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15473活跃度
  • 6269发帖
  • 5502主题
  • 0关注
  • 27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6月试阅 ✿] 金晶《徐秘书把总裁离了》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0-6-23 10: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BR1110.jpg

书名:《徐秘书把总裁离了》
作者:金晶
系列:脸红红BR1110
出版社:喵喵屋工作室
出版日期:2020年06月23日

【内容简介】

徐秘书很小心眼,很不乖,上床后却不让她走;
傅总裁温柔不少,耍霸道,下床后她却走不了。

李徐秘书想爬总裁的床,因为她每次恋爱,都被撬墙角。
既然她不适合恋爱,工作又忙,还很能赚钱, 没时间陪男朋友,
也学不来撒娇装可爱, 结婚估计比谈恋爱还要麻烦,所以,
她打算未婚生子, 搞出人命马上甩了总裁,谁知却成了总裁夫人。
她家总裁非常出色,身材挺拔,五官深邃, 一丁点绯闻都没有,
完全是个洁身自好的工作狂。 可惜,她千算万算,
却忘了这男人是有钱有势的富二代, 搞大她肚子后,不但不跟她离婚,
还不放她走。 甚至扬言她不喜欢他没关系,谁让她来招惹他的,
招惹了他,她休想全身而退。
徐秘书:「傅冠,你不是男人!」
傅总裁:「小心我做到你下不了床。」


  第一章



  傅冠在床上醒过来,他揉着酒醉后的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他在饭店里。

  他缓缓地坐起来,被单随着他的动作往下滑,露出他古铜色的肌肤,堪堪遮住他身下的重要部位,他神色古怪地看了看自己,他的肌肤上有几道抓痕。

  他记得他昨天喝了酒,后来……几个活色生香的画面从脑海里飘过,他猛然回过神来,他跟徐柔汐做了,「该死!」他低低地咒了一句。

  徐柔汐是他的秘书,是一个工作能力很出色的下属,他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们会上床,他头疼得更厉害了,他们是怎么滚了床单的?

  在他不解的同时,浴室门被拉开了,他看到了穿着昨天那套深蓝套装的徐柔汐走了出来,衣衫整齐,一点也不像是跟他厮混过一晚的样子,嗯,如果不去看他身上的痕迹,他会以为他们只是纯情地在床上躺了一晚而已。

  「总裁,早安。」

  徐柔汐其实长得不难看,她的五官是难得的古典味道,气质温和,身材比例也很不错,可就是这样的她,却不会让人觉得她是一个很好泡的妹。

  因为,她很严肃。

  包括她现在跟他说话的样子,几乎让他怀疑昨天跟他一起上床的人不是她,而是另一个人。

  她这么镇定,他又岂会输,点了点头,「早安,徐秘书。」

  「昨天的事情只是生理需求,希望总裁不要放在心上。」徐柔汐一板一眼地说。

  傅冠扯了扯唇,「是吗?」

  「是的,今天上午十点有会议,请总裁不要迟到。」她微微向前欠了欠身,挺直了背部往外走。

  傅冠看着走路姿势显然有点不对劲,以及她迟缓的脚步,他皱着眉,不由地出声,「徐秘书。」

  徐柔汐停下来,转头看他,「总裁有什么吩咐?」

  「咳,你还好吗?」

  徐柔汐脸上神色僵硬,傅冠盯着她,在他以为她不会说话的时候,她开口了,「今天我想请个假,我的私处可能撕裂了。」

  傅冠没想到徐柔汐会直接说出这种话来,整个人呆了。

  「总裁,可以吗?」她问,脸上带着少许的忐忑,毕竟她入职以来,从来没请过假,是完美职员。

  傅冠张了张唇,他知道他现在这个样子可能有点傻,可他控制不住,「撕裂?」

  「是的,我们的尺寸不合。」她认认真真地说。

  傅冠想到昨晚紧窒到令他欲仙欲死的某处,再看看她这张木木的小脸,他觉得,昨晚可能是真的酒喝多了,以至于他产生了幻觉,他们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事实上,她认为他们身体不适合。

  「总裁?」

  「嗯。」傅冠回过神,面无表情,尽量不让自己的脸看上去太傻,「你好好在家休息一天。」

  「谢谢总裁,工作上的事我会交代陈助理。」她说。

  如果不是他赤裸着身体,只在腰间围着被单,他会觉得,徐柔汐就和平常一样在办公室里告知他行程,但,这里是饭店,屋子里还有散不去的味道,那股爱欲浓烈的味道,她是怎么能做到无视的!

  她礼貌地朝他点点头,转身离开了,他的目光落在的她腰部以下,脑子里竟奇怪地全部都是她说的那两个字,撕裂。

  他往后一靠,不小心拉扯到肩膀,他嘶的一下低头看去,肩膀上有一道血红的齿印,不用问,他也知道是她咬的,可见她当时咬得有多用力。

  生理需求?他无声地笑了,这很徐秘书的风格,冷漠无情的机器秘书。

  他从来不碰身边的女生,他一向是很有原则的人,公私分明,可现在,情况有点糟糕。



  ◎             ◎             ◎



  徐柔汐等到护士小姐喊她的名字,她走进了医生的办公室,坐在她对面的医生是她从小就认识,从幼稚园到高中都是一个班的好友陈竺。

  陈竺看向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那里。」

  陈竺瞄了她一眼,「亲爱的,来妇产科当然是因为那里不舒服,你能不能多说几个字,比如怎么不舒服,为什么不舒服?」

  徐柔汐看她,不说话。

  陈竺白了一眼,「你真的是,去躺下,我检查一下。」说着,她戴上手套。

  几分钟之后,陈竺脱下手套,洗了手,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她,意味深长地说:「你也玩得太high了吧。」

  徐柔汐没说话,陈竺继续道:「我开一些药给你吃,再擦点药,还好只是红肿。」

  「不是撕裂?」徐柔汐犹豫地问,说实话,傅冠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以为自己要死了,现在想起来,她的头皮依旧发麻。

  「没有。」陈竺摇摇头,「你以后跟阿刚别……」

  「分手了。」徐柔汐语气平稳地说。

  陈竺愣住了,「分手?」

  「嗯,分手了。」

  「什么时候?」

  「快一个月了。」

  「为什么?」陈竺不解地问。

  「被我的室友撬走了。」徐柔汐之前不是一个人住,她跟一个女生一起合租的,这个女生有点贪小便宜,平时会用她的护肤品或者生活用品,但她不觉得是大事,也就算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结果就是她的男朋友被撬走了。

  「神经啊!」陈竺气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怎么会有这种人,幸好早日认清了,摆脱了,不然以后结婚以后才被撬走,真的是太可怕了。」

  「嗯。」

  「你不生气?」陈竺发现徐柔汐已经是一张僵尸脸,徐柔汐长得是柔美型的,但不爱笑,看起来有点严肃,加上肌肤白皙,今天还有黑眼圈,唇色也不红,看起来真的跟僵尸一样了。

  「不生气。」

  「为什么?」

  「被撬习惯了。」

  陈竺闭嘴了,她想起来了,徐柔汐的爱情之路真的是一波三折,从来没有好下场,记得初恋似乎是被高中同学抢走,后来的第二段第三段感情似乎都是被人破坏的。

  「好了吗?」徐柔汐有点困,她想早点回家休息,之前以为自己被撕裂了,所以才来看医生的。

  陈竺叹气,其实除了那些被抢走的贱男朋友,以及抢人的坏女生之外,徐柔汐的态度得付一半责任,哪有人像她这么没心没肺,连生气都不生气,好像很正常一样,拜托,这哪里正常了!

  「不对啊,你没有男朋友……」

  「一夜情。」徐柔汐接道。

  所以乖乖女看起来就是好妻子的徐柔汐为什么会玩一夜情?陈竺担心地问:「你还好吧?」

  「不是很好。」她摇摇头。

  陈竺正要开口安慰她,她又道:「我要是很好,会来看你吗?」

  她说的是身体不好,而陈竺以为她是心情不好,瞬间有一种担心和安慰都喂了狗的感觉,陈竺快速地开了药给她,一边不爽地说:「徐柔汐,你不要乱来哦,被撬走了就被撬走了,反正还会有别的适合的优秀的人出现。」

  「没有。」徐柔汐冷淡地摇头,「我不打算谈恋爱了。」

  陈竺又想同情她了。

  「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就在于生殖系统,但我发现,男人的生殖系统除了让女人高潮让女人爽之外,其实也会给女人带来很多不方便,例如性病,当然事实上,也有很多男人只顾着自己爽,亚洲女性高潮的比例并不是很高,所以男人的存在实在扣分,没有加分项。」

  「闭嘴!」她一个妇产科医生,干嘛要听门外汉讲这些。

  徐柔汐乖乖地不说话了,眨了眨眼,陈竺白了她一眼,「你真的不谈恋爱了?」

  「唉,我如果能雌雄同体就好了,能一次性解决很多问题。」

  「你要是这样的人,你就等着被解剖吧。」陈竺没好气地说。

  「哦。」

  「好了,赶紧回去,对了,你昨天有做好安全措施吧?」陈竺问道。

  「昨天是我的危险期。」

  「徐柔汐!」陈竺暴走到差点要翻桌子。

  「但危险期不表示一定会中。」

  「你跟那个男人在一起没戴套!」陈竺快气疯了,「如果他有病,你怎么办啊!你疯了吗?」

  「这一点你放心。」徐柔汐慢慢地说:「他每年的身体检查是我安排的,报告也送到了我的手里,我检查过了,没有问题,而且比起一般的男人来说,他的精子活跃度还不错。」

  陈竺拿着笔的手在抖,「你、你搞什么?」

  「我们戴套了,但是我提前戳了套,所以我觉得,我应该会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怀孕。」

  「徐柔汐?」

  「在。」徐柔汐点点头。

  「出去左转,上楼,右拐,你去那里。」

  「去那里拿药吗?」

  「不是,你去检查一下脑子。」

  「陈竺,我不想谈恋爱了。」谈恋爱太麻烦了,徐柔汐忽然笑了,语气坚定又认真,「我打算生小孩。」



  ◎             ◎             ◎



  傅冠是徐柔汐的目标。

  她觊觎他,有一段时间了。

  从一直被撬墙角开始,徐柔汐理智地发现自己不适合谈恋爱,她的工作太忙,赚的钱很多,但是没有办法像一般的女生陪着男朋友,她也学不会那些女生的撒娇可爱,既然这样,就不要谈恋爱了。

  结婚……她想,估计比谈恋爱还要麻烦。

  所以,她打算直接跳过这两个步骤,生小孩,她有经济能力可以养育小孩,至于她为什么想生小孩,不是所谓的养儿防老,她是想做一回母亲。不然,她的人生似乎欠缺了什么。

  她周围的男人资料,她都有,她一个一个检查之后,最后眼高地盯住了傅冠。

  加拿大名校毕业,又是傅氏总裁,从智商上来说,他非常出色,而他的情商,她也是佩服的,她在他身边工作了将近四年,他是一个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人,把她当心腹,每年给的奖金拿到手软,总而言之,是一个优秀但又大方的男人。

  至于他的私生活,她在他身边工作的时候,他跟一位千金小姐谈过恋爱,很可惜,因为那一位千金小姐的任性实在是让人不喜欢,他们交往一年不到就分手了,从此以后,他就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工作机器。

  他也没有去夜店泡妹的习惯,她几乎没听过他的绯闻,是一个洁身自好的男人,从他的身体检查报告中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身体很健康,并无任何不好的病症。

  他的长相也是不容挑剔的,不是时下流行的韩国奶油小生,他身材提拔,五官深邃,有一点混血的感觉,据说是他的奶奶是一位英国美人的关系。肌肤并不白皙,除了工作就是热爱运动,没事就去爬山,肌肤小麦色,健康阳光。

  综合上述,她要他。

  准确来说,她要他的精子。

  当然,也是可以去精子银行购买,她知道自己不该把主意打在他的身上,可是精子银行不一定是安全的,对方的性格和品质如何不知道,但她在傅冠身边工作了这么多年,傅冠的人品,她很信任。

  他不一定是一个好人,但起码不是一个无下限的坏人,他有自己的原则。

  所以,他昨晚喝醉之后,她本来应该和以往一样,扶着他去饭店休息,并且给他准备解酒药的,但是她当时闪过一个念头,这么绝佳的机会,她不该错过。

  她躲在浴室里,把避孕套给戳了洞,为的就是让他认为他们做了安全措施。

  假设,未来她生了他孩子的事被发现了,她可以推说是意外。亲身上阵的想法在看到他狰狞的巨大时消失了,她被吓坏了,立刻改变了主意,想用手让他射出,但可悲的是她不知道精子保存的方法,都到这个地步了,让她放弃,实在是太难了。

  一切来得太突然,而他在酒精和欲望的催使下,狠狠地扑倒了她。

  最终她还是亲自上阵了,并且用光了饭店提供的所有避孕套,她才知道,平时看着正正经经的总裁在床上这么的浪,简直是浪飞起来了。

  整个过程,用煎鱼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

  她从一条活鱼被做成了一条死鱼。

  唯一庆幸的是,昨天是危险期,不然,她就白白被煎了。

  但,正如她和陈竺说的,她其实也知道,危险期不一定能怀上,她坐在回家的捷运上,神色隐含焦躁,如果没怀上,怎么办?再被煎一次吗?她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愿意,如果再来一次,她觉得,自己一定一定会被撕裂。

  唉,一定要怀上啊。

  到站了,她站起来,拿着包走了出去。走出捷运站,迎面而来的暖阳让她松了一口气,不急,先不要把事情想得这么坏,很可能事情不会走到这一步的,不是吗?



  ◎             ◎             ◎



  傅冠坐在办公室里,在他进到办公室五分钟不到,徐柔汐端着一杯香气扑鼻的咖啡敲了门进来。

  「总裁,早安。」她的声音平平,不带一丝情绪。

  他点了一下头,看了她一眼,她将咖啡放在他的右手边,站在了桌前,双手交于小腹前,慢慢地开始说今日的行程,「九点半有一个日常会议,中午傅太太请你去兰星饭店跟名媛陈小姐一起共餐,下午三点度假村投资案子会议,傍晚五点跟欧洲那边有一个视讯会议。」

  等到徐柔汐一口气说完,傅冠喝了一口咖啡,当初留下徐柔汐,原因之一就是她一手煮咖啡的好手艺,和她沉默寡言的性格相比,她煮的咖啡有温度多了,「嗯,好的。」

  「那么我先出去了。」徐柔汐拘谨地正打算往外走。

  「徐秘书。」

  「是。」她停下来,转过身,礼貌地望着他。

  「你的身体,还好吗?」傅冠本来不该问这种问题,很失礼,但那天她在他面前说了那样的话,他似乎不问一下,好像不近人情。

  徐柔汐微笑地说:「很幸运,没有撕裂。」

  傅冠的手抖了抖,他是知道自己这个秘书的,工作态度严谨,一丝不苟,人际关系不是特别的好,秘书室里也有其他的秘书,她们更懂交际,而她似乎一直是独来独往,现在他有点明白她的人际关系不好的原因了。

  说的话,永远让人不知道怎么接茬。

  「是吗?」

  「是的,谢谢总裁的关心。」

  傅冠心中暗道,这根本就是话题终结者。

  「总裁,你还有事吗?」

  「没有了。」他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今天穿着似乎又恢复以往。

  徐柔汐点点头,安静地离开了,傅冠看着她洒脱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怎么变得婆婆妈妈了,可能是徐柔汐的一切反应都不在他的预料之中,一般女生遇到这样的事,态度多少有点变化吧,而她对他,好像一点也没变。

  还是那个不知变通的徐秘书。

  傅冠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只要她对他没有任何非分之想,那么那一夜可以完全是一个意外,他低头拿起桌上的文件,慢慢地看了起来。



  ◎             ◎             ◎



  徐柔汐走出了办公室,迎面被几个秘书包住了。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战场。

  例如秘书室,除了几位男秘书,也有女秘书,以及助理,男秘书平日都不爱说话,低头做事,女秘书们则是争奇斗艳,有时候比工作效率,有时候比今天的穿着打扮,她们有时候也喜欢背地里说一说徐柔汐。

  主要是徐柔汐太奇葩了,她们怀疑徐柔汐家的衣柜里都是一个模子的,单调老套,可就在半个月前,她们发现徐柔汐变了,她的衣服颜色依旧是偏暗,可款式不一样了,裙子短到露膝盖,穿细跟高跟鞋,里面除了是白色衬衫之外,偶尔也会穿浅色的内搭。

  可今天,她们发现,徐柔汐又变回来了。

  她们第一个想法就是,徐柔汐被甩了。

  见徐柔汐从总裁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有人很善良地给了她一颗巧克力,「请你吃。」

  徐柔汐坐在位置上,接了过来,「谢谢。」

  「徐秘书加油。」

  「徐秘书,我这里有饼干,请你吃。」

  徐柔汐接过之后,秉着不想白白收了她们的好处,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客户送的糖果,打开送给每人几粒,这么做完,她身心舒服,不管她们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善良,但她不想跟她们交际太多。

  这一群女人可是说翻脸就翻脸,说和好就和好,比电视剧还要精彩,她工作很忙,一点也不想跟她们玩。



  ◎             ◎             ◎



  到了下班的时间,徐柔汐回到家里,将晒干的衣服收好,有几套与她平时风格完全不一样的衣服,是她之前改变风格,打算色诱傅冠的,但也不知道是领口不够低,还是裙子不够短,他对她没什么反应。

  还好,那一天他喝醉了,不然她怎么得逞呢。

  她将这几套衣服直接塞到了衣柜的最里面,估计以后都不会穿了,她煮了饭,等饭熟的时候,她整理了一下屋子,饭香飘满整个屋子的时候,她深吸一口气,一个人住真好。之前她是觉得一个人住,和别人合租都无所谓,在被撬墙角之后,她直接买下了一个小公寓,一个人在家里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以她的薪酬,她绝对可以过上很舒服的日子,但现在她要精打细算,如果生小孩,或者小孩生下之后,小孩方面就是一个大开销。还好这几年她都存钱,也没乱花钱,在别人眼中她的日子就跟苦行僧差不多,不知行乐,就会工作。

  但她自己很满意现在的状态,有两年可以不工作的存款,还有这个小公寓,很完美。她煮了一碗肉丸汤和一盘青菜,荤素皆有,吃过晚餐,休息片刻,她吃了叶酸和维生素,这是备孕和怀孕前期都要吃的。

  接着,她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书,假设她怀孕了,现在是夏天,她可以工作到冬天,穿厚点,估计也没人知道她怀孕,那她就能多存点钱,如果她没怀孕……这个念头令她心情不是很好,这意味着,她还得再去找傅冠。

  唉,能怪谁,谁让她身边的优质男,非傅冠莫属,她咬着牙,可是真的很不爽跟他做运动。

  算了,人不能太完美,除去他不完美的那一方面,他其他方面完美得让人挑剔不出缺点。

  唉,人无完人。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