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14951活跃度
  • 6064发帖
  • 5319主题
  • 0关注
  • 27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5月试阅 ✿] 朱小媚《恶女情初开》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19-10-29 15:4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BR243.jpg

书名:《恶女情初开》
作者:朱小媚
系列:脸红红BR243
出版社:喵喵屋工作室
出版日期:2010年05月10日

【内容简介】

自信的他,遇上她后不由得心伤了;
坚强的她,遇上他后不自觉的柔弱了。

他,白文浚,从小就看她管凤临不顺眼,
女孩子不是应该文文静静、秀秀气气的吗?
可是管凤临却像一只野猴子成天动来动去,
武术和各种球类运动样样在行,
看得他好像觉得自己不是男人……
只是看她偶尔流露出的落寞及故作坚强的样子,
让他不由得心疼了,只是她早就订婚的身份,
让他有些却步……不过当他排除一切困难要和她厮守终身时,
她居然落海失踪了?不死心的他,只好年复一年的寻她,
他相信,她一定还在某个地方等他,
因为他还没跟她说过,我爱你!


  楔文

  那一年她十五岁,父母意外死亡后,被母亲的摰友、尹龙集团总裁夫人,尹夫人收养。尹夫人自己生的两个孩子尹凤召、尹凤晋都是男孩,对于摰友的女儿从小看到大,喜爱的不得了。她的名字也有个「凤」字,那是因为两个女人都说孩子都要有这个字,而她的名字「凤临」的「临」字,是尹夫人希望将来她能嫁入尹家的意思。

  从管凤临有记忆以来,因为两家的父母常忙于商务,她经常是和尹家的兄弟一起渡过所有的寒暑假。虽然她是独生女,但因为有尹家兄弟作伴,让她的生活一点也不孤独。尹家兄弟个性活泼,除了老大尹凤召年纪和她一样大之外,老二年纪差他们七岁,也是她疼爱的小弟,他们相处起来就像自己的亲兄弟一样。

  十五岁那年,她进入尹家生活,兄弟俩陪她渡过了最难过的时刻,虽然父母的骤逝让她的心灵重创,但尹家给予她满满的爱和关怀,让她的伤口很快的愈合……

  高三的那年暑假,尹伯父的妹妹远道来访,尹伯父的妹妹是国际知名百纪金控集团亚伯特总裁的夫人,这年她特地带着全家从英国伦敦回台湾过暑假,一方面是探亲,一方面也是来了解台湾的投资环境,他们暂时就住在尹家,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台湾的亚伯特夫人,也想让金姆.艾德森.亚伯特,中文名字白文浚的独子,可以多了解台湾并让他的中文更精进。

  其实之前他们几乎每年暑假都会回来小住一、两个星期,她和白文浚也算认识,他大她和尹凤召五岁,在他们眼里,是一个内向安静的大哥哥,不过调皮的她总喜欢找他玩、找他聊天,也找他麻烦,不知为何,她就是喜欢这个英俊的混血儿哥哥,脸上出现不同的表情,因为平时的他都是面无表情,冷冷的,不是很喜欢和人亲近。

  白文浚今年已在美国哈佛研究所毕业,他打算回英国继续攻读博士课程。

  身高一百八十八公分,加上是混血儿的关系,五官深刻、浓眉大眼、褐发有一点可爱的自然卷,皮肤白皙,尤其是他巧克力般带有金色光芒的眼珠子,让他的洋人味道更浓,唯一的缺点是他真的就像英国佬一样,不苟言笑。

  不知为何,看他一副高高在上的高傲模样,就让她很喜欢捉弄他,再加上他什么事都很爱讲究规矩,让她觉得好玩极了,没想到这一捉弄,竟种下两个人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第一章

  嬉闹声从窗外飘了进来,白文浚从书中抬起头往窗外望去,看到尹家的两个表弟及尹家收养的管凤临,三个人正在篮球场上打得不可开交。

  他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往唯一的女生看去,管凤临穿着无袖的上衣、短裤,头上随意的扎了马尾,修长的身材配上灿烂的笑容,竟让他觉得刺眼,怎么过了几年,也不见她变得更像个女人?

  「哼!好好的一个女孩子怎么野得和男人一样?」他心里不屑的想着又继续埋首书中,将恼人的倩影抛到云霄之外,在他的世界中,往来的女孩子都是名门闰秀,言行举止优雅、步履轻慢……

  「白文浚!」一声清亮的嗓音在他窗边响起,他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手上的书差点掉落。

  「嘿!你在看什么书?」管凤临张着大大的凤眼看着他问。

  被人打断让他很不高兴,他皱着眉不理她,转身往另一边继续看他的书,原本以为他表现出「请勿打扰」动作,她会识相的离开,没想到一颗球野蛮地往他的后脑勺用力一砸,让他吃痛的差点趴到地上。

  「你在干什么?野蛮人!」白文浚手揉着后脑回头生气的叫道。

  「野蛮人?你是说我吗?」管凤临用手指往自己的身上比划着,大大的黑眼珠鬼灵精地转着。

  「拿球砸人的难道不是野蛮人?」白文浚咬牙切齿的瞪着她,这让他想起每年回台湾时,自己都像躲瘟疫般的躲着她,因为她实在太吵了!

  管凤临忽地用手在窗台一撑,整个人翻进他的卧房,而且还一副太妹的模样大剌剌的越过他,拣起地上的书本翻看。

  「你太没礼貌了,怎么可以不经过同意就进入私人领域来!」白文浚简直受不了她的没礼貌,他从来没看过这么……野蛮的行为!

  听到他说的话,管凤临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给他,真无趣,看到她只会讲一样的话,「喂!看你一副人高马大的样子,我只是想邀请你和我们打一场,怎样?难道你只是个没有运动细胞的书呆子?」

  「你说什么?书呆子?」巧克力的眼眸生气地瞪着她。

  「难道我说错了?英国佬?」管凤临向他比了个中指:「有种就来单挑呀!」管凤临竟然向他比中指?真是……太没礼貌了!

  「好!要是我赢了,你一定要向我道歉!」白文浚气愤的说。

  「就这样?」管凤临对他的好教养真的是另眼相看……

  ◎◎◎

  白文浚加入战局,但显然不是个运动高手,他很高,但肌肉真不结实,而且外表给人还有点壮壮胖胖的感觉。

  虽然他占有身高的优势,但管凤临身高也有一百七十二公分,就女生而言也算高的了,原本想在几分钟之内就解决她的白文浚,完全没想到她的身手非常矫健,才一上场,就在他运球时,从他身后不客气的撞上他,抄了他的球。

  「喂,你犯规!」他气得赶到她身旁用双手在空中挥动着。

  「你乱讲!裁判没吹口哨。」管凤临不理会身旁的低吼,以一记漂亮的空中漫步,上篮得分!

  「一比0!」尹家兄弟可是全力力挺管凤临,刚才发生什么事,担任裁判的尹老大可是什么都没看到!

  「可恶!」白文浚知道这场比赛根本就无公平可言!他恨恨地盯着管凤临手上的球,这个女生,一定要给她一点教训!

  这次换她开始,她压低手中的球,双眼盯着他白皙的皮肤全身泛红,瞧瞧他,身材高大是高大,但一点男人该有的肌肉线条都没有,简直就是「肉鸡」,如豆大般的汗水从他额际不断滑落,哼!才动一下就满头大汗了还想赢?

  白文浚不敢再轻忽她的实力开始全力防守,这让她不论想从哪个角度都不得其门而入,这次真的发挥他身高的优势,让她实在很闷。

  管凤临脑筋不断飞快动着,但一只大掌忽地从她身旁飞来想抢球,她赶紧用屁股顶回去,大掌倏地不再越雷池一步,但仍让她无法进到投球的范围。

  「有了!」大大的凤眼骨碌碌的转呀转的,她忽地挺起身往他防守的方向冲去,白文浚一样挺起他高大的身高双手左右挥动着。此时柔软的女性丰满往他胸前撞上,他微微一楞不知所措,就在他呆了几秒的瞬间,管凤临手上的球准确地投进篮中。

  「漂亮,空心球!」尹家兄弟欢声叫道。

  「二比0!」白文浚回过神,看到管凤临那该死的灿烂笑容。

  「可恶!」这次白文浚决定不管什么礼貌了,管它什么男女之别,这个女生竟然如此不择手段,那他也不用太客气了!

  虽然他这么想,但管凤临要不就不小心碰到他的屁股、要不就差点撞上他的「小兄弟」,让他忙得手忙脚乱,眼看她就要获得关键性的得分时,白文浚挺身跃起盖了她一个大火锅,但因为力道太强,连同她的手也一并用力盖了下去,他清楚的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以及她的哀嚎……

  他竟硬生生将她的手打断了!

  尹家两个兄弟奔了上来,七手八脚的想帮她……忽地,尹家小弟大叫:「不好了!凤临昏倒了!」

  ◎◎◎

  暑假才一开始,管凤临的手就意外骨折,还好不是很严重。但由于祸是他造成的,因此心中的罪恶感,让他不得不时时去关心她的状况。

  一开始他很不情愿,因为每次见面两人都是不欢而散,但奇怪的是,日子久了,白文浚却愈来愈喜欢和她斗嘴,而且这也间接让他的中文精进不少。

  这几天管凤临的伤好了很多,她坐不住,跑到院子的大树下晒太阳,「今天有好一点了吗?」白文浚很快地找到她,还带了一本书,轻松地在她旁边坐下来。

  「你昨天问过同样的话,不嫌烦吗?」管凤临百般无聊地回道。原本暑假有安排一系列剑道、抬拳道、空手道的训练活动,全被这高大白目的英国佬搞砸,尹家兄弟每日的行程除了假日,也是排得满满的,哪像她在家都待到快发霉了,想了想,还不都是这个英国佬害的。

  「你说话还真有趣。」被她无礼的回答呛到,白文浚有礼的笑容险些挂不住,「淑女说话应该要有礼貌。」他忍不住纠正道。

  从小的环境与教育告诉他礼貌很重要,尤其是男人更应该成为绅士,他周围的朋友好归好,但还是属于有礼有规矩的往来,即使是亲人也很少在大庭广众下做出亲密的举动,他也实在看不惯她动不动就和尹家兄弟亲昵的搂搂抱抱,这让他心里就是有种说不出来的不愉快……

  当然英国还是有阶级观念的,所以他也很少和不是门当户对的同年人士往来,这次暑假回台湾要住两个月都是母亲坚持的,说什么一定要他和父亲到她的故乡住一阵子,深度了解台湾有多么好之类的话,原本父亲不赞成,毕竟庞大的事业总部大多在英国,结果母亲一句「科技能克服一切」打动了父亲好强的个性。

  「你一定要开口闭口都是礼貌来、礼貌去吗?这里不是英国,是台湾!这里的文化和你英国老家完全不一样,ok?」管凤临简直受不了他的「传统观念」,八股的让她鸡皮疙瘩掉满地。

  几年前刚认识他时,因为好奇,常常会主动找他问东问西,不过他给人很有距离感,让她吃了好几次软钉子,尹家兄弟们嘲笑她自不量力,但这更激起她不服输的个性,结果……看看她的好心,却换来骨折来回报她!

  「喂!我口渴了,帮我拿水我要喝,今天你可要好好伺候我,毕竟我的手行动不便。」管凤临举起包得跟粽子大的手,眼神戏谑地看着他,颇有挑战的意味。

  白文浚瞪了她一眼,无奈地拿起一旁的矿泉水,打开瓶口就往她嘴里塞,看着她姣好的唇型一口口吞下,几滴水珠不小心从她嘴角流了下来,经过优美的脖子,再顺着她领口滑了下去,消失在她喷起的双壑间……

  天,这女孩什么时侯发育的这么好了?

  「好了没?喝够了吧!」白文浚有些粗鲁地收起矿泉水,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好了……但我想吃水果了,嗯……我要吃葡萄,请帮我去皮,毕竟我的手不方便嘛!」大大的凤眼笑笑地说着,声音甜甜地让人不得不服从。

  浓眉打个了深深的结,看着水果篮中的葡萄,犹豫了一会,才摘了一颗又大又圆的葡萄,不过显然他不常做这种事,管凤临好笑地看着他大大的手剥着葡萄的动作真的好好笑,忍不住咯咯地笑了出来。

  「可恶!」白文浚觉得自己又被她耍了,生气地将剥了一半的葡萄放到自己的嘴里,然后不顾一切地紧扣她的下巴,将葡萄强势地喂到她的口中。

  「你干嘛?呜……」来不及反应的管凤临,被迫和他嘴碰嘴的吃了他喂出的葡萄,而他竟还过份的吐出他的舌,在她口中搅弄汲取残留在口中的葡萄汁……

  原本只是想给她一点教训的白文浚,在作了这个举动就深深后悔了,她的唇太甜太软,竟让他欲罢不能地急欲吸取她口中的甜蜜。

  「喔!」忽地,他的小兄弟被遭到攻击,让他吃痛的倒在一旁,蜷着身体大口吸气着,天,她的力气真大!

  「白文浚,你竟敢欺侮我,看我怎么修理你!」管凤临一个起身,修长的腿跨坐到他的腹部,用没受伤的手狂打他,打到鼻血都流了出来还不罢手。

  被她一路打到无法还手的白文浚,这辈子没打过男人,更别说女人!但一直处在弱势被挨打,让他原本有些歉疚的心都抛在脑后。

  他抓住她挥下来的手,用一只手让她动弹不得,再一个翻身用自己身材高大的优势压住双脚不住踢打的她。

  两个人气喘呼呼的瞪视着彼此,白文浚竟发现管凤临的五官是属于极具中国古典的美女型,她有细细长长的眉、眼尾上扬的大凤眼、高挺却柔和的俏鼻、再配上经过他品尝过甜死人不偿命的红唇,全部的五官都放在小小的鹅蛋脸中。她习惯束起的马尾在两人打斗下已在不知何时松脱,乌黑直亮的长发披泄在脑后,美是美矣,不过从她快喷火的双眼,她的个性真是令人不敢领教,野死了!

  管凤临碍于一只手行动不便,否则她早就打飞他了,她恨恨地瞪着白文浚,高傲的鼻子流着的血让她心情有了一丝痛快。

  活该!谁叫他偷吃她豆腐,她的初吻耶……白文浚吐出的气息喷在她脸上,让她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男人味道,这个人第一眼乍看之下,很像英国金童贝克汉,不过这一阵子相处下来,她只觉得他是运动白痴型的贝克汉,没有什么男子气概,还留着一头正经八百的西装头。

  现在这种不雅的姿势让她非常不自在,而且她竟然感觉到他的小兄弟在她腹部高唱升旗歌!

  「喂,你给我滚开,我的手很痛啦!」管凤临挣扎道。

  「你保证不会攻击我?」白文浚小心翼翼的挪开身体。

  管凤临缓缓站起来,用了一个甜甜的笑容,握起另一只拳头,倏地往他脸上用力一挥,看着他捂着鼻子哀叫的样子,她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开现场,她在心里发誓,她再也不会和这个英国佬说话了!

  「这个野蛮人!」白文浚回到房里,用毛巾轻压着瘀青的鼻子,边轻咒着管凤临这野女人,这女人那么瘦,身手怎么会这么好?还是她就是属于运动发达头脑简单的人?以她那种莽撞冲动的个性,应该就是这样了。

  但回想刚刚自己情不自禁吻了她的画面……他怎么会对她做出这种事?他怎么会对她有感觉,真是见鬼了!摇摇头,他决定要忘了这件事。

  ◎◎◎

  多日的休养后,她的手也快好了,虽然还是要注意不要有太大的动作,但已经不用再打石膏。

  尹家兄弟这些日子也都安排了行程,老大尹凤召美其名要去家族企业旗下的百货公司打工上班,但据她了解,他把上了秘书室的一名小助理,两人打的正火热呢!

  而尹家小弟因为年纪尚小,被安排去国外游学,开学前才会回来,尹家的大家长则和白文浚的父母亲南下洽公去了。家里一下变得好安静,而她因为手伤渐渐复原,原本停滞的武术课程正在努力跟上进度中。

  她不知道为何自己这么热爱武术,也许是小时侯疼爱她的爷爷遭人杀害,让她觉得有义务让自己变得更强,有一天她才有能力保护自己心爱的家人……想到父母亲出意外的当天,原本一家人是要到花莲渡假的。

  自从爷爷遇害后,他们全家一向都是分开来搭飞机或坐车,以免发生万一。那天她坐在另一台车,她亲眼看到父母亲的车被后面的车追撞,导致车子冲出围栏外而翻下山谷,车子就在她眼前起火爆炸……

  如今,她成了孤女,除了继承了这辈子吃喝不完的家产外,她有些茫然自己到底人生还有什么目标?那场意外,在她心里生了根,虽然肇事的司机被法律制裁了,但她就是觉得不是一场单纯的意外……

  一整个下午她都待在道场加强练习,至少当她全力练习武术时,她可以忘却许多烦恼,她要让自己变得更强,为了父母亲好好的活下去,时间在她挥汗如雨的练习中到了傍晚,在道场冲了澡,她换了轻便的衣服后离开了道场。

  走在台北最热闹的东区,橱窗反射她的倒影,她看到自己的寂寞……路上大多是一对对的情人,她已经十八岁了,却连恋爱的经验都没有,虽然她身边有许多爱慕她的男生,但就是没有一个让她有心动的感觉,也许因为她从来都不主动也没有任何的回应或表示,久而久之,这些人就只把她当哥儿们看待了。

  对于尹凤召,她更从没想过要和他结婚生子,虽然双方的家长非常期望,但她和尹凤召都很清楚,他们太熟了,有的只有兄妹般的感情,再多就没有了。对于两家家长期望的事,他们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虽然外界的人对于她入住尹家,将她以未来尹家媳妇身份看待,但只有她和尹凤召知道,他们真的不可能!但为了怕伤了尹家父母的心,他们在大家面前还是会演一下戏,以免大家太过失望……

  肚子咕噜咕噜叫的声音让她停下了脚步,这里刚好离尹家的百货公司很近,她倏地转了个方向,打算在百货公司的餐厅好好吃一顿。

  ◎◎◎

  管凤临来到百货公司,想了想拿出手机打了电话给尹凤召,「尹老大,你在忙吗?」

  「不忙,你打来就不忙。」电话那头传来尹凤召愉悦的声音。

  「呵呵,想问你吃了没,我刚好在附近,想找人陪我一起吃。」

  「我刚好也饿了,那我们老地方见!」管凤临心情倏地大好,一个人吃饭太闷了,还好尹凤召有空陪她这个「未婚妻」,否则以她这个大食量,一个人吃那么多的菜会引起旁人的侧目。

  来到有名的日式怀石料理餐厅前,尹凤召刚好也到了,在等待的同时,尹凤召眼尖的看到白文浚正和三个英国人用餐。

  尹凤召指了指,「你看,表哥也来了!」

  「白文浚?」管凤临倏地张大眼,她不高兴地拉着尹凤召说:「我们换别家吃好不好?我对你这个表哥很感冒!」

  「怎么?还在气他弄断你的手?」尹凤召笑道:「不过,看来今天不行哦,表哥看到我们了,瞧,他正朝我们的方向走过来!」管凤临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白文浚礼貌的和尹凤召握了握手并和管凤临点头致意。

  「这么巧!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用餐,现在是用餐时间,好像没有好位置了,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用餐,我们包厢还有位子。」白文浚说道。

  「不用了,我怕自己会吃不下。」管凤临没好气的说:「走吧,既然没有好位置,我们就去别家吧!」说完,拉着尹凤召的手就想走人。

  白文浚没理会她的话,眼角轻睨了她和尹凤召亲昵的动作,继续和尹凤召说:「因为刚好英国的朋友来,对台湾的文化很有兴趣也很想了解,但我能回答的有限,还请你和我们一起用餐,我相信我的朋友们会很高兴的。」

  尹凤召听了他的话,觉得身为台湾人就该尽点人情味,何况表哥都开口了,他们若拒绝就说不过去了,况且他和表哥也没什么过节……

  管凤临光看尹凤召的眼神就知道他不会拒绝,她暗自生气,瞪了他一眼,结果换来他无辜的表情。

  要是她再坚持,就显得她太不大方了……算了,吃就吃吧,不过她绝不会让白文浚好过的,哼!

  ◎◎◎

  在座的三个英国人,一共一女二男,两个男生身材都很高壮,一个红发绿眼、一个黑发蓝眼,另一个金发美女看来和白文浚很要好,看他的眼神很娇羞,说话轻轻的,很矜持也很有淑女的样子,看来就是白文浚会喜欢的那一类女生。

  当白文浚介绍她是他的远房表妹时,众人无不惊讶,没想到他竟还有这么一位漂亮的异国表妹,管凤临回他们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低头吃着料理没再理他们。

  红发绿眼的叫强纳森,他似乎一眼就喜欢上了管凤临,「你好漂亮,和我在英国认识的中国女孩很不一样,你有男朋友了吗?」

  管凤临对这种话早已听过不下数百遍了,她从容的回答:「谢谢你的赞美,不过我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强纳森听完马上露出可惜的模样,「那你还有像你这样漂亮的女生可以介绍给我认识吗?其实我对中国女生的印象很好,她们大部份都很体贴、很温柔……」

  「咳咳咳……」白文浚听到好友的形容词,再想到管凤临,突然被喝到一半的茶水呛到。

  「金姆,你还好吧?」一旁的金发美女担心的拍拍他的背。

  「我……咳,没事。」白文浚挥了挥手。

  管凤临眯了眯眼,忽地朝强纳森笑道:「我也听说英国的男生热爱运动和旅游,不过我这个表哥,好像运动非常不在行!」

  「哦,金姆是真的不常和大家一起打球的怪家伙,他说很不喜欢太阳,大家在打球的时侯,他只会在树荫底下乘凉,怪吧?」强纳森笑道。

  「难怪皮肤比女人还白……」管凤临故意看着白文浚说,只见他听到「比女人皮肤还白」这句话时,脸上的表情显得很僵硬。

  一旁黑发蓝眼的约翰听了大笑说:「哈哈哈,你的形容词真有趣!」

  「约翰!请你不要这么说金姆!」金发美女不太开心的说。

  尹凤召见金发美女不太高兴,于是努力的营造气氛,带了许多有趣的话题转移这些人的注意力,不过白文浚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偶尔对她飘来一记冷漠的眼神,而她在别人没注意的时侯,对他比了个中指加鬼脸,并很高兴看到他的脸色不佳。

  看到他一副也很不爽的样子,她的胃口竟然好了起来,还能和尹凤召一搭一唱的介绍台湾的趣事,整个人突然明亮了起来,逗得英国友人开心不已。

  再一次,白文浚真的觉得管凤临的笑容太刺眼了。

  「表妹,我想我们该结束晚餐,已经十点了,你应该要回家了。」白文浚咬牙切齿地说。

  「回家?你是说现在吗?天啊,十点台北的夜生活才最精彩呢!你们该不会都还没去过台北最有名的夜店吧?」管凤临故意大惊小怪的说,她假装热情的拉着强纳森的手,撒娇的说:「表哥,人家兴致正好,况且他们远来是客,今晚我作东,带他们一起好好享受台北的夜晚,你们说好不好?强纳森不是想认识漂亮的女生吗?晚上我一定介绍美女给你!」一听到有美女,不等他回应,强纳森和约翰立刻抢着答应。

  「去夜店一定要人多才热闹,我马上打电话叫我的朋友一起来,这样才好玩!」说完,管凤临马上打电话约人了。

  「你!」一旁完全插不上话的白文浚,不好意思在朋友面前说什么,而且他们都很期待的样子……可恶!他怎么觉得又被她耍了?

  第二章

  还没进入夜店,震耳欲聋的音乐差点把白文浚的耳膜震破,他原以为自己的朋友也和他一样,怎知他们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让他想说出「换一家」的话硬是吞下肚……

  他们租了一个包厢,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舞池,当然也看到打扮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点完了饮料,尹凤召就抓着强纳森和约翰去舞池狂欢,留下白文浚和金发美女共处一室,她自己则是跑到别的包厢找朋友去了,哼,吵死你这个英国佬,管凤临不安好心的想。

  「你表弟和表妹好亲切!」金发美女开口道。

  「Jane,千万别被他们带坏,我最受不了像野马一样的女人!」白文浚说。

  「嗯。」金发美女顺从地说,其实她也不喜欢太过热情的人,要不是他们是金姆的亲戚,她才不想表现出接纳他们的态度。

  「这里这么吵,真不懂这里有什么好!」白文浚眉头打结的说,话才说完,就看到管凤临嚣张的和几桌朋友打情骂俏的,几个看起来很会玩的男生竟然让她坐在他们腿上,玩着他不知道的游戏,看来她和他们很熟……一股不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让他不断往她的方向看去,连Jane说什么他都没在听。

  没多久,他又看到她连续喝了几杯伏特加,气氛非常HIGH,不一会儿,她不知和他们说了什么,一群人移驾到他们的包厢。

  「表哥,跟你介绍,这是我的死党们,Jack、Ein、Fish、James……」一连串的名字多到让他来不及记,而且青一色都是男的!每个人都很「用力」的和他握手,和她几十个死党一一握完手,差点没让他的手废掉……

  「嘿!你长得真帅,中英混血儿?」一名不知叫什么又穿着皮衣的时髦男生大剌剌地和他称兄道弟了起来,让他真的很不舒服……就是这个家伙让管凤临坐在他的大腿上,难道他们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哇!金发美女,可以请教你的芳名吗?」几个男生主动地坐在Jane旁边,你一言他一句的和她搭讪着,Jane紧张的一直往白文浚的位置挤过去,蓝色水汪汪的大眼,可怜兮兮地想找白文浚求救。

  此时,音乐换成节奏更快的摇滚,管凤临不怀好意的朝他走来,好笑的用宫廷礼仪朝他一鞠躬,以手作为邀请状说道:「表哥,我有这个荣幸邀你跳支舞吗?」

  「我不……」没等他的话说完,管凤临一把拉着他,使力的将他拖到舞池开始跳地热舞来。

  说真的,这种低俗的舞他才不会跳,他脸色难看的站在舞池中动也不动,想说他不跳,她也拿他没辄,怎知,她一溜烟的跑向DJ台,和DJ说了不知什么话,见DJ笑得很开心。

  「Everybody!让我们欢迎今晚从英国来的朋友,白文浚先生,因为他不会跳舞,各位热情的台湾人,你们愿不愿意帮他?」DJ以高分贝的音量说道,还加了一盏强的会让人眼睛瞎掉的投射灯打在他身上好引起众人的注视。

  「愿意、愿意!」众人疯了似的回应着。

  不一会儿,音乐倏地转换为英国乡村知名的舞曲,忽地有人搭着他的肩膀,一个搭着一个,变成了一个人龙,他的朋友们一听到这个音乐也加入了人龙,手插着腰,脚步有节奏的前进着,大家推着他不断向前,让他只好放弃尊严带着这群人龙跳完了这首舞曲……

  永无止尽的狂欢还没结束,白文浚被一群热情的台湾人灌酒灌到快要吐了!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

  步出洗手间,白文浚只觉得头脑昏的快爆炸,虽然他的酒量一向不错,但他从来没有像喝水一样的喝酒过。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四周,决定到夜店外面休息一下,等一下说什么他都要回家,当然,还要把他的朋友们安全的送回饭店。

  夜店外面有一整排的露天坐位,他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并请侍者给他一杯水。外面的空气干净多了,虽然几个人抽的烟味飘了过来,不过还是比里面的空气好太多了。

  他随意的看了四周,看到另一桌年轻人,每个人不分男女,个个人手一根烟,那样子看有多颓废就有多颓废……咦?那个人不就是跳舞跳到一半不见人影的管凤临吗?她也会抽烟?她竟然抽烟!

  白文浚愈看眉头就皱得愈紧,她虽然是和几个朋友坐在一起,但她似乎在想事情,抽着烟望着远方,素净的脸庞竟流露出深深的疏离感,好似这些人和她没有关系……

  他的情绪竟被她牵动着,有一丝不舍的感觉在心中流动,是什么事情让她有这一面的想法?他不知不觉的站起来往她的方向走去,在她惊讶的表情下,拿走她手上的烟并按熄。

  「喂,这是我的烟!」

  「凤临!要不要我们教训他?」一帮人见状立即上前围住了他。

  「不用,你们先走吧!」一群人乖乖的听命行事,不说二话的离开。

  管凤临又换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

  「你为什么抽烟?抽烟……对女生不好。」白文浚劝道。

  「你除了半句不离道德的教训外,你还会什么?我怀疑畅销书道德经你也是作者之一。」管凤临笑笑的盯着他。

  「你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不用假惺惺关心我,我和你是不同世界的人。」她冷冷的说,又再度点了一根烟,故意在他面前吐了一条又直又粗的白烟。

  很少见她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这让他的心倏地抽痛了一下,「你是我名义上的表妹,光凭这点我和你就有关系了。」白文浚粗声回道。

  「我现在不想听你说教,你要是再这样罗哩罗嗦下去,小心我叫兄弟们好好『照顾』你。」管凤临故意漾出恶意的笑容,一时间,竟让白文浚晕眩。

  什么时候,她给人如此遥远的感觉?什么时候,她已变成不是他所认识的「小妹妹」了?他听不懂她说的「照顾」的意思,但他知道绝对不是一般的「照顾」!

  心中忽地起了一把火,他再次厉声向她说道:「把烟熄掉。」

  管凤临楞了一下,被他认真的的表情摄住了,但很快地,她换回了狂放不羁的样子呛道:「我偏不,看你能拿我怎样?」白文浚被她挑衅的口气刺激,一瞬间,他拍掉了她手上的烟。

  她吃痛的叫了一声,因他用力的拍打,不小心打到她的手指都红了。

  「白文浚,我刚刚有警告过你了……」管凤临一说完,快速地拉住他的手,一个使力,腰力一提,将他高大的身体狠狠甩了一个过肩摔。

  「啊!」他痛得叫出声来,被摔在地上让他不只头昏脑胀,还难堪的把胃里面残余的酒液,在众人面前吐了出来,样子十分狼狈。

  忽地,金发美女Jane远远的从众人眼前飞奔而来,目睹了她整个「犯案过程」,一路尖声叫着白文浚的英文名字。

  管凤临朝倒在地上的他嗤笑一声,「我亲爱的『表哥』,你的梦中情人来安慰你了,希望你没有伤的太严重……」说完,她笑着踏步而去。

  「管凤临,你给我站住……」白文浚恨恨的看着她的背影叫着,虚弱的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恨的是,才没多久,他就晕死在金发美女的怀中。

  ◎◎◎

  白文浚的中文听说读写愈来愈厉害了,听说他请了一个中文家教,每天都上三、四个钟头,加上三不五时和新交的朋友聊天,让他的中文理解力进步神速。

  她还听说白文浚很介意被人说运动细胞不好的事,跑去加入了健身房,一有空就去缎练身体,每天至少四小时以上。

  其实她对白文浚也不完全是讨厌,但自己也说不上来,每次一见到他正经八百的样子她就想使坏,还会想到吃葡萄那件事,那让她心脏会不由自主的加快跳动……

  「凤临,不好了!」尹凤召大步朝她跑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什么事不好了?」管凤临还真少看到尹凤召紧张的样子。

  「我老妈说要找一个良辰吉日帮我们两个人举办订婚仪式,说什么上了大学以后,怕我或你移情别恋,怎么办?」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