没有得到,就更不喜欢招娣。

  招娣想到兰娘想从自己手里拿走银子,便觉得这个表姊其实也不是啥好东西,两人分到的菜园子又紧挨着,田地也是挨着的,矛盾便多了起来,哪里还有心思找胡莺莺的碴?

  这也是夏氏的手段所在。

  胡莺莺倒是没有注意这些,自从分家后她轻松自在多了,招娣是不干活的,做饭做一大家子的,夏氏累,胡莺莺也累,如今只用一家三口的饭菜,夏氏跟刘德忠下地,胡莺莺自个儿很轻松地做完。

  她闲下来时用细线小心地把那胭脂盒子缠绕起来,看着倒是完整,她忍不住轻叹,居家过日子事儿真多呀,虽然刘二成待自己很好,婆婆夏氏也好,但难免会有其他人无中生有,好在如今都分开来住,一切都好了起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