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123-456-789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fumiao

    台言论坛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站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10737活跃度
  • 4278发帖
  • 3723主题
  • 0关注
  • 22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9月试阅 ✿] 狼星《双嫁缘》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19-10-29 16: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ps0102.gif 9 V, T8 s) i1 _$ P
3 {) l* S( c6 y; J  L. H2 H' q
书名:《双嫁缘》4 c0 p5 W' S1 O; ^9 T- }! s0 Z2 r
作者:狼星4 v" e3 W6 ?& W" a# w! a
系列:首席珍品0102+ D3 h8 W/ e. e% _7 X" V
出版社:万达盛- O' }- B. N" M9 ^( ~
出版日期:2019年09月' l3 t- i; S9 _, a# w1 l
3 n6 C2 K6 v7 K' k' I3 g$ h
故事简介:
' S& ~1 D8 i# }* [/ D% Y9 G' K& ?( h! I6 p
! s: z* p5 T" u. s* |9 h  身为邔城望族之后,杜映容看似名门的出身并没有为她带来什么好处,反而因为家道中落,得为了大笔聘金沦为冲喜小媳妇。
8 v  |4 b+ P: i7 O
, t& M! z9 e0 N  背负着沉重期待嫁入邢府后,喜没冲成,邢老夫人还是驾鹤西归了,而她那连面都没见过的丈夫也不承认她的正妻身分,到头来她什么也没得到,只得到休书一纸,为了挣一口饭吃,不得不降格成为丫鬟。
$ u2 P6 A- ^( V/ d
/ b$ c2 M& |2 A+ J- P  人生运途直落,还得防着别让她的前夫发现她还待在邢府,躲躲藏藏、东追西跑,她都已经什么都逆来顺受了,命运却仍在挑战她的忍受度……
2 e- P' ?% A8 S+ V  f) \4 d, c( y& S
0 J' j1 ~4 g! I

5 ?4 G' }) [4 C9 T& e6 z8 J  年纪不大就得当家,身为独子得顶起的责任如山重,他都已经焦头烂额了,还有个异想天开的娘亲要帮他迎娶冲喜媳妇,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x' S; j7 p9 ~6 B5 I
# o" o3 u! w7 i1 D% t- f: x9 i! ^! Z& e
  当机立断地驱逐为利进门的媳妇为首要,安抚任性的娘亲为次要,谁敢在他眼皮子底下乱来,他一个也不会饶过。奈何还有个新入门的丫鬟鬼鬼祟祟地惹他心烦,让他非得把她带在身边好好严加训练不可。
  E* h- {+ G! u9 e  y' |  q; k# v8 B$ s5 g. N! a4 }
  没想到这单纯善良的女人竟是可教之材,丫鬟当得可圈可点,让他动念将她收入房好好调教,可没想到她竟然已经嫁过人了……
1 z+ m. G+ w5 Y2 ~7 D  o& H" Q$ p" \5 U$ ]

- C8 [/ g4 L4 ^7 v3 a1 j
1 p& x* F+ v7 K" i# l主要人物:& l# T  q2 H9 f$ B' Z8 l

. ^' j7 N* s/ N' {' \+ _& W! D: b" x# c8 b. {0 C8 G" J$ _" h6 G

- K! A( y; z1 T7 O. u/ N●杜映容:邔城望族杜家千金小姐,因家道中落,被迫嫁入邢府为邢老夫人冲喜,性格温顺认命,不争不求,很爱胡思乱想,无奈愈想愈糟。善良贴心的个性赢得众人喜爱,却对自己很没自信,不相信自己是值得被爱的。
6 P' y# d- w- o1 ^% F% }  ~2 r
2 f) \# d1 Q$ U  E& q+ C: X9 c! N& U●邢炎昊:拓兴镇大地主邢府当家,同时也是赤龙山点睛山庄庄主,更有另一个秘密身分。性格多疑,世故老练,对人性充满不信任,一向是自己要的东西自己找,想要必定得到手,有自己的一套处世格调,但内心仍有需要关怀的一面。  M9 n% T5 ]+ T- [, J# L1 ~# d

  V* b& e4 |. [1 `- D- X4 r) F9 l! c: p1 A; n9 y( G& j$ Z

% Z1 E9 @( M3 V* s/ S2 T次要人物:
9 d% g5 J& F. j
" z3 S/ p; \5 q& X7 l) K/ `' p●邢夫人:邢炎昊的娘,为了邢老夫人的病,强行帮独生子迎娶冲喜媳妇儿,对杜映容偏爱照拂有加,性格强势,但又极宠儿子,喜欢听好听话。7 r1 e- [% G" b

/ x; _+ [( J% S) D+ m8 ^4 z+ k  a●邗初雨:邢炎昊秘密藏在赤龙山的女人,有如天仙下凡似的美人,明朗受人欢迎,却是个说不得的存在,是杜映容十分羡慕的对象。/ C7 K4 d9 y7 x" Z' F
6 c: d: M4 Z/ G# O* V/ O8 S) H; C
●何重武:杜映容在赤龙山遇到的神奇人物,自称是她的守护神兼前某世的爱人。神出鬼没、来去自如,总是爱戏弄她,却又像是在教她人生道理。
; G+ E/ ?: _0 p  j
% F) m0 C( P& a" m5 f; v9 f; c●曾繁:神铎会主四大爱将之一,熟知药理毒草,擅用毒物,赤龙山后山有座药草园子,是杜映容很喜欢去的小天地,忠心于邢炎昊。
8 O( ]% r9 r" {5 v1 f9 c
' {) y  J- E% v8 ]' f+ i( Y% e* v  D●戴广:神铎会主四大爱将之一,手腕高明的探子,什么情报都能手到擒来,常常因任务不在赤龙山,受命秘密保护邗初雨,只有他知道那不为人知的秘密。
$ P+ c, U+ q0 l+ V9 r! T: g% S0 Z% N% u7 t1 J' L
●苗姑:初雨的娘,人生不能没有男人。钱跟男人,她选男人;女儿跟男人,她还是选男人,一生沉沦情爱烂帐,不可自拔。
2 f8 a( T. k+ W( K' \: g; Q' ]" I" i1 `7 ~& Q
●吉儿:邢府少夫人贴身丫鬟,聪明机伶,很懂得掩护杜映容。1 K2 ]2 ~/ @1 g6 L* z8 L

& h, I. N6 w) W0 T- ]# b5 A' V9 u0 m●右儿:邢府丫鬟,粗心少根筋,不是做事不得要领,就是说话愈描愈黑。
1 B  g* _) }1 m  r& W: y9 R
9 b* @& _8 P  P/ K2 T●阿九:与杜映容拜堂的代婿公鸡,得养到自然老死。
# h2 t5 f8 L8 @5 r
. Q; E5 J) v' v3 H4 z2 ]& r/ K6 W0 Z6 R* y& W
; e. t; l5 _& ]. x/ t
内容试阅:8 P1 }# J( C' e% m4 \3 K) m9 p& d

+ k1 A: C, c: ~# @- s# K& O! i' j  杜映容真的变成邢炎昊的贴身丫鬟了。
5 R- R- n+ L( x* P& }* m
; r& }2 P, H( J( v. o& Y" V  幸好这次少爷回来陪夫人过生辰只待了三日,就回赤龙山去了。! v# `3 G" g  d! n  V) N6 a) ?/ X
* b& F" |2 @/ d2 |* L! ?
  下次是一个月后,待了五日;再下次,也是一个月后,待了六日;再下下次,竟然不满一个月!这回待了七日……
6 C) E4 i5 w1 T) `
) E( D" m& L* x( Z2 n% R  下人们私底下都在议论,少爷回来的时日间隔好像有一点点变短了?待的时日好像有一点点变长了?但好像也没变多少,或许单纯只是少爷一时心血来潮?3 x5 Y5 `2 g  o5 q  l& r+ Q
( ^# ~$ B  v3 V. _( q3 E
  而杜映容原以为会被他多所刁难、找她麻烦之类的,但出乎意料的,他什么也没说,叫她做的事,真的都是丫鬟的份内差活儿,而且一点也看不出有哪里特别「严格」。* j/ P% G, ^- h+ r
6 U7 [5 b5 v9 n3 }( u) N
  故而她从一开始的心惊肉跳,渐渐地开始习惯娴熟,甚至会在得空时,想着还有什么可以主动帮少爷做的。她尽可能地想要表现良好,让少爷觉得她已经不需要再特别「训练」,这样也许她就可以早日「出师」,不用再当少爷的专属丫鬟了。: ?1 Z3 t4 q! s8 I. d5 r, v

5 ~& P, l( O9 G  只是,邢炎昊不晓得是忘了,还是已经差使容儿习惯了,完全没打算要换丫鬟的样子,弄得她只能私下干着急。
: ]! U9 }* k5 j7 G9 s5 ~+ I2 p" I$ a3 \
  这一日,杜映容看少爷心情似乎不错,在书房批阅帐册,于是鼓起勇气主动跟少爷提要「退任」的事。6 p' C, f8 P7 `! b& o6 i' L

8 p7 G% h% {+ O) \  「少爷。」她趁他刚好看完一本帐册的那小小空档,开口了。# {4 ?1 `+ B* [
$ |! V2 g# {  {* j* u1 V1 P
  「嗯。」他拿起下一本帐册。
- A; n+ `& Z0 J, o4 |& R6 c- ?# ~) o2 N+ L: E" M% r* u3 z2 R: \2 r
  「少爷觉得奴婢这些日子以来表现得如何?做为一个丫鬟,还可以吗?」她问得小心翼翼,恭敬卑微。
' Q6 K4 C6 h+ z- P
! w; J( g  k2 ]; r; O+ x" S  「很好啊。」他眼睛始终没离开过帐册。3 y# v/ j1 n, }
/ o1 Y3 ?" [" w' c" I+ ~
  「那么……奴婢是不是可以不用再训练了?」- @9 l% g: G5 C5 y+ L! Q
: E6 W7 G; u. i/ `0 _: \- C6 J9 }
  「嗯。」
+ B# l- Y7 J  V: t) v$ \; h# l& ?/ l4 E1 k9 @0 [( b  Z
  听到这句回应,她马上面露喜色,在心中偷偷欢呼,接着继续试探:「既然已经不用训练了,那么是否可以换别人来侍候少爷了呢?」0 m6 E; o; |  h2 d; \$ x
7 K; g2 t. H9 U
  「为何要换?」0 W* o# d! I- L0 f$ G; Y& G  X! O
" d+ r$ E  v  K7 m
  「呃……因为已经不用再训练奴婢了。」她在心里这么暗问自己:没错吧?这样讲很合乎道理吧?没有矛盾吧?
" D9 n8 O1 ]' ~! ?8 I
2 @0 M% }, E7 c) }1 W  「你就继续做,不用换。」+ G: I( l1 V+ Z* `6 D0 B$ N, Z% @! h

$ `7 k3 E  b# f5 v0 U  G! i1 S8 `  「嗯?少爷一开始不是因为想要训练奴婢,才安排奴婢来侍候您的吗?」, B$ `; D: f& u. u4 X
# O1 I; ?( J+ T. E. F0 I) N3 x- E
  「是啊。」9 {8 R$ q3 ?: d, v! N$ Y+ g5 ?
  S0 m+ P  A" G7 n
  「既然已经训练好了,就不需要再由奴婢来侍候您了不是吗?」8 k) o$ o  u% j  Y3 R

& X* ^/ U; d3 Y! W8 N# Y' [  「你表现得非常好,比其他丫鬟还要好上太多,体贴周到,细心到位,亦即训练的结果很成功。」
) |2 {% G9 z2 I. J0 K
$ I' O8 F. D) P  「谢谢少爷夸奖。那么奴婢是不是可以不用再……」她搓着手,陪笑着。
4 b* |: Y4 b" J% Y- d4 Z1 o$ H) \& I  t
  「所以我要你继续当我的丫鬟,我不要其他粗手粗脚的笨丫鬟。」
* W4 ?1 q& l$ F  p7 N' R  W; U) Y. Z) ^" `+ l+ P4 |3 Q+ J% @" J
  「嗯?」她愣了一下,思路一时大混乱……
# D, {! q+ _6 k9 s: \+ n  d9 H. u9 r1 g7 ~6 Q
  「还有什么问题吗?」
0 {" w3 R4 ]: \& T7 G5 |
5 O4 T' {, Y. q  她维持着有些僵硬的微笑,心中则是声嘶力竭地呐喊:『问题可大了!不是这样吧!』
6 G9 \6 Y& {8 ^- m3 g- c, {( U1 N3 {( G  ]
  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所以再度鼓起勇气,极尽有礼地问道:「少爷,是否可以容奴婢再跟您确认一次,奴婢知道这很罗嗦,刚刚您已经说过一遍了,但是奴婢资质驽钝,还是有点混乱,不是很了解,所以要再次请教您。您是说,为了要把奴婢训练好,所以才让奴婢当您的丫鬟,是吗?」( h: N7 k; n! y* f8 D  b

, t5 H+ m) a: M* c" `  「是。」4 ]6 G) `* O! ~, _% D; s
4 a' B! D; N8 R5 Z. ]- o
  「现在是因为奴婢表现得非常好,所以您想要奴婢继续当您的丫鬟?」
. d1 M  W! T; U$ {3 ~0 [
" }. [6 k+ o+ {4 L- K* H& ~* t  「是。」
' j4 L) u; [0 Z% [
1 l* C  r& ]' H% z3 {* D+ T1 R% m* A5 {. |  「也就是说,奴婢表现得不好或是很好,都要当您的丫鬟?」
9 [& m- A( l7 ^) F' g8 d! L" f- N% f8 W$ a; J7 A9 J4 q# u
  「是。」6 R- ]2 c  c6 U5 `6 E3 r8 G8 J
1 A3 l: o# N4 j# t9 Z* u
  「……」2 z# b9 N. |; K& E: v5 e* K6 O

/ N& Z# _" f: j2 [- \. s) }9 x  她瞬间后悔自己那么努力做什么!感觉好像误上了贼船,这样她要如何才能摆脱少爷?) b/ P& E7 x/ r3 B; Z
2 R3 {8 x2 k+ C0 t4 F, O
  他抬头冷冷地瞥她一眼。「怎么,你不想当我的丫鬟?」
0 B, ?# C  H! g( J% O8 K; @
* Q- s0 ^8 S9 b9 O$ E  「不,怎么会,没这回事儿,奴婢感到相当荣幸。」她努力绽放笑容。
9 y% x* G0 Z' J6 \  s% {; |2 S' @* m0 X+ F2 P9 L( E- m9 l" |
  「很好。去帮我拿些点心过来,我有点饿了。」
+ F8 Z! J4 R5 s. [9 r% g) O0 A
- @5 V. K1 T9 q, V3 u  「是。」她飞也似地跑了出去。: |$ y8 t# ~% W9 I0 Y
9 Q0 V4 M7 f) U9 i7 f, l" c
  待她出去后,邢炎昊轻声笑了出来。他刚刚故意维持着平静无波的淡漠态度,老实说还忍得挺辛苦的。
( D. s" k" ?1 L2 i# H- t& |( Q2 A6 [' t. E# r2 c. [+ r
  其实打从她开口说第一句话时,他就已经知道她想说什么了,但就是故意装蒜,想看看她要怎么让自己「脱离少爷魔掌」,结果她还是没能坚持到底,只能闷声吃瘪,看她那副哑巴吞黄连的表情,实在有趣得紧。# Y/ X( q+ A* R# C& S& x" f

) c2 d3 v: E  z/ ~  跟她相处的这些日子,说长不长,因为他很少回来;但每次回来,看见这可爱的小丫头就觉得心情愉快,而她也的确很认真在服侍他。( \* R/ M$ [0 |8 w7 q. E
  @+ n9 \$ I2 v  N  t
  他不否认自己已动了收了她的念头,虽然身分不配,不过主子收丫鬟入房是司空见惯的事。让她有个身分,想必她会很高兴吧?他知道凭自己的身家与相貌,没有哪个女人会拒绝他的。
* J% U3 t' }: V2 h3 U
! \! t0 H7 B( T% Y  不久之后,杜映容端了一盘小糕点进书房,并重新沏上一壶茶。
& n+ X; z/ }0 @$ D) F. S; ]" V8 {) c4 [( X, M% K/ l
  他伸手拿了两个吃下肚,招手要她坐下来。「你也吃吧。」
9 I4 r) a  [% |  T  ~
1 Q6 l) u/ ?. p  w- ?  「不,少爷,奴婢不能……」
6 h) r1 d2 I; V: s: I& I8 E) l
& ?6 I) e& [- a  「我叫你吃。还有,不许再自称『奴婢』了。」
" S; _& s! V, T. w' O1 f; D9 O/ s8 q: S- [( W( V1 ~- K
  「……是。」不容违抗,她挑了里头最小的一个,小口小口地品尝着。- q( C6 Y/ t; `6 Q8 S3 n8 x

1 w' I$ W- h* O7 P1 e% Y" x  _  ]  「容儿,你多大年纪了?」3 A+ e" k- c/ @' H1 l

' ]7 s7 T  _- \* g% H  「十八。」
! G* B+ v! E- i' P; V3 ]
! q: m3 V) ^/ y7 N, u  「十八也该嫁人了。」他起了话头,准备切入重点了。* L+ n6 I, j' S& L5 _% y8 o' Y( }( {
8 f4 O% B7 m) ]. T
  「已经嫁人了。」她咽下最后一口糕点。9 b* O) d- ~) |( X* g1 f# M7 f
- g6 w, `3 R- f& k" Q: t; U  e
  反而是邢炎昊梗住了,他咳了几咳,她赶紧把茶递上,让他顺顺气。
2 _: Y% ?' h6 [) Y8 i+ f( r1 N- o* b* j. F0 ]/ u" r
  「你已经嫁人了?」他颇为惊讶。% }8 Z: L% Z- g' u0 r7 ^! J2 y
" r3 @! f% p4 D+ E. Z
  「是的。」, T4 _4 o7 l, b/ _
2 r' J0 r& D; a: Y% D- z3 X
  「怎么会?我以为你应该云英未嫁……」他怎么看都不觉得她像个妇人,因她的举手投足仍是黄花大闺女的生嫩气质啊。, |- \5 I' l# W1 |; d# a
& y, ~' O  g1 v+ ?/ ]/ I$ a9 q# }
  「若是以一个待嫁闺女来讲的话,我年纪算不小了。」6 ^# }+ D4 |: A" }

. G6 m8 r9 C  M% _, S+ `  「是这么说没错。但已经嫁人又怎会入府当丫鬟呢?你夫家同意你出来做事,不用照顾家里吗?不对,你之前说是家中没米下锅才出来当丫鬟的……」, H6 u& ^# n5 ?& A, L7 h9 S

2 a, X! R6 g# }2 h, T. a! c  「我已经被休掉了。」她露出一丝惨笑。当着休掉她的人的面说出来,真是讽刺至极。
# X  f$ d5 k2 `5 Q0 ]7 g& h9 ]" s" a
/ w' w) O& [$ u/ o, U  他更惊愕了,她还这么年轻,怎么人生路已如此坎坷?
1 s: K3 d+ Y5 [: ]- C# {8 @) X* _9 C! R
  「为什么会被休掉?」虽然这是个人隐私,但他仍是想知道。
, [! K( A4 o' |+ ~( b/ |  A& e! L4 K/ S
  「丈夫说要休就休,我又能说什么?身为女人不就是这样吗!人家都说不要我了,若我还去缠着问为何不要我,只会自取其辱。」3 m4 @: e( |$ x" ^* S* t# I

2 R( F' N* l5 F% j$ C  「他是谁?」
) a! E7 t+ Z+ S/ n: Z2 o8 G1 R
  E& }% K. F+ P4 b' }& ~4 g  「您是问跟我拜堂的那个吗?」
  j# s; T0 W) U" ~+ e: n- Y' J5 ?
  「不然还会有谁。他叫什么名字?」! I+ r5 j- e, \
; b. {% C6 i4 r! p: c& I; y9 M, `7 f
  她想了想,不能说出那人叫「邢炎昊」啊,那该怎么说才好呢?
' i- k' S5 [8 Z* D; Z) L8 c6 ?! e: C1 o" ^) u2 }
  她顿了一下,想到那只公鸡,她还帮它取名呢,于是,她有些心虚地回答:「……它叫阿九。」
9 {. d: t1 l. H7 L  y5 m( e; b: P6 v9 V# p. d! @5 ?3 S
  他心里冒出一股不屑。『嗤,听这名字就知道八成是个土包子庄稼汉,讨得到老婆就该偷笑了,竟然还挑三拣四地学人家休妻!也不秤秤自己几两重。真替容儿不值。』$ y8 S. q) F, ^9 _
, Z- p7 {/ c, U8 h' |* G
  此时,他是有些乱了套的,这跟他原本所设想的不一样,她居然已经嫁过人,而且还是下堂妇……他完全没算到这点啊。7 H, h4 q/ z. o' F2 C0 ~* o

4 n: J% D- O* ?9 ^/ Y2 l5 _  未娶妻先纳妾很正常,妾的出身低微更是正常,但是纳个被休离的弃妇,这……他得再想想。
/ f* h' [2 F8 T  |) A8 b6 h/ R
; t9 k+ V# k5 S) k4 g( V$ y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