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123-456-789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fumiao

    台言论坛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站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10990活跃度
  • 4370发帖
  • 3800主题
  • 0关注
  • 23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11月试阅 ✿] 迟小容《犀利小厨娘》(二)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19-11-13 17:2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a797.jpg - L5 m& h, M7 t: \" o1 I

$ _: ?! {; J$ ~  t) i书名:《犀利小厨娘》
! _7 G" w2 ^6 c6 j/ v作者:迟小容  v5 g. f( W% [( C
系列:文创风797
+ {$ G/ o# F5 U; V7 o6 P8 c出版社:狗屋文化! e4 H9 m$ N# Q0 F8 m
出版日期:2019年11月5日- G0 t' o4 d2 P* M! N) Z- n

$ n" m; l+ i0 p# d: [! D# X【内容简介】
! @: Y% y: c3 b1 N6 N9 b- h! H( C, I
谁说女人就得哭哭啼啼等人救的?$ x* j8 i3 ^" Q4 c
不过就是些小老鼠,且看她如何对付~~
5 y7 J1 b: R3 y* j* m
$ c: |/ ~) Z1 q! b" x& v& @小日子过得顺风顺水,让沈曈险些忘了一件要事。6 R+ S# I+ s7 E3 l' g; C/ O2 n4 X, B
几番试探下,她确定自家便宜哥哥恢复了记忆,* x0 V0 q. D8 I4 ?+ O0 z
本以为他会离去,未料面对她的疑惑,& W3 {, o5 Z2 P. O
他却直言:「我是你哥哥,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家。」" Y1 w! n7 x5 P  V0 F1 _2 w4 P
让两世没有亲缘的她,心里柔软得不行。
( s: [% o9 T7 {& d, |但哥哥是她的至亲,那爱使绊子的堂姊可不是。
- @; [  L7 N! o8 f3 O: X+ d0 u5 w眼见沈家亲戚已翻不出什么花样,她自然没将其放在心上,4 N: n6 a5 W/ [) P* s$ V) C
结果就是这般轻忽,使她栽了大跟头!/ {; `3 I* G. N: V0 M
本以为沈家亲戚只剩下小把戏,谁知他们竟跟山匪勾结?!2 Z9 o" b+ E! |- {* k- ~# ]
如今她被抓到深山,宛如瓮中之鳖,求助无门,
+ `9 p5 o: E  _# T# R( h* S2 }幸亏山匪头子瞧不起她一介女流,还让她掌了勺?! t3 P5 }( b+ K- f2 t6 S" t) L
瞅着厨房内熟悉的工具,还有那一堆「食材」,她微微一笑。! |5 H$ e) r- \/ n
且看她素手翻飞,精心烹调,为这些家伙准备特制的「美味佳肴」!
7 V% }$ F7 d! Y7 d# l9 K# B. N) x' z
  第二十六章
% c& A- Y0 K: V8 `7 ^  Q# Z- E. N2 p" n; p& s7 r
  沈曈蹙着眉头,还有一件事,她险些忘了,沈修瑾既然已经恢复记忆,是不是不久就要离开了?; Q/ ?# J; E5 o
! ?/ ?6 M/ G8 U5 ?- ]: i
  古来身分尊贵的世家子弟,是不可能与平民和谐共处的,更何况是与乡野农人以兄妹相称,就算沈修瑾愿意,他的家人也不会同意。2 O1 F: ^3 p7 t5 N: N
2 S: E8 s0 R) l& L6 J0 x0 m1 Y0 O
  如此想着,沈曈的心情不由得有些低落。
7 O/ F7 Z+ z: O9 J8 h/ T8 Y2 n  Y( Z: {2 Y, Q' q( e- _
  「妹妹,你的脸色不太好,怎么了?」沈修瑾低沉的嗓音打断了沈曈的沉思。# X0 k  E7 v* v+ A" ?$ \7 d
8 z3 n6 |4 @  h/ v2 b! j7 |0 M
  沈曈回过神来,发现众人都安静下来,关切地望着她。# m( J3 ~8 _/ {+ B' p+ ~

) C5 l( V; I$ O( Z  她连忙挤出一抹笑容。「没有,哥哥,我认了蓝姨做乾娘,你……」* L% D+ ?" ^8 h$ f( S; A& U2 j
* S; ?1 O, X+ C" G
  「这是大好事啊,恭喜、恭喜!」不等沈修瑾开口,裴锐立即打断沈曈的话,笑着道了声喜。
# y( V% h  Q2 O3 e3 w
# B( a( J, G6 z; c  O  裴锐说完,又聊了几句,将沈曈方才要说的话题岔开。他暗暗看了沈修瑾一眼,见他面无表情,似乎对他的擅作主张并不在意,在心里松了口气。
4 M, R( V$ P. y7 Z# k& H# j5 A
& W( `4 Z& A' W3 Y7 i  p  o6 j  他虽然对沈曈和苏蓝氏没有瞧不起的意思,但太子的身分毕竟非同寻常,当初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认沈曈为妹妹,算是情有可原,这事就算传出去也不丢人,毕竟沈曈是他的救命恩人。% \+ a( d% a. Y+ c
5 {4 y6 e; f2 n9 w( e0 ]
  但若是认一个妹妹不算,还要再认一个乾娘,这事就不太好说了,毕竟皇后娘娘还好端端的呢,谁愿意看见自己的儿子在外面又认一个娘?8 k6 I: d- U! e

, x7 Y& ?* B1 t' j/ G- Z  裴锐打岔得很及时,沈曈见状,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不再说什么,毕竟她方才说那话,也只是想试探一番,如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不再纠结,于是很自然地转开话题。
) I) v1 `5 K& E. n- i( F6 t- V6 ~* a/ o  U& W
  沈曈认苏蓝氏做乾娘,算是一件喜事,于是,当晚一品香提前打烊,她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好菜宴请众人。
, J% M0 j8 q# H
; @& w5 o! X; X: c( q) N; u+ H6 ]  沈修瑾依然如同以前那样,守在她旁边打下手。' J2 P; |' a& D( a/ v: M
, `' p- T- ]- S  T; l. k* c! Z- G% R
  如今的他,做这些事情起来,十分地得心应手。
/ t" O  `+ s) p' N; S# E; I, e0 B. t; L+ g- b6 _
  裴锐有心想把他拉出去,不想让他干这些粗活,但是在他冷漠的目光下,还是怂了,缩着脑袋和郭兴言一起滚出去。: j- a6 _) E1 L" w
/ v. b5 ?" b9 d( F! B/ z; g
  整个后厨就只剩下沈曈和沈修瑾两人。) c5 \6 T, K; Q" S- i

& l% }5 P8 Q+ [  沈曈一边揉着面团,一边问道:「哥哥,你什么时候回去?」, j3 E+ y- @3 ~1 V) P
2 C. A7 g& k8 I3 t3 r
  沈修瑾洗菜的手停顿了,抬头看了她一眼。「回去?回哪里?」' v. v/ S4 y1 F) [
6 H+ S4 O' c: x& B8 }! [
  「回家啊!」沈曈低头,面团被她揉得又圆、又光滑,她将手指用力戳进面团中,戳出一个又一个的洞。
# e9 s) A# @) p2 X6 P" I
" j9 m/ M: w0 l6 f7 d( M  这一句话说出,整个后厨就安静下来,空气彷佛凝结了一般。' P2 V9 Z; a" J& }& H
2 j2 c( d' o! N6 W# f8 F! ?- n
  随后,沈曈听见沈修瑾轻笑一声。「曈曈,你在说什么?我是你哥哥,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家,你还要我回哪里去?」
& w- Q9 Q9 u3 Z) z  j. Y; h
: h" M: z* R. Y  沈曈神色复杂,似是松了口气,随后又提起了心。「你的父母……」
! G- X5 r" a0 i2 V
5 _7 [0 s  `8 [8 g) x  沈修瑾的笑意不见了,目光淡淡。( N: U# {* Q7 L# h" O$ k- g+ @

* o  p- U. n. B7 S8 n& j: _& t: e% l  沈曈不再说下去。
4 H7 L/ P( ^) V) ~/ [# v  Q5 f, W6 D7 g* m. B7 s  a
  她想,要么是和父母关系不好,要么就是亲生父母应该已经不在了吧?否则,就算他不想回家,没理由他的父母这么多年都没派人出来找过。% x/ x- R& n- Y  l5 @1 n: m) k
) f7 h9 K: O# g; T* G7 a) b: y5 S
  想到这里,她的心又软了软。
. O- m) i( F3 w* E5 p, t& A/ K/ H* h$ a- U
  县衙传来消息,沈香茹下落不明,到如今还没找到踪影,而张大茂、张屠户的杀人碎尸案,似乎背后还有幕后黑手,竟有人在阻碍查案。- V% ~9 Q$ Z5 f3 @6 X# X

% I5 [! c& z6 ^8 R9 M% \  京中有人递来消息,说此案另有隐情,让殷明泰将此案转交上官审理。
9 }% |- t3 {/ g9 p7 A  y6 `/ {9 C( R& l/ n4 Q9 t
  殷明泰气得摔碎了好几套茶具。# ]8 H# m4 x: g" U7 Y7 Y

. t- F) A& D6 W& N$ g  沈曈听郭兴言在一旁八卦地说着。「这事,我爹也知道,殷大人这几日来我家都唠叨好几回了,也不知道朝廷究竟派了谁下来,竟然一声不响地,人还没到,架子就摆足了,殷大人都快气坏了,平日里在我爹跟前连个屁都不敢放,今儿脸色差得跟鬼似的。」# D8 y5 z7 p* C  i& {

% I5 Y" t2 z) T4 y5 I- ^( Z, R! c8 j  「谁脸色差得跟鬼似的?」门外走进来一道身影,郭鸿远嗓音低沉,目光锐利地扫了郭兴言一眼。
8 O0 F% k7 s9 K
  G. ^  t2 y) X7 |8 T4 O% M  他的身后,殷明泰神情复杂地看了过来。" J2 D/ |/ P# v. D
% J( ?( V/ w+ I* H: c1 f
  郭兴言缩了缩脑袋,很怂地嘀咕。「说曹操,曹操到,这也太巧了吧!」
9 n8 {* @# e$ a; o
& Z& H7 A/ t/ J8 F  郭鸿远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自个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朝沈曈笑着说道:「小丫头,听说你近日又研发新菜式出来,老夫难得今儿有空,你可得给我做几道好菜。」
' O9 D/ e& W  _$ q: A. e# G, t& E; f( ~8 T
  「对,好酒、好菜尽管上。」殷明泰整理好情绪,面色也好了许多,大手一挥,照着菜单点了不少菜。「曈曈,本官这几日忙里忙外,都没能好好吃上一顿饭,今儿你可不能让那些徒弟敷衍我们,你要亲自下厨才行。」
- }# t1 {* ^; _* i
/ I1 ?7 [- v7 D; j. @3 @  沈曈笑着说道:「郭老爷子和殷大人且等着,我这便去给你们准备酒菜。」! J7 ]( P* G5 c" L$ q& B) O- q8 V
9 y5 n- X, w* ]% x* y
  菜是早就准备好的,在两人来之前,众人庆祝沈曈和苏蓝氏认乾亲,就已经大吃了一顿,蒸锅上还剩一些咸烧白和蒸腊味还没出锅,如今正好可以端出来,沈曈又简单炒了几样时令鲜菜,让陈大厨他们去酒窖里搬出来一坛酒。1 r- |# P* r. y1 C. q6 G

# _7 a2 A6 i( i& B4 j6 i  冒着腾腾热气的菜一端上桌,肉香味就将众人的鼻子都牵了过来,简直令人食指大动,方才还闹着吃得肚子快撑破了的一品香众人,眼都瞪大了。# z: w' s* |* U
# e: ]( Y+ x( I1 k& P7 E
  「曈曈,你还有新菜,怎么没跟我们说?」
/ r" u  ]- s$ U
* [& e+ P" w( F/ t  郭兴言也是嘀咕道:「对啊,曈曈,你也太偏心了,我爹和殷大人一来,你就拿出这么多好东西。」
) I! V5 q/ J! L* g2 ]2 u$ Y+ F
  ?* B. K% f1 ?) @% ]& y  这话一出,他收获了无数个白眼,包括自己老爹、殷大人,还有裴小侯爷和太子。
$ l/ H3 K9 z% T% t1 o5 `( l8 ^' M7 T5 _7 y
  「……」郭兴言缩了缩脑袋。算了、算了,惹不起,我还是闭嘴吧!
1 _2 I( p& M) Z' p  E8 H$ ]( U3 u
: u; ]( P% m1 a  裴锐才不管那么多,他拿起刚放下的筷子就要开动。「别拦我,小爷肚皮没撑爆之前,还能再吃十大碗。」
$ T/ J& `6 i5 K# M5 c* Z0 E' ]& D3 [$ Y" R- s- H
  沈曈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小侯爷,您今儿吃太多了,还是歇着点吧,万一撑坏了肠胃就不好了。」
, b* B  V% W/ E  j0 N, B' ~& x
  裴锐不以为意。「没事,小爷……」
! x# \: z! P. c
; k* k/ o8 o; L" N  正说着,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从旁边袭来,裴锐的手一僵,老老实实地把筷子放下。
, j' b& n; _# j. j  J8 c  A: B- V& `
# c0 F3 {& T/ J/ y# N' q! U: _& \  「嗝,算了,小爷的肚子装不下了。」他摸摸肚子,悄悄往旁边的沈修瑾望去。
) g, E. a! a! [6 I; U$ u+ `  |6 a. v3 o" u( j
  沈修瑾将目光从他身上收回,彷佛刚才向裴锐投去一道死亡凝视的人并非是他,淡定地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 W- c) x3 X" n% F6 ?9 d+ \* K  X8 k. ]& _
  方才沈曈下厨的时候他一直在旁边,知道后面还有菜,因此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放开肚皮吃,而是每一样都只吃几口,浅尝辄止。7 V: j" D+ [/ Y7 j6 R4 O! J

& H) U3 G4 X* e  因此,如今众人无力再战,他却还能保持着战斗力。
: q( m/ \- _9 d2 z' a. ^$ e" ~( L8 Z3 ^$ W/ D& o' }! a
  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方才欣喜万分的众人看着美食唉声叹气,郭鸿远、殷明泰和沈修瑾则慢悠悠地享受着美食,心情格外地美妙。
1 B/ q6 T5 ^% k+ z; n& c: L1 p2 J3 S; h8 Z/ j. j. }9 b; v
  郭鸿远和殷明泰相视一眼,甚至能感受到那种优越感。6 [# m3 W  t7 _+ F/ o" i9 k+ m! T

8 y/ Z6 G+ R# w: o; E/ R  只是片刻后,他们又有些懊恼,他们可是长辈,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幼稚了?
* L) e+ K& b8 O; R& e' g4 Z9 Q$ L6 W! J
  沈曈趁着郭鸿远和殷明泰心情好,顺势问了几句关于杀人碎尸案的事。4 W# s' k, D; ~% I5 ?3 [
, ]/ R& m+ L# V  h0 Q  x: R
  要不是沈曈,殷明泰还不知道自己辖下竟有这样骇人听闻的案件,更何况,这案子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殷明泰十分爽快地说了。" }/ \( t" w8 W+ S# U
9 k" ^  e( Q5 k. t$ j  j
  「此案之骇人,连京师都震动了。」殷明泰说道:「听闻圣上派了朝中几位要员来调查此案,只是,晋王也插了一手。」
6 ]8 k1 j- n0 S" R' Y) O0 O  f6 }  D0 F6 o+ e8 u% X* a, X
  沈曈对大盛朝的各方势力一点都不熟悉,闻言一脸茫然。
! S5 Z4 u" C& _# _0 k6 l* [5 C0 x! W8 J% u
  郭鸿远放下酒杯,方才的好兴致彷佛因为这两字而消失了,脸色不太好。
5 I, W0 P6 [6 M  @1 c& `7 ?- i* k( C
  裴锐也是面色铁青。「别告诉小爷,这案子背后还有晋王的手笔。」- V" n! C: L0 m& ~! {7 ~# [
- _% u  {+ ?/ ^! j3 H9 A! Y' [! ^" m
  殷明泰摇头。「本官如今也不敢确定,毕竟晋王近几年的行为越来越让人看不懂,朝中大小事务他都想要插一手,尤其是晋王世子越来越得圣心,圣上的几位皇子要么年幼,要么不争气,朝中甚至传闻皇储可能会……」% {& q; e" p; O+ C  C
; Y: r9 y1 T3 u; _* B7 `$ g' m
  裴锐猛地一拍桌子。「别忘了,还有个皇太子在,再如何也轮不到他!」& M: V& R$ S5 L9 e! B: X) d6 m

- |" i1 T- Y, \5 l  殷明泰看了他一眼。「本官知道你裴家与皇后娘娘共进退,对皇太子还抱有期待,可是,满朝上下谁不知道太子失踪多年,生死不明。」5 l7 M9 a. W0 b. i( k: N( ]; u
- ~( o! t3 _' }( d# H
  「他还活着。」裴锐冷笑一声。「晋王世子长得再像皇姑父,到底是假的,只要真的一出现,他连个屁都不是。」$ l/ s5 }5 {. Y0 _6 ^, K

' M0 g9 ]6 I3 K4 K  殷明泰诧异地道:「听你这意思,莫非你已经查到太子的下落了?」/ T2 S6 q* W! B$ A& y  K- F) Y
- J( \, y1 R; \. ^: m$ D  j
  裴锐抿唇不语。
! r/ ]; U; c/ I8 G3 J7 E
2 W. q9 h8 I; Z) ^/ Z* K  事关皇储,殷明泰和郭鸿远也顾不得眼前的美食了,两双眼睛紧盯着裴锐。
  N) m, x& V  y3 S- e
7 p7 @0 ?7 N  ~/ q  e* L  「小侯爷,您若是真有什么线索……」. `; G$ J- A6 T. `4 {

8 y0 E  h' E! X6 N& z, G! L: I3 l  「没有。」裴锐忽然冷静了下来,眉宇间的怒意消失,神色淡淡地道:「这事我还在查,暂时还没有线索,但只要一日没确定太子真的死了,这大盛朝就一日不能另立皇储;再说,就算真要换皇储,还轮不到某些人。」) R% V" b$ q4 I; d+ r* Y
1 Y. e) E3 g/ [
  包厢内静了下来,郭鸿远与殷明泰看着裴锐冷静而锐利的眉眼,若有所思。
6 ?1 T5 E9 ~5 a4 ^0 D$ |: b% r4 y) `) o& h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leeminho55 发表于 2019-11-22 17: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时候可以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