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会员登陆
已有账号?登陆账号 还未注册?注册

快捷登陆

热门视频
N
更多...

[✿ 8月试阅 ✿] 倪净《一夜换一婚》

0
回复
470
查看
[复制链接]

3072

主题

3560

帖子

19万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 滴
9163
珍 珠
193203
功 勋
6
威 望
3
发表于 2019-8-17 16:2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8 z" G& ^  }, u# ?" L7 f. l% i' Q' {. M( a

, Q$ W- J  Z! @8 A' m7 D0 K书名:《一夜换一婚》1 y! w& W: l$ v; V0 \! y
作者:倪净
" ~4 k* h7 B# ~: _5 A系列:脸红红BR1070
6 d9 ?9 R- F# {1 s出版社:喵喵屋工作室
5 f5 l. Q* ~, P" S' d* o  W出版日期:2019年08月22日3 \$ A- [( x* y4 u0 Q. r( k. y1 A
7 X# z3 g. M# q0 }% g/ `, ]
【内容简介】: |. G. L& ^: ^) r% n9 V2 D# o8 H2 ~, \

9 v2 v9 `4 D1 Q" @" {- x) @8 J看上眼的女人,要嘛不追,追了就要捉上床啃了;
! I& }4 B) e# ~- z/ X动了心的男人,要嘛甩了,不甩就要缠着不分手。3 q) S& }+ e7 w2 @$ L5 E$ @

9 y: `# A2 n5 q. O9 L' ~, P& R卫心芯以为有钱就是老大,比男人还管用, 十八岁那年,4 q6 y" O$ c$ ]! p7 |8 h* H3 K" [% p
她被一个叫邵武尧的学长看上了, 高富帅的他什么女人不追,就偏追着她跑。% W2 N' u4 J9 g% U8 X+ W+ D
可惜她死活不肯跟有钱的他交往, 一心只想往钱坑里跳,活生生把人逼走。- v1 L& H! X( t& A) B# d4 _
结果,风水轮流转,几年后,为了保住工作, 卫心芯不得不围着邵武尧陪笑,
; I. `# L7 ^6 i3 H0 x+ w, S最后还被他拉上床收拾了。 只是一夜情又如何,她没想过高攀这男人,+ I5 v6 c9 A4 Z& ~
但他说交往大不了分手,把傻傻的她给拐成女朋友。 结果每次被他骗上床后,8 d5 R" I- B4 t5 N8 f
不是把她欺负得下不了床, 就是撞得她的小腰差点断了。
0 k; t# w* e6 I6 L& t一场冷战,他上酒店找女人陪, 她气噗噗地追了过去,却听这男人撂话,1 d. A% i4 z! B1 y( Q  E
他是有女朋友的, 他可是正经八百的交往,只差把人给拐回家当老婆!9 L9 O; e" A- G  _  {- N
1 j; G- K5 A  ?6 K+ \- L

* {5 c( g7 F6 S/ G# ?7 x  第一章
$ i1 J# C1 j& |/ p4 q2 D/ x' ^& g5 Q7 ]* h* L) k, \1 `
  一大早,邵武尧刚从外头慢跑结束,走进大门接过佣人递来的水杯,仰头一大口地喝完,身上的T恤被汗水浸湿,喝完水他快步上楼进了房间后,直接走进浴室洗澡。
0 I4 Y/ W. D& D  h" @1 k, r* Y: e: q! q1 K4 u  t
  十分钟后,他一身西装笔挺缓步下楼,正准备用早餐,听到身后有个急促的脚步声,他走过去坐在餐桌前,拿过佣人端上来的清粥,才刚开始吃了几口,那个急促的脚步声也跟了过来。
/ K+ E4 \" q' M2 [9 C& V; }* w4 L" s+ b( u8 x* q! c1 ~
  「表哥,早!」急促脚步声的主人是邵武尧的表妹唐小岚,她妈妈是他的姑姑,今年大三,放暑假无聊的她从国外飞回来玩,因为父母没跟回来,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台湾,让她直接住在邵家就近照顾。
/ `: w7 z. F! e- N: r' z. L3 p1 B# e/ Z
  「你要出门?」刚回来几天,天天跟朋友出去玩得不亦乐乎,哪一晚不是大半夜才回家,白天睡到过午才起来,今天竟这么反常,这么早就起床?' O# z. K! d) S! a$ w' [
! l1 i, q% u' ]8 j+ H! T; y
  邵武尧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刚过七点半,这么早她竟然可以爬得起来,浓眉挑了挑,似笑非笑地看她急忙坐下,拿过佣人端来的清粥,一口接一口地吃得飞快。
3 U( Q4 `. v$ {8 t  f4 E- V, @! H) i! k0 k, E% G$ i0 A
  邵武尧见她一点女生样都没有,一大口就吃下整个荷包蛋,尖细的脸颊被食物塞得鼓鼓的,看着跟只嘴巴塞得鼓鼓的松鼠没两样,抬眸问她,「你赶时间?」3 L6 M* w) ?& ^4 p2 o; r' k

# m/ N. ]1 T+ y  v6 c  「嗯……」绑着马尾,穿着T恤跟牛仔裤的唐小岚嘴里都是食物,只能含糊的点头,手上的筷子却是不停。1 l' H+ k5 V8 v0 h0 \2 _+ ~( I

2 Q$ ?. ^3 n  f  「你不能吃慢一点?」二十六岁的他比唐小岚大上六岁,看着这个刚满二十岁的表妹,一点淑女形象都没有,天天像个疯丫头似地跑进跑出,他都怀疑在美国姑姑跟姑丈是怎么教的。
. [8 O, n6 ]- ^
' j; {, A8 f# y" `3 B* [& d  好不容易将嘴里的食物吞下去,唐小岚说:「我跟朋友约好要出门,我快来不及了。」边说,她手里的筷子继续忙着,一下子又把小嘴给塞满了。
4 i# M8 d: }& {0 p. r& T  ^+ q- w8 [- M& u: ]5 x( Y8 ~9 ?' Y
  邵武尧也不想多管她,低头继续安静地吃着自己的粥。
/ C6 X" ]' I$ O: Z0 V5 Y& D7 I, w' n8 m/ a- A
  不出三分钟,唐小岚手里的碗空了,她将碗筷放下,满足的拿起桌上倒在杯子里的牛奶大口大口的喝着。! S4 w9 b, N/ K( k

- C1 x1 {; J8 C& u$ G7 A' _  「大表哥,你等一下可不可以顺路载我?」9 p$ w% h+ b6 K. F" b

" N8 o. }/ O# ~3 I8 d! H1 s' v  「你要去市区?」
- C  n$ Q+ @8 m" ]" b# T. R* M9 t# v, N7 l$ E8 C
  「我们约好搭高铁下南部去浮潜,你等一下去公司时,可以顺路载我去车站吗?」唐小岚是国外长大的女生,十分热爱户外运动,才回台湾几天就晒黑了一层皮肤,没有上妆的小脸皮肤不算白净却显得十分青春。
8 Y; n; K9 ~* k  L( `& w/ J9 R8 D
4 x- }) Z" x7 h0 B3 q  邵武尧点头后,唐小岚欢呼地马上起身,急忙忙地又上楼。
0 v2 _8 o& r& g2 ]* j, ^
* }; A2 @6 S8 }! t% t  三分钟后,在邵武尧吃好早餐,拿了车钥匙走到客厅时,唐小岚也大包小包的从楼上跑下来。
& h* x  t# }* \
+ |0 ^3 o3 {! H) U' ~1 m: o6 |9 k  「大表哥等我!」像是怕邵武尧会丢下她似的,唐小岚边走带跑地喊着。
1 N+ |% u% n3 x0 X. X& d1 T- i5 T2 m& U) N- \: Z+ y
  「你小心一点。」邵武尧见状,大步上前帮她提过大的手提袋。
- Y. ^, w: W/ U" P% t" R
  [' E; q; k! u5 o- |  「大表哥最好了。」唐小岚趁机对平日严肃一板一眼的邵武尧撒娇。- p+ I1 }( P* v6 j# e5 h  p

7 k7 D* Z7 M+ Q  「行李就这些,打算去几天?」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大门,佣人上前要帮忙,邵武尧摆手示意不用,将行李放在后车厢后,坐上驾驶座,邵武尧边发动车子边问。" O% c) Z6 O3 [. S0 A& i/ I
+ k1 O2 t0 `1 F/ [% c4 @
  「就这样些行李,没带的去那里再买,我们没限定时间,玩到不想玩了就回台北了。」唐小岚系着安全带回答。, B8 O5 z( O8 }0 p

7 m4 I$ ^2 q, ~# F5 L  「身上有没有钱?」3 M4 j9 I, w8 o2 @! w

) c5 y* w7 K8 u$ y0 b  「有,我有钱,你千万不要再给我了。」唐小岚见他要抽出皮夹时,赶快制止他。她回台湾后,全部的人见到她都一直塞钱给她,但她又不爱乱花钱,平时也不爱那些名牌衣服鞋子,真不懂大家为什么要一直给她钱。/ h3 k0 B9 U) m% ]' u
* Y$ z* g, [6 B2 z5 b2 c. |
  邵武尧见她怕自己又塞钱给她的紧张可爱模样,严肃的俊脸忍不住莞尔地笑了,大掌在她绑着马尾的头上摸了摸,「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给我。」
$ k" w8 [: H( z& {- w$ x4 g  t
. S1 J( l; o. |$ z  「我知道。」3 c2 [; y+ P  {! s; M/ q: y9 @
/ G( V- N* j) B0 }( b8 Q
  ◎◎◎2 J7 ~# ?' d$ y9 v

: y- `$ U; M4 u! \2 }$ F3 M  送唐小岚去车站后,邵武尧开车到公司时,已经过了他平时进公司的时间。台北上班时间交通拥塞,他开车从车站开过来时,正好碰上了大塞车。
7 j: l8 h) \, K- R/ b
, z# f" J4 y: F6 o$ H2 ^  他难得的上班迟到,跟了他两年的秘书小姐表情讶异,因为今天早上九点有一场会议,再五分钟就开会了。- W+ E/ U& I& B4 d

  t; o! k/ Y. H6 m% o$ ]7 i  「开会文件整理好了?」邵武尧走进办公室,连位子都还没坐下,直接问秘书小姐。
0 d5 U4 z6 I* ]( `
' t: K6 N, e" t  S  「文件在这里。」秘书小姐十分专业地将他要的文件资料递给他。
& _, n5 n* h: E8 H" H( g( \# L' J, [7 x, O0 S
  「还有几分钟开会?」
. o- ?$ n  l4 }& M3 q
+ L$ U+ n7 s1 p0 ^' R: w  e  「再五分钟。」
8 J5 h" S0 K& _
! x: P+ t) k2 T+ T& ]/ V; m  「帮我泡一杯咖啡带进会议室。」邵武尧边看文件边走出办公室,身为邵氏的总经理,邵武尧的办公室旁边就有一间主管会议室,他常在这里跟公司主管们开会下达命令跟决策。* e+ R: |. h2 r- B$ r$ v

& V4 Q+ [; U: Q3 S3 e" x3 v  「好的。」秘书小姐见他走出去后,连忙拿着纸笔跟录音笔跟着走了出去。
0 J' S1 R- h* D9 ^  t5 V
6 l: u' ]% ^) g' {9 a! G  ◎◎◎
) ]& [" n0 a1 _) M/ q4 B+ Y4 H/ u' }  g, o+ ^% [
  一个小时后,主管会议结束,邵武尧这才有时间回到办公室,站在办公桌身后的落地窗前沉思,秘书小姐又帮他重新泡了一杯咖啡,敲门后端了进来。, a( l. |" r. M0 }- U
0 F: N, G$ O# k9 R' y
  「你把刚才业务经理提的合作企划案给我。」邵武尧依旧盯着落地窗,看着外头车水马龙,头也没回地吩咐。
% v5 K4 U2 h8 F2 ~. R" z; k' @, h# F4 V" x
  秘书小姐放好咖啡后,转身出去走到她的位子上将文件整理后,放进文件夹又转身走进来。% M- Q8 O( G8 y4 _: D& [2 d4 z3 k
/ M8 @1 y% F  O, ]3 E6 j
  「业务经理有提到为什么这家公司要临时更换联络窗口?」这时,邵武尧已经坐回位子,喝了一口咖啡后抬头问秘书小姐。
0 g$ a+ x2 u1 N7 P4 u1 `  c: L1 Q1 `3 Q0 Q3 }
  「没有,他只说因为工作考量,对方公司才会临时换人。」
1 |) f3 F# p$ h. q% w6 ^5 L# R+ f! ~
  邵武尧点头,将秘书小姐递上来的文件夹打开,仔细地看着企划案,本是锁紧的眉头在看了几页后,嘴角勾了起来,秘书小姐明白他是对企划内容满意才会有露出笑意。
& w) _, Q& X4 b5 p
6 ]4 {1 `3 X6 L& H; I; e! _0 j  其实连她在看了早些天送过来的企划内容时,也有些讶异,因为她听业务部的人送文件给她时说了,这次合作的业务是对方公司不算资深的新上任主管,是位年轻女经理。; t9 h3 B4 p2 p  s0 e, q6 e

0 r9 K8 R+ o$ B4 n& ^  不过她的工作能力强大到把公司其他男同事都压了下去,得到上司的认同后,职位连连高升,进公司不过两年时间,已经帮公司接了不少大案子,意思是她成了公司最强摇钱树,只要她出马洽谈的业务,没有失败过的。) l# H" D4 \2 W( k# ~
9 W, Q% R  |0 }
  一个大学毕业两年多的女孩,没有出国深造的背景,却能在大公司快速打出知名度,实力跟能力肯定不是一般。而这一次跟邵氏谈合作,因为竞争对手太不少,若是要成功合作,势必要拿出比其他人更有利的方案。
% I% V0 }0 e0 `3 N) j; }7 i9 w4 n. f4 l% S
  相较于前几次提出的企划案,这次对方重新整理过的内容,着实让人移不开眼,如果满分是十分,那这份创造双赢的企划案就有九点九分的实力了,把其他家的企划案全都比了下去,站在邵氏的立场,有这样的优秀的企划案找上门,没有理由不合作。
: K) L4 a8 O& t) b/ U7 _! _. F& E  n5 W( x, t, l' t/ j' t
  邵武尧看完企划案,在企划内容圈出几个点,「跟业务经理说企划内容可以再讨论,最重要的是合作的利润想办法再争取。」邵武尧在商场打滚时间不短,大学就进公司成为邵父的助理,除了课业,他花最多的时间就是在邵氏处理公事,多年的经验教会经商手段,果断干净。$ V0 q! J, W) j3 T1 z
; W( K4 V3 W% Q, T9 {+ T
  二十八岁的他还是个钻石单身汉,除了工作,甚少有绯闻传言,这样完美的男人,多得是想要攀近的名媛小姐。可惜,邵武尧除了工作还是工作,至今还没见过他跟哪个女人过从甚密。
$ Q( o) p0 b4 M# q/ }; Q
4 a, D: G; S4 h& P3 {  「好的。」秘书小姐俐落地拿过文件夹应声,「邵总,刚才会议开始前,业务经理有打内线电话说他约了对方公司的女经理,今天会到公司洽谈企划案的细节。」- l5 T6 C$ ]& R# Y$ k6 h& |

# X  B" V" j2 i/ j  「是个女的?」6 S7 q* z0 b$ V. x3 T, D

- h( l2 W4 D/ ]  「是的,那位女经理姓卫。」秘书小姐将早上得知的资料转达。* y; O6 ^" d/ `' _) v  A7 S

+ H1 E8 P3 F/ p9 O  P  ~; Z7 r  「姓卫?」邵武尧听到卫这个姓,眉头皱了下,表情顿了顿,随即伸手要秘书小姐将文件夹再给他。1 A0 C6 H$ y! a% J* n7 _6 V' S
) v+ e5 m/ T' Q" O' J
  秘书小姐不明所以地将文件夹递过去,邵武尧将文件夹翻开,视线落在企划案首页最下方,只见卫心芯三个字落入他眼底。5 y, |5 d, \. o$ H. U. z  q! I0 w

" J. Y7 O: ~: Q9 O  卫心芯?$ P! A9 N, z" E8 q- T3 @
8 s# |, s8 M8 j3 l$ U
  「邵总,请问有什么不对吗?」秘书小姐见邵总表情变了几变,猜不透他此时的想法,秘书小姐小心谨慎的开口问着。5 i) y  W- X/ S. l, j- s9 u

/ y3 n) ~" Y' q& i$ R7 C  「这位卫小姐几点过来公司?」, H1 r; ?- y" D5 z; y' {: t* k$ }. z1 o
; x+ R$ o8 h5 o: S$ q# f
  「业务经理没有说,要我马上询问吗?」/ b. P) N) {0 ~, \( f
! j& D7 w( L3 S& ?. L/ L+ m
  「告诉业务经理,卫小姐过来后,请她直接到我的办公室,由我跟她洽谈这次的企划案。」
% `! ]) Q  V+ `6 V( J$ x) [8 v* n+ ]2 z1 s. e
  邵武尧说完,将文件夹合上,没注意到秘书小姐错愕的表情。跟了邵总两年,邵总一般不直接介入各部门的业务,这次怎么会突然要求插手这次的案子。; c. E  N) L# t) h& f: W
! u5 i& j. q9 a+ Q
  但纳闷归纳闷,秘书小姐没有多问,很快地拿出她的专业工作态度,又确认了今天的工作行程后,她拿过文件夹转身离开。2 q" d7 m) R% M: B! n- f& l/ Y& O

1 R$ y. X  J/ ^( \  ◎◎◎
3 l& A% a  ]. n1 ^  H/ Y) B. U+ \0 W5 ^
  「心芯!」卫心芯刚结束电话,从包里拿出早上从便利商店买来的三明治跟果汁,刚要开口大吃,业务部的大门被人打开。2 ?% i' r8 Y6 S' T" g3 m# Y

' B. ~$ [% A) U: K  抬头看去,看到会计部的小静,也是她高中同学,两人意外在同一家公司重逢,本来是一般的交情,进公司后竟成了交心的朋友。
! [+ @  j- h0 N. S' _- Y. u4 k( A$ ^3 Z2 d" e+ R9 {. }
  只是小静对工作没有太大野心,一心只想找个男人结婚生子,跟卫心芯想往上升迁的企图心不同。
* W2 Q2 d# y4 t+ }* N1 a) W% x6 x3 F3 V3 v& L& T
  她朝对方挥挥手让她进来,肚子饿得发昏的她赶快吃了一口三明治。
. A( g8 z0 ~. W. z, l" D) d1 Q* ~
7 a1 u" M; y, k  「怎么会中午来找我,要找我一起吃饭?」她边吃三明治边问,此时是午休,业务部的同事都外出用餐,整个业务部就剩她一个人。
$ h9 m" h  \1 R: z8 C, E2 v. w! |
  「不是找你吃饭,是想找你下班后跟我去喝咖啡。」小静走到卫心芯办公桌前,拉过一旁业务人员的椅子坐下。
" O7 L! d% ?5 f- A9 [) b2 M) h/ L
- t& U) V# \% }; ~: m  身着暖色及膝洋装的小静五官清秀,波浪长发,淡妆的脸蛋很有女人味,比卫心芯盘在脑后的头发跟一向的简洁俐落的一身黑的长裤套装打扮,更吸引男人的目光,毕竟男人一直想找的是个能在家相夫教子的女人,而不是在职场上跟自己一较高下的女人。
% q( P: g# v7 j: j- ]/ P
- Z9 L: O1 z9 }5 @; N% j' }. R! r  「又要去相亲了?」或许是小静性格比较安静,不太跟人打招呼,找来找去公司亲近的同事就她这么一个,就连相亲这种事,也因为不敢一个人跟对方见面,总是要拉她这位高中同学一起。
3 L7 n+ ]+ [) s7 C! Q' O* u$ t5 m, Z
  「嗯,我大学同学介绍的,说是很不错的男生。」小静开心的点头,她都二十六岁了,却还没谈过恋爱,以前是家里管得严,出社会后却没什么机会认识异性,所以都要靠人介绍。
8 S% z1 U: y' y7 t; G' B8 j  B% h: e! S, }2 F
  「那你还敢找我去?」卫心芯背靠向办公椅背,笑着打趣她,又咬了一口三明治,顺便大口吸了一口果汁。2 `# V# d! j' N% f( [* O

8 {1 |  B2 T' i; l* g& k  「为什么不敢?」3 P6 E" R5 a. C. f' E/ h

0 Y0 r9 J2 i( C) W9 K+ q' w' W  「你不怕那男的又看上我?」上次卫心芯陪她相亲,结果对方看上的是卫心芯这种型的女生,压根没想认识小静,只能验证一句,追不到的最好,卫心芯冷淡的态友激起了男方的征服欲望。
0 O' ^5 ^# n% u$ t, e% p( O9 O- d6 u: [0 \
  「不怕,我是要找跟我两情相悦的,不喜欢我的男的我理他干嘛。」小静人好心善,介绍的男生看上好朋友,她不但不生气,还很大方的接受,一点都没因为那男生而破坏了两人的交情。
( i* p* q  Z* M6 j" H* M% F& t2 y$ M: q
  「但我怕啊,小静,你不能每次都带我去,你这样我心里压力很大。」卫心芯被那些莫名其妙追求的男生给吓了几次后,对相亲饭局起了抵触感。
' L( t( X! ^% ?+ M' b) H- K' T1 J' Q# }
  「可是我不敢一个人去,我不找你就没人陪我了。」小静眨了眨眼看着卫心芯。4 _& B" U% E2 g

  D9 q' X% ^. q6 b) \  「这次介绍的对象是怎样的一个人?」卫心芯拗不过小静,只能无奈的同意了。
7 Y, c: T6 ^+ f$ S' k# D2 ^+ R( z1 B" ]
  「是一位小学老师,他跟我一样都喜欢狗,他一个人住家里有养狗。」小静因为一个人在台北住,家里环境不错,租的公寓十分舒适,因为怕寂寞,所以特别养了一只小型犬陪她。
* ]+ u* K9 {, O: n
1 ^  W) Q0 z$ O/ ?. D& f  「你们约几点见面?」8 V, R& S- W$ m3 ?, y8 m
9 c/ g) j5 `/ U- f) ?& W3 _1 F
  「七点在公司转角那家咖啡厅见面。」' r$ M( `: ?1 R4 ]. X* R
" g/ ^# f3 }" H- X: `
  「七点?我今天要去邵氏谈企划内容,不确定来不来得及赶回来,如果赶得回来,我就陪你去,如果来不及,可能就没办法了。」6 R0 k3 }7 j4 Y) P% z

. E& Y2 y" m1 d. a/ U5 b8 d  「心芯你真好,如果没有你,我可能真的要嫁不出去了。」
) H4 {+ ^& u$ L9 v3 ?. [! h$ e8 |% K
$ X4 f. ]: a9 L! x  「嫁不出去也没什么不好,像我就不想结婚,一个人多自由自在。」卫心芯刚被公司挖角来时,因为姣好的外貌,惹来不少公司男同事的目光,就连公司单身的年轻主管也频频对她示好。
0 W$ C& [0 n* `, C2 |( x
( K2 G( H- V" g' P! t5 m  可惜她一点都没想谈恋爱,所有的追求者全被她拒绝,至今两年过去了,她一路升迁为业务经理,依旧单身。
& h8 ]: H8 F$ J* w# t7 i" X- m& |0 q& i1 x; m) N
  「我要是真嫁不出去,我妈肯定把我赶出家门,不要我这女儿了。」小静叹了口气,她家是乡下人家,思想传统,女大当嫁这观念改不了。
% Y4 {$ l- G- F# r; G/ n/ }& F. F- {- P- w6 }5 ^
  「那你还是乖乖嫁人,免得被赶出家门,你这位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又不会做家务,连煎个蛋都不会,一个人住我怕你饿死了。」
4 ?$ Y: R2 q# x0 t  y5 k# n$ e8 Y. V3 q
  「我妈都不怕自己女儿被嫌,天天嚷着要我结婚。」+ r1 r1 u' e4 _7 b+ h- B# H

/ H; x. o7 j8 _( C3 l: _  「怕什么,找个疼你的,家事全包的老公不就解决问题了。」6 t* I' L) i! W3 w  W
7 V/ S7 K$ c( a9 d" n6 D. |, u
  「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我只要他人好,对婚姻忠诚,有家庭责任就好了,家事,我会慢慢学。」$ K) G; m. b- ?# U' d( [

6 S5 n* L8 {8 T6 F5 n$ v7 B# s  「那爱情呢,你不要了?」
% A2 \! z/ T, D$ H. `
9 F2 R/ _0 S$ _) C& B  「我妈说爱情不能当饭吃,找个经济好能力好,看得顺眼又过得去的男人结婚就好,不要被爱情给骗了,不然最后吃亏的还是女生。」
! H. [# w6 f7 k- `) s* J1 s/ u' ?" d6 j7 U
  「也是,你妈说的对,感情是可以日后培养的,找个不错的对象结婚,确实比爱情更重要。」她就是个百分之百不相信爱情的人,那种似有似无的东西,她连碰都不想碰。
$ B3 ?9 N' j; U' T! s4 ]
' L- s2 R! T3 P# I  「所以我的相亲饭局,才会这么多,就为了要找出那个不错适合的对象。」小静自我打趣,卫心芯被她的话给惹笑了。: @5 i! \3 s* ^$ j: ?

. _& G9 z, S3 m' `; L! d% W  「那我确定能过去时,再打电话给你。」卫心芯吃完三明治,拿过桌上的果汁边吸边说。
0 U7 N( r0 D4 n. J4 M! t
+ I- t- K$ T' [/ F" q  r  p0 s- f  「好,那我先回会计部了,星期一工作总是特别多,我都要被一堆数字砸得头昏了。」
* |/ F, H& R3 \# c$ ~  b9 j3 `0 u; [4 r; @+ }( O0 A3 y' `3 N' q# `
  「工作多不是很好?」对卫心芯而言,她爱好工作,平时的爱好就是工作,所以上班对她是一件开心的事。+ ?6 a3 k6 i" D2 K( D

+ h5 q3 Y+ H$ G5 g7 |  「我没你这么工作狂,我只要工作稳定,薪水不错,其他的我一切好说。」
' e% r" f( r* W, ]2 g1 D
/ R( s. z. ~5 \. a6 b  就这样,两人又聊了几句,午休结束前半小时,小静先回会计部,而卫心芯因为昨晚熬夜整理一些文件,此时眼睛又酸又涩,本是想趴在桌上小睡一下的她,临时想到下午要去邵氏一趟,怕自己整理的资料有遗漏,又重新将文件拿出来,一页一页全部检查过。" v+ }6 ?$ W' z5 B& @3 Q
) R( U, z% ^8 ?7 u7 j4 k. y/ R
  ◎◎◎
  i! g' q" k3 ?4 F" E2 Z$ W+ V) J4 ]' J+ L: o+ Z
  下午两点,卫心芯走进邵氏的大楼,总机小姐马上认出她是谁,亲切地上前招待。8 d- j6 `- M6 n0 t' J

$ `% _: X4 M. N) ~! |8 o  「你好,我是卫心芯,跟业务经理有约,可以帮我通报一声吗?」卫心芯站在总机前,客气的说着,邵氏她跟公司其他同事来过几次,总机小姐对她也十分面熟。
. K1 B4 o' m, t& Y9 x
0 U7 b: e1 i. B6 M0 ]- {  {) a  「好的,你稍等我一下。」总机小姐马上拿起电话为她通报,没一会,总机小姐放下手里的电话,笑着说:「卫小姐,业务经理说请你直接去总经理办公室,我们总经理要直接跟你洽谈企划案。」: Q- p# X( ]2 y0 X

- S$ g# i4 @' k  总经理?本是盯着总机前的仙人掌盆栽看,听到总机小姐的话,她愣了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 M, m# l9 O8 T4 G2 P3 W  X

4 F5 @. ^* C7 V- U+ }  「这个案子不是由业务部处理的吗?怎么会直接跟总经理谈?」卫心芯不明所以的问。
' q; ]7 C; D, {9 H5 ~; i! i$ p
  「我也不清楚,我们总经理已经在办公室等你了,我带你去搭电梯。」总机小姐怕总经理久等,赶快领卫心芯往电梯方向走。
2 W, `: e8 T8 |
5 f! C  |5 ?, h4 T  「这边是总经理的专用电梯。」
& @, e" w. X0 m3 E' j
" A( c, v( L& m5 |  「那我可以搭吗?」她一般都是搭一般电梯,这还是第一次有幸坐上专用电梯。- v3 {! ?- Z/ @/ J, k

% l& l% M1 i: Y$ L( j( w' Q  「是总经理特别交待的,你请进。」总机小姐又笑着说。
* m3 t' x: @$ ]' a" ^8 i1 x7 U" ]2 t: W, g. [
  卫心芯犹豫几秒后,走进电梯,总机小姐目送电梯关上门,而她则是一个人站在偌大的电梯里,不自在的表情此时在镜子里一览无遗。
& B! d5 M* ^: w& F1 _: M" Q; C5 l6 m! k' f8 J
  邵氏的总经理?那不就是邵武尧吗?她竟然要跟邵武尧谈合作,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A9 D1 f8 h, T8 n$ F/ k) ^
) n( @5 u; o" p; W- h4 {+ b
  她这么多年,对男人都视若无睹,不管如何追求,怎么献殷勤,她从未动过心,可只有一个人,她一直都没忘记。
2 q( H. c% a/ w1 k: D2 _, q8 j/ X, r8 z
  邵武尧,她的大学学长,在她大一刚入学时,他曾经花了一年时间追她,后来他大学毕业出国深造,这份追求才结束。4 @9 C' g8 w; Y8 E. D  C2 |1 h" F% \7 ?
, e  O  K0 o" [2 R$ E  u% Z- q: y- l
  因为邵武尧是大学里公认的精英,不但是师长们眼里的资优生,还是学生们眼中的多金帅气富家大少爷。而这样一位被女人讨好追捧的大少爷,什么女人不爱,竟然看上了没有家世,一身T恤牛仔裤,不懂得打扮的大一新生的她。5 r) S  Y$ [# ~: y

# [# Q$ F  V: y; v0 M2 U8 k+ l" q  那时的她,没有接受他的追求,她相信门当户对,她的爸妈就是门不当户不对,最后走上离婚一路,几年后各自有家庭,她成了人球,国小时被踢来踢去,最后寄养在亲戚家。
* T& T$ G2 u! f0 D7 J$ `3 R& d; j0 G% a5 k' ]- H
  因为她爸妈的自私,她的童年比同年龄的小孩还早熟,明明是跟自家父母同住,却变成了寄居的外人,连爸妈的疼爱都不敢多想,一直到她被养在亲戚家,看人脸色的日子到她念大学才结束。; V) K* j' G/ i, y
" R: `  R6 A) ~# |5 ~7 F5 \  i
  十八岁那年,她搬出亲戚家,成年的她不再需要监护人,她爸妈也乐得轻松,给了她大学第一学期的学费后,再也没有给过她一毛钱,最后也是不闻不问,逢年过节连个电话都没有。
6 i5 w, g8 a  v4 T/ h% x
" n# \! N6 f& `' ^2 @3 k6 \  或许是自小被丢弃成了习惯,她反倒觉得这样也不错,以前可能还会难过伤心,可是想开后,她就开始想法子让自己变得更独立,满脑子里都是工作赚钱,朋友都笑她掉进钱坑里了。
+ `0 K6 R3 i: J& y0 L7 z3 M  O+ V
) n- ?+ i7 \, s! B  可只有她知道,没有钱吃饭,没有钱缴房租的日子有多可怕,没错,她就是爱钱,能多赚钱她绝不会手软,也不会放手。
. m7 d  c* `4 R+ W( f4 {3 E5 e' S, w7 f
  邵武尧曾经是她丑陋又清苦的年少生活里难得的美丽,那么高高在上的男神,竟然看上了她,三天两头对她嘘寒问暖,送的花跟礼物,全都很昂贵,可惜每一次都被她给退了回去。
, r* N  X: q" i! e  q6 [# Z5 n4 [' @! L8 q8 R
  她这人什么没有,最有自知之明了,别人的钱肯定不会是她的钱,有钱人的日子跟她八竿子打不着,而且她也不想陪人玩,最后落得被抛弃的悲惨命运,不如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她过她的,他走他的。
& `6 y2 o  v4 W' j' l
( }; ~5 l3 f- x) v% e2 |  追不上她,肯定会追其他女生,这不是很合理吗?+ \( ~2 T- C# t$ ?% W

& B& W; R1 R2 ~7 r) X6 W  只是没想到,几年不见后,老天爷又让他们碰面了,这回他成了被讨好的金主,而她则成了讨好的那一个人。
9 S. e6 V' D1 H0 W7 W
2 m$ m" |0 H* `+ B( S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_言情站 〗