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19396活跃度
  • 8181发帖
  • 7261主题
  • 0关注
  • 41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10月试阅 ✿] 浅亦《福相农家女》卷一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0-9-24 18:5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福相农家女》
作者: 浅亦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10月07日

【内容简介】

从前他因故痴傻,是她一肩扛下家中大小事。
而今他飞黄腾达,唯愿与她携手到老,共享荣华。

穿越成为被退亲的小胖妞,胡莺莺只能说那些人真没眼光,
看看她,根本是福气的代名词,天生旺夫命,
自从嫁给刘二成,不知给贫困的刘家带来了多少好运道,
她一上山就有猎物自投罗网,让大家尝到久违的肉味,
以往田地只能种出小得可怜的土豆,如今也变得个个比拳头大,
就连因伤成为傻子的丈夫都逐渐好转,疼起她来不手软,
有人使计想害他们受野兽袭击,他一句「它来了就让它先吃我」暖了她的心,
这样好的丈夫,被人觊觎也不意外,果然有媒婆上门口口声声要他休妻另娶,
他冷声推拒,素来温吞的一个人甚至为此动起手来,给足她面子,
谁想那富贵人家惨遭拒绝,面子挂不住,竟施毒计想要毒害她……



  第一章 胖姑娘配傻书生

  炕头村的胡莺莺被退亲了。

  她今年十六岁,原本说的那户人家在前后两庄是数一数二的人家,养的有猪,喂的有羊,不说顿顿白面吧,那窝头也是管够的。

  在这种动不动就要挨饿的年代,这样的人家可以说是很好了。

  这户人家姓崔,跟胡莺莺退亲的人叫崔广志,崔广志原本看上胡莺莺是因为她生得漂亮,虽说是乡下长大的,可那身段柔美,面庞跟春天时山里盛开的白山茶一样,声音也清甜柔软,哪个男人不喜欢这样的女人呢?

  可就在亲事才定下来那阵子,胡莺莺上山捡蘑菇时不知怎么就中毒了,后来也不知道被谁救下来放到村口,再后来,她醒了之后倒是没瞧出来什么不对劲,但日子一长便邪乎了起来。

  胡莺莺胖了,肉眼可见地胖了起来,短短两个月,判若两人,原本那个清瘦娇弱的美人儿一下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十足的胖女人,走起路来身上的肉晃啊晃。

  崔广志傻眼了,但当下并没有提退亲这事儿,否则人家肯定要说他无情无义。

  原本崔广志是想着再过个半年一年的,让胡家耗不起了主动取消这门亲事的,可是不巧的是,他跟同村的玉莲在河边搂着说话,恰好被去洗衣服的胡莺莺撞见了。

  胡莺莺倒是没说啥,端着洗衣服的盆到河的另外一头去洗了,玉莲却哭了,要崔广志赶紧给个说法。

  崔广志没有法子,玉莲可是村里除了胡莺莺之外最漂亮的姑娘了,他只得厚着脸皮去退亲。

  胡家人气死了,尤其是胡莺莺的娘张氏,在院子里举着菜刀骂,「当初是你求着说要娶我家莺莺,如今怎的又要退亲?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兔崽子,当我家是什么地儿,要来就来,要走就走?」

  其实张氏也知道,自家闺女忽然胖成这样,要嫁人真的是个问题,可想想还是气不过。

  最终,崔广志拿走了订亲时送来的红糖、布料以及两瓶酒。

  张氏坐在院中的凳子上喘粗气,她当真气得不行。

  胡莺莺就坐在屋子里的窗下缝裤子,她的裤子破了,虽然说裤子原本就都是补丁,可也不能这样子继续穿,然而她现在身材肥胖,很费布料的。

  缝好裤子,胡莺莺咬断线,坐在那里叹气,忍不住回头看看这小破屋子。

  很简陋,只有一张木板子钉成的床、一张很旧的木桌子,以及自己身下的凳子。

  她来了也有小半个月了,心态自然平和了些。

  被退亲的事情她丝毫不关心,所谓的崔广志在她看来还没有一块窝头重要呢。

  那日在河边瞧了一眼,崔广志那样黑黑瘦瘦干巴巴的一个人,面相也不好,不知道那个什么玉莲是不是眼睛有问题,竟然也下得去嘴。

  说起来,胡莺莺原本是一名很普通的白领,却不想在下班的路上出了车祸。

  若是说她命该如此也就罢了,谁知道到了地下,负责生死簿的人一皱眉,「这人抓错了。」

  胡莺莺气极了,自己被车子撞得当场死了,结果是抓错了?

  那人一张黑脸,露出恐怖的笑意,「不过也无妨,再送你去另外一个世界继续活着吧,除此之外,也会对你有其他的补偿。胡莺莺,去吧。」

  整个过程完全没问过她是否愿意,胡莺莺气啊,气得牙都疼!

  尤其是来到了这里,在原身吃了毒果子死了之后继承了这身体,过着饭都吃不饱的日子,她更气。

  还不如死了待在地下呢,或许还能吃饱饭。那些人也太过分了,根本没有问过她的意愿。

  胡莺莺想过自杀,可是她胆子小,想来想去,算了,苟活着吧!

  她正在胡思乱想,忽然听到院子里有响动,是隔壁的三婶吴氏。

  说是三婶,其实吴氏是胡莺莺的亲娘,当初把她生下来之后嫌弃是个闺女打算扔了,作为大伯母的张氏心疼孩子便抱来自己养了。

  这么多年过去,吴氏丝毫没有愧意,她早已忘了胡莺莺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吴氏走到院中,看着面色不好的张氏,笑道:「大嫂,我听说崔家来退亲了?我就说这丫头是带着霉运来的,这么多年了……唉!我瞧着啊,你不如把她卖到镇上去,人家瞧着她那一身的肥肉,兴许能多给你一些银子。」

  张氏气得跳起来了,「干你屁事!我闺女我养,碍着你啥了?你来我家干啥?」

  吴氏幸灾乐祸,「你养?也没见你养出来个啥,如今谁不笑话你养了头猪!」

  张氏更气了,她不只是气旁人笑话自己,也心疼闺女。莺莺饭量一直没变,吃得很少,这胖得当真古怪,说实话,她心里头都担心死了,更受不了旁人笑话。

  见张氏气得狠了,吴氏笑得更欢快。

  村里人悄悄扔孩子的人多了去了,可这些年来被笑话的只有她,就是因为大嫂这个蠢货发什么善心替她养了女儿,顿时成了好人,自己则成了坏人。

  要是能再来一次,她发誓当时就要掐死胡莺莺。

  吴氏正笑着,胳膊被人猛地抓住,接着整个人被提起来,直接悬空了。

  「啊呀!你干什么!」吴氏惊叫。

  胡莺莺面不改色地提着吴氏,像扔小鸡似的把她扔到了门口。

  「再乱叫,我就打死你。」她面沉如水,声音没有一丝感情。

  吴氏怕了,拍拍屁股赶紧溜了。

  张氏站在院中,心里一酸,转头装作去忙。

  胡莺莺叫住她,「娘,您歇着,我来弄饭。」

  自从胖了之后,她的力气大了许多,干活倒是方便。

  张氏嗯了两声,无精打采地坐在凳子上择韭菜。

  她愁啊,女儿家哪里有不嫁人的呢?可看胡莺莺肥胖的背影,谁敢娶?如今家家都穷得要死,谁敢娶一个胖子啊?就算她再如何说莺莺吃得少,可谁信呢?

  ***

  ***

  没两天,张氏得了个消息,北村有一户人家相中了胡莺莺。

  那户人家姓刘,小伙子叫刘二成,他爹叫刘德忠,他娘人称夏氏。

  张氏吓了一跳,「夏氏的二儿子?那不是读书读得很好的那个吗?我前几年老是听人说他要考秀才的,怎的会看上我家莺莺?」尤其是如今胖成两个人的莺莺?

  媒婆笑笑,「唉,刘二成原本是打算考秀才的,这不是没考上吗?家里也不打算再给他考了。夏氏觉得你家莺莺乖巧,性子软和,就托我来说了,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介绍给我亲侄女了,只是夏氏更喜欢你家莺莺呢。」

  张氏半信半疑,被媒婆一番劝说,也心动了,只因为刘二成在周围十来里地的确出名。

  刘二成自小就是个极其聪明的孩子,家里也舍得供他读书,听说在镇上已经读了好几年了。

  这事儿听着好,可张氏心里打鼓,嘴上应了媒婆,私下便去打听,可听到的也都是些好的。

  她思来想去,还是同意了,说不定真是莺莺苦尽甘来命里有福呢!

  转眼到了提亲的日子,媒婆与夏氏带着刘二成一起上门了。

  刘家带来的礼十分周全,刘二成长得端正清秀,个子高高的,因着自小读书,看起来白净斯文,脸上始终带着恬淡的笑意,非常温和。

  张氏大喜,问了几句话,刘二成都静静地答了。

  可没一会张氏就觉出不对劲了,这刘二成瞧着是好,可说话怎么不对劲呢?

  问他今年几岁?他答十八,再问他往后还读书吗?他答不打算读了,接着再问喝不喝茶?

  刘二成便呆呆愣愣的,求助似的看向夏氏。

  夏氏慌了,「亲家母,这孩子第一次上门,难免有些乱了方寸,这些话还是咱们两个跟媒婆一起说,这订亲的日子回头……」

  张氏面上的笑意荡然无存,盯着刘二成问道:「你家今年种了几亩地?都种些啥?你平时下地吗?都什么时辰下地?嗯?」

  刘二成手足无措地张了张嘴,半晌,挫败地低下了头。

  张氏那因为常年操劳而无比粗糙的手往桌上一拍,「你们真当我家好欺负!一个傻子也想娶我闺女,夏氏,你哪来的脸!」

  夏氏尴尬至极,站在原地也不说话。

  倒是媒婆挥着帕子着急忙慌地解释了,「嫂子,你别误会,我们二成可不是什么傻子!他原先读书是极好的,这前村后店的谁不知道呢?只是两个月前他从镇上回来时碰到了脑袋,暂且没有恢复好,若是哪一日好了,再考个秀才,你想,莺莺嫁过去还不是享福?再说了,若是等二成好了再娶媳妇,那时候也轮不到你的莺莺呀!」

  张氏自然不信这个说辞,傻子就是傻子,还指望能好了?莫说刘二成出事之前还没考上秀才,就是考上了又能如何?

  这种读书人若是出息了也就算了,若是没有出息,平日里干活根本比不上村里其他男人,文弱得甚至比不上一个强悍的女人,如今这刘二成脑子还不灵光,她就是把莺莺放在家里养一辈子也不愿意许给他!

  夏氏在旁边有些着急,儿子原先是家里的指望,可两个月前却出意外磕到了脑袋,这段日子她想尽法子也没能治好二成,家里的天彷佛塌了。

  因为供刘二成读书,家里情况不好,夏氏哭了几场之后又打起精神,想着这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

  首先,二成考不了功名了,那就得趁着旁人还不知道实情,赶紧给他娶个媳妇,早日生个大胖小子传宗接代。

  原本夏氏以为刘二成表面看不出来什么,在家教了好半天,这才放心地带来胡家,没有想到这张氏是个不好糊弄的。

  张氏斜眼看着她,「你们赶紧走,别再来了!」

  刘二成静默地站在那里,面上的神情很淡,彷佛周遭的事情都与他无关。

  夏氏也是爱脸面的人,儿子没出事之前谁不羡慕她?因此她也没再多留,拉着刘二成就往外走。

  胡莺莺站在东屋里,一直都在留心听着堂屋的动静,见他们要走了,有些好奇地把门推开一个小缝,想看看这全村读书最厉害的男人长什么样子。

  可这破门用的时间太久了,推开的时候竟然吱呀一声,胡莺莺吓了一跳,紧接着就瞧见刘二成停下脚步往这边看了过来。

  年轻男人穿着洗得发白的长衫,面庞白净端正,眼神有些空,但依旧瞧得出来他从前应该是个温润的人。

  待看清楚他的脸,胡莺莺瞬间僵住了,简直无法呼吸,心脏跳得厉害,还有些想哭。

  上辈子自己虽然是个普通人,但也有喜怒哀乐,她死之后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跟公司的大BOSS表白。

  暗恋了十几年,他却连她是谁都不知道,那种苦涩又心酸的喜欢,让胡莺莺想起来就觉得心脏抽痛。

  难道这就是地下那黑脸人所说的补偿吗?补偿她可以嫁给一个已经傻了的大BOSS?

  夏氏拉拉刘二成,「二成,咱们走了,回家。」

  刘二成却移不动脚步,他盯着门后面只露出来侧脸的女人,眼睛暗了暗。

  胡莺莺再也没有忍住,她想,反正来到了一个自己无法接受的世界里,那么就算发生些其他事又如何?日子已经很糟糕了,不如就当了却一下上辈子的心愿吧!

  「娘,我愿意嫁给刘二成!」

  ***

  ***

  刘二成跟胡莺莺要成亲了,这阵子附近几个村子的人都在说这事儿,直说刘二成也真是倒霉,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可惜在考试前碰到了脑袋,十来年的努力都付诸东流。

  这就算了,刘家这些年为了供刘二成读书,几乎掏空了底,刘二成下面还有个弟弟,眼下娶媳妇都是件难事。

  据说订亲那晚,刘二成回到家喝口水还差点呛死了。

  而胡莺莺也是个惹人笑话的,这些日子越来越胖,据她三婶说她在家特别能吃,又懒得要死,什么活儿都不干,瞧见好吃的就往嘴里塞。

  这样的两个人,日子能好到哪里去?

  吴氏到处散播这两人的笑料,越说越离谱,张氏恨得去找她吵了一架,吴氏才住嘴。

  外头的流言越传越凶,大家都认定胡莺莺跟刘二成绝对过不上好日子。

  张氏愁得厉害,成亲前一晚还在说:「莺莺,你若是现在后悔了,娘就厚着脸皮把你留下来。那个刘二成现在跟个傻子没区别,你嫁过去干啥?」

  胡莺莺想起刘二成,心里就冒着甜甜的蜜意。她觉得也许自己是真的疯了,只因为那张一模一样的脸就嫁了,可是她不后悔。

  「娘,他是读书人,原本是要考秀才的,不过是因为碰了脑袋才愿意娶我,我不亏。万一哪一日他好起来了,考上了功名,您闺女我不是就能做秀才夫人了吗?」

  张氏叹气,半晌,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手帕塞给她,「这里头是一只银镯子,娘也没啥好东西,这东西你带着防身,到了刘家也不许说出去,知道吗?」

  胡莺莺赶紧推回去,「娘,这我不能要,我现在胖成这样,哪里戴得上去?您还是留着。」

  她虽然才来没多久,但有原身的记忆,知道张氏待自己是真的很好,因此对张氏的态度很不错。

  张氏哪里愿意,硬是让胡莺莺把那银镯子拿着。

  ***

  ***

  乡下人亲事办得简单,尤其是刘二成家穷,根本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也就请了两个吹唢呐的,租赁了一顶小轿子,这就把胡莺莺接回了家。

  可谁知道胡莺莺太胖,抬轿子的人当场要夏氏加钱,胡莺莺坐在轿子里一阵尴尬。

  她知道现在的自己胖,可这有什么办法?她现在真的是喝水都胖的体质,难道胖错了吗?

  来刘家喝喜酒的人都忍不住捂嘴笑,夏氏脸上一阵难看,半晌抠出来几文钱,抬轿子的人才算愿意。

  因为太胖了,胡莺莺有些羞于见人,好在拜堂之后她也是不需要见人的,就坐在刘家安排的屋子里。

  因为刘二成如今脑袋跟一般人不一样,夏氏格外护着他,没让他敬酒便赶回了屋子里。

  刘二成进门瞧见自己经常睡的床上坐着个穿了一身红衣裳的女子,胖乎乎的女子几乎占了半张床,他没说话,就那么在门边站着。

  胡莺莺听到脚步声,心里知道是刘二成,忍不住紧张起来。

  她想起每次公司开月会瞧见他的时候,自己心跳都乱得一塌糊涂的样子,有一次他也是离自己这么近,她甚至闻得到他身上的味道,清香中带着阳光的滋味。

  胡莺莺轻轻地在心里感叹,地下那黑脸人也算是有良心,她对这个补偿非常非常满意。

  她从高中就喜欢他,大学不但没能忘记,反倒喜欢得更加深刻,毕业后面试进了他所在的公司,离得是近了,但却更清楚两人的世界太远,他是金字塔顶端的人,而她不过是个社畜。

  能有今日,胡莺莺觉得自己死得也值了。

  等了许久,她心绪都平静下来了,刘二成都还没走过来。

  她想起来他脑子坏了,便带着娇羞自己揭开了盖头。

  眼前的男人长身玉立,穿着一身简陋的红色长袍,就那么定定地站在门口瞧着她。

  见胡莺莺自己掀开了盖头,刘二成瞬间有些慌乱,「你、你……」

  他拚命在想他娘教过的话,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不由有些紧张,有些急躁。

  胡莺莺赶紧说道:「你过来坐吧。」

  刘二成没动。

  她瞧着这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脸上的表情却是跟从前截然不同的样子,那分拘谨和不安让她倍感亲切,便走过去拉住了他的手,「你坐下来吧。」

  刘二成坐在了床边。

  胡莺莺把盖头放到一边,走了两圈,看着这间非常破旧但却收拾得很干净的屋子,重新打量起刘二成,「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吗?」

  昔日的男神学霸竟然成了个小傻子,胡莺莺觉得还挺好玩的。

  刘二成两只手分别放在两条腿上,一动不动,想了一会才慢慢回答,「鄙人刘二成。」

  胡莺莺噗嗤笑了出来,「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刘二成盯着她看了一会,才迷惑地摇头,「不知道。」

  胡莺莺大着胆子走过去,蹲在他膝盖前面,做了一件她梦到过无数次的事情。

  她盯着他那双修长白皙的手,将他的右手放到自己的脸颊上,看着他轻轻笑道:「我是你娘子。」

  夏氏担心儿子跟新媳妇没办法交流,想着关键时候自己能进来帮一把,便躲在屋外偷听,没想到听到这话,心里喜得直冒泡。

  她就知道自己儿子是个好的,就算是傻了,照样不缺女人喜欢!

  夏氏对胡莺莺的不满减轻了许多,没一会就端了两个窝头和一碗稀粥进门。

  「老二媳妇,你自晨起便没吃东西吧?吃一些垫垫。」

  其实家里一个人也就吃一个窝头,夏氏能拿两个进来,绝对是对胡莺莺很不错了。

  胡莺莺赶紧道谢,「娘,谢谢您。我吃半个就够了,相公能吃多少?」

  夏氏愣住了,「你只吃半个?」她从上到下打量了胡莺莺一番,说道:「我家是穷,但绝对不会短了你的吃的,尤其是你今日才进门。我听人说你一顿吃四五个窝头,半个够塞牙缝吗?」

  胡莺莺自然要解释一番,「我在家时也只吃半个的,外头那些人不过是胡乱编排罢了,往后您就知道了。」

  若是胡莺莺真的饭量这么小,那么自己也能省些口粮。

  夏氏留下两个窝头,胡莺莺吃半个,刘二成吃一个半。

  到了晚上刘二成仍旧一言不发,胡莺莺检查了下他的脑袋,受伤的地方如今还有一道红痕,看样子当时伤得不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