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19396活跃度
  • 8181发帖
  • 7261主题
  • 0关注
  • 41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10月试阅 ✿] 蓝浅《罪臣之女》卷二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0-9-24 18: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罪臣之女》
作者:蓝浅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10月07日

【内容简介】

谢孤舟没想到爱了多年的师妹如此棘手,
他温水煮青蛙的让她习惯自己的照顾,一边培养势力财力,
如今已能随手拍下四万两的羊脂暖玉,亲手雕成簪子送她当及笄礼,
且不管千难万难,举凡去打仗还是面对争皇位的敌人,
他都不忘和小师妹维系感情,并且取得她家人的好感,
不但把她全家从流放地带回京,还不时去她面前晃,
谁让小师妹酷爱美男,不努力保持天下第一的颜值不行,
然而她一知道他是皇子,竟第一时间跑来退亲,
退亲不成就自命是「战友」,说是先替他卡着未婚妻的位置,
之后为了撮合他和表妹,不惜亲手做了他爱吃的酸甜点心当诱饵,
本以为这傻姑娘迟钝得不会发现彼此两情相悦,继续将他拱手让人,
可当她撞见他与表妹出游踏青,她的反应却让他升起一丝希望……



  第二十八章 天价拍下及笄礼

  宁安互市贸易所坐落在宁安西五里处,单独修葺,占地百亩。

  这里有着高高的城门,厚实的城墙,还有着戒备森严、兵强马壮的宁安军士把守。

  进入城里便是一水的青砖马路,将贸易所分成四个部分。

  除了最中央为贸易所处理公务的府衙之外,其他三处分别是负责交易马匹、铁器、布匹的一市和负责交易皮毛、人参、药材的二市以及负责交易茶叶、书籍、粮食等的三市。

  在最开始的时候,宁安互市贸易所还只是小小的宁安货栈,主要负责交易的也只是与高丽互通的皮毛、人参、药材等。

  慢慢的,来互市贸易的外族越来越多,才增加了其他两市。

  每月初一时,至少有几千人来到宁安互市贸易所来进行交易,也为宁安本地人以及那些流人提供了富足的生活。

  毕竟这些多人来到宁安要待上十天半个月,有的甚至直接留下等下一个贸易日,这么长的时间总要吃喝,这就为宁安人提供了许多工作赚钱的机会。

  宁安互市贸易所城内的繁华,隐约有京城风情。

  在贸易所最高的天阙顶楼上,淡青色的烟罗纱随风轻飘,窗边乌檀矮几上一只灵芝云纹兽香炉正燃着从西域进来的沉水香,冷香袅袅。

  中央的软榻之上,一位谪仙般雅致的青年正在下棋,白皙修长的食指轻轻在厮杀惨烈的棋局上放下一粒黑子,翡翠棋盘发出清脆的碎玉之音。

  优雅迷人的瑞凤眼,没有了少时的堆冰积雪,越发深邃温柔,宛如春柳拂波一般,正是谢孤舟──当初那个清冷疏离的少年如今已长成了气度尊贵的青年。

  「公子,高丽那边数年来与宁安的交易量不断增加,我们之间的交易物品几乎涵盖了高丽所需的生活用品,彻底摧毁高丽贫弱的手工作坊,让他们越发依赖我们而活。另外,我们降低了书籍纸张的换取比例,已让中原文化在高丽彻底流行起来,畅通无阻……」

  站在下首一个锦衣青年正在汇报,这人正是邓挺安。

  八年过去,邓廷安也长大了,圆脸变得清秀,却依旧不改当初将军府三公子的纨裤,只是眉梢眼角的精明越发明显。

  「逻车人那边的铁矿交易也比往年增加了三成……」邓廷安语气停顿了一下,长眉微皱,「只是靺鞨人最近在宁安附近活跃得厉害,蠢蠢欲动,似是不怀好意。」

  这些日子,他不断接到探子线报,说是宁安附近经常有靺鞨人的探子出没,这些探子对宁安城的守军、关卡、装备等十分感兴趣,很明显就是在收集情报,对宁安存有异心。

  如今朝中动荡,内里空虚,周边异族都对宁朝虎视眈眈,宁安现在又如此富裕,一向没有什么臣服之心的靺鞨人又怎么会不存异心?

  「公子,我们该怎么办?」邓廷安语气隐含忧虑,这些野心勃勃的靺鞨人!

  「他们若战,我们战便是了;若是不战……我记得我们与靺鞨人的主要交易是用我们的茶叶换他们的马匹,九十斤茶叶可以换一匹上等马。」

  谢孤舟扔下手中的棋子,抬眼朝邓廷安望来,凤眸潋灩,嘴角微勾,「告诉底下的人,从今天起用一百二十斤茶叶换一匹上等马,其他交易也全部上涨三十斤茶叶。另外,开放靺鞨人一直求而不得的粮食贸易,但我们依旧不收其他货物,只收马匹。」

  身为公子的心腹兼同窗,邓廷安不知看过多少次公子用这种如沐春风的笑容送敌人踏上黄泉路,而他们至死都不知道是被谁坑死的,这样温和无害的笑容他太熟悉了。

  「公子可是要釜底抽薪?」

  邓廷安心中一动。这些年他们致力要将靺鞨变成第二个高丽,温水煮青蛙,现在公子以茶粮巨利诱之,就是在加速靺鞨人的虚弱。

  谢孤舟来到窗边负手而立,看着楼下川流不息的人潮,语气温柔和煦,「放心,靺鞨人成不了气候。」

  治国如烹小鲜,急不得。

  敌不动,我不动;敌人若动……也只是找死罢了。

  送上门的肥肉没有不吃的道理。

  「是,廷安受教了。」

  邓廷安看着面前挺拔修长的背影,端肃如松,强大自制,心中再一次为年少无知的自己点根蜡烛哀悼。

  爹那一顿板子打得不冤,想想他当初干的那些事儿,若是换了公子出手,他真是不死也要扒层皮。

  他和公子混熟了之后待在公子身边多年,协助公子建设宁安互市贸易所有所贡献后,他爹才私下偷偷告知公子的真正身分──公子是当今圣上唯一的儿子!

  邓廷安当时差点没吓死,他觉得之所以能混到公子的身边,一靠公子心胸宽大,二靠他自己脸皮够厚。

  当初若不是他屁股刚好能下地了就不管不顾贴上去,想让公子理他,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不对!这事儿其实最应该感谢的是薛家那小丫头,若不是她当初想要看冰灯,公子哪里肯理他?

  这些年他也看出来了,薛家那小丫头对自家公子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他若是闯了祸想找人跟公子求情,找薛家的小丫头一准好使,薛家的小丫头也是他的恩人呢。

  正事谈完,想到薛家那小丫头就快要笄了,邓廷安便顺嘴提了一句,「对了公子,薛家那小丫头就快要及笄了,您的贺礼可准备好了?」

  及笄就意味着可以谈婚论嫁,是大姑娘了,也不知宁安的男儿哪个有这福气可以娶走薛家这颗明珠?那颗小明珠这些年可是出落得越发漂亮了。

  谢孤舟站在窗边,淡青色的烟罗纱如云雾般多情的痴缠在他身边,无人看见,邓挺安话音刚落时,那张俊美如谪仙般的脸上有片刻的微僵和不自然,谢孤舟垂眸,狭长的凤眸波光流转,指尖微动。

  他当然知道小丫头马上就要及笄了,当他第一次意识到小丫头已经长大了的那一天,他在书房中枯坐了一夜……

  「公子,贸易所的拍卖会就要开始了,您不如去看看?」邓廷安建议。

  好的下属就是要要想公子之所想,及公子之所及。

  听说公子找了许久都未找一件合心意的贺礼,要他说,公子就是太挑了。

  他们宁安可不是以前的宁安了,什么奇珍异宝这里没有?不是他吹牛,京城里没有的他们这里都有,他都不知道公子究竟是想要找个什么样儿的礼物送那小丫头才会满意。

  宁安互市贸易所虽然是每月初一开,可是真正的好东西却是每月初六才会出现在拍卖会上,公子早就将贸易所交给他打理,很久没有来过了。

  今天却招呼都没打一声就来了,精乖如邓廷安如何能猜不出这背后的原因?

  「说不定,您能找到合意的东西呢?」邓廷安笑成一朵花。

  只片刻的时间,谢孤舟便已恢复之前的优雅温和,星眸微弯,浅浅一笑道:「好。」

  邓廷安连忙欢快的在前面引路。

  谢孤舟身分贵重,是从密道前去拍卖会场中他的专属包厢。

  这个包厢视野最好,拍卖台上所有物品都可以清晰的一览无遗。

  谢孤舟来时,拍卖会现场已经坐了不少人。

  这些人来自天南海北,有西域人、高丽人、靺鞨人也有逻车人,都是各地富商,也是宁安互市贸易所的老客户。

  谢孤舟只是随意看了几眼便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

  拍卖会的负责人是李山,他亦是谢孤舟在开贸易货栈时就一直跟在身边的人,随着谢孤舟一步步历练上来的心腹之一。

  薛宗羲将他给了谢孤舟的那一刻便以与他说明,日后要奉谢孤舟为主子。

  此时李山听闻公子来了,急匆匆赶来与谢孤舟见礼,「见过公子。」

  谢孤舟微笑着让李山起身,柔声道:「我来看看有什么东西适合明珠的。」

  李山明白了。小姐快要及笄了,公子这回应是为小姐选及笄贺礼来着。

  「此次倒是有不少好物件,您看看。」

  知道公子事务繁忙,李山也不罗嗦,直接让人递上来一份册子,上面都是今天将要拍卖的珍宝。

  拍卖会的奇珍异宝,每一件都能引起众人的争抢竞拍,可谢孤舟都不怎么感兴趣,唯有看到一块羊脂暖玉的玉料时有些移不开眼睛。

  及笄礼上有加簪一项,不若自己亲手为她雕一支簪子……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思及此,谢孤舟眼神变得柔软。

  「这块羊脂暖玉乃是出自西域,外表温润细腻,通体白如凝脂,无一丝杂质,握之隐有暖意,极适合身体虚寒之人,正是羊脂暖玉中的极品、有玉中玉髓之称的白玉子。底价八千两白银。」

  拍卖会的主持人在台上介绍着这块只有巴掌大的极品羊脂暖玉,另有人在台上配合着全方位向众人展示这块羊脂暖玉。

  每一个前来拍卖会场的客人都会有一份拍卖清单,上面详细介绍了每一件拍卖品,可是文字的描述哪里比得上亲眼所见来得直接震撼?

  这块极品羊脂暖玉在紫檀木托盘上越发显得莹润耀眼,似是要流下油脂一般,让人不禁想要感受它的温润,将它据为已有。

  羊脂暖玉珍贵且难得,这样的极品哪怕在京城都是要被抢破头的,而在许多异族中羊脂暖玉也是地位和权势的象征,因此当主持人宣布竞价开始后,拍卖会场顿时便热闹起来。

  这块极品羊脂暖玉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经,喊价此起彼伏,价格一路飙升。

  其中拍卖会上最前排的一伙客商喊得最凶,直接将这块羊脂暖玉叫到了三万两白银,拍卖会场上顿时人人侧目。

  「拍下它。」谢孤舟薄唇微勾,指着那块羊脂暖玉,声音温柔似水。

  邓廷安跟在谢孤舟身边很多年,这些年,公子的笑容越发优雅和煦、无懈可击,可以在第一时间卸下人的心防,让人不自觉心生好感想要接近。

  可是他仍觉得,此时公子望向那块羊脂暖玉时露出的微笑和温柔才是最真实的。

  邓廷安领命后直接加拍了一万两,「白银四万两!」

  这个价格一出,拍卖会场上先是一片死寂,随后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呐喊──

  「今年的王价出来了!」

  白银四万两!哪怕今年尚未过完,众人也觉得不会有比这个价格更高的了。

  去年一棵三百年的老参被拍出三万两白银的价格,就已经是去年的王价了。

  这块羊脂暖玉虽然难得,可是三万两白银就已经是顶天了,现在突然被喊出四万两白银,只能说有钱难买心头好。

  叫出天价的包厢,常来贸易的客商都有些印象,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包厢的主人是谁,甚至连他的面都没有见过。

  这个包厢的主人极为神秘,但是几次出手都给他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如同这次一般的凌厉霸气。

  「四万两一次!」

  「四万两二次!」

  「四万两三次!」

  主持人手上的锤子就要落下,宣布竞拍成功之时,一道十分凶狠的男声突然响起──

  「这位包厢的主人,我是远道而来的客人,这块羊脂暖玉是我打算买来送给未婚妻的聘礼,不知能否割爱?」

  说话的男人正是刚才喊价喊得最凶的那伙客商中的一人,他身上穿着宁安人的服饰,腰间系著名贵的玉佩,高颧阔鼻、粗眉大眼,一脸的横肉,看着虽然年轻却颇有几分凶相。

  竞拍途中强压他人不得竞拍是一件很没品且不被允许的事情,可是这个大汉想要买下这块羊脂暖玉送给未婚妻当聘礼,又让大家对他难以苛责,有了几分宽容。

  人家都这样说了,也不知道包厢那位主人有没有成人之美?

  众人都暗搓搓的看起戏来,主要是这包厢的主人太过神秘,一年难得见到一次,无人知其是何人,声音如何,长相如何,现在有人向包厢的主人发难,众人如何不激动兴奋?

  「抱歉,这块玉料对我也同样重要。我会亲手雕刻,在最重要的日子送予一人。」

  清润雅正的男声从包厢中传出,带着几分宽容羞涩还有一分歉意,却温柔坚定,让人一听便心生好感,纵然只闻其声未见其人,可也能想像当会是何等风度翩然的君子。

  没想到这间包厢的主人的声音竟是这般年轻,纵然不愿相让,可是也让人生不起气来。

  人家也说了这块玉料对他同样重要,甚至要亲手雕刻,足见他要送的人多么重要。

  那大汉不甘心的又说了几句,可是包厢中再无回覆,显然包厢主人已经离开了。

  「该死的中原人!」

  那个做宁安人打扮的大汉看着包厢愤怒的说了一句靺鞨语。

  「少族长息怒!」

  一个身材精瘦似是心腹的汉子警惕的向左右看了看,见无人注意到他们才在心中松了一口气。

  他们是靺鞨人,这些年自从与宁安开始贸易,日子其实过得不错,日常所需的茶叶得到补充,虽说要用马匹来换,可是宁安的交易还算公平,并未藉故克扣欺压。

  因为日子过得不错,靺鞨有更多的人开始大规模的养马、驯马、为马群找寻草场,为了能占有更多的草场,原本团结的靺鞨人开始内斗,连年征战不休,只为能拥有更多的草场,养更多的马。

  他们扎布苏是靺鞨最大的部落之一,少族长萨纳一直对靺鞨的现状分外忧心,认为宁安人不安好心,互市贸易是想要分裂瓦解靺鞨。

  靺鞨人以前需要什么都是去中原去抢的,那时候他们三十六个部落团结一心得犹如一家人,何时这样刀兵相向过?什么时候又要规规矩矩的向中原人采买茶叶了?

  他们是靺鞨人,就该去抢!

  少族长认为当初宁安人派特使来谈贸易的事儿时就该杀了祭旗,就不会有今天的事儿了。

  这次少族长极力劝动了族长,带着整合的十七个部落的靺鞨人意欲偷袭宁安。

  平时只有探子在宁安周围活动,今天是因为宁安有难得一遇的拍卖会,所以少族长才亲自过来看看。

  少族长正在追求强悍的吉日部落族长的女儿塔娜,塔娜喜欢中原文化,尤其喜欢中原的玉石。

  今天少族长若是能拍下那块羊脂暖玉,说不定就能打动她的芳心,娶了她,少族长就能得到吉日部落的支持,有助于少族长统一靺鞨。

  却没想到一块羊脂暖玉竟然能卖到这个天价!

  过来之前,少族长特意带了一棵三百年的老参,原本以为绰绰有余,却不想被一个年青人打了脸。

  最可恨的是被打了脸,他们却都不知那人长相为何,竟然连面都没见上,这如何能不让少族长气得发疯?可是他们的身分不能暴露。

  「少族长,那块羊脂暖玉举世罕见,只要它现世且还在宁安,我们就一定能找到它的踪迹……到时候,它还不是您的囊中之物?」精瘦的塔根恶意满满地又道。

  他们的探子已经摸清了宁安守备军队的情况,宁安所有的财富都是他们嘴边的肉,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吃!

  萨纳明白了心腹塔根的意思,这才勉强压住火气。

  拍卖会仍在继续,可是萨纳已经没有了兴致,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他示意众人与他一同离开。

  这群人不再留恋,脚步匆匆往外而去,只片刻间便已离开贸易所,来到大街之上。

  萨纳回首看着这座金碧辉煌的贸易所狞笑一声,几人做鸟兽散,迅速融入人群,彷佛水滴落入江河,不再掀起半点涟漪。

  而贸易所的顶楼窗边,谢孤舟和邓廷安将这一切都看在眼底。

  「公子,他们散开了,我们的人已经跟了上去。」邓廷安眼中精光一闪,「公子,他们……可是靺鞨人?」

  谢孤舟站在窗边往下望,指着大街上迅速四散的人,道:「高颧阔鼻大眼是靺鞨人的特征,出现在拍卖会的靺鞨人不稀奇,可是一口气能拿出三万两白银之人就很稀奇了。

  「此人必是靺鞨部落的贵族,有靺鞨探子在周边对我宁安虎视眈眈时,靺鞨贵族却在此时出现在宁安城……」

  邓廷安心中顿时一凛,一群对宁安不怀好意的靺鞨探子、此时突然出现在拍卖会场的靺鞨贵族,说是巧合连他都不相信。

  这人……是他们的首领?

  「看此人的年纪,必不会是一方部落的族长,倒有可能是少族长一类……总之,跟紧他!」

  不管他此时是来做什么的,宁安都不欢迎他们!

  明珠马上就要行及笄礼了,若是惊了她的及笄礼……他扒了他们的皮!

  谢孤舟温柔的凤眸陡然变得寒冽,有如实质的杀气突兀出现又眨眼消散,恍如错觉。

  「是。」邓廷安急忙正色躬身应下。

  虽然只有短短一瞬,公子就恢复了往日温润如玉的谪仙模样,可是他深知去掉层层温柔优雅的伪装,冷眸凌厉、清冷疏离、腹黑狠辣,才是公子最真实的模样。

  若是那些靺鞨人真的对宁安怀有歹意,他可以保证,他们绝对回不去靺鞨部落,一定会后悔来招惹宁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