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123-456-789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fumiao

    台言论坛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站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10737活跃度
  • 4278发帖
  • 3723主题
  • 0关注
  • 22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11月试阅 ✿] 安祖缇《被经理讨厌的我》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19-10-29 16: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20191023184108-b.jpg 9 G; w, n+ d/ z& n7 ]
  }$ k$ O2 w8 {- H
书名:《被经理讨厌的我》
- W1 D7 C6 J/ P/ ]& c作者:安祖缇
$ U  J" M+ A1 w系列:红樱桃RC1427
, Q! a7 z$ N% ?" u2 ~* r+ g出版社:禾马文化
1 \& t5 `) g1 A出版日期:2019年11月08日8 v( @9 ^, O! z9 [
8 i9 G4 ~# F, v2 ?, E. p# |& x
【内容简介】
! Q: e4 x' A+ G/ Z/ ~3 U
& z. @7 q1 y7 x' j% I; Z她对经理一见钟情,因为他从内心到外表无一不帅4 l4 g, Y* D% c, c
巴望着与他在转角相遇,让他对她有印象4 a' h9 {- [7 ~' o) I5 F" W
奈何期望次次落空,她怀疑他根本不知道她是谁& i$ B5 W  j( v3 T. O! V: g
只能把暗恋的心情放在心底,偷偷看着他就好
7 l' s/ ^/ T6 z不料她的秘密竟招惹来一个女鬼恶作剧; D  ~- m, W3 Y6 X0 l' z) z1 o3 ~& l7 i
附在她身上强吻她的心上人,不但抓他的手摸胸
. Y& l" P, v6 h- \+ P6 a7 }还扑倒他强压在地上,主动脱衣想要霸女硬上弓6 g/ i. n! ~& e! ?* k: F
这下她的名声不仅毁了,还被贴上淫荡的标签
- |* x9 E" H+ R0 x重点是吻他的人表面是她,其实是那个臭女鬼啊!
+ J# e$ F, S/ J. f: ]" t5 q- o他指控她用这种下流手段不知勾引了多少男人+ E6 S5 u+ ?9 W
她觉得自己好冤,冤到就算跳黄河都洗不清
* X  i7 I( F/ V- Y, o4 \那女鬼还不肯罢休,让她在经理面前难堪得无地自容) ^3 p3 M  |" X0 s
呜,暗恋注定没结果已经够悲惨,还无辜的被讨厌……
; G8 ^" d) i1 m) i' B他对她疯痴女的印象已定,她这辈子是无望了
& W1 z+ Q3 K- s* g; z别说跟他有感情上的可能,连见面打招呼的情谊都没了) I! O. Y  C% Z% m5 M5 y* w
但现在是怎么回事?讨厌她的经理竟然亲了她?!% ~& g0 j' u6 t. \
该不会这次女鬼改上他的身,强迫他吻她吧……
, ?2 O7 A- d# y/ S' {
1 i9 l, N1 e1 H0 h3 ?1 {
9 q/ I/ t* o3 h, L  J" o
0 B4 T1 a) x/ L+ O- R* q+ |( ~  罗苡嘉努力地敲击键盘,统计八月时的国内员工旅游各部门要参加的人数,以及在饮食方面的禁忌等资料。7 F; |  t$ o( z- t' h# a
. c+ e! I3 v4 B3 V2 e# h
  「苡嘉。」电话响起,是楼下管理室的警卫打上来的。「有你们的信喔,记得抽空下来拿。」4 T& d4 `6 ^- L0 f9 F4 i. [

0 M# P4 J' T" a' q- z8 K  「好的。」2 a) u4 Q" \( c

0 P  Y" X/ m( e9 Z# D0 ~  怕忘了拿信的罗苡嘉暂停手上的工作,匆匆忙忙搭电梯来到一楼,领了厚厚一叠普通信件、挂号信件还有包裹上来。
' h' ^8 l1 h3 ]
. V% z" w! R0 y2 l, p% J  身为总务组行政的她,工作内容可说是非常繁杂,举凡全公司的办公室设备维护、清洁、信件收发、防救灾、水电管理等等大小琐事都在她的工作范围内。0 s; n1 C# C' K2 J- Y: j& z! X
, a" |9 `6 }# p* T
  跟她同样身为行政的还有五个人,男女都有,除此外还有出纳跟文书,出纳主要负责庶务采购跟管理、零用金核发、盘点等与金钱有关的事务,文书则是报表文件资料汇整之类的,另外若有需要,总务组随时得支援其他各部门的业务。
& K6 M- N! ^4 [: |
& w# J. ]/ \+ b4 m/ d6 c4 j! F% f  罗苡嘉一回到办公桌前,立刻先将信件依部门分类,同样收件人的叠放在一块儿,用橡皮筋套上,放在手推车上,快速到各部门分发。' H- T5 V. y  [- L1 p; V0 P3 X
; ?/ f2 Q# q& d' d- I
  罗苡嘉任职的公司是间专门设计制造健身器材的公司,拥有自有品牌,除了内销,亦有销售到欧美各国去。
2 `9 x8 T& M3 g$ l- K' q2 `
! I+ g' b5 }1 l0 [  总公司在台北,设有行销部、业务部、门市部、管理部等四个部门,每个部门设部经理一名,部门之下还分了好几个组,像罗苡嘉所属的总务组就属于行销部,此部门还有企划组、公关组、设计组,每组设有组长一名。
: V  J. U. C( b% O6 o0 a3 i2 @0 I+ x3 T+ `3 K$ ]! d
  工厂则是位于桃园,厂区占地约十公顷左右。
4 Z4 U. G. q' v+ b" g" a" B- g0 h
4 Q+ Y! }+ H- Q/ ]5 A  虽然各部门的组办公室都在同一区,但只有总务组虽隶属于行销部,却考量其业务范围是面向全公司,故未与行销部其他组设在一块儿,而是另外设置办公区在整间办公室的最里处。
7 v" [3 |& q2 T; r2 T% v  Y: z/ |# B) }/ x
  负责发信的罗苡嘉来到行销部办公区时,她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脸上的笑容也有些不自然。' h# K! Z" S6 Y2 p# p/ H
; g2 J7 s# ^) ~, U& |9 [
  「豪哥,你的信……倩姊,你的信……」
9 N* D( x9 K7 ]; M5 \' E  z! M6 T- t
+ _( O. q! a: @& M2 W! R  m6 t  一路分送,直到走到最后方,也就是行销部经理曹恩睿的位子,她从近乎全空的推车上拿起曹恩睿的信件。$ L* L; n( ~6 p' ~! N

+ }/ ]5 h3 v( Z8 Q- @  这也是最后一叠了。
+ b9 I( J3 }( F1 [+ K+ g( J; K/ d# j7 f5 }% |
  「经理,你的信件。」( e4 V  T9 O; _8 h* `9 C' T

# w6 C1 l1 Q7 X" h+ n. X& m( ?4 ~  「放着就好。」曹恩睿头也不抬,忙着翻阅手上的文件。/ x& |) O; z$ M& Y7 k. `+ K. z

4 V' t2 x/ U9 f- H% Q1 g. B% l  「好。」
8 _7 ^5 l" l0 n) G1 `* ?" F/ \. n2 r+ f7 z, ?2 x
  罗苡嘉实在很想找点话题跟心仪的他聊聊,可两人虽属同部门,但因办公区域隔得远,能跟他交谈的机会几乎就只有在送信的时候了。' T6 K) b( \8 V2 P
, B8 n1 c  j/ [7 c% Y
  为了随时有可能与他说上话的机会,罗苡嘉在派信时,每次都故意将行销部留在最后,而曹恩睿的信件也是最后发送的,可她每次送信来时,他几乎不曾抬过头,回应她的话都是「放着就好」四个字,她进公司已经半年多了,罗苡嘉怀疑他可能根本不知道她是谁,而她暗恋的心思也只能一直放在心底。
8 V# T  D9 g# M; D
  X# g" o2 Y" e' D4 z! A  「行政。」曹恩睿出声,正要离开的罗苡嘉迅速回头,并快步走回他的办公桌前。
/ J! e2 B% @/ n% J. v, p" k& n2 ]) Y  b6 H* _2 {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她紧张兴奋得胸口像有一辆大卡车轰隆隆地驶过,完全忘了行销部门也有自己的行政,而那个行政人员杜凡瑶现正以纳闷的表情看着罗苡嘉端立于桌前的背影。
  f2 ~( x, }( V2 L) T/ M
$ Y; Y7 D% _3 f9 L! }# e- W) D  「帮我去仓库拿去年开发的样品给我,编号SE120。」
7 U! c, a- L9 d1 v- ~/ r' m1 {, S2 {6 P1 w: S; w5 s( t4 g
  「好,我现在就去。」# v: @- }- j5 Y# t2 b2 o
9 S5 @/ A7 \4 W+ h9 E$ {
  第一次跟曹恩睿有除了「放着就好」的对话,罗苡嘉满脸止不住地笑,快步推着信件推车走向仓库,脚步轻盈得像身后长出了翅膀,就像她快飞上天的心。
- \0 {6 r0 ^* Q& Y* V  w( Y8 V0 h5 p, K' d. g& n9 _
  「经理不是叫你吗?」行销专员询问杜凡瑶。「那个总务组的行政在干嘛?」2 C! B0 \# q' r  o

$ r+ G& ^4 G+ y  杜凡瑶耸肩,「我也不知道。」. r4 W7 ?/ O! P" B  Q8 ]
# `; L3 a( ]4 F+ Q1 l$ f
  「她知道SE120样品是哪一个吗?」7 Y# N# y2 a0 s# `" ?% i/ f7 i

9 t* }0 u6 q% I' ]  「样品都有贴上编号,应该知道吧。」杜凡瑶不确定的说。( F) x) f9 T1 v/ y/ N6 x& P1 O0 |5 g5 w

5 f' V$ l4 F( P& J; E( |% s  「喔。」
" z' ?3 P) ?- v. r; z" o# s* ^. t: u* J9 `, v! y  }6 v$ j" |7 [+ H/ B
  专员本想问她不过去看看吗?但瞧杜凡瑶低头专心打合约资料,就没再多话了。
& F  A* G; W0 M, Q
* T, _* _5 K% p. i. ]2 C& ~9 `; z$ q  密闭的仓库因为罗苡嘉开门的关系,空气有了流动,但踏进去时,仍难免有股滞闷感。
3 q; `6 G9 G! A1 L$ @( S- ?- n3 R5 B6 e. a; B/ |6 I- r5 M( O
  门上搭有气压式自动关门器,罗苡嘉手一放开,门就徐徐关上,这也是预防灰尘进入。' p; r* d- o7 \1 s

' R% e  b# g/ ]3 r  Z  样品仓库放置了公司成立以来的各项样品,因为是运动器材公司,所以大部分的样品体积庞大,占地自然也不小,要找到想要的东西还得费一番功夫。. t+ @7 X: n7 ^+ z- N
4 |6 l4 Q3 b- a6 b6 S
  「SE120……」罗苡嘉喃喃复述编号,就怕忘记。1 q8 f6 S' _) z9 V# s2 C6 y7 Z

2 D4 D4 O9 H; S6 r) N; [  她记得SE系列是健身车,每一个区域都有塑胶牌标示,她很快地就找着了SE区。2 s) a" v) `) W, X3 k

) l. i% e( o+ d, T% I, k. ]- T" F$ }  只是当她好不容易翻找到SE120的健身车时,却发现自己根本搬不动,连想把它从两台中间位置挪下来都有困难。
4 ^( w2 K" l5 t& |* ~  z, u
6 _( A+ g3 Y. c& G' H  ~  她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SE120的把手部位被SE110给卡住了。2 T! E+ t2 l' R. d) S/ Z

6 x" ~- U! {2 @" u- o  「我应该先把SE110拿下来。」罗苡嘉判断。' I/ t6 A) w& ]% J9 q3 U

( k) p& p# M( h, K( j; O4 H  SE110的形体比较娇小一点,但这不表示它就比较轻盈,产品资料卡写着此物品重达四十二公斤,而SE120则是四十八公斤,根本就是一个她了。7 i1 D2 z6 x( y2 k; D+ X; i& }" l4 x: @

: v( k( u# |* w* Z5 M9 I  「嘿咻!」4 m! Q9 v  \$ G+ d6 X1 g) p; I/ \

, G/ J+ o# U: E) a  罗苡嘉不晓得当初公司设计这项产品时,有做了一个省力轮装置,只要将把手往下压,后基座翘高,调整脚垫上的轮子就可以让这台健身车轻松的移动,因而她万般辛苦的抱着把手,想把它从架子上拉下来。& z7 u. H! C/ ]1 T- u' Z7 h9 ?: s; V

8 n4 S1 ]2 R$ Q4 [9 E6 Z  「很重喔?」突然有道声音在她身后响起。4 A  x, W& _* X4 k

3 Q7 ~& @+ b; @, [9 N2 u/ R- M8 Q  「对啊!」她喘着气点头,没有空调又不通风的仓库已经让她额上沁出汗水了。「你可以帮我一下吗?」
: s% s4 C' {$ a# ?" {3 V( t9 X- Q" G- c# T. f
  她转头,赫然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E7 Z0 M$ b! K6 ^3 u2 [& |
. }% o# Z" w7 X) O
  「人呢?」她左顾右盼,没看见跟她说话的那个人。「哈罗,可以帮我把这台健身车拿下来吗?」
( y, B' X0 ?, w' e5 i! a3 ~* _* Z/ E, i' C" x
  她等了好一会儿,没有人回她。
7 B' U4 i" |% y# \0 n2 A* L8 H7 |2 l7 L1 B4 F  x1 t- V
  「该不会出去了吧?」她偏着头猜测,「动作真快。」  ^! J2 ]1 s' l0 Q% ~- W5 m, B

6 }) \) X3 S6 g) }  从制服窄裙内拿出手帕,擦拭掉额上的汗水,卷起袖子,罗苡嘉准备再次跟健身车挑战。) j5 [! c& g3 P- N- Z
. F; J' E$ n" P$ [
  这是曹恩睿第一次交付她的任务,她一定要完成才行。
4 K0 S* E0 Y2 J. G; C
/ ]9 K$ K4 n1 Z8 {$ f) X/ z  不过她也发愁这健身车这么重,她要怎么拿到行销部去呢?$ _' X5 Z- b9 K

1 I& d" I. W, B( Z% {  仓库里应该有推车吧?( h5 y' F# l6 L5 |& p

$ j& u' r/ r$ U5 {4 ]  y( u, S6 C4 y  她还是先把推车找来好了,直接把SE120给放上推车,比较省事。
1 Z; g5 L' S$ S' Y" y* {) ^- ?  L" f7 K5 j9 E9 K& Y
  于是她在仓库里四处寻找推车的踪迹。
! v1 |- X$ a' D: o: z7 [5 P4 r5 a( T
  「推车是放哪儿啊?怎么都看不到?」她已经找了一圈了,还是没看见。「该不会是在外面吧?」
: a# w% e* S0 ?1 x
; a# O; Y9 Q% q& `! H  「你要找推车喔?」
5 M8 d5 U2 _4 S% {  k+ v0 @4 c9 k# H, e* I
  刚刚那个嗓音又出现了。
6 M# P: R% d/ s; e7 \. [8 U7 `5 o3 w) D) I/ k, V. F1 E+ z
  「原来你还在……」开心回身的罗苡嘉傻愣当场。
# `# W! {/ O3 L, R2 O: r
. u8 R+ Y+ `0 \! g& W6 R  她的背后还是没有人。' l9 K$ D3 U6 Y0 C- e
! x# M( M1 }! V  W
  小脸瞬间苍白。
( f% @% q! [9 M. P0 r8 a6 q8 X  h
! L. J- [1 v) @0 D% F  z  「怎么……怎么没人……」
0 ^2 H$ N7 q( L7 V6 _, [$ G4 u: I1 R1 O) q% ]1 t; V
  罗苡嘉的嘴唇已经克制不住的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起来。* k" d$ y0 }. U  \1 U
( U! {3 Y6 i- C# b# w9 j
  「你有听说过这间仓库的传闻吗?」' t- K% }: o7 M( ?9 a7 q  |

+ }6 ]! v: H% x/ V  那道声音又在她耳畔响起了。3 l* z$ Q; C' l. \; t& ]  U. B

7 M& E3 t. _$ }4 K+ p- y" A  罗苡嘉全身僵直无法动。; H* V9 i$ ~* ^1 c$ N- Z3 V+ @$ e

1 j4 {" N) C5 y  u- A9 M; [  她觉得有什么在她耳畔呼息,冰冷冷的,她明明热得全身冒汗,可是耳朵却是冰冷得像被关在冷冻库内。
- E) `6 ]: J0 A& V# L  m7 D
8 T8 {1 M2 R; ^' L& ~  她该不会是……撞鬼了吧?2 L0 y# h3 R. Y1 Z
3 j, G+ K1 s* b2 p
  「曾经有个女生在样品仓库死掉喔。」4 a, z, M0 d3 k' V

! B6 l( q; ^" K  罗苡嘉的手脚整个发麻了,膝盖一软,瘫坐在地上无法动作。
% }; o/ m6 E! u2 Q" a5 F5 `, B* C6 [# j7 a/ Z; R& L
  「该不会……」她颤着声问,「是你吧?」- @0 k+ P# z. ^4 l8 M9 X& r

+ p9 |1 P/ h9 e3 A( S' v& ]: G  「聪明。」  `% `# o9 V2 A' d/ y
. }) O' I8 V7 ~  R' F
  罗苡嘉惊恐得尖叫出声的瞬间,她感觉到有什么撞进了她的身体里,挤压着她的四肢百骸,吞噬她每一个细胞,让她难受得想吐。
. L# c* b" C% e7 P0 e9 I
- |' r! l8 q, T3 l4 X( e  「救……」
- |' F: j, [' c( l5 D+ W. C! s& C3 _: i7 _+ C- v8 ~0 D  ^4 Q
  她的求救声亦在下一瞬被吞没。& T! L, B0 G1 k9 V( d
1 K' I" b( R9 h" r3 o
曹恩睿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抬起头来,望向还在修正合约的行政杜凡瑶。
9 K: [: o1 ^! h. R
9 a( ~6 c; }# O% G  「凡瑶。」
# {; [& G: ^* ^! b
0 H* ]' ?2 J5 @* z  「经理?」杜凡瑶转过头来。
7 g( o* l- M' N1 d3 o/ Z
" ?' o( ?* D5 H8 d; j  「我刚是不是叫你去拿SE120的样品?」
) Z* o$ ^' W% M
9 E% L% I6 ^8 s; N( o, p4 i5 O. J  杜凡瑶闻言心头一悚,下意识就想逃避责任的说:「你不是叫那个总务的行政去拿的吗?」$ t: [0 n. h4 @1 w  K2 j% Q, }

6 Y. ]! V+ V. J3 L$ s" ~  「总务的行政?」谁?
2 a; k' r) d; z
7 t5 X+ ?1 Y4 S  「就是那个罗苡嘉啊。她刚拿信过来时,你叫她去拿样品过来。」
4 u( R' i' n, R1 v6 O& Z& V" ~  ]$ [5 k" u! I8 b; n
  「我怎么可能叫总务组的去拿东西?」曹恩睿眉头蹙着不悦的竖纹。
9 ?' Q$ `% r/ R/ K/ m  ]8 F3 i! [
  「可是她去拿了啊。」不想承担责任的杜凡瑶推得干干净净。
& F$ X& ?6 C  V8 q4 v) d
1 f7 G, M* w$ J7 q, C* D  「你去……算了,我去好了。」他只是要再确定一下健身车机身跟文件上的叙述以及照片是否相符。
4 W& {% e, c' L0 i8 @# a0 p9 {) F( M: w3 t4 Y* }& \2 T! S: r8 R* a' G
  他觉得照片上的色调怪怪的,偏棕色,但他记得SE120是亮橘色,部分功能也跟他记忆中有出入,只是公司产品太多,为预防万一,他决定再做确认,否则商品资讯稿写错就成笑话了。
3 V9 m( q/ b0 l. v9 B$ X) @3 L. C6 f. G! b! K& Q
  他推椅起身,大踏步往样品仓库行去。
4 l3 V/ U5 ~7 V0 [$ _
2 c9 u3 M1 D1 P' z9 ?; i% Q7 D2 m  ☆☆☆   ☆☆☆   ☆☆☆4 i8 @  C, ^& r1 H

' z& k3 Y; Z& g* l" d5 R9 ^8 H  罗苡嘉觉得自己变得很奇怪,好像无法控制身体了。$ H$ I! T$ e! f& ~2 G
9 W! A( R! b* ~* q1 Q- B: Q+ `
  此时的她趴在地板上,拚了命的想要以手支撑身体站起来,但手脚却是不听使唤,她努力了老半天,还是一样趴在地上无法动作。8 X! Z; b3 h; ]( @. {0 F
& x4 s3 i( f* Z" B$ l
  她着急得哭出来,但她的眼睛却没有掉半颗眼泪。
) u3 m+ ~) K6 `5 e8 J+ X( L7 ?
) w" x# c8 o  [1 E  R  「不要白费力气了,现在这个身体是我的了。」( ^# J0 Q( A5 s

* L( N  Z. T9 a: ~% `  她又听到那个让人遍体生寒的阴冷嗓音。
+ j! c" j$ E8 P) _2 P8 d
1 ]) z) v% v" {/ b; u1 L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罗苡嘉哭着质问。# r$ ?8 P0 g4 R; W
) _3 A0 e/ G' c9 A5 i
  「我在帮你喔。」女鬼发出咭咭的开心笑声。& ^, X; \5 P; y9 o7 l
" o/ s' }+ D0 z4 Q) y* ^1 h0 y
  帮什么?  Z; ]3 e" U% q6 a' D7 y  B% E7 Z
- i$ T# c( ?6 N/ G4 R
  帮忙侵夺她的身体吗?- |2 @- O% H7 ~$ ]' Q+ y

8 Y- p- f8 J; Y- {  K, L# Z  「我不会让你占有我的身体的!」罗苡嘉愤怒高喊。
# x2 k# z, i8 x) @) ]5 @/ A: j  L1 ]3 ]
  「试试看啊。」女鬼不以为然道,「看你比较强还我比较强。」
5 I  y4 y8 F  F  ]
* ^" P7 \- \9 X# B6 V, w# D  「唔喝!」罗苡嘉用力大吼,试图想夺回身体的使用权。
3 R4 u! g+ Y4 k' z
& G0 `) m  x( r: \3 w3 g# G  原本还冷眼看好戏的女鬼惊觉苗头不对,也赶忙使劲,牢牢地抓住她的身子,不让她抢回去。/ K& R1 B( a' W( {3 a
" c& s9 D' X9 k, p
  「还我……把身体还给我……」
8 O: q6 Y, m5 K" W6 V+ `! D
1 Y, K) C, s4 A$ M0 n0 }3 N8 V  ☆☆☆   ☆☆☆   ☆☆☆3 B4 j# q" `+ ]" J
) F! a4 S" C+ R. d3 q' w
  推门进入,曹恩睿听到了某种可疑的声音,像是挣扎的呻吟。! {0 |" X; `& l' P# i6 I3 {

! H8 c9 Q" n; _4 ]- l* ]  杜凡瑶说有个总务组的行政过来拿健身车,他想人也来好一会儿了,但路上并未遇见,该不会是发生事情了吧?% o: p" g5 U' b8 t

; y- z. i1 ?' E- P  他快步前往放置健身车的陈列架,未靠近,就看到有个女人趴在地上,原本绑成包包头的发型此时已经散乱,手指尖抠着地板,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状似痛苦。
/ Z, F2 V2 L1 q3 Q" t9 ~8 s+ X3 x
8 {$ M- _* [# \  「喂?」他赶忙在她身边蹲下,关心询问,「你怎么了?还好吗?要不要帮你叫救护车?」
, e+ [( F7 Y- U* q. N7 f7 p. G3 r9 _6 [
  女人抬起头来,面色有些狰狞,手往上攀住他的大腿,曹恩睿以为她想起来,连忙扶住她用力绷紧的肩膀,好协助她站起来,却没料到她竟然往前一扑,将他人给扑倒了。
7 j5 L4 V/ n( F6 B6 B8 y. u% i( r' s& r$ G, h% a. Z5 [* N) H+ _
  「嘿!」女人一双圆圆的杏眸发出精光,满是兴趣之色,完全没了适才痛苦的样子,「小哥长得真俊帅,结婚了没?」& z" ?. x4 \! \7 n1 J1 H2 ]

7 _& J" }8 h: y! T5 f$ Q4 J( L  这女人是怎回事?. `" H: B" I& |. ^- H, h: T) C

: l( ]% D4 i8 S# [! n4 D  z% C  想勾引他?% _. e* g0 k& r, u8 d

5 \( z3 K" u) i, j& P5 {  该不会刚才躺在地上的痛苦样是演戏的吧?
2 d& N% J% r& j( _# h+ ?+ U8 T" Z% S" E6 J
  曹恩睿因为长相帅气,个子高大挺拔,又是公司菁英,桃花一直是开满的状态,只是这些桃花一朵烂过一朵,跟踪的、讯息骚扰的时而有之,还发生过企图闯进他饭店房间的,但主动直接把他扑倒的痴女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9 r; E2 ]( {, j" n. C
9 X* D7 u3 z2 z0 C9 s, i  关怀之色当下褪去,他面露不悦,作势把坐在他身上的女人推开。  Z3 R" A6 Y& w, s+ c

. M' z! d9 {5 F9 u8 a0 m  怕伤了人家,他使出的力气并不大,但要推开一个女人已足够,可没想到对方竟然文风不动,甚至还反手抓住他的手,直接放上胸口的突起处画圆,另一手则开始在解自己的上衣钮扣,意图「强奸」的意思明显。
: {2 v9 E/ y6 J' c# v* c
, n: Y4 H9 V9 q; x  曹恩睿吃了一惊,被封住的罗苡嘉更是震惊得脑袋一片空白。0 b" R6 w5 O/ u  r

# c% f5 h! y# b6 n  「住手!」曹恩睿气怒大喊,强硬抽回自己的手。: x; P. B9 Q" W  l
# ]$ X6 i0 A1 a0 o: T  q
  坐在他身上的女人却是抓住这个空档机会,俯身捧住他俊帅的脸庞,唇瓣与他重重相贴。7 Q% N2 y2 F; ~8 H3 n
2 }9 U, ^) g8 [3 X& U
  「天啊啊啊啊……」3 h# u) k" {$ y! U4 P) Z* b
, k! E# N  ^; w2 c3 }0 b$ c
  回过神来的罗苡嘉抱头大叫。
1 I2 C9 f- {! M/ S( B4 s+ M  r5 S& O0 `: a$ X. I, G
  这个女鬼竟然强吻她的心上人,还抓他的手摸胸,她以后还有脸出现在经理面前吗?7 ?5 ~5 v6 G  T. N6 z

  l9 ^- M- s- d( z) S1 J  她的名声不仅毁了,还被贴上「淫荡」的标签了。
* Y/ @6 L1 K* a) `$ t7 j# U. }" b8 t: `: M% I" _& X1 U$ B6 ^
  重点是现在吻她心上人的表面是她,其实是那个臭女鬼啊。6 T' C% b/ K) v+ K5 q" s
# S0 x7 W3 X/ U* p' [9 I  w1 J
  「混蛋!给我离他远一点!」罗苡嘉握紧双拳,厉声大吼。
4 b& w# @! ]4 Y) D
) a4 S; ?; z0 U7 V4 z  曹恩睿正想抬手把侵犯他的女人狠狠推开时,却见她突然全身颤抖,像癫痫发作一样,整个人往后仰躺。
2 j7 Q% u* X# ~8 W# O1 V4 j+ y$ V7 }, `( [) A8 ?/ p* @. X
  「喂!」曹恩睿眼明手快,迅速托住她的后背,才不至于让她的后脑勺直接撞上坚硬冰冷的地板。
1 U- Y  w; l$ m- O7 c5 r1 |
  |) @5 \" m7 ^0 P, V$ e  纤躯的颤抖在几秒钟后停止了,身上的女人一脸木然怔怔看着他。
7 k- N2 G+ y+ q) b3 j* N' M2 Y. V1 z& o/ l9 ]+ u
  「我……回来了?」罗苡嘉眨着眼,确定眼帘可以依她的意志上下。
  M. t. v; q: C) v, R
5 W4 \  i0 P# ^  「什么?」曹恩睿完全不明其意。" Y. g, G/ K0 Q4 {8 X6 J

- y  Z+ ]; O1 V% }% J  b8 o  忽尔意识到自己还坐在他身上,并且衣衫不整,内衣若隐若现不说,裙子都翻到屁股上了,腿心处的底裤花色一清二楚,罗苡嘉当下羞耻得好想死。
  k# i' O) o5 c. z3 Q7 z! T! r& a2 ~* ?. o; ?5 V$ M0 W* f
  「呀!」她突然大喊一声,把曹恩睿吓一大跳。「对不起对不起……」
1 R: G% |0 q: W) T! L$ N
4 f! W1 D# ^- Q  罗苡嘉连声道歉,羞惭着一张红脸从他身上爬下来,眸中带泪,急慌慌的随意拉整了一下衣服就匆匆跑出仓库。' P% F$ p- O4 k2 P  c' r/ z
7 L2 Z% O2 Y- c
  她该不会想出去喊说是他对她意图不轨吧?) X# S5 Y6 i/ i, S! u

* c( S: B( Y* E* i  h5 o: B  曹恩睿连忙追了出去,却见那纤细仓皇的身影已经跑出了部门办公室,没一会儿就消失在转角处。
9 i4 N& Y/ s) }( w3 E) ^' y
3 |% u) j6 I/ B! t% F& R  这女人……是怎回事?) i5 ~; y) O/ r- x: z! P. j2 z
, R' ?$ s: y4 j4 E, E
  不想活了。
1 {, i& h6 z) i4 ?6 k+ D+ g! h6 _; h: r0 q
  罗苡嘉坐在办公椅上,两肩垮垂,额头靠上桌面,弯着腰驼着背,谁都看得出来她头顶上乌云一片,还打雷加闪电,淅沥哗啦下着大雷雨。& \7 p1 f' @9 m! a, M  p: o

1 H. H* F: e' a; f% {% Y  她不敢去猜曹恩睿会怎么想她,反正她这辈子无望了,别说什么跟曹恩睿有感情上的可能,就算是见面可以打招呼的情谊都别想培养了。/ H' Y9 {$ r1 s+ r  w  u$ \$ ]2 [. b

) m) r3 n* ~: E/ e  反正她来公司半年了,交谈也就仅止于「经理,你的信件」、「放着就好」这样的程度,她就干脆的死了心吧。7 Z, }% L- l, F+ C
1 w& Z0 b! N1 C2 T7 _3 f$ C+ ~
  可死了心是一回事,形象完全破灭又是另一回事啊!! t( y, U. `  Q  o9 V

( }3 e' V, t0 E. E& v- h, r! @  她一点都不想被心爱的经理以为她是个浪荡的女人,还会强吻男人,主动脱衣想强奸经理!
% I; J0 k9 f+ G+ h2 E; D% v/ W: @
' J( H0 |: t; F& e% @4 Y* f# y# }  为什么今天不是世界末日呢?7 ~0 a1 {, T0 K" e1 c0 E$ |
0 ~' M/ r# Q" ~2 U: N  y' y! Y
  或者干脆来一道雷把她劈死吧!
+ j5 W; l! ^) E! a# ?7 `8 m! a; S- {5 c! K  r
  「苡嘉。」关安杰走来她身边叫唤。
) ^3 }9 T( W- z% C3 i7 t; u# b' e9 N  R# b1 A
  总务组组长关安杰是个五十六岁的阿伯,在公司已经待了三十年了,本来是业务部的悍将,后来因为年纪大了,不像以往一样有着强健的体力四处跑、冲业绩,加上早年喝酒喝到肝出了点问题,他原本想要提早退休,董事长看在他以往替公司赚了不少钱的份上,安排了总务组长这个闲缺给他,靠着他对公司的熟知,倒也解决了不少问题。
+ b: r  b- d- J8 d# L3 u/ v$ P8 S5 O& R5 X
  关安杰叫了好几声,但罗苡嘉都没回应,关安杰有些不耐的推了她两下,这才见她抬起一张如丧考妣的泪脸。
' K7 O! n4 B- r0 f7 G, f/ H: b! B# X7 G0 q8 Z
  被她满脸泪吓到的关安杰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o4 P; H0 Z  `4 \; Z9 A
# Z  S5 ?7 `& n. v7 S$ f
  「没有啦。」罗苡嘉抽噎着抬手抹泪。3 ^5 W1 j5 D/ a3 I3 B+ \5 o

1 _, ]( z. t, a: m  C8 L  「你这样最好没事。」关安杰拉了张椅子过来,坐在她旁边,「跟阿北说,怎么了?」6 N0 b$ y% k7 e5 o  i! h9 @

. N0 M. s4 _  M; V5 B4 O  关安杰大了罗苡嘉刚好三十,他有个女儿今年正好也二十六,所以他一直把罗苡嘉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言语之中多有对待自家孩子的关爱。# w" b+ e- `, W- W. C3 e

5 r, h& |" t3 r, `3 y% G8 E2 t  他虽然是组长,但大家习惯叫他「阿北」,不仅比较有亲切感,也是因为他像个大家长一样关爱着总务组的所有同仁。0 D' k5 C' c$ `: G
: {( L& K2 |/ y
  「真的没事……」不想说出刚才差点把曹恩睿侮辱的罗苡嘉仍是摇着头。
5 L" g. l4 b$ u/ M3 c9 @, x" S) P6 ]  @5 o; _, Q( c( _
  「好吧,你想说的时候再跟阿北说。」关安杰拍拍罗苡嘉的肩头,直起膝盖就要离开。, V% P7 W& c. O& y, v

0 m: b! w3 ?& ?7 ?  罗苡嘉倏忽想起,关安杰在这间公司待那么久了,应该多少耳闻样品仓库有鬼的事情吧?- Y" X7 X; J* F  G. W5 U8 Q! Y6 P
3 a# u! n5 ~( E+ ?: Z! W! F2 h
  现在那个鬼也不知道有没有跟着她回总务组?她刚才只烦恼着以后要被曹恩睿以异样眼光看待,简直生不如死的事情,却把那个鬼给忘了。
% T' z' U6 [7 n) D4 I9 N6 ?
/ w8 ^" p5 d7 |3 O, @  她又看不见鬼,说不定那个鬼现在正在四周飘浮,望着她狞笑呢。
( w6 q/ L! M  t# o) H$ _+ y( X" J# W% ?9 q! @4 W, V' v- y; M
  罗苡嘉越想越害怕,急急抓住关安杰的袖子。% l" D! J' F( k; }+ R( T4 O' G, C

( q; E2 V( u4 g7 ]  「阿北,我有件事想问你。」; g0 d+ l* N% P: L7 B4 [
5 ?% u4 \4 F& G7 @
  「说吧。」以为她要跟他坦白心事的关安杰又坐回椅子上。: A; Y3 G6 D8 d4 \. F

$ N/ ?: @) n% i! x3 \  「你知不知道……」罗苡嘉担忧的眼神朝四周游移,「知不知道样品仓库有鬼的事情?」
( X$ w6 N! J5 j. c  `0 z
+ \# S1 k# c+ ~+ u2 `, \  一道诡色自关安杰的眸中一闪而逝,表情亦在瞬间僵硬,虽然很快地就恢复平常,但罗苡嘉还是发现了异样。
3 o2 f, B+ Y5 O) t# ?; m
0 h, ~: H  }9 n" u' w0 u$ J8 |  「为什么会有那个鬼啊?」罗苡嘉急问。
1 p. b- b8 G, U* g) ]* j
. [& p: f+ V) N+ T' ~) X/ L* a6 p$ t  「我没听说有什么鬼。」关安杰笑道,但在罗苡嘉眼中,那笑容极其不自然,「你听谁说的?」  m/ L; \' Y2 F/ `9 O9 D) I% j

6 v, H# F  T0 S$ \, i) u- ~  什么没有鬼?
1 j! [8 y' V) o& z" L4 ~; P, H1 h& c  ^7 m' b
  阿北的脸色刚刚明明就变了!4 a4 F, T6 S  I( E- |/ I$ P! O
( b9 T. q6 B# v; d& n- O" \
  她猜要不是阿北怕鬼,就是阿北在公司待了三十年,曾听说样品仓库发生过什么事情,可能真的有人在那里头死了,所以才会在听到「鬼」字瞬间,表情有了变化。+ r% I: |- T9 a1 L

$ T7 _. u7 Y) ]! X. w  「我遇到了。」罗苡嘉压低嗓音,好像那个鬼就在旁边偷听他们讲话。「我刚去行销部发信,曹经理叫我去帮他拿一台健身车过来,我去搬健身车的时候就听到有道声音说:『曾经有个女生在样品仓库死掉喔。』」
! Z3 n1 e% b1 y: Q+ ^0 Y+ p
1 d) y+ ?( ]1 _5 A1 \' l" L  「谁这么无聊开你玩笑?」关安杰轻笑了声。
4 S- Z5 G% ~  [
, s" O) h4 E/ S7 B# T1 @  「那时我一听到声音就转过头去,但是没有人啊!」罗苡嘉急道,面色又苍白了起来。「然后那个鬼就跑到我身体里了。」
. `. B9 c6 s2 L3 r  }0 w( V
5 R# H+ A" a  v9 t) r  「跑到你身体里?」关安杰噗哧一声,旁若无人的大笑起来。
) \  _+ Y  s+ s! T6 y7 P3 j- U/ V& T
  办公室的其他同事好奇的转过头来。
7 h9 @9 \! n4 }0 q1 H3 ~
+ n) A4 s1 A4 k+ c  「阿北在笑什么?」有人吐出心中的困惑。) m* ]' E) }# w

9 z, k" D( n  V- K* c5 J  「没有没有。」关安杰笑着摇手。) W. G* s6 a( O: Q0 Q2 M

: |# k; _( E( R. i  O- F- M  「阿北,我是说真的啦!」罗苡嘉被关安杰取笑得脸庞涨红。「我没有骗你,我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挣脱的。」
7 O/ p0 ^! y% L2 [" }
9 g9 l0 y  i3 [" A/ b  罗苡嘉满脸严肃认真地盯着笑个不停的关安杰,关安杰这才歇止笑意,摸了摸她的头。9 u# [8 x2 n8 N

; k$ q# o# h+ K4 ?  Z+ ^5 E  「我是真的没听说过什么仓库有鬼的事,我看你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先回家休息?」8 r* A8 X; m' V$ v* H; [

0 Q4 ?. m% G6 q; F- T  O  「我不累啊,我是真的撞鬼了。」罗苡嘉激动的握紧双拳。
1 \/ u0 k8 m) I! _) W' m8 k
. v4 c8 o6 m+ e3 I( c7 S  「要不然去找间庙拜拜?」6 q% `; ~' F# X% X& K9 b2 F
3 O9 w1 d/ ~! e
  罗苡嘉有些绝望的看着关安杰。6 D& D$ m) u& e+ b4 e

( s# _- r, }' d7 G  Q  难道说,公司真的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H$ h' I6 k8 d
3 z5 J8 j' p3 `: Z" {2 N! H  阿北刚才脸色突然一变,其实是因为怕鬼,听到关键字的关系吗?
+ {1 ]$ X8 d0 R( I" Z8 i
4 u# ?7 Z* n$ t2 ^0 i' P  她对鬼没什么兴趣,避之唯恐不及,只是不知道那个鬼是怎么死掉的,若是因为自杀的话,听说自杀的鬼会被束缚在自杀之处,若是这样,也许那个鬼就不会跟着她回家了。4 V' G0 E9 {1 ^1 W2 R

* E' z7 G5 t4 g8 C  她只是想得个安心。
) c4 F4 e. N( ]! p$ E% |
# j+ ?5 s- w: z  G8 I* I1 X# T$ h  「嗯……」罗苡嘉很是无奈丧气的垮肩。
$ E" |. ]  m% t, m
8 u% k* A! m1 S  「要先回家吗?」3 ]) i( J% g. v" p" ?

8 E/ j3 \0 l' U) i8 n7 Z* o  「不用啦,就快要下班了。」这个月再几天就过了,她想拿到全勤奖金。3 Y, t/ p3 [$ L! S2 D
* d: C1 m* d$ q$ f  }& B
  「如果你真的会怕的话,就去庙里拜拜求个护身符吧。」
( o$ v$ O+ H6 ~0 T- V$ G1 P& D# Q% o$ J4 B5 e5 I
  「好的,谢谢阿北。」
$ w7 `! Q! |' I# a
9 V. E! o! y$ Q% y  关安杰回到座位前,忍不住回首端凝以厌世的脸操纵滑鼠,继续统计员工旅游人数的罗苡嘉。
% {- A! m) K) B; U& g9 l2 A( m% S
% \0 T1 i+ u2 g: H  样品仓库的鬼……
, f9 B6 j1 Q: B* G
/ w5 g9 i6 h0 c$ }( ~- V7 t+ [" m  那死掉的灵魂……0 C7 F5 W: [8 b3 f

! L' j- t4 K2 T, M  N  他低头轻叹了口气。; K7 n; l2 q# s+ e

7 e3 l: q1 K3 L6 |  原来这么多年了,还在那啊……& W$ v+ u  m* q+ R% A9 M
$ G6 t5 X' w- s& e! r( m
 傍晚,下班的曹恩睿一步出办公大楼,远远的就看到站在行道树下,不知在等谁的罗苡嘉。! i3 Q' S# L2 A1 S2 k, H( m

/ L* T2 a+ k6 e2 C8 ~2 K- u; T  两人视线一对上,罗苡嘉立刻朝他挥了下手,脸上的笑容带着尴尬与难为情。% k! O7 X& O1 ]

. X2 d  w! Z, e  曹恩睿蹙起眉头。
; Y6 _7 W7 F# n
. Y1 z3 P$ A1 e( y9 j2 p3 Q  这女的是想干嘛?
) U% M4 \5 \* r' L( y* S* P/ l" W# N9 O$ C7 H# f6 r' J
  跟踪他?
- c! {; X/ E  Z/ ]
) D- N5 z5 L! q- T# T+ ~( i+ T1 I  特地等他下班拦截他?  a+ N  a4 D; i( x8 }  S

4 [2 I0 B: l8 G! V- D% ^  瞧她年纪轻轻,应该只有二十五岁上下,人也长得眉清目秀,气质文雅,怎么会做出强暴男人的举动?
# c1 U! r$ _3 W2 W% c: \
7 N* C; H, y  Z5 b+ |  瞧她动作熟练的样子,应该不是头一遭了吧?
2 H3 f) H; L5 |. E- j# O( A% R* _9 Q* T; d  i% X+ X* D3 I+ k& K" I
  不知公司还有多少男子受害,或者觉得有女人主动投怀送抱,是天下掉下来的礼物,因而隐忍不说?
, e, F. ^8 i1 k( t$ h* P
7 H! _6 k. H6 Y  X0 G7 ?+ V1 U  曹恩睿心想必须警告她别在公司乱来,做出败坏风纪的事,影响公司的声誉。
$ ?% b1 l8 z3 ^0 e2 M' J" {5 R, n, }/ n
  他大步往罗苡嘉的方向行来,眸色锐利如鹰,唇角抿得死紧,肩膀硬挺,满身肃杀之气,越接近罗苡嘉,罗苡嘉越能感受到那份杀气,想逃跑的欲望越强烈。
- q  k, D! Q; S3 J9 Q" r
- C- H' r2 _7 a: h, D3 s' b; h  她屏气凝神,如临大敌般浑身僵硬,双手无措的紧抓着包包的肩带,眼睫不住害怕的微颤。
, b( x) p; T; t: c& P+ K# y( U7 J/ g2 u
  「你……」
1 B. P* K1 w+ t) l- e6 }& u4 A4 `/ t! C& p
  「对不起!」曹恩睿嘴方张,罗苡嘉即九十度鞠躬弯腰道歉。「下午的事……仓库的事我不是故意的,请不要放在心上。」) i; N3 E" @4 l7 u

8 s! u% n6 v! b$ t1 @; }  「什么叫不是故意的?」爬到男人身上,还主动脱衣,亏她有脸说不是故意。
# B* n: b; \3 g1 Y7 ^" ]- U# a# ^- H& t, v* P7 w7 P
  「就是……呃……我那时脑袋有点昏昏的,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Q, z# e) M; Q1 G& K8 \/ p
6 @, F% [0 g; L& U+ L
  罗苡嘉心想,她跟阿北提起鬼时,阿北的反应就是她在说笑,若是她跟经理说她是被鬼附身,才做出强把他压在地上乱摸的事,一定会被当成疯子,将个人行为推到鬼身上,在经理心里的形象,除了「痴女」还会多一个「疯子」,加起来就是「疯痴女」,那就不仅是跌落谷底,而是直接穿透地心了。0 ~3 P2 l5 I+ E& W' J) ]9 [5 s2 `

$ K: l& P9 t" \  曹恩睿微眯着一双俊俏长眸,死死盯着模样心虚,视线一直游移,落在地上不敢看他的罗苡嘉。
# M; C8 C; c( ^
7 `  n0 T7 f. i0 a& U5 P2 J" D  「你不是第一次了吧?」
5 i0 m$ _( @5 V' w  \8 l$ D$ p, `, Z# y( F8 A# ^
  「啊?」罗苡嘉不解地看着他的下巴。
/ R  p% S+ o* m) Z8 _9 K/ t- u  v
# _9 _  G/ [" ?. x. r  她没有勇气直视他的眼睛。: H/ E1 n7 N3 M
: T* X6 U5 Z/ x: c( A/ W- P8 ]
  「你在公司用这种方法勾引了多少男人?」, e& [& z7 d4 G. k
6 u0 z& Z! L3 s
  勾引了多少男人?
9 p0 a6 |# X* E; m) w. y/ e( N* I7 F
' U7 K! z3 U5 h/ f  X& T  「不!我没有!」顿了一秒钟总算理解的罗苡嘉慌忙摇头,「你是第一次……」喔,天啊,她在说什么?「我的意思是说,那个时候是……」
2 \6 {5 e2 a4 T% r2 m* L2 z& I* _7 u  _+ T+ L  ^5 L3 b
  「我不管你用这种方法勾引过多少男人,劝你就此停手,否则我会上报风纪委员会,给予你适当的惩处!」; R( O& l2 [2 w
. g% l+ r* [! Y! H4 T- {
  罗苡嘉张嘴傻愣。: N( k* \* `2 W  N6 V

1 O3 X- j; N1 g6 U! b+ G  她被当成人尽可夫的淫荡女人了?! L* ]  Q. T" D( U+ A
% ~# J4 L+ w0 q& ]" h# @
  「经理……」她发出近乎绝望的哀鸣。
, }) m8 C- p0 q/ D9 E- f, D
- M. V, P* ?4 |; J/ M2 d' y3 p7 ~% q  「你好自为之。」! L5 P* P8 ?5 R# b" @6 B2 P1 q! p) W

5 G# Z- S9 I6 r  曹恩睿把她眸中含泪的难过表情当作是淫荡行径被揭穿后的不甘,鄙视的瞪了她一眼,甩手便走。6 E" Y. ?  n  S

& T) X' S( u6 U! M( P  罗苡嘉呆愣愣地望着曹恩睿越行越远的挺拔高大身影,凄楚的泪水滑落脸颊。
- \; ^# N; P- n) k5 `! A7 q8 H, D/ T* y1 `" B5 O
  她的单恋,结束了。
! I8 A( j, Z# P/ b5 h# p: L0 M/ w2 _+ v* [6 G+ F
  以如此不堪的结果,结束了!
- c. W" Q9 Q  y
  w0 {8 B4 k) @* h  随即,一股愤怒涌了上来。) W& D3 V  E$ t

% Q+ m* }* c- r# \& v) j  那个鬼为什么要这样害她?5 ^- n* y4 u5 q

) t& _5 p2 ^3 o3 J5 f6 J/ `6 b  她恼怒的握紧身侧双拳。
9 T( g7 v  m  A/ O: \' ]1 n; H$ Z3 `$ `& ?6 s. I6 y% O
  鬼害她在经理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不要以为她会默默地吞下这份委屈!- b) {' e+ ^( V- D7 u$ i% \9 C
' F0 F) [4 _( F' B1 g
  她要复仇……不,是为民除害。
7 d; j2 t* \) m% K* }, g7 K" K4 I5 V8 s7 b' p
  她要消灭那个鬼……这好像有点困难,毕竟她不是道士,家里也不是经营宫庙,但她一定会想办法让那个鬼无法再出来附身在人类身上,免得又出现第二个受害者!' M, _( N/ M+ e+ m% u4 B

2 z$ F. H- v' R5 P9 P8 Y" v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