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123-456-789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fumiao

    台言论坛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站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10990活跃度
  • 4370发帖
  • 3800主题
  • 0关注
  • 23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11月试阅 ✿] 迟小容《犀利小厨娘》(一)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19-11-13 17:2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a797.jpg
  D4 O' a0 }# E' }2 @' h' R4 E$ ?6 ^1 y0 o- j
书名:《犀利小厨娘》
( h  z; b9 b# J7 W( r作者:迟小容* M: d" d; _& B% v& D' f
系列:文创风796+ O$ b6 _) i! B) N
出版社:狗屋文化
% I' y3 w: @0 g/ q1 G% S出版日期:2019年11月5日
4 \# E4 X8 n/ A1 j  d9 W0 \
( i  H& q0 J  {8 l0 d. M  |* K【内容简介】) i; C' }( g& I/ N8 S! ~
( s# R4 j* v+ V" w) F
想要抢菜谱?那她就顺水推舟送一套豆腐宴,3 I8 u, r. g9 o; ]1 ^; X/ [
让他们知道,这「豆腐」可不是这么好吃的!8 C% g0 }! g* m( e; i. r

/ L3 }$ J' v3 P5 J) k, d沈曈穿成了父母双亡的小孤女,一旁渣亲戚对遗产虎视眈眈,
9 _( M& S+ S9 y& Q  R面对恶意构陷清白的难关,她巧嘴一张化危机为转机,) |* B. v8 @- g! f9 ~* s  E
认了个傻乞丐做哥哥,还将他取名为──沈修瑾。/ U. H* T6 O6 a; E$ @+ Q
精明的性格加上一手好菜,使她一时间风生水起,
2 Q8 X  O- D+ b虽有许多小麻烦纷沓而至,但有道是「不遭人妒是庸才」,
  s8 L: x) k# i2 ]: t/ @+ R9 d6 @靠自己将日子过好了,何须在乎红眼病的人?( \4 p$ N# W1 `1 J" z# v
唯一使她较在意的,就是那已经不傻的傻哥哥。
/ O; k7 r* ^) `8 ~: {  \尽管他在她面前一副乖巧模样,然天生的风华难以遮掩,6 Z' @, u& V- D5 Z, a, y$ Y& M, x. X. l
自从去了书院学习,那隐隐的世家气势便崭露无遗。' C6 u0 ?% y* D6 e
这条龙终有一日要离开,而她的生活仍要继续,/ \) m! D  A& u3 ^0 O7 d
那么首要之事,她得将周边的隐患解决才行。% g1 A: b  F2 d. e$ B$ Q0 U( ~
她刻意身陷险境,就是要将计就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c5 N2 d& B7 |* b* R7 L谁知突然来了个乌龙县官,一来就将她的嘴堵了!$ q' N8 t. Y6 W5 F
大人,误会呀!好歹听她解释一句,抓错人啦~~* x; Z! q, d+ Y- @9 a
* t5 A. G" K3 `% ~

% a$ P% ~# `6 @& \  第一章  d1 v" @: ^7 t$ M

) p6 f: G, h& r% u9 d8 U  夜色下,低矮的土房,发霉裂开的木门,满地的垃圾和四处乱飞的蚊蝇。
/ j& f! c$ z$ \/ z5 N, i  Y; w& k* |- n
  沈曈望着眼前的一切,嘴角狠狠地抽搐。; q2 r( l; D* F* \9 m  H
1 ~# O+ \1 P) U* I8 \
  她穿越了。
8 z" ^7 M8 m$ v, W& [9 O1 S  V0 [! Z
  原主和她同名同姓,今年十三岁,是家中独女,七天前她的父母意外去世,爷爷、奶奶骂她不祥,把她逐出家门,并霸占了父母留下的田产、财物。无家可归的原主,后来被村里一个姓姜的老奶奶收留,住进了这间破败的小院子。
+ `. i- A0 s' ~$ i2 e9 V0 p* E, ^7 C" J7 Y* \3 |- @! u
  姜奶奶经常早出晚归,但是每天深夜总会带回一些吃的给她,可是这一次,姜奶奶已经两天没回来了。
; S2 A- r% T: Q, C: c
9 C! S" c2 h* p# \  沈曈摸了摸饿得不停叫唤的肚子,正想把这脏兮兮的院子和房间打扫干净,突然听见院门发出一道声响,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7 D5 m/ I7 x# Z& O# M& P" q$ E$ e$ j- y  X4 s
  来人身材瘦削,个子很高。: U4 z# W: L+ w) G8 W4 j+ Y4 C8 H- U
+ @" x0 U" ]0 |8 r7 S0 f4 Y5 @& B
  不是姜奶奶。, t2 O) k! ?+ M' d

3 s/ N$ R0 t% R1 n1 [& l! h% l  沈曈心中一紧,迅速躲进房里,关紧木门。对方似乎发现她的动作了,笑着追了过来,拍得木门砰砰响。
  [7 C7 p; ~$ Q% [( V+ _0 C8 D& L3 \: c! I# t7 T$ F
  尽管沈曈已经用尽吃奶的力气抵住木门了,没奈何对方的力气太大,再加上木门本就摇摇欲坠,他只拍了几下,木门瞬间就四分五裂。- O# T9 L$ ]6 u, }
" N; B$ X- ^/ g. d, P; `9 E! g& j8 p
  这具身体好久没吃东西,饿得满眼金星,木门一裂开,沈曈的身体就失去支撑,软软地倒下。) i0 n7 O( |3 {+ G( i

, @/ `; Y1 `- F  腥臭的气味扑鼻而来,对方接住了她,抓住她的那双手不知沾了什么东西,黏腻恶心,这一刻,沈曈想死的心都有了。
& ?  |7 I$ W( }+ q! M9 }0 t% I6 @' @$ @, i) ^1 m
  「嘿嘿!嘿嘿!」5 }$ s; X  @* G% Z$ _' J

0 M$ r& g$ w' B# j, [  绝望中,听见对方发出傻笑,沈曈一愣,抬头望去,一眼就认出了来人的身分。
+ q/ k8 `6 O8 j; p! w4 X  U) O& c, H/ u8 U5 B$ ^+ ~9 y
  这是个傻子乞丐,在五年前突然出现在桃坞村,不管村里的人怎么驱赶,他都不肯走,固执地在村子里晃悠,有时候饿得狠了,还会跑进村民家里偷东西吃,经常被打个半死。
+ R6 ^# {. Z- C7 c* G; d& p, ~' d8 ^6 [; ?
  很明显,他今天闯进姜奶奶的院子,就是来偷东西吃的。5 [5 t1 e4 b* q+ r0 Y' j3 A! W" M

: N6 j: j' g1 l5 n2 p  想通这点后,沈曈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松了口气,因为在原主记忆中,这个乞丐虽然爱偷东西,但是从来不伤人。, H1 ^' _# Y4 q7 P; L
+ K8 l4 X1 v' ~6 X
  「嘿嘿!嘿嘿!」
- {; ?) m5 M# e1 ~( O2 l& \" {! [) w' u) z8 C& [% |
  小乞丐还在傻笑,沈曈站稳身子,离他远一些,他身上的气味太臭了,估计有好几年没洗过了。" c" ~3 h3 {3 J9 V8 j
3 {- q0 O" A: T9 O' M& Q7 G4 o
  沈曈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对小乞丐说道:「小乞丐,这里没吃的,你走吧!」2 M0 e+ u4 Y1 r" z6 C
( ~: C' h4 S/ B( w2 ?5 Z
  就算有,也是先紧着自己,她自己还饿着呢,哪里顾得上可怜别人。
3 m# l1 j/ Y: M/ M1 Z# z* e0 E( {$ D, y- G/ a$ S$ f7 X
  也不知道小乞丐听懂了没有,一直在傻笑。沈曈用力去推他,想把人推出院门,谁知道院门突然啪嗒一声,被人从外面锁起来了。
" `- J, N- Q# c* K! |2 z
! H( Y* a* U& M2 X$ B8 C  不对劲。# J# O- j  u# X# p6 J) o3 i. Y
7 z; [' t2 i* T  M- G' i
  沈曈蹙眉,撇下小乞丐,朝他嘘了一声,悄悄走到院门后,透过裂缝,她看见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那里,隐约认出是原主的堂姊沈香茹。
9 z. I. h& p; }' V
. |# B7 F* U+ t: g+ w" a3 h  r  她来干么?
, c3 w. i. N' F: c  T' }' w, l- ~1 X7 F: d4 ^6 [5 S6 n
  只见沈香茹鬼鬼祟祟地贴在门后,没听见院子里的动静,偷笑一声,一溜烟地跑了。
$ t' Q7 Z+ m& `; w7 D0 ~) `3 V, ?; k5 Q7 x( @) ~  q
  沈曈的疑惑更深,原主的老爹沈大阳是个老实巴交的农夫,生前并不受爷爷、奶奶的重视,而沈香茹的老爹沈江阳在镇上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十分受宠;再加上沈香茹嘴甜,经常哄得爷爷、奶奶开心,因此在沈家过得比沈曈舒心,平时沈香茹就没少欺负沈曈,今晚她鬼鬼祟祟地过来,一定有什么古怪。+ I' `/ z$ R% l( J( }  z6 f  i
7 y# z5 c6 |) N+ P, {. H
  沈曈挠着脑袋想了好久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听见小乞丐的傻笑声,突然灵光一闪,明白了过来。
3 d- ^; A  h7 O- Z; R9 G0 E3 s% ]6 O8 [: u
  古代的人将名节看得比命还重要,沈曈和一个小乞丐大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若是被人发现,少不得要被抓去浸猪笼;更何况,原主的父母才刚过世,她身上还披麻戴孝呢!: R0 y! |4 _3 H5 a
6 ]. `1 ]/ I/ k/ O% c. T7 r
  若是被发现,自己必死无疑。9 _1 ^( w8 l1 Z3 ?

: k9 }( k) }( b" s# v  沈曈脸色一沈,她知道沈香茹想干什么了。  _0 Z( W! f/ v. `
6 v3 M1 k# z7 b
  「小乞丐,赶紧翻墙滚出去。」沈曈揪住小乞丐的衣服,把他拉到低矮的院墙前。+ O3 Y5 e5 E9 Z" D3 M1 j. D
) x# b0 F5 ?1 j0 B
  小乞丐傻乎乎地笑着,一把推开她,转身就跑了,而且他跑的方向,是她的房间。2 R' ]+ T9 v8 f% u. M
  v% W2 R2 T  P6 g
  这个傻子,他自己想死,她没意见,可是别拉着她一起啊!# x( R( b" _7 k* P. s" V$ h" W/ [
% U4 J5 P& v! r8 a: r+ n
  沈曈恨恨地跺脚,咬牙跑去拉他。/ `7 y3 L! }4 v' P5 u% }% o- o
: o" o1 V) F  D: v$ i
  「小乞丐,你给我站住,不许进去。」3 r! d" D, h( y. B( i

0 o/ g4 l: ~& w  ?2 F4 D8 B  然而,小乞丐跑得太快,再加上原主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沈曈现在饿得头昏眼花,根本就跑不过他,更拉不动他。$ |& f5 X- O* m

7 ~- U7 J8 [  w; X  ~  于是,沈曈只能眼睁睁看着小乞丐冲进房间,更过分的是,他背对着她,傻笑着脱下破烂的裤子,用力蹦上木床。
4 N! I3 X+ \6 o5 J, b' X# w& \. N0 v' P; K8 t6 q& @0 O3 X
  喀嚓!
9 M: ?$ }- U7 M2 |: J* U3 v+ |9 K( ?
- @3 p( c9 a1 x* f' O( T  I  本就半塌的木床摇摇晃晃地挣扎了一下,应声塌了。
# y! U$ m1 I' {7 Z0 }. J+ X4 Q& T3 @$ a) D1 K! b6 a" M
  与此同时,门外喧闹声起,村民们撞开院门,提着火把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m3 Z( D8 Y; u5 u0 M

9 n# {. z9 n/ T; P1 `  沈曈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心想这回完了,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 N, t( V; n5 E+ V& h7 _
1 A7 c$ _) Y' L; f+ s1 V0 U/ g  沈香茹似乎是打定主意要弄死沈曈,几乎叫来全村的人,一时间冷清的小院子站了几百人,挤得水泄不通。0 C4 Y, h2 r: _$ D

- ~9 V) r9 S6 x/ ^) z/ f. B  沈香茹站在最前面,在她身旁站着的是桃坞村的村长赵铭吉,身穿粗布麻衣,一脸严肃。
3 s3 k% ~; j0 S) s$ k2 I9 n
6 c' i5 m+ q% v% t" t" t  沈香茹一眼望见房子里的情况,顿时乐了。这小乞丐虽然傻,但是竟把她的嘱咐记得清清楚楚,真脱了裤子跳上沈曈的床,自己的那两块窝窝头没白给。, R) k* t+ X6 j( u( N

3 J2 G: z8 J( ^( D, D9 S& g2 v# W  虽然沈曈看起来衣衫整齐,但是那又如何,大家只信眼前所见,不会听她解释,她今天死定了。
/ R$ I# |5 `# R0 [# w& j6 z" T3 j: ~: `/ y
  村民们望向沈曈的目光都带着嫌恶和鄙夷,一些大婶们更是指指点点。# C/ m1 ~" F6 d% u2 {

7 _9 m! \5 T4 k5 c8 Y  「十几岁的黄毛丫头就知道偷汉子了,她爹娘尸骨未寒,若是知道了,泉下怎么瞑目?」
% t, ^7 s, v( N0 ^. K( I- _5 U* F8 `7 H/ T! O
  赵铭吉轻咳一声,压下村民们的议论,目光沉沉地看向沈曈。「沈家丫头,你是个乖孩子,应该做不出这种丑事来,你好好解释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2 B4 f- I2 _! s: V9 \* Z: q
" V& l8 p( N( G8 Y: ^
  沈香茹撇嘴,她就不信,都这样了,沈曈还能逃得了。* a! z! q) W/ ?( W! P* ~

' ]1 n5 {5 J- a1 O# Y  沈江阳从人群里站出来,说道:「村长,这还要怎么解释,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这小骚蹄子耐不住寂寞,也不嫌弃小乞丐脏,竟然做出这种丢人的事情,咱们沈家丢不起这脸,明天我非得让族长把她除族不可!」
* T/ V- w. E, w' U% n" ?( B. Y
7 t) x+ z+ w& Q  ]- D3 ?! ~$ b9 g- F  众人点头,大声说道:「咱们桃坞村也丢不起这脸,要是传出去,咱们村里的闺女还怎么嫁人?这骚蹄子必须抓去沈塘。」( G* Q5 G: v6 I6 e/ M

! ?" S% |+ ^2 d( L2 _  几百人举着火把,声音震耳欲聋,沈曈原本就昏沉沉的,被火光晃得头脑生疼,村民们的声音彷佛炮弹一般在她耳畔炸开,轰隆地响。
( k' H( }( _/ Q% `" I+ [5 |4 H  R0 H: s5 ~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